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141|回复: 3

[长篇连载] 【飞向天宏小说】城里的羔羊(37--40)

[复制链接]

203

主题

472

帖子

168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688
发表于 2019-4-20 11:29: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timg-3.jpeg   

37

王丽英拖着拉杆箱,背着双肩包独自走在人行街道上。她茫然、失落、悲伤……她漫无目的地走着泪水静静地流淌。这时,什么城市的风景,什么城里的热闹,什么人间情感都是过眼云烟。

风吹来,街道上落叶被风刮起,飞向远处,街头此起彼伏的叫买叫卖声对她来说已经一种躁声,令人崩溃、令人发狂。

这时,她的电话响了,是高老师打过来的。王丽英看了一个电话号码,她按小了铃声,不让其它人再听见似的,她继续向前走。

"刚才我打你的电话为什么不接?“老高坐在副驾驶座上,车就缓缓停在她身边,老高探出了脑袋。

王丽英头也没回仍然在继续前行,老高下了车,按住她的拉杆箱,狡黠的笑了笑。

"王丽英,怎么啦?你就跟老熊闹翻了?"高冬明试探的问。

王丽英似傻子一样一直前行,高冬明追了她十几米,喊着她,拽着她……

"怎么回事?不说话呢?是不是老熊欺负你?"高冬明显的很虔诚,只等着她的回答。

"你们这些男老头,我一个也不想见了,请走。"她喊着,像是在对这世界不公平地咆哮。

"嘿嘿,有气就出,有话就说,发什么火?俗话说得好: 郁气伤肝,火气攻心。"高冬明忙说道。

"走,走,走呀!"王丽英似乎一肚子气不知向谁发泄,老高笑嘻嘻的说。

"王丽英,上车走吧?你离开了老熊也好,你看他那一幅德行,满脸皱巴巴的,花白头发,一看就是老头子穷酸相,你看我,荣光焕发,年轻力壮,有事业,有车、有房、有折子、还有退休工资,远的不说,就说我的成人教育培训班和报名处光这一种一年不少于三十万之下,可以保你花费,我三线路边别墅占地面积不少于八百个平方米,院内有奇花异草,还有正街上两间黄金地段的店铺,光一年租金就是八十五万,哈哈,这些老熊是无法可比的。“高冬明说道。

"这些有个屁用,老熊当时告诉我,他美国还有公司,结果一个风暴就没了,儿子回来要卖掉房子做本金,这也不是一场空数目,我见多了。"王丽英口齿伶俐,咄咄逼人把高冬明问的翻白眼。

"丽英,你放心,他是他,我是我,我高冬明决不是卑鄙小人,请你相信我!丽英,自从那天见到你,我的魂都被你勾走了。考试的那天下午,你也知道我是多么喜欢你,爱你,你在我的眼里就是我寻找多年的爱,你在我的心中就是我苦苦思索的那个影子,我不能没有你,只要你答应我,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你可以把你的父母从乡下接过来一起住,我有的是钱,对了,上个月我买一只股票已经飙升了,到了年底就是五千万人民币了,请你相信我,丽英!"高冬明贪婪的目光死死地门盯着她。

"我不相信,你们这些骗人的臭老头!"王丽英挣脱他的手正要前行,这时高冬明喊着。

"王丽英,跟我上车吧?"高冬明扑通下跪了。她扭过身来,擦拭泪水停下了脚步。

小汽车终于开动了,沿着海边街道缓缓行驶。

"丽英,你看这海美吗?“高冬明开着车,王丽英开始又逐渐地露出了笑容。

“美,我爱这大海,什么时候带我去游泳?"王丽英提出了这个简单的要求,她含情脉脉地看着高冬明。

"好,你坐好,丽英,我们马上去游泳!"高冬明的小车的海边驶去。

海边,吹拂着风,那湛蓝的海碧波荡漾,海鸥在自由的飞翔,海鸥富有节奏的天籁之音,在海面拍打的翅膀。海边沙滩上,都有许多男女情侶,他们都在玩的开心快乐。

"走吧,下海呀,丽英,别怕,海城前边五十米有护隆栏。"高冬明穿着裤衩都走进沙滩边,王丽英穿着靓丽的短裤,修长的美人腿,以及曲线美宛如一道风景。王丽英手牵着他手一步一步向海水里走去,一阵阵银铃的笑声把王丽英一切烦恼抛在脑后勺。

"丽英,你真美,宛如美人鱼,来,再往前面走呀,别怕,有高冬明在,从今往后高冬明就是你的靠山,就是你的一棵遮风避雨大树!"高冬明微微一笑地说。

"好,好,我又找到了幸福喽!"王丽英面朝大海,呐喊心声。

愉快的时间总是流逝真快,夕阳西下,一抹斜阳在海边染下余晖,海鸥的优雅的声音也没有了,许多嬉玩的人都相继离开了。高冬明手牵着王丽英走向海岸。

夜幕如一层轻纱在海边笼罩着,晚风吹拂,海浪拍打着海岸,西边天色已逐渐地暗下来。王丽英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满面笑容。轿车经过半小时后开到别墅门口停下。

“到了,下车吧!"高冬明打开车门,从后备车拎拉杆箱,牵着她的手走进了别墅。别墅装潢不一样的风格,打开开关顿时金碧辉煌。

"哇塞塞,还太漂亮了,这是我看过的最美的房子。"王丽英兴奋地说。

"是吗?真比想象中的还漂亮吗?"高冬明放下了拉杆箱和双肩包,他取来一盘水果和饮料。

“是的,我没有骗你,真的好漂亮、好漂亮。"王丽英轻轻地鼓起掌来,露出了妖娆的笑容。

夜,越来越深了,明耀的灯光,把这都映照着五光十色,还有那悠扬的清音乐,鲜嫩的水果都放在茶几上。

"丽英,这就是你的家。"高冬明呡了一口茶,王丽英望着高冬明饱经风霜的脸,心里舒坦,也很幸福。

"嗯。"王丽英应了一声,她走到了高级沙发边坐下美滋滋的。

"丽英,来,尝尝我的手艺,这可是我刚刚从烹调栏学会的烧的好菜,如果你喜欢吃,我天天做给你吃,直到你吃腻不可,哈哈。"高冬明开心地笑了。

王丽英微笑地点点头,心想: 高冬明真的有钱,沙发、装潢、室内摆设都令人眼花缭乱,将后还是我以后的家,如果我要高冬明帮我生个娃肯定会答应,这样我就站稳了脚跟,到时候我把父母接到城里来住,那有多好,这里风景太美了。

"吃呀,你不使劲吃,吃不掉就当垃圾处理,每餐都弄新鲜的,当今社会都注重身体健康,什么都不重要,只有身体健康重要,什么都不是自己的,只有身体才是自己的,一生中吃好、玩好、享受着生活、享受着快乐,才是人生中最美的事。"高冬明吹的神乎其神,王丽英都听的津津有味,着迷似的。

电话响了,高冬明拿起电话,到得意忘形。

"呵呵,许兄弟,老同学,我晚上就不去打麻将了,这费神的功夫有损身体,老同学,现在是保养身体的时候,我们都老了,六十多了,也望早起早睡嘛,哈哈,老同学失陪了,哈哈。"高冬明放下电话,红光满面,他走到王丽英面前。

"丽英,睡觉去!"

"也太早了吧,刚刚八点,夜这么长,睡到明天都九个小时,我还看下电视,这打仗电视我喜欢看。"王丽英吃着红富士苹果咧嘴笑。

"卧室也有电视,我这房间里间间都有大彩电,睡在床上看比坐在沙发上舒服的多,走吧!丽英。"高冬明拿着她的手,搂着她的腰走进房间。霓虹灯下,整个卧室犹如金銮殿色彩斑斓,一切都在幻梦中进行,倒在高冬明怀里的王丽英再一次演绎城里的羔羊,温驯、服从、将就这人世间美妙的一切。

38

邱吉祥出差时间离回家还有一天。这天他归心似箭,一早就打了马虹电话告诉她明天下午两点钟到家,他兴奋的失眠了,他洗过温水澡,吹干头发,吹着流行擦上随身携带男士化妆品,显的更英俊潇洒。

马虹接到他的电话,说今天下午两点钟到,她也洗涮一新,犹如清水出芙蓉,楚楚动人,直可勾人魂魄似的。这时,邱兴在呼呼大睡,双休日,马虹故意让他多睡些时候,直到十点半才唤醒他。

"马虹姐姐,几点了?"邱兴猛进爬起来,穿一条裤衩跑了出来喊着。

"邱兴小弟弟,今天双休日不上课,多睡会,下午我们去接爸爸喽。”马虹说。

邱兴听说爸爸回家,高兴地蹦蹦跳跳。下午吃过饭他们就打的士来了火车站。站内人头攒动,可热闹的,离客车进站还有一个小时。马虹牵着邱兴在进口处候着邱吉祥出差回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耳边飞过,马虹扭过头时,王丽英手挽着高冬明的手臂正准备进站,不期而遇是天老子安排,马虹走了过去。

"王丽英,王丽英。"马虹喊着王丽英,她不屑地走开了,在人声鼎沸中马虹以为她没有听到,她走到她面前拿着她的手。

“王丽英,你就不认识我了?"马虹凝视着她。

“你是谁?认错了人吧?"王丽英抽出自己的手,挽着高冬明走进了侯车室前头检票处准备上车,马虹一片茫然。

"马虹姐姐,她是谁呀?她不认识你!"邱兴望着马虹说。

"邱兴小弟弟,真的是马虹姐姐认错了人。"马虹知道王丽英在做龌龊事,她不敢认马虹,所以马虹就告诉邱兴。

"哈哈,马虹姐姐认错了。"邱兴拍起了小手。

一声汽笛,由上海开来的列车缓缓进站,邱吉祥急匆匆下了车,走进了人流中,他来到了出口处,马虹和邱兴就看见了他。

"爸爸……"

"儿子……"

"邱哥,你回来了?"马虹涨红着脸,邱吉祥抱着邱兴笑嘻嘻的。

"马虹,谢谢你,谢谢你带上邱兴来接我。"邱吉祥很欣慰,他们打上的士车向别墅奔去。

"马虹,刚才我好像看见了你的姊妹王丽英。"邱吉祥望着马虹,马虹半晌没有回答,她望着窗外掩饰自己,她知道邱吉祥看见了王丽英,而邱吉祥不知道王丽英所做所为。

他们下了车,打开了家门,邱吉祥坐在沙发上,马虹从冰箱里取来饮料,邱兴抢着把易拉罐打开递给他的爸爸。邱吉祥面临儿子的顺敬他笑呵呵地接过饮料一饮而尽,马虹坐在沙发边正想问邱吉祥时,邱吉祥开口了。

"这个王丽英身边好像是这城里退休的高冬明老师,高老师曾经是我的老师,他怎么和王丽英搅在一起呢?这不合符常理啊?难道高老师身边不是王丽英?"邱吉祥对马虹说。

"邱哥,我可以保证,那个女的绝对不是王丽英,当时我也看见那个女的,我走到她的面前,我喊她,她当我面说我认错了人,我不好意思走开了,不信邱哥可以说邱兴。"马虹连忙解释。

"很有可能,世界上人面相像似的很多,有时真的会认错,这是有的,哈哈,不说了,咱们出去吃饭?"邱吉祥说道,他们驾车向街上去。

城市喧嚣,覆盖每个角落,街上车水马龙,人流熙熙攘攘,各排档里座无虚席。

         "爸爸,到了!"邱兴尖叫一声,车子停在街道边,下车后他们进了这家排档。这排档里香喷喷的,谈笑风生大有人在。他们痛痛快快地吃一顿,邱兴那个高兴啊甭提了,吃完排档又闹着去公圆跳蹦蹦床,邱吉祥和马虹又带他去,折腾了两个小时,还不罢休。

         "马虹,你看邱兴从来没有这么快活过,自从你来后他变了一个人似的,学习成绩也名列前茅,班主任老师夸他学习进步快,现在提升了学习数学组、语文组两组组长,老师也经常打电话给我,说邱兴学习现在找到了学习方法,这和你辅导是分不开的。“邱吉祥情不自禁地拿着马虹的手,她涨红着脸迅速缩回低着头。

         "那是他学习用功的表现,外因是决定内因的条件,而内因是决定全部的因素,谢谢邱哥的夸奖。“马虹说。

         "我呀,也是时来运转了,这个月公司要奖励我三万元奖金,还有一个提成奖,估计不会少于二十万元,等这些都到账后,我们就……"邱吉祥斜视了一下马虹,咽语了,他继续说。

         "我们等邱兴他放寒假时,带上邱兴去祖国首都北京去转一转,我们一起去看看雄伟壮丽的天安门,去爬万里长城,去故宫,去颐和园,去圆明园,还有王府井大街。"邱吉祥很兴奋,他望着马虹。这是邱吉祥自己规划的蓝图,马虹一心想把那两万元挣回来,当着邱吉祥的表示深深地感谢。

         他们走到蹦蹦床边,看着生龙活虎的邱兴,蹦蹦跳跳,满头大汗,叫他下来他理都不理,一个劲地蹦,翻跟斗,滚爬起来让得他们甜甜的开怀大笑。

39

王丽英和高冬明甜甜蜜蜜正在名山大川逍遥自在,万万没想到的是,王丽英又成了高冬明玩弄的羔羊,等待她的将又一场“黄梁美梦"。王丽英追求纸醉金迷、追求安适、追求享乐,已经是不可自拔,她在越陷越深。她以前每月二至三千元往父母身边寄,现在都抛在脑后勺了。她忘记过去,只顾眼前的分分秒秒,她变成了用性来做为交易工具。

高冬明老谋深算、奸诈猥亵、是一位地地道道伪君子。当然他的成功取决他的平时努力。金钱膨胀滋长了他的灵魂的丑陋。他的老伴其实不是他告诉王丽英所谓死了,因他不雅照片、作风不正、卑鄙无耻的,阴险毒辣的手段而离异多年。高冬明在教育战线爬摸滚打也名气显赫,曾经是高中高级教师兼副校长,他最有利可图的学生乃市区教育局一把手,依着这层关系他办起了成人高考教育培训班。在知识爆诈的今天,文凭走俏,他脑子一转在市区租了一栋三屋洋房赶紧办了培训班。他真的走在这方面的前列,前来找高冬明报名的、培训的人不少,他从中真的捞到了油水,每年钱大把大把赚,也赚了不少。熊辉煌从那年才开始认识他,逐渐成了"路见一笑"的朋友。钱是怪物,一多了钱就膨胀,一膨胀高冬明就邪了,专门玩弄那些"无知"的女性,王丽英也是其中之一。

熊辉煌被儿子熊康才语言碰撞,他气厥倒下,幸好急时送进医院住院。老熊躺在病房,精神空虚,昔日的欢笑与快乐,幸福与欣慰早已划上了句号。儿子和儿媳妇坐在床沿边做他思想工作,请求老熊把房子卖掉,带上这一线希望去美国重操旧业,想东山再起。老熊最喜欢的是孙子熊杰,连孙子的名字也是他取的。熊杰刚在麻省理工学院就读,因熊氏康才有限公司破产,他精神崩溃,心里压力,一位蓝眼睛、黄头发、皮肤白的像白纸的洋姑娘也与他分手了。熊杰开发高科技一项软件工程也因美国经济危机而破灭,这沉重的世界金融风暴给他是多么大的打击,他从一百五十斤瘦成一百二十斤不到,他母亲急着熊杰身体出了状况,去医院检查全部指标正常。身体正常是正常,但熊杰的精神开始不正常了,胡思乱想了。

"爷爷,你感觉还好吧?"熊杰蹲在床沿边握着熊辉煌的手问。

"嗯,熊杰啊,你研究的软件快完工了?"熊辉煌望着眼睛的孙子,他没有急时回答。

“爷爷,等您完全康复了,就是我快完工的时候。"

“呵呵,我已恢复了,我今天出院,我们回家?"熊辉煌猛地爬起来,熊杰扶着他。

“爸爸,等主治医师开检查单全身再检查一次,没问题就出院,爸爸,你别急着出去,多休息啊,熊杰也是这个意思啊,熊杰是不是?" 儿媳妇安慰他说。

"是是是,爷爷,我妈说的对,等检查全部指标正常就安全放心出院,必须你以后一个人生活,我们离开了就放心。"熊杰劝说。

"谁说爷爷一个人?我和王丽英已经打了结婚证,爷爷还给你娶了一位少奶奶的。"熊辉煌厚着脸皮了,熊杰都为他难为情,而老熊还喜出望外。

“孙子知道了!"熊杰站了起来,走出了病房。

"熊杰你给我回家,你们俩个人出去,把熊杰找来,我单独和他说说话。"熊辉煌望着儿子和儿媳妇说道。这时他们出去,熊杰静静地走进病房坐在床沿边听老熊要说些啥。

"熊杰,你看爷爷都这把年纪了,好不容易找到了幸福,我快乐极致,身体也健康了,这快一年了也从来没有进过医院,你爸从美国捎来的‘定喘片'抵不过‘中国晚年情’,今天我说起来,不怕你笑话。你爸爸把熊氏公司都弄没了,现在还要卖掉这唯一的别墅,你知道吗,这别墅就是爷爷留给你的遗产。我晚年精神空虚,孤独寂寞,我实在是难以煎熬这孤独的日子,所以我花了三百元买了一张假结婚证,才栓住了这位乡下姑娘王丽英,我没有给她什么,只是一般的生活费用。我的身体都是她给我调理的,没有她我也不会有今天的幸福,可是你爸爸干涉我的婚姻之事,反叫嚣要卖掉我的房子,他休想,我是留给你的,等我出院了我把房子的名字过户在你的名下,千万不能听你爸爸卖掉,树高千丈落叶归根。何况这几百万在美国想东山再起这不是杯水车薪吗?这有用吗?绝对没有用,我想你认真研究你的高科技项目软件工程,为祖国贡献力量。你别忘了,你是黄种人,你是中国人,中国养育了你,你不能忘记啊,只要你努力,我相信你是好样的。千万别把房子卖掉,等我出院我去帮你以房物贷款,可以贷上五百万以上,你拿着这些资金去认真研究这项目工程。"熊辉煌的一番话给熊杰一个大大的惊喜和提醒。

"爷爷,还是你想到了,我们都为美国金融风暴打晕了头。“熊杰微笑说道。

熊康才夫妇推门走进,来到床沿望着这饱经风霜的熊辉煌。

"爸爸,刚才我们都听得很清楚,我会尊重你的意思,我们不在你的身边,对不起,爸爸。"熊康才夫妇下跪哭泣。

"爸爸,原谅我们!"儿媳妇哭泣着说。

"好了,好了,你们别忘记你们是中国人,是炎黄子孙,美国再好也比不上中国,中国共产党英明,只有你们有志气重振旗鼓,从头再来肯定会美好的明天!”熊辉煌坚定的说。

熊辉煌出院了,他拒绝了出院时的全面检查,他们一家其乐融融在一起生活。时间飞逝,已经接近年关,到处充满着节日的气氛,熊辉煌走在街道上,他走进这家大超市。大超市的购年货的人络绎不绝,熊辉煌走进后买了两大提年货,走在胡弄口,他突然间想到了王丽英。他拨打了她的电话,手机号已通,而接电话的是一位中年男子,他茫然了,知道了这一切都可能从头再来,也回不过去,幸福快乐的那些时光过时间而飞逝无痕……

高冬明带着王丽英旅游回来了,回到了家中。高冬明必定年时已高,力不从心,他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终于倒在沙发上。王丽英走到他身边坐下。

“冬明,快要过年了,我想回家过年,我的爹打电话催我回家过年……"王丽英淡淡的说道。

"那不行,我这么一幢空空如也的大房子不可能我孤独寂寞吧?我决定了不回儿子城市过年,我要和你在这传统的佳节一起度过除夕之夜。“高冬明猛进站起来,表情冷膜,空气令人窒息,王丽英惊讶,她一下接受不了,她还年轻,想家,想家中的父母,想出生的美丽的山沟沟。

"不行,我必须去,不然我父母正的会疯了,他们万一找到这里怎么办?万一他们知道我成为你的性工具怎么办?不行,我马上就走,我马上就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王丽英走进了卧室,收捡她那跟随她来城里作伴的拉杆箱和双肩包。

王丽英拖着拉杆箱,头也不回的走了,高冬明拦截无济于事,她临走时说。

"冬明,你放心,你需要我时,我还会再来,年完春运后我会再来,你就耐心地等着我吧,请你记住曾经有位乡下的姑娘叫王丽英,再见!"王丽英背朝他举着右手告别这梦幻的世界!

40

邱兴放假了,他闹着要邱吉祥和马虹带他去北京旅游,马虹告诉他,此时北京非常冷,零下十五度,呵气成霜,滴水成冰。任凭怎么说,也阻止不了邱兴想去北京的欲望。

邱吉祥也被儿子缠绕的没有办法,谎称公司上班忙,走不开身,可邱兴不买账,强烈要求去北京看天安门,要去看升国旗。

      "爸爸,终于考完了,终于放假了。"邱兴在马虹接回家时一下子躺在沙发上喊着,像是犯人作监狱释放那样轻松感,马虹拎着书包,到了屋内从书包里拿出了两张彩色奖状。邱吉祥听到儿子回来了,又看见马虹手中的奖状,接过一看眸子里放光,露出了欢欣的微笑。

       "儿子,你行呀!今天加菜,加红烧糖醋排骨,让马虹姐姐给你弄好,一个人享受?"邱吉祥心花怒放,点点头。

       "爸爸不许赖账,我们已经说好的,前几天讲话我不会纠缠,现在真的放假了,明天准备去看天安门,我要看升五星红旗!"邱兴喊着,邱吉祥没有说话。

       "儿子,这样行不行,等正月初一,我们放下年饭碗第二天早上马上动身,目的地北京天安门如何?" 邱吉祥说。

        "不行,我要去北京天安门上过年,我要去看升五星红旗!"邱兴歇斯底里的喊着,马虹和邱吉祥相互望了望,马虹站在邱兴面前一本正经地说。

        "邱兴小弟弟,这样好不好……"马虹没把话说完小邱兴就哭闹着。

        “我不想听,我不想听,我就是要去北京。"他低着头哇声哭了。

        "邱兴,你怎么无理取闹呢?我不是看在马虹姐姐面子上,我要打你一顿!"邱吉祥提高了嗓门。可邱兴根本不听,跺跺脚大哭起来。

       "邱兴小弟弟,你听马虹姐姐话么?如果不听,以后马虹姐姐不理你了。"马虹假装生气。

       "你们合伙起来骗人。"邱兴气的站起来一会儿又突然间爬在沙发上大哭,哭的好伤心。

       "儿子,爸爸没有骗你,爸爸真的是没有时间,唉!"邱吉祥一脸忧伤的表情。

        “马虹姐姐,我让马虹姐姐说!"邱兴抽泣中望着马虹,希望她帮他完成一个梦想。

        "邱兴小弟弟,你听马虹姐姐的话,马上就要过年了,家家户户都忙,买年货呀,添新衣服呀,各大公司也要总结经验,搞年终大会,你爸爸可是公总搞销售的,他也刚到家,明天还要去公司向老总汇报工作,不然爸爸就拿不到工资,没有工资就没有钱,没有钱就买不到东西,邱兴小弟弟是吗?"马虹解释的说。

       “可是……可是,我爸为什么答应我放假带我去北京玩?为什么?!我不跟你们玩了,我恨死你们,你们一伙骗子……"邱兴急匆匆跑出了屋外,他喊着。

       "妈妈,妈妈,我要妈妈……"邱兴嚷嚷着,邱吉祥跑进搂着儿子噙着泪。

       "儿子,对不起你,我们明天准备去北京!"邱吉祥此时懊悔,他搂着邱兴紧紧的,马虹也走到身边。

       "马虹姐姐,马虹姐姐,爸爸答应了,爸爸答应了,哈哈。"邱兴破鼻为笑,他挣扎下来跑到马虹身边笑嘻嘻的说。

        "邱兴小弟弟,爸爸终于答应了。"马虹也很欣慰。

         清晨,东方刚翻出鱼肚白,微风乍起。

        邱兴他兴奋的一夜没睡,他爬起来自己穿着衣服,整理好了自己的小书包整装待发。

         马虹,昨天久久难眠,她想到的自己的亲人,她坐在灯台下写下一封离别的信,写好后又走到床上,仰望天花板盯着那淡淡的灯光。生活就如一盏淡淡的灯,在默默地照亮着,一切都那么自然,任凭它……

       她临走时把一封信放在桌子上,她静静地离开了这曾经充满着渴望和希冀的别墅。

        火车站到了,开往北京的G80高铁就在站里等待,王丽英也拖着拉杆箱,背着双肩包在火车站侯车室内等待列车,马虹推着拉杆箱,背着双肩包静静地走到王丽英面前。

         "王丽英……"

        "马虹……"

        她们相互拥抱着,泪水流淌下来,她们手牵着手走进了检查进口处。

        "咱们回家!"她们异口同声的说。

       一声汽笛,高铁徐徐的开动……


                      2019年4月21日中午于江西景德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5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767
发表于 2019-4-24 06: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许兄弟,老同学,我晚上就不去打麻将了,这费神的功夫有损身体,老同学,现在是保养身体的时候,我们都老了,六十多了,也望早起早睡嘛,哈哈,老同学失陪了,哈哈。"高冬明放下电话,红光满面,他走到王丽英面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6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923
发表于 2019-4-28 17:54:5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小说连载,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3

主题

472

帖子

168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688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07: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西部文学 发表于 2019-4-28 17:54
欣赏老师精彩小说连载,点个赞,问好!

谢谢老师鼓励,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5-26 08:01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31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