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66|回复: 4

[短篇小说] 【巫昌虎小说】山顶上的那一抹绿

[复制链接]

73

主题

326

帖子

951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951
QQ
发表于 2019-5-7 21:41: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山顶上的那一抹绿
雲兰雨墨/文
(1)
为了生活,村子里的人们还是一如既往地,肆无忌惮的开垦荒地,中途发生了很多次恐怖的泥石流。但他们还是觉得这泥石流都是偶然发生的,没有什么好奇怪。

今年,文晓跃大学毕业,他为了实现小时候的梦想,一直奋斗着,最终,文晓跃考到了他们村的第一支书。

文晓跃想,现在我说的话他们应该会听了吧!小时候,因为我是小孩,说话不起作用。而今天我是支书,从今以后,我要用我所学的知识告诉他们,以前我说的话是正确的。

文晓跃就职演讲那天,他一上台,下面就有很多愤慨的声音。都不希望他当这个村支书,有的人还说一个不懂农业的书生怎么带领大家脱贫致富,把经济和生活搞上去?有的人则板着一副难看的脸,斜眼看着文晓跃,嘴里叽里咕噜的说着一些难听的话。看着乡亲们对自己所说的东西不屑一顾的时候,文晓跃把演讲停止了几十秒钟,他叹了一口气,似乎没有心思再讲下去。

文晓跃摇了摇头,还是硬着头皮把自己的就职演讲搞完。最后,他欣慰地说:“感谢大家能把我的演讲听完,感谢!”文晓跃面向大家深深地鞠了一个躬。而乡亲们的反应很是木然,有的大声嘲笑着走开,有的不管不问悄悄溜走,有的则带着疑惑看了看文晓跃在演讲台上忙碌的样子。然后转身走了,回到那个和往常一样的家。
(2)
文晓跃回想起这一幕幕令人惊讶的举动,他既伤心又气愤,顺手在茶几上拿起一支烟,点燃,用力吸了一口,然后长长地把烟圈吐出来,又把火机使劲地按在烟盒上。吹了吹鼻子,很气愤地说:“我就不相信我说服不了这些亡命徒。”

文晓跃想了很多办法,并逐一写在纸上,他给妻子说:“媳妇儿,如果我写的这些能说服你,我就能说服乡亲们,我们两个预演一遍,看我的想法能不能说服你。”

看着老公熬更守夜写了那么多东西,文晓跃的妻子很是心疼,于是答应了文晓跃的想法。

“你怎么说服我呢?”

“叔叔,你看,你家开垦出来的那块地一年能收多少粮食?”

“1000斤土豆,还有红豆什么的。”

“一千斤土豆能买多少钱?”

“按现在的行情,60元一百斤。”

“那就是600块钱了,你家的那块地大概有几亩呢?”

“四亩多。”

“那四亩多地如果停耕,国家一亩地给你们240元,你算一算是继续种地,还是停耕好?”

“好了,老公,我说不赢你,相信你能说服乡亲们的,加油。”

文晓跃和妻子模拟的是一个怀疑文晓跃能力的人,接下来文晓跃又和妻子模拟了一个嘲笑他不能带乡亲们脱贫致富的。

“阿姨你好,我们是邻居,我的脾气你也是都知道,我想要做的事情,不成功我是不会罢休的。”他的妻子看着文晓跃认真的样子,便笑得前翻后仰。

文晓跃严肃地说:“别开玩笑,我是认真的。”

文晓跃的妻子看到文晓跃严肃的样子,她立刻止住了笑意,也认真起来。“那好,我们重新开始。”

“我知道你的脾气,你让我们把地停耕了,怎样过上好日子?”

“这太简单了,我可以利用我大学时在外面打工认识的那些人,诚请他们到我们这里来投资。”

“我们这里能投资什么?这么穷的山沟里,人家会来吗?”

“你别看我们我里穷,全是山沟,我已经想了几年了。我们这里可以种很多药材,比如说:天麻、半夏、人参、菊花等等。”

“我想信他们一定会来,就因为我们这里穷,老百姓善良,投资比其他地方少,而且能够给他们带来很多利润,还有,我们这里的气候和土壤都适合种药材。同时,我们也可以从他们身上得到我们想要的,这就是双赢。”文晓跃不停地说着。

“好吧!相信你一次。”文晓跃的妻子又忍不住笑出了声音。这时,他们的孩子哭起来了。
(3)
第二天,文晓跃一家一家地拜访,他把之前想好的方案一五一十地讲给乡亲们听。文晓跃还谦虚地请乡亲们给他指正,如果有什么好的建议,随时都可以联系他。他还给乡亲们考虑的时间,看他说的是不是有那么一点点道理。

文晓跃坐在家里等乡亲们的回复,可时间如白驹过隙,一天,两天……半个月过去了,还没有人给文晓跃联系。他坐不住了,他开始徘徊在自己的房间里,胡思乱想。他产生了放弃的念头,心想,如果这次不成功,就做一个和其他人一样的村支书。

直到第二十天的晚上,文晓跃接了一个陌生电话。电话里说:“明天我带着乡亲们来给你商量,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听你的。”

那天晚上,文晓跃一直兴奋得睡不着觉,之前,他以为他的努力全白费了。直到接到这个陌生人的电话,他才好相信自己前段时间的努力没有白费。他高兴地跑去把事情告诉妻子,他的妻子也兴奋地说:“恭喜老公,我就相信你一定能行。”

“努力了一定会有收获。”文晓跃得意洋洋地对妻子说。
(4)
经过商量,文晓跃答应了乡亲们的要求。于是,文晓跃的第一步计划就这样走稳了。他后来才知道,打电话给他的人是那年说他多管闲事的那个。乡亲们也是那个人带来找他的,但这个人一直没有露脸,实际上,那个人帮了文晓跃很大的忙。文晓跃带着微笑,双手合十放在胸口,小声说到:“感谢,感谢!”

在乡亲们的支持下,文晓跃开始实施自己的第二步计划,招商引资。他联系政府,沟通企业。不久,他们村子就种上了天麻和人参,半夏也在实施当中,并休建了相关的加工厂。

一到种树季节,他就联系好各种树苗,亲自带着乡亲们到以前开垦荒地的山顶上种树。

在文晓跃的带领下,乡亲们的生活过得红红火火的。文晓跃在人们心里的地位也不断提高,得到很多人的赏识。不久,他们村寨被国家评为“绿色友好”村寨。

一晃就过了十几年,村里的种植业发展得如火如荼,山顶上的树木也长得葱葱郁郁,原来贫困潦倒的村庄变成了闻名四方的村寨。文晓跃看着眼前这一切,欣慰地说“这一生,值了。”

就当文晓跃想要坐下来休息的时候,有一个人又带着乡亲们来找文晓跃的麻烦,说要把种在荒地里的松树全部砍掉。因为松树是乡亲们种的,而被人们表扬的只有文晓跃。

文晓跃怎么给他们解释都无济于事,最后,这个人还是指使一些无聊之徒砍伐了一部分树林。最终,文晓跃被迫之下打通了派出所的电话,在公安的制止下,他们放下手里的屠刀,保留了一部分树木。随后,五十多岁的文晓跃一有时间就背着松树到被砍伐了的地方去栽,不管天晴下雨,都一如既往。

没过几年,文晓跃栽的树就长成了大树,只是与之前他带着人们在风雨里栽的树相比,要小得多。

而怂恿那些亡命徒砍树的人还是那个当年说他多管闲事的人,只不过这个人已经八十多岁了。文晓跃知道这件事以后,他坦然地笑了笑,然后说:“其实,他的功劳也不小,我应该好好感谢他,只是我的身体一直不好,要不然,我要亲自去拜访他老人家,亲自给他说声谢谢,同时也感谢他这么多年来的暗中帮助。”
(5)
文晓跃的这话不知道什么时候传到这个老人的耳朵里,老人听了以后十分惭愧,他带着歉意说:“这一生,我最佩服的人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文晓跃,我真的对不起他。希望在我归天之前,能亲自给他道歉,给他说声真的对不起。”

说也奇怪,没过多久,老人真的一病不起,他请人打电话给文晓跃,说他在有生之年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给文晓跃道歉。最终,在他人的帮助下,两个老人走到一起。

“小文啊!这些年让你受苦了,我这一生啊!做过很多错事,但错得最离谱的事情就是看不起你,阻止你做一切对的事情,真的对不起,希望你原谅我。”

“徐老,快别这么说,实际上,我还要感谢你呢!你看,我们村子能有今天这翻模样,也少不了你的功劳,当年要不是你说服了大家,也许我们村子还是原来的样子,你看今天多好。”

徐老摇摇头,接着说:“这都是你的功劳啊!如果换成其他人,我们村子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
“哪里?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情。”文晓跃轻轻地握住徐老的手,谦虚地看着徐老的眼睛说。

“小文,你太谦虚了,不愧是有文化的人啊!小文,我还有一件事想要得到你的帮助和允许,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帮我的这个忙?”徐老带着祈求的口吻对文晓跃说。

“徐老,你尽管说,只要是我能做的事情,绝对没问题。”

听文晓跃这么一说,徐老心里就有底了。他高兴地说:“小文啊!我知道我活不了多久了,一生也做了不少亏心事。我死了以后,我想叫家人把我埋在你栽的那片树林里,但要得到你的准许才可以,如果你不同意,我也不怪你的。”

“徐老,你说啥呢?这绝对没问题,况且,那片地不是我一个人的,是大家的,你也有份,但我还是相信你的身体会慢慢好起来的,你别吓唬我们,啊!”

徐老有些惭愧地笑了笑,费力地竖起大拇指。不久,徐老过世了,他也如愿以偿地去到了他想要去的地方。徐老过世的消息传到文晓跃的耳边,他不难过,也不高兴。他只是在想,徐老去到另一个世界,不知道徐老和其他人相处得好不好?
从那以后,文晓跃无忧无虑地过着美好的晚年生活,年轻时代的那些风风雨雨,他全部存封在记忆里。每当夜幕降临,炊烟四起的时候,文晓跃就牵着妻子的手,漫步在乡村的小路上。当走到曾经泥石流到达过的地方,文晓跃会时不时地指着山顶上的那一抹绿色,然后兴奋地对妻子说:“你还记得当初我们两预演的情景吗?现在想起来多么幼稚啊!像一对小孩。”

“是啊!现在想起来真的很搞笑,不过,最重要的是你实现了小时候的梦想,可谓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啊!”

“对,你说得对,只要我们有梦想,有一颗坚持不懈的心,再加上艰苦奋斗的精神,什么都可以实现。而我们每个人的梦想加起来,就汇集成中国梦,不是吗?”说着,两个老人相互搀扶着走在幽静而美丽的乡村小道上。

这时,一线夕阳照射在文晓跃夫妇的脸上,文晓跃轻轻地用手搂着妻子的腰,幸福地站在夕阳下。


雲兰雨墨,本名巫昌虎,男,汉族,1986年生于贵州赫章,现为一名乡村教师。文字散见《中国周刊》《散文选刊》《贵州日报》《诗选刊》《贵州民族报》《南风》等报刊。有作品入选《21世纪贵州诗歌档案》《中国诗歌年选》《2017读家记忆年度优秀作品》《中国诗歌年选》等多个权威选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6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884
发表于 2019-5-8 14:0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小说,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35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706
发表于 2019-5-8 22: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时,一线夕阳照射在文晓跃夫妇的脸上,文晓跃轻轻地用手搂着妻子的腰,幸福地站在夕阳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3

主题

326

帖子

951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951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5-10 06:25: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西部文学 发表于 2019-5-8 14:05
欣赏老师精彩小说,点个赞,问好!

感谢老师,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3

主题

326

帖子

951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951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5-10 06:27: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洛沙 发表于 2019-5-8 22:22
这时,一线夕阳照射在文晓跃夫妇的脸上,文晓跃轻轻地用手搂着妻子的腰,幸福地站在夕阳下。

感谢洛沙老师,我很感谢西部文学网,因为我的第一篇文章就是发在西部文学网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5-21 22:57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29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