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50|回复: 2

[长篇连载] 【清林边小说】南京大屠杀(36--40)

[复制链接]

44

主题

58

帖子

742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742
发表于 2019-5-10 11:00: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十六)

         这时,徐连长开枪了,没有打中这个鬼子军官永井孝夫。  
日军官永井握着战刀的右手,把战刀朝站在马下的徐连长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斜刺下来,他想把徐连长的肚皮刺穿。徐连长看到就近朝自己肚皮急刺来的锋利发亮的刀尖,下意识地马上把身子后退,不小心,脚绊到一个倒下在地上鬼子。  
歹毒的鬼子永井把马往前一拉,他的意图是:用马蹄把徐连长的肚皮踩爆。  
此时,倒在地上徐连长看见已经朝自己肚皮猛踩下来到马蹄。他反应很快,身子一侧滚,马蹄踩空,并往前去。  
徐连长马上伸出驳壳枪连续朝骑在马上的鬼子开枪,打中了永井的后脑,他马上就滚下马来。他忍着痛,一起身,想跑开。  
徐连长在不断有鬼子的马及眼前朝在向鬼子开枪的战士冲去的情景里,他看到正要走开的永井中队长。  
就马上开枪,打中永井的背,永井马上扑倒在地上。  
徐连长马上冲上去,被一个在马上的鬼子,刚好到他身边。这个圆脸鬼子看见他来了,就举起刺刀向他的头砍下来。这时,一个战士看见自己连长危险,就跑上来,把自己连长推倒;这鬼子的刺刀,就把这个战士的头身砍成两半,就如一块木材被人用斧头劈成两半。  
徐连长倒在地上,看到自己战士用其命来保护他,就马上起来,扑向这个鬼子。  
这个鬼子又拿刀砍他;徐连长身子已让,把这个鬼子推下马来,双脚狠踩着这个鬼子的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连续开枪,把这鬼子打死,然后,他马上和自己战士与鬼子搏斗。  
……  
    同时,肖司令用自己的勃朗宁向急急跑近的日本骑兵开枪。他绝不会呆在危险的后面等消息,他决心要亲自打死更多的鬼子。  
此时,在他身边的叶营长再次大喊道,他是对自己战士喊的:“保护好司令!”  
“是,营长!”  
同样勇敢正直的叶营长,32岁,他干脆抱起机枪,对跑近的鬼子的马进行扫射,把骑在马上的鬼子从马上打下来。  
然后,战士们都把落在地上的鬼子一个个打死。  
其中,有几个鬼子,一下就摔倒在叶营长的近前。他马上用机枪把鬼子打死。  
原来以为会对中国军队有一场痛快的猎杀的鬼子,看到情势不利,就马上往后退五六十米,趴在中国军队的对面,对射起来。  
一个中队长叫山野忠遇到中国军队的抵抗,意识到派人急增援。  
他喊道:“并木君,马上跟城里的长岗联队长发报,请求支援!”  
“嗨!”  
然后,这个副官就利用电台向城里的日军部队求援。  
(三十七)

在一阵凶猛的战斗后,日军骑兵没有占到大便宜,一种令他们惊心的是:中国军人马上把自己的同胞保护起来,在极尽全力而坚韧不拔地击杀他们。只有马上改变战术,一方面急求支援,一方面和中国军队对峙,在获得有力的支援后,消灭中国军队。  
这时,徐连长已经退回到战士们的身边。和战士们继续打击着凶悍的鬼子。他注意到:多个鬼子趴在对面的有五六十米的西河边上,有三四挺机枪,有三四个鬼子趴在软和的河沙上正对着他们进行令人凶恶的射击。  
在徐连长身边的肖司令马上说:“快,这里增加一挺机枪。”  
“快,机枪。”徐连长说。他和肖司令都是一样的想法。  
然后在那边的两个机枪手中的一个,从河沙上爬起来,抱住机枪弯着腰急跑过来,同时,还是被急急猛射而来的子弹擦伤了他紧系着酱色宽皮带的坚实腰背。他一到徐连长和肖司令身边,就即刻趴下,徐连长看到了:他紧系着宽皮带上面些结实的背上的浅黄色军棉衣被打烂点,有一细点的血流出来。  
就说:“老耿,你背受伤了,快包扎一下。”  
他说了后,看见28岁的战士老耿已经架上机枪,就对对面的趴在河边上如麻黑点的鬼子猛烈开枪。  
徐连长看到:有一个趴在地上操作机枪的鬼子脸和脖子被打中·,只见他(鬼子)身子猛抖了一下,像是被一根铁条捅进身体里而极度难受并翻倒在地,把他手里的机枪也碰倒了。这个鬼子仰倒在地上,痛得在地上滚动。马上,又一个鬼子爬上来捡起机枪一架;徐连长紧急对着这个鬼子连开了两枪,没有打中;他正要想办法,一个他身边的战士突然站起来,他已经拿出一枚手榴弹,拉燃,就站起来,因为,鬼子离得远,只有站着才能投到他们的身边。  
他朝着鬼子机枪手猛力投去,当他手里的手榴弹一脱手,就被四五颗子弹击中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他嗯了一声,双手捂住被打中的肚皮,倒在地上,又翻过来,仰躺在徐连长趴着的沙地的身后边。  
徐连长看到了他投出去的手榴弹炸死了两鬼子机枪手,还把趴在旁边的多个鬼子炸死炸伤。这时,一团淡蓝色烟子在炸死鬼子的前面浮动弥漫。徐连长看到自己战士极力打击歹毒的鬼子的行动,也听到了刚站起来战士被鬼子急急打来的枪弹打中,心里非常难过。他马上侧回脸,看到仰躺在自己身后些地上的老兵曾传凯。他看到:曾传凯他那已经露出的带有即将死亡的脸色,他的一双平时总是开朗的大眼睛,显得暗淡,不再有生气,他往上的略尖的鼻翼下一部黝黑的胡拉碴胡子,在他的布满胡子的下巴下,他的厚实丰满的胸部不再有浮动,在他矮(陷)下去的、紧系着宽皮带的已经起伏的越弱的肚皮在流血,有五六股细细的血如涌泉从他被血染得血红红的肚皮里喷出,一分钟不到,国军老战士曾传凯死了……  
徐连长意识到:还有死亡在后面。他顾不了这些,马上回身继续战斗。  
河边的两军在相互对射。都有死伤。都不是能轻易攻下的。  
过了一个小时,日军从两边(河边。开里的河岸)向向中国军队进攻,中间的日军继续进行。  
“司令,鬼子开始在河边两边进攻了。”一个副官弯着腰跑来报告肖司令。  
肖司令看了看,就发出命令。  
“快,让雷营长把河边的鬼子堵住。”  
“是,司令。”  
这个部下就往河边跑去了。  
“小周,你告诉刘连长去河岸里,让他阻击窜过来的鬼子。”肖山令司令继续布置任务。  
“是,司令。”  
战士小周马上往河岸里跑去。  
到这个时间,日本鬼子越来越多,而宪兵和一些军人就不多,在死伤后,中国军人更少了,这就是说日军死的多,比中国军队多。
(三十八)  
河边上的一些沙土堆上,宪兵营长雷仁涛,是一个团脸,鼻子非常方正,眉毛上的额头有个黑痣的,34岁的宪兵营长。他为人凶悍,脾气急,爱骂打自己的战士,而心底正直。  
此时,鬼子要从往回城的道路和河边着手,想把中国军队包围起来消灭。  
刚刚带着宪兵战士积极跑到回城路的雷营长正好遇到即将近身的一大群日军。  
“打!”雷营长猛喊一声,他立刻趴下,他的战士们也分散开卧倒在或趴在河沙地上,都积极地向跑近的鬼子开枪。而鬼子也纷纷卧倒,做出还击。双方如在一条路上,相遇就紧急打起来。此时,在双方的眼前没有障碍,完全是净射击。这时,雷营长趴在一个机枪手侧旁,战士们就对跑近的鬼子(因为,这时,鬼子看到中国军队就是一百多人,才改变战术)紧急开枪,有些鬼子被打中,有些鬼子立刻还击,有些马上趴下在地上,端起枪开枪。  
有一个多个鬼子边跑边气昂昂的。  
在雷营长身边的一个战士,头被打中,他顿时,身子一抖,人就仰倒在步枪旁的地上。  
马上,当雷营长要帮自己的战士时,被只有五十多米远的鬼子发出一两颗子弹擦伤了他那手背,顿时血流出来。  
一个旁边的战士看到了,就说:“营长,你的手背受伤了。”  
“不要紧。”  
雷营长把他红红的坚定团脸侧过来说。好像这时,手痛苦已经对他不重要了,此刻主要的是:打死鬼子。  
他继续握着驳壳枪向跑来或趴在较远处的鬼子开枪。  
……  
战斗要到一个小时。  
……  
鬼子看着看着再一次要近了。  
雷营长看到几个矮、肚皮肥厚的红脸老鬼子抱着机枪跑上来。  
他刚想出驳壳枪,就看到,在近处由鬼子打来的火星闪烁的急飞来的子弹向他们射来,有三四个战士,分别头部脖子被打中,啊地叫了一声,就仰倒在地上,一会就死了。  
雷营长看到身边的战士伤亡,从开始现在,近一个小时,他的战士死的差不多了,最明显的例子是,他身边是空的,这一小段再过去只有十多个人。  
他看到自己战士有被打死,打伤,即刻就失去了再战的能力,再看看鬼子,也死了不少人,但是,依然有不少的鬼子来增援,有不少的鬼子极力攻上来。  
他心里一阵无奈,但是,看到鬼子的进攻气势,雷营长一阵巨愤。他马上让几个战士把他们腰间皮带上的手榴弹取下来,他又把手里驳壳枪放在地上,就拉燃,连续向鬼子投去,顿时,炸死了不少的鬼子,  
雷营长才感到十分的痛快!  
他想道:老子已经弄死了不少的鬼子,就是老子现在死也够本了。  
在他这样想时,他看到令他意外的情景:在趴在河沙地上的离他们有五十米对面的鬼子后面、远处,有鬼子跑来增援了。  
雷营长并不吃惊,日本鬼子是不断有部队来增援,而国军基本上是没有增援,他主要盼望的有军队来支援他们,可是,他知道,还有军队看着鬼子把自己部队消灭,而无动于衷。  
雷营长知道更严峻危险的战斗如黑云压下来,他不再想希望。  
他干脆,把手里的驳壳枪插进自己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肚皮上,喊机枪手把机枪跟他,他往一处拱些的沙堆上架好,就趴下,向积极攻击的鬼子猛烈射击。  
多个像财狼的鬼子迎面中弹,都纷纷扑倒地上。  
这些歹毒的鬼子抱着对留在长江边的大量中国军民进行着随心所欲的猎杀。他们没有想到会遭到肖山令司令的宪兵的勇敢抵抗,死伤不少,紧急呼唤援兵。  
这时,在雷营长过去的宪兵连长黄一翔,一个东北大汉,此时,已经身子受了伤。  
他肚皮胸部都是小伤,  
鲜血把他粗壮的肚皮染红得点点块块的。  
他一直抱着一只冲锋枪,一会儿趴下,一会半站起打死了不少的鬼子。  
此时有鬼子被打倒,后面的鬼子有些往后退,黄连长干脆起身,猛跑出去,就开枪,极力打死要后退的歹毒鬼子,好像不跟他们任何的机会来进攻我军,  
雷营长看着看着,一分钟不到,就看到:背对着他的黄连长的身子抖动了几下,他马上意识到,黄连长的前身被打中,他在后面是看见的,然后,他看见黄连长身子在往后倒在沙地上,看到他胸部是血,看来是被趴在地上的鬼子打死。
(三十九)
营长极度悲愤!他马上起身,用驳壳枪打鬼子,打了两枪,正要再射击,被鬼子打出的子弹击中头,一下就倒下去,死了。  
尽管,河边两方都有中国宪兵在独挡鬼子的凶恶进攻,但是,由于战死的中国军人多,而且,越来越少,而由于鬼子的及时增援,鬼子的兵力雄厚。  
徐连长在正面就和战士们还有肖司令在阻挡着残酷的敌人一一一日本侵略者。  
他们打了4个多小时,  
要到中午11点45分了,现在情势,在两边阻击鬼子的雷营长等,都被不断增援的鬼子打败了阵亡,现在的鬼子正急攻徐连长、肖司令和他们的国军战士。  
肖司令看到:身边的徐连长马上把驳壳枪插进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  
这时,就看到一个无奈的情况:  
徐连长注意到老机枪手老钱因被鬼子打中抱着机枪仰倒在沙地上,血从他的胸部和肚皮上涌流不止,就在此前的一分钟,国军老战士老钱先是趴在地上操作机枪,打死打倒了不少鬼子,然后,又有一批鬼子攻上来,老钱为了极力打死凶暴的鬼子,果断起身,抱起机枪,向猛攻而来的鬼子急射,再次打死了不少的鬼子,马上,被四五颗子弹击中老钱的肚皮、胸部,他极力忍住不倒下,又向鬼子打了一下子弹,才沉重地如大山巍然仰倒在地上,还双手抱住机枪不放。  
徐连长弯着腰急跑上去,到了身上是血,从老钱的手里抱起沾些血的机枪,就马上趴下向积极进攻的鬼子射击。  
徐连长打死了多个鬼子,马上被鬼子还击;他看到了朝自己打来的子弹,就马上一急滚,等子弹一过,他又回到机枪位子,端起机枪向急急猛攻的鬼子猛烈扫射,一下,打死十多个鬼子。  
但是,他老感到鬼子好像越打越多,就他打死的多个鬼子没有搞头,马上又上来一批鬼子。看到又上来一拨鬼子,徐连长就忍不住了,马上起身,抱起机枪跑上去几步向猛攻来的鬼子射击,他看到自己打出的子弹,又打到四五个鬼子,马上这些鬼子有的捂住肚皮,有的扑倒,有的抱着枪倒下,同时,还有几个鬼子停住,半蹲下,端起步枪,朝目标非常明显的在自己战士最前的出了五六米的徐连长射击,即刻打中徐连长的肚皮、胸部,徐连长手里机枪就落在沙地上,他双手捂住流血的肚皮,这时,他胸部上流出的血滴在他的手上,他踉跄了几步仰倒在沙地上。  
“连长受伤了!”他的一个战士说。  
于是这个战士一下跑了上去,几乎忘了自己被打死的危险,想把自己好汉连长弄回来,  
还有两个战士也不顾危险跑上去,也想把自己连长拖回去,三个战士刚跑出来,就被鬼子打死。  
徐连长在中弹后,一会就牺牲了。  
……  
后来,肖司令看到自己的战士都阵亡了,为了中国,为了誓死与城共存亡,不做鬼子的俘虏,用手枪打穿头,死在江边上,这时的时间是十二点。这场战斗从早晨7点半到中午12点结束,有四个小时多,日本侵略者还是占领了长江河岸。
(四十)
自从12月12日黄昏,由于国军的大撤军,让日本侵略者轻松地占领了南京城,大量的日军涌进中国的首都南京。  
一进城,到了南京的总统府里,朝香宫鸠彦对于日军轻松占领南京城,马上对日本东京陆军总部和天皇他的侄子裕仁发去电报:  
我大日本军队和支那军队经过三天的战斗,终于打败了不堪一击的支那军队,光荣地占领了南京城。  
……  
夜晚了。要到20点了,一个是他部下来说:“阁下,吃饭了。”  
此时,朝香宫鸠彦想到的是:不需要根据不同的情势,发出处理中国南京军民的命令,那就是一一杀光在南京城里的所有支那军民,老少不论!  
只要能及时而准确发出屠杀南京军民的指示,他根本就不关心吃饭的问题,也不会让吃饭耽误自己的计划。  
看到此时的稳呆着的朝香宫鸠彦没有答应,  
这个部下就走了。  
过了一会,满脑子都是弄死中国南京军民的强烈渴望的朝香宫鸠彦马上拿出纸,一张看似白净的长脸而内心十分恶毒的他在上面写道:  
绝密  
十六师团长中岛今朝吾,从明天起,你必须在南京城里,派出自己的部下对看到的、搜出来的支那军民除掉,全部杀掉,如果是一个小孩和婴儿照杀不误。注意;看后即毁掉。  
写完了这道屠杀命令,他马上又写了同一内容的十多道带有绝密的命令。  
写完了,他才如干了一件重活而如释负重般浑身舒畅起来了,他才让随从把饭菜跟他端来。  
他非常悠闲地、跟平时一样还喝了白兰地(他曾在英国呆过,喜欢白兰地),吃了十多分钟,他心里再次涌起了即刻让日军部队枪杀中国南京军民的巨大冲动。他又气得十分抱憾想道:哎,可惜现在是晚上,只有等明天了。对了,明天我军要举行占领南京城的庆典仪式,在那个时刻,就是设施对下贱的支那军人屠杀的时候。  
明天,你怎么不快点来!  
他叫人特地把中岛师团长喊来。他决定一个个说。过了一会,刚吃过饭的一个非常光润,长条形白净脸的中岛今朝吾来了。  
“亲王阁下。”  
“你坐。”  
然后,中岛今朝吾坐下。  
“这次,我们大日本皇军终于攻占了支那首都南京,正是我们大日本的辉煌。我相信,照这样的气势发展下去,在未来的几个月半年,灭亡支那的宏伟蓝图是一定会现实的!”朝香宫说道。他从心里不想再说没有用的话,而是想把屠杀中国南京军民的恶毒想法当即实现,尽管现在是夜晚了,只有明天才能做。  
“亲王阁下,你说得对。”中岛说。但是他知道阁下叫他来,就是要他着手处理南京城的治安问题,也就是让他把留在南京城里的军民都弄死干净。他说,“我的士兵为了这次攻击中华门,死了几百人都不了。”  
他说到这里。一副为自己部下的死亡非常痛惜的样子,差点要当场把他的蛇眼抛出几滴热泪,他把他白净的像两个老鼠那窄窄的鼻孔的鼻子抽了一下,好像非常的心痛部下似的。  
“我知道,你对你的部下是关爱的,他们为天皇献身是光荣的!”  
“我的部下,在几日的与支那军人的作战中,身心受了极大的伤痛,十分的累又苦,需要有点来安慰他们的身心,这样对他们为天皇征战是很有益处的。”中岛说,一副显得令人怜惜的样子。他极力把他长条形的白净脸对着朝香宫,好像在需要阁下的恩准他去做什么事。  
“我当然明白。从明天起,你将带着你的士兵把南京城里的所有男人、军人、男女老少都弄死杀掉,这是对你部下的最好享受和安慰。”朝香宫鸠彦明白他的意思,用一种好像在南京城里的军民都是需要灭绝的完全是剩余没有用的东西的恶劣口吻说。  
毫无疑问一一一朝香宫鸠彦充满怂恿和致使部下通力杀死中国军民。  
他在说这话时,就直接把他签署的残杀南京军民的命令交到中岛的手里,仿佛再不交到中岛手里,就没有机会了似的。  
中岛一看,就明白了。  
并非常心领神会地、两眼放出无限得意的、也非常清楚朝香宫鸠彦意图的、有一种在心里憋了多年想烂杀别的民族人的野性恶毒来,并拍手赞扬说:  
“我求之不得……”  
获得了日本皇叔的指示,中岛今朝吾赶快跑回他的部队,他马上把他的多个高级指挥官喊来开会。  
他直接说:“明天,就要进行入城庆典仪式,你们做好准备没有?”  
“嗨,师团长。”  
他和朝香宫一样,对庆典的具体信息没有一点关心,他主要关心的是一一一怎样杀死痛宰南京军民,把他在和中国军队的打仗中,所受到的惊吓难受尽情地发泄出来。  
他大嘴又一张:“明天,你们可以随意打死支那人,老少都杀,连婴儿都杀,不用负责!”  
“纳尼(日语:为什么?)”部下都不解地问  
“把支那军民杀绝了,这是灭绝这个劣等民族的必要手段。”中岛满脸自豪大声说,好像嫌部下没有听清似的,好像他才是日本的最优越的天子。  
“哟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6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884
发表于 2019-5-10 15:05:2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小说连载,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4

主题

159

帖子

890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890
发表于 2019-5-11 20:37:2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小说,赞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5-21 22:31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