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139|回复: 1

[微型小说] 【挺直的松小说】心灵的回归

[复制链接]

121

主题

218

帖子

118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180
发表于 2019-5-16 19:4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心灵的回归(小小说)

    他踌躇满志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十多年都没有回家了,家里还有一对上了年纪的老人。
    路边的野草鲜花是那么的新鲜,远处的山峰依然是那样的雄伟,树上的鸟儿在欢快地歌唱,这些都在勾勒着他回乡的画面。
    家乡的景色是那么的亲切,可爱,过去只是存储在记忆里。在外打拼,虽说很辛苦,算不上腰缠万贯,可也挣了个锅满盆翻。
    天,蓝蓝的,一点云丝都没有。风儿送来一阵阵凉气,啊,舒服极了,这份情这片景都在丰富着他回乡的感觉。
    他和两个兄弟摔下老人到外边去了,没人问没人管。当年分家时没一个要父母的,走了以后同样没一个回过家给过钱。两个老人现在咋样?还健在吗?
    城里有房,有娇妻,有爱子,应该有的都有了,他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现在的他不比从前,这次回家要改变人们过去藐视的眼光。一股傲气伴着喜悦一阵阵冲击着心房。
    景色愉悦着心情,心情润色着景色,一段秦腔从口中发出,荡漾在空中。

    进了村差点都辨不出谁家那家,只有自己的老房还保留着原始的样子。房顶搧着广告布,房檐用一根木头顶着,院墙倒塌了几个豁豁上边长满了猫娃草狼尾巴。一对老人要是还健在的话不知在这里咋样生活?他思索万千地来到门首,门已用胡基垒了。心中一阵难受,父母不知啥时已经走了,懊悔之情油然而生,一股泪水滚落脸颊。
    他转身来到隔壁门首,伸出手敲门:“咚、咚、咚咚咚。”
    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中年男子堵在门口问道:“你找谁?”
   “我找俺妈。”,对方好像认出了他,一个顶心捶打了上来。
   “你咋打人?”他不知所措。
   “打你咋咧,今天就是打你。”对方气势汹汹的样子很吓人。定睛一看才知道这是隔壁王哥,脸上身上捱了几捶。他退后几步,王哥又撵了上来。看样子是他霸占了自己的家产,要报案,要不就便宜了他。
   “你报吧,派出所来了我还是要打。”王哥气焰嚣张地说。
    这人原来可不是这样,这么多年不在家咋就变得不讲理了,要报案,自己挨了打不说,平时不知咋样横行乡里,欺压良善的。好汉不吃眼前亏,他退避到一边惹不起还躲不起。


    一辆警车由西向东而来,他看见警车赶紧扬胳膊招手,警车停在了他身边。从车上下来两个警官问道:“咋回事?”
   “我父母双亡,他霸占了我家财产。我从外地回来不要我进门不说还打人。”话音刚落就指着脸上身上挨打的部位让警官看。
    王哥并没有回家,只是圪蹴在大门口碌碡上生着闷气,警官来到他面前问道:“是你打人来。”
    王哥从碌碡上下来站到了地上回答:“是我打来。”看着站在警官身后的他又抬起脚踢来。
    这人咋就这么不讲理的,在警官面前还敢打人,他退避着。
    警官上前拦阻着:“你咋还打人,你知道吗?打人是犯法的。”
   “我知道犯法,可是这个逆子不打难以平民愤。”王哥还在张牙舞爪。
    其中一个警官提高了声音:“冷静一下,你叫什么名字?”警官问道。
   “我叫王孝义。”
   “你叫啥名字?”
   “我叫王逆子。”
   “你说,你为啥要打人。”
   “他王逆子弟兄三个简直就不是人,堂上有父母,没一个人管,分家时这个不管那个不要。”王孝义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很气愤。“你问他十多年了回过家吗?给过一分钱吗?眼看着老人一天天老了,身边有一个人照料吗?虽说不是我的父母,可我心里难受呀。我王孝义自小就没有了父母,那里享受过父母的爱。他的三个儿子不管,我管。我就推倒了中间隔着的院墙,垒了门,把他的父母当自己的父母养活着,一日三餐供着,擦屎刮尿管着。现在他回来寻他父母,你说像这样的逆子该不该打。”
    闻讯而来围观的群众咿呀喊声地说:“王孝义说的句句事实,像这个没脸没皮的东西还知道回来。”
   “当初要知道没良心还不如塞尿盆子淹死。”
   “......。”
   “......。”

    看情况父母还在,他羞的无地自容,上前拉着王孝义的手流着眼泪说:“哥,你打的对,我不是人。”说着就跪了下去。
    王孝义扶起王逆子:“这么多年我一直把你的父母当我的父母伺候着,虽说辛苦些,可我却得到了多少钱都买不到的这份亲情,我满足了,我也很幸福。可你却把这份幸福抛弃了。”
    王逆子悔恨交加,用手打着自己的脸说:“我这次回来就是要补偿过去的错失,重新拾起这份责任。”说着从包里掏出一踏子钱递给王孝义。
    王孝义推辞不要。
   “哥,你就拿着吧,这是兄弟的一点心意。”
   “兄弟,我伺候你的父母并不是为了钱,只要你知错能改就是好事。老人养育咱们是多么的不容易呀。”
   “哥,你就别说了,我一定会痛改前非,弥补过去的一切。”

     警官看着这情这景激动地流下了泪水,他俩开着车离开后好久心情都没有平静。

    王逆子随着王孝义来到父母居住的房间,放目扫视一遍,屋子收拾的干干净净,炕上的被子是新的。两位老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是黑白的,桌子坏了一条腿用砖支着,沙发是旧的露出了海绵。
    他来到父母面前,“噗嗵”跪了下去,“妈,爸,你娃不是人,你娃对不住你二老。”
    两个老人看电视的目光移到了眼前的这个人身上:“你是谁呀?”
   “我是你娃王逆子。”
   “你是我的儿子王逆子?”父亲拿起身边靠着的拐杖就打。王逆子也不回避,这样他心里能舒服些。
   “你不是我的儿子,我没有你这个儿子,孝义才是我的儿子。”
    王孝义上前亲切地说:“妈,逆子这次回来就是伺候你们来的,他知道错了。”
   “错了,现在才知道错了,这么多年要不是俺孝义我俩早就入土了。”老人激动地流下了泪水。
   “妈,我这次回来就不走了,把咱的房子修建好,专门伺候你两老人。”
   “俺阿达也不去,就住这,这多年害的俺孝义费了多少神花了多少钱,你看看他家是啥样子。”

    王孝义翻箱倒柜寻出一张纸,交给王逆子。王逆子一看,是一张房屋转让合同,下边落款是父母的名字和手印。他越看越着气,一股怒气直冲心头,扬起头看着王孝义,原来你伺候俺大(duo)人是为了俺的家产。他的脸色突变,牙齿咬得咯嘣响。拳头也攥了起来。我看这事不能忍,非把血倒到一块不可。一双眼睛放射出咄咄逼人的光芒。左手抓住孝义的皮胸右手就是一耳光。
    他的心思早已通过眼神传递了出来。
    王孝义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出了意思,心中已有了防备,头向后一偏打来的耳光落了空。刚要开口说话,两位老人却答了言:“你个崽娃子,敢打你哥,这可不是你哥逼着俺写的,这是俺心里过意不去叫人写的,为这事你哥跟我俩吵了几次,到现在他还不接受。”
    王孝义看了眼老人又看着王逆子转换了表情的眼神说:“我一直就不愿意,我伺候老人啥也不图,要你的家产叫人咋样看俺。今天我取出来交给你,你就撕了吧。”
    逆子的表情很激动,脸上抽搐着说不出话来:“哥,对不起,我冤枉你了”。话刚落点就跪了下去。
    王孝义上前扶起逆子说:“我不会要你的任何东西,只要你对两老人好就行了。院墙我重新垒起来。”
   “不,哥,院墙就不要垒了,咱们早就成了一家子了,还要那院墙干啥?你问问咱妈咱爸愿意不。”
   “妈、爸你们愿意吗?”
   “不愿意。”
    王逆子激动地对着王孝义说:“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哥,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王孝义也很激动满带笑容地说:“咱们共同伺候咱爸咱妈。”
    两人的情感已经升华到了极点,相互扑向对方,紧紧地抱在一起,心中的院墙推倒了。
    两位老人看着此情此景脸上都绽开了笑容,整个屋子荡漾着祥和的气氛。


   作于2019年5月15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6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178
发表于 2019-5-17 19:16:1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小说,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6-19 14:56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