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80|回复: 2

[微型小说] 【容觉讲故事】披露

[复制链接]

111

主题

653

帖子

143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434
发表于 2019-5-23 11:04: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容觉 于 2019-5-23 11:09 编辑

                                            披露
                                                                    陈蓉芳
                 
                                       (一)
    张兴安杜静娴杜子文白胜利范祖波等恐怖组织成员,不仅贪污国家的巨额资金,而且还抢劫劳动人民的血汗钱,他们说:要让农民变成穷光蛋,因为农民是无产阶级,本来就是穷光蛋。我们家就是被他们这个犯罪组织抢劫的对象之一。他们就是土匪,利用花言巧语欺骗很多人,把正人君子用收魂魄的邪恶手段掌控在他们手里,并威胁说:不听我们的安排就把你们全家杀完。我老公和孩子以及我的劳动血汗钱被这个恐怖组织强行收走大概40万元左右,这是我退休之后去重庆我孩子处发现的,他们在重庆购买了很多房产,其中有7套房产就购买在我孩子所在的小区,他们的目的就是要迫害我的孩子。我看见我孩子购买的商品房有银行贷款18万元,就把账目核算了一下,发现我们给她汇去的购房款有10万元不知去向,我询问她时她就说全部用于装修了。我说装修发票没有那么多的费用。同时我发现楼上的一家人的水管子接在我孩子的家里,我孩子付出的水费多出实际,就询问水厂水价几何?水厂说楼层高有加价。但是我核算了一下还是不对头,就到当地派出所报案,请求执法部门的支持,警察说:自己去问。我说:我一个人不敢去,他们人多。警察也没有管这件事。后来得知,他们几家人在重庆有大量投资,房产无数。我的孩子于2017年7月到成都去工作,我建议她把重庆的房子卖了,她卖了又在成都另外购买了一套。
    我们一家人的元神(魂魄)都被这个恐怖组织收在他们的手中,他们可以把魂魄带在身上,就如是魂魄的主人一样,趁人不备时就控制人的言行举止。我老公的工资被他们用谎言骗去,当时他们说借去用,其实就是骗去还对其他人说是我贪污的款项,根本就没有还的意思,他们就是这样执法的,把骗去的钱瓜分掉装在他们自己的腰包。
    这个犯罪组织本身就是大贪污犯,我曾经披露过他们的诸多罪行,他们最近一次直接贪腐20亿元人民币,同时把他们贪污腐败的事实嫁祸给没有贪腐的正人君子,我是被他们嫁祸多年的对象之一,他们并不让我知道他们的罪恶勾当,只是对上级和外界诬陷我,给我制造谣言,我直接被他们诬陷的嫁祸的莫须有的罪名害死过,但是我没有犯罪,所以就被阎王放回人间,他们看见我没有死就不断地迫害我,安排人天天给我下毒,我只好不断吃解毒药还要小心翼翼。他们把他们犯罪的事实嫁祸给我,目的是转移视线,蒙混过关,又给我制造谣言,让不明真相的人天天来迫害我,还以此为借口强行抢走我们一家人的劳动所得的血汗钱40余万元。这是蒋家王朝的阴谋诡计。难道改革开放的目的就是要让老百姓变成穷鬼吗?这其实是蒋家王朝推翻共产党的阴谋诡计,也是他们搞腐朽搞倒退的事实真相。他们强行抢走我们的劳动所得血汗钱就是要把我们一家人变成穷鬼。他们偶尔在我面前露出不屑的口吻说:穷鬼。
    他们伤心病狂地这样迫害共产党的正义之士,说明他们已经变成魔鬼了,而且还制造各种恐怖事件,让世界各国震惊。这样的恐怖集团、魔鬼组织,我们岂能再容忍?
           2019年1月2日于下寺镇家中

(二)
蒋家王朝的后人早就与白权敏一家人联系在一起了,原来他们都姓蒋,他们都是蒋介石的后代。1949年蒋介石率领他的残兵游勇退守到台湾后,一直心存反攻大陆的野心,没有及时逃往台湾的国民党特务分子,就隐藏在中国大陆,暗中搞破坏,并编造一些伪历史迷惑基层老百姓,并组织不安分的地主阶级等攻击共产党攻击毛泽东,秘密地活动,等待时机就要篡党夺权。
    中国改革开放后,蒋家王朝的后代认为时机成熟,就利用经济建设的幌子,在秘密地招募他们的成员,笼络了一批为他们卖命的敢死队。他们为了阻止共产党的优秀干部任一官半职,就给共产党的优秀干部大造谣言,诋毁共产党人诋毁毛泽东的功绩。他们利用女色和金钱收买共产党的要员和关键职位上的人,拉拢腐蚀共产党干部群众若干人,并用抢到的共产党人的功绩去欺骗中央领导人,欺骗了若干人,他们就要官要权,在共产党内部更容易搞腐败,利用贪腐官员互相包庇。他们为了搞垮共产党,就利用神仙的神秘感,利用腐朽的封建余毒,让共产党听他们的放弃执法,执法者还篡改法律条款,废弃劳教制度,让罪犯越来越大胆地不断犯罪。我知道后写过《执法乱象何时了?》、《请尊重国家的尊严》、《中国的执法队伍怎么了?》等等系列文章。谁知,我的文章好像并没有引起高度重视,蒋家王朝的后代还是爬上了中国的最高领导集体,并在重要部门和重要岗位安插了他们的人,让中国的执法体系处于不健康的执法状态。
    蒋家王朝的后人利用抢夺去的我的作品和劳动成果,不仅欺骗了很多中国人,而且还欺骗了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人。他们跟着日本人学,把中国历史篡改了,例如,他们篡改了二战时期的抗日战争的历史,世界人民都知道,二战的抗日战争中,虽然国共两党达成共同抗日的统一战线,但是蒋介石心中却是抵触抗日的,蒋介石在国民党内部声称:按兵不动,坐收渔人之利。让共产党与日本人周旋,等到两败俱伤之时,蒋介石就收拾残局。《西安事变》就是蒋介石不抗日的历史真相的重要鉴证。他们还把抗战历史改成14年(从1931年—1945年),但是1931年—1936年,蒋介石在与共产党的军队作战,1934年—1936年的红军长征,蒋介石的国民党军队对共产党的长征围追堵截,中国共产党在毛泽东的领导下,爬雪山过草地,四渡赤水,才躲过蒋介石的重重围剿。这段历史是世界人民有目共睹的,蒋家王朝的后代还意欲欺骗全世界的人民吗?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当时国民党的部队还充当过日本人的皇协军,还想把蒋家王朝的黑脸面,经过偷盗抢劫别人走出的光明大道伪装成红脸面吗?历史真相不容篡改,忘记历史就等于背叛,把自己的灵魂卖给金钱的人,就等于失去平等的自由之身,身体就是一具行尸走肉,处处都要听金钱的安排,这个身体就如奴隶一般,金钱让你的身体去死,你也得去。我知道后曾写过《关于二战期间中国抗日战争的争论》。
    中国共产党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和先辈们的流血流汗才取得胜利,建立红色政权,为普遍的劳苦大众追求共产主义。新中国成立后,建立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苏维埃共和国的支持下走社会主义道路,建立起了人人平等的民主的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主人翁国家,为了保证社会主义国家的性质不变,中国共产党用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制度来改造每一个人的思想,纯洁人的思想,不准走资本主义道路。谁知,蒋家王朝的后人和部分国民党人,在基层作反动宣传,乱宣传中央的政策和精神,文化大革命中的乱象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毛泽东说的话到了基层就变了样,下面的人专门与中央作对。毛泽东鼓励大讨论,他们就在下面搞贴大字报,把共产党的干部当作保皇派来批斗;毛泽东讲要文斗不要武斗,他们就专门在下面搞武斗;毛泽东讲要又红又专,他们就炮制一个白卷书生出来,还搞一批右派出来给毛泽东和共产党树立若干矛盾,打击了一批知识分子,让这批知识分子很反感文革的种种乱象,其实他们是被蒋家王朝和国民党利用了,现在就更是被这伙骗子利用了。
    蒋家王朝和国民党的所作所为,是人民大众不能接受的。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救中国,过去如此,现在依然如此。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中国人民才能奔向小康走向幸福,中国大地上才有和平和谐的景象。
          2019年1月3日于下寺镇家中
(三)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世界贸易组织的加入,西方国家不承认中国的自由市场经济,要求中国与世界经济贸易接轨,表面上是学习西方国家的先进管理经验,实质上就是搞全盘西化。经过多年来的实践,我们发现所谓的西方先进的管理经验,就是腐败的根源。
     首先,中国在某几个高参的“指导下”,把国家公有制、集体制企业全部改制成私有制为主的股份制企业,很多集体企业几乎全部改成私有企业,私企搞来搞去有的就成了官商勾结共同贪腐,有的企业被有势力的团伙采取不正当的竞争手段整死整垮,剩下的企业就是团伙内部的企业,这个团伙无形中就成了新的垄断集体,物价由他们掌控,把物价越抬越高,老百姓承受力有限,他们就鼓励众人乱整,以私字当头,以金钱为目标,到头来整个社会就只认金钱,有道德的物质文明又到哪里去找?没有物质文明的经济建设就是不健康的。
     第二,与世界经济贸易接轨的同时,西方的先进管理经验几乎每一年都要修订经济准则,把中国原本健康的优秀的经济管理制度弃之不用,从西方学来的管理经验有很多是腐败的根源。西方的各种贸易协定是对西方有利的,中国出口的商品很多被起诉返回本国,这是我国对西方的贸易协定不熟悉还是别人有意在其中搞腐败呢?再说资本主义经济本身就是用资本来搞赌博,西方国家一直不承认中国的自由市场经济,他们目的就是要让中国走向资本主义道路。搞股市搞期货,资本雄厚的人又懂股市行情的人就利用资本在股市里炒股,而一些不懂股市的人就盲目地参与,结果,被资本雄厚的人一夜就抽逃资金,把不懂股市的人的资金全部搞垮,这不是明显的赌博是什么?再说期货,中国的期货市场本来就不成熟,被一些人利用,为了赚钱,有的人就在期货上做手脚,一样是利用资本在运作,好比中国人在中国炒期货,先在低价位购进期货,再等期货的价位上涨时抛出,有的人就故意把价格抬高,所以物价就不断增高。
     第三,中国的市场经济本来是利用市场的灵活多样来让中国人民实现共同富裕,但是,监督机构监管不力,有没有分析哪些东西可以在中国实施,哪些东西不能在中国运用,几乎全盘西化,这是对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不负责任,西方国家鼓吹完全的自由市场经济,其实就是搞投机取巧,就是在市场上搞赌博。而我国搞经济建设的目的不仅没有实现共同致富,反而让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钻了空子,差点走向资本主义道路。
     第四,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不能被资本主义国家的私有制牵着鼻子走,我们要实时总结经验教训,把中国的社会主义性质保住。不能让私有制慢慢侵犯公有制。国企改革改成公私合营的股份制,如果国有股份监管不力,让私有资本吞噬了,那就是把社会主义性质改变了。
      第五,执法乏位的现象很多,这也是适应西方的先进管理经验吗?更为可笑的是,有的人称执法是给别人帮忙,执法的职责是什么?执法者竟然枉顾法律的严肃性,践踏法律的人就是国家的罪人,乱执法和不执法的人就是在践踏国家的法律和尊严。
                        2019年1月4日于下寺镇家中

(四)
自从我1986年7月参加工作以来,我的家就经常有不相干的坏蛋偷进来干坏事,下毒撒灰等,不仅如此,他们还偷盗我的书。这些坏蛋在我孩子很小的时候(大概两岁多)上托儿所时,他们冒充我的家人(我有点事没有及时接孩子)就接走了我的孩子,并利用残忍的手段强行把我孩子的元神带走,因为我们一家人是神龙家族,所以孩子能够活命。后来,我孩子在读高中时,我发现她的颈部有一个包,我就带她去绵阳检查,医生检查后说是甲减,并开了一个月的药,我孩子得病就是这个恶魔组织下毒所致。最近才得知,这个恶魔组织就是杜子文杜静娴一大家人,他们一直在为蒋家王朝的后人服务。
  剑阁县搬到新县城后,他们找到我家依然偷进我家下毒撒灰偷东摸西。他们直接搞垮剑阁县种子公司后,就把罪责强加于我,给我造谣说我是贪腐犯,其实他们才是贪腐犯,他们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形下,就直接给我定莫须有的罪名,然后直接把我判处死刑,我被他们整死后又神奇般地活过来,他们就对外称我已经死了,并安排人天天偷进我家给我下毒撒灰,有的人是贼子就偷盗我家的小东西包括书。我在认真工作之余,还要小心自己的身体,在医院开了一次药后这些恶魔知道后就不让医生给我开药了,我只好到外地求医,后来,我在医书上找到了解毒的药方,就自己在药店抓药吃才保住了性命。
    2009年,我听别人叫我陈方容,我说你怎么乱叫我的名字呢?我叫陈蓉芳,不叫陈方容。那人说:你就叫陈方容,别人才叫陈蓉芳。我以为他们开玩笑,就不再说什么。后来才知道有人在冒名顶替我。之后,又有人在我面前说:你可以哦,把种子公司搞垮了。我当时很气愤,说:你们都是瞎子吗?我又不是领导,我有什么权力决定,能把种子公司搞垮?我不服气,就把种子公司垮掉的真相揭露出来。张兴安看见我在揭发种子公司垮掉的真相,就不准我发相关资料,他说:你这样我无法交代。我想他有没有在种子公司上班,他怎么这样说呢?莫非他与种子公司的垮掉有直接关系吗?张兴安见我发在农业系统的群里,就把我剔除了并告诉农业局其他人不准加我在农业局的群里,后来知道张兴安与杜静娴一家人是好友关系,也是直接搞垮种子公司的人之一。我发在网络里的揭露文章被他们这个团伙看见了,就要挟我删掉,我没理他们就找人删掉,我发现之后又登出来,往复三次,见我后来登上的没有写上当事人的名字,他们才不再删除。
    这些恶魔看见我还是活得好好的,害怕我到北方去告他们,他们就天天下毒搞垮我的身体,并生产毒水果毒蔬菜,偷进我家把我买的没有毒的东西换成他们的毒东西,我发现后只好丢掉。
    2016年3月,我被抽调到县上组成的审计队伍里,对全县乡镇政府开展审计。期间,杜子文杜静娴的父亲拿住我的元神,利用妖邪之术对我的腰部进行残害,我的腰椎骨质增生和要椎间盘突出复发,我去县中医院看病,谁知杜静娴杜子文一家人早就安排好了,他们窜通医生护士,要求我住院治疗,我只好听医生的安排,但他们给我输液的其中一瓶液体有很多泡沫,我看见就问护士,护士说是正常的,我没有怀疑医院,但是不但没有减轻病痛还增加了病痛,我到第六天时就发现这瓶有泡沫的药水是毒药,因为这瓶上的药名是手写上去的,医院开出的液体药名是电脑打上去的,我发现后就拿着有毒的液体找到医生护士和该医院的院长,他们坚持说是他们医院自己开出的药,我给他们讲了我怀疑的疑点,他们还是说没有问题。我说:既然你们说是你们开出的药,我要报案,因为这就是毒药。我就去派出所报案,但是第一次接待我的警察没有做笔录,我不得已又第二次去报案并要求他们作笔录,接待我的警察只好作了笔录,但有不实的地方,我又把不实的地方修改过来。之后,我去询问警察查到坏人没有?他们说正在查,并让我去药检所检查药的成分,我只好按照他们的吩咐,拿着液体药和熬制好的中药(我带回家喝了一次,第二次就变成有毒的中药了),到本县药监办去询问,他们介绍说:青川有个药检所,并告诉我电话,我打电话给青川的药检所,他们说要等袁医生决定,并说第二天下午去才有人。我一看第二天就是星期五,下午过去人都走了,星期六不会有人上班,我决定到绵阳的药检所去药检,但是绵阳的药检所说:他们只对公搞药检不对私人。我没有办法只好回来给派出所报告实情,警察没有理我。之后我又去找他们,他们还是不理我,我上告无门只好将事实真相公之于众。其中,我只好去成都重新检查身体,发现又增加了病变,在成都开了药回家辅助按摩针灸等治疗才治好。
    这伙贼子经常偷进我家,我报案多次,警察被杜静娴杜子文这伙假警察糊弄了,不让真警察办理案件,所以这伙贼子有肆无恐,天天偷进我家唱大戏,并给我制造很多谣言和负担,我没有得到执法机关的公正执法,只好将事实真相公布出来,让整个社会都来监督。
    我们一家人是为国为民的正直的正义的讲原则的,这伙恶魔就天天给我们制造谣言,目的就是扰乱视线,把他们的犯罪事实掩盖过去,蒙混过关。类似我们一家人的遭遇的正义之士还有很多都被他们迫害过。杜子文和杜静娴的父亲一大家人都是狐狸精,他们元神出窍时无影无形,跟着别人就趁别人不注意时偷走别人的魂魄,只要别人不听他们的安排他们就残害别人的魂魄或者元神,直到别人服从他们为止。这伙妖邪之徒自己说已经收了三万多人的元神或魂魄,他们直接或者间接地害死了若干人。这伙恶魔就是大贪腐人员,长期搞贪腐,还教唆别人乱搞犯罪,他们认为很多人犯罪就没有人执法了,天天都在给正义之士洗脑,有正义感的人不会上他们的当,只有不讲原则的人才会上他们的当。中国的公有制经济就是被这伙恶魔搞垮的。
    请大家认清这伙恐怖分子邪恶组织的真实面目,不要再上他们的当。
     2019年1月8日于下寺镇家中

     作者介绍:本名陈蓉芳,字容觉,号嗣儿。曾用网名:嗣儿,壑岄,林月无边、容觉等等。四川省剑阁县下寺镇人。退休干部,退休前是剑阁县农业局的一名普通职工,长期从事经济管理工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1

主题

653

帖子

143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434
 楼主| 发表于 2019-5-23 11:05: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容觉 于 2019-5-23 11:10 编辑

                                    披露 (五)

    2003年8月,我被领导安排到农经股上班,接管杜静娴的农村合作基金会后续管理工作。回到农经股后的第二年3月份,正是百花齐放的时节,领导又安排我去油菜制种的临时机构(只有4人)代会计,同时又让我下乡去田家乡龙池村油菜去杂,我听从领导的安排,先在龙池村去杂,后处理会计业务,下半年还要管理农村合作基金会的后续管理工作。
    我本来是及时到龙池村去了的,也是每个小组都走到了的,看见没有去杂的农户就及时喊叫他们马上去杂,那些农民也是听话,就把该去掉的杂质扯掉了,有时到了中午的时候,有的农户看见我一个人就招呼我吃个便饭,什么也没有就是酸菜饭。我无怨无悔任劳任怨地做工作,却被小人在领导面前乱说,硬说我没有到龙池去,领导就不给我报销旅差费,我把填好的旅差费一直放在我的办公桌的抽屉里,直到2011年才丢掉。本来领导在安排我去兼任会计时就表态说要给我拿2000元的补助每年,后来领导就变卦了说:你拿了工资的还拿什么补助。我也没有争辩,领导不给我拿补助我也没办法。然而,临时油菜制种机构的负责人又克扣了我第二年下乡的收储补助4000余元,我问他们,他们都不说什么。经过两年的油菜制种,纯利润积累到50万元,有人看见有利可图,就钻进来瓜分利润,他们找些发票报账就把利润瓜分掉了一大半,农业局局长又收走20万元作为办公楼的会议室购买桌椅空调等,利润就这样被瓜分完了,之后,他们看见我认真,就不要我继续在里面,换了另外一个人。有一年元旦节,领导安排给职工发500元的节日(中秋节、国庆节、元旦节)补助,我想我们元旦节在加班搞统计报表,发加班费还顺理成章,于是我们股就发了500的加班费,然而,有的人就说,你看陈蓉芳又在乱发加班费了。他们就到处给我造谣,他们没有在我面前说,我也只好当不知道。
    2007年,我被领导安排到科教股工作,每到双休日,领导就安排我下乡搞工作,也没有给我发过节假日的加班费。我任劳任怨的工作招来的是忌恨,一些变态的人就冒名顶替我,把我做的工作说成是他们作的,把我业余创作也抢走说是他们的。2010年,有坏人利用邪恶之术,拿住我的元神在三更半夜把正在熟睡的我吵醒,不让我睡觉,这样有三个月左右,我被他们搞的精神疲惫,产生幻影,在精神恍惚之际,我只好去成都检查,发现得了精神分裂症,医生给我开了三个月的假让我休息,但我休息了两个月后就想上班了,于是就去上班。后来经过两三年的治疗,病情基本大好。我于2011年的12月份回到农经股工作,领导们知道我有病,就让我休息。我是个喜欢工作的人,虽然领导不安排我工作,但是我自己找些工作做,我按照农经股的工作职责搞工作,安排基层工作任务,检查基层工作情况,总结系统内工作情况,并提出自己的工作想法和意见。2016年,我下乡检查工作时,坏人就把毒药水拿到乡下给我喝,我本来要自己买水的,但是没有找到卖水的地方,我喝了一口,几分钟之后,我的头就开始晕头转向,我发现是水的原因就不敢再留在那里,回来后,我也不敢再上班了,就写申请退休了。
    我任劳任怨的积极的认真工作,却被阴险小人妒忌并残害多年。今天才知道,这一切都是蒋家王朝和白胜利一家人、杜静娴、张兴安他们控制领导安排的。这些邪恶小人都是贪腐犯,他们还把他们犯下的罪恶用来诬陷我无数次,我知道后就不服,揭露出真相,让社会普遍监督。
     2019年1月10日于下寺镇家中

                 (六)
   1999年前后,由于杜静娴在剑阁县种子公司拿了32万元的资金用于补他们在合作基金会的亏损,种子公司的职工不满意了。更加上杜静娴张兴安白胜利等恶棍在一旁挑拨离间,硬要让种子公司的人自乱阵脚,自己搞垮种子公司,他们就勾结种子公司内部人员偷种子买了瓜分金钱,这是他们自己坦白出来的罪行。当时,我查到账实不符,库存种子短库,水稻玉米种子短库金额成本价值为400多万元,批发出去的价值有1000余万余。我到仓库去查,有人从中阻拦不让我查,我后来查出是这伙贼子直接从收种基地把公司收的种子运到火车站销往外地,我给经理汇报并让公司安排人去收种子款,但出去的人几天回来后我询问他们,他们不回答,我也没有办法。
  2003年,剑阁县搬迁新县城,在下寺镇修建新县城,剑阁县农业局也看好了地域,开始预算修建农业大厦办公大楼,由只张兴安负责基建监督。当时的局长何少银在站股长办公会议上宣布修建办公楼预算需要500万元资金。
2005年,农业局的办公大楼修建好了,何少银局长又在站股长办公会议上宣布修建办公楼结算为1000万元,当时,我们都没有核算办公大楼所需修建资金,但是根据当时的物价标准,500万元的建修资金足够把办公大楼建修好装修好。现在想起来,是有人贪欲之心太重,在搞建修时多结算建修资金,并把多出的建修款装在自己包包里了。一次贪污500万元,真是属胆包天的大手笔的贪污。我曾经揭露过真相,被别人删除了。反正执法机构也在包庇这伙贪腐人员,还硬要给没有贪腐的正义之士嫁祸他们的罪恶,我也只好把一些事实真相公布出来,让大家都来监督。
  2008年汶川大地震之后,农业局的门面本来是公家的,在搞出租。有的人就听信一些谣言,说地球要毁灭了,把农业局的门面卖出去,于是何少银局长在站股长会议上说:农业局的门面8万元一间,农业局的职工优先。有几个职工购买了门面,听说还有两间卖给了外面的人。但是有人说:白胜利张兴安购买的门面没有给钱,是他们霸占的。我也不知真实情况是怎样的。我说出一些片段事实真相,看看这伙骗子犯罪人员的真实面目。让大家共同监督,不要上这伙骗子的当。
      2019年1月11日于下寺镇家中
            
                 (七)
杜静娴、张兴安、白胜利等家族(他们的背后是蒋家王朝的后人和日本人),假冒执法人员招摇撞骗,为了达到他们推翻共产党的目的,凡是不利于他们的人他们就要滥杀无辜。
最近几年,这个恐怖组织以办案为由在几个县收缴了一批炸药,想制造恐怖事件。首当其冲的就在在陕西省榆林市趁大暴雨之机制造了一起轰炸水库事件,造成死伤下游百姓几百人。他们不打自招,想把这次恐怖事件嫁祸给我们家,因为我有亲戚在陕西,被我知道了,所以才知道他们干下的罪恶勾当。当时,我把相关的消息发在QQ群里,让有关人员调查此事。        他们还想在西安市炸古城墙,被我一通报信息,他们就逃之夭夭。
他们不仅私下生产病毒,毒药,用来残害正义之士,而且还生产毒肥料污染土地,我散步无意中发现了此事,给派出所报案,但他们好像没有听进去,不知他们查没查?被污染的土地生产出来的农产品都有毒,人吃了会得病。他们做下诸多恶事,残害的人不在少数,这个邪恶组织还生产的有带毒的食品,带毒的药物,人吃了这些东西不得病吗?这是他们犯下的反人类的大罪。因为这个邪恶组织经常偷进我家,专门把这些带毒的东西用来换我们买的正常的东西,所以我知道这些。
    更为可恨的是,这个邪恶组织还用欺骗的手段,拐骗妇女儿童,他们以介绍工作为由,欺骗中学生,不让学生继续上学,就把中学生骗到他们的队伍里,然后教唆犯罪,不听他们的他们就迫害致死。我于2018年9月份在绵阳三医院住院时,亲眼所见,他们把那些孩子也关在医院,我无意中发现这些孩子时就询问他们,但是一些迹象表明,这伙罪犯在教唆犯罪并迫害这些孩子,当时在医院我没办法报案,出院时就报了案。不知警察是否追查此事。因为,这伙罪犯想混淆是非,把他们干下的罪恶勾当嫁祸给我,所以,他们就故意让我与他们的人接触,让我看见他们。他们还故意把那些拐骗的孩子说成是我的孩子,威胁我让我听他们的,不然就要迫害我的孩子。
    这伙恐怖分子无恶不作、罪大恶极、罪不可恕。他们利用公职人员大搞贪污腐败然后分赃,还把社会搞得乌七八糟,经济秩序紊乱。请大家把眼睛擦亮,提高警惕,坚决铲除这个邪恶的犯罪组织。
    2019年1月12日于下寺镇家中

                      (八)
蒋家王朝一直以来都是依靠美国,他们为了夺得中国的执政权,就利用妖魔鬼怪把来到人间拯救地球的玉皇大帝的元神收走,并在人间抢走玉皇大帝所做的一切,收买了日本人和德国人,欺骗世界各国,称蒋家王朝的后人白胜利是玉皇大帝投胎转世。我后来知道此事后,也没办法。因为他们把他们所干的坏事嫁祸给玉皇大帝,并利用妖魔鬼怪收走玉皇大帝的元神,这伙妖魔鬼怪是狐狸精、蛇精、蜘蛛精、蝎子精、蜈蚣精等等,这些妖魔鬼怪就是杜子文杜静娴、张兴安一家人等等。他们先利用早就收走的玉皇大帝的元神欺骗很多人,看见我发现之后,他们就不断残害玉皇大帝的元神,我开始不知道如何对付这伙邪恶之徒,有位好心人提醒我,让我用棍打,我用棍打这伙害人精,之后我知道还可以用手抓他们,就用手抓他们,他们知道后,就用毒蛇毒虫毒蜂等毒物来残害我的元神,我只好用手抓然后把毒物拍死。
    这伙邪恶之徒就是蒋家王朝及其后人,他们还制毒投毒给正义之士,主要残害的是毛泽东主席的后人一大家人,这些剧毒包括不能怀孕的毒药,不能长高的毒药,经常生病的毒药。明显的很,蒋家王朝就是要让毛泽东一家人断子绝孙。
    我们中国共产党一直都是怀仁政策,对待任何人都是友善的,公正的、平等的,一直讲求任人唯贤,又红又专。如蒋家王朝这般恶魔性质的人物,根本听不进共产党的政策,而且还依然无法无天我行无素,恶意攻击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主席,还这么凶残成性地要让毛泽东主席一家人断子绝孙。不仅如此,他们还把拥护共产党和毛泽东主席的人全部残害了,有的人被他们残害致死。蒋家王朝一直以来在人民大众心中的形象都是很糟糕的,过去的形象就是土匪,过去形容国民党的军队是:歪戴帽子些穿衣,进村就抢老百姓的鸡。现在干下反人类的罪恶勾当,他们根本就没有把老百姓看在眼里,还任意愚弄老百姓,侵吞国家给老百姓的政策,利用贪官共同搞腐败,是国家和人民的罪人。常言道:老百姓是水,政府及其官员是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2019年1月13日于下寺镇家中

作者介绍:本名陈蓉芳,字容觉,号嗣儿。曾用网名:嗣儿,壑岄,林月无边、容觉等等。四川省剑阁县下寺镇人。退休干部,退休前是剑阁县农业局的一名普通职工,长期从事经济管理工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1

主题

653

帖子

143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434
 楼主| 发表于 2019-5-23 11:0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披露 (九)
                                      陈蓉芳

    杜子文是江湖骗子,经常拐带妇女儿童,教唆这些被拐带的妇女儿童从事各种犯罪活动,凡是不服从他的,他就打到服从他为止,或者不给这些人吃饭,把这些人软禁起来。这些被他们拐骗的妇女儿童只好听从他和他的兄弟的安排,久而久之就成立了一个犯罪组织。
    杜子文及其犯罪组织利用贪官污吏,挑拨离间,专门迫害正人君子,并让贪官污吏给他们提供食宿和金钱,他们就专门与正人君子为敌,以下毒的方式迫害正道中人。杜静娴是杜子文的侄女,杜子文就利用杜静娴这条线挑拨教唆杜静娴身边的国家干部职工搞贪污腐败,张兴安和白胜利范祖波白胜武白权敏等等都是贪婪之人,被杜静娴父女拉拢成为了他们的成员,他们就经常搞腐败供这伙犯罪分子从事犯罪活动。
    我与杜静娴张兴安白胜利是一个单位的同事,他们看见我是认真工作讲原则的人,害怕我发现他们搞贪腐的事实,就成为了被他们这个犯罪组织迫害的人之一。他们看见我工作认真又爱学习总结提高,他们就把我做的任何事说成是他们做的事,必要时还买伪证欺骗更多的人。我发现他们的秘密后,就不断揭露他们的阴谋诡计,他们就不断迫害我。我报案也没人管,公安机关的人也被他们控制了。
    之后,我发现杜子文这个犯罪团伙的人利用元神出窍无形无影地在外面,有声音说话故作神秘,他们自称是公安机关人员出来查事,把很多人欺骗了,还学国家主席的声音,招摇撞骗,让被他们控制的人听他们的安排,否则他们就要迫害这个人。他们作恶时就给国家主席嫁祸造谣,我听见后就制止他们不准他们给国家主席造谣,之后我才知道杜子文爱学胡锦涛主席说话。他们见这招不灵,又知道国家主席不上他们的当,就口无遮拦地谩骂国家主席,胡主席和习主席都被他们骂过,我听见就制止他们不准他们乱骂人,他们就说我是国家主席养的狗,又天天找人骂我,我就说骂人的人才是坏人,骂人的人在展示你们自己家的丑陋形象。他们还一直偷盗我做的任何事,在外面冒名顶替我欺骗世人,因为这伙骗子里有这几个腐败分子(杜静娴张兴安白胜利等等)收买很多伪证来欺骗其他人,让这些人乱说。听说杜静娴等人一次竟敢贪腐20亿元人民币供他们这个犯罪组织犯罪之用。他们还故意给我嫁祸,给我造谣说我是贪腐人员,他们没有在我面前说过,我只好把有关事实公布出来,证明自己是清白的。
    他们还在不断偷盗我做的任何事说的任何话,还把我的电脑主机偷换了3个,把我发表在网络里的原创文字作品抢走,硬说是他们所作,还篡改我的博客内容。我知道后只好公布出来,让大家不要上当。我把我的照片公布在网络里,也是让人们认清楚我的真面目,不要让犯罪人员欺骗了。他们不断欺骗世人,目的就是想搞资本主义搞倒退,把社会主义性质搞得荡然无存时自然就变成资本主义了。这个犯罪组织的背后是蒋家王朝。他们才是要搞垮共产党搞垮社会主义的人。
          2019年1月28日于下寺镇家中
                       (十)
                                                                           

       2009年,我被县上统一抽调到城乡环境综合治理办公室搞城乡环境综合治理,全县共抽调了十多个单位的人,分成6个组,在不同月份分片交叉检查县城及全县乡镇的环境卫生,每个月几乎都在乡下工作,有时星期天也不例外。到了12月份,农业局人事股的赵智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找一下领导,单位决定不聘任我当农经师,工资就定在10级,今后也不增加工资。我马上就到农业局找农业局的局长何少银,问为什么这样做,他说他不知道我在干什么,我说我到城乡环境综合治理办工作是领导安排的,而且有文件通知,难道你不知道?他没有说什么,也不给我回答。我又去找其他领导,他们也不回答我提的问题。在之后的政策年增调工资时,就是没有给我增调工资。农业局领导都没有给我回答,我只好找到当时分管城乡环境综合治理办的何副县长,她说她问一下再说。
       2010年的9月份,农业局换了一个新局长,人事股也换了人,人事股的股长给我说,从现在开始重新聘任我当农经师,还让我签订了聘任合同,但是工资任然没有增调。我想这样专门整认真工作的人,是何道理?我当时也有精神分裂症,一直在吃药,精神状况不太好,我也没有多少心思想其他的问题。当时,农经系统的人很多地方都搞了参公管理,就是剑阁县农业局的农经股没有搞,我问过人事股的人,也问过人事局的人,他们说等政策来了再说,其实政策就是县上在控制。我想干脆走参工管理提前退休,之后,也就等到政策,也实行了参工管理。工资又降低了500多元。当时我离提前退休还有2年才够条件,就在工作中认真工作,对工作提出积极的建议,认真履行职责,用合格共产党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谁知,张兴安搞土地确权工作,有人告他在其中搞贪腐,他就怀疑是我在告他,我说我没有告你,我其实也不知道此事。本来在搞土地确权试点工作时,我之前也不知道,后来知道了,就不赞成这样搞,写了建议文章。后来有人说我与中央对着干,我只好修改了文章。因为土地承包工作的基础工作搞好就不错了。张兴安搞的这项工作就如是搞地下工作,秘密的很。就是有人告他在其中搞腐败时他才在农经股公开此项工作。有人调查此事时,他们就把这项工作说是我在搞,把张兴安的腐败事实嫁祸给我,我后来问张兴安,他说是小郭安排的,我说你是股长小郭是办事员,小郭也是听你的安排,他不说什么了。
       到了2016年,犯罪组织给我下重毒让我得病,我去医院检查,在我住院期间这个邪恶组织又在输液瓶里下毒,我找了医院的医生护士和院长,他们说是他们自己的药,我说这里面是毒药,我要求医院处理,他们不置可否,我说我要去报案,我就到下寺镇派出所报案,但是下寺镇派出所的人也没有认真履职,我去过十多次,他们最后就不了了之,我没办法,只好公之于众,看看现在是中国执法机关是什么情况?我不敢再在医院里治疗,只好在外地去检查拿药,回来后又到私家诊所去按摩针灸才治好。
       之后的工作中,我下乡去检查工作,又被邪恶组织把毒药拿到乡镇给我吃,我差点上当,我想认真搞工作反倒落了这个下场,只好申请提前退休。我于2016年8月申请的提前退休。
                   2019年1月31日于下寺镇家中
               
                披露(十一)
                                  陈蓉芳

    四川省剑阁县前几年大搞养殖土鸡项目,该项目实施三年,每一年的投资大概上千万元,全县57个乡镇都有涉及,我本来没有留意这件事,是畜牧局的同事在搞。但是,农村的老百姓过问精准扶贫的事,我无意中发现了养殖土鸡项目与精准扶贫是打捆使用的资金。
    老百姓询问精准扶贫给老百姓补多少资金,我解释说,每一户补3000元人民币,但是老百姓反映,他们只领了一包肥料和200元钱,我继续给他们解释,精准扶贫是发展经济生产来扶贫,各地安排不一样,我县是以发展土鸡来引导农民脱贫致富,我要先去问一下政府,看看我们这里的精准扶贫是怎么兑现的。
    之后,我询问政府,政府解释说:各乡镇统一安排的,修乡村道路,扶贫项目安排的是养鸡和栽核桃苗。有村干部给我解释说:我们村里的核桃苗是退跟还林项目,发给老百姓,土鸡没有发,这个黑桃苗又抵作扶贫项目了。乡镇干部说扶贫资金用于修公路统一安排的。我只好这样给老百姓解释。有的地方的确是修了公路。但有的地方也是发了小鸡给老百姓的,我们单位的扶贫对象所在乡镇就是这样的,我们到高观乡村里去慰问贫困户时,顺便调查了解了扶贫资金的到位情况,发现,有的老百姓不养小鸡,有的老百姓要样小鸡,一户发100只小鸡,我问小鸡多少钱一只,老百姓说:20元一只。当时我并没有在意。在另一乡镇问老百姓时,他们说他们自己买的小鸡5元钱一只。我就记起了高观乡老百姓说的20元一只小鸡,我回到单位时又问了高观乡村支书,他们说:12元一只。我心想怎么还在变呢。发觉有问题,又打电话问高观乡其他村的小鸡买的多少钱一只,他们都说是6元钱一只。所以,高观乡元岭村的20元或者12元一只的小鸡绝对是有问题的。我把这件事反映给有关部门,他们也作了调查了解,让该村及时纠正问题。好像并没有追究当事人的责任。派驻高观乡元岭村的负责人是农业局的王炜,不知他们作何解释?听说,这是当时农业局纪检组长白胜利的主意,让他们乱给农民说小鸡的价格,目的是想趁浑水摸鱼,因为扶贫资金的确没有到位,谁知扶贫资金用在什么地方?政务公开也没有给老百姓解释清楚。而且,土鸡项目、退耕还林项目的资金还与扶贫资金一起打捆使用。
    土鸡项目我顺便了解了一下情况,发现每一年上报的农户与兑现的农户有差距,有的农户的养殖土鸡项目是没有兑现的,有虚报冒领的现象。有多少虚报冒领我没有一一核实。土鸡项目的资金安排是这样的:给农户发小鸡3000元,给农户建鸡舍7500元,一共一户补10500元。建鸡舍是包给工程队的,贪腐人员就从中分钱。这件事我没有给有关部门反映。反正现在执法机构执法的程度也不彻底,我就算反映了也没有真正执法。今天反映出来或许可以引起政府部门的高度重视。
         2019年2月2日于下寺镇家中
注:四川省剑阁县畜牧局的白权敏在岗时是局长,利用职权让他的二儿子白胜文当财务股长,后来又当纪检组长,白权敏的大儿子白胜武是扶贫办副主任。他们在实施土鸡项目与扶贫项目中有贪腐嫌疑。
作者介绍:本名陈蓉芳,字容觉,号嗣儿。曾用网名:嗣儿,壑岄,林月无边、容觉等等。四川省剑阁县下寺镇人。退休干部,退休前是剑阁县农业局的一名普通职工,长期从事经济管理工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6-20 15:37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