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39|回复: 3

[微型小说] 【无才浪子小说】给你唱支歌

[复制链接]

175

主题

699

帖子

162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623
发表于 2019-6-25 22:03: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给你唱支歌
(上)

       一晃二十年过去了。又是一个盛夏。阳光毒毒的,辣辣的,刺得人眼痛。
       他独自来到村前那条弯弯的小河边,坐在那片严严的芦苇荫下,静静地看着河水。河水清清的,静静的流着。他也说不清究竟是为什么宁愿不吃午饭,也不愿离开这久违了的弯弯小河,荫荫芦苇,就这样静静地坐着。难得的夏日凉爽。他身子一歪,躺在茵茵的草地上,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妈!你快来,呜呜……”
        昏迷中,他听见有一个女孩哭着喊着。
        “兰儿,别哭,别哭,妈来了,咋的啦?”
        他又听见有人在喊兰儿。
       “呜呜……张家五哥倒在田沟里,人事不省了,呜呜……”
       “兰儿,别哭,快把你五哥扶起来,让他靠在你身上,妈来看看。”
      迷蒙中,他感觉到他的头已经靠在了一个少女的胸前,柔柔的,软软的。
     “兰儿,别急,你五哥是中暑了,快用伞遮住他,妈到河边沁水凼里,弄点沁水来给他喝,给他擦擦身子,他就会好的。啊!”

      他感到荫凉中有一滴滴泪水滴到了他的脸上。一会儿,他又感觉到有一股清泉在涓涓地流遍他的全身。他慢慢地醒了过来,艰难地睁开眼睛。他发现自己躺在河对岸小弯里女同学杨兰儿的怀里。杨婶正用毛巾和着沁水给他擦拭着身子。他顿觉窘迫,边向上挣扎着边问:“我这是怎么了?”
    “五哥,别动,让我妈再给你擦擦。”兰儿更加搂紧了他,不让他起身。
    “儿啊!你晕到在田沟里,要不是你妹妹和我放牛、捞猪草来到这儿,被你妹妹看见了,你准没命了,儿啊!”杨婶一边给他擦洗身子,一边焦急地说,眼里满含怜悯的泪水。
    直到这时,他才知道这个假期他病了:今日疟疾,明日感冒,烧烧冷冷,冷冷烧烧,二十多天,他歪歪倒倒,四肢无力,不能在集体里干活,母亲只好让他到河边放牛。说是可以让牛在河里吃水草,人在岸上边走边坐,看着就行,免得牛在山上乱跑,他牵不住,吃人家的庄稼遭人骂。

     早饭后,他牵着牛从上游一路下来,不觉到了中午,又热又饿,眼一黑便倒在了河边芝麻地里。要不是被兰儿妹妹看见,那后果他不敢想象。
    经过杨婶和兰儿的精心护理,他感觉浑身舒服了许多。面对百般呵护他的杨婶和兰儿,他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只是任凭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兰儿,扶你五哥到那边芦苇荫里坐会儿,我把你五哥的牛和我的牛一起赶回家做饭,一会儿让你五哥到我们家吃中饭。啊!”
    “哎!”
     杨婶见他确实无大碍,便吩咐兰儿照顾他,自己赶牛回家做饭去了。
     芦苇荫下,兰儿扶他坐下之后,自己也紧挨着他坐下,两眼含情默默地望着他:
    “五哥,咋一下子瘦得变了相了,刚才真吓死人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二十多天,就是这样烧烧冷冷,冷冷烧烧的。”他一边答话,一边转过身来望着兰儿。

      兰儿那圆乎乎的脸蛋儿被晒得通红,发稍和眉毛尖上还滴着汗水。两个水汪汪的大眼睛红红的。上身那件白底红格的薄薄衬衫早已被汗水湿透了,紧紧的贴着身体。明显的显露出一个十四岁少女特有曲线和早熟的青春气息。他想起刚才被他搂在怀里的情景,不由得心跳加快,满面通红。
    兰儿看出了他的表情变化,也不由得心慌心跳,脸更红:“就你坏,人家好心搂着你,让你舒服点,你还乱动弹,弄得人家痒痒的。”她半嗔半娇的数落着他,边用馒头似的拳头敲打着他的胸膛。
   “又没人要你搂,谁叫你逞能的?叫花子泼了米——自讨的。”他故意调侃她。
    “就逞能,咋啦?”她完全忘了少女的娇羞,边说边一把又把他搂在了怀里。
    “快放我起来,一个丫头片子,谁跟你疯啦?”
    “谁丫头片子,人家只比你小三岁!”
     “小一天也是小,咋啦?”
     他从她的怀里挣脱起来,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你羞不羞哇!你!”
     这次她没有强嘴。她听到了妈妈呼唤他们回家吃饭的声音。

      一盘炒鸡蛋,一盘炒虾米,一盘炒豇豆,一盘回锅腊肉片,香噴噴的摆在矮桌上。一旁的高桌子上还有一筲箕发馍和一盆手擀面。不用说这是一桌丰盛的美好的午餐——是他在家里不可奢求的午餐。
    “儿啊!快吃,这是婶子专门为你做的,多吃点多吃点,啊!”杨婶见他回来,赶紧从厨房端了盆洗脸水出来,一个劲的催他。
     看着杨婶头上那丝丝白发,脸上那道道皱纹,他的眼睛又湿润了。

      杨婶生来命苦。她一连生了4个女儿。封建意识浓的杨叔把罪过全归结在杨婶一个人身上,一拍屁股背起他的木工家升走四方去了。一去十几年,无影无信。杨婶一人在家苦扯苦拉,辛苦的把四个女儿养大。如今大女儿,二女儿已经出嫁了,老三娟儿在家陪妈妈种地。杨婶想,兰儿从小就乖巧,机灵漂亮,不能让她跟姐姐们一样不读书,不识字,当个庄稼人,把她送进了学校。
      送进学校的兰儿很珍惜姐姐和妈妈给她的学习机会,刻苦用功,成绩一直都很优秀,加上她漂亮、懂事,所有任课老师和同学们都很喜欢她。只是她家离学校有五六地,她那只有三户人家的小弯,就她一个女娃读书,早晚上学放学就她一个女孩子,很是孤单害怕。有一次,她误把月亮当太阳起床太早了,过门前小河的时候,不知河边杨树上什么东西突然“呼啦”一声跳进水里,把她吓坏了,好几天没上学。

      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太阳将落山的时候,一个浑身透着精明强干的中年妇女,领着一个乖巧漂亮的小女孩,走进了他家的院子里,用清脆响亮的声音喊道:“张家大姐,我给你找麻烦来了!”
     这中年妇女和女孩就是杨婶和兰儿。她们是来求他妈妈,让他这个张家老五和兰儿结伴上学去的。
    他妈妈生来命好,一连生了五个儿子,一个女儿。他是老五,比兰儿大三岁,也在镇上读书。
    老姐妹俩说好,一个把张家的儿子当儿子,一个把杨家的女儿当女儿。于是,兰儿甜甜的叫他五哥,他亲切的叫她兰儿。
      自那以后,一半是杨婶送兰儿过河到他家,一半是他起早过河去接兰儿,然后他们就手拉手的一起上学一起回家。直到他们俩一个读高中,一个读初中,依然是青梅竹马,亲如兄妹。只是,兰儿有时会有意无意地挺起她那对凸凸的胸部,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他。他生来木纳,总以为是这小妹妹故意调皮,刮刮她的鼻子就没事了。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5

主题

699

帖子

162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623
 楼主| 发表于 2019-6-25 22:04:54 | 显示全部楼层
给你唱之歌

(下)



    光阴似箭,转眼又是五年过去了。他们都高中毕业了。在那个年月没有考大学的机会,上不了大学,他们一个在镇政府谋了个工作,一个在村小学教书。各自忙着自己的工作,很少见面。直到那年春天的一个傍晚,兰儿借到镇上看电影的机会找到了他。他们一起漫步在小河边,她对他说:
   “五哥,我姑妈前天来我家,给我介绍对象了。”
    “那好啊!我恭喜你呀!”
   “你就这么希望我早些嫁出去?”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不嫁,难道要当一辈子姑娘不成?”
   “你!你!……真是块木头!”她的眼里已经有泪珠在打转。她强制着不让它流出来。
   “哥是木头,你今天才知道啊!傻丫头片子!”他又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兰儿猛的扑到他胸前,在他的右肩上狠狠地咬了一口:“五哥,我恨你,我恨你——”
     兰儿随着一声恨呼转身跑了。他望着兰儿远去的背影不知所措,楞楞地站在那儿,似一尊雕塑。

     不久,就传来了兰儿出嫁的消息,只是兰儿出嫁时没通知他。后来又传来兰儿生了一个女儿的消息。接着又传来兰儿的男人撇下她,独自闯南方的消息。再后来又传来兰儿同男人离了婚,一个人拉扯着女儿生活的消息。每次听到兰儿的消息时,他的心就会像针扎一样的痛。
     他依旧躺在芦苇下的草坪上。夏日的晚风吹得他的头发掠着他的眉头。大颗的泪珠顺着他的眼角滚过耳垂,滚到草中。
   
   “五哥,五哥……”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甜甜的声音把他唤醒了。他起身揉揉朦胧的带泪的睡眼,见一位虽已人到中年,可风韵尤存的中年妇女在喊他。他感到有些吃惊,不知如何开口。
    “五哥,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兰儿啊!”
    “兰儿?你是兰儿?”
    “是啊,五哥,我是兰儿!”
    “我看看,让我好好看看……”他突地站了起来,将兰儿全身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遍后:
    “嗯!是兰儿——嗯?”像往常一样,他又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便一把把她揽到了怀里:
    “好妹子,这么多年,你受苦了,都怪哥,都怪哥啊!”
    “别这样,别这样,五哥,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她嘴里虽然这么说,可她的双臂早已将他的脖子搂得紧紧的。 好一会他们彼此都没说话,就这么搂着,站着,静静的听着芦苇的瑟瑟声,听着河水的潺潺声。
    “兰儿,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花儿吵着要看外婆,放假了我就带她来了。午饭后,见天气凉爽,我想看看这芦苇还在不在,就顺着河边走过来了。你呢?怎么也来了?”
    “说来也怪,好长时间没回乡下这家了,今天早上,儿子突然说:‘爸,我们回家看奶奶好不好?’我就领着儿子回来了。早饭后没事,我想看看这芦苇就来了。不知不觉一觉睡到现在,要不是你喊,我还不知道要睡到什么时候呢!”
    “你没吃午饭?”
     “没,不想吃!”
     站累了,他们又并肩坐在芦苇下的草坪上,像当年一样,手拉着手,叙起了家常。
    “五哥,我想再搂搂你,行吗?”
    “都这么大人了,还疯?羞不羞啊?你?”
    “我就想搂楼,羞就羞”她像小时候一样耍娇调皮起来。说着,说着就把他向她怀里揽,他没有挣扎,任她搂了过去。
    “五哥,以前我恨你,现在我不恨!”
    “为什么?”
    “嫂子比我强!”她用手指轻轻地梳理着他的头发,还在他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就你嘴甜,嘴乖!嗯!”他又在她的鼻子上刮了一下。

     不知不觉太阳落山了,晚风轻轻吹着,吹来了阵阵秧苗的清香,也吹来了河对岸杨婶呼唤兰儿吃晚饭的声音。
    “我走了,五哥,祝你幸福!”兰儿起身又吻了一下他,含着泪走了。
    “兰儿,你在前面走,哥在后面给你唱支歌吧:
     年年中秋我诉月,妹妹情意哥记得,上学同走一条路,放牛共向一山脉,小河岸边常相守,芦苇荫里相怜惜,哥知月圆为谁圆,哥知月缺为谁缺……”
    歌声像丝丝细雨,飘洒在小河两岸,飘洒在兰儿的心里,好甜,好甜……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6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470
发表于 2019-6-25 22:33:3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小说,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75

主题

699

帖子

162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623
 楼主| 发表于 2019-6-26 15:40:21 | 显示全部楼层
西部文学 发表于 2019-6-25 22:33
欣赏老师精彩小说,点个赞,问好!

谢谢老师鼓励!问好!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7-22 09:06 , Processed in 0.140401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