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149|回复: 1

[长篇连载] 【清林边小说】南京大屠杀(46--50)

[复制链接]

56

主题

70

帖子

774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774
发表于 2019-6-30 11:46: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四十六
     已经人去房楼空的房子,楼房,由于大量的南京平民离去,使得这座城跟一个摆设差不多,几乎没有人气,人声人影。徐凯跟在周班长后面,前面还有老曹、二排长胡海云,他们在经过了南京保卫战的三天,多次反复地以一个军人忠诚、坚韧的意志绝不退让英勇顽强地与残暴的鬼子奋战,直到撤军命令下来的那一刻,都没有让凶恶的日本侵略者攻破南京光华门,这些国军战士和指挥官就如经历一次又一次的生死劫难,徐凯非常深切地感受到自己熬过了苦难余生,如果没有自己的周班长,他已经战死了,他是多么感谢自己的班长,他把周班长当自己的亲人、大哥。现在,随着日本鬼子占领南京城,他们没有过成长江到江北去抗日,只好回到城里,至于以后会遇到什么,还是令徐凯心里阴郁。  
显然被鬼子占领的南京城是危险的!  
尽管周班长和两个老兵站在眼前他看到的是一大片无人的贫民房和楼区。  
他们走了几处,看到的馆子关门无人做生意,旁边的居民几乎能看到几个,后就较少看到了。  
“班长!排长!这人都跑光了,哪里还找得到吃的?”是大土脸的老曹发牢骚说,他也在战斗中,在自己能力的范围内,保护新兵:如徐凯,小彭等,小彭跟其他新兵到张营长那里了,所以徐凯把老曹也当作跟班长一样的自己亲大哥。  
“既然没有看到粮食,我们到老乡家里去找。“有经验的周班长说。  
“对呀!”胡排长也赞成,他也没有想到这个主意。  
“走,小徐,老曹。”周班长说,  
他们刚走过一条街道,就听到鬼子的日语声。  
周班长反应快说:“快,躲起来!”  
徐凯刚听到,就感到一只温暖的大手把自己一把往过去一侧墙急拉过去,他看到了:周班长拉着自己右手急忙做出避开被鬼子看到后被追杀的境遇的脸色,仅一下,他被班长拉到墙的侧面,自己前面已经出现鬼子。周班长这一举动,让徐凯感到自己在鬼子近处。他马上看到:站在自己侧身前的矮墙边的胡排长(他身后是周班长,自己后是老曹)马上从斜插在肚皮上的宽皮带里驳壳枪抽出来,此时,周班长和胡排长又坚毅又两眼机警,非常警惕地倾听着鬼子的接下来的举动。周班长,胡排长,徐凯都听到一伙鬼子押着不知从哪里搜到的二三十个男女的、不时用半生不熟的中文喊道“往前走,快走!”的声音,过了一会,当徐凯听到这些南京平民的杂舀的脚步声和个别的女人抱着孩子的,并哄着自己孩子的一点哭声时,他以为这些平民会往他们这面来,就非常紧张!如果真的来了,他们几个就会被鬼子看见,那会是一个怎样狼狈危险的情景?在这样的紧张心情中,徐凯忽地感觉到:这些被鬼子押着的南京平民从近处往前面的街道缓慢地押走了,并没有往这里来。  
。  
“班长,我们去救他们。”徐凯说。  
“我们才三四个人救不了。”周班长抱憾地说。他从鬼子的情势来看,有二十个鬼子。  
“是呀,小徐。”胡排长说。几个老兵都表现出无奈。如果,鬼子人再少,只有六七个,他们会解救自己的同胞。  
  
  后来,他们四个往一些无人的房子走去。到了几间青砖旧平房边,  
房里是锁着的。胡排长说:“从窗里翻进去。”  
于是,周班长和老曹把窗子用匕首撬开,翻了进去,让徐凯、胡排长留在外面。  
过了几分钟,他俩从房子里找到一袋米,油和蜡肉,周班长还拿了一口锅,都回王连长和兄弟们那里去。  
一个小时后,大家煮了饭吃了,就待在里面。  
晚上了,大家在这里没走出去,都知道,这时是鬼子在搜查的时候,  
终于,他们在这里过一个安静夜晚。


四十七  
第二天是12月14日。  
日军第六师团长谷寿夫手下的一个大队长叫山田,他今天早上带着几百名部下,吃了早饭,就到南京城每一个房子楼房做出一件绝不放过每一一个南京军民为宗旨的严密搜查。这群如毒蛇的,又如精怪的山猫的鬼子在大约一个小时不到。  
在一栋被日本的飞机炸烂的底楼搜到躲在这里的国军官兵近五百多人,山田大队长和他手下如发现了宝藏而大喜,由于国军大撤军时,许多人都扔掉了手里的枪,所以,没有武器的国军五百多人被带到了附近一个、因城被鬼子占领而中断开学的无人的中学操场上。  
现在,在操场一边的五百多个国军战俘先押在那里等候严酷的处死。  
“大队长,这个操场没有木桩,还有我们该怎样处理这么多支那军人?”中队长大木说问  
“你马上派人找一些木桩来。”  
“哟西。”  
过了二十多分钟,中队长大木让人找来了十根木桩,并派人在操场呆着的战俘东侧的进学校门口里边的、回环过来的围墙边的地上,把木桩定在土里,好处理国军战俘。  
“大队长,你感觉怎么样?”大木问。  
“哟西。”  
“接下来,怎样处理支那军人?”中队长大木问,好像面对眼前的五百多个战俘,也不知道怎样做而一脸茫然地注视着相貌平和内心凶狠的山田大队长。  
对于中队长问自己,山田从把这些国军战俘押到这里来时,心里就有一个大致的处理想法一一一枪杀,用活人练习刺杀等。他在进入南京城的那个晚上,记得是近22点,他们的师团长谷寿夫喊了他师团里的高级军官开会,那就是杀光南京城里的中国军人,平民,连婴儿都照杀不误。当时山田听到这里,心花怒放,他早就想弄死敢于和皇军打仗的中国军人和那些该死下贱的平民。他当时就心血来潮,很想一个人蹦出去,见一个中国人就砍,遇到一个军人就杀,他在开会时,心里竟想得是放开肚皮去杀中国军民,就如他放开肚皮去吃大餐一样。  
现在想到这些,他就兴奋。他原先在日本士官学校学习时,听他的教官说支那人是最劣等的人种,下贱没用的人,只有把他们占有的广大的领土拿回来,就要去灭掉支那人,对他们要残忍无情,让他们见到日本军人就发抖,要在占领的领土上,要充分而严酷地利用支那人,永远地管理奴役……。山田在这样的统治意识下,决心用中国军民的血来作为他征战中国战场并使他在天皇的旗帜下,建立辉煌的功勋,成就他为一个少将,或将军。  
“我们的士兵平时训练刺杀都是用草人作为靶子,这样无助与帮助他们提高刺杀水平。这次,我们要进行真的。”一脸平和的山田说。  
“对呀!拿支那军人训练,这会大大提高我们大日本优秀士兵在战场上与支那军人的刺杀能力。”  
“先不要忙,”山田大队长说,仿佛他颇有方法。“我们先把一些支那军人处理掉了,再一一进行,我们有的是时间。”  
“也好。”  
中队长大木对操场那边押着五百个国军战俘的一个矮肥圆脸的小队长喊道:“望日队长,把那边的战俘中分出200多个支那军人过来。”  
“嗨!”26岁的望日良雄回答,就马上对站在国军战俘身边的部下喊道:“押出200多个战俘!”


四十八
在获得了队长的准许后,多个鬼子就端着刺刀,跟在望日小队长身边,走近一直都绝望,认定自己必死的情绪十分低落的四百个战俘身边。  
一个翻译把望日小队长的话告诉大家:“你们中一半人,到操场过去的围墙。”  
望日队长喊道(用日语):“海亚古!(日语:快)”  
翻译马上说(用中文):“你们快点!”  
两人的声音有些交替感,好像要让这些中国军人即刻去干活或工作。  
马上,如惊弓之鸟的国军战俘看到多个鬼子端着刺刀走近,感到鬼子的这一举动对他们来说是不详之兆,有些就踌躇待在那里,有些要走而不敢走,有些干脆站着。  
“快到那边去!”望日小队长看见这些战俘这样的举止,就叫喊起来,  
他声音又尖又惊耳朵,大有不听话,就一刀刺死的结果。他的两只大眼睛瞪得圆鼓鼓的,从眼睛里,发出凶光令人心里如压了一块石头,又压抑又极为胆怯。  
翻译马上说:“快,到操场那边去,站在围墙下,别磨蹭了!”  
于是有很多的战俘不得不往操场那边一步一小步过去,前后顾盼般带着心里的担心的,已经意识到自己快要被打死,如一道浓重阴云直接压在他们的心坎上,令他们非常的憋气!  
这一走就是两百多人,看来鬼子要分批处理我们。  
在走过去的国军中,其中有一个国军连长叫罗宏中,28岁,他长得方脸、两个黑乎乎的鼻孔非常的性感,他目光沉静,显得温和坚定,当他听到鬼子这样喊时,就走过来并想道。他看到一直端着刺刀的鬼子一脸阴冷,面无表情,看到了鬼子的军队让他们过去到操场围墙下,就意识到日本鬼子要杀他们。  
自己要被日本鬼子打死了,边走的罗连长在心里想道,哎,被日本鬼子逮住,就不要想存活下去,要死就死吧!反正自己带着战士们在水西门的战斗中,让鬼子尝到了中国军人的厉害,自己还打死了十多个鬼子,如今被鬼子打死了也值得了。哎,大撤军的命令获得得太迟了,都到晚上了,我们刘营长喊我们躲在这个烂楼房里,没有想到被日军搜出来了,那就该自己倒霉了。  
罗连长和自己战士们在几天的战斗中,他们守卫南京水西门。进攻他们的鬼子有多个连队在轮番攻击他们。他们一直坚守在城墙上,自己战士的伤亡不重,而是跟恶攻他们的鬼子造成了重伤亡,直到12月12日晚上20点,才获得撤离的命令。打了几天的仗,他和战士非常英勇,打死了不少鬼子。当他们不再这里打仗时,要撤走了,都把枪乱扔。由于他们很多人把步枪都丢了,在这无人的楼房里,呆了一天半不到,在一个小时前,被日军搜出来,他们听到的鬼子通过翻译的第一句话是:“所有中国军人放下武器,我们将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  
于是,全部的军人被押出那个烂楼房,往附近的这个学校来。  
现在,在押往那边操场的两百个国军中的刘营长看到鬼子把他们近两百人押到了操场上,此时,他部下的国军官兵渐渐地走向操场,一个个绝望而无奈地走到操场北面一道灰色的围墙下走去,围墙外能看到一些被眼前围墙挡了房楼的一小部分的青砖墙面,发旧的房顶视角。他看到那边有十多挺轻重机枪,已经架好在他们眼前,还有站在操场边把他全部纳入到日本鬼子的射击范围的、站着的呈大半圆形的荷枪实弹的面部无表情的鬼子。看到听到鬼子的音声、脸如石灰般模样,对日本鬼子有充分认识的刘营长,已经意识到一一一鬼子要杀他们了。他想道:这次是死了。哎,自己和战士打了几天鬼子,让鬼子死伤不少,要死了我也没有缺憾,只是不甘心这样被打死,太狼狈了!真想和鬼子来一个刀对刀,枪对枪地战死比这样被鬼子打死强!我作为他们的营长,死了也没什么,可是,他们中还有些战士才19、20岁,就这样要死了,真为他们不值得!想到这里,刘营长心里非常唏嘘!  

四十九
此时,有大多数他的战士已经走过他朝围墙边走去,从他们的神情里,显示出带有匆匆死亡的气息和沮丧绝望的沉闷气氛,好像他们走向的是死亡的操场。  
这一刻,刘营长更深切感到:死亡离自己更近了,只要往围墙走去,那么,死神就从空气里对他发出抽去人身心的恐怖微笑。死是要不多久的,刘营长想道:它至多在一两分钟。虽然感到自己在极短的时间内被打死后躺在地上,他还是感到致命的恐怖,死几乎在四周嘲笑他。在他的眼前,他看到战士们,他也感到,自己的大部分战士那跟死人一样绝望的脸和身材。看来,到此他和他的部下没有多少存活的希望,美好的生活被掐死在他们的面前,死亡无情而严酷地扑向他们,或如一把带血的刀横在他们的眼前。什么都改变不了了,等死吧,刘营长再次想道。此刻,他们如一个不少地集体关进一个铁笼子,等待他们的就可怕惊恐的死亡。  
此时,站在国军战俘前面有十多米的、腰间上紧系着酱色宽皮带的围站在他们眼前的鬼子端着枪,看来一起都准备好,就等他们军官的命令了。长得颧骨突出,一个圆脸小,非常光润的鬼子中队长大木,一个1米65,肚皮肥厚的队长,对于此时要打死这么多中国军人,他在刚才就听自己大队长说一一一要一个不留。  
“把这么多支那军人处死,要让全体支那人知道,向大日本军人开枪的后果,要为那些打死了日本军人的中国军人付出血的代价。”山田大队长凶恶地嚷道。  
望日良雄小队长早就等不得。他想起,在战场上,有不少的中国军人向和部下开枪,他就恨的不得了,就想:一旦日本占领了南京,他要把向自己打枪的中国军人战俘,一个个把他们亲自弄死,来出出怨气和安慰他苦闷的心。  
被分出来的国军战俘,已经都在侧前边靠北就围墙下面缓步而去,站在围墙下面,刘营长的身边后面都是一个个绝望,面色煞白,无望的战士,等待他们的是必然死亡。此刻,一切美好的东西,人生的幸福的青春年华已经远离他们了,每一个战士依然充满了强烈的活下去的愿望,但是到此时,铁定被在他们前面的日军封死。  
“举枪!”望日队长喊道。声音透出一种残忍的口吻。  
刘营长看到前面除了十多挺重轻机枪,还有站在两边的、把国军战俘围在墙下呈半圆形的鬼子端起步枪来,他想道:死吧,刘挺海,就这样了!在他这样的平静心情中,瞬间空气如死神般静得令人感到可怕!仿佛一切地静止了,不存在了!那个站在多个端着步枪,和蹲在轻重机枪后的鬼子略前的长脸,身子健壮的鬼子队长望日喊道:  
“射击!”  
顿时,把国军战俘从围墙下围了一个半圆的、被限制在圈内的中国军人们被鬼子的各种枪支开火了。  
急急而猛烈的枪声响起,无数支枪有形和无形都对着他们猛射着子弹来。  
站在前面的刘营长肚皮被中弹,他倒下去,他被肚皮里的剧痛感到最简单是肚皮里有你什么往他喉咙里涌出来,一股充满盐味的血冲出了他在扩张的鼻孔外和口外。  
他感到自己疼的身子在挣扎,一种死前气息在浓浓地在他身上扩张开来,过了一会不到,刘营长死了。  
但是,鬼子的死亡射杀在继续,因为,还没有完全打死站在围墙下的中国军人战俘。

五十
刚死去的刘营长是听不到枪声的,但是,充满死亡的子弹无情地把如暴雨般的子弹捕向他身后两边的中国战俘。此时,凄厉的枪声响彻在学校的四周,多挺轻重机枪哒哒哒地不停地叫嚣着,超大量的子弹无一例外都打向中国军人,就像落叶般的中国军人  
*  
如多米洛牌一排排,一波波地中弹倒下。已死去的刘营长他身边的多个战士中弹,看到鬼子架在自己近处有十二米距离的重机枪等开枪,国军战士杨建平身子不由自主动了一下,当  
自己和两百个战士被强制到这里,或从四百个战俘中分离出来,就感到不是好事。国军战士杨建平身边站着自己二排长赵正海,当然到了这边时,两人都有同样感觉一一一鬼子是要打死他们的。在三天前,已经和鬼子打了十多次仗的他俩不再觉得死亡是那样害怕,大不了就是死,因为,他俩和战士们打死了不少的鬼子,此时,被鬼子打死,已经没有什么后悔。然后,当子弹从他们前面的围站成半圆形的、抱着机枪步枪等站着的一长排恶毒的鬼子打向他俩时,杨建平看到此前在和鬼子打仗中,赵排长多次站在城楼上,用机枪、炸药包打死炸死城楼下的很多鬼子的自己排长在双手已经捂住肚皮,倒下,他或他们倒下后,看来,在他注意到这一情景时,自己的赵排长肚皮已经被打中。此时,赵排长双手捂住十分痛苦的从他捂住的双手指缝里从肚皮中如泉水般,涌流出来的血,慢慢往后倒下。后面的战士就显露出来,就像一排  
小树子被风吹弯了,后面的树子就显露出来。马上这些战士就被急急猛射而来的子弹集中打死,没有一个军人能幸免。有不少被打中的军人发出了高过前面在两分钟前被打死的前面战友兄弟的声音,  
“哎呀!”  
“我的妈呀!”  
“啊一一”  
顿时再次出现;撕心裂肺的、无比悲惨,痛苦万丈的惨叫、叫喊声、呻吟声。  
杨建平在看到自己排长被打倒时,就被几颗在已经有多股淡蓝色的烟子在纷纷上升的后面的,十分歹毒在开枪前,还一个个一脸冷漠到现在原形毕露的极度无耻而残忍的鬼子打出的子弹击中胸部,他双手捂住胸部,倒在赵排长的脚旁,也倒在身边已经有很多的战友兄弟被打死打伤的鲜血淋漓的尸身间。在即将死去的时刻,他看到有些站在自己四周的人也倒在自己身边地上,他在胸部非常的痛苦中,看到站在他们前面有十一二米的鬼子的机枪步枪光闪闪的。  
一会,国军战士杨建平就死了,什么都知道了  
二十  
  
国军排长赵正海肚皮中了弹后,倒在自己战士之中,他没有死,但是肚破血流,非常的痛苦!他是一个非常勇敢而性情爱憎分明的26岁的三连二排排长。他有几次个人大胆脱离太平门边的工事,把力图攻近大门边的多个鬼子用机枪打死了十多个,非常的勇敢而不怕死!如果不是喊撤军,他根本就和战士们死守太平门。由于没有过成长江,他们几个连回到城里,结果就成这样。此时,赵排长一直都捂住肚皮,他肚皮里的血不断地从他双手捂住的肚皮的黄色军衣往外流。他倒在一个战士扑倒的地上的背上,这个战士还没有死,肚皮被击中三四颗子弹赵排长在痛苦和迷糊,在等着死亡降临的时刻,他用迷糊的眼睛看到离他们有十二三米距离的、围着他们站成一个半圆的鬼子抱着机枪,端着步枪,以攒射的形式,向他们猛急而歹毒地激射着。淡蓝色的烟子在凌乱地往灰白色的天空上升,即将死去的赵排长在迷糊中,看到了在烟层后面,像凶恶的土匪和恶棍的日本鬼子的射出子弹如密集的星火在急急地闪烁着,子弹和火烟和歹毒的鬼子印在一起。此时,还没有死的赵排长,在迷糊中感到有两战士,一个倒在他脸上,这战士脖子上的血流在他的脸上和下巴上,并流向地上;还有一个,仰倒在他肩旁,这战士的胸部和肚皮同时中弹,双手捂住肚皮,十分的痛苦!十多分钟后,两百多个军人战俘被打死打伤在地,刚才站了一大片,现在成了倒在地上一片凌乱的血与黄色军衣相混的垃圾。然后赵排长听到一个日本军官的凶狠喊声:“去检查!”  
于是站在前面对着中国军人战俘进行猛烈攒射的鬼子们在听了这句话后,像充满血腥味的、有不少军人在十分痛苦地喊叫、闷哼、呻吟合成一片的,鲜血淋漓,有不同程度受伤的、有扑在地上,有仰倒的,有扑在他人身上等等的中国军人,如一条条饿狼、山猫和猎狗的鬼子马上提着刺刀跑上来。  
一个鬼子看到在地上的一个脖子受伤的国军,就凶恶地举起刺刀,向这个战士的胸部猛刺下去,噗的一声,这个战士身子动了一下,一股血急飞起来,这个战士就中断了叫声。还有一个鬼子山田,看见一个战士胸部上是血,还在痛苦地呻吟:“哎哟!哎哟!”  
这个壮实的鬼子一到他侧边,想都不想这是放下武器的战俘,心里只涌起一股被中国军人差点把他打死要报复的劲头,举起刺刀猛刺进这个战士的肚皮里,这样生硬心毒!马上,有多个鬼子见到没有被打死的鲜血淋漓的中国军人,就举起刺刀一阵猛刺,很快就听到刷刷的金属划破肉体的声响,非常的令人惊心!  
倒在地上的赵排长看到听到自己前面两边的、多道刺刀刺进人的身体里的刷刷声,马上就是一声声惨叫,他意识到,鬼子在把没有被打死的战士再次打死。然后,他用微闭的眼睛,看到一个很肥的大鬼子,鼓眼睛的鬼子到自己的身旁,就看到这个鬼子立刻举起刺刀,顿时他刺刀向赵排长的小肚皮和肚皮猛刺了两下,然后这个肥鬼子又对他捂住肚皮的上面的胸部又刺了一刀,确认他死了,才走开,继续向围墙边的没有被打死的中国军人进行补杀去了……  
极度歹毒,毫无人性没有一点良知的残暴的日本鬼子把这两百多个中国国军战俘全部打死了,事情还没有结束,那边还有三百个战俘,马上,急不可耐的日本鬼子去极度绝望的无奈的中国战俘那边去了……,,  
“山田大队长,根据你的命令,我们选了50个支那战俘。你看,他们过来了。”  
一个叫金田的小队长过来,他知道,这些中国军人战俘必须要杀的。前面一批是枪杀,就是不知道这50个战俘怎样处理,他把显得敬畏而擅长讨好上司的饱鼓鼓的黄脸注视着山田大队长。  
马上山田大队长在心里涌出一个主意。  
在我的部队里,有不少老兵新兵在和支那军人打仗时,在拼刺刀时,技术称差不一,特别是新兵就心慌。嗯,这次要用支那军人作为活靶子,来练习,也许,会对提高我的新兵的刺杀技术大有成效。有了这个主意,山田说:“金田小队长,你不认为,我们的士兵在和支那军人打仗时,是没有勇气的,特别是有些新兵,也害怕,我就跟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用支那军人,就是活人练习刺杀。”  
“山田队长,这个主意太高明,我怎么没有想到,你太了不起了!“金田小队长马上吹捧起来,他喜欢这样,也知道,山田大队长喜欢被人奉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788
发表于 2019-7-4 22:28:3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小说连载,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9-23 04:20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