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352|回复: 1

[短篇小说] 【飞向天宏小说】公寓的爱情

[复制链接]

225

主题

541

帖子

184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847
发表于 2019-8-10 17:17: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公寓的爱情 (情感小说)

作者:飞向天宏



坐落在沿海地区的二线城市已悄悄地披上了晚纱,此刻时钟指向了傍晚7点整。
城里忙碌了的身影已稀疏在回家的路上。
只有来自遥远的一位打工仔的背影仍然在夜以继日地工作。
欧阳明坐在明亮的灯光下,正在赶写一份含金量极高的科技论文。他娴熟的双手在键盘上敲打出很有节奏音符来,只见银屏上出现一行行连续不断的方块字,这将是生物科技论文的架构。他在认真地输送关于华夏福纪斯有限公司一项,生物工程改造微型蚕茧保护药物分子有奇效 SPA计划论文。也就说,欧阳明在不远的将来会创造出了一种微型的蚕茧,能够保护敏感的药物分子在储存以及释放的过程中避免降解。他们希望这一技术能够延长药物的储存寿命以及能够帮助治疗癌症,老年痴呆以及神经退行性疾病等等。这项工程开发与探讨如果一旦成功的话,那么将是生物科技发明史上又一重大发现。
时钟指向了十一点三十分,他已经很疲倦了。他挺了挺金边眼镜闭目养神几分钟后又继续敲打着键盘。
公寓,在某城市的掀起了时尚风。一小区域有商机头脑的人都把商居楼装修成公寓,欧阳明就租在这公寓里。
通过逼仄的巷可以到达公寓。
晨曦初露,烟雾几乎笼罩了整个小巷,但是公寓还亮着灯,淡淡的灯光下他还忙碌敲打最后几个字。
公寓的05号房间门是半虚掩的。公申丽坐在窗门化着淡妆。从她背影看过去,应该在二十二周岁左右,上身穿着休闲服,齐肩短发,苗条身材。
欧阳明哼着小调走到了公寓走廊里。当他走到05号门口时稍停顿了一下,投过半掩的门望去,知道那女孩在忙着什么。他下意识地帮她把门带拢上了,此时发出了轻轻的响声。公申丽转身一看门被人带上了,她迅速走了过来开门和他打了个招呼。
谢谢!她莞尔一笑。
别客气!我们同在公寓内如同朋友,关照也是应该的。欧阳明也笑了一笑正要去上班。
嗳,能不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她扬着眉,仿佛春风拂面。
欧阳明告诉她,复姓欧阳单字明,就叫欧阳吧!
嗯。她关上了门,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她把欧阳明写在桌边的小本本上。她闭上眼睛,一种神往的场景在她记忆中翻江倒海地涌来。
那是2000年秋天。公申丽正在读大四期间,同系的欧阳东慧同学闯进了她的视线。他那活泼、阳光、潇洒的样子深深地扎进她的脑海里,她在这美好的清晨似乎找到了某种感觉……
窗外,慢慢地光亮下来,起了微风。公申丽推开了窗户,就在这刹那间,她抬头望去,窗口的对面窗户还是打开的。她想起刚才的一幕脸红晕了,耷拉着眼睑坐了下来,望着小本上名字一一欧阳明。
他们之间第一次搭讪,欧阳明认识了公申丽。



星期天双休日,公申丽出差了,她在门上做了一个记号。就是一句极不规范书写的英文:我出差十天,请公寓好友关照一下,不胜感激!
欧阳明第二天走过门时,看见05号门上英文便条。心想:这位女生的玩意,出差也写在门上,是不是显排自己的英文水平?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万一小偷懂英文撬门乘虚而入,岂不是自找苦吃?也许她另有企图,是不是让她一位女生引起公寓所有人的关注?现在的女生,哈哈,真是一个奇葩!论起小偷也有高级、有懂外语的小偷多的去。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英文,只要上过高中的人都知道那英文的意思。欧阳明很想把那张便条撕下来,哎,何必多此一举呢?
翌日,真的有人把便条撕了,撕得不完全还留有痕迹。欧阳明就纳闷,真有人把它干了这事。这难道是她本人在搞恶作剧,还是公寓人故意心血来潮呢?出差用英文告示太幽默了!我要认真地观察这公寓的进进出出的人。
欧阳明下班推开自己的窗门投过窗口,对面05号那窗口真的几天没打开过。她在时,都是准时开窗、准时闭窗,这一位女生生活习惯了,她很细心,很有规律性。下次等她回来,非要她微信不可!有时可以在网上打个招呼,多位明友也是好的,起码多一信息,或许她带上自己进相关的群,这样视野更开阔、更前景!
第三天,05号的门口贴上了书写规范英文便条,意思同前。
当公申丽出差回到公寓时,首先发现门上的英文便条已经换过了。她好奇!这书写的非常隽秀,犹英文版字贴,好羡慕!她打开了门走到窗前推开窗户,她望着对面不远处那扇窗是开着的。她瞧对面窗户足足十几分钟了,窗口下没有人,欧阳明在收拾东西。她然后拧开了桌边的矿泉水咕咕咕喝了半瓶。
这时对面窗口的欧阳明又坐在窗边玩手提电脑,好像很认真的样子。他根本没有注意对面的窗户是什么时候打开了。时间过去十几分钟他停下手,双手揉了揉颈椎,下意识地抬起头来。呵呵,她真的回来了。他眨眼睛数了一数日子,不对呀!今天还是第八天,她不是说出差十天吗?怎么提前回来了呢?欧阳明为了弄清楚这个事实,他合下了手提,整理了一下衣服,在小镜子照了照,关上窗户就出了门。
有人吗?欧阳明走到05号门口直接敲了她的门。她轻轻地打开了门,淡淡的说。
有事吗?欧阳明帅哥。她问了一句,望着他眼睛迅速移向他手中一叠稿纸。
欧阳明微微一笑说,没事,就是顺便路过问个好。嗳!美女你不是出差十天吗?怎么提早了两天呢?她扬着眉说,是啊!其实我出差时间是一个星期,今天一早就回来的,喂,你是怎么知道我出差了?欧阳明说了,是你这张书写的英文便条告诉我的。你贴出的第二天我就发现这张英文告示被人撕了,为了你,怕同事不知道你干嘛去了,所以我重新书写了一张,给你粘贴在门上了,你不会介意吧?看你不悦的样你有意见么?公申丽一本正经的样子真的让他摸不着头脑。没有、没有!我这只不过是帮了一个小忙,代写了一张便条而已,其实也没有别的意思,我们同一公寓的朋友,认识你也算是个缘分啊!
她默默地点了点头,也没有表示太多感谢的意思,随手关上了门。当门合上时,欧阳明很愕然,哎!好心办了坏事?难怪这位女生这么淡定、这么冷艳?下次注意了,不轻易和陌生女孩搭讪。他停在门口还在思考这些,突然间门又打开了。给!谢谢!她塞给他一瓶易拉罐可口可乐。他望着她很感激,这,这是,哈哈,谢谢你!他接过易拉罐,向她点点头微笑地说,喂,今天你上不上班?她下意识看了一下手机,哎呦喂,上班快迟到了,咋办?欧阳明说,跟我走,我送你去?你不上班吗?我,哈哈,今天我休息啊!



双休日,他主动地邀请她出去走一走,她拒绝了。他很纳闷,是不是她对我产生了误会,还是不喜欢我接近她?他为了弄清楚。第二天他再次走到她的门口,他正要敲门时,05号门打开。你有事吗?他支支吾吾说不出话,那个囧态弄得她忍不住一笑。
喛!你今天有空吗?她开口笑了,似乎很认真的样子。有啊!不过要等到中午,我正在赶写一篇论文。哦,你可不可以明天写?他摇摇头。喂,你有什么事吗?如果下午是可以的。没大事,我为了感谢你,就要你赔我去吃一餐午饭。为什么?因为我爸叫我带一位男友去见面。他头摇得似拔浪鼓。你什么意思吗?难道我一定真的让你就做我男友吗?嘿嘿,你想的美!只不过是我老爸非要我带一位男友去见他,我也是为了应付他而已。欧阳明你就帮我一个忙,何况我一时也找不到,所以恳请你允许,充当一下男友,必定我们是同一个公寓的朋友,并且窗口对窗口,你就帮我这次忙行不行?这个,他犹豫了,他想,她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请我去冒名顶替,我连她名字也不知道姓氏名谁呀,这也太突然了。走吧,我坐你的自行车去,就像上次你送我上班样。走吧!不过仅这次。那真的要感谢你。别客气,我很忙,正在撰写论文,后天拿不出论文架构话,不然我一个月出勤奖和工资都得扣钱。这样行吧,那你的稿下午回来写吧,不过应该来得及,好啊!走吧!他们一前一后地走着,公申丽走着走着,扭过头,快点,别慢腾腾地,自行车又不是汽车那么快,一会儿就到呢。
他骑着自行车,她坐在他后面。他的心仿佛跳出来似的。自行车总是在曲线上行驶,一路颠簸,她使劲地拽着他衣服。喂,对不起,这车不听使唤。车发出“咔咔”的响声,随后一声巨响,车胎爆了。公申丽吓得一跳从自行车跳下来。哎呦喂,吓死我了,什么破车,早不破晚不破偏这个关键时刻破。欧阳明脸一下涨红,对不起,对不起,我去修一下,前边一点有补胎的,你就在这里等吧。她望着他皱着眉头:我可不在这里等,我也要去。喂,那路不好走,怕弄脏你的衣服,我去去就来,很快就回来的。
欧阳明安顿她后,推着车找修理工。自行车修理处的师傅不在,他着急。十几分钟,一位胖子师傅走来了,是不是修车?是的,我车爆胎了,抓紧时间补胎。胖子师傅娴熟地御装后,取出了内胎。帅哥,这胎无法修,都老化了,只有换胎了。换胎?换胎多少钱?二十二元,看你是一个忠厚老实人,照顾你就算二十元吧!好,好,好,师傅快换吧,我还要赶时间。哪里还有人等我呢,快点!哈哈。帅哥,我会用世界上最快的速度,第一流水平五分钟搞定。胎换好了,他掏钱,掏了半天兜空空的,这下咋办?师傅,这样行吗?我先去吃中饭,下午一定送过来?胖子师傅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那不行,必须交钱!欧阳明尴尬着,再三请求这位师傅,那胖子师傅就是不让。嘿嘿,看你忠厚老实相,你想骗人没门!僵持不下,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公申丽看了一下手机,已经是差五分钟十二点了。她的电话又响了,是她爸打来的。她回电话说马上就到。她向远处望了很长时间,不见他骑自行车回来,她着急。她找到了他。你呀你,都十二点了,我爸打电话都催我三次了,我知道我爸的脾气,何况他时间观念很强。我……怎么回事?走呀!付钱走吧!我……我忘记了带钱,连手机也忘了带,我……她帮他付了修车费。当他们到达某高档餐馆里,公申剑坐在包厢里已经不耐烦了。
丽丽,你怎么回事啊?没有时间观念,永远长不大,我问你,他就是你的男朋友?公申丽点点头,攥一攥欧阳明衣服。我爸在问话呢?叔叔,我是……我是!爸,他就是我的男朋友啊!不然我怎么带他来吃饭呢?对吧!公申剑不屑地说道,你叫什么名字,在哪里工作啊?叔叔,我复姓欧阳单字明,在是一家公司总经理助理。多大了?二十五!家在哪里?在乡下,四川达县。父母都是干啥的?我爹、我娘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兄弟姊妹几个?我是老大。下面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你家一年收入多少?这个,叔叔,这个我真不清楚,大概除开资外,每年恐怕存款过两千吧。呵呵,这也太穷了!公申剑抿了一口茶,欧阳明此时像在拷问样,全身不自在,脸红得似火烧过的样。爸,看你把人家问的,爸!丽丽,爸就你一个宝贝女儿,我当然问清楚他的一切,你为什么就不听爸的话呢?华夏福纪斯有限公司的钱总,小伙子长得不错,以后他就是华夏福纪斯的唯一继承人。丽丽,这就是你的男朋友?爸不同意!爸,爸,他就是我的男朋友。钱杰我就是不喜欢,他趾高气扬、不可一世、夜郎自大、唯我独尊的样子让他见鬼去吧!叔叔,叔叔,你们误会了,我是丽丽临时顾来的男朋友,我欧阳明决不是她的男朋友,我们只是同一公寓,窗口对窗口公寓内普通朋友关系,决不是叔叔你所谓的特殊关系的男朋友,叔叔,丽丽对不起,我有事先走了,我还要去赶写稿呢,下午上班前交不了作业,我就得扣工资和奖金,以后晋升的机会就化为泡影了。叔叔,丽丽,对不起,再见!丽丽,刚才修理自行车二十元下午还你。欧阳明躹了一躬走了。
欧阳明,你回来!公申丽喊着,可是他还是走出了高档餐馆。
丽丽,站住!这穷小伙子,也配做我的女婿?我呸!爸,爸,我就是喜欢他,如果爸你不答应我永远不回家。我的宝贝,你妈都急疯了,你和她撇嘴出走都半年了,打什么工?闯什么路呢?跟我回去。公申家氏这么大企业迟早不都是你的吗?唉!爸爸也快奔六了,你妈身体也不太好,我呢,也快到退休年龄,这么大的家业谁来继承?爸爸都是为了你好,爸爸不是出于一片苦心吗?爸,这些我知道,我是公申家族唯一继承人,请爸爸允许我的自由。我不可难跟一个不喜欢的人生活在一起,你知道那是多么痛苦的事吗?她呜呜呜哭了推开了门离开了餐馆。
丽丽,你回来!



公寓,公申丽的窗户一直打开着,可是欧阳明的窗户从那天餐馆不欢而散就没有打开过。
公申丽从餐馆生气跑了回来,收到了一封信,信内夹着二十元人民币。信很简单:美女,谢谢你二十元,不然真的叫我难堪。那天叔叔的话我不会介意,我们永远是同一公寓的朋友,窗口对窗口的普通朋友。如果我论文公司一旦通过了话,我将会调离这个城市去上海。
她拿着一封信来找他,敲打他的门。他为了这几天忙于写论文,需要一个安静环境。已临时租了另外的公寓,目的为了把论文一步到位。他努力地夜以继日地撰写着。其稿已修改十遍了。他终于满怀希望找到公司钱董事长。
她沮丧、失望了,她望着欧阳明出租过的门口的英文便条:再见了!公寓,欧阳明。
她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像似把所有的一切恼烦和怨恨扔进太平洋去那么淋漓尽致。
爸爸……她拨打了公申剑的电话。公申剑知道了丽丽的处境,他已安排了四拔人群去寻找公申丽。
丽丽,你在哪里?别让爸爸担心!公申丽知道是他打来的电话,她没有接他电话的勇气,或者根本不想接他的电话。纪惠敏也打了她丽丽的电话。丽丽,你回来吧?你爸都为你好,爸爸最近生病了,妈妈也希望你回家,别再感情用事了。钱杰的事我们不谈了,妈妈也放弃了,只要你好好回来就行。嘿嘿,你们讲说算数吗?你们夫妻一唱一和,丽丽不再上你们的当!她气得把电话关机了。
公申剑派出了四拔人马,连公申丽的影子也没有见到,都垂头丧气地回公司报告了,无功而返。公申剑气的怒火中烧,真是恨铁不成钢!纪惠敏也火急火燎地找公申剑拼命。你把女儿气得跑到哪里去了?你还我的女儿!一场家庭纠纷在公申董事长办公室闹了起来。董事长助理兼秘密许文兰女士轻轻地走进办公室。公申董事长,外面华夏福纪斯有限公司钱总来找您了,是不是让他亲自来办公室找您?什么钱总,你回去告诉他,今天什么人也不见!纪惠敏已经歇斯底里地尖叫着。此时,钱总敲打了办公室的门。
公申董以及嫂子,你们都在,今天你们这是怎么啦?闹别扭?哈哈,我就是来遵求两位意思,关于丽丽和钱杰的婚事的。他开门见山地说,公申剑瞥了他一眼。不谈了,改天吧!哎!丽丽已经失联三天了。
这是怎么回事?丽丽为什么失联,是不是有人图谋不轨?是不是因为其它的纠纷把丽丽绑架?是不是是因为犬子对丽丽没有尽到做未婚夫的责任?好了,好了,别烦了!公申剑焦头烂额,不耐烦地说。姓钱的,我知道你儿子优秀,别拿你儿子当回事?我宝贝丽丽不会嫁给他的。但是,我丽丽失踪有可能与钱杰有关,我告诉你,如果明天我丽丽没有了消息,我就向公安局报警!她理直气壮对钱总说。哈哈,嫂子你们是搞错了吧?我钱家绝对不是这样的人,我也警告你们,别以为自己了不起,你们等着瞧!你,你,给我出去!纪惠敏已经火冒三丈了,公申剑坐在办公桌边猛吸着烟,钱总憋着气离开了公申办公室。


欧阳明的一份具有含金量极高的生物科技论文终于完稿了。他拿着这一份论文刚从华夏福纪斯有限公司出来,他抬头望着天空。天空湛蓝如碧,几朵薄薄的云在悠然自得地飘着,偶尔自由飞翔的小鸟从他头顶上掠过。
公司的大门口葱茏的法国梧桐,在阳光照耀下落下地面的那是一幅幅斑斓的图画,微风飘来撩起了欧阳明的黑发。
他欣慰地走着。
不远处,公申丽走到他的面前严肃地、责备地说。欧阳明!你为什么不辞而别离开我?这是为什么?难道就是因为那天不快乐的午餐吗?还是因为我的爸爸?欧阳明被她这样劈头盖脸的语气说得很愕然。我……我,不是你的男朋友,只不过是同一公寓的普通相互认识的人。我不敢和你交朋友。我知道你家很有钱,而你的爸爸权威性质问我受不了。但我说这些无关紧要的话有什么用呢?反正我们是见过几次面的熟悉人。
我问你,你为什么不辞而别?使我十几天睡不着觉?他微微一笑,这怪我吗?刚才我对你说得很明白,我正在上班,我在华夏福纪斯有限公司上班知道吗?今天我正在把这篇论文做最后一次修改,完稿后我就可以亲手交给钱总手里了。你说什么?你把这论文交给他?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你知道他的背景吗?你知道他在商业界大家评论他吗?哈哈,对不起!美女小姐,这对我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话题,我要晋升,我要挣钱,我要发挥我的专业水平,我要在这城市闯出一片蓝天。我家穷,我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我兄弟姊妹多,我欧阳明在家庭兄弟中我是老大,我决不辜负父母对我的期待,我更不要不让人把我看扁了……他振振有词。好吧,你有你的自甶,你有你的选择,人各有志,不可强求。我交你这个朋友算白交了。她气愤的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他。他迟钝片刻,他追上了她。对不起,我言重了,对不起。我现在真的没有时间,能不能加个微信?公申丽没有理他走了。
欧阳明很失望地正要返回了公司。
一辆豪华轿车从欧阳明身边缓缓地驶过。
停车!公申董事长叫停了司机,他坐在后座上从车窗望着欧阳明,大约几分钟。
回公司!轿车启动向公司驶去。
你再不走,我们可要报警了。蓝天公申科技集团的门卫拦截钱杰一行人。
妈的,你敢挡老子,你知道老子是吗?钱杰叼着一支烟。
瞎了你们的狗眼,连我们华夏福纪斯公司钱总你也敢拦?几位保镖气急败坏地要出手打人。
住手!哪来的小子,竟敢在蓝天公申科技集团门口撒野?公申剑从豪车上走了下来。
剑伯,钱杰今天来看望您,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混账的东西,滚回去!钱杰飞起一脚踢向了自己的保镖。
剑伯,他们不懂事,目中无人,请剑伯莫生气,哈哈。
公申剑没多话就走进了电梯房。钱杰哈巴狗似的屁颠屁颠地跟着剑伯后面。
你回去!我什么都不感兴趣,我警告你,下次别和丽丽来往了,她为你已经离家出走半年多了。她现在又失联快一个礼拜了,我很着急!
剑伯,不会吧?前一个礼拜我还打了电话给她,电话一直是通的。也许她不是因为其它原因?
少废话,你回去告诉你父母,让他们死了这条心,包括你!
钱杰的脸上抽了一下,仿佛用尖刀在他脸上划了几刀,刺得他狠狠地咬着牙,低着头离开了蓝天集团。



中夏福纪斯有限公司,正在举办一场各媒体新闻记者招待会。这会轰动了整个本市区。翌日,新闻报道。中夏福记斯有限公司染上了最耀眼的光环。欧阳明在招待会上,他发表了他优秀生物科技论文演讲。他在招待会上宣读自己的得意之作以及分享他成功的经验。
消息播出后,引起蓝天公申科技集团以及同行业的广大关注。
公申剑正躺在自家的大厅中,看到了这段新闻。
惠敏,惠敏,这小子就是丽丽的男朋友!纪惠敏兴冲冲地走来坐在沙发上观看这新闻报道。
哟哟,这小子不错呀,青年有为,将来必成大器!你看他在各大媒体记者的关注和采访下他愄惧不乱,胸有成竹,这小子太厉害了,找到了癌症,高血压克星,太伟了。
是的,惠敏,丽丽那天就是带上他赶赴了我准备的午餐,结果我问了他几个问题,他就吓回去了。哎,这对丽丽来说,可能是没有大多的缘分啊。
什么缘分啊?丽丽找什么样的男朋友找不到,别光看他闪光点,我们还要看他家庭背景,不可能让丽丽下嫁这穷光蛋吧,那么我们的面子往哪里搁?
人,就是要有才。人才、人才,才是发展生产的主动力,才可以创造财富。人穷,只是短暂的,穷则思变。生活磨砺,经过一番勤奋和拼搏,才可以创造世界的奇迹来。想当初,我们也是怀揣一个梦想。一步步地走来,走到了今天,难道不是勤奋努力拼搏的结果吗?
剑哪!不想和你伦理,你有本事把他从华夏挖过来,你才有真能耐,我睡觉去了。她走进了卧室,已经是晚上快十点了。
静谧的夜,别墅厅堂耀眼的灯光,公申关了电视。他静静地躺在沙发上,望着头顶上闪着五颜六色的花灯。他拨打了丽丽的电话,这时电话通了。
喂喂喂,丽丽啊!丽丽。
爸爸,这个时间打电话您有事吗?
哎呦喂,你吓坏你爸你妈了。这几天怎么回事啊?手机一直关机啊!
爸爸,不是这样的,我手机已经被偷了。刚向同学借了两千元买了一款新手机。今天下午买的,我不敢打电话向你要钱,怕你说我没出息,怕你说我啃老,妈妈又凶巴巴的我更不敢,我只好向同学借,可是她出差,我一个账号也没有,朋友除孙英外,几乎没有了朋友。我为了体验生活,在海威路租了一家小小公寓,刚好认识了叫欧阳明的男友,我带他去你联系好的包厢吃饭,饭没有吃就被你一个大男子主义的气概把他询问走了,爸爸你说我气不气人。
对不起,丽丽,你回来吧!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接你?
不,女儿暂时不想回家,我已下定了决心,体验生活的目的和时间未到,我是不会回去的,不过
……
丽丽,你说,爸爸什么条件都答应你,只要你回来。
帮女儿找回欧阳明,他才是我追求的目标!钱杰那边千万别再理他了,包括他父子俩,以及蓝天科技公申集团与华夏福纪斯有限公司一切往来,你能做到吗?爸爸。
这个,丽丽,你让我考虑一下。
不,丽丽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女儿只给你五分钟时间考虑,否则你永远见不到你的女儿公申丽小姐了。
哎!丽丽,你这是威协爸爸,爸爸三十八年打下的江山,决不会拱手相让。爸爸也决不是甭种。至于与华夏我可以断切一切来往。可以爸爸也有一个条件,我限你三天之内带欧阳明来公司办公室见我,否则我俩永远是隔河的两重山。
什么意思啊?
就是这个意思!
一言为定!
驷马难追!
夜已深了,万籁俱寂。
剑哪,睡觉吧!你在跟谁打电话呢?吵死人了,烦不烦人?纪惠敏拖着拖鞋走出了房间。
好吧!睡觉去。



晨曦微露,城市披上一层薄纱。远望去高楼在半空中犹如海市蜃楼。街道上车辆来来往往,宁静的街道又开始繁忙起来。
公申丽洗漱后,画了一个淡妆。清水出芙蓉的脸上稍增粉底,扑上粉红色油脂化妆品,已经是白里透红,光照迷人。她走在街上,人靓走在街道上就是一道风景。
她站在华夏福纪斯有限公司门口,正在等待着她心仪已久的男友欧阳明。
欧阳明半个月呕心沥血地撰写那篇生物科技论文终于有了各目。他的脸显得有些憔悴了。他还是骑着那个八成新的自行车。他刚骑到车棚把车锁好,正要抬起头来向公司走去之时,公申丽已经亭亭玉立地站在他的身后,凝视着他,一幅冷艳的面孔,令他猝不及防。
你,你怎么找到我的?他很惊讶地说。
呵呵,你都出名了,本市滚动新闻足足播了三天,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连我那傲慢与偏见的老爸都知道了,他改变了主意,你不高兴吗?
哈哈,我高兴不起来,我欧阳明不敢高攀,美女小姐。你乃富家小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岂能与你相提并论!你是天鹅,我就是卑鄙的癞蛤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异想天开的好事我想也不敢想。我还是我,一个从乡下而来的穷家小子,比你富家千金就是天壤之别。
错!其实,我也是地地道道的乡下人,只不过父亲和母亲三十几年的努力与打拼才有了今天。难道你就这样下结论低看了自己吗?我想,如果你真是一只癞蛤蟆的话,最起码志向远大,决不像井里之蛙。你希望有一天实现自己的梦想,说不一真的吃上那飞翔的天鹅呢!
欧阳明噗嗤一笑。
哎呦,说不过你,算你狠,我上班去了,再见!
别走,我喜欢你,我爱你!她一下子从他身后抱着他,在他背上不停捶打着粉拳,嘴里不停地说。
你真坏!从公寓搬走也不打个招呼,我讨厌你,讨厌你不顾人家死活,讨厌你废寝忘食的工作。
对不起,这些都是我的错。他转过身来,握着她的手。
你不是真讨厌我吧?
你说呢?人家都爱不过来,我今天,此时此刻向全世界宣言,我爱死你了。走,跟我回去见我爸爸去?
不不不、你爸爸我真的怕了。如果你妈也在,那我更不敢去。他尴尬地快要哭了。
傻蛋,去吧!我爸爸在办公室等你,时间来不及啊,我的三天期限仅剩半个小时了,快,滴滴打车去,否则我爸爸撕票!
美女小姐!
喊我丽丽!
丽丽,你爸什么撕票?你还不是让我们早点见到你的爸爸而已。
少废话,快了!又过去了五分钟。时间就是金钱,快,一分钟也不能耽搁了。
他们俩滴滴打车,车穿过红绿灯。她心急如焚。她拨打了她爸爸的电话。
爸爸,我们在路上,请爸爸放宽20分钟,因为街上堵车,正是高峰期,爸爸!
丽丽,我会放宽时间,只要你办成事,爸爸的公司永远向你开放,还有爸爸的豪华办公室也向你开放。丽丽,爸爸在等你。
不见不散!
一言九鼎!
蓝天公申科技集团大楼,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滴滴打车停在了大楼门口,公申丽付过了车费,下了车。欧阳明被眼前一亮。
这公司比华夏气派的多。门口鎏金几个大字吸入眼球。
走吧,进去吧!她牵着他的手走进了大楼。
门卫保安微笑地和公申丽小姐热情地打招呼。豪华大厅,金碧辉煌。
当她敲打了办公室门时。公申剑坐在老板真皮椅上。
请进!
爸爸,我回来了。
叔叔,您好!
小兔崽子,了不起啊!在电视上露脸了。
谢谢叔叔夸奖。
坐吧!公申剑又一本正经起来。公申丽走到办公桌前,暗示爸爸别再问他男朋友的问题,公申剑也明白了她的意思。他迅速从办公桌上写下了一张支票递给欧阳明,很明朗地对他说。
你把这张50万支票拿去,公司换你的生物科技论文如何?欧阳明一脸茫然,心想:我科技论文只是一篇关于SPA初步架构,全部详细内容还剩在电脑里,为什么蓝天集团就要用支票和我进行交换,这明显是一场赤裸裸的交易游戏。难道公申丽小姐看中的是卑职的论文而不是我自己吗?他望了望桌上50万支票,又望了这位饱经风霜的脸,回头又看了看公申丽。
叔叔,对不起,我有事先告退了,再见!他躹了一躬离开了办公室。
欧阳明,你混蛋,你回来,这张支票是我爸试探你的。她追赶在他的身后,直到走出了公司。
此时,公申丽的电话响了,是她爸爸打来的,意思是说,欧阳明真是刚正不阿、视金钱为粪土、光明磊落、努力勤奋,刻苦钻研的年轻人。
公申剑跑了出来,欧阳明被公申丽拦截在门口。公申剑走到他面前,握着他的手说。
丽丽,我的女儿嫁给你,我放心!
爸爸,你在大门口说什么呢?说得女儿怪不好意思的,爸爸。
叔叔,对不起,我误会了您,切莫生气!
你喊我什么?小兔崽子。
欧阳明,快喊爸爸。欧阳明满脸通红,从牙缝里挤出两个:爸爸。
纪惠敏正好走到他们面前:你不会喊我阿姨吧?
妈妈!欧阳明尴尬的下牙咬着上嘴唇,右手在不断地挠挠头。
此时欧阳明和公申丽才是最幸福的一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203
发表于 2019-8-18 23:13:1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作,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12-14 06:06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