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12|回复: 1

[长篇连载] 【清林边小说】南京大屠杀(51--55)

[复制链接]

50

主题

64

帖子

773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773
发表于 2019-8-13 11:29: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十一
      “快!快!找出十个战俘来。”山田大队长说。似乎是第一场事过了,就马上着手第二轮事。  
因为,他知道,刚好有十根木柱子准备好了。  
马上,有十个身强力壮的、粗壮的国军战俘被押到学校那边就是东边学校进来的围墙下的十根木桩上,双手被反绑在背后的木桩上,绑得牢牢的。  
同样十个身子非常矮壮的新老鬼子,作为第一批被挑选出来把中国军人当活靶子练刺刀而一下兴奋如小孩。这时,山田大队长感到缺少什么,心里涌出一个主意:对,应该把支那战俘的上身衣服脱光,刺净肉,一定很不错,还有韵味。  
想到这里,他马上说:“金田君(金田小队长),马上把支那战俘的衣服脱光。”  
“嗨!”金田小队长没有想到大队长还有这样的想法,就对身边的鬼子喊道:“你们上去,把支那军人的衣服扒光。”  
'嗨!”  
十多个部下马上上去,把双手反绑在木桩上的十个中国军人的军衣全部脱光,马上,显露出他们非常光滑而性感的肚皮,隆起丰满的胸部,以及在呼吸时,有个别军人的胸肋骨一根根鼓露起,由于一收腹,肚皮上就出现非常健壮的性感线条腹肌。  
马上,金田队长对此前挑选出来的十个部下,说:“等一会儿,该你们对支那军人进行活靶子训练,这多难得!”  
听说要让自己作为第一批拿中国军人战俘练习活靶子,一个身材矮壮的、盘子脸,是日本北海道的屠夫永井和夫30岁,他马上就充满期待。他的家是专门杀猪买的,所以在用刀刺刀方面非常力大无比,他身边的一个新兵叫户田宗秀20岁。  
当听说要拿中国军人当活把子练习刺杀,新兵20岁的户田就想到:可是,这毕竟是活人。不禁心里非常发憷,马上胆怯起来,信心都全无了。  
站在他身边的永井,一脸又没有耐性又等不得了极想马上深切体验一下、第一次把刺刀刺进中国军人的肚皮里是怎样的感觉,他无限地猜想这一定是一种美好的享受,试想想,在一般的情况(这一句来自俄国作家屠格涅夫的小说《白净草原》),没有人有机会和胆量把一个人用刀刺进另一个人的肚皮里去,那种大流血的感觉是那样的害怕。但是他永井和夫,他常把养好的一头猪,擅长把刺刀捅进肥鼓鼓的猪的肚皮里,他觉得是那样顺心愉快而非常心情舒爽,现在,他要把中国军人当猪来刺死,他感觉着这一过程一定安逸极了。他已经不再奇怪了。他想道:杀一只猪和杀一个支那军人不是一样的吗?也许,杀支那军人更是美好享受。他还想到了后果:他想道:要是哪天事情暴露了,我就说是上司喊我干的,我根本不敢,我要避开,上司还来拿刀逼我去杀支那军人,我才被迫做的。有了这一考虑,永井他手脚都动起来,早就失去耐烦。他已经端好刺刀,就想等着去杀猪一样的杀中国军人战俘,他想道:杀猪我是随手就来,杀支那军人我更不会客气手软,杀得越多越美妙!快呀,金田队长,快喊开始刺杀支那军人的口令吧,还看什么?  
永井和夫在他这样想时,金田队长看到十个部下已经端好上了刺刀的步枪,大部分鬼子已经迫不及待了,一个个的眼珠发出令人胆战心惊的杀光,咬着嘴,一张张脸急疯疯的,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呼哧呼哧地一起一伏,如风箱。  
金田队长马上看了一下:绑在木桩上的中国军人战俘脸灰黑,十分神请沮丧,无望的神情和僵直的身子,在他们的神情和全身里明显透露出即刻急死的死气。  
看到这里,金田队长一脸的冷漠,执行上级的指示使他没有一丝的迟疑,一个个鬼子马上如被主人牵着索子在急跳急蹦一眼血红、齿着牙狂叫着要凶狠扑向猎物的野狼,这些嗜血的鬼子充满了刺杀中国军人的残暴野性。只听到:"开始!”  
于是,十多个鬼子端着刺刀嚎叫着,朝十个被绑在木桩上、光着身上的中国军人急跑上去。  
此时,永井和夫端着尖利锋芒的刺刀,正对着一个国军老兵30岁双手反绑着的胡永海,他此刻尽管十分沮丧,心里想道:反正都是死,害不害怕都没有意思了。我反正打死了十个鬼子死了也行了。他看到一群鬼子像野狼一样疯狂叫喊着,朝着他们十个战俘急跑上来,就听天由命地等着被刺死吧,这也就是几分钟的事,可是。他看见十把刺刀尖利的刀尖极快地急近中国军人战俘,也包括他。他本来非常光滑的强壮性感的肚皮就发抖,他脸抽动着。  

五十二
看到鬼子锋利发亮的长刺刀急近自己的中国军人战俘吓得浑身瑟瑟发抖,好像冷的打抖一样,多个鬼子看到这里,就认为是对自己的举动是一钟鼓励。  
眼看着积极对着自己的肚皮挺近的锋利发亮的刀尖,胡永海显得脸煞白,他好像,肚皮溜了一下,都希望自己把肚皮侧开,于是就顿时听到绑在自己两边的战友兄弟已经有人被鬼子刺中,只听到鬼子的狂叫:“杀一一一!”  
紧接着,就传来了多个战士的撕心裂肺的惨叫:“啊一一”  
国军老兵胡永海看着看着,身材矮壮的团脸的,两个如黑弹珠的眼珠仿佛要睁脱鬼子的永井的眼眶,他双手端着长杆般的刺刀,那刀尖猛急地朝胡永海的肚皮急近,没有任何的阻挡,一个直直的刀尖划破空气,急进他。  
近一两秒不到。“啊一一”一声惨道而声音十分响亮的惨叫,老鬼子永井和夫把刺刀猛刺进胡永海的肚皮正中,  
令人极度地惊心不敢看。同时,还有多个中国军人胸部、肚皮被鬼子刺刀刺进去而发出次第起伏的惊人心魄的惨叫声。  
胡永海顿时感到自己的肚皮猛地被一把猛急的刺刀刺进肚皮正中,他只感到,自己肚皮往里一压,刺刀如刺进一个柔柔的肚肉里去,他只感到自己的肚皮里一冷,自己肚皮里的胃和肝脏经脉被刺烂,一股深入肚皮深层里的刺刀,使自己肚皮变得更痛马上成为尖利暴痛,就如自己的肚皮嵌进了尖刺。  
紧急着,他感到刺刀猛刺进他肚皮里,他感到肚皮被刺刀往里面进,先成了一小点,顿时,刺刀一下刺穿他肚皮到背后面的木桩上,他感到自己肚皮被刺刀一下暴刺,把自己的胃和经脉在肚皮里刺坏,马上,一股血从他肚皮被刺刀往里刺压的刀缝如井喷涌出来,  
胡永海被肚皮里的剧痛痛的身子往上极力抬起,好像这样,才能减轻他的痛苦似的和因肚皮暴痛而他把发皱的脸极力往木桩上抬起,一脸极度痛苦而绯红!  
看到战俘极度地痛苦,永井和夫马上把刺进战俘肚皮里的刺刀抽出来,紧接着,马上从胡永海的肚皮里冲出一道温热的血来,他看到胡永海,同时,把脸都扭曲的绯红,身子还急往上抬或挣扎,仿佛要挤掉索子。  
永井又野性大发,他想到此时,不大大过刺杀支那人的隐,还等何时。  
想到这里,看见从胡永海的肚皮里涌出的血,永井如一只吸血鬼,胡子都竖起,两只又大又鼓的如铜铃的眼珠往上翻,又大喊几声:“哈!哈!哈!”把刺刀对着胡永海的血和伤口相混的肚皮,连续刺五六刀,直到他感到浑身发热了,才满脸通红的停下来,非常心满意足地喝笑了起来。  
此时,他才看见新兵户田,到他接下来一个身体强壮的国军战士前,下不了手。就马上说:“户田,你怎么下不了手,杀不了支那军人。让我来,我还没有杀舒服、安逸,还没有尽兴。”  
“让开!”永井喊道。他即刻端起刺刀朝这个战俘皮带下的小肚皮猛刺了几刀,大喊道:“哈!哈!哈!”  
然后,永井和夫把刺刀在这个战士的小肚皮里,用力转动几下,往外一拖,马上有五六根白花花的肠子缠绞在全是血的刺刀尖上,从这个战士刺伤的在往外流血的小肚皮里一下拖出·来……  

五十三
“今福君,你不是喜欢吃肝子炒蒜苗下酒吗?”一个长宽脸、鼻子旁有一个小疤痕的、一双鳄鱼眼,擅长拿他人的痛苦来逗人的健壮23岁的鬼子叫冲中太郎,对身边的正和两个同伴聊着的身子强壮有力的心狠手毒的今福正南说。  
“呀,你提到的这是我最喜欢吃的。我妈妈在我参军前,就到福冈的菜市买了猪肝炒蒜苗跟我吃,岳西,真是幸福啊!太好吃了!回想起来,自从我离开福冈到支那征战,已经七年过了,再一吃不到妈妈的菜了!”  
“你不要叹气,这不是有现成的吗?”冲中用启发的口吻说,好像他以一个老师对自己一个不开窍或,茫然的学生在点拨他。  
“你说什么?”今福君一副显得笨拙的苹果脸瞅着仿佛一切都全知的冲中君。  
“这里是没有猪肝子,可是有人肝子人肠子。”冲中直接回答。他已经想好和今福君,要把一个中国军人的肚皮划开,把中国军人的肚皮里的肠子、肝脏拿出来现炒现下酒吃。  
今福君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就像一个总是不开窍的学生被老师一点,就全然明白了。“我怎么没有想到?对呀,现在就可以把支那男人的肚皮剖腹,把他的肝子、肝子取出来做成菜。”  
然后,今福显得略难为情说:“把支那男人的肚皮里的肝拿出来,我不适应。”  
“什么不适应,我帮你。”冲中太郎比今福军还热心。他还说:"我等一会,还有拿支那人的肠子下酒。”  
“那你一定要炒好。”  
“叶(日语:不),我就是要吃原滋原味的支那男人的肠子,才有意思。”  
说到这里,冲中等不得了,把他长条脸,如耗子的窄窄的两个鼻孔般的鼻子扬起,  
直接走到那边的金田小队长身边:  
“金田队长,今福君和我想吃支那军人的人肝,你同意吗?”  
在此时,占领南京的从上到下的军官和鬼子无不拿中国南京军民来残杀,为了升官和根据上级的指示来狂杀中国军民的高潮气氛下,这种想把中国军人拿来当猪狗凌辱的事,是更能符合这一潮流的。当然,金福队长会完全鼓励这样的超常举动。  
“哟西!”  
金福队长,非常赞赏!  
“走,我们去挑选一个一强壮的支那军人来。”老鬼子冲中说。  
“哟西。”  
然后,两人走到这边的中国军人的旁边。  
今福君看了一下,马上看到一个30岁的长得身子强状如牛的国军老战士31岁,就非常满意。就说:“你看这个支那军人多壮!”  
“哟西,完像像一头牛!”冲中说。  
他像一个老板,当场拍板又说:  
“就用他了。”  
“哟西。”  
两人就把这个30岁的中国战俘,硬拉横扯地弄到这边来。

五十四
看到自己心想事成,今福君和冲中太郎大喜。两人并没有觉得,用一个中国军人把他肚皮划开,把他肚皮里的肝脏、肠子拿出来,是那样令人恐怖心抖的事,是无人道的事,而是一件舒心的事,正符合他们上司喊他们要杀光所有的支那人的号召的情况下,是呀,何不利用这个机会,多干自己想干的,或根本干不了的事一一一吃人肝人肠子,这是一辈子都遇不到的事。冲中太郎想道:是呀,这样的机会什么时候会有,一辈子都没有,现在让自己遇到了,就把支那军人的肚皮里的肝子,肠子拿出来现炒现吃,一定很有意思,作为今天中午的一次人肉野餐,这该是自己在这一生中最开心的一次午饭。想到这里,他要即刻感受把这个军人的肚皮划开是什么感受。想到这里,冲中太郎决定改变主意,不让今福君动手,他说干就干。  
“今福君,我来动手。”  
今福君也想把这个军人的肚皮划开,说:“我也要动手。”  
“那里有许多的支那军人,你等下个。”  
“哟西。”  
“今福君,井次军,千野君,拜托你们了!”冲中太郎说。并走近站在他们四个人中间的中国战俘。  
中国战俘听不懂他们的话,只看到他们的脸色显得有些意图而在谈话,是不明白几个鬼子有什么意愿,依然心情绝望低沉,觉得一切都只有听天由命了。  
马上,老鬼子是长脸而力气大的井次君和一个饱鼓鼓的黑脸、跟牛的眼珠一样大的千野君强行把中国战俘按倒在地上,长得模样“淳朴”的长冈君,就赶紧把战俘开始在乱蹬的双腿死死按在地上,中国战俘被三个鬼子突然按倒在地上,不知道鬼子要干什么的战俘,也一阵心慌,本能地极力站起来,或挣扎,他还没有看出对方要把他怎样或是有什么坏的意图。  
看到战俘被死死按在地上,冲中太郎,马上伸出手,把战俘的浅黄军衣几脱开,马上露出战俘丰满隆起的胸部和非常性感的,在本能挣扎而溜动的腹肌光润的肚皮。冲中一点不犹豫,马上从自己紧系着腰间的宽皮带上,取下一把锋利匕首,从这个战俘不断浮沉的胸部上,在他剑突上(医术用语)斜斜而下突然在一起一伏的肚皮上一下划下去,紧急着战俘“啊”一声惨叫;马上,这个战俘在刀划进肚皮一瞬间,肚皮就往上昂起,从剑突往肚皮上的一条细长的刀口如拱起来,血就从细细的伤口里涌出来,流到了他的都皮上;战俘脸痛的发青,好像瞬间没有血色。他痛的变红的脸往上极力昂起,脖子上青筋都一条条暴起,在他十分痛苦时两只眼睛痛的发暗,眼珠往外突。  
此时冲中太郎,在战俘的把他极力挣扎溜动的肚皮,拿起刀尖沾有点血的匕首往战俘挨近他此前从胸部剑突下一细细的在不断痛得起伏的血伤口,向右肚皮往腰边又一下如割肉皮般,一下划过去然后,又往下面划下去到战俘依旧痛得  
起伏的,流了点血的肚皮处,又把战俘肚皮皮子割开,马上战俘的右肚皮现出了一个长方形的血红的内脏情景。  
能马上看到:露出右边有些黄红的肝脏。  
然后,冲中太郎把他刚从把战俘的肚皮隔开伸出沾了些血的左手,伸进此时已经要死的,还在微弱叫喊着的,脸往两边极力痛的扭动的战俘的肚皮里,在挨近红红的胸部下,如一个长方形口的、米黄色的带红些,显得柔软肉鼓鼓的肝脏和在肝脏下或四周的纷繁交叉的如麻线的红血管和乳白色的经脉。冲中把战俘肚皮里滑亮的还温热的肝脏用右手割掉,把匕首顺手插在战俘的肚皮里,把割断的肝脏棒出来,一脸得意欣喜地说:  
“今副君,你要的肝子来了。”  
“冲中君,你辛苦了!”  
“该我需要的肠子了。”冲中太郎说。  
然后,又把刚死的战俘紧系在裤上的皮带解开,把他小肚皮划开,把他的肠子都拿出来,然后,把战俘左肚皮最后剖开,拿出战俘腥红色的胃,十多分钟后,中国战俘被冲中太郎把肚皮、胸部划开,把他胃、肠子、心、肝都拿出。最后,冲中太郎充满喜悦的脸发亮地说:“今天中午,我们几个人又可以美餐一顿,这是难得的用支那军人肚肠做的午饭!”  
“我们一定吃安逸!”今福说。  
井次说:“我们现在把支那人的肚肠拿去做,我去生火!”  
“哟西,太好了!”  
冲中说;“不要急。那边还有这么多支那军人,等把他们杀光了,我们在回去做中午饭吃。”  


五十五
当占领中国首都南京城的日本侵略者在第二天就迫不及待地,如饿狼、疯狗极度无耻向无数的南京城的每一个角落、房楼,和有人烟的地方扑去,见人就抓,见人就杀,见女人就强奸,见男人就挑腹破肚,一时间,超大量的六万多个鬼子如毒蛇、嗜血的wob(英语暴徒),恶棍土匪盯着如猎物的南京军民不放。  
今天是12月14日,上午。  
自从昨天日本鬼子在南京城开始杀人来,李秀英就去了五台山小学美国教会学校的地下室,想躲避来自鬼子的祸害。李秀英27岁,她是一个劳动性的姑娘,和丈夫结婚一年,她怀有七个月的身孕,她的丈夫在外做工。李秀英是一个略方团白净的秀气脸。12月12日黄昏,她看见邻居家很多人带着家眷及时逃离南京城,她听说鬼子见人就杀,虽然担心,很想离开,但是,想到自己怀有七个月的身孕,这个时候离开不稳定的南京城,在路途万一来一个惊吓,影响到孩子自己怎么对得起丈夫,为了安全,把自己的孩子顺利地生出来,李秀英在第二天一早,就去这个美国教会学校的地下室,她觉得,这里是美国的教会,会更保险和安全。  
近两天不到,此时是中午十点,李秀英待在阴冷的地下室,尽管觉得里面黑隐隐的,光线暗淡,感到非常的不习惯。她想道:这里再冷,再不如意,也要忍着,现在是鬼子到处杀人放火的时候,为了自己和孩子,自己一定要习惯这里的地势。想到这里,她心里平静。她觉得这里是危险的避风港,还有,美国神父卡尔是一个有爱心、看不惯邪恶势力猖狂的好神父,能在这里躲避屠杀,李秀英放心。  
过了十多分钟,她听到地下室外面有人的吵杂声响,觉得声音大,主要是卡尔神父的大声喊声,当然,还有几个带日语的强制性的声音,李秀英是听不懂的。她不知道来的是什么人,就坐在暗淡阴冷的地下室里的木凳子上。过一小会儿,她再次听到了几个鬼子的日语声,和科尔争吵,并强行往地下室闯进来。  
三个身强力壮的凶悍的鬼子急步进入暗淡的地下室,显然,卡尔神父没能阻止三个恶棍鬼子。  
“有一个怀了孕的女人!“一个叫大木洋次的矮壮宽脸鬼子说。  
“怀了崽子的女人更够味。”还有一个圆脸、颧骨突出的肥鬼子见到身子圆圆怀有孩子的李秀英就淫欲撩心,就想上来强奸李秀英,他不知道这个女人有孩子吗,他知道,他就是要在李秀英身上发泄性欲,既然上面已经准许鬼子把中国女人当慰安妇,这个叫大木的鬼子就想道:大木君,你一定要纵情享受花姑娘。  
“我先上了。”圆脸的,肚皮肥厚的大木直接跨上一步,伸出手,去摸李秀英的胸部。  
离秀英明白了他们的话的意图,但是,从上来的这个肥鬼子的下流举止来看,她感到鬼子来是强暴她这样一个怀有孩子的女人的,心里就十分愤怒!  
这个鬼子已经伸出手,李秀英马上打了他一耳光。  
这个鬼子尽然无耻地硬扑上去,要摸李秀英的下身。  
李秀英马上后退一步,刚好碰到墙上。  
后两鬼子一阵恼怒,也许他俩居然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一个女人敢反抗他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889
发表于 2019-8-23 14:3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连载,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10-20 06:26 , Processed in 0.124801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