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42|回复: 7

[感悟生活] 【西部老土散文】双城记·南京徐州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714

帖子

184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843
发表于 2019-8-23 17:44: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西部老土 于 2019-8-23 17:51 编辑

走百城游记之二
双城记·南京徐州
    南京和徐州这两个城市没有任何直接的关联,若是非要找点什么联系的话,那就是同在江苏一个省,奥,对了还有高铁的连接。
    说起南京最最著名的景点当属夫子庙和秦淮河,用秦淮文化来形容一点不过分。至于什么钟山风雨、什么总统府、什么玄武湖等等,都无力与秦淮文化相比拟。当然了,金陵美食盐水鸭还是很有名气的嘛,别小看这一只鸭子却能在美食界力贯中华。
    说起徐州来有名的东西也不比南京少,只是近代没有什么枭雄在此盘踞,高祖刘邦的传说有些遥远,到是淮海战役的硝烟仍沥沥在目,哎,中国人打中国人不提也罢!
    南京有大明开国皇帝朱元璋,徐州有大汉开国皇帝刘邦,这两个人有极其相似之处,那就是“飞鸟尽,良弓藏”的古训来处。至于怎么藏法?还需问问善长、徐达、汤和、韩信、张良们的意见,才能独善其身。呵呵,呵呵!
    这次原本是去徐州参加富士公司中画幅相机极致影像鉴赏会的,但苦于买不到西安到徐州的高铁票,也许是暑期出行人多的原因吧,只能借道南京再转高铁到徐州。
    心想既然要借道南京,那么干脆就在南京待上两日,这里有小朋老友,这里有秦淮香君,这里还有盐水鸭!好!就这么办!于是就有了下面的南京两日游。
第一日乘飞机降落在南京禄口国际机场,携程的司机师傅已经在停车场等候,一个小时后入住南京秦淮河边的酒店,房间在酒店的四层,寝室不大但后面有个凉台,站在凉台上秦淮河景尽收眼底。
    刚刚把行李放下,微信就响了起来,知道是小朋友开车来接我,这个小朋友是有一年去雪乡摄影时认识的,年纪轻轻便有了家财万贯,全靠吃苦耐劳打拼出来一个富足的生活,去年我去林芝拍桃花,正巧她两口子也在林芝,记得那天他们坐车行驶了七八个小时才从墨脱赶到了我住的酒店,还热情地请我共进晚餐,对这个小朋友印象特别好!
    中午在她南京的家中吃了龙虾喝了奥地利红酒,我便告辞说要去总统府看看,她因为要照顾孩子不能开车送我,热情地叫来了滴滴车,与孩子一起送我到小区门口,我坐在滴滴车上望着她们远去的身影,心中非常高兴,旅途中的遇见也能如此真情,必须给她一个大大的赞!
    南京的总统府过去来看过,行走在里面有一种怪怪地感觉,当年枭雄老蒋坐在总统府中是何等的威风!哎,世事难料光阴似箭,以八百万之众居然不敌我大刀长矛,是天意也,更重要的是民意也,失民心者失天下!君不见经国先生痛定思定,开创出中华民主建国的先例,成就了昔日的四小龙之一。
    天太热了,热的已经没有心情去看老蒋当年的遗风,在里面看见有卖雪糕的,上前问:“多少钱一根?”
    答曰:“十元!只收现金不要微信支付宝!”
    好家伙,信息时代还有不收微信支付宝的买卖?又想了想也是对的,因为这里是曾经的中华民国大总统办公地,既然是民国的“曾经”又何来信息化呢?!
草草转了转,吃了根现金买的冰棒,出门问了一个协警,知道了地铁三号线的车站方向,就大步流星地奔地铁而去了。
    顺便说说地铁的那点事,这次出门我带了一张长安通的全国交通联合卡,在南京乘坐地铁公交如履平地非常方便。据说这张卡全国通用,身在哪里都可以像在西安一样的使用。
     回到酒店稍事休息,看看天色已经快到吃晚饭的时候,在酒店隔壁的“桃叶渡”饭店吃了晚饭,也没有细想这个饭馆名字的含义,就赶紧背上相机去拍秦淮河的夜景。
    说到秦淮文化,我自己粗浅的理解就是才子佳人之佳谈。南京的江南贡院集聚着当时大明的知识精英,无数个草民学生从这里经过考试成为了公务员,其中不乏倜傥风流的绝世才子;秦淮八妓又称金陵八艳,琴棋书画、歌舞诗词无所不精,天下大事忧心忡忡,才情风貌更胜须眉儿!君不见柳如是欲沉池水、李香君出家为姑、圆圆的冲冠一怒为红颜……,在这些个可歌可泣的故事里又怎能说她们只是一介红尘女子?!哎,数风流人物还看当年而非今朝!当晚便行诗一首为证:一袭红帐掩清纯,似画如水醉美人,那年若沉百宝箱,桃花扇中飞乾坤。诗中说的便是李香君。
    做完了这首诗,还舞弄了一段散文如下:我,独自坐在秦淮河边,微风吹来一阵清凉,满胸的热浪瞬间便融入了秦淮河的夜色之中。品着一元茉莉香片,看着画舫五彩斑斓,一时之间想起了明末那些个夜晚……。谁说妓女红颜祸水?谁知八艳风采绝伦,秦淮河畔抚琴作画赋诗轻歌谁人能及?仗义疏财深情护君谁人能为?一昧红尘绝唱,六朝古都生辉!
    以上的诗与散文均是即兴用手指在果八上书画而成,因为夜黑风高看手机不是很清楚指画难免有误,所以文字不甚严谨还请见谅。
    一艘五彩斑斓的画舫飘在河面上,远远看去有女抚琴,高山流水春江月夜传来声声叹。这时不由得想起秦淮河畔的才子佳人之佳话,恍惚之间小船穿过了拱桥便失去了踪影,留下来的竟是我心中的遗憾与惆怅。
    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第二日起了个大早,匆匆吃了点东西然后背起富士中画幅相机直奔玄武湖而去。在南京的交通真是要感谢这张全国通用的联合交通卡,距离酒店不远便是地铁三号线的车站,也就是夫子庙站。持卡进站全无障碍,乘坐地铁二十几分钟就到了鸡鸣寺站,出来步行十几分钟就是南京大名鼎鼎的玄武湖的东门。
    来南京许多次了,唯独这个玄武湖没有来过,问了南京的影友:“你们这个玄武湖怎么样啊?值得一去吗?”
    答:“美鸡很!你要不去就后悔!”
    怀着满满的激情、抱着大大的希望,来到了湖边。
    哎,这就是“美鸡很?!”,我在玄武湖畔差一点掉下来眼泪。
    无奈,已经来了就看看吧。迈开脚步绕着玄武湖走了整整一圈,什么五大洲、什么玄武门解放门转了个遍。哎,南京真热,头顶骄阳似火,脚下全无遮拦,我这一介书生已经是汗流浃背头晕目眩啦!
    拍得几张照片还算是过得去,扪心自问:与西湖比较景色如何?自己回答:“差之十万八千公里也!”
    不好意思啦,冤枉了上面说的那位南京影友,其实回答是这样的:“玄武湖一般般,可去可不去。”
    哎,谁让咱不相信呢?看来以后要听从当地人的安排才行啊。
    满头大汗地回到酒店,稍事休息了一会儿,这时电话响了起来,接起来听:“喂,哪个?”
    那一头说:“我是老朋友,你回到酒店了没有?中午请你吃饭!”
    听出来了,真是多年的老朋友。不一会老友驾到,自然是寒暄、吹牛、瞎弹一气,然后哈哈大笑一阵,如此重复乐此不彼。
    中午在酒店隔壁的一家饭馆吃饭,老友带来了十几年前私藏的茅台,点了三个大菜:盐水鸭、煮藕盒和红烧肉,开瓶、倒满、碰杯、一口闷!老友相会煮酒论道好不痛快!
    只是,哎,这个南京的饭馆价格吓人,三个菜就要了老友三百六十五元,哎呀,一天一元整整一年啊!
    席间老友讲起一个历史故事,老友说:“咱们今天吃饭的地方叫做桃叶渡,你知道由来吗?”
    我真的不知道由来,只能说:“饭馆能有什么由来?桃叶渡是个渡口吧?”
    老友不亏是老牌影视文人,慢悠悠的讲出来一个大故事:许多年以前,南京有一个花花公子,这个家伙长得貌似潘安风流倜傥,秦淮河畔有一个女子叫做桃叶,这个女子长得闭月羞花沉鱼落雁,花花公子看上了这个女子,女子也看上了花花公子,他们约会见面时要用小船摆渡,所以后人就把这个码头称作“桃叶渡”。桃叶有了公子,公子得了桃叶,两人卿卿我我冉在一起不可开交,没有几日公子又看上了桃叶的妹妹桃根,索性姐妹俩一起跟了公子,新疆不是有一首歌是这样唱的吗:“带着百万钱财,领着你的妹妹,赶着那马车来!”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这一日公子在朝里做官的父亲来看望儿子,见面就问:“儿啊,书读的怎么样了?书法写来给爹看看。”
    公子无奈,只好喊书童取来笔墨纸张,硕大的毛笔在墨池里沾了一沾,甩起膀子就往宣纸上抹去,没有想到沾满墨汁的笔着实有点重量,公子沾花捻草早已被掏空了身子,哪里还拿的动啊,只听见啪啦一声响,毛笔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老爹见状满脸的不悦,大声呵斥道:“老实交代,这些日子你都干了些什么好事?笔都拿不起来还谈什么书法?!”
    其实老爹早就对桃叶桃根之事有了耳闻,这次前来就是要教训这个不长进的逆子。在老爹的威逼之下,公子只好交代了全部事实,老爹听完怒气冲天,抡起巴掌照着公子的脸就糊了过去,只听见“拍拍”;两声大响,又听见“哎呀,我的妈呀!”,公子的脸顿时红肿起来,他趴在地上连连叫喊求饶。
    从此以后这个公子痛改前非,至于桃叶桃根是否还与公子交好无从考证,但是数年后这名公子成就了书法大业,他就是大名鼎鼎的狂草宗师-王羲之。
    以上这个故事是野史,无从考证切莫对号入座。
    下午在老友的陪同下游览了中华门和明城墙,从城墙上下来我让老友回家去休息,因为中午喝的酒不算少,年龄不饶人还是回去休息吧,老友在我的再三劝阻之下回家去了。
    过去对南京老朱建设的明代城墙知之甚少,这次亲登中华门,目睹了当年曾经被日寇攻陷的城门楼子,这个城门原来叫做聚宝门,相传朱元璋兴建此楼时屡屡被地下水淹没,有谋士献策说要想压住地下水就得用聚宝盆,恰好南京大户沈万三家里有这么一只聚宝盆,这个沈万三可是不得了,相传大名鼎鼎的玄武湖便是他家的后花园。朱元璋下旨向万三借聚宝盆一用,万三弱弱的问:“什么时候能还给我?”
    朱元璋信誓旦旦的回答:“五更!”
    万三谢过皇恩拿出了聚宝盆,这个聚宝盆可是有用,埋在地基下以后再也没有地下水来泛滥,终于盖起来这个瓮城。朱元璋又下了一道旨,号令全国也就是大明朝从此没有五更天,也就是再也不用把聚宝盆还给沈万三。
    万三老哥当然是不服气啦,三番五次地去向朱元璋索要聚宝盆,惹得龙颜大怒,一道圣旨将万三全家发配去了云南,把沈宅和玄武湖收归国有,南京从此再无万三之踪迹。
    这个故事当然还是南京这个老友站在中华门的城墙上讲给我的,我半信半疑的问:“这个沈万三与周庄那个沈万三是一个人么?”
    老友缕了一下胡须(其实胡须长的很短根本看不出来,估计是文人惯有的动作)慢吞吞的说:“无从考证、无从考证啊!”
    那我去周庄吃过的满大街叫卖的“万三蹄”究竟是否这个“万三”所创呢?也无从考证、无从考证也?
    说多了跑题了,还是回到明城墙上来吧,中华民国成立后认为聚宝门封建意识太重,就改名字为中华门,并由老蒋亲笔书写“中华门”三个大字悬挂于城门楼上。
    离开了中华门向夫子庙走去,忽然听见有老子骂儿子的声音:“你个龟儿子,西安的城墙你都上过啦,这个城墙你还要上去吗?时间来不及了!”
    回头看看却是一对男女领着一个七八岁的孩童,孩子蹲在地上不走,非要上这里的明城墙,父母看样子是要赶时间去什么地方,一家人僵持在了这里。
    见此状我无意插了一句嘴说道:“这个城墙不去也罢,单薄矮小那能跟西安的城墙相比较,你们要是去过了西安城墙,就不用上这个啦,差距不是一点点啊,最少有十万八千里!”
    孩子坐在地上问我:“老头,您说这个城墙单薄得很,我看着老高、老高呀。”
    “老高老高?那是你的个子太矮了,这个城墙如果高大厚实怎么会让日寇攻陷呢?!你看看西安的城墙,日寇连个边边都没有沾到!”我也操着醋溜成都话回答,但心里还是想着被孩子呼为老头的悲伤,真的有这么老吗?!
    呵呵,听完我说的话,只见孩子一跃而起,跟着父母扬长而去!
    回酒店的路上遇到一个小超市,思量了几个来回,终于决定买一包方便面回房间泡着吃,因为这两天小朋老友请吃饭,大鱼大肉吃腻了实在难以下咽,另外由于太累了晚上就在房间休息没有出门。
    又是一大早去赶乘高铁,全国联合交通卡真好用,拉着箱子乘坐地铁比叫车更快捷,绝不会堵车,一会功夫就来到了南京南站,然后乘坐高铁一个来小时就到达了徐州。

    说起徐州我是再熟悉不过了,因为老婆家是徐州的老户,她们过去的家住在徐州风化街上,其祖爷爷叫做张大烈(字景武),靠着劳动起家一路发迹成为了徐州首富,当年号称张半城,也就是拥有徐州半个城池的家业。由于张景武先生乐善好施,接济和捐赠遍及全徐州,当地人都称之为张善人,近年来政府在户部山上的戏马台西院为其立碑以作纪念。哎,一个曾经的大家族,同全国人一道经历着沧海变幻,XX后财产陆续被全部没收,孤儿寡母在贫困线上相依为命,却没有善人来施舍。
    因为富士公司的极致影像鉴赏会在苏宁凯悦大酒店召开,哎,凯悦大酒店作为进入中国第一批的五星级酒店品质极佳,不知道这个卖家电的苏宁什么时候入主了凯悦?压根不是一个素质层面的呀,洗衣机彩电手机居然打倒了大名鼎鼎的五星级酒店,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又仔细地想了想,哎,特色社会就是要出奇制胜方显特色嘛!
    当然不能住凯悦了,因为价格太贵,于是在携程预定了旁边的彭城大酒店,差不多是凯悦房价的一半。正好有摄友(南方叫做影友)也赶了过来,哎,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影友”这个叫法,不科学啊!比如影视爱好者、皮影爱好者、影子、影像、影响等等,你就不能正确理解到底是哪一类的影友。摄友的叫法还是很贴切的,摄影、行摄,再没有同类项,一听就知道是摄影爱好者,提请南方的摄影爱好者尽快改变叫法与全世界一同叫做“摄友”吧。
    中午草草在彭城酒店中餐厅吃了饭,因为天太热又是刚入住就没有往外面跑,实在是不能不说说这个彭城大酒店的餐厅,按道理说这种规格的酒店餐厅都应该有大厨掌勺,至少也得是个一级厨师吧。没有想到菜品端上桌尝了尝,哎,这个难吃呀!是什么人做的菜坏了彭城饭店的好名声!
    睡了一会午觉,起来喝了杯咖啡,整理好相机包,就跟摄友出发去户部山寻找张君景武的遗迹。
    一路上拍了许多陈年民宅,还是颇有些味道,顺着小路爬到了户部山顶,哎,也不能称作“山”,因为太矮了只有数十米高,但山上有西楚霸王项羽嬉戏玩乐的历史遗址戏马台,走到跟前去买票,售票处已经空无一人,看看牌子上写着下午五点钟下班,四点半停止售票,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是四点四十分,只好隔着大门望洋兴叹了一会儿。
    户部山上吃了闭门羹,心里很是郁闷,这大老远的好不容易来一次,想看看张大烈景武先生的碑文都未能如愿。哎,去他娘的四点半不卖票!先去云龙湖消消暑再做道理。
    打不上出租只好叫了个滴滴,上车问司机师傅:“你好,请问云龙湖在哪里能够拍到日落?谢谢!”
    司机师傅是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操着一口浓重的当地口音回答:“你们是外地来的吗?吃过烙馍卷馓子木有?”
    哎呀,问您云龙湖在哪个位置能够拍到日落,你可好给俺们来了个烙馍卷馓子。同行的摄友不知道什么是烙馍,馓子到是早餐吃上了,问道:“师傅好,什么是烙馍?”
    摄友也被师傅绕到了烙馍里面,全然忘记了去云龙湖的拍摄使命。司机师傅微微一笑说道:“俺们徐州的烙馍那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把馓子往里面一放,喜欢吃辣味道的还可以加点辣椒酱,卷起来往嘴里那么一咬,咔吱、咔吱的吃嘛嘛香!”
    我忍不住插了一句说:“徐州的烙馍就是一张死面饼,只是杆的薄了一点,用鏊子来烙一反一正就出锅。”
    司机师傅听见我的插言大惊失色,刚才的自豪与矜持全然木有了,连忙问道:“啊,你怎么也知道烙馍是怎样烙成的?”
    同车的摄友笑着回答:“他老婆就是徐州人,祖上是张大烈,徐州有名的张半城,你听说过没有?”
    司机师傅讪讪地回答:“木有,过去的事情得问老人们才能知道。”
    就这样瞎坎了一路,司机师傅说:“到了,这里就是金山塔,徐州人都是在这里看日落,你们知道许仙和白蛇吗?这里就是那个金山寺的金山塔。”
    同行的摄友问道:“金山寺在镇江怎么会跑到徐州来呢?”
    司机一边打开车门透气,一边说道:“镇江那个是山寨的,这个才是真正的!你们要是不相信,就去看看历史书。”
    目瞪口呆,还是目瞪口呆!当然是南方的摄友啦,我可是镇定自如不为之蛊惑。
    来到云龙湖畔,浩淼的水面烟波荡漾。正在喜悦之际,忽然头顶上乌云密布身子旁狂风大作,有大颗粒的雨点落了下来。幸好金山塔附近有个亭子,赶忙躲进去避雨,刚刚走进这个小亭子,倾盆大雨就降了下来,万幸有这个避雨之处才没有被淋成落汤鸡,摄友说:“人品决定一切,否则落汤鸡的干活啦。”
    这句话还是有点道理的嘛,能健康地活到这个年龄,呵呵,谦虚一点地说也就剩下点“人品”了!哎,是不是有些自吹自擂呀?
    “哎呀,快看!”有几个避雨的当地人喊了起来。这时候暴雨骤停,天空中密布的乌云突然间裂开了一个大口子,阳光从裂缝里面四射而出,把云朵和湖水渲染得火红火红,随着四五级大风的搅动,云彩不断地变幻着形状,就好像冬日壁炉里高窜的烈焰,又好似夜晚在荒野中点燃的那一团篝火。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说时迟那时快端起富士中画幅相机,对着满湖满天燃烧的烈火“咔嚓、咔嚓”地按下了快门。对于一个摄者来说有一句行话叫做“有云就有戏”,说的是有云才能拍出漂亮的片片。今天何止是有云啊,脑海中立刻想到了一个题目,题目就是“火烧云龙湖”。
    这样的天象维持了十几分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一同避雨的徐州人说:“今天的云是十年九不遇啊,你们的运气真好!”
    拍到了满意的照片,天已经慢慢地黑了下来,肚子也有点饿了。收好相机走到湖边的道路上等待出租车,这时候应该是人们下班回家或者出门觅食的时间,只见车流滚滚车灯淼淼,等了十几分钟没有一辆空着的出租车过来,等得着急掏出手机准备叫滴滴,还没有操作完毕就听见有人说:“大叔,您是要打车吗?”
    抬头看看只见一辆私家车停在了马路旁,车窗里面有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喊我。俺这一生阅人无数深知江湖险恶,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呀!面对这辆车主自然首先想到了“黑车”这个名词,所谓黑车就是没有政府许可和没有网约牌照的拉人挣钱的车,我警惕的回答说:“我们是等出租车的,你有什么事情吗?”
    小伙子笑着说:“快上车吧,我不要钱,湖滨路这个时间段不好打车的,我顺路送你们一程。”
    路面上车辆太多,已经有几辆车不耐烦地按响了喇叭,没有时间再交流了,我们就半信半疑地上了车。
    我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小伙子问:“你们去哪里?”
    我说:“准备去煤建路上吃徐州老地锅。”
    小伙子看着我的手机导航图,一路开了过去。我说:“你开车捎我们去,车费总是要给你的。”
    小伙子说:“我不要钱,只是看到你们站在路边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坐上车,反正我下班了也没有什么急事情,先把你们送到饭馆我再回去。”
    心里有点感动了,还是徐州人好啊!记得二十年前我来徐州出差,出了火车站看到有几辆出租车在等客人,上前去说:“师傅,我去黄河饭店”
    没有想到师傅回答:“你去黄河饭店就不用打车,看见没有?顺着这条路走十分钟就到了。”
    这要是放在XX和XX城市,那回答就不一样啦,师傅将眼睛珠子转了几转说道:“哎呀,这个饭店老远啊,快上来吧。”
    出租车绕着城市的二环或者三环或者大街小巷不停地转圈圈,最后来到了饭店,看看计价表赫然显示数十元钱,你心里还想着幸亏有师傅知道路,这么远的车程自己可怎么找啊!等你付过钱出租车一溜烟的开走了,举目一看,奶奶的!火车站的大牌子遥遥在望。
    从那一次我就感到了徐州人的纯朴,今天又遇到了这个小伙子,更加印证了我对徐州的好印象。
    小伙子给了我一张名片,他是太平洋保险公司的高级经理,名字叫做陆成,聊天时知道他老家是萧县人,父母都远在西安大明宫建材市场做装修工程。
    顺便说说徐州的名菜“地锅”,二十多年前来徐州时去吃地锅,找到一个大院子,院子里面有几座用砖头垒起来的灶火,灶火很矮烧火的部分是在地上挖了个坑,上面架着铁锅底下烧着柴火,锅里面煮着老母鸡或者大公鸡或者小鸡仔和若干种菜肴,基本是以咸香味道为主,那时候还没有几家饭馆引进四川的麻辣,锅的四周贴着死面饼或者玉米面饼,铁锅里鸡熟了的时候饼子也跟着熟了。近几年再来徐州吃地锅时这道菜已经变得高大上,可以坐在餐桌上等待,店小二根据你点的地锅品种在后厨烧好,然后用铁爪子拿住锅边给你送过来。今天这家地锅店就是这种操作方法,其实已经失去了在农家大院里吃饭的韵味。点了一个地锅素三鲜和一个地锅鱼,待地锅上桌后用长长的筷子使劲把锅里的食物夹起来送到嘴中,好家伙!不是吹的其香无比呀!咗以青岛纯生啤酒吃着贴饼子,那份滋味不是用语言能够表达清楚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4

主题

714

帖子

184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843
 楼主| 发表于 2019-8-23 17:44: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部老土 于 2019-8-23 17:52 编辑

    第二天一大早趁着凉快先去了户部山的戏马台,找到了张大烈(景武)的石碑,拍了几张照片后就赶去苏宁凯悦大酒店参加富士公司的极致影像鉴赏会。
    对于富士公司早在几十年前就比较熟悉,因为那时候喜欢用135的华山相机胡乱拍照,所谓的胡乱拍照就是没有系统的学习摄影理论和拍摄技法,只是拿着相机随心而拍。记得那时晚上把单身宿舍的窗户用被子捂得严实,点上一支暗淡的红外线灯泡,开始冲洗胶卷和洗照片。富士、柯达、乐凯、上海都是大牌的胶卷制造厂商,富士与柯达还有自己的相机,八十年代初期买过一台富士的胶片相机,好像与理光和奥林巴斯齐名。当时除了尼康、佳能、宾得好像还有个品牌叫做美能达?实在是记不清楚啦。
    随着数码科技的日新月异,胶片相机逐渐成为了历史,数码单反占据了世界的摄影市场。近年来又随着数码与光学科技的发展,无反相机逐渐的蚕食着单反相机的市场,并且很有可能成为一统相机天下的王者。
    富士公司的活动我参加过好几次了,尤其是请来的摄影大师们的讲课非常吸引人,与普通的摄影教学只讲技法不同,他们从摄影思想、创作构思、完美作品的角度讲授,让人眼界大开受益匪浅。这次就是由国内外驰名的两位大师主讲,他们比对着硕大的屏幕影像,给与会者传播了一个摄者应该具备的思维与素质,也让我们看到了身临其境的拍摄过程。
    下午时分会议落下了帷幕,晚上与摄友一同去逛了逛徐州的大商场,您别说徐州居然也有金鹰国际商场,在商场里却发生了一件事情……。
    商场里有一个卖户外服装的专柜,我看了看牌子知道是韩国的“科隆”,有两个小姑娘站在那里促销,我一时兴起问道:“美女,你们这个服装是南韩还是北韩生产的?”
    听见我的提问,一个小姑娘与另一个小姑娘紧急磋商了一下,然后回答说:“他们已经分开了。”
    我调侃地问:“啊?分开了?什么时候分开的?”
    这两个小姑娘又咬着耳朵商量了一下,然后回答说:“他们早就分开了。”
    我故作惊讶地说:“啊,早就分开了?那这衣服就不能买啦!”
    离去时回头看了看,这两个小姑娘面部表情严肃认真两只眼睛看着我们,似乎在说:“你这个大叔,他们分手了这么久,你都不知道?真笨木有文化!”

    就以这个金鹰国际商场里的小插曲结束这次愉快的徐州之行吧。

    2019年8月23日星期五
    西部老土写于闻声土居工作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4

主题

9678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0622
发表于 2019-8-24 10:5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充沛,内容精彩;欣赏佳作,遥祝问好!
淡泊看人生,挥手谱华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8

主题

5622

帖子

733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332
发表于 2019-8-24 15:23:3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的精彩佳作,点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4

主题

714

帖子

184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843
 楼主| 发表于 2019-8-24 17: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邓仲祥 发表于 2019-8-24 10:50
文字充沛,内容精彩;欣赏佳作,遥祝问好!

谢谢,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4

主题

714

帖子

184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843
 楼主| 发表于 2019-8-24 17:07:57 | 显示全部楼层
雨荷 发表于 2019-8-24 15:23
欣赏老师的精彩佳作,点赞,问好!

谢谢,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772
发表于 2019-8-25 14:0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作,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4

主题

714

帖子

184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843
 楼主| 发表于 2019-9-8 11:02:52 | 显示全部楼层
西部文学 发表于 2019-8-25 14:08
欣赏老师佳作,点个赞,问好!

谢谢,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9-21 19:22 , Processed in 0.218401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