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47|回复: 0

[长篇连载] 浪子门(1)

[复制链接]

185

主题

719

帖子

166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660
发表于 2019-9-3 18: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无才浪子 于 2019-9-3 18:19 编辑

第一回:静悄悄浪子兴记事    急匆匆在渊突敲门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敲门声急促的响了起来。
    微风轻轻吹拂,月色一片黯淡,社区里一片寂静。“浪子门”掌门无才浪子,正在记录,发生在爱徒江湖混混儿身上的一个故事,《等的就是这句话》:
    准是他偷了的,在这社区里,除了那小子,还有谁会偷东西?
    真是的,你看他,歪戴帽,斜穿衣,一看不是好东西!
    就是,就是,那小子一向吊儿郎当,流里流气。
    一看那小子就像个二流子,穷瘪三儿!在这社区,我看出了他,没有谁会头东西!
    就是,就是!那小子没来之前,我们社区,很少有人丢东西的;他一来,就接二连三的有人丢东西了,不是他偷,还能是谁!
    也是的,浪子先生这么好的一个人,咋就收了这么个徒弟;成天东游西逛,贼眉鼠眼的,让人看着就不顺眼……
    那天一大早,“东湖社区”“荆楚文坛”分区里的几个老少娘们,又积聚在一堆骂开了。尽管她们一看见有人经过,就假装叙家常,显得若无其事儿。可人们还是知道,她们就是在骂无才浪子的小徒儿,江湖混混儿。因为,无才浪子的小徒儿,江湖混混儿入门最晚,且年龄不足15岁,身材矮小,性格里又有七分童稚,三分流气;还有几分放荡不羁;单从外表看,实在是,难以与正人君子为伍。故而,社区里好多娘们,只要一丢了东西,就把帐算在他头上。比如:
    “汉语天下”单元里的巧舌阿林子,一首写给情郎的什么短信,不知咋的搞丢了,说是江湖混混儿那小子偷去,送人了,硬是巧舌如簧的骂了半天;“新诗歌”单元里的闷头狠哑女,一篇什么抒情小诗,被论坛版版儿误删了,她硬是在心里嘀嘀咕咕好一阵子,臆想是江湖混混儿偷去,换钱钱儿,泡妞了,指桑骂槐的,骂了好几天;“诗词歌赋”单元里快嘴小小白莲,一支什么小曲,不知咋的不见了,硬是怀疑,是江湖混混儿那小子,偷去,换破牛仔服穿了,极尽快嘴之能事儿,放挂儿鞭似的骂了一早晨; 这不,“文人墨客”单元里母夜叉水晶苑,昨夜发现她给旧情人的文字,一段什么经典抒情点评,不知咋的,被别人改头换面,贴在了另一单元,她一口咬定是江湖混混儿那小子,偷去换了画画的水墨,孙二娘似的,双手叉腰,骂了一天一宿,就差像农村泼妇那样儿,剁着砧板了。
    江湖混混儿,这小子虽然性格乖张,硬皮气,但他绝非无知。他知道,这些娘们怨他,怀疑他,只不过是因为她们没有弄清真相;所以,他不与她们计较,只是在心理暗暗较着劲儿。
    那天,月落乌啼,社区一派湖风夜色,人们早已沉浸在一片寂静中。“ 抓贼呀,抓贼!抓偷文的……” 突然,从社区中间绿化丛里,传出一阵大声呼喊,几乎把社区里所有的人都惊醒了。 那些被偷了东西的娘们,一个个都是呼呼地爬起来,三下五去二的套上衣服,匆匆地,拿的拿锅铲,拿的拿火钳,拿的拿扫帚……风急火燎地向着喊声奔了过去。
    “ 啊——”这些娘们将要赶到的时候,突然听见一声惨叫,一个黑影随着惨叫声狂奔逃去,一个黑影应声倒地。 娘们走近一看,发现那倒下的黑影,正是江湖混混儿那小子。只见他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他看见来人,便气息艰难的说:“快!喊我师傅来,刚才跑了的那人是,是,是偷文的,的贼……”江湖混混儿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说完这段话,他双手一摊,仰卧在地,气若游丝。众娘们俯身去看,发现这小子的胸前血流如注,这才慌了。她们急忙令红丽清歌,用她的“千里传音”之功,呼唤江湖混混的师父无才浪子。
    说时迟,那时快!片刻之间,江湖混混儿的师傅无才浪子便赶到了。他一看爱徒伤势严重,本想自己亲自施救,可想了想,忽的双臂一伸,抱起爱徒江湖混混儿,使出轻功绝活,一阵风似的,把他送到了一剑无尘大师开的社区诊所,恭请无尘大师为爱徒救治。
    无尘大师真不愧为大师。他轻运神功,用内力游走于江湖混混儿全身的各个部位。片刻功夫,就听得江湖混混儿那小子,哇啦一声,吐出一团污血,人便清醒过来。他嘴里不住的喊着师傅,师傅。 听得爱徒呼喊,无才浪子赶紧趋步上前,附在爱徒耳边道:“徒儿,师傅在此,有话就说。”
    于是,江湖混混儿在无才浪子耳边轻轻嘀咕一阵。只见无才浪子手里哨笛一挥,用笛声招来了师弟或跃在渊,和徒儿天涯刀客、兮云飞扬。随后,他又抱拳向或跃在渊施礼说:“有劳师弟和大师一起,照顾小徒,在下和两位徒儿有点事儿,要即刻出去一下。”
    或跃在渊一见,赶紧还礼道:“师兄请便,不必客气!”
    旋即,就见无才浪子一挥手,师徒三人一阵风似的消失在夜幕中。无才浪子带着弟子天涯刀客、兮云飞扬一连使用轻功绝活“柳絮飘飞”,顷刻间,便在社区“小说纵横”单元,追上了那贼。师徒三个成三角形,把那贼围在了中间。
    无才浪子见那贼身高六尺,虎背熊腰,体壮如牛;虽然那贼,用黑纱蒙着面部,可他总觉得又有些眼熟,只是,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姓什么,叫什么,作何营生。面对此贼,无才浪子只想尽快抓住他,洗清爱徒清白,以还“浪子门”弟子清白名声,也就懒得去回味,去猜想那贼身份。他将手中哨笛一挥道:“何方毛贼,竟敢屡屡偷盗社区美文,害我徒儿遭猜疑,背骂名;误我‘浪子门’门徒清名!此时被围,还不乖乖就擒,难道还要我动手不成!”
    “哈哈哈哈……‘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乖乖就擒?你有那本事么?”那贼虽然知道,被无才浪子这样的三个高手围住,定是万难逃脱,心里胆怯,但表面上却依旧装作镇定自若,用不屑口气的讥讽道。
    “那好!看我有没有……”
    “师傅,杀鸡焉用牛刀,让我来收拾这偷文贼,为师弟出口恶气!”兮云飞扬没等师傅无才浪子说完,呼地上前请战道。
    “好!当心点!”无才浪子答应后,又对二弟子天涯刀客道:“天涯,注意!别让这贼跑了!”
    “是!师傅!”天涯刀客答应后,将断魂刀抱在怀里,虎视眈眈,看着那贼。
    “嚯!”兮云飞扬得到师父首肯,身子一摇一晃地趋上前去,至那汉子一步之距时,手中青铜笛突地一招“妹子耍娇”,直取那贼的左耳。这动作看似轻巧,极尽奚落,实则暗藏力道;如若让她击中,轻则耳朵失聪,重则大脑瘫痪,成为废人。那贼一见,大吃一惊!他不敢怠慢,呼的使出“无名拳法”中的第六招:“蛮汉耍横”,身体向右一偏,躲过兮云飞扬的青铜笛,右手一拳,直取兮云飞扬右腋下。兮云飞扬见那贼一招就耍横,心里来气,嘻嘻一笑:“嘿嘿!没想到你这贼,还横里有点意思!今儿个,你表姑姑高兴,陪你耍耍……”
    “呼!”不想,没等兮云飞扬说完,那贼突地一个“恶狗越强”,身体猛地腾起,越出兮云飞扬的攻势之外,意欲逃去。
    “啪!”说时迟那时快,天涯刀客听了师傅无才浪子的吩咐,时刻防备那贼狗急跳墙的逃跑。此时,见那贼一跃,就知其目的。他没等那贼身体落地,便呼地一个“柳叶追风”,身体平地跃起一扭,柳叶随风似的,一晃就到了那贼的前面,手中断魂刀一挥,挡住了那贼去路。
    那贼一见天涯刀客手中断魂刀,心里一个激灵,便知天涯刀客比兮云飞扬更厉害,若被天涯刀客缠住,要想逃脱,那是万万不能的。于是,他呼地一个“后滚翻”,身体向后,腾空一个翻滚,回到了兮云飞扬的对面。趁兮云飞扬尚未出手之际,突地一招“白虎掏心”,右手一拳,猛地击向兮云飞扬胸前。
    兮云飞扬见那贼小看她的本事,认为可以从她手中逃脱,跳出逃走,被师兄天涯刀客拦回,虽然气得:头上青烟起,脚下冷气生。但此时,她见那贼耍横攻来,更想戏耍一番,气气那贼。故而,她依旧一个“妹子扭腰”,身子一歪一扭地,绕着那贼的拳势旋转;于无意间,手里青铜笛突地一招“画梅点蕊”,戳向那贼的眉心。那贼又是一个大惊!不过,那贼也不是绝对的“绣花枕头乱草包——中看不中用”。他见兮云飞扬的招式,尽管是在戏耍他,却甚是迅疾,又有力度,不可小觑。于是,他忽的一个“小腾挪”,绕到兮云飞扬的身后,复又使出“无名拳法”中的第八招“双拳击柱”,双拳呼的攻向兮云飞扬的后胸。兮云飞扬顿觉后背寒气森森,藏着杀气,便晓那贼是变守为攻,便决定不再戏弄玩耍;随即,呼的一个“妹子戏水”,顺着拳势,向着那贼的左侧,一个扭身翻转,至那贼左侧,手中青铜笛,突地一招“青竹打蛇”,击中那贼左脖子。只见那贼贼头,猛地向右一偏,再也直不起来了。兮云飞扬呼的上前,以笛戳在他的胸口,大声喝道:“再不老实,表姑奶奶戳穿你的心窝,挑出你的狼心狗肺,废了你!”无可奈何,那贼只好乖乖束手就缚。
    第二天社区管理处便贴出了一则告示:
    昨夜,本社区“浪子门”掌门无才浪子,和他的两位徒,弟天涯刀客、兮云飞扬,经过一场与贼徒激烈搏斗,终于抓住了常在社区偷盗美文的贼。经过审讯,终于弄清楚了,那贼就是曾经因偷盗美文被人发现,相互扭打弄伤双手,故而,不敢以双手示人,常把双手倒扁在背后的,社区“游客”天下无敌。审讯中,嫌犯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
    真相大白之后,那些丢了文字的娘们,一个个都对自己毁谤无才浪子,冤枉其爱徒江湖混混儿的言行,感到羞愧难当。她们相约一起,到无尘大师的诊所,去看望江湖混混儿。
    首先进去的是巧舌阿林子。她提着一个小陶罐,轻轻走地到江湖混混儿病床边,不好意思地说:“小江啦,我给你熬了八宝粥,生津止渴,补养身体的,你喝点试试?”
    “啪!”江湖混混儿一把把那陶罐拂到地上摔碎了,说:“不稀罕!”
    接着进去的是快嘴小小白莲。她提着一个保温桶,也是轻轻地走到江湖混混儿的病床边,一边用手挠着耳边的发髻,一边难为情地说:“嘿嘿,嘿嘿,小江呀,你受伤了,需要营养,我给你炖了一只母鸡汤,你喝点看看,味道儿咋样儿!”
    “嘭!”又见江湖混混儿一把把保温桶推在地上摔破了,说:“享受不起!”
    第三个进去的蝴蝶美眉。她拿了一包红枣儿,不好意思的“呼呼”笑着,走到江湖混混儿的床边,一边拢着头上的刘海,一边微笑着说:“小江啊,你看,你受伤了,在这儿治疗,闲来无聊,就把这枣儿当零食吃吧!”
    “啪!”“用不上!”江湖混混儿依旧一把把红枣扔在地上,气呼呼地说。
    第四个进去的是母夜叉水晶苑。她什么也没带,大步走上前去,依旧母夜叉似的,双手一叉腰,大声大气地说:“小兄弟,我知道我们错了,冤枉了你,真的对不起呀……”
    “呼!”还没等母夜叉的话说完,就见江湖混混儿,一把掀开胸前的被子,说:“俺之所以赖着不出诊所,等的就是这句话!”
    众人一听,瞠目结舌。
    无才浪子刚记录到这里,突然听见门外“咚咚咚咚”的响起敲门声,他赶紧放下笔,开门一看,原来是师弟或跃在渊……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9-21 18:55 , Processed in 0.156000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