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30|回复: 0

[长篇连载] 浪子门(2)

[复制链接]

181

主题

715

帖子

165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656
发表于 2019-9-7 17:42: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无才浪子 于 2019-9-7 17:47 编辑

第二回:大岭村草园急传书  猫儿冲兰心巧解密


    无才浪子见师弟或跃在渊敲门进来,放下笔轻轻问道:“师弟匆匆而来,想必有要紧事?”
    或跃在渊用手摸摸额头,焦虑地答道:“刚才,我接到师侄女白草园的飞鸽传书。说他们刚探访到了西岳华山脚下的大岭村的时候,正赶上那里发现了一具无名男尸;经过官府仵作尸检,确定那男子乃是刀伤致死;根据刀法特点,官府怀疑是师侄‘断魂刀’天涯刀客所为;官府已将天涯刀客拘押,让咱们即往华山,协助官府察查此事。”
   “怎么这么巧?他们刚到,就发生了这事儿?”无才浪子心中生疑,顺嘴向师弟或跃在渊问道。
   “我也觉得这是蹊跷。但必定发生了,又让他们赶上了,师兄说咋办?”或跃在渊也说出了心中的怀疑,反问无才浪子道。
    “既然这样,就有劳师弟即刻去通知徒儿兰心、毅峰和玲珑三个。让他们立即收拾停当,跟我们一起去华阴,把这事儿弄清楚。”
   “好!我这就去通知他们。”或跃在渊一边答应一边转身去了。
    无才浪子虽然表面平静,内心却是十分地焦急:“此事,必定内有蹊跷。如若处置不当,不仅爱徒性命不保,还可能危及整个‘浪子门’。只是,这蹊跷究竟在何处呢……恐怕只有去了华阴才……。”
   “师兄,他们来了。”无才浪子正在思虑之时,或跃在渊带着兰心蕙质、韩毅峰、玲珑玉三个走了进来。无才浪子知道,师弟或跃在渊,在路上必定把情况,向三个徒儿作了说明,自己无需再有啰嗦,便开门见山的对徒儿兰心蕙质、韩义峰和玲珑玉嘱咐道:“想必,你们的师叔,已经把情况向你们做了说明,告诉你们了,叫你们来的目的和原因,师傅不再啰嗦。但我要强调的是,我们此去华阴,旨在协助官府探查清楚,你们的师兄弟天涯刀客被陷害的原委,帮助官府抓住真正凶手,以还你们的师兄弟天涯刀客的清白——也是还我们‘浪子门’的清白。所以,你们在中途一定要谨慎行事,不可莽撞,惹出祸端,陷你们的师兄弟天涯刀客于不复之地”。说完,无才浪子手一挥:“我们现在就走!”
    “是!师傅!”于是,无才浪子和师弟或跃在渊一起,带着兰心蕙质、韩义峰、玲珑玉三个弟子,直奔华阴而去。
    因为有事,没有心思欣赏路旁的风景。无才浪子一行五个人,各自施展功夫,不足三个时辰,便来到一个叫猫儿冲的小县城。他们想找家干净的小饭店,吃点东西,充充饥,再继续赶路。不想,他们刚在一家叫“天留客”的小店前堂坐下,就看见有一大堆人,围在小店对门一家人家的门前,叽叽喳喳,咕咕噜噜,议论什么。
无才浪子顺便向店老板问道:“老板,对门那家出了什么事了?咋那么多人都围在那儿啊!”
    “唉!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店老板长叹一声,摇摇头说道。
    “咋啦?撞着麻烦啦,还是遇见灾难啦!”无才浪子又问。
    “谁说不是咧,好好的一家人,一夜之间便家破人亡了。”店老板为那家人惋惜,解释说。
    “到底是咋回事儿?”无才浪子想及时弄个究竟,复又焦急的追问。
    “那家是开米行的,老板姓王。因有些小富,就嫌弃老婆人老珠黄,偷偷在外面养了外室。不料,那天被他的老婆发现了。自此,夫妻俩便经常大吵大闹。十天前的夜里,他老婆突然失踪了。一家人到处寻找,找了几天都鸟无踪影。为此,老板的老娘急得卧床不起。昨天,他尚未出阁的妹子——本是一个知书达理的漂亮姑娘,不知咋的,也突然变得痴痴傻傻,嘴里总是语无伦次的说着,‘吓人,太吓人了……’游魂似的到处乱跑,还当街撕扯自己的衣服,露出姑娘的羞来。唉!作孽呀!”店老板把情况向无才浪子作了介绍后,又是为之感到伤感。
    “没报官府么?”
    “那女人娘家,说是老板谋害了他家女儿,第二天就把老板告到了官府。”
    “官府咋办的呢?”
    “怎么办?还不是老一套,抓了人又找不出证据,拖着赚钱呗!这不,今天又来搞什么现场勘查了。”
    无才浪子听了老板的叙说之后,认为这其中定有缘故。于是,他和师弟或跃在渊悄悄耳语一番,便对三个徒儿吩咐道:“你们三个去看看,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不过,有官府在此,你们不可逞能搅事,给自己弄出麻烦。”
    “是,师傅!”兰心蕙质、韩义峰和玲珑玉三个,尤其是玲珑玉早就心里痒痒了,听得师傅吩咐,一个个高兴地回过师傅,便一阵旋风似的去了。
    兰心蕙质、韩义峰和玲珑玉三个来到王老板门前,拨开众人,正欲进屋的时候,却被官府的三个差役拦住了:“你们什么人?竟敢擅闯官府办案重地?”
    兰心蕙质见问,嫣然一笑道:“东湖‘浪子门’大师姐兰心蕙质、三师弟韩毅峰、九师妹玲珑玉,见过各位官差大哥。”
   “啊!你们是东湖‘浪子门’的?久闻大名,失敬,失敬!今天来到小县,有何见教?”一个穿着衙役头目服装的高个儿衙役,腰里挂着一把长长的大片刀,听了兰心蕙质的回答,吃惊的打着笑脸,双手抱拳施礼说道。
   “呵呵,官差大哥言重了。我们听说这儿发生了状况,过来看看热闹,当然,如若官差大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们乐意效劳。”兰心蕙质也是忙忙回礼。
    “那就太感谢啦!请!”那衙役头目一挥右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兰心蕙质还了一个礼,便带着师弟师妹进得屋里,径直走到了王老板妹妹的房间。他们听见,那王小姐依然手舞足蹈的,在那儿语无伦次的数落着,刚才在饭店,听得老板说的:“吓人,太吓人了……”那几个字。
   “小妹妹,什么太可怕了?能不能说给姐姐听听!”兰心蕙质轻轻走到王小姐跟前,蹲下身子微笑着问道。
    “咦!太,太可怕了,太太,可怕了……”王小姐依然是一边语无伦次的说着那句话,一边手舞足蹈地做着动作。
    兰心蕙质令师弟师妹,韩义峰和玲珑玉,在王小姐的闺房里仔细搜寻,希望能在这里找到一些对破案有用的东西。
    “大师姐,你看!”不一会功夫,玲珑玉突然拿着一方灰色的丝帕惊叫道:“这上面有字,好像是一首诗。”
    兰心蕙质和韩毅峰一下子兴奋地走了过去。经过仔细辨认,确定那上面的确是一首“打油诗”。连续读了几遍之后,兰心蕙质会心地一笑,便拿着那丝帕走出闺房,找到官差头目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地轻轻耳语一番之后,就见那差役头目兴奋地喊道:“弟兄们,回衙!”听见喊声,另外两位差役立即收刀,跟着头头及兰心蕙质三个,离开王家米行,直奔县衙而去。
    回到县衙,差头立即进到后堂,见了知县大人。不久,就听见知县大人传命,令众衙役击鼓升堂。等到两个衙役将米店王老板带上大堂,众衙役喊过堂威之后,那知县“啪”的一拍惊堂木,语气威严道:“大胆王伟,竟敢无视王法,将自己的妻子勒死,把尸体沉入湖底!还不从实招来!难道要等我捞起尸体,加你罪行,诛你九族不成!” “啪!”知县说完,又是一声惊堂木响。只见那王老板一下子瘫坐在地上,浑身颤抖,额头上的汗珠如雨点一般,滚滚下落;只好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
    回到小饭馆,兰心蕙质向师傅汇报帮忙官府查清案件之后,韩毅峰一个劲的缠着她询问究竟:“师姐,你是咋就凭着那首诗断定,那米行老板的妻子不是失踪,而是被丈夫谋害了的?”
   “你不是江湖人称智慧过人的韩大少么?自己看不懂呀!不告诉你!”兰心蕙质故意卖关子,逗师弟韩义峰着急,玩耍。
   “是啊,兰心,你就说说那是一首什么诗,你是怎样破解其中玄机的。”或跃在渊也想弄清楚是咋一回事,在一旁问道。
   “好吧,”兰心蕙质见师叔过问,不再卖乖,只好如实道来:“其实,那不是一首什么诗,而是一组字谜:首句:‘雄鸡啼鸣闹三更’,我们想想,雄鸡啼鸣的叫声不就是‘喔喔喔’么,它的谐音不就是‘我’么?因此这句诗的谜底应该是一个‘我’字;依次可以推出第二句:‘母鸡下蛋嗲连声’的谜底是一个‘哥’——因为母鸡为了向主人炫耀下蛋的成绩,向主人讨食物吃,每每下蛋之后就会‘咯咯,咯咯哒……’的叫唤,而那‘咯咯’正是‘哥哥’ 的谐音;第三句‘军营练刺喊声起’,军营练刺杀,那喊声当然一个‘杀’字;第四句‘活体靶子非畜生’,军营军汉练习刺杀的把子是活体,可又不是畜生,那当然就是‘人’了。那么这四句的谜底合起来就是……”
    “我哥杀人!”还没等兰心蕙质说完,玲珑玉赶紧惊声叫了出来。
    “对!就是这样的。”兰心蕙质接着解密道:“第五句‘闺房人儿气息绝’,是说房中的人,已经没有呼吸了,那当然就是死了。死人就只剩下尸体,谜底自然就是一个‘尸’字;第六句‘石入深水无影讯’,是说,石头扔进水里,就会往下沉入水底,谜底就是一个‘沉’字了;第七句‘古月常照阳水侧’,‘古月’为姓胡的‘胡’字,在它旁边再加‘水’,即‘三点水旁’,不就是湖水的‘湖’字么?最后一句‘积水无法向下行’,水没法再向下盛了,就说明到底了,谜底自然就是一个‘底’字。如是乎,这四句的谜底合起来就是……”
    “尸沉湖底”,玲珑玉又叫了出来。
    “是的,‘我哥杀人,尸沉湖底’,就是整首诗句的谜底。这说明,王老板谋害其妻子的时候,被其妹妹窥见了。其妹用字谜的方式,记录下了哥哥杀妻犯罪的事实,可她又不敢交给官府;所以,事后想起那场面,又矛盾又害怕,受其惊吓,而失去神智,才说胡话。”
   “那你咋断定王老板是用绳索,先勒死老婆,而后才沉入湖水里的呢?”韩毅峰又问道。
   “你没见王小姐一边说‘太吓人了’,一边做着这个(绳子勒)的动作么?”
   “莫说,现在想想,那动作还真是那么回事,只是我愚钝,没向那方面去想。”
   “还是大师姐聪明,嘿嘿!”玲珑玉嘻嘻笑着说。
   “没想可不行啊,给你师兄解除冤屈,还得靠你们咧。”或跃在渊接过话茬,认真地提醒说。
   “好了,以后,你们要多向你大师姐学习!走,赶路吧!”无才浪子一句催促,结束了他们的谈话。
   于是,他们师徒五人,向店老板要了干粮和水,依次走出小店,继续向西而去……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9-17 16:14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