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91|回复: 2

[长篇连载] 浪子门(17)

[复制链接]

187

主题

728

帖子

167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674
发表于 2019-10-11 18: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十七回:裴管家望月楼撒野  张平阳小雁塔惩凶   


      张平阳重新回到席间,边陪元老们吃饭,边询问那所谓裴家公子以及求救女子情况。
      原来,这求救女子是戚家坳镇太平村人氏,姓刘名黛娥,年方18,只因今天是赶集之日,意欲来镇上买些针线杂事,不想被这裴家管家看上了,要接她近府里,说是送她到尹家镇去享受荣华富贵,她不愿意,裴家管家便要使强。慌乱中,有人告诉她,戚员外在望月楼请客,让她向戚员外求救,或许可以免此一难。于是,她就奔上了望月楼。
      所谓裴公子,就是这戚家坳镇上另一大户裴庆祥的独生儿子裴元虎。裴家祖上也是时代为官,只是到了裴庆祥这辈,因为对官场不感兴趣,乐于经营,所以,自他辈起就离开了官场,一门心思经营皮革山货,家境殷实。不想,裴元虎这小子,自小虽然好逸恶劳、游手好闲、不学无术,却对舞枪弄棒情有独钟,整天里缠着他老子裴庆祥要学武功。裴庆祥缠磨不过,只好以重金为他请得名师,教了他一身好功夫。由于他的“铁头功”和自创的“裴家拳”,在江湖上少有人敌,且他为人又强横霸道,故被江湖人称“小霸王”。他仗着祖辈的名声、人脉,还有父辈留下的巨大家产,以及自己一身功夫,大兴为富不仁之事,欺男霸女无恶不作,不知有多少良家少女被他糟蹋过,多少老实农家被他欺侮过。“小雁塔”是他为了炫耀家富,仿照长安大雁塔建造的一个塔楼。所有强抢来的女子,都是在那上面遭受他的蹂躏的。
     “不过,听说这段时间,他把抢来的女子都送到了尹家镇去卖了,不知此事是真是假。”戚员外等其他几人说明原委后补充说道:“只是,这‘小霸王’最近掳掠良家女子更凶,倒是实事儿……”
     “咚咚……”“就是这臭婆娘,坏了公子好事,将裴狼裴狗扔下湖,还出言侮辱公子的。你们快把她拿下,给公子带回去!”戚员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裴家管家带着两个尖嘴猴腮的汉子冲了进来,他气呼呼地,一边用扇子磕着桌子,一边指着张平阳吩咐说。
“哈勒!”其中一个尖嘴猴腮的人答应一声,眼里充满淫火,直勾勾的瞅着张平阳那高高挺起的胸部,满嘴淫荡道:“美妞,是你自己跟着哥哥我走呢,还是要哥哥抱着你走?”
“啪!”张平阳忽地向前一闪,狠狠地给了那汉子一个嘴巴:“猴崽子,只要你有那本事,姑奶奶我自己跟着你走,或是由你抱着走,都成!”说完,身子又一闪来到外间,已然抱手于胸前,看着那汉子不屑地微笑。
由于速度太快,那汉子根本来不及反应,顿觉嘴里火辣辣的刺痛难当。他跟着张平阳到了外间,嘴巴虽然一扯一扯的,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咋样儿?不懂得怎样和长辈说话,狗嘴里吐象牙的滋味不好受吧!”
“臭婆娘,休得张狂,吃我一拳!”另一个尖脸猴腮的汉子见张平阳戏弄同伙,大喝着一招“灵猴越涧”,身子腾起一跃,跳到张平阳跟前,随即使出两招“双指点珠”和“灵猴摘桃”:右手成爪,一把向张平阳面部抓来,可将近面部时,却又迅疾变爪为剪,食指和中指成剪子似的张开,直刺其双眼;同时,左手突出成爪,抓向张平阳的胸部。整套动作一气呵成,速度也是快若闪电。
张平阳一看便知这厮使的是猴拳,只是这招式变化有些古怪,必然经过改良。因其速度之快,她来不急细细思量,只好随机应变。她先使出轻功绝技,一招“玉女转身”,红光一闪人已经到了那厮的身后;紧接着一招“玉女戏蛾”,大拇指和食指捉蝴蝶似的钳住那厮背部外衣,“嘶”的一声,那厮衣服便有一块被撕拉开来,摆在后面,像只被折断了的蝴蝶翅膀耷拉着。
刚才被扇嘴巴的那汉子一见,直气得火冒三丈,嘴里不便答话,呼地上前和同伴一起围攻张平阳。双方见招拆招,十几个回合不分胜负。突然那被扇嘴巴的汉子对同伙大喝道:“双猴抢食”!话音未落,只见那二人突的身子就地缩成一团,一左一右,圆球似的一滚,滚到了张平阳的眼下,紧接着突的蹿起,各抓住张平阳的一只胳膊,双腿蹬向其腰部。
这一招来得迅疾,让人猝不及防,张平阳顿觉双臂重若千斤,被踢着的腰部有些隐隐作痛。但张平阳不愧为无尘上人的弟子,“无尘门”掌门。此时,虽然心里有些吃惊,可并不无措。她凝气于双臂,一招“玉女摆袖”,双臂托着二人高高举起,随即双臂一缩,抽空袖子,使二人始料不及,抓着空袖吊在空中,紧接着双袖使劲一甩,将二人摔出一丈多远,“嘭”的一声撞在墙上,又“嘭”的一声落在地上,七窍流血哇哇大叫。
张平阳本想上前将那二人擒拿,不料那二人突地跃起,一招“一跃十丈”跳至门外,“噔噔噔”下楼逃了。
“哗啦啦……叮铛铛……”张平阳见二人逃脱不再追究,本打算回到里间和众位前辈一起回戚府,却见裴家管家猛地一掀餐桌,将满桌子盘碗碟筷、汤菜鱼肉,全掀在地上,碎的碎了,乱的乱了。嘴里还大放厥词:“好!好!你们老戚家,和我们老裴家的梁子,这算是结下了,看我们家公子怎么跟你们算账!”真是一股无名之火烧在胸膛,忽的一掌向那管家扇了过去。
不料,这裴管家有了上次的教训做了准备。他见张平阳一掌扇来,呼的一招“麻雀跳”躲了过去,随即双手抱拳,凤点头似的说:“得,得!我知道,我功夫不及你,打不过你。有胆量,你跟我去咱们家‘小雁塔’,我家公子在那里等你。你若胜了我家公子,我们老裴家自然会买你们老戚家三分薄面,放了这女子,若是胜不了,可别怪我们老裴家不仗义!”
“好!我们一言为定,你回去告诉你家那个狗屁公子,就说本姑娘随后就到。”
裴家管家“噔噔噔”下楼去了。张平阳对戚员外和三位元老说:“义父,各位太爷,你们先带刘姑娘回家躲避一下,我去小雁塔看看!”张平阳起身就要往外走。
“小香莲,听说那‘小霸王’武功高强,百里之内无敌手,又有打手成群,你一个人独木难支,可不能去呀!”众人一听纷纷拦阻。
“没事儿!放心吧!我去去就回!”“呼!”张平阳话音未落人已经到了门外。
来到“小雁塔”下,听得塔顶有人说话声,张平阳一个“玉女飞天”飞上楼顶。她发现一个公子模样的年轻人坐在太师椅上,高跷着二郎腿,身边立着一群喽啰,一个个倒扁双手虎视眈眈。她不屑的问道:“想必你就是所谓的裴家公子,裴元虎?”
“知道是本公子,还不赶快跪地求饶?”裴元虎依旧翘着二郎腿阴阳怪气的。
“本姑娘既不是你家佣人,又不是你家佃户,还没有做错事,为什要求饶?”
“你打了我的人、搅了我的事儿,就犯错了!”裴元虎开始叫嚣。
“你为富不仁、横行乡里、欺男霸女,十恶不赦,我帮你改过,教训他们,错从何来?”
“哟嗬!没想到你这小女子,还伶牙俐齿很能说。不过,本公子今天没时间跟你啰嗦。你只说,你到底跟不跟本公子跪地求饶,如若你能跪地求饶,凭你的姿色,再陪本公子玩儿上一夜,或许本公子还能够发发善心,放你一条生路!”
“如若本姑娘不咧?”
“那只好捉了你、奸了你,再把你卖到青楼,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生不如死!”
“哈哈……”
“你笑什么?”
“我笑我见过‘腋下夹轿杠——自抬自高’的,‘腰里挂个死兔子——冒充打猎’的,还没见过你这样儿‘吹牛不上税——死不要脸’的!”
“好!本公子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真功夫,看看本公子究竟是不是‘自抬自高’的,‘冒充打猎’的。”“呼!”裴元虎说罢,一脚踢起前面的茶几,直向张平阳飞去。
说时迟,那时快!张平阳见茶几飞来,轻轻一个侧身让了过去,那茶几“嘭”的一声落地,摔得粉碎,木屑四溅。
裴元虎见张平阳轻轻躲过自己踢去的茶几,更是气上心头,使出自己成名的鹰爪功,忽的一招“飞雕入林”,身子扑向张平阳,右手成爪抓向其前胸。
张平阳自知这招既无耻又狠毒,如若让其得手,不仅要身体受伤,还要受辱。于是使出“小腾挪”绝活,将身体一侧,轻轻一跃,转至裴元虎身后,随即一招“玉女推屏”,右手顺势一掌推向其后背,这动作既快捷又有力道。裴元虎一个猝不及防,只感到一股飓风犹如催落叶一般,将自己的身体猛地向前推动,使得自己向前匍匐难以驻足。不过,这裴元虎的“小霸王”称号也并非浪得虚名。至此,他索性一曲身体,向前来了个大滚翻,消了张平阳的力道;接着又猛地飞身跃起,整个身体犹如脱弓之箭,使出自己另一成名功夫“铁头功”,直攻张平阳前胸。这招既突然又快捷几乎在眨眼功夫。
裴元虎这招,要是换了那些武功平平之人或许能够得手了。遗憾的是,他遇到的是“无尘门”掌门张平阳,那就该倒霉了。张平阳见裴元虎以头攻来,微微一笑,左脚后退一步,右腿向前成弓步状,右手成掌,一招“玉女推墙”,一掌抵住裴元虎的头,左手一招“玉女砍柴”,左掌仄起,以掌代刀,呼的砍向裴元虎的颈子。裴元虎顿觉一股力道袭向颈子,心里大叫不好,迅即一个大反转,于张平阳的对面,嚯的使出自己独创的“裴家拳”中第三招“白虹贯日”,一拳攻向张平阳的面部。
张平阳见裴元虎使出所谓“裴家拳法”,微微一笑,稍稍向左一侧身子,随手一招“玉女拂尘”,右臂一格去了对方来势,紧接着一招“金刚腿”绝技“玉女踢石”,左脚猛地挥起,踢向裴元虎小腹……
就这样张平阳与裴元虎拳来脚往,十几个回合不分胜负。裴元虎见张平阳武功精湛,自己一时难以取胜,气火攻心,忽的一个“就地趟”,滚到张平阳跟前,迅疾一招“趟地连环腿”直踢张平阳的下档。
这招相对于一个男子来说也就没什么,但对一个年轻女子来说既无耻又下流。张平阳顿时又气又恼,一个小腾挪转至裴元虎右侧,依旧一招“金钢腿” 绝技“玉女踢石” ,右脚猛的踢向裴元虎的腰间。一则张平阳的速度快如闪电,力道使出九成;二则裴元虎身体躺地,自然速度慢了些。张平阳这一脚踢个正着,裴元虎的整个身子被踢得飞起,猛地撞在一丈开外的墙壁上,“砰”的一声又撞向地面,鼻孔和嘴巴鲜血直流,立不起身来。吓得那些了喽啰们面面相觑,大气不敢出。
张平阳突地上前,一脚踏在裴元虎的胸前,大声喝道:“你这等下流无耻,奸诈歹毒之人,根本就不配活在世上。不过,今天本小姐回乡省亲心情好,只废了你的武功,就饶了你一条狗命!”说完,“啪啪啪”在裴元虎的后背上连击几掌,只痛得裴元虎鬼哭狼嚎,嗷嗷直叫。
张平阳将目光转向裴府管家道:“你家公子已经没了武功,形若废人,你们要好好伺候。记住,以后若是再敢欺负人,我一定要了你们的狗命。”
“是是是,我们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众喽罗一个个吓得浑身颤抖,有如农夫筛糠一般,连连许诺。
张平阳不再理会他们,一个“玉女飞天”,犹如仙女下凡般飞身下塔,直奔戚员外家而去。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4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3348
发表于 2019-10-13 18:48:29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平阳突地上前,一脚踏在裴元虎的胸前,大声喝道:“你这等下流无耻,奸诈歹毒之人,根本就不配活在世上。不过,今天本小姐回乡省亲心情好,只废了你的武功,就饶了你一条狗命!”说完,“啪啪啪”在裴元虎的后背上连击几掌,只痛得裴元虎鬼哭狼嚎,嗷嗷直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7

主题

728

帖子

167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674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4 12:5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洛沙 发表于 2019-10-13 18:48
张平阳突地上前,一脚踏在裴元虎的胸前,大声喝道:“你这等下流无耻,奸诈歹毒之人,根本就不配活在世上。 ...

谢谢关注!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10-22 14:40 , Processed in 0.124801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