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129|回复: 2

[长篇连载] 浪子门(18)

[复制链接]

187

主题

728

帖子

167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674
发表于 2019-10-11 18: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无才浪子 于 2019-10-11 18:18 编辑

第十八回:假转送镇官堂使诈  真拦截众英雄受骗


    送走师妹张平阳,吃罢早饭,无才浪子说是此去解救被困女子,必定恶战连连,少不了七弟子木阳、八弟子雨在风中飘和小弟子混混帮主,便令白草园赶紧飞鸽传书,让他们三个务必在五天之内赶到尹家镇。之后,说是他自己有点事要稍稍耽搁,令二弟子天涯刀客带着师弟韩义峰,师妹白草园和玲珑玉三个速速赶往尹家镇与师叔或跃在渊汇合,并吩咐他们若有急事,一切听从师叔或跃在渊的安排。
    尹家镇距离华阴县不过80里。天涯刀客身上的伤势虽然没有痊愈,却已无大碍。因为有师弟师妹们相伴,精神爽快,他一路上和师弟师妹们说说笑笑,不到三个时辰便已经赶到了尹家镇,在茶馆与师叔或跃在渊兵合一处了。
    或跃在渊见天涯刀客安然无恙,甚是高兴,当即吩咐店老板准备饭菜,为他们接风;接着,又向他们引荐兰心蕙质所救“庞氏双侠” 昆仲,以及正在镇官堂四周监视的独孤一秀等三位庄主。最后,又向他们询问一路所发生的故事。
    “师叔,呆会再说吧,肚子饿得都造反了,快让开饭吧!”不想,或跃在渊话一落音,玲珑玉就上前拉着他的右臂,一边摇晃,一边耍娇说肚子饿了要吃饭。众人只好都把要到嘴边的话又缩了回去,用奚落的目光看着玲珑玉,说她是“饿死鬼转胎——一个小吃货”,取笑她。
    “嘘——”又不曾想,众人正在与玲珑玉嬉闹时,韩义峰突然伸头尖嘴,一边向众人眨眼睛,一边示意他们住嘴,一边右手悄悄向窗外指点。众人会意,立即停下嬉闹,用眼睛余光向窗外看去。只见窗外有人鬼鬼祟祟地,一会从窗缝向里面偷窥,一会儿又贴耳向里面偷听。
    还是玲珑玉调皮,将身子一蹲轻轻狐步到窗下,借用窗户纸印下人影,趁那人再一次向里偷窥时,“啪!”猛地把窗门向外一推,窗门“咚”的撞在那人鼻梁上,“哎哟……”就听那人叫唤着转身跑开了。
为了确定那人是否是官堂派来的暗探,或跃在渊看着韩义峰,向外偏了偏头,韩义峰会意地点点头,转身疾步而去。接着,或跃在渊令店老板上菜,开始就餐。
“师叔所料不差,那人果然是镇官堂派来的探子,我一路跟踪,见他从官堂后院进去了。”众人就餐接近尾声的时候,韩义峰急匆匆赶了回来,对或跃在渊汇报说。
“很好!师侄辛苦了,快用餐吧,我们一会再说!”或跃在渊令韩义峰就餐,自己踱步到后窗前,双手叉腰凝神远方。
时值暮秋季节。细雨初晴。谷物已经收割归仓。稻田里一蔸蔸谷草茬清晰可见。夕阳下,那片片稻田,犹如片片银白色的幕布;鸟雀成群的在田间觅食,鸣叫声宛转悠扬;山坡边一排排的柿树上,挂满了即将成熟的柿子,黄里透着红,犹如一只只小灯笼;秋风掠过树梢,落叶在半空中飞舞翻转,犹如一只只蝴蝶的舞蹈。真是:昨日细雨漫润秋,今朝落叶舞姿优。谷物丰收归仓去,满树柿香溢神州。
或跃在渊没有心情去欣赏这秋景美色,心里满是沉重:官堂派人打探我们有何意图呢?围捕我们?审视我们?还是打探实力……在心里他不敢定论:师兄把监督之责交付与我,也就把那些被掳掠弱女子的命运交付与我了。若有半点差池,对不起师兄事小,那些女孩子……他不敢往下想。不过,心思缜密,处事干练果断,是他的一大品格。他决定重新部署对官堂的监督。于是,他回身对玲珑玉和韩义峰说:“你们两个对官堂四周环境比较熟悉,也认识三位庄主,赶紧去把你大师姐和三位庄主叫回来,我有事儿需要重新安排。”
韩义峰和玲珑玉听得师叔吩咐不敢怠慢,不一会就把四人找了回来。
或跃在渊一边安排他们吃饭,一边与他们探讨说:“虽然你们没有发现官堂有异样,但并不代表他们没有异样,不然,就不会派探子前来打探我们。我想,是不是他们屋内有通往外面的暗道,而且这条暗道,是通向外面一个比较远又比较隐秘的地方,没被我们发现呢?”
三位庄主和兰心蕙质见问,都极力地回想了一会。大庄主独孤一秀说:“我那东面是街道,要挖暗道就要挖过两条街道,而且街道过后是大片农田,不好隐蔽,不大可能有暗道通往那儿。”二庄主阚德虎说:“我那南面是大门也不可能。”三庄主闕德豹说:“西面是几家大户的庄园,这些大户若非跟官堂勾结,几乎也不大可能。”
“三弟,如今大多财主都为富不仁,难免与官府是一丘之貉,你得注意观察观察。”大庄主独孤一秀插话说。“嗯!今天夜里我就分别去这几个大户看看。”三庄主闕德豹说。
“兰心,你那北面有没有可能?”或跃在渊问兰心蕙质。
“师叔,这个我还真没咋注意,北门院墙与后堂不相连,门在院墙上。不过,后门外是一小片荒地,没有建筑;与荒地相连的是一片坟地,里面长满了杂草灌木,荒凉得很。”兰心蕙质回答说。
“我看这片坟地最有可能了。这样,今天夜里还是有劳三位庄主和兰心侄女监视四门,韩义峰和玲珑玉去过官堂,熟悉里面的一些环境,你们两个分别去前院和后院摸摸情况。注意,千万小心,别惊动夜值。我亲自去坟地看看。天涯师侄和“庞氏双侠”都有伤,留在茶馆;草园师侄女也留下,一则照顾他们,二则万一有什么紧急状况可以作为后援。记着,有紧急情况时,可用“冲天雷”联络。或跃在渊听兰心蕙质汇报后,立即分派众人道。
听了吩咐,三位庄主和兰心蕙质先自去了。或跃在渊又对韩义峰和玲珑玉说:“现在天色还早,我先散步去北边,你们两个等到夜色笼罩再去,千万小心!“说罢径自出门去了。
韩义峰、玲珑玉和天涯刀客及“庞氏双侠”聊了会家常,便已是夜色朦朦。于是,各自回到屋里收拾,换好夜行衣,悄悄地直奔镇官堂而去。一会功夫,他二人就到了镇官堂大院南墙下。韩义峰对玲珑玉说:“师妹,你去前院,我去后院吧。”说完一个“麻雀三跳”,“噌噌噌”三声,人便上了后院屋顶。玲珑玉跟着一招“龙女出海”,忽的一下人已经到了前院屋脊之上。
韩义峰狸猫走屋脊似的游走于屋脊之上,探听屋里动静。至偏厅的时候,他忽听得有人在悄悄私语,便用“揭瓦留缝”之法向下观察。看见冒牌镇长尹百川正在跟两个瘦高个男子说:“一会,我们先把选好的4名女子用马车转走,试探一下,如若路上没有人作梗,就连夜把剩下的6个也转走,还得仰仗二位英雄亲自押送,以免遇上高手误了大事。”
“镇长请放心,我们兄弟一定安全的把她们送到。若是遇到那帮捣蛋鬼,一定杀他个片甲不留,为我们的三弟报仇!”那两瘦高个子一起咬牙切齿地下保证。
“你们兄弟办事我当然放心,准备去吧。注意,呆会马车从后门出去,先从左边走小道绕过坟地,再拐上大道,千万别让茶馆里那些人盯上了!”
“好!”两个瘦高个儿答应一个字转身去了。
“从后门出去,绕过坟地?坟地,不就是师叔去的那个地方么……我正好赶过去告诉师叔,看看如何处置。”韩义峰想到此处,绕到前院见了玲珑玉,让她回茶馆与师兄天涯刀客等人回合,自己则一个飞身下了屋脊,直奔北门而去。
来到北门坟地,韩义峰看见师叔或跃在渊正在那里窥探,便悄悄走上前去向他说明了情况。或跃在渊轻轻一拍韩义峰的肩头:“走,咱们先回去再做打算。”
回到茶馆,或跃在渊简单明了的向众人介绍了韩义峰发现的情况后说:“他们用一辆马车转送4个女子,只有两个人押送。根据毅峰所说那两人情形,此二人必定是‘山西三鬼’中的老大‘流氓鬼’赖一,和老二‘地皮鬼’赖二。因为老三‘浪荡鬼’赖三,在宁家寨前面林子里扮虎掳掠,被兰心捉住引剑自尽了。”
“是是是,我记得大师姐逮住他让师傅审问时,那贼说他是‘山西三鬼’中的老三‘浪荡鬼’,接着就自尽了。”玲珑玉插话证实说。
“既然这样,韩义峰、白草园、玲珑玉,你们三个跟我去一趟,把他们截下来。天涯,你跟‘双侠’留下,千万注意安全,照顾好他们,他们的伤还没有完全愈合。”或跃在渊接着吩咐说。
“放心吧,师叔,我会尽力的。”天涯刀客答应说。
于是,白草园赶紧换了夜行衣跟着或跃在渊、韩义峰和玲珑玉一起,急匆匆直奔镇官堂北门而去。到了北门,或跃在渊找到兰心蕙质,问她有没有见过马车出后门。兰心蕙质说没有见过马车出门。于是,或跃在渊简要的向兰心蕙质说了一下情况,让她继续监视,自己则带着韩义峰、白草园和玲珑玉去坟地旁边的小路和大道交接处守株待兔。
约莫半个时辰,果然有人驾着一辆马车快速的向大道口奔来,马车左右各有一人护卫着。或跃在渊轻轻对韩义峰和白草园说:“你们两个前去拦住,看看是什么情况,我和玲珑在此等待以作后援。”韩义峰和白草园点点头,轻轻一跃便双双到路边草丛里。
时至初夜,秋风习习,月色朦胧,四周一片静寂。韩义峰和白草园在路边草丛藏身,只片刻功夫,就见那马车将至路口。于是,他俩各自一跃并肩站在路中央,拦住了马车的去路。驾车人大吃一惊,急忙长“吁”一声停下马车。
“何人?竟敢挡你大爷的路,活得不耐烦了!”马车右边那人忽的一跳挡在马车前面,向韩义峰和白草园喝道。
“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爷爷我今天不要财,只要你那车里的人。只要你把车里的人给爷我留下,我就让你过去,怎样?”韩义峰学着劫匪的腔调反问道。
“留人?恐怕我答应,我的拳头不答应!”嚯!那人一听,气呼呼的右手成拳,一招“白虎掏心”,捅向韩义峰的胸膛。韩义峰早有防备,没等对方拳到胸前,便身体一侧至那人右侧,顺势一招“公子敲钟”手中折扇金刚扇骨呼的敲向那人右手手腕。那人也是眼疾手快,旋即身子往下一沉,右脚前跨,左手握右手,右臂打弓为肘,忽的一招“莽汉抵牛”,右肘直抵韩义峰腰部。韩义峰只想速战速决,身体倏的一旋至那人身后,使出师傅无才浪子所授“金刚腿”绝技,右脚呼的一招“踢石过墙”,一脚向那人臀部踢去,整套动作一气呵成,快如飓风。那人不急躲闪,“嘭”的一声扑倒在地。
“休得猖狂!吃爷爷一锤!”“呼!”韩义峰正要上前捉拿,忽听得另一人大喝着使出流星锤,一招“流星赶月”只向他的头部砸来。韩义峰只好“麻雀一跳”,退至左后侧,手执扇剑与那人呈对峙之势。
倒地那人见同伙逼退敌人,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他迅速从背后取出双斧,一个“飞雕入林”,身体跃起,冲向韩义峰,一招“双斧夺命”,直取韩义峰头部。白草园见势急忙一招“仙子行云”,身体跃起,优雅的跃至那人面前三步之处,挡住他的进攻之路,随着仙子剑一招“仙子指路”,剑尖直取那人左眼,逼得那人只好一招“单斧砍树”,右手斧子向上竖起横着一砍,磕向白草园的剑,也逼得白草园一招“后腾挪”,身子向后一跃,退至一丈之外与之对峙而立。
韩义峰见白草园拦住了二人,急忙连续两个“一跃十丈”落到马车之上,手中扇剑一挥,挑起车篷帘子,正待向里查看,突然,“呼”的一声,一根铁棍从车里向他袭来。韩义峰虽然心里吃惊,可行动并不缓慢,手中扇剑横里一挥,磕在铁棍之上,化去了来势。紧接着“嘭”的一脚踢翻车篷。不想,嚯的一下,从车里跳出五个手持长棍的人,一下子把韩义峰围在了中间。其中一个正是 “天山铁棍”牛南通。
或跃在渊在暗处看得真切,知道所谓趁夜转送女子,只不过是个骗局,目的在于试探他们的虚实,于是,没有现身,只学了两声猫头鹰叫。
韩义峰和白草园听得师叔发出撤退信号,各自使出轻功绝技,一个“麻雀三跳”,一个“行云流水”,眨眼间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4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3348
发表于 2019-10-13 18:4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韩义峰和白草园听得师叔发出撤退信号,各自使出轻功绝技,一个“麻雀三跳”,一个“行云流水”,眨眼间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7

主题

728

帖子

167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674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4 12:53:16 | 显示全部楼层
洛沙 发表于 2019-10-13 18:49
韩义峰和白草园听得师叔发出撤退信号,各自使出轻功绝技,一个“麻雀三跳”,一个“行云流水”,眨眼间便消 ...

谢谢关注!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10-22 13:44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