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64|回复: 1

[长篇连载] 【清林边小说】南京大屠杀(62--67)

[复制链接]

51

主题

65

帖子

774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774
发表于 2019-10-28 11:47: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六十二

         跑进来的鬼子看到:两个小姑娘,一下淫欲难熬。其中一个鬼子早川伸出手,一把把姥爷怀里的16岁的大姐拉出来。  
;"不能这样。她还是一个孩子,不能……”姥爷喊道,他知道眼前的鬼子要强暴自己的外孙女,就一边极力说,一边把自己才16岁的外孙女抱得紧紧的,他想极力护住自己的外孙女,用自己平生最大力气不准鬼子把外孙女糟蹋。  
粗野而无耻的跟强盗般的鬼子小队长白石就喊叫起来:“八格牙路!”  
看来,一个要死的老头敢拦住他(他们)的好事。  
早川就强行要枪去她的大姐,她姥爷知道尽管自己无能为力,他还是极力要保护自己的外孙女,尽管这是徒劳的。  
早川一下暴怒了,他满脸露出无赖的强横霸道,一个恶棍显得的残暴,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因为,对手是没有武器的平民。  
这个瘦脸的早川,端上刺刀,猛一刀对着姥爷胸部急刺了两刀,才从姥爷的手里把夏淑琴的大姐抢过来,抱着她大姐,强行把她大姐的衣服撕烂,猛把她大姐强奸了,然后,四五个鬼子轮换着强奸她大姐,最后,一个鬼子刚强奸完,就用刺刀把她大姐砍死,头都砍落了,擅长别出心裁的鬼子用她姥姥的手仗插进她大姐的下身。同样的事已经在鬼子打死了姥爷后的几分钟内,夏淑琴的姥姥也被鬼子打死:两个鬼子打死了极力护住夏淑琴二姐的姥姥,把她打死,又令人惊心地强暴她二姐,最后把她二姐也砍死了。  
当鬼子进房前,夏淑琴被她姥爷抱在床上,用铺盖盖着,希望自己的另一个外孙女能避开鬼子的祸害。在铺盖里的8岁的夏淑琴听到了家里人的被残杀的惨叫声,还有日本鬼子的凶恶叫声,一个八岁的女孩能明白什么,或知道什么?处在懵懂无知的年龄的小女孩夏淑琴吓的直哭。她的哭声吸引了刚把家里亲人杀的差不多的鬼子注意。继续作恶的鬼子,极度歹毒残暴的早已散失了人类良知的鬼子中的一个依田,一脸凶光,心毒手狠地的急步快到床前  
把已经弄开铺盖、坐在床上急哭的也不知道什么是死亡威胁的小女孩夏淑琴背上刺了三刀,8岁的夏淑琴马上就昏死过去,令人惊心的哭声在昏死中中断。  
看到这家的家里人都弄死了,六七个脸皮厚、极度卑劣无耻的鬼子如干完一件杂耍而无足轻重的愉快的事扬长离开。  
……  
“早川君,你干的不错!把一个支那女孩和她妈刺死了,我想干,都没有时间了。”依田君边往前走,边兴致颇浓地说,好像他还没有搞安逸!  
“对,早川君,你杀起支那人来非常的厉害无比,挺专业的!我要向北村中队长跟你请功。”鬼子依田说,显得他挺羡慕早川似的,该抢先多杀死中国人。听到依田夸奖自己,显得略腼腆的早川君,依旧带着不好意思的微笑转脸说,  
“我还没有杀尽兴。”  
依田马上说:“你比我杀得多,我后悔没有抢在你前面,多杀一个支那人。”  
就是这个依田是一个面善内心如毒蛇的鬼子,他在昨天,还把被抓的一个身强力壮的中国军人战俘的肚皮划开,把战俘的肠子拿来和着日本的清酒吃。  
“有的是机会。”  
“是呀,我才睡了几下花姑娘,还不够。”依田说。  
“如果那两个支那的小姑娘没有死,才好。”一个叫户田的鬼子说,他带着讨论的口气。  
“那你(日语什么)?”早川问。  
“这样我们就可以把这两个姑娘多玩,后,再把两个支那的小姑娘送到军营里做慰安妇。”户田以多么抱憾的口气说。  
白石小队长说:“这个主意妙,可惜我们已经弄死她们了。”  
……  
然后,他们边走边聊,离开这里的街道……  
六十三
不知过了多久的、被鬼子在背上刺了三刀昏死过去了的小女孩夏淑琴,被一声惊耳的十分悲切的尖声哭喊声惊醒了。  
“妈妈呀!妈妈一一,妈妈一一”  
她听到了四岁的妹妹坐在暗淡的地上哭着。就从流有血的铺盖上,睁开眼睛看到:就这样一直哭着的妹妹坐在地上,在其身边离门口边的带有陈旧木房子的气息里,自己的姥爷仰躺在地上,身着灰布长衫的胸口上有一块血,顺着他腰间被他身子挡住的阴影地上积了一摊殷红红的血,她的姥姥侧扑在阴冷的地上,是背对她,看不到血。在房子东边的、被门外灰白色的光线照到的木墙下一张也是半旧的红木床上,夏淑琴的16岁姐姐裸着已经冰冷的雪白的身子,下身是血,一个脸被砍得有一道进人她头里的血糊糊的,还看见白色的脑浆夹着血流到了脖子上的刀口,血还流到头下边的花铺盖上;她的二姐也是裸着身子,下身是血,两个姐姐被六个鬼子轮奸。8岁的小女孩夏淑琴也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姥姥、姥爷会死,发生了什么,两个孩子都太小,不懂得发生这一切的与自己有什么关联,她俩哭着:  
“妈妈!妈妈!妈妈呀!”都想找妈妈,都想跟以往一样让妈妈抱抱自己,哄哄自己……  
可是,很久了,连妈妈都没有看见。  
但是,她俩看见眼前地上的,已经死了很久的姥爷、姥姥跟躺在那里大睡起来了似的,还有房东侧边木墙下的红木床上,大姐二姐的血肉模糊的僵硬的遗体、  
……  
看见四岁的妹妹一个嫩红红的哭的眼泪都布满白净的脸颊,有时还哭的抽噎,八岁的小女孩夏淑琴也哭着。她不管自己背上的伤口痛,就下到地上,走到妹妹身旁,和自己妹妹一起哭,都想要看见妈妈,可是,不管她俩怎么哭,就是看不到自己妈妈一眼。  
“姐姐,我要妈妈!”  
夏淑琴也不知道。“妹妹,我也要妈妈。”  
“妈妈,妈妈呢?呜呜呜……”  
两个幼小的女孩就哭得更伤心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直在哭的妹妹,眼皮都哭的红肿了,晶莹的泪水充满了她又圆又时不时眨闪发亮的眼睛,流到她红扑扑的在哭时不断抽泣的圆圆脸上。“姐姐,饿!饿!”  
她妹哭红肿了眼睛,鼻涕都流出来,哭时,还时不时打了一个隔。  
8岁的夏淑琴还明白点什么,就去灶房找吃的,终于找到了些锅巴、炒米,就拿些来。“妹妹,来吃过吧!”  
说完,就拿了点炒米放进她妹妹红润的小嘴里,妹妹才没有哭了,就把姐姐拿跟她吃的炒米嚼了起来。  
渐渐地妹妹不哭,可能是饿了的缘故。看四岁的妹妹吃了,姐姐夏淑琴又把炒米放进妹妹的嘴里,妹妹就乖地嚼了起来,后夏淑琴才自己吃起炒米来……  
二十  
夜晚来了。  
家里一片黑糊糊的,外面的四周都非常清静,那种往日的还能听到大门外南京城繁华的喧嚣,现在已经听不到了,它被一种漫长的夹带死气的气息般静寂占据着。自从日本鬼子占领南京城来,就像一群野狼、毒蛇,土匪、恶棍、流氓,无赖的日本鬼子把他们能看见的或没有看见的南京军民,像精怪的山猫,极度歹毒卑劣残暴的灭绝掉。这样的残暴屠杀还在继续……  
“我饿!我饿!”四岁的妹妹坐在床上喃喃说。黑夜了,清静而死寂的房里一直被这样的气氛笼罩着,看不见亲人的尸体,两个幼小的女孩只好呆在床上,至于是好久了,也还是待在床上。八岁的夏淑琴也知道,反正是晚上了,听到妹妹喃喃的说。夏淑琴就摸索着床沿下床,小心地走过躺有早已经冰硬的外租父,母的胸口,脖子上,脸上起了暗红凝固的和留在地上的一滩形成的血痂旁,到了灶房,拿来一些炒米。“妹妹,妹妹,来吃。”  
然后,目光凄怜的,什么也不明白的离醒世年龄还差得远的妹妹就机械地张口她红嫩的小嘴,姐姐就把炒米喂在她嘴里,妹妹就嚼起来了,过一会,妹妹似乎脸色高兴些,问:  
“姐姐,妈妈?妈妈?”  
八岁的姐姐夏淑琴说,或者她也不知道妈妈在哪里?“妈妈!”她也咕噜一句,就闭口了。  
是呀,她自己也不知道妈妈在那里了?!


六十四

吃完后,妹妹被一点炒米堵在喉咙上就咳嗽几声,把嘴里的又干又满嘴钻的炒喷点出来。夏淑琴就伸出手到妹妹的背,为自己妹妹拍了拍,妹妹就好些了。  
妹妹不说话了,姐姐夏淑清也是。  
然后,夏淑琴自己也吃点炒米。  
妹妹睁着幼稚又黑,在黑暗里看不见的眼睛。  
夏淑琴被鬼子刺了三刀的背被疼痛得难受,就把右手背到后面去捂住,可是,够不着在背中间的伤口,她痛的难受,在黑乎乎非常冷得房里  
她还是把妹妹身上盖上有血干了的铺盖说:“妹妹,睡吧!”  
“嗯。”  
然后,幼小的姐妹就又可怜又带着一张稚气十足的模样,就躺在黑乎乎的床上,夏淑琴就跟妹妹盖上铺盖,自己也在妹身旁躺下。八岁的她只有这样简单地照顾自己和妹妹,背上的痛使她难受,她孤零零地痛得哭泣,很久了才睡去。,第二天,妹妹的一声哭声,把姐姐惊醒了。她伸出手去拍拍妹妹,过一会,妹妹就不哭了。夏淑琴看到:露在红铺盖外的妹妹的红红而白嫩的苹果脸溜了溜,过了一会,又安静地在她身边睡着了,她继续睡。也不知过了很久,妹妹的溜动,把姐姐碰醒了。  
夏淑琴才睁开眼睛,看到:就近的妹妹清亮、被房外灰白光的天光照到圆润的白净脸上。  
“妈妈!妈妈!”妹妹还是喃喃地念道,也不知道或根本就不明白眼前发生什么事的幼小的夏淑琴,就看着自己妹妹,妹妹又说:“水!水!”  
夏淑琴下床就到灶房里跟妹妹舀了点水缸里的冷水,喂了妹妹,后妹妹就在床上的铺盖里,一会儿,脸动一动,一会把她的嫩红红而肉嘟嘟的小手拍一拍的,八岁的夏淑琴除了以这样方式在妹妹身边,简单照顾她。背上的伤口时而在疼,她忍不住哭起来  
……  
就这样,八岁的夏淑琴和4岁的妹妹在家里,和亲人的六具冰冷的尸体过来十四天。后来,姐妹俩被老人堂(一个慈善会)看见并收留,后由她们的舅舅收养。  
在屠杀的第二天,就是12月14日的下午,一点多钟。有近1000人从南京城里许多房子里,被日本鬼子搜出来。鬼子马上意识到了这么多人,而押着他们的鬼子只有二三十人。最令日本鬼子担心的是:他们人少,中国人多,如果中国人在中途向他们攻击、偷袭,那么,他们就命不保!  
“江口中队长,我们就这么点人,支那人这么多,万一支那人在背后来袭击我们,我们就完了。”小队长山野荣志对走在前面的江口担心地说。  
江口也意识到这点,心里也感到不安起来,他在内心里想道:  
是呀,我们的人太少了,如果真如山野说的,被那些不安分的支那人来一次偷袭,我们这三十多个人都会被打死。不,这不得行,绝对不能让支那人得逞了,嗯,得哄骗他们。想到这里,  
江口中队长把一个会说中文的日本兵用手招一下,这个瘦脸的脸色黄的日本兵马上上前几步到边走的江口中队长身边,两人继续前走:  
“樱木君,跟支那人翻译。”  
“嗨。  
然后,江口中队长往后转站住,面对徐徐从自己身旁走过的、对由少量鬼子押着的延伸到后面一条无人的、已经关门抵户的店铺和住家的大街尾的1000人队伍,大声显得装得温和的喊道:“南京的平民们,你们不要慌,也不要担心,我们大日本皇军是最讲信义的,我们将保证你们每一个人的生命安全,你们会平安的!”  
然后,日本兵就翻译他的讲话。  
一个个走着的南京平民本来就心里茫然、不安,被鬼子抓住了,就人心惶惶,对自己被日本鬼子接下来弄来干什么,就疑惑重重。  
现在听了鬼子大官的话,大家才明白一一一鬼子不会杀了自己。只要没有生命危险,一切都无所谓。于是,人们放心了,人家当官的都说了,一定是没错的,先前的担心不安也如阴云消失了。  
江口中队长继续说:  
“我已经更我们的司令部讲过了,都不杀你们喊你们去做防务工程。我相信,要不了几个月,你们就会在工事完工后,就会安全自由地把你们放回来。你们现在是暂时离开自己家,当然,我也想家,这也是人之常情的嘛。”  
说完,他的话马上就被翻译跟大家。  
江口中队长然后,非常注意地看到:走过他身边的中国平民的脸眼睛显得高兴放松起来,他知道他的话起到了效果。  
他又对身边一个鬼子说:“小木君。”  
这个叫小木的长脸鬼子,就站住。  
“你马上通知大队长,准备二十多挺轻重机枪,在长江河岸,到时好弄死这些支那人。”  
“嗨!”  
然后,鬼子小木离开了人群。  


六十五

为了不至于再次引起南京平民的疑心,江口中队长马上把脸转过来非常“温情”地对大家喊道:"我说话算数。你们看到了,我马上就派我的部下到司令部为大家请求做防御工程的劳动工作。”  
马上,鬼子翻译把他话告诉大家听。于是,他俩往前走去。  
支那人,你们死到临头了,我怎么会帮助你们去做工呢,我有这么愚蠢吗?我要是这样做,我就会被勒令剖腹自尽。哼。当江口中队长转过背往前走去时,他心里无不得意地想道。但是,他脸上的表情依然非常温情,仿佛他真要为南京平民办实事似的,如一个演员。  
“你看,人家皇军都说了,要让我们去做劳工。”在缓慢走着的南京平民中,有一个30岁的中年男人叫刘兰志听了,原先一度担心被打死的心情,如云开雾散了。他对并排他走着的一个邻居男人,杨永康32岁说。  
“这样就好},我们不会死了!”杨永康说,听了先前日军大官的话面色舒爽,原先憋在心坎里的不安担忧的闷气,一下消失了。他还边走边深深地吸进一口空气,到自己的心肺里,就一下吐出来,还把他胸部挺了一下,感到身子身轻如燕,他把脸一扬,好像他真的没有生命之忧了,就想他大不了几个月,做完防务工程就回家了,不外乎就是累得很,只要还活着,这些重活算了什么?杨永康又在心里想道。  
“嗯,只要活着,做些苦工,也总比死了强。“刘兰志咕哝道,还把他胸部挺了下,出了一口气,好像先前他一直处在如一块石头压在他心坎上的境况也没了。  
“;是呀!”杨永康说。  
……  
包括他俩在内的人们都以为等待他们的不是死,而是去做工。  
二十分钟后,近三百人的南京平民就这样浩浩荡荡走过了四五条又长又大的空空的大街,向位于南京城北的长江边走去。  
世界闻名的美丽长江是全世界第三大河,它从西南四川宜宾温情地流来,穿过南京城边,往东温情流去。  
二十  
二十多分钟后,南京平民杨永康、刘兰志等下到呈浅灰色的充满寒气的长江河边,看到冬日长江的如绵羊般的温和水流和江边带有的冬日萧瑟的景色。  
“你看!”杨永康说。  
“什么?”刘兰志问。  
“河坎上站了不少的鬼子,还有不少枪。”杨永康说。他俩继续跟着前面的缓步走下江边的人们走下去,杨永康看到站到较高河岸上的、站了一长排的端着步枪、还有多个站在二十多挺轻重机枪后的心如毒蛇的鬼子。  
听到杨永康的话,刘兰志不也为然说:“那又怎样。人家日本大官已经说了,让我们等在河边上,会让船把我们接去做工的。”  
“嗯,不是那个日本大官说了,我还不信。”  
“这种事会开的玩笑吗?“刘兰志嗔怪他。一副完全相信日本大官的话,他已经迷信了似的。  
“对对对,我这脑子想些什么。”  
杨永康把自己来责备。后来,包括他俩在内的近三百个平民就等着在江边。  
大约十多分钟后,杨永康等不得了,说:“这船怎么还没有来?”  
“你着什么急!慌什么?“刘兰志用颇为不快的脸侧过来,看他一眼,又说他。  
“我……”  
在杨永康要说什么时,他俩都听到和看到站在很多人上面的呈灰色的较高河坎上,站了一横排的鬼子开枪了。一种很不可理解的事出现了。(这一句来自苏联作家法捷耶夫小说《青年近卫军》)  
子弹如暴风雨,捕向站在河边上一横片的南京平民。马上就出现喊叫:  
“妈呀!”  
“爹呀!”  
“杀人了!”  
“啊一一,啊一一”  
“哦!哎!”  
如倾盆大雨般的子弹捕向站满了一横片的在河边上的中国贫民,次第起伏的令人惊慌而心抖惨叫声和急急飞下来的弹雨相混在一起。  
在河岸上的人面兽心的鬼子操作轻重机枪等一起向站在河边上的一横片密密麻麻的中国平民猛烈射杀。  
……  
一个肥鬼子站在河岸上,看到被打中的南京平民纷纷倒下,他杀得不过瘾,这个脸饱鼓鼓的肚皮肥厚的鬼子马上把机枪抱起来,向在下面如鸡鸭惊慌乱跑,在一种意外而出人想象的情况下的惊慌的人们猛急开枪,他紧系着宽皮带的像罗兜的肚皮在他激射时,上下动着,一双老鼠眼睛的眼珠溜圆,直飞出心如毒蝎的杀光,  
仿佛他要把下面的南京平民由他一个人把他们全打死。  
杨永康刚要说,就看到高高的河坎上,轻重机枪的枪声如野狼嚎叫着,毒火般的子弹急急地猛射向下面乱跑的人。  
他面前的多个人被打倒,密密麻麻的站在他俩四周的人,就如在身边被消除了似乎,马上该他俩面临着危险。  
杨永康刚要采取措施,就被一颗子弹打中头,他当场倒在地上;刘兰志企图想跑开,被两弹击中胸部,就倒在杨永康的身边,近一两秒不到,马上就有被打中的人如掉落在地上的石块也死了。  
还有大量的人如慌乱的鸡兔往长江东西两河边极力跑去,此刻,可怕的死亡激起了每一个人的生存渴望,来不及想,也没有时间让他们做出有利于他们的实用想法,  
因为堵在长江北东西边的、擅长屠杀的鬼子已经把三面的路堵死了。  
看到惊慌的人们往长江里跑,江口中队长凶恶地大喊道:“快上去,打死支那人!”  
于是,多个鬼子端着机枪,急跑下河坎,把跑进河里的力图逃生的中国平民全部打死在河里,不久,长江水被染红一小半……  
二十  
今天是12月15日。在早上,朝香宫鸠彦每天早晨都要听中岛今朝吾关于前一天,就是昨天他的16师团的一万名鬼子在南京城里的每一个藏有中国军民的、一间房挨一间楼房地绝不放过地、极尽全力把他们嗅觉灵敏得不得了的像毒蛇和野狼的鼻子和手掌把那里的超大量的中国军民搜出来,全部打死的事汇报。本来昨天晚上就听了中岛的汇报,他意犹未尽,依然对日本兵残杀南京军民像有鸦片烟般还要听。  
……  


六十六

“三天来,我的部下依照阁下的指示精神,对支那军民毫不留情地(这一句话来自苏联电影《春天的十七个瞬间》),全部一个支那军民都不剩杀了,没有一丝手抖。我听部下反应,他们还在几天前听守卫紫金山的一个大佐说:大佐西宫命令部下把在紫金山上的3000个中国军人跟活埋了。我总是觉得不足。”中岛说。  
“什么不足?”朝香宫问。  
“首先,我要是西宫大佐,就要亲自过过杀支那军民的瘾,特别是支那军人打死了我们大量帝国最优秀的官兵,我是绝不会饶了他们的,可是,到现在,我还没有开杀戒。”  
“中岛君,这么说,如果支那军人没有打死我们皇军,你还杀他们吗?”朝香宫对这个问题颇有兴趣,把他脸对着一张长条白净脸的中岛问。  
"没有打死我日军士兵,我也照样弄死支那军民。阁下“中岛把他极力恭维朝香宫的脸,略探近这个全日本都疯狂忠于自己的裕仁天皇,都以为天皇裕仁而死,甘为他剖腹自尽而感到极度荣耀的裕仁的叔叔,更卑躬屈膝说:  
“我一定会以天皇和阁下的谆谆教诲,为大日本英勇奋战,我会让每一个下贱、愚蠢、没有活着价值的劣等支那人卡死在我在手心里。”说到这里,中岛把他白净的右手握成拳头在朝香宫的面前发誓说,还把他的长条脸昂起,一双浓黑眉毛下的眼睛往上翻,一对鼻孔扩张的又大又翕动着。  
“那你好久开杀?”朝香宫关切地问,他更想看到中岛去把中国军民一个个弄死,他把他两只跟鲨鱼般的眼睛不眨一眼地瞪着中岛。  
“我预备今天就开始。”  
“哟西,这是很好的主意。”朝香宫看了看墙上座钟,是8点23分就说,“你马上去,现在就去,把在那一间间城里的所有已经搜过的房子,尽管,你们已经搜过了,我敢肯定,一定有漏网之鱼。你马上去,中岛君,去把他们翻出来,打死他们。”  
“嗨!”  
中岛回答,已经起身了,已经走出了朝香宫鸠彦的非常华丽而舒适的房里,他突然想起什么,仿佛怕在自己阁下面前漏掉了什么。就回转身,  
走回来。“阁下!”  
“来,坐下说。”朝香宫显得非常温存说。  
“我听我部下千野上尉说,有些军官、士兵杀了支那人还不够,还个人拍下来。”  
朝香宫鸠彦听了觉得这样做,感觉不错。还赞赏说:“这样多么有意思,等战争结束后,回到日本,在闲暇时,拿出来欣赏,是多么的有意思和一种伟大的荣光!如果我作为一个士兵、指挥官自己在支那为天皇征战多年,并斩杀支那战俘会是多么的荣耀。”过了一会,他忽地意识到:  
如果这些士兵把照片带回来,就些散落在民间,这就是证据,这样会让帝国的脸面声誉受损的。朝香宫马上意识到这一对大日本帝国声誉有天大危害的事,是绝对不能让自己部下私自干下去的。  
想到这里,想象复杂周全的朝香宫觉得还有别的事,自己还没有获知。又继续深问下去。“中岛君,还有什么消息吗?”  
“还有。南京城出现了一些外国记者,他们也拍下支那人被杀的照片。”  
听到这里,朝香宫的苹果脸上两个凸出的颧骨,一下鼓来,被房里的柔黄色灯光照得亮亮的。他顿时,脸灰黑起来,咆哮起来,把手里的白瓷盅猛往地下一摔,就咆哮起来:“快,把那些外国记者拍的相片和交卷全部没收。”  
“嗨!”  
中岛看到一向以修身悠闲的朝香宫鸠彦大怒。后吩咐人到南京城的角落去直直把外国记者拍的南京城屠杀情况坚决制止,毫无疑问,如果外国记者把日军打死南京军民的情况消息,在国际上宣布出去,那么日  
本帝国的声誉和尊严就面临强烈的谴责而受损。  
马上,朝香宫鸠彦喊来了在南京城里的日军高级军官,喊他们站在楼下面。他在十多分钟后,对着全部日军高级指挥官,脸色发青,一双严酷的鲨鱼眼睛射出了令人不寒而栗的、看了让人害怕的阴森森凶光,以一种不可违列的口气,对在下面十分敬畏他的军官们厉声宣布:  
……  
第一:从今天起,绝不准许士兵,以个人或几个人的名义,在杀了支那人后,私自进行拍照。  
第二:禁止外国人外国记者在城里进行拍照、摄像。  
第三:凡是以前拍的照片一律上缴军事委员会审核。  
第四:如果再违反,坚决严惩。  
……那么这是什么意思呢?擅长掩盖、极力捂住由庞大量的日军对南京城里军民进行残杀的事实的日军高层,只要做好这一切,那就由日军极度倾力地猛杀、巨杀中国军民的事实被严丝合缝般掩盖起来,就没有证据指控日军在南京城残杀了亿qi  
万中国军民的罪行。这就为今后,日本右翼和日本政客对南京大屠杀提供无证据的事实,并任由他们耍赖否定过来否定过去。毫无疑问,日本侵略者在严密封锁消息的情况下,日本鬼子极度歹毒的特性和擅长干尽恶毒的事反映出,他们屠杀的南京军民30万不是最后的死亡人数,还有没有被发现的。  
“三天来,我的部下依照阁下的指示精神,对支那军民毫不留情地(这一句话来自苏联电影《春天的十七个瞬间》),全部一个支那军民都不剩杀了,没有一丝手抖。我听部下反应,他们还在几天前听守卫紫金山的一个大佐说:大佐西宫命令部下把在紫金山上的3000个中国军人跟活埋了。我总是觉得不足。”中岛说。  
“什么不足?”朝香宫问。  
“首先,我要是西宫大佐,就要亲自过过杀支那军民的瘾,特别是支那军人打死了我们大量帝国最优秀的官兵,我是绝不会饶了他们的,可是,到现在,我还没有开杀戒。”  
“中岛君,这么说,如果支那军人没有打死我们皇军,你还杀他们吗?”朝香宫对这个问题颇有兴趣,把他脸对着一张长条白净脸的中岛问。  
"没有打死我日军士兵,我也照样弄死支那军民。阁下“中岛把他极力恭维朝香宫的脸,略探近这个全日本都疯狂忠于自己的裕仁天皇,都以为天皇裕仁而死,甘为他剖腹自尽而感到极度荣耀的裕仁的叔叔,更卑躬屈膝说:  
“我一定会以天皇和阁下的谆谆教诲,为大日本英勇奋战,我会让每一个下贱、愚蠢、没有活着价值的劣等支那人卡死在我在手心里。”说到这里,中岛把他白净的右手握成拳头在朝香宫的面前发誓说,还把他的长条脸昂起,一双浓黑眉毛下的眼睛往上翻,一对鼻孔扩张的又大又翕动着。  
“那你好久开杀?”朝香宫关切地问,他更想看到中岛去把中国军民一个个弄死,他把他两只跟鲨鱼般的眼睛不眨一眼地瞪着中岛。  
“我预备今天就开始。”  
“哟西,这是很好的主意。”朝香宫看了看墙上座钟,是8点23分就说,“你马上去,现在就去,把在那一间间城里的所有已经搜过的房子,尽管,你们已经搜过了,我敢肯定,一定有漏网之鱼。你马上去,中岛君,去把他们翻出来,打死他们。”  
“嗨!”  
中岛回答,已经起身了,已经走出了朝香宫鸠彦的非常华丽而舒适的房里,他突然想起什么,仿佛怕在自己阁下面前漏掉了什么。就回转身,  
走回来。“阁下!”  
“来,坐下说。”朝香宫显得非常温存说。  
“我听我部下千野上尉说,有些军官、士兵杀了支那人还不够,还个人拍下来。”  
朝香宫鸠彦听了觉得这样做,感觉不错。还赞赏说:“这样多么有意思,等战争结束后,回到日本,在闲暇时,拿出来欣赏,是多么的有意思和一种伟大的荣光!如果我作为一个士兵、指挥官自己在支那为天皇征战多年,并斩杀支那战俘会是多么的荣耀。”过了一会,他忽地意识到:  
如果这些士兵把照片带回来,就些散落在民间,这就是证据,这样会让帝国的脸面声誉受损的。朝香宫马上意识到这一对大日本帝国声誉有天大危害的事,是绝对不能让自己部下私自干下去的。  
想到这里,想象复杂周全的朝香宫觉得还有别的事,自己还没有获知。又继续深问下去。“中岛君,还有什么消息吗?”  
“还有。南京城出现了一些外国记者,他们也拍下支那人被杀的照片。”  
听到这里,朝香宫的苹果脸上两个凸出的颧骨,一下鼓来,被房里的柔黄色灯光照得亮亮的。他顿时,脸灰黑起来,咆哮起来,把手里的白瓷盅猛往地下一摔,就咆哮起来:“快,把那些外国记者拍的相片和交卷全部没收。”  
“嗨!”  
中岛看到一向以修身悠闲的朝香宫鸠彦大怒。后吩咐人到南京城的角落去直直把外国记者拍的南京城屠杀情况坚决制止,毫无疑问,如果外国记者把日军打死南京军民的情况消息,在国际上宣布出去,那么日  
本帝国的声誉和尊严就面临强烈的谴责而受损。  
马上,朝香宫鸠彦喊来了在南京城里的日军高级军官,喊他们站在楼下面。他在十多分钟后,对着全部日军高级指挥官,脸色发青,一双严酷的鲨鱼眼睛射出了令人不寒而栗的、看了让人害怕的阴森森凶光,以一种不可违列的口气,对在下面十分敬畏他的军官们厉声宣布:  
……  
第一:从今天起,绝不准许士兵,以个人或几个人的名义,在杀了支那人后,私自进行拍照。  
第二:禁止外国人外国记者在城里进行拍照、摄像。  
第三:凡是以前拍的照片一律上缴军事委员会审核。  
第四:如果再违反,坚决严惩。  
……那么这是什么意思呢?擅长掩盖、极力捂住由庞大量的日军对南京城里军民进行残杀的事实的日军高层,只要做好这一切,那就由日军极度倾力地猛杀、巨杀中国军民的事实被严丝合缝般掩盖起来,就没有证据指控日军在南京城残杀了亿万中国军民的罪行。这就为今后,日本右翼和日本政客对南京大屠杀提供无证据的事实,并任由他们耍赖否定过来否定过去。毫无疑问,日本侵略者在严密封锁消息的情况下,日本鬼子极度歹毒的特性和擅长干尽恶毒的事反映出,他们屠杀的南京军民30万不是最后的死亡人数,还有没有被发现的。


六十七
……  
          12月15日日下午。  
有一队日军押着从城里搜来的中国军人和贫民,在江边的一处非常大的土坡上。  
一个日军大佐叫今西正南。这是一个脸饱鼓鼓的有些模样“憨厚,而非常英俊”的34岁大佐。他看到已经有三百个中国军民押在山下,他本想马上把中国南京平民和中国军人一次性打死,又觉得这样太简单。  
他用右手叉在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腰间上,看着看着这些一脸绝望、灰脸土头的、一致沮丧的南京军民的样子,就想道:对,不能一次把这些支那军民弄死,得搞点新意出来。  
嗯,怎么做呢?对,先来一项活埋。  
想到这里,今西大佐对部下一个长的矮壮的,一个长脸、肚皮鼓鼓的小队长藤濑荣建说:“滕籁君,你去把那几十个支那军民弄到这里,让他们挖坑。”  
“大佐,这要做什么?”滕籁迷糊问。  
“让他们挖坑,把他们直接活埋。”  
“哟西,大佐,这是一个绝妙的好主意。”这个长脸憨厚的,藤濑小队长非常赞扬大佐的好主意。就非常积极跑到一边喊道,“把支那军民押30多个到这里来!”  
于是,十多个端着上了刺刀的鬼子,快步到三百个中国军民的面前,把最前面的30个中国军民押出来。站在最前的一个国军班长郑志祥,他旁边有一个中年男人叫武建章。  
“他们要把我们做什么?”伍建章问。  
“不清楚。别想了,反正落在鬼子手里只有死。”郑志祥说。  
“我害怕。”  
“害怕有什么用?”  
两人和多个战俘贫民男人一会就押到了一排鬼子的面前,然后鬼子小队长藤濑不知从那里拿来十多把铁锹,让一个会说中文的鬼子做翻译。然后,他对战俘平民说:“你们挖坑。”  
然后,鬼子翻译跟着翻译说;:"喊你们挖坑。马上就挖!”  
于是,有多个鬼子马上用刺刀逼他们,大有敢违反鬼子的命令就被严惩的严酷情景。  
jun  
武建章看见几个有22。3岁模样的鬼子,样子很凶,一个尖瘦的鬼子两只眼珠睁的跟猫头鹰的眼睛那样圆,快要脱出他眼眶似的,他在等这些中国军民,一个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鼓鼓的。  
于是,有些战俘和平民男人就不得不弯下腰,拿起地上的铁锹就地挖起来。  
武建章也拿起。他知道一个军人没有武器,就跟一直待杀的鸡鸭差不多。和那些军人一样我是活不了多久了,吴建章想道:至多等挖坑成了后,就是死。他边挖边又想:哎,这有什么办法,反正要死的还有人。  
郑志祥班长在他身边和军人战俘挖起来,不得不把自己身弯得低。  
鬼子叫我们挖坑做什么?郑班长想道:他们为什么这样做,哎,一定不是好事。  
他边挖,边偷偷地往站在边上的一排荷枪实弹的鬼子瞟了一眼,意图从他们脸上表情看出点什么,但是,他只看到,鬼子的脸上一片非常冷淡,好像他们在那里是等着观看什么的、或他们劳动的。  
郑班长只想看到这些鬼子脸有什么别的事的意味和预兆,可是,什么都看不出来,好像站在他上面的鬼子如一块块人石头。国军班长郑志祥就抱着非常茫然的心情,挖着土坑。  
……  
二十多分钟后。  
看到大坑渐渐挖成,而成形一个二三十米长,深三米多的深坑。  
今西大佐对小队长滕籁说:“等土坑完成了,就把那些挖坑的支那军民用刺刀刺死,然后,把他们推进坑里去活埋了。”  
“嗨!”  
想好了接下来的事后,今西大佐想道:要不了几分钟了,该是活埋支那军民的时候。等以后,有人清算我的罪行时,我就往上面推,是上司让我干的,我只是服从命令。嗯,在这些支那人死之前,我要亲自感受一下弄死一个支那军人的快感。哦,这一定非常有意义。  
他在心里想时,就看到有些国军战俘、平民男人挖完了土坑。他看到了:被挖的呈褐土色铁秋印纵横的显得潮润的坑壁里面透出一股阴冷的气息。有几个战俘军人的脸因挖时,脸非常涨红,几乎红到脖子。有人开始上来,以为他们仅仅是挖好坑就可以走了。  
突然,今西大佐看到:四五个战俘、男人把铁锹往已经推在坑上的新土放上铁锹,并把双手撑在新土上,身子一下往上跳起要上土坑来,以为他们做成了这事,就可以下班回家的心情似的;这时,有八九个军人、平民男子已经较快站上土坑来,心如毒蛇的日本鬼子先前获得队长授意,突然朝已经上到土坑的,散发出泥土芳香的中国军民无比歹毒地用刺刀急刺;今西大佐看到:一个壮实的中国军人被一个背厚实强壮的矮鬼子,他看出是他手下的一个叫村上宏志的中队长,(此人每次都要亲自就近和鬼子并肩恶杀中国军民)一刺刀急刺进中国军人的肚皮里,马上形成一个窝;就听到这个战俘惨叫一声,马上,这个战俘双手捂着从肚皮里涌流出来的鲜血;村上中队长猛抬起脚,如踢皮球把这个军人一下踹下土坑里去。顿时,有多个鬼子情群跃起、如跳蚤,飞声叫喊着,把刺刀朝着中国军人、平民男子的肚皮、胸部狂刺狠撮,顿时,来自鬼子的憋红了脸,眼珠跟狼的血红眼睛充满了凶毒血光的撕声狂喊和被刺中胸腹发出的次第起伏南京军民的惨叫声混为一起。极度的令人惊厥毛皮发麻!马上这些南京军民被极度歹毒的无耻鬼子捅倒落下在新挖的有近三四米深的土坑里,他们倒在坑里惨叫着,呻吟着!等待他们的是可怕的死亡一一一活埋  
今西大佐就害怕晚了,就刺不到一个中国人了。他急跑前去,马上从一个鬼子的手里,夺过刺刀,朝一个刚站上土坑来的军人的小肚皮猛刺进去,刺刀一下,刺穿了这个军人的小肚皮,啊这个军人惨叫一声,就往土坑里落下去,  
这一情景就跟一个人快落下悬崖被人踢下去是一样的!  
今西大佐还要刺中国军人、平民男人,可惜都被鬼子刺倒在坑里了,没有人了;今西大佐气的脸都青了,恶毒地用手一挥:“活埋支那人!”  
然后,站在上面的鬼子就开始向里面把堆在上面的新泥土用铁锹往坑里急急地铲起来,向坑里的被刺的鲜血长流的中国军人、贫民男人急倒下去。日本鬼子的这一行动是毫无人类的人性感,是一群道德有问题的人渣!  
“小林君,户田君,快看,那边活埋支那战俘了!”增田君在这边,看到有很多鬼子围站在一个挖好的土坑上,把坑里的情形都遮得严实了,看不见,他用充满了真奇妙的快活的性子喊道。  
“要洗,走吧!”三个日本新兵从那边跑过来。  
“听说要把支那军民都埋了?”  
“只有人死了,才拿到山上埋了。”  
“户田君,你不想看看拿支那人活埋是多么有意思的事吗!”瘦脸小林问。  
“对呀,我还从未看见过。”增田君依旧是那样好奇。  
户田害怕因自己这话,被人检举,就不说话。  
“我是多么想参加进埋支那人的劳动中。”小林把他期盼的瘦脸看着前面感叹道。  
“那是人家二中队山田的事。”增田说。  
然后,增田君说:"别说了,快点跑去看。”  
“对呀,再迟了,就看不见支那人被怎样活埋了,我不想错过这愉快的事。”小林幸灾乐祸地、欢快地大声道。  
三个新鬼子挤进了鬼子群。看到:  
围站在坑边的,围了一个长方圈子的,有双手插在紧系着宽皮带肚皮下的军裤里的,有站在近处神情显得非常冷漠的,有看的津津有味的鬼子;还看到站在土坑对面的多个鬼子正在往土坑里铲起湿润的灰色泥土,非常起劲地(这一句来自鲁迅的杂文《友邦惊诧论》)向土坑里二十多个军人、平民男人把土倒下去的排几层的、在观赏的四五十个鬼子。”  
而在土坑对面,站起一堆日本鬼子正带着颇有兴趣的眼睛,非常认着而极为愉悦地观看着这些中国军人战俘、贫民男人是怎样被活埋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095
发表于 2019-10-29 13:15:4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11-13 15:05 , Processed in 0.140401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