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77|回复: 2

[微型小说] 【粉墨是梦小说】夏夜

[复制链接]

71

主题

310

帖子

120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06
发表于 2019-10-31 15:34: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夏夜
                                                                                                粉墨是梦

       题记:日子每过一天,就是一片叶子从树上下来,成为一张见证生命的剪影,挂在会议的角落,有时候风吹过来,那片叶子就重新从眼前掠过,带你重回那个岁月。

        夕阳收去它最后一抹醉红,给西山嵌上一道金边,深厚的天空一片青色。女人抱着瓷坛茶叶罐走出灶房,放在院中央的青石矶上,用手把晒干的茉莉花聚拢,捧进罐子摇了摇,鼻子凑近深长嗅嗅,闭上眼睛陶醉了一阵,匆忙走进屋子。
      一轮镰刀月挂在梧桐树梢,小院灯火通明,石矶边放着一辆老式木制婴儿推车,一个八九个月大的女娃坐在里面,竖着两个羊角辫,七八岁的锁儿蹲下扶着车逗妹妹玩。哥哥咬一口嫩黄瓜,女娃踮着脚尖,双手抱着哥哥的手,把黄瓜送进自己的嘴里,上下四颗牙费劲的啃。身后的葡萄架下,一个中年男人在磨着镰刀。
      女人搬出四个小方凳放在石矶的四面。乌发遮住她的脸使脸显得娇小,穿着月白短袖,系着绿色围裙,下摆绣着一枝盛开的红色喇叭花。锁儿听到声响,咚咚的跑过来跨过凳子坐下。妹妹看见锁儿跑了,生气的蹲坐下去,用胖胖的小手拍着车车“啊—!啊—!”呼唤。男人扔下镰刀,在旁边的脸盆净罢手,把湿手甩了甩又在屁股后面摸了两下,也围坐在桌边。桌上摆着一碟蒜泥黄瓜,一盘凉面,三碗白米粥。锁儿静静的看着父亲把一小股面挑到碗里,又舀了一勺子醋水浇到面上递给他,锁儿双手接过碗放在石桌上,用勺子挖了一大坨油泼辣子,倒进碗里用筷子搅拌搅拌,低下头大口吃起来,男人笑笑的夹了几片黄瓜片放在锁儿的碗里。女人把稀饭放在身边的板凳上,从车车里抱出女孩,用勺子给女儿一点一点喂稀饭。
       月儿清朗舒爽,微风柔绵,蛐蛐儿一声接一声和鸣。露珠顺着葡萄叶尖吧嗒吧嗒滴在井台上。
       女人说:“明天我回娘家一趟,摘点菜回来。”
      男人回话:“嗯,再打问一下,麦子黄透了没有?需要帮手不?割点肉回去,再到跟前小卖部买几扎啤酒。如果家里忙,就呆几天。”
      女人低头说:“知道。我把锁儿领上。”
      男人说:“不领了,活路忙,去了添麻烦。等这阵子忙完了,我送你们娘儿仨回去,多住几天。”
锁儿一听把筷子很响的在桌子上一放,坐在井台上滴答起眼泪。男人只顾低头吃饭,女人把怀里的女儿,放进男人怀里,走到园子边,伸手摘下两颗黄杏,蹲下塞在锁儿的手里,摸着锁儿的头说:“明天你和浩浩在家玩,晚上我就回来了,给你带米花糖,再给你带香蕉酥。”
     锁儿抬起泪光闪闪的脸大声说:“每样我要两包,还要舅舅家的酸枣,不给妹妹吃。还有把蒙蒙哥的小白兔给我逮一只!”
     女人在锁儿脸颊上亲了一口,笑笑的说:“好,听你的。”锁儿挨近父亲坐下。
     女人撤走碗筷刷洗锅灶去了。
     巷道响起重重的脚步声和咳嗽声,不用猜,这是上夜工的人去麦场打麦,他们一定是肩扛着木杈,戴着草帽。
      女人从灶房出来,右手端着一把白色茶壶,壶肚子上彩绘着嫦娥奔月画面,茶壶发着圆润的荧光。左手捏着四个茶杯,男人接了放在石矶上。女人转身折回端出一盆切好的西瓜放在石矶上,接过孩子坐下。锁儿站起来两眼放光,伸手去抓西瓜,男人伸手打在锁儿的手背上,锁儿手收回来乖乖坐下,小凳子一翻,锁儿跌坐在地上,立即委屈地用手背抹着眼泪。男人赶快架起起锁儿,扶好凳子,递给锁儿一小块西瓜说:“不哭不哭是爸跟你闹着玩呢。吃瓜,吃西瓜。”
      锁儿嗫嗫喏喏的接过西瓜,也不坐凳子,蹲在桌边狼吞虎咽吃起来,连黑瓜籽都不吐。女人坐在一边,用勺子挖了瓜汁给怀里的女娃喂,女娃舞着两只小手抓住勺把不松,女人和女娃争执勺子,两只脚丫子在女人的怀里乱蹬。锁儿吃完用眼神央求着父亲:“在吃一块怎么样?”男人又递了一块,锁儿坐在凳子上,一口一口的咬,肚子像充了气的皮球渐渐的圆了。
     女人说:“不敢吃了,再吃会拉肚子的!”
     男人说:“吃吧,肚子坏了,再找医生打针。”女人嗔怪的看了男人一眼。锁儿飞快的拿了一块瓜,坐下背转身,把脸全埋进西瓜里,拿出脸时,额头两颊挂着红红的瓜汁,弯弯扭扭的往脖子流。
      男人说:“去,把西瓜皮抱给猪吃!”
    “哎!”锁儿端起盆子向猪圈跑去,爬上栅栏门,翻转盆子,瓜皮溜下去,堆在门口。猪跑出猪舍,在门口用鼻子闻闻拱吃起来。男娃高兴的跑到石矶边。
女人把女儿递给男人,端来一盆温水,剥掉锁儿坎肩,把头压在盆子里洗头洗脸。锁儿躬身,反举双手不满的吆喝。女人又拧了毛巾给锁儿擦身,锁儿摇着身子躲闪着,痒的咯咯地笑,女人也在咯咯的笑。
       三个男人从铁大门进来,打了招呼,坐在桌子边的小矮凳。     
    “吃了么?”女人问。
   “吃了,刚放下碗”王爷说。
   “ 听见你家闹声大的,就过来了。离睡觉还早着呢,没瞌睡,拉噶话”
   “就是。这才九点多,咋睡得着哩!”女人把锁儿送到父亲怀里,父亲的腿上一边坐一个,锁儿头依在父亲的肩上,抬头看天上的星星 眼睛亮亮的一眨一眨。
   “茶早就泡好了,咋就才来?快吃西瓜。”女人把花盆向他们面前一推,提壶到倒茶。
   “不喝也不吃,饭把人撑的,想用你家的向日葵消化消化。”军权斜眼看着身边长的一人多高的向日葵说。向日葵耷拉着盘子,花已谢了,颗粒饱满。
    “看你嘴馋的,让猫爪子捞两把”。女人进屋拿了一把镰刀,找了一个大盘砍倒,拽过盘子,使劲用手一扳盘子离杆,用手扒拉出籽来,倒在石矶面上。围坐的人,伸出手抓一把,磕着瓜子喝着茶。
     男人问:“援朝咋没来?”      
     辛爷:“给小红家帮忙打麦去了。”
    女人问:“两人处对象咋样?”
    王爷:“两个娃都愿意,就是没有人敢做这个媒到家里提亲。
    女人说:“王叔,你去提。”
    王爷往烟锅里塞着烟沫子说:“我才不做那伸头乌龟。小红她爸那人难说话,还不把我撵出来,既莫面子又伤里子,左邻右舍日后咋见面哩?”
女人说:“那让两个娃好好处,时间长了,我李叔自然就同意了。还吃啥?”
    军权说:“苹果,苞谷!”
  “你又饥又饿的?”女人说着,转到菜地的那边,从树上摘下四五个青苹果放在桌子上说:“没吃饭?案上还剩了一碗凉面。”
    军权说:“割麦回来累的不想吃,这会儿觉得有点饿。面不吃了,太晚了,不好消化。“他把苹果在手心里搽試了一下,女人扔给他一条毛巾,又放了一个绿洋瓷碗,碗里放着三个半截玉米棒子。
   男人问:“麦快割完了没有?”
    军权咬了一口苹果说:“快了,还有一块没黄透,大太阳再照上两天,就可以割了。最多也就是一天的活路。”
  “味还甜,就是太硬了。”军权对女人说。
  “还有一两个月才成熟哩。”女人答道。女人轻轻接过女儿孩子睡着了。
    男人说:“你家麦子先放一放,明天先给我家割,我家割完了,你家麦子也黄了,我给你家帮忙。”
  “行!”军权伸手拿了一个煮熟的玉米棒子啃着。
     男人抬头看看天说“星星稀,没有雨。”
     王爷、辛爷放下茶杯,吸着旱烟,也看看天说:“真是个好天气!”
     女人问军权“好吃不?晚饭时刚煮的,太嫩了。没熟下,光是水。”
     女人递给王爷辛爷各一个,他们说:“刚吃过饭,不敢再吃了,喝点茶,这就好。”他们喳巴喳巴几口烟,把烟圈吐出来,再端起茶杯喝一口,缓缓的把茶吞下。又悠悠的抽着旱烟。
     军权说:“吃的就是这味。太老了,吃起来像木渣,这刚刚好。”一个玉米皮沾在军权的下嘴皮右边。
     男人说:“明天一早过来吃饭,带上你们的背夹麦镰。”
     王爷和军权应承着。
辛 爷说:“我明天要给宝娃家帮忙,后天我来。”
     男人说:“你先给人家帮忙,等忙完了再说。”,
     援朝来到麦场,麦场上四五个电灯亮着,雪亮一片。今晚四五家要打麦,麦场打麦机轰鸣作响,大家在轰轰烈烈忙碌着,说话像吵架。援朝看见宝林家的麦场在下场边,宝林在给打麦机口送麦,几个娃娃往宝林身后扔麦捆,宝林媳妇在一旁给他递麦捆。几个人戴着草帽排着一队把麦草往远挑,最后一个人把麦草挑过来扔给麦场边站在草垛上的人,草垛上的人用木叉接了,又续在草垛上,用脚压实。下面的人绕草垛用叉把麦草往里打,多余的草用叉尖拨下,又挑到垛尖上。
     援朝大声问宝林:“还得多长时间就干完了?”
     宝林停下手中的活,满面灰尘说:“两个小时以后。先去睡一会儿,结束了我喊你。”
     援朝转身,在麦场边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靠着麦草垛坐下打盹。旁边也有几个人挨着麦草垛坐着。麦草垛投下黑沉沉的影子,显得夜格外的清凉。
     麦场边的水渠里的水哗哗的响着,青青的蓬草里传出青蛙咕咕声。月牙挂在东山湾,天空蓝的像一池湖水,点点滴滴散着几颗金黄色星星,月下的大平山像静卧的玉兔,月辉照在层层梯田。援朝仿佛听见野鸡从玉米地跑过,玉米叶嘁嘁喳喳的响,看见见苹果从枝上落下来,在斜坡咕噜咕噜的滚,看着看着,听着听着,身子一歪,倒在麦草堆里,看不见了他
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095
发表于 2019-11-2 15:4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麦场边的水渠里的水哗哗的响着,青青的蓬草里传出青蛙咕咕声。月牙挂在东山湾,天空蓝的像一池湖水,点点滴滴散着几颗金黄色星星,月下的大平山像静卧的玉兔,月辉照在层层梯田。援朝仿佛听见野鸡从玉米地跑过,玉米叶嘁嘁喳喳的响,看见见苹果从枝上落下来,在斜坡咕噜咕噜的滚,看着看着,听着听着,身子一歪,倒在麦草堆里,看不见了他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1

主题

310

帖子

120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06
 楼主| 发表于 2019-11-4 10:51:21 | 显示全部楼层
西部文学 发表于 2019-11-2 15:40
麦场边的水渠里的水哗哗的响着,青青的蓬草里传出青蛙咕咕声。月牙挂在东山湾,天空蓝的像一池湖水,点点滴 ...

谢谢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11-13 14:34 , Processed in 0.187201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