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42|回复: 0

[长篇连载] 浪子门(27)

[复制链接]

186

主题

725

帖子

167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676
发表于 2019-11-2 20:03: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十七回:破地牢临渊收四将  明正义洪彪放双娇
   
    面对强敌,阚德虎和玲珑玉决定来个先下手为强,他们相互使个眼色,一个手中玄铁刀,一个手中玉带剑,同时呼的一声,就听得两旁护卫啊啊叫着连连后退。
    “休得猖狂,吃我一棍!”见此情形,两个领头同时大喝着将身体跃起,手中长棍猛地一招“麒麟打虎”,一个攻向阚德虎,一个攻向玲珑玉。阚德虎见长棍劈来,不慌不忙,左脚着地,右脚向后侧一挪,顺势忽的一招“推波助澜”,刀身拍向对方下落的棍背。只听得“砰”地一声,那棍子猛敲在地上,震得那汉子握棍的双手虎口发麻。玲珑玉见长棍劈来也是不慌不忙,一招“龙女戏水”,身子突地跃起,成鱼游浅水状,忽地绕着那汉子一旋,至那汉子身后时,手中玉带剑一招“龙女穿针”,刺向那汉子的小腿,整套动作瞬息间完成,快如闪电。那汉子“啊”的一声向前一跃,腿上鲜血冒出,染红了裤管。
    “兄弟别慌,我们来也!”正当阚德虎和玲珑玉要制服那两个使棍汉子的时候,突然又有两个使长刀的汉子,喝叫着一个腾空翻飞了进来,围住阚德虎对那使棍汉子说:“王福队长,赶紧帮你兄弟去吧,这人交给我们两个了。”
    “好!”那个被来人称作王福队长的汉子答应一声,忽地一个“一跃十丈”,跳到那个腿肚子受伤的汉子身边说:“兄弟别慌,哥帮你止血。”说着呼的撕下一块衣摆,捆在了那汉子腿上的伤口上。
    “哈哈……段洪彪,看来你上次被逮着吃的苦头还不够,这回又赶来补偿了!”阚德虎认出了这突然飞来的两个人中,一个就是上次去三姓庄跟踪,被韩毅峰抓住的,那个尹家镇护卫队队长段洪彪,便不屑地一笑讽刺道:“想必,你就是什么狗屁护卫队副队长李小霸了。”阚德虎又指着另一个汉子说。
    “不错!他就是尹家镇护卫队队长段洪彪,我是副队长李小霸。你也不要猖狂,上次是我们队长没注意,让你们偷袭成功了;这次我们有准备,且我们人多势众,量你也是‘半寸长的泥鳅——翻不起三尺高的浪,’。今天,我们就让你尝尝‘华阴小双刀’的厉害”。
“呵呵,原来,江湖人称‘华阴小双刀’的就是你们两个啊!”阚德虎一听心里虽然一个激灵,可表面上依旧不动声色,以一种不屑地口气道。
“正是!咋样?怕了吧!要是害怕,现在就跪在地上,给我们哥俩磕三个响头,赔礼道歉,喊我们三声爷爷,或许,我们一高兴,就饶了你一条性命!”李小霸一向比段洪彪能言善辩。
“玲珑姑娘,你听见了吗?站在我面前的是‘华阴小双刀’,尹家镇护卫队队长段洪彪和副队长李小霸;站在你面前的想必就是柳荫镇护卫队队长王福、王禄两兄弟——江湖人称‘王氏双杰’了!”阚德虎大声提醒玲珑玉。
“知道了!那就‘双刀’归你,‘双杰’归我!我们比比,看谁能先把对方拿下!”玲珑玉大声回应道。
“哈哈……一个丫头片子,真是,‘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拿下我们!就凭你……”
“倏!”没等王福的话说完,就见玲珑玉身子突地跃起,箭一般的射向王福,手中玉带剑忽的一招“龙女断线”,剑尖在王福的手腕上一划,将王福右手腕划开一条深深的口子。王福“啊”的一声,手中长棍落地。玲珑玉随之身子向后一跃,抱剑于怀:“咋样?凭这,行么?”
“上!”王福不敢贸然上前,大声对众护卫喊道。
呼呼……众护卫一下子攻上前去,把玲珑玉围在了中间。
那边,阚德虎一听玲珑玉说看谁先把对方拿下,也是不由分说呼的一招“刘海砍樵”,手中玄铁刀嚯地砍向李小霸的左臂。
因为李小霸也是使刀的,并且他和段洪彪的“华阴小双刀”也真的不是浪得虚名。见阚德虎的玄铁刀忽地砍来,微微一笑:“雕虫小技,也敢用来突袭我!”不慌不忙手里冷钢长刀猛地一招“懒汉挥刀”,刀背横着自下向上,朝着阚德虎的玄铁刀一挡,就听“当”的一声火花溅起,阚德虎握刀的手震得虎口发麻,身子向后踉跄两步才得站稳。
阚德虎见这“华阴小双刀”还真是“仨瞎子死了一瞎子——有俩瞎子(两下子)”。他不敢怠慢,立即使出一招“花匠耍戏”,嘿嘿一笑,身子一歪一扭地跨步上前,忽地跃起一刀削向李小霸的眉毛。李小霸以为是阚德虎在戏弄他,大怒着将头一偏一仰,手中冷钢长刀嚯地一招“流星赶月”,猛地割向阚德虎越至自己头顶的腹部。李小霸这招正中阚德虎的下怀。他见李小霸仰头出刀,双腿在空中猛地向上一伸,身体呈“一”字,一个“落叶翻转”,手里玄铁刀随着身体转动,倏地一招“花匠修枝”,一刀砍中李小霸出刀的右臂。虽然阚德虎身体在半空转动,力量不够,没有将其右臂砍断,却也触及骨头,疼得李小霸哇哇大叫,手中冷钢长刀险些落地。
段洪彪见阚德虎伤了李小霸呼地冲了上来,大声喊道:“双刀合璧”!李小霸一听急忙忍住疼痛,撕下一块衣服,用牙齿帮忙捆住臂上伤口,冲上前去,与段洪彪一前一后,身体猛地向前一跃,袭向阚德虎。段洪彪手中冷钢长刀砍向阚德虎的腰间,李小霸手中冷钢长刀则砍向阚德虎的颈子,且两人的刀都是由外向里瞬息一致。
这招来的既迅猛又有力道。阚德虎惊出一声冷汗。但他终究是成名多年的江湖高手,也是“牛叁锅点亮——不是省油的灯”。见对方长刀同时袭来,他倏的身体向下一沉,至李小霸的刀锋之下,迅疾一个“侧身翻”,避过段洪彪的刀尖;紧跟着一个小腾挪,绕到段洪彪的身侧,使出自己又一成名绝技“闪电一刀”:身体突地着地,仰面朝天,手中玄铁刀横握,“倏”的一声如脱弓之箭,由段洪彪的身下射向李小霸,手中玄铁刀划过段洪彪的右腿脚腕,李小霸的左腿脚腕。整套动作闪电之间完成,就听段洪彪和李小霸双双“啊”的一声跳出圈外。
阚德虎一心想捉住二人问清“牢中牢”的机关和入口。于是呼地一个“一跃十丈”,身子于段洪彪的身后,人没落地便就势一招“摧枯拉朽”,刀身猛的拍在其后背上,既快捷又迅猛。段洪彪一个猝不及防,身体向前一个踉跄扑倒在地。阚德虎上前一脚踩在他的后背上命令道:“别动,再动,我踩断你的脊梁骨,废了你!”
“可怜!”段洪彪犹如泄气的皮球,奄奄在地一动不动。
“李小霸,还不束手就擒?不然,我先废了他,再废了你!不信,你试试!”阚德虎又大声命令李小霸!
见事已至此,李小霸只好当的一声,扔了手中冷钢长刀,来到阚德虎的跟前央求道:“只要阚大侠饶了我兄弟段洪彪,我愿意听从吩咐。”
“那好!你赶紧喝止众人,听候问话!”
“住手!都住手!”李小霸大声命令正在围攻玲珑玉的护卫。众护卫见队长被擒,一听副队长的喊声,都纷纷退到一边,停止了攻击。
阚德虎又大声喊道:“请‘王氏双杰’过来,在下有几句话说。”
“王氏双杰”已是双双受伤不敢抗衡,听见阚德虎客气的喊声,顺坡下驴,走到阚德虎跟前:“阚大侠,有何见教?”
“有请临渊先生!”阚德虎大声喊了一声后,对“王氏双杰”和“华阴小双刀”四个说:“不是我有话说,是,浪子门掌门师弟,临渊先生有话问你们。”
或跃在渊听到阚德虎的喊声走了过来双手抱拳:“临渊见过‘华阴小双刀’、‘王氏双杰’!
“在下兄弟惭愧,不知是临渊先生来此!冒犯了!有什么话,还请直说。”王福忙抱拳答礼道。
“呵呵,不敢,不敢!在下听说渭南王家庄武林世家,祖传王家“麒麟棍法”威力无比,令尊南竹大师,为人正直,嫉恶如仇,早已名闻江湖,受人敬仰,断然不会做出欺压良善、强抢民女之事。这次,你们来这里助阵,想必还不知道,这官堂与上面勾搭,强抢良家女子,送到上级去做娼妓,供他们的上官玩乐,用以巴结上官谋权得利……”
“啊!原来他们暗地里在做这种卑劣的勾当啊!”“王氏双杰”大吃一惊!
“不信,你问问段队长!”
段洪彪无奈地点点头!
“我们兄弟好坏不分,助纣为虐,还请临渊先生责罚!”“王氏双杰”深感惭愧。
“俗话说,不知者无罪!段队长你们也没想想,你们也是人生父母养的,假若,这些被强抢来的女子是你们的姐妹,你们又当做何行为?”
“咚!”段洪彪双腿跪地:“临渊先生别说了,我们惭愧,我们罪劣深重!任凭处置!”
“段队长请起!我没有要责罚你们的意思。我只是想请你们分辨是非,帮助我们救出那些被官堂抢来的女子,让她们早点回家与父母亲人团聚,不再遭人蹂躏。”
“临渊先生此番侠义之举,慈父之情,令我们感动,令我们敬佩,此刻起,我们愿听临渊先生吩咐,救出被官堂抢来的女子。”“王氏双杰”双双表态说。
“还有我们,我们愿意自此离开官堂,跟随临渊先生行走江湖,行侠仗义、扶危济贫、惩恶除奸、除暴安良,做个堂堂正正的人!”段洪彪和李小霸也纷纷表态说。
“好!各位能够深明大义,迷途知返,临渊很是佩服。不过,眼下有件事情就要烦请四位了。”
“什么事,临渊先生但说无妨。”
“听说,这里还有一个‘牢中牢’,里面关着那些被抢来的女子,不知四位知不知道!”
“临渊先生,这是尹洪才故布的疑阵。牢中牢,确实有,但那些被抢来的女子,在你们那天离开后,就已经全部转移走了。现在里面只关着这次被请来的武林人士——‘骊山琴魔’带来的吴琼娇、吴玉娇两姐妹。”段洪彪抢着说:“走!我帮你们打开机关,进去看看。”
“好!”或跃在渊一挥手。跟着段洪彪来到地牢北角。只见段洪彪伸手轻轻按了按墙上那块带有一个黑斑点的墙壁,就听见“轰”的一声,地上露出一个向地牢的入口。或跃在渊转身向阚德虎一偏头,阚德虎会意的点点头,留在了入口处,其他人都跟着段洪彪下去了。
段洪彪没有说谎,或跃在渊真的只看见两名女子,被关在一间铁笼似的牢房里哭哭啼啼。或跃在渊先令段洪彪打开牢门,放那两名女子出来;接着又令段洪彪向众护卫说明真情解散护卫队;然后毁了这地牢里面所有的机关消息,带着被救出的吴琼娇、吴玉娇两姐妹,以及“王氏双杰”,依旧从来路回到地面,直奔独家庄而去。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11-13 15:43 , Processed in 0.124801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