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47|回复: 0

[长篇连载] 浪子门(28)

[复制链接]

186

主题

725

帖子

167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676
发表于 2019-11-2 20:0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无才浪子 于 2019-11-2 20:06 编辑

第二十八回:独家庄浪子救弟子  柳荫镇天涯惩恶徒


    回到独家庄后,无才浪子令师弟或跃在渊去找冷老爷子,请他安排好随行而来的“王氏双杰”和“华阴小双刀”等人的起住,自己则迅速地给韩毅峰和白草园两个弟子检查伤势。检查后,他对众人说:“韩毅峰主要是受了严刑拷打,皮外伤和肌饿导致的体力衰弱,生命暂无大碍。”
    于是,他请冷氏兄弟赶紧帮忙给韩毅峰清洗伤口,擦抹外伤药,让玲珑玉赶紧给熬煮稀饭。接着他又说:“白草园虽则是被“骊山琴魔”的内力所伤,而且还比较严重,但有我的内力帮她疗伤,再辅助以药物慢慢调理,性命已应无忧,我……”
    “师傅,还是让弟子来吧!”兰心蕙质一听,赶紧扶起白草园对无才浪子说。
    无才浪子瞅了一眼兰心蕙质说:“不行!你今天本来就消耗了大量体力,再运功给师妹疗伤,身体也会吃不消,还是让师傅来吧,你在旁边辅助就行了。”
    无才浪子说完就开始运功。他让内力真气游走于白草园身体的各大穴位之间,不一会,就见白草园头顶冒气脸上冒汗,哇的吐出一口淤血,人已经清醒过来。
    兰心蕙质一见师妹醒来赶紧扶着安慰道:“师妹,你受了较重的内伤,师傅已经运功,帮你逼出了腹腔内的淤血,再吃些药,调理几天就会好的。安心休息,不要着急。”
    白草园看见无才浪子满头是汗,知道是刚才运功为自己疗伤所致,连忙说:“谢谢师傅!”
    “说什么傻话咧,你是师傅的弟子,为你疗伤自是理所当然,言什么谢呀?师傅去给你采药。你要好好休息,争取早日康复,还有许多事情指望你去帮师傅做呢!”
“是,师傅!”
无才浪子起身对兰心蕙质说:“好好照顾你师妹,我去采药去!”
“叔父,不用您采药了。”无才浪子正说要去采药的时候,被前来看望白草园的冷家二儿媳妇颜小双听见了,她拦住无才浪子说:“晚辈的父亲,当年是渭南一带有名的游方郎中,断病施药、治伤疗伤,少有过失。晚辈自幼跟随父亲学习,不敢说是包治百病,但疗伤也是敢打保票的。”
无才浪子一听大喜道:“莫非侄媳妇就是渭南大名鼎鼎游医郎中,颜士钊大哥的千金?”
“晚辈正是!”
“好极了!”无才浪子喜出望外:“我师傅他老人家,当年云游至渭南,遇见强人劫道,为了救助一对母子,遭到强盗围攻,不幸受伤,就是令尊给出手治疗的。那时令尊才26岁。后来,师傅邀他来桐柏我们‘散真门’做客,因而,我与令尊有过一面之交。由于令尊年长我3岁,故而,我们以兄弟相称。”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叔父就更不用客气了,给草园妹子和毅峰兄弟采药疗伤的事儿,就交给晚辈吧。其实,我们家就备有常用的疗伤药草。”
“那最好!一切就有劳侄女了。”
“放心吧,保证不出10天,我就把草园妹子和毅峰兄弟的伤全都治疗好,还你两个生龙活虎的弟子!叔父,忙你的去吧,这儿有我和兰心妹子咧!”
于是,无才浪子又交代兰心蕙质,要帮助颜小双照顾好韩毅峰和白草园一番,就去找师弟或跃在渊合计当夜行动的情况去了。
天涯刀客听了师傅的吩咐,一路紧赶,天撒黑的时候就来到了柳荫镇上。为了方便观察过往行人,以免错过与师妹师弟相遇,他特意挑选了一家去华阴大路边的客栈——“好方便客栈”住了下来。
“两碗米饭,一大盘牛肉,快,我吃了还要赶路!”天涯刀客刚安顿好住处,准备吃晚饭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虎背熊腰、满脸横肉的中年汉子,将一把关公刀朝门边一张桌子上一放,大声吆喝道。
店小二听见喊声,忙跑了过来:“客官,您光吃饭,不住店呀?天都快黑了!”
“老子还要在三更前感到尹家镇咧,住个球的店啦!别啰嗦,快上饭!”那汉子又喝道。
“好嘞!米饭两碗,牛肉一大盘!”店小二喊着堂去了。
天涯刀客一听那汉子说要在三更前赶到尹家镇,就心里想:“莫非这家伙也是镇官堂请来的帮手?若真是这样,我不若把他拦在这里,也可以为师傅那边减少一份压力,可我怎样……”
“算了,算了,我不吃了,赶路要紧!”没容天涯刀客想好行事的理由,就见那汉子忽的拿起关公刀奔出店外,径自去了。
天涯刀客不敢忘了师傅的交代,只好作罢。找了一张靠近窗户的桌子坐下开始点菜吃饭。
“老板,老规矩,三个小菜一盘花生米,外加一壶酒,快点儿!”天涯刀客刚刚吃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位瘦不拉叽,矮不溜秋的男子,用男不男、女不女的声调,对店老板吆喝道。
“我说秦三爷,你天天在我这儿吃饭又不给钱,我这小本经营可担待不起呀!”店老板称那人秦三爷唯唯诺诺地说。
“咋啦?怕我秦三儿付不起你这几个小钱儿?”那人自称秦三儿说。
“付得起,那你付舍,别在这儿赖呀!真是的!”店老板话没出口,店小二轻轻的咕噜了一句。
“哗啦啦……”,这店小二的咕噜声音虽然小,可还是被那秦三听见了。只见他猛地将跟前客人正吃饭的桌子一掀,那桌上的碗盘勺筷、汤菜饭羹,一起被掀到了地上,碎的碎了,乱的乱了,满地狼藉。接着他又阴阳怪气的说:“我就付不起,你又能把我咋的?是用牙啃我的脚趾头儿哇,还是用嘴咬我的屁股哇,还是用舌苔舔我的屁眼子啊!谅你都不敢!因为你们知道,我表哥‘兰州刀王’是镇上护卫队总教头,功夫厉害,你们怕他!今天这账就记在他的名下,快点儿!不然,我表哥一不高兴,你这小店就别想再开了!”
“好好,我惹不起躲得起!上,给他上!”店老板无可奈何。
一会店小二给那人端来一盘菜。天涯刀客一看说道:“店小二,这不是我要的胡萝卜烧牛肉么,咋现在才上来呀!”
“这,这……”
“这什么呀,这,快放这儿!”
“你,什么人?竟敢抢我秦三爷的,的菜!”秦三儿一见天涯刀客阻拦店小二给他上菜,气冲冲地跑过去指着他问道。
“三爷?咋没见你脚下有小狗哇!”天涯刀客故意奚落道。
“你,么意思啊?什么小狗哇!”
“没小狗,你,给谁当三爷呀?”天涯刀客故意学着秦三的语气戏弄他。
“哈哈……”店里的客人一听都大笑起来。
“好,好,你等着,等我表哥回来我让他收,拾你!”秦三又用他的表哥来威胁天涯刀客。
“别呀,要收拾就让他现在来,我可没工夫等!”
“他,现在不在家!”
“去哪儿了?不会是没本事故意装腔作势,吓唬人的吧。”
“我表哥去,尹家镇了。他武功高,那镇长请他帮忙!过几天就回。”
“好!就是你这句话害了你表哥,你记着,我一定让他有去无回!”
“算你狠,我走了,不跟你,计较!”
“想走?没那么容易,把钱拿来!”天涯刀客拦住秦三。
“我要是不,给呢?”
“不给?”呼!天涯刀客一把抓起秦三,高高举起故意吓他说:“不给我就让你从这窗户里飞出去,不信,你试试!”
“我不试,给就给!老板,一共多欠多少?”秦三问店老板道。
“21两8钱!”店老板赶紧巴拉巴拉算盘说。
“给!”秦三一听,赶紧从怀里掏出一锭碎银子递了过去,转身走了。
“老板,他表哥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你知道吗?”天涯刀客见秦三走了,问店老板道。
“他说的没错,‘兰州刀王’熊世凯,的确是他表哥。不过,那人不是他说的仗势欺人的那种人。是他自己拉大旗作虎皮,到处耍赖。其实,他表哥背地里不知道帮他擦了多少屁股,只是碍于他姑母的面子不好多说罢了。”
“哦,原来是这样!”天涯刀客弄清原委,便继续吃饭。他打算吃罢晚饭顺路向前面去,看看木阳她们是否已经到了镇子上,住在别的客栈。
“秦三爷,是哪个王八羔子,在管你的闲事儿啊?你把他指出来,老子帮你剁了他!”天涯刀客刚放下碗筷,准备回房去洗把脸再出去的时候,突然听见门外有人一边说话,一边向客店走来,心里便知,是秦三儿找了镇护卫做帮手找茬来了。他不慌不忙,走到门外台阶上向下一看:果然是秦三儿领着几个挎着腰刀的护卫,大大咧咧,一走三摇地到了脚下。他不动神色地挡在他们几个前面,不让秦三几个上台阶进店。
秦三儿抬头一看,立即用手指着天涯刀客说:“就是他,刚才抢走了我的钱,给店老板了。”
“是他?三爷说是他?看他就一个酸腐秀才的样儿,也敢管闲事儿!”一个个子稍高稍胖的护卫,看了一眼天涯刀客,不屑一顾地说。
“是,就是他!”秦三再次肯定说。
“是你,刚才管了我们秦三爷的闲事儿?”那护卫仰头斜眼向天涯刀客问道。
“是啊!他吃饭不给钱,还耍威风,我看不过去,说了几句公平话,让他还了钱。咋啦?错了!”天涯刀客装作不明就里,用不耻的语气反问道。
“错啦!大错特错啦!”
“咋错啦!说来听听!”
“你知道他是谁吗?”
“不就一个吃饭不给钱的混混无赖,狗三爷吗?”
“错!他是我们总教头‘兰州刀王’熊爷的舅表弟,秦三爷!”
“呵呵,那是你们的熊爷秦爷,你们高兴,可以把他们抬回家去,当祖宗供着,与别人何干呀?凭啥吃饭不给钱?”
“噢,看不出你还挺能说呀!大爷,今天要是不给你点带味儿的,你还真以为这柳荫镇上无人咧!”那家伙说着一扬头,带着拖腔说:“来呀,带走!”
“得嘞!”几个护卫高喊一声,忽的围向天涯刀客,用傲慢的语气说道:“走吧!”
“我要是不走咧!”天涯刀客双手倒背在后,脸上微笑着反问。
“那由不得你了!绑上!”那个家伙又大声喊道。
几个护卫忽地上去,就把绳子向天涯刀客的脖子上套。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天涯刀客突地一把夺过绳子,接着一招“灵猴绕树”,绕着几个护卫一转,就把那几个护卫绕在了绳子中央,再双手用力向拢一拉,就把几个护卫紧紧的捆在了一起。然后转向那个发号施令的家伙,不屑地问道:“咋样?能管闲事儿么?”
“只说你是‘门旮旯里的臭虫——不起眼’,原来你还有两下子。看来今天要是不给你点苦头尝尝,你还不知道我‘刘一刀’的厉害。”呼!那自称是“刘一刀”的家伙说着话,倏地从腰间拔出腰刀,一招“刘海劈柴”,斜里劈向天涯刀客的颈子。那招既快又有力道,天涯刀客不及拔刀相抗,只好一招“退避三舍”,身子向后一跃避开了。
“刘一刀”见天涯刀客一跃避开,猛的一个“飞雕出林” 逼上前去,复又一招“风扫落叶”,腰刀横着从左至右拦腰砍去。这招也是既快又狠。天涯刀客只好又一招“一跃九天”,身子腾空跃起,又一次避过。只是,这“刘一刀”一连两招狠招,让天涯刀客有些生气,他在心里暗说道:“不让你吃只辣椒,你还以为辣椒是甜的咧!”于是,他趁躲避“刘一刀”的第二招之机,于空中忽地拔出背上“断魂刀”,至身子于“刘一刀”的后背时,呼的一招“断刀分水”,一刀割向“刘一刀”后背,只听“呲”的一声,“刘一刀”的后背衣服破裂,露出一条深深地口子,鲜血直流。
“刘一刀”大惊失色,浑身直冒冷汗,忽的一个“梯云纵”跳上房顶,蹭蹭蹭仓皇而逃。
天涯刀客也不追赶,转身解开捆在护卫身上的绳子说:“你们身为护卫,理当秉公执法,爱护百姓。可你们执法罔顾,欺压良善,助纣为虐;我本当废了你们手脚,可我念及你们也是听人唆使,不得已而为之,故而放过你们一回;若再让我听见你们喊什么‘爷’,仗势欺人,我一定割了你们的舌头,剁了你们的手指……”
“大侠饶命,大侠饶命,我们再也不敢了!”那些护卫们连连求饶。
“滚!”天涯刀客大喝一声,只吓得那些护卫连滚带爬,仓皇离去。
喝退那些护卫,天涯刀客的心情十分沉重:“这么多高手齐聚尹家镇,要救出那些被掳掠来的女子,难啊!难怪师傅压力大……”他一边想着,一边便收刀,沿街查询各个客栈,寻找木阳他们去了……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11-13 14:47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