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61|回复: 0

[短篇小说] 《麦花》------五 麦花去世

[复制链接]

12

主题

53

帖子

692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692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  麦花去世              文/王文琴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满仓常常觉得胸口闷的喘不过气来。麦花雇车到医院检查得知满仓得的是肺气肿,发现时已经是晚期,没法治了。满仓从得病到去世二个月,很快走了。
麦花与满仓结婚开始七八年,感情很好。后来满仓变得脾气大,固执己见,常常与麦花吵架。他俩吵架后生闷气,谁不理谁是常事。经常成月功夫两口子不说话。麦花气头上常骂满仓“你个不死的,咋不死了去?”如今,满仓快快地走了,麦花为自己曾经说的话后悔不已。人常说话里有毒。满仓早早死了,都是她以前咒骂的。麦花十分后悔。
在农村,家里死了男人,犹如顶梁杠断了,日子一下塌了。
麦花往常过日子的心劲也没有了,她整个人像抽了筋,有气无力。麦花家两个姑娘早已出嫁,儿子也去了省城打工去了,在西京买了房,安了家。自从满仓走了以后,家里就剩麦花一人。麦花的儿子目前有一个女娃一岁多,儿媳妇嫌农村卫生条件差,所以让她娘家妈照看。
眼看立冬了,麦花一整天就无事躺在床上。她虽然五十一岁,但老汉满仓的死给她打击太大了。她现在看上去然像一个六十岁的老太太。她一天只做一顿午饭,早饭也没心思做,开水泡馍,吃点咸菜或油泼辣子。村上人都陆续买块煤生起了铁炉子。麦花还没有拉煤,所以晚上窑洞很冷。不等天黑,麦花就插上大门。回屋躺下,窑洞冻,她就盖了两床被子。
麦花平时很少出门,近邻要好的姊妹兰姣隔三差五的来看她。有时给她送些好吃的,有时拿着针线活过来边干活边陪她说说话。麦花聊不了几句就落泪,兰姣知道满仓死后麦花难过,兰姣劝她“你心放宽,人要往好处想”。“麦花,你看你一天天瘦了,是不是病了?去医院让大夫看看”兰姣关心的问。麦花说“我没病”,麦花知道自己得的是心病。
二零一四年春天,天气渐渐的暖和起来。春季是桃红柳绿的季节,燕子在院子上空上下翻飞,在忙着在檐下筑窝。
很快到五一,天气热起来了。一天兰姣约麦花去东河洗衣服。麦花也正想拆洗两床被子洗洗。于是她俩就一块到河里去。那天天气真好,是个大晴天。麦花的心情似乎也被太阳给照热呼了。
她俩一路说着话来到河边,开始洗衣服。不一会,村上来了三个六七岁的男娃娃来河里凫水。在离她俩洗衣地方南边不远处的河面上玩。不时传来三个娃娃欢快的笑声。
看到眼前男娃凫水,麦花想起了她小时候与小伙伴凫水的快乐时光。
靠河长的娃娃,不论男女,绝大多数都会凫水,尽管每家大人都千叮咛万嘱咐让娃不要去河里玩水,娃娃领受大人的训话就像鸡啄米似的点头答应,但只要逮住机会,不管男娃、女娃都会呼朋引伴地相约去河里凫水。家长知道后也没办法,只要娃平安回来就好。再说大人一天忙着干农活,那是娃娃,是人又不是狗,总不能用铁链子栓吧!
所以凫水这事小娃娃一个个扑通几回,就学会了,一般是会浮水的大点的娃会带不会凫的,男娃胆子大,基本上无师自通,女娃胆子小,就想办法也要凫水玩。
女娃凫水一般都自带一个葫芦,葫芦在农村是常见的,谁家不在地里或者院子里点种几窝葫芦?葫芦在农村用处可大着呢。大葫芦长老后晒干画好线用钢锯纵向对半锯开,去籽再晾晒几日,就能用来当舀水的瓢。家家户户都有一口水瓮,用葫芦瓢舀水,轻巧灵便用比铜马勺方便多了。
小一点的葫芦锯开去籽,能当舀面粉的瓢。多余的葫芦就挂在厦子底下备用。夏天,尤其是暑假,小女娃约几个伙伴,就会人人带个葫芦到河里玩。不要小看女娃娃,人小也机灵着呢。葫芦肯定不敢明目张胆地拿在手上,要么用衣服裹住,要么胳膊挎个笼,上面罩一把灰条条或者苦子碗就伪装上路了。(灰条条学名:灰藜,苦子碗:学名打碗花,两样都是常挑的猪草)
夏季河里是娃娃们的乐园,可以捞鱼、捞虾、逮螃蟹。下水前把葫芦用绳子捆住绑在背后,小心地踩到水里漂。麦花是儿童时期在娘家与小伙伴们一起学会凫水的,她胆子小,游的不远,能凫十来米,不过很是开心。到后来长大了,就再也没有下过水玩,后来出嫁到李庄,经常与村上的媳妇到河里洗衣服,但再也没有下过水。人一天忙着过日子,忙农活,忙家务,谁还顾得上玩水。
麦花与兰姣洗衣服,中途兰姣有点内急,去河边不远处柏树林里去方便。
兰姣刚走没有几分钟,麦花就听见“快来人呐,娃淹了”,“来人呐,娃淹了”的呼救声,麦花惊得一下站起来,手中的棒槌掉到水里。麦花赶紧朝喊声跑过去,到跟前,她快快脱下鞋,只见离河岸4米的水潭处,一个男娃在向下沉。麦花一个猛子扎进了水里,她拨了几下水,就游到了落水娃娃跟前,她拽住了娃的一只手,接着她拉着娃向岸边游去,她用尽全身力气将娃托起,岸边的两个男娃搭手一拉,落水娃就拖了岸。
麦花这时候想上岸,但右腿抽筋,“麦花”、“麦花”麦花分明听到水中有人在叫她,没错,那是满仓的声音,她“哎”答应了一声,河水咕咚咕咚灌进了肚子。麦花已经失去的方向,她向水潭深处坠去。渐渐失去了意识。
等兰姣返回来到河岸,她不见了麦花,从三个男娃的哭声中她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兰姣她不会凫水,是旱鸭子。兰姣发疯地向村里跑去,喊人救麦花。结果可想而知,等村民赶来搭救麦花上岸时,麦花已经没了气息。
被救上来的男娃叫明明,他家和老三满升家在一条巷。明明妈跪在麦花面前泣不成声。她知道,没有麦花,这会躺着的就是明明。
满囤、满升家闻讯赶到,村人将麦花抬回去。大家开始张罗麦花的丧事。麦花的儿子吉娃两口子也火速从省城回到家。吉娃前脚进门,明明大、妈就领着明明跪到吉娃跟前。感谢他妈救命之恩。并拿出五万块钱让收下。吉娃说什么也不收,吉娃说:“我妈救人不是为钱,倘若我把钱收了,我妈在九泉之下会埋怨我的,我妈的灵魂就得不到安宁。”吉娃执意不肯收钱。明明大只好说:“这样,让明明认你为干大,让娃长大后孝敬你。”于是两家人在麦花灵前结拜成了干亲。
埋麦花那天,村上彪壮的小伙子,齐刷刷的都不请自来。连在县上干公事的男的都请假回到村上。年轻的小伙子,争着要抬灵。相呼见人多,便安排三拨人,一拨八人,中途换了两次人。其实从麦花家的院门口到灵地也不算太远,一班人完全能行。但人人都想尽自己的一份心。没抬上灵柩的,还有年龄偏大的男的都人人自带一把铁锨,起灵后跟在孝子队伍后面到地卷墓。
村上多年没有见过这么大的丧事场面,人活一世,德行二字。麦花的德行让村人敬佩。村民们都不请自来,连平时两三家因为强势占地畔与麦花家关系不对劲的几户人,也到灵地送麦花。村上那天可以说万人空巷。
麦花走时刚满52岁。
起灵时分,乐人吹响哀乐,天忽然开始下起了小雨,一直下,似乎在送麦花最后一程。

                                          短片小说《麦花》共分五章,这是第五章内容                     
作者:王文琴  陕西韩城人  写作是我的业余爱好。文学梦在高中时就有,但一直未真正开始,从今年十月中旬开始,点燃我的梦想起航。        

2019.11.9

热爱生活,用心感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11-13 15:39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