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109|回复: 2

[感悟生活] 【闰土散文】枯死的皂角树

[复制链接]

67

主题

136

帖子

962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962
发表于 2019-11-17 22:54: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枯死的皂角树
文  闰土
        村中央的一棵大皂角树,截止现在,没发一片叶子,经多方查看,树可能死了,但村民们谁也不相信这是一个事实。
   最近这个皂角树死的消息不翼而飞,不但传遍了这个组,在这个村方圆几十多里地人们都议论着,甚至在北乡到处流传着,人们惋惜这棵几百年树龄、直径二米多,高近二十多米的大树,它不但风景好、位置好,也是这个村村民的骄傲。
   树死了,村民们急了,许多善男信女,在皂角树下,烧香磕头,祈祷神灵,让树马上活过来,还有几位八十多岁的老人,站在树下,仰望皂角树,擦着眼泪。
   这树到底多少年代,也无人考究和记载,据村上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回忆,这树在他爷爷的爷爷手里就有。
   在那个年代,队长开个会、分配个活、记工员记个工分,都在这树下,夏天人们三五成群,拉个凉。女人拉个鞋底、男人谝谝闲传,听听收音机,都好不爽意。村上的“老碗会”也常在这树下举行。
   这么好的树为什么枯死了,人们猜测着、议论着,互相探讨着,都说这树少说也有几百年了,过去好好的,这么大、这么好的树,去年树就有衰弱的迹象,今年怎么一下子就枯死了呢?
   众人的议论,最后终于把焦点放在打水泥街道上,虽然打街道时留了一圈,但往往水不能充分到跟前,可能是造成皂角树死的主要原因。
   人们一边议论,一边渐渐清醒过来,在惋惜的同时,爱树心切的村民大骂打路工队,大骂队长不操心,甚至连八辈子先人都抬出来骂了。
   骂归骂,事实己经形成,谁也没有办法,可怜巴巴的村民,都在气愤的说“宁可不打这条街道路,也不能毁坏这几百年的大树啊。”
   我来到这离我家不远的皂角树下,低头看着这棵四五个人都合抱不住的大树,树周围被队长安排,又叫人铲了一大圈水泥路面,坑内被人挖淘了一圈,为的是需水保墒,在抬头看树身、树枝,光秃秃的树枝,像一个个缺妈的孩子,无精打采的向下垂掉着,树上几个老鸦窝,按过去的节令,应该会孵出的小鸟在叽叽喳喳的叫着,但今年死气沉沉,没有了那欢乐的鸟声,没有那绿绿喜人的叶子,更没有那沁人肺腑的芳香。
   我站在这棵皂角树下,心如刀绞,痛苦万分,假如世上如果有什么灵丹妙药,我会想尽千方百计、想尽一切办法挽救这棵神圣的大树。
   记得我在七八岁时,母亲常常让我去皂角树下采拾落下来的皂角,有时早上学前,有时中午放学后,我就会同我的同学,拾着、抢着、玩着。那年秋季,我前后一共拾了半笼皂角,母亲夸我勤快,就这些皂角,母亲说足够她一年洗衣服用的。
   皂角洗头据说有特殊功能,使头发乌黑发亮,那些年人们都没钱买什么洗发膏,全都把皂角砸烂,放到手上一搓,把头洗的干干净净。然后用梳子一梳,头发柔软乌黑发亮,即使后来生活水平提高了,人们都用开了洗发膏,我还执意用皂角洗了几年头。“宁可不打这条街道路,也不能毁坏这几百年的大树啊。”
   记得那年母亲病重了,她老人家执意要用皂角洗一次头,我马上找来,砸碎我帮母亲洗完最后一次头……
   突然一对小鸟,站在树上鸣叫了几声,打断了我的思路,它在这里用嘴敲敲,在那里用嘴敲敲,好像医生诊治一个危重病人,我细细的观察着,它又好像寻找树里面的柱虫,我悄悄退到一边,让树医生给树治病吧。
   没有一会儿,小鸟喳喳的叫上同伙,飞走了,它好像告诉我,这么好的树,千金难买的树,没有救了,这棵树好像一个患上癌症的病人,永远失去了生存的价值。
   我呆呆的望着这棵古老而高大的皂角树,现在只有我心里最难受,它不但坐落在村子中央、也离我家不远,更重要的是我曾经三年前写过它,记载过它的历史,没想到,三年后它竟离开了爱它、心痛它的人们,悄然的走了,连一片叶子也没长出来。
   看着看着,突然记起了县林业局,他们不是专管这些事吗,我马上给我的朋友,县林业局局长打电话,请求他派员察看挽救。是否有什么灵丹妙药,能否救活这棵树。
   这天天下着蒙蒙细雨,阴沉沉的天,好像谁把他挖苦的深了,又好像和谁生着闷气,雨漂洒着大地,淋透着久旱的麦苗,水泥路面被雨淋湿了,树木花草在享受这春雨的滋润。一辆小车开进了村中央,停在了离皂角树不远的街道旁,从车上下来三位人员,他们就是县林业局派来的工作人员。
   专业工作人员围树查看了一圈,十分惋惜的说:“这树可能不行了,全县像这样上百年的大皂角树就达三棵,这都是打水泥街道、路造成的,树根一是水份不足,二是树根下不通气,造成根部坏死,现在挽救恐怕为时已晚。”
   村上大多数人来到皂角树下,有男的、有女的、有老的、有少的,沥沥的细雨丝毫没有干扰村民们对树的爱恋,有两个村民听说县林业局来了,打着雨伞,拿着好烟,从大老远赶来,求林业局专业人员救救这棵树。
   有一位八十多岁的村民说道,“那年遭年谨,是个皂角树救下了大半个村子人的命。”
   又有一位老人拄着拐扙向林业局的工作人员说道:“那些年,我们贫穷,没钱买洗衣粉,全村百分之八十人用这个皂角树结的皂角洗衣服啊。”
   雨越来越大了,渐渐刮起了风,村子四周被刚上来绿绿的叶子笼罩着,村子旁边一家闲着的庄基地上,一朵朵花草竞争开艳,在风雨中更加醒目。风雨中,村民丝毫没有退走的意思,他们团团围住林业局工作人员,说着好话,请求让他们救救这棵大树。有些村民,大有救不活树,不让他们走的決心。
   林业局一位专业人员,详细分析了树的种种迹象,让采取一些补救措施,但要让树真正成活,可能性不大。
   枯死的皂角树,多么好的树啊,你在人们的心中,永远是一棵高大神圣的大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4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0989
发表于 2019-11-18 07:3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充沛,内容精彩;欣赏佳作,遥祝问好!
淡泊看人生,挥手谱华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203
发表于 2019-11-24 21:5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作,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12-13 10:22 , Processed in 0.249601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