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48|回复: 1

[亲情友情] 【贾玲娴散文】怀念母亲

[复制链接]

81

主题

265

帖子

118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86
发表于 2019-11-20 19:32: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董怀禄 于 2019-11-20 19:32 编辑


怀念母亲
甘肃  贾玲娴
  母亲去逝了,她用她一生的爱和毕生的辛劳养育了我,她走的很安详,甚至可以说很荣幸。在她棺板盖上的背旌上写着“含辛茹苦,懿範广布,荣归千古”的字样,是很有身份的贤人所提,也算是对母亲一生的盖棺评价吧!
  母亲去逝了,我的心里很痛,因此我要用漫长的时光去记住母亲的厚恩,用漫长的时光去填补失去母亲的爱所失落的空白。其实我一直不想提及母亲的去逝,但又忘却不了,一旦提起这个话题,总感到一片窒息,一片迷茫,胸中空空如也。
  亲人的离世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悲伤的,特别是母亲犹重,她应当被儿女们铭记,缅怀。无论她是高贵的,卑微的,甚至是低下的她都是母亲,因为作为人来说什么都可选择,唯独母亲不能,所以在每个人心中母亲都是伟大的,是至高无上的,是任何人都无可替代的,我只想自己的思念与母亲的距离更近更亲。
  我的祖籍是京畿之地河北省保定市,父亲早年参加革命,经历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战争,全国解放后由于国家建设的需要,父亲被调往西北兰卅工作,母亲作为家属随父到了兰卅,当时国家百废待兴,极度困难,温保难以维持,父亲听说陇东一带,民风淳朴,生活尚好,不至于饿肚子,因此要求调到合水小县。
  初到合水,生活较兰州是好了一些,虽然艰苦但总不至于饿死,顿顿还可有点食物,这是母亲感到很庆幸。我清楚的记得那是我们初到合水的第三个年头,那年我刚八岁,因为年关将至,这里的家家户户都要给孩子做新衣,纳新鞋,缀新帽。俗话说,有钱没钱,穿上新衣过年。因此母亲也为我们赶制新衣,新鞋,那厚厚的千层鞋底在母亲的手中飞针走线。那时没有电灯,在昏黄的煤油灯下,在那两间窄小的房间里,母亲坐在灯下那千层鞋底上的一针一线,密密麻麻,重重叠叠的針脚,一排排,一行行是那样的整齐,她那一扎一拉的动作在昏黄的煤油灯下是那样的优美,她千万次的重复着那一刻也不停止的动作,我看见母亲手指上套着的那枚明晃晃的顶针一闪一闪的,也在为母亲助力,过一会儿母亲总要把针尖在她那乌黑的头发上划几下,然后又重复着她的动作,当时我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在自已头上划呢?直到我长大后我才知道那是母亲在磨针,其实那是在用自己的发油为针尖作润滑,后来我想那时的一针一线倾注了母亲对儿女的多少慈爱啊!这样的情景在我的人生中留下了深刻的记忆,以至于几十年后我还在怀疑母亲手中的针是否锋利了呢?母亲的爱是无微不至的,她对儿女的爱是渗在骨子里的,是人性中与生俱来的,是人世间的大爱。
  记得我上小学三年级时,有天中午天下起了大雨,由于我家住在沟边,离学校三里多路,那时的街道都是土路,特别是我们学校那段路,遇上下雨汪洋一片,泥泞难行,母亲见我未回家,她惦记着女儿那顿未吃的午饭,冒雨步行三里多路,穿街走巷给我送来了午饭,她浑身湿透,挽着裤腿,光着脚,可以想象瓢泼大雨间母亲走在泥泞的道路上,她该有多艰难啊,这虽然是不经意间母亲对儿女的一次关爱,那时不觉得,可现在想起来我禁不住的热泪盈眶,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这就是人世间最伟大的,最崇高的母爱啊。
  母亲虽然去逝了,但她对我们点点滴滴的爱一直在我心头萦绕,浮显在我眼前,挥之不去,几次夜间使我推衣揽枕,在地上徘徊,久久不能入睡,尽管岁月在不断吞噬着我们的记忆,但永远无法刷去母亲在我心里的慈祥而崇高的形象。
  母亲一生没有什么建树,她很平凡,但她在我心里却很伟大,她养育了我们兄妹五人,用尽了自己毕生的精力和心血,她与外界没有什交集,但她的知心姐妹却很多,她一生没有什么雄才大略,但她的心胸却如大海般的宽广,她一生没有积累,也并不富裕,但她却一生与人为善,时济亲邻,她的一生平淡而温馨,艰难的岁月已经过去,她养育了我们兄妹,直到晚年在她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还在抚育着她的孙辈们。本想现在孙子们都已渐渐长大,她可以安度晚年了,闲暇之余和她的好姐妹们玩玩牌,聊聊天会给她增添不少乐趣,然而一切都在二零一九年六月九号嘎然而止,妹妹打来电话说,母亲的病情加重,看来是凶多吉少了,恶讯就这样猝不及防的来了。其实母亲的病情我早有所了解,糖尿病晚期综合症,在西安最好的医院治疗,手朮,己经到了晚期,任何治疗手段都无力回天,只待时日了。实际上这种情况能维持两年多已经很不错了,然而作为女儿来说谁不想母亲长命百岁呢!然而愿望毕竟代替不了现实,母亲己到了耄耋之年啊!两个月前还在西安治疗,但她的病情已在不断的恶化,她已不能像正常人那样独立行走了,一切都要在轮倚上度过,有时候整夜佝偻着不能入睡。
  不同以往的是这次看完病,她执意要回老家一一合水那个伴她生活了五六十年的小县城,我只好与丈夫开车把她从西安送回来,我知道她是放心不下弟弟和与她日夜相伴的两个孙女啊!回家后她要出去转转,我就用轮椅推着她在她常去的地方转悠,看着她被微风吹起的满头缕缕白发,再看着她强忍着疼痛的样子,一股对母亲不舍的辛酸涌上心头。我转过头去不使自己的泪滴滴在母亲那丝丝白发上,我已经意识到这可能就是女儿推她老人家最后的机会了,顿时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泪水夺眶而出。
  二零一九年六月九日凌晨一点,在弟弟妹妹的陪护下母亲安详的走完了她八十七岁人生历程。母亲辛苦了一生,她累了,在儿女们的呼唤声中,几声稍重的喘息,停止了呼吸,永远的闭上了她那始终放不下儿女的眼睛,静静的,安详的离开了她所热爱的亲人们,迄今已有百天余,在这悲痛的一百多个日日夜夜里,我仍不知也理不清怎样去评述母亲的一生,我看过好多书和文章,对于母亲的去逝一律都是悲伤和灰暗的,但我回想起母亲的一生,特别是她患病的这几年里,她竟然是多么开朗,快乐,经常与人谈笑风生。她常对人说“人总会走那条路的,不过是迟早而已。”表现出她对死的看开和对人生的豁达。我想这多半是取决于她的开朗的性格和对待人生的态度,不然她也不会活到今天啊。
  母亲的一生快乐多于忧伤,特别是她对子孙们的爱。这是她一生最大的幸福和满的足,我想这正是母亲一生最大的建树和长人之处一一知足者常乐。母亲走了,她将永远的离我而去,此生再也见不到她的容颜了,这是每个人一生最悲惨的时刻,但她的痕迹还在,她给我留下了无穷无尽的思念……
  在同学好友的帮助下,我安葬了母亲,葬礼不是很隆重,但却很肃穆,情绪很凝重,背旌,挽联,致悼,礼乐,缅怀,也不失丧祭为礼的祭祀过程。我不知道母亲的离世会给别人带来什么改变,可作为女儿来说,这一百多天里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她,她的音容笑貌时刻在我的心头萦绕,有时我梦见她在给我们烧水做饭纳鞋底,送我上学,有时梦见我陪伴她在病房里,有时梦见她在小区的树阴下散步……,我希望经常在梦里能见到她,这是我唯一的寄托。
  如果说在此前漫长的工作时间里,我疏忽了母亲的辛劳与付出,那么现在才体会到当年母亲抚养我们的艰难,一个生我养我育我成人的母亲是我人生中最大的福气。一个人只有等母亲真正的离去,才懂得母亲是人生中不可或缺的最亲的人,这些道理当我们年轻的时候无法懂得,当我们懂得的时候已不再年轻,有时我想母亲随父亲从大华北平原的繁华城市,来到大西北一个陇东小县城,她一生委曲求全,没有贪图过任何享乐,把自己的一生连这把老骨头也奉献给了这片土地。在那艰难的岁月里她把我们个个养大,比常人付出了多少艰难和辛酸啊!当我们长大后又一个个送我们进城,成家立业,结婚生子,她经历了多少苦累啊!每当想起这些我泪如泉涌,不能自已。母亲的生命永远定格在八十七岁,她永远的离我而去了。亲爱的母亲你安息吧,年头接夏,清明忌日我会常来看您,给你坟头培土,烧纸挂钱,一生不离不弃!
  作者简介:贾玲娴,热爱文学。长庆油田工作,现已退休。

母亲1.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4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0989
发表于 2019-11-21 07: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充沛,内容精彩;欣赏佳作,遥祝问好!
淡泊看人生,挥手谱华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12-13 10:01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31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