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39|回复: 2

[长篇连载] 浪子门(30)

[复制链接]

196

主题

748

帖子

171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711
发表于 2019-11-26 08:43: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无才浪子 于 2019-11-26 08:51 编辑

微信图片_20191023212208.jpg

第三十回:张平阳威严慑恶吏  红衣女妙招制凶顽

    张平阳将自己乔装改扮成一个富裕人家走亲访友的少妇后,又令天涯刀客装扮成随行的侍从,让他背着里面藏着玉女剑和断魂刀的包裹紧跟其后,便一路明察暗访去向华阴县。
    出了独家庄他们绕道与尹家镇相邻的林平镇,大乡镇再过方家店镇一路探访均无消息。第四天他们来到与华阴相距不足30里的三岔口镇,看看天色将晚,张平阳对天涯刀客说:“我们就在镇上找个客栈住下,明天再走吧。”
    “是,夫人!”天涯刀客答诺道。
    他们走进镇子,进入街心,一边走一边向两边观看,寻找客栈。
    “夫人!看!那里面有个‘好再来客栈’!”突然,天涯刀客指着一个岔街巷子对张平阳说。
    张平阳顺着天涯刀客手指的方向看去,那是一个既僻静又悠长的小巷子。里面挂满了各种招揽生意的铺店招牌和幡子。张平阳想了想说:“好,我们就住那里。”
    他们一进客栈,店小二就忙跑过来高声喊道:“又有贵客到!请!里面请!”
    张平阳和天涯刀客没有答话,而是径直走到里面,找了一个既靠角落,又能纵观客厅全部的位子坐下。天涯刀客问店小二道:“小二,有干净的客房吗?”
“有有!里面二楼西厢,还有一间专门为贵客准备的上好套间客房——里面的卧室,既可以睡单人,又可以睡双人;外面的客厅小偏间,可以睡下人。就是价钱贵点。二位要住吗?”
“好!带我上去看看!”天涯刀客说着又向张平阳道:“夫人,您在下稍等,我上去看看!”
“去吧!”张平阳答道。
天涯刀客跟着店小二走进里面。他发现这客栈是一个标准的四合院。虽然不是很大,可也算得上是上等客栈了。再往四周一看,这客栈已经是客将住满,楼上楼下各个客房几乎都有灯火和说话声。
天涯刀客看了房间很满意,以一夜1两银子的房价定下了。回到前面楼下的饭厅,天涯刀客向张平阳点点头,便坐下开始点菜吃饭。
“老板,例行检查!”天涯刀客刚刚点好菜,店小二还没有离开,就听一个挂着腰刀的高个子男子,领着三个矮个子男子,高声喊着进了店里。
“苟队长,昨天不是检查了的么,咋又检查呀?”店老板忙跑了过去,躬身迎着那高个子问道。
“是谁说昨天检查了,今天就不检查呀?你昨天吃了饭,今天就不吃了么?嗯!”
“是是是,没谁说,没谁说!今天检查什么咧?”
“检查有没有非法女子住进了你们的店里。四天前,尹家镇有两名犯罪女子逃跑了!”
“哦,这样啊,我们店里是住进了几个女子,但我见她们不像是犯罪逃跑的……”
“嗯!你说不像就不像啊!当心查出来以窝藏罪论处!她们住在那间房子啊?”
“后面二楼东厢房三个,中间第二间两个,西面套间一个,这不,正在那儿等着吃饭咧!”店老板说着话指了一下张平阳。
“噢!”那个被店老板称作苟队长的高个子,顺着店老板手指的方向呼的走过去,看了一眼张平阳,又转身对店老板吼道:“我说的是年轻女子,谁说要检查老女人了?”
张平阳和天涯刀客心里都有数,这家伙说的两个年轻女子,指的是被或跃在渊和玲珑玉他们救出的,骊山女子吴琼娇、吴玉娇姐妹俩。张平阳迅速推断:“既然这姐妹俩的搜查令,已经下到了这三岔口镇,就进一步说明尹家镇掳掠良家女子的行为,绝不仅仅是尹家镇镇官堂在胡作非为,一定与华阴县或者更上面有勾连。看来,师兄让我们到华阴县打探是正确……”
“嗯!我咋没想到这女子是不是改装易容了咧!”张平阳正在思考后面的打探方向时,突见那苟队长一边阴阳怪气的大声说着话,一边用右手向她的脸上摸来:“来,让爷看看,是不是化妆易容了!”
“你敢对我们家夫人无理!”天涯刀客上前拦住那人说。
“你家夫人咋啦?例行检查,你敢阻拦!当心老子以妨碍公务罪逮捕你!”苟队长耍横地威胁说。
“你试试?”
“试试就试试!把他绑啰!”苟队长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吩咐手下道。
“是!”三个矮个子高喊一声呼地就要上前。
“慢着!”张平阳见此阵势嚯的站了起来:“我说这位官爷,你要检查也可以。不过我得把话说在前面,你若是检查出我化了妆,易了容,我,任由你处置;若检查不出,你,任由我处置,咋样?”
“你……”苟队长见张平阳说话干脆利索,沉着老练,透着一股英气,不敢造次:“我,我看你也不像是逃犯,免了吧!”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官爷,请留步!”
“我都说免了,你还想咋的?难道我真怕了你不成?”苟队长一听张平阳要他留步,以为是张平阳不肯放过他,又回身吼道。
“不不,官爷您误会了,民妇就想问你一句话。”张平阳解释说。
“什么话?”
“追捕那两个逃跑的女子,是尹家镇官堂请你们帮忙,还是上面有指令。”
“尹家镇有那么大能耐?是县……哎,你一个民妇问这个干吗?”苟队长突然想起什么,反问道。
“民妇出门少,不是好奇嘛!瞎问,瞎问的!不好意思!嘿嘿!”张平阳连忙打马虎眼。
“不该问的,别问,问多了,会惹祸上身的!”
“是是是,不问,不问!”张平阳连连维诺着。
“走!到后面去看看!”苟队长一挥手,三个矮个子便呼呼地跟着向后面客房跑去。
“嗯!”等那四人走后,张平阳向天涯刀客一偏头,天涯刀客立即会意,起身向后面跟去。
来到后院二楼西厢房,苟队长们敲开门一看,是两个丫头在给一个贵妇人捶腿揉背,还有四名保镖威武的站在两边。他不敢造次,微微的打着笑脸退了出来。他们又来到正厅中间第二间,敲开门一看,正是两个年轻漂亮的女子。一个矮个子悄悄对高个子说:“这两个不错,弄回去和昨天的两个加在一起,不就能交差了么!”
“就你多嘴!还不快去!”苟队长狠狠的敲了一下那矮个子的头,命令道。
“是!”矮个子答应着走进屋里,对那两个女子问道:“你们是从哪儿来的,要到哪儿去呀?”
“官爷,我们是从临潼骊山过来的,到长安去走亲戚,有什么事么?”两个女子中那个穿蓝色套装的女子,瞅了一眼苟队长,回头对矮个子回答说。
“走亲戚?只怕是从监狱中逃跑出来的吧?”矮个子阴阳怪气地说。
“我说官爷,药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我们可是正儿八经的良家女子,不是什么逃犯啦!”
“是不是,你自己说了不算,我们审查过了才算!走!跟我们到镇官堂走一趟吧!”
“我要是不去咧?”
“不去?哈哈……真是‘癞蛤蟆打哈欠——大口气’。绑了!”苟队长听那女子一说,狂笑几声挥手命令道。
呼!刚才那个说话的矮个子一听苟队长吩咐,跑上前去就要拉那说话女子。
噌!那女子忽地一闪身,那矮子扑了个空,险些撞到桌子上。
“嘿!还敢躲!当心我划破你的小脸!”那矮子说着,忽地拔出腰间片刀,就向那女子挥了过去。
“嘭!”“给我住手!否则,别怪姑娘我对你们不客气!”另一位穿粉红色套装的女子一拍桌子,大声制止道。
“哟呵,又一个‘喝冰水说大话——不怕凉牙’的!爷今天到要看看,你怎样不客气!统统拿下!”苟队长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又一挥手对三个矮子道。
嚯!三个矮个子一起用刀架向那个穿粉红衣服女子的脖子。
那女子见三把刀向自己挥来,不慌不忙身子向下一沉,左脚和双手着地右脚伸直,忽的一招“旋风腿”,就听“咚咚咚”三声,那三个矮个子频频倒地,好一会才磨蹭起身子,用手捂住屁股,脸上臊得红一阵白一阵。
“哟呵,原来还是个练家子!看来今天不让你尝尝驴粪蛋子,你还真以为大便都是香的咧!”苟队长见那穿粉红色套装的女子一招,便把他的三个手下打倒了,嘴里吊儿郎当的说着,手里片刀忽地一招“力劈华山”,砍向那女子的头部。
穿粉红色套装的女子赤手空拳,见片刀袭来,忽的一个“落叶翻飞”,身子向苟队长左侧一转,右手呼的一招“惊涛拍岸”,一掌击向苟队长的左腋下。
苟队长顿觉飓风来袭,不敢怠慢,右手手腕一拐,横里一招“牛郎断绳”,片刀从那穿粉红色套装女子右手手腕下向上猛地一挑,只取其手腕。
穿粉红色套装女子一见这招既快速又威猛,也是心里一惊。她不敢大意,忽的一招“玄女踢柱”:身子向后一仰的同时,身体伸直稍稍腾起与地面成斜交状,倏地向高个子身体下段射去,双腿猛地瞪向其双脚脚腕。这招来得既突然又有力道。高个子一个猝不及防,双脚脚腕被踢中,身子突地飞起,越过那穿粉红色套装女子的身体,“嘭”的一声扑倒在地上。
穿粉红色套装女子一个“陀螺旋”,直立起身子;紧接着一个大跨步,右脚踏在高个子的背脊上喝令道:“别动!再动我踏断你的脊椎,废了你!”
可怜那苟队长:吊儿郎当多骄狂,错把巾帼当娇娘。如今被人踩脚下,满脸羞愧嘴难张。
呼!三个矮个子见队长被那红衣女子踩在脚下,一个个吓得浑身颤抖,冷汗直冒,转身就往外逃跑。
嘭!房门忽的被关上。那个穿蓝色套装的女子,已然右手持剑,挡在了门口:“想走?没那么容易!”说完,一剑挑在一个矮个子的胸前,将其衣服挑了一个窟窿,厉声喝道:“谁再动,我挑了他的脚筋!”只吓得那三个矮个子,一个个双腿跪地,连连求饶。
“说!昨天来到这里的两个姑娘,是不是被你们掳去了?”穿粉红套装的女子喝问脚下的苟队长道:“你最好说实话,别让我把你变成残废!”
“是是是,我说实话。昨天是有两个女子被我们弄去了!”苟队长说。
“人在哪儿?”
“已,已经被送走了。”
“送哪儿去啦?”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是镇长派专人来接走的。”
“镇长在哪儿?”
“在镇官堂,等待我们的消息。”
“把那三个捆了,塞住他们的嘴巴,绑在柱子上,我们走!”穿粉红色套装的女子,对那穿蓝色套装的女子吩咐道!
“嗯!”穿蓝色套装的女子答应一声,拿出一根事先准备好了的绳子,把那三个矮个子捆得严严实实,绑在了柱子上。
“起来!带我找你们镇长去!”穿粉红色套装的女子,用一根布条反绑了苟队长的双手后,把他拉到客房后面临街窗户下,向那穿蓝色套装女子使了个眼色,那女子立即会意,上前大喝一声:“走!”便打开窗户和那穿粉红色套装女子,一人抓住苟队长右肩,一人抓住苟队长的左肩,倏的一下飞出窗户,直奔镇官堂而去……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4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3453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起来!带我找你们镇长去!”穿粉红色套装的女子,用一根布条反绑了苟队长的双手后,把他拉到客房后面临街窗户下,向那穿蓝色套装女子使了个眼色,那女子立即会意,上前大喝一声:“走!”便打开窗户和那穿粉红色套装女子,一人抓住苟队长右肩,一人抓住苟队长的左肩,倏的一下飞出窗户,直奔镇官堂而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96

主题

748

帖子

171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711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洛沙 发表于 2019-11-29 16:24
“起来!带我找你们镇长去!”穿粉红色套装的女子,用一根布条反绑了苟队长的双手后,把他拉到客房后面临街 ...

谢谢老师关注!问好!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12-6 08:19 , Processed in 0.187201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