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31|回复: 2

[长篇连载] 浪子门(31)

[复制链接]

196

主题

748

帖子

171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711
发表于 2019-11-26 08:44: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无才浪子 于 2019-11-26 08:48 编辑

微信图片_20191023212232.jpg

第三十一回: 席雪贵使诈擒侠女  张平阳慧心识师兄   


    天涯刀客躲在窗外见那女子抓着苟队长跳出后窗,知道她们要去镇官堂,便“噌噌噌”的跑下楼去,悄悄地告诉了张平阳。
    张平阳一听赶紧说:“走!跟去看看!”便起身离席和天涯刀客各用功夫,不一会就跟在了那两个女子的后面,到了镇官堂外。
两个女子用威严的语气问苟队长:“说,镇长住在那间房子!”
    “在在,在后面后院中间!”苟队长哆嗦着说。
    “走!带我们去!”穿粉红色套装的女子说罢,又将头向那穿蓝色套装女子一偏,那穿蓝色套装的女子立即放开抓着苟队长的手,退到后面做出警戒状,跟着向后院走去。
    嗯!到了后院院墙下,穿粉红色套装女子向那穿蓝色套装女子一扬头,便见那穿蓝色套装女子呼的一个纵身上了墙。她向院内观察了  好一会,才又一个飞身下来,向那穿粉红色套装的女点点头。穿粉红色套装的女子回个点头后,两人依旧各拉着苟队长的一条胳臂,纵身越过院墙进入院内去了。
    张平阳和天涯刀客也紧跟过去。一个 “玉女飞天”,一个 “柳絮飘飞”,双双悄无声息的上了院墙,灵猫过屋脊似的来到了后院正厅屋上,采用“揭瓦留缝”之法向屋内察看。
    两个女子押着苟队长来到后院正厅,见屋里还亮着灯,便一脚踹开大门走了进去。穿粉红套装的女子,看见一人坐在正方主座上,旁边一人站着,正在和那人说话,便大声向苟队长问道:“那个坐着的,可是狗屁镇长?”
苟队长哆嗦着看了那人一眼,点点头小声说:“是!”
“本人正是本镇镇长席雪贵,姑娘找我有事儿么?”那人主动站起来作了自我介绍,又反问道。
“别装蒜!快把我的表姐和她的丫头交出来!”穿粉红色套装的女子依然用剑押着苟队长大声说。
“呵呵,小姐,这话从何说起咧!”
“别揣着明白装糊涂!我表姐和她丫头,昨天去那边平阳镇走亲戚路过你们镇上时,被你们镇官堂的人抓了。我都打听清楚了!刚才这苟队长也承认了。”
“呵呵,小姐,你用剑架着她的脖子,他能不乱说么?你让他到我跟前来,我亲自问问他,除非他亲口对我说我才相信。呵呵,我一个文人,手无缚鸡之力,难道你还怕我不成?”席雪贵说着还站起来,晃了晃双臂。
“好!量你们也耍不出什么花招来!”那穿粉红色套装的女子仔细瞅了瞅席雪贵,便将苟队长用力向其面前一推:“去,把你刚才说的话重新说一遍!”
“坏了!那女子上当了!”张平阳在上面一看心里着急,正要出手示警却突然听见……
“来人!把这两个夜闯官堂的贼女子拿下!”席雪贵趁势一把将苟队长向旁边一拉,大声喝道。
呼!突地从后面冲出大队护卫,把那两个女子围在了中间。
“哈哈……我正愁着还差两个美女没法向上面交差咧,你们却自动送上门来。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席雪贵一阵狂笑:“绑了!”
呼!众护卫在苟队长的带领下,忽地向前,就用绳子套向两个女子。
嗖!嗖!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两个女子还没等众护卫的绳子挨身,都是倏的使出“玄尼派”的“处女剑法”,手中处女剑一招“玄女摆布”:右手玄女剑一抖,剑如软布摆动一般呼呼几下,就听见那帮护卫中闯在最前面的几个连连“啊啊”叫着,丢了手中的绳子和片刀,捂住手腕纷纷后退。
“哟嗬!这贼婆娘还真是:‘杨贵妃勾引唐明皇——有一套’啊!”席雪贵阴阳怪气地一笑:“看来我不给你来一点硬功夫,你还真以为我是‘金枪蜡枪头——下不了种’咧!”说罢,又大声向众护卫一喝:“让开!都给我让开!”
众护卫一听,一下子闪开了。两个女子见众护卫闪开,呼地冲上前去擒拿席雪贵,却见席雪贵突地一拍座椅右靠,“轰”的一声机关开动,脚下地板忽的向下一沉,露出一个地洞口……
两个女子也非等闲之辈。正所谓:“不懂兽语不打猎,不懂水性不擒蛟”。她们突感脚下有异样的那一刹啦,忽的一招“玄女跳绳”,身子猛地腾起向后一跃离开洞口。可她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们还没站稳,头上一张大网猛地落下,把她们罩住了。紧接着“呼”的一声大网收拢,将她们吊在了空中。
“哈哈……任你是天女下凡,今天也得跟我……”
“嘭!”还没等席雪贵的话说完,就见他“砰”地一声倒在地上;接着又哗啦啦,屋上瓦片直往下落,屋上开了一个天窗,呼地飞下一个人来,一脚踏在席雪贵的脊背上大声喝道:“堂堂的一个镇长,竟然使用这等下三滥的手段,欺负两个女子,真是无耻下流,丢人现眼!”
原来是张平阳见那两个女子被擒,顺手拿起一个瓦片做暗器,一下击中席雪贵的后背脊椎穴,让天涯刀客飞下擒了。天涯刀客一把从地上抓起席雪贵,断魂刀一架:“快放了那两个姑娘,不然,我要了你的狗命!”
“快快快!放下,放下!”席雪贵吓得两股战战,连连下令。
众护卫呼的上前把两个女子放下。两个女子从网中钻了出来,手中处女剑刷刷几下把网割个稀巴烂。穿粉红色套装女子又回身呼的上前,一剑将席雪贵的左脸划开一条口子鲜血直冒,大声喝道:“说!把我的表姐和丫头关在哪儿啦?”
席雪贵只疼得冷汗淋淋,口中哆嗦着说:“已,已经送,送走了!”
“送哪儿去啦?”呲!那女子说着又一剑划在席雪贵的右脸上,划开一条口子直流鲜血。
席雪贵疼的腿软,整个身子往下蹲,连连求饶:“姑娘,哎不,姑奶奶,别,别再划啦!”
“说!送哪儿去啦?”
“不不不,不知道,是上面派专人接,接走了!”
“上面?那个上面?”
“华,华阴县。”
穿粉红色衣套装女子还要继续问,却被天涯刀客拦住说:“他可能真的不知道,问也无益。此地不是说话之处,快离开再说。”
穿粉红色套装女子看了一眼天涯刀客,点头道:“好!”
于是,他们三个押着席雪贵退到院子里。天涯刀客猛地一掌打昏席雪贵大喝一声:“走!”三人呼地越过院墙,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回到客栈,那穿粉红色套装的女子向天涯刀客一抱拳道:“临潼骊山女子桑沐雨、妹妹桑沐雪,谢谢公子相救之恩!”
天涯刀客忙抱拳还礼:“呵呵,桑小姐不客气,我也是见不得这些恶吏的卑鄙无耻行径!”
“不过,小女子有一事不明,需向请教公子!”桑沐雨道。
“呵呵,在下知道桑小姐是要问,我是咋知道小姐有难,又及时出手相救的,对吧?”
“正是。”
于是,天涯刀客先向桑氏姐妹作了自我价绍后,又把来此的目的和在客栈巧遇苟队长,及一路跟踪苟队长的情形简述了一遍。
“嗯哦!原来是这——”
“姑娘,你今天的行动已经惊动了官府,这里不能久留,还是赶快离开吧。天涯,我们也得赶紧赶往华阴了。”没等桑沐雨说完,张平阳忽地推门进来催促说。
“师姑,这两位是……”
“不必介绍了,你们刚才的谈话我都听到了。”张平阳拦住天涯刀客:“快走!不然赶到华阴天亮了,就办不成事了。”
“好!桑小姐,我们后会有期!”天涯刀客向桑沐雨一抱拳,转身就向外走。
“请慢!”桑沐雨上前拦住张平阳:“既然公子称你为师姑,您就是长辈……”
“不错,她是我师姑张平阳,江湖人称‘红衣玉女’。”天涯刀客抢着向桑氏姐妹介绍张平阳。
“见过长辈!”桑沐雨抱拳和张平阳见礼后接着说:“只是小女子有一个请求,不知当讲不当讲。”
“姑娘有话,但说无妨。”张平阳停住脚步。
“长辈也知道,我们姐妹是为寻找失踪的表姐而来,跟长辈所行之事同属一类,晚辈想跟随长辈一起去华阴,或许晚辈的表姐,已经和长辈要寻找的女子困在一起了。”
“那好吧!一起也好相互有个照应。”
“谢谢长辈!”
于是四人一起向店老板要了干粮,出了店门直奔华阴而去。
三岔口距离华阴县本来刚过20里,不到一个时辰张平阳四人已然来到城下。他们看见城门已关,便各自换了夜行衣,使出轻功绝活,倏地上了城墙,又一个飞身进了城里,不一会来到县衙院墙下。
张平阳对天涯刀客和桑沐雨姐妹说:“现在夜过三更,正是人困马乏之时,天涯,你前院,我后院,桑小姐姐妹东西两偏院,仔细探查一遍,看看能不能有所线索。注意,千万别惊动了夜值,惹出麻烦!不管有没有收获,半个时辰后必须回到这里回合。”
“好!”天涯刀客和桑氏姐妹答应一声各自去了。
张平阳来到后院忽的飞身上房,灵猫过屋脊似的游曳各个房间之上。当她来到正厅后室的时候,隐隐约约听见屋里有人说话的声音。于是一个飞身下房,轻轻走来窗户之下,用手指撍了唾液湿了窗户纸,戳开一个小孔向里看去。他看见华阴县正在和县丞说话。
华阴县:“知府大人要的第三批人都凑齐了吗?”
县丞:“三岔口镇还差两个,明天送来就凑齐10个了。”
华阴县:“嗯,明天再派人去督促,一定要把人带回来。”
县丞:“是!”
华阴县:“第二批10人训练的怎么样?”
县丞:“诗词歌舞琴棋书画的训练已经完成,就剩侍寝陪寝一项,预计还需要三五天才能够完成。”
华阴县:“让他们抓紧点。知府大人的‘人间天堂’估计还有10天左右就要面向知府一级开放了。若是误了知府大人的事儿,谁都担戴不起,甚至还要丢掉性命。”
县丞:“嗯!大人放心吧,明天小人亲自去‘六层寨’督阵,让他们抓紧对第二批女子进行最后的训练,同时对第三批女子开始进行前面的基本功训练……”
“六层寨”?那是个什么地方?张平阳听那县丞一说,心里立即起疑:“看来他们把抢来的女子都送到‘六层寨’去了。怎样才能找到这个‘六层寨’呢?”
看看到了半个时辰,张平阳离开后厅来到院墙下,一个“玉女飞天”,正要越过院墙来到集合的地点时,突然一个黑影忽地一闪,登上了她当面的院墙上,正好挡住了她的去路。
事出突然,张平阳始料未及,心里大吃一惊回转已是不及,只好手中玉女剑刷的一招“玉女穿针”刺向那人的前胸。
其实,这种状况也是墙上那人始料未及的。那人刚刚上到墙上,却见有人突然来袭,也是慌不择招,手中镏金斧钺双拐呼的旋转一舞:“铜墙铁壁”,卸去对方剑势,跟着身体随着张平阳的来势向后一跃飞落墙下,右手一招“单拐修枝”,砍向张平阳的颈子。
张平阳听无才浪子说过,师兄或跃在渊善使一种特制的镏金斧钺双拐,虽然拐法特别灵巧凌厉,可因师兄性格温和,心存善良,所以使出来平和自然。此时,见此人正是如此,便用剑一挡对方攻势,身子向后一跃问道:“在下张平阳,侠士可是在渊师兄?”
那人一听,忽的收了双拐,微笑着说:“呵呵,原来是平阳师妹!愚兄得罪了!”
于是,师兄妹二人便回到墙下,一边相互述说打探来的信息,一边等待天涯刀客和木阳及桑氏姐妹的到来。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4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3453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人一听,忽的收了双拐,微笑着说:“呵呵,原来是平阳师妹!愚兄得罪了!”
于是,师兄妹二人便回到墙下,一边相互述说打探来的信息,一边等待天涯刀客和木阳及桑氏姐妹的到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96

主题

748

帖子

171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711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洛沙 发表于 2019-11-29 16:24
那人一听,忽的收了双拐,微笑着说:“呵呵,原来是平阳师妹!愚兄得罪了!”
于是,师兄妹二人便回到墙下 ...

谢谢老师关注!问好!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12-6 09:21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