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45|回复: 2

[长篇连载] 浪子门(32)

[复制链接]

196

主题

748

帖子

171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711
发表于 2019-11-26 08:4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无才浪子 于 2019-11-26 08:50 编辑

微信图片_20191023212252.jpg

第三十二回:施巧计华阴县上当  寻魔窟张平阳跟踪   

    或跃在渊一听是师妹张平阳,立即收回镏金斧钺双拐,和她一起回到墙下,一边相互述说打探来的信息,一边等待天涯刀客和木阳及桑氏姐妹的到来。
    或跃在渊听了张平阳的介绍后说:“我和师侄女木阳一路直奔华安府,第二天傍晚就赶到了华安城。在客栈,我们吃了晚饭,做了休息,趁着夜色朦胧,我们打探了华安府。在后堂小客厅,我们偷听到了华安知府白岩朗和师爷夏三楠的谈话:
知府:师爷,情况如何?
    师爷:华阴县把第二批搜索来的10女子安排在一个秘密的地方,进行最后的训练。说是还有个三五天就能够完成,保证误不了大人的事儿。
    知府:那第三批呢?
    师爷:说是只差两个就够10名了。已经有了人选,后天就能凑齐,也误不了事儿。
    知府:嗯,他最好别误事儿!不然,当心他头上那顶乌纱!
    师爷:华阴县应该知道其中厉害,不会误事儿的。
    知府:人间天堂’第二批开放事宜,安排得如何?
    师爷:还有上10天,应该可以接待客人了。
这说明,那些被掳掠来的女子还在华阴县,所以我和木阳师侄女连夜赶来,一探虚实。”
“嗯,这和我们听到的一致。那些被抢来的女子在‘六层寨’无疑。”张平阳肯定说。
说话间,木阳和天涯刀客领着桑沐雨姐妹一起过来了。为了安全隐秘,张平阳招手将众人带到不远处一个灌木丛中,把桑沐雨、桑木雪姐妹向或跃在渊和木阳相互作了引荐,并向他们介绍了自己所探听的情况之后说:“只是这‘六层寨’非常隐秘,我们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要弄清楚,还需要费一番周折。大家都想想,看看怎样才能够尽快打探到‘六层寨’准确位置。”
“长辈不是说,那个狗县丞明天要亲自去督阵么?我们只要跟踪他不就找到了!”桑沐雨说。
“不行!白天跟踪很容易被发现。若是被他们发现又转移,就更麻烦!”张平阳说。
“师姑,要不我们现在就给他们来个敲山震虎,争取让他们连夜赶去报信,我们就地跟踪!”木阳献计说。
“说说看,怎么个敲山震虎法儿?”或跃在渊问。
木阳见师叔相问,便轻轻向众人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张平阳听后点点头问或跃在渊道:“师兄,你怎么看!”
“我看行!师妹你就代劳安排吧。”或跃在渊表示同意。
于是张平阳向天涯刀客和木阳轻轻一挥手:“你们去吧!”
“好!”天涯刀客和木阳答应后一个纵身跃到院墙下,复又一个飞身上了院墙。
“师兄我们也去吧!”天涯刀客和木阳进了院子后,张平阳对或跃在渊说:“师兄你左边,我右边,沐雨姑娘姐妹去后门,可千万别人让人发现了。”
“长辈放心,不会的!”桑沐雨答道。
“好!走吧!”张平阳嘴里说着话,脚下一个“一跃十丈”越出灌木丛,又一个“玉女飞天”上了院墙,直奔后院。
或跃在渊和桑氏姐妹也是各自使出轻功绝活越出灌木丛,直奔自己的位置去了。
“有贼啊!抓贼啊……”突然,前院夜值大声吆喝起来,紧跟着灯火齐明,从四周房子里冲出大队捕快,把两个身穿夜行衣的人围在了中间。
“你们是什么人,好大的胆子,竟敢夜闯县衙!说出来,本捕头可以饶你不死!”一个身高七尺,虎背熊腰,自称是捕头的汉子雷鸣般吼道。
“哈哈……真是‘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饶我们不死,你有那本事么?”其中一个穿夜行衣的人不屑的一笑,用讥讽的语气说。
“那好!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爷爷双锏的厉害!”
“慢!爷爷刀下不死无名之鬼,你先报上名来,再死不迟!”
“好!爷爷就让你死个明白。你双腿站稳啰,千万别吓尿裤子……”
“哼!这年头,吹牛皮的处处有,官府院里特别多!大爷我不是被吓大的,快说吧!”
“爷爷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你听好啰,爷是华阴县县衙正捕头马驹黑,一对双锏,打遍山西无敌手,又因为我人生得黑,所以江湖人称“双锏黑”。”
“‘双锏黑’,没听说过,不会是个江湖混混儿吧!”
“休得猖狂,吃我一锏!”马驹黑见那人奚落他,气得脚底冒汗,手心冒烟,大喝一声,忽地一个“一跃十丈”跳进圈内,右手铜锏呼的一招“金锏击顶”,直击那人头部。
那人见来势凶猛,身体向左一偏,慌忙一挥手中刀,拦锏挡去,只听“噹”的一声,火花四溅,那人一连后退数步方才站稳。
“哈哈……咋样儿?在尿裤子吗?”马驹黑见那人踉跄,奚落的一笑反问道。
“嘿嘿!还真是“有两把刷子”,行!”那人语气有些怯懦。
“给我拿下!”马驹黑大声命令众捕快。
众捕快一听,哄地上前,挥着手里的板门刀,就向那两个穿夜行衣的人攻去。
两穿夜行衣的人不敢怠慢,一个舞刀,一个挥剑,东挡西突起来。
双方激战少时,两个穿夜行衣之人且战且退,待退到院墙边的时候,那个刚才与马驹黑叫阵的人,突然大声对同伙说:“快,快回去告诉员外,说小姐被关在‘六层寨’,让他赶快去救!”
“想走.?没那么容易!吴二师,把那厮给我拿下!“马驹黑一听,急忙对站在他身边的一个捕头命令道。
“是!“吴二师答应一声,忽的一个“连环越”跳进圈子,手中镏金镋一挥,一招“鲁班穿墙”,直刺那说话之人同伙的胸膛。
“当心!”那说话之人见同伙受到攻击,大吃一惊,高喊着猛地一跃,跳到同伙身边。他手中大刀一挥,挡住吴二师的流金镋。又是“噹”的一声火花四溅,那人又是踉跄几步,方才站稳,复又大声问道:“你又是何人?竟然有这等功夫!”
“哈哈……说出来,只怕你吓得不是屎滚,也是尿流——华阴县县衙副捕头吴二师。因俺手中流金镋招式奇妙怪异,曾制服过无数罪犯,故而江湖人称“怪招捕头”。咋样?是你自己束手就擒,还是要本捕头亲自动手?
“哎哟,妈耶!”那人听后惊叫一声,又大声对同伙说:“快走!告诉员外,小姐被关在‘六层寨’!”
“哈哈……想走!他有那个本事走吗!”吴二师嘴里不屑地哈哈大笑,手里流金铛又是一招“横扫千军”,拦腰向那人同伙攻去。
这招来的突然迅猛,说话之人不及阻拦,他的同伙只好身体“噌”的向上一跃,腾于吴二师流金镋之上,手中剑一招“白虹贯日”,剑尖直刺吴二师面部。
吴二师大惊失色,慌忙身子往后一仰,一个后滚翻,滚出对方剑锋之外。
那说话之人的同伙,见对方让有空隙,也不进攻,身子忽地一纵上了院墙,又呼地一个飞身于墙外,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不好!”马驹黑一见那人逃离,大喊一声,便呼地飞身上墙,忙向四周察看,可哪里看得见那人的影子。于是,他一个飞身进入圈内,与吴二师一前一后围攻那说话的穿夜行衣之人。
那说话之人见同伙已走,也不恋战。趁二人尚未同时出招之时,他突地一跃至马驹黑跟前,手中大刀猛地一招“刘海砍樵”拦腰砍去。
这招来得突然迅猛,马驹黑惊得冷汗直冒。手中双锏呼的一招“双锏合璧”夹住对方大刀;接着一招“蛟龙翻身”,夹住大刀的双锏随着身子,猛的一个大旋转,卸去对方攻势;迅疾一个后腾挪,跳出圈外。那穿夜行衣之人一见空隙,呼地一个“柳叶飘飞”,眨眼间人已飞出院墙,不见踪影。
马驹黑和吴二师见两个穿夜行衣的人跑了,匆匆忙忙跑到后院向知县汇报。知县一听立即坐立不安起来,心想:“那厮大喊回家告诉员外,想必被抢来的女子中,一定有大户人家的千金,而这些大户人家又往往与武林人士有牵连。若是这些大户串联起来,连夜找到‘六层寨’,利用武林人士进行大规模的突然袭击,那就糟糕了。”想到此处,知县不禁打了个寒颤,当即吩咐马驹黑和吴二师说:“令众捕快立即整好装束,听候命令!”
“喳!”马驹黑和吴二师维诺一声转身去了。
天涯刀客和木阳听从张平阳的吩咐到前院,冒充有钱大户人家替主人追寻女儿的护院,并有意露出已经打探到了主人失踪女儿下落,闹腾一通后,按照约定,依旧回到那集中说事儿的灌木丛中,等待师叔师姑和桑氏姐妹的消息。
木阳见师叔们还没有回来,微微笑着问天涯刀客道:“师兄,你说刚才我们的‘山’敲动了没有?能不能把那‘野虎’敲出来呀?”
天涯刀客回答说:“应该敲动了——因为我把‘六层寨’几个字,说得特别清楚,特别响亮。那马驹黑和吴二师一定听见了。”
“咯咯,咯咯……”
“师妹,你笑什么呀?”天涯刀客见木阳偷偷发笑便轻轻问道。
“我笑你刚才在打斗中装得真像。武功明明高出那马驹黑和吴二师,却装出被打得踉踉跄跄,东倒西歪!那样子真是狼狈。”木阳收住笑容说。
“你可别忘了,我们只是一般大户人家的护院,不是武林高手,‘敲山震虎’只能‘震’不能‘捉’,更不能‘杀’!知道么?嗯!”天涯刀客弓起右手指关节,在木阳的额头上轻轻磕了一下。
木阳一缩脑袋伸出舌头“耶耶……”做了个怪脸。
“你们两个说什么咧,这开心!”突然,或跃在渊和张平阳同时回到天涯刀客和木阳跟前,见天涯刀客和木阳在轻声笑语,或跃在渊问道。
“师叔,师兄他欺负我,你也不管管!”木阳嘴一撇,撒娇道。
“你个小精怪,谁跟欺负你呀!”
“师姑,你看,师叔也向着师兄,你也不管管!”木阳听或跃在渊一说,立即拉着张平阳的右臂直摇晃说。
“师姑才不管咧,谁叫你调皮的?”
“呜呜……”木阳装着受委屈的样子,轻轻呜咽起来,逗得或跃在渊和张平阳满脸堆笑。
“好了,好了!别闹了,我们说正事儿!”张平阳说:“刚才你们的‘敲山震虎’起作用了。这华阴县正在调兵连夜去‘六层寨’。走!我们赶紧去后门跟桑氏姐妹汇合,跟去看看。”说完,忽的起身一跃到了院墙之下,隐在阴影中直奔后门。或跃在渊、天涯刀客和木阳也是纵身一跃出了灌木丛,紧跟张平阳而去。
张平阳四人刚到后门与桑氏姐妹汇合,就听县院后门“嘎”的一声打开,随着一队捕快在县丞的带领下向北面疾奔而去。
张平阳轻轻对或跃在渊说:“师兄,还是我在前你断后吧,你经验丰富,不会出差错。”
“好!”或跃在渊答应后一招手:“你们跟上,注意别弄出动静,惊动了前面的人。”
天涯刀客、木阳和桑氏姐妹都点点头依次跟了上去。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4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3453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平阳轻轻对或跃在渊说:“师兄,还是我在前你断后吧,你经验丰富,不会出差错。”
“好!”或跃在渊答应后一招手:“你们跟上,注意别弄出动静,惊动了前面的人。”
天涯刀客、木阳和桑氏姐妹都点点头依次跟了上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96

主题

748

帖子

171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711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洛沙 发表于 2019-11-29 16:25
张平阳轻轻对或跃在渊说:“师兄,还是我在前你断后吧,你经验丰富,不会出差错。”
“好!”或跃在渊答应 ...

谢谢老师关注!问好!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12-6 08:27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