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11|回复: 0

[长篇连载] 浪子门(35)

[复制链接]

196

主题

748

帖子

171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711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无才浪子 于 2019-12-2 13:29 编辑

微信图片_20191023212232.jpg

第三十五回:挟县丞双侠出绝招  斗金枪兄弟显奇能  
  
    庞氏兄弟扮英雄救了华阴县丞后,又接受了华阴县丞的要求,与横竖兄弟一起护送假扮弱女的木阳和雨在风中飘去“六层寨”。他们一路紧赶,大约走了五六里地的时候,就来到了进入六层寨的密道口。县丞令捕快将车上的木阳和雨在风中飘拉下来,然后,又对赶车人和六名捕快说:“前面道路窄狭,不能用车,你们带着车回去吧。”
    “喳!”赶车人和六名捕快打个回声匆匆去了。
    捕快走后,县丞摸索着在一棵大树上一摁,就听见“嘶”的一声,树下一块蒿草和灌木被平着揭了起来。原来,这块蒿草和灌木是人工种植在一个长约3米,宽约1米,里面填满泥土的浅木制盒子上的。经过修饰,木盒扣下以后与地面衔接天衣无缝。木盒用机关控制着。只要打开机关,木盒就会高高吊起。从木盒底下向里走去,就会有一条布满蒿草的小路直通六层寨。人过之后再启动机关把木盒放下恢复自然模样,所以,不明就里的人根本找不到去“六层寨”的路。县丞对横竖兄弟说:“二位带着她们走前面吧。”
    “好!”横竖兄弟一个拉着木阳,一个拉着雨在风中飘,从木盒下走了过去。
    接着,县丞又招手令庞氏兄弟过去了;然后他又启动机关,放下木盒,让入口恢复原样之后,才紧走几步赶了上去。
    “嗯!嗯嗯……”走过一段荒草小道,木阳和雨在风中飘假意挣扎着不愿往里走。
    “姑娘,我劝你们还是省些力气吧。刚才你们也看见了,这入口也是机关控制,与外面一模一样,没有人知道这里面的天地,就是让你喊出声也不会有人听见。何况,过一段时间把你们送到华安府去,你们伺候的都是达官贵人,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事已至此,你们又何必做无谓的挣扎呢!莫说我们不可能放了你们,就是放了你们,就你们这文弱女子,能逃出这深山老林么?再说了,你们要是乖乖听话,到了地方还可免受一些皮肉之苦。走吧!”县丞一见急忙上前半是劝阻半是威胁说。  
    “嗯,嗯……”
    木阳和雨在风中飘一边挣扎,一边使劲将身体往下蹲。
“县丞,她们不是说想逃跑,而是要方便。”庞世乾见此状况赶紧趋步上前,对县丞解释之后,又回头问木阳:“是吧!”
“嗯嗯……”木阳使劲点头。
“这,这,县丞,量在这深山密林,在我们五个人面前,她们也耍不出什么花招来,就给她们解开,让她们方便吧,人总是有‘三急’的。”庞世乾又劝县丞说。
“那,就给她们解开吧!”县丞答应了。
“听见了吗,我们县丞大人一向宽厚仁慈!他理解你们,同意把你们松开。你们不许给县丞大人找麻烦。不然,莫怪我手下无情,砍断你们的双腿,扔到山里喂野狼去。听见了吗?”庞世乾又回头假意威胁木阳和雨在风中飘说。
“嗯,嗯……”木阳和雨在风中飘也假意吓得直打哆嗦,连连点头。
“嗯!”庞世乾向弟弟庞世坤一偏头,便走上去拉着木阳;庞世坤也会意的上前拉着雨在风中飘,一边帮她们解绳索,一边悄悄地把她们的袖珍兵器“袖箭发簪”塞在了她们的手里。
木阳和雨在风中飘被解开绳索后,自己拿出了塞在嘴里的手绢,大大的呼吸了几口气后,便一起走到深草中小解。
回到蒿草小道上后,木阳假装颤抖地对县丞说:“不用再捆我们了。这深山密林,天昏地暗,莫说有你们五个武功高强的男人守着,就是没有,我们连方向都弄不清,能跑到哪儿去呀!”
“哎!早这么乖,就不会吃这么多苦头了!”庞世乾赶紧打圆场。
“好吧!只要你们乖乖听话,我保证不让你们吃苦头!”县丞说。
于是一行人又继续向里面走去。
嚯!大约又走了10里路程,突然,庞世乾双钩一挥,一招“双钩锁颈”,双钩架在了县丞的脖子上,大声喝道:“别动!再动我割断你的喉咙!”
这招来得突然,县丞只吓得两股战战,冷汗淋淋连连求饶:“好汉饶命!有话好好说!”
“让那两个放下武器,束手就缚!”庞世乾指着横竖兄弟用威严的语气说。
“哈哈……要我们放下兵器也容易,只要你们有那本事儿!”横三竖一冷笑着说。
“把他们两个武林败类拿下!”庞世乾大声对弟弟庞世坤说。
呼!庞世坤突地一挥手中三节流金枪,一招“苍龙出海”,猛地刺向横三竖一。
这一枪既迅速又力猛。横三竖一不及躲闪只好将手中柳叶枪横里一挡,“噹”的一声火花四溅,震得握枪的双手虎口发麻,一连后退两步方才立稳脚跟。
嚯!竖一横三见哥哥遭袭,只气得眼里冒金星,也不答话,手中柳叶枪突地一招“后羿射日”,枪如脱弓之箭射向庞世乾的腰间(原来他这枪也是经过改造的,枪柄装有机关锁链,使得这柳叶枪脱手是箭,收回是枪)。这招式是庞世乾出道以来从没见过的。他突觉一阵冷风袭来,浑身也是一颤,急忙收枪一招“大圣耍棒”,右手单手持枪一旋,又是“噹”的一声,金光四射,将对方的柳叶枪磕得向回飞起,卸去了对方的攻势。
“摆阵!”横三竖一见兄弟的柳叶枪被磕向一边,大喊着冲了上来与竖一横三一左一右虎视着庞世坤。稍待片刻,横三竖一向弟弟竖一横三一扬头,就听见兄弟两个一起大喊一声:“双龙探海”,横三竖一猛地跃起,将身子腾于庞世坤的头顶之上,手中柳叶枪嚯的一招“乌龙摆尾”扫其后背;与此同时,竖一横三猛地一个向前跨步至庞世坤的对面,手中柳叶枪一招“凿壁偷光”,直刺其胸膛。这招可以说是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如若功夫稍差者让横三竖一的柳叶枪击中后背,人身必定向前扑去,这正好中了对面的来枪,不死即伤。
别看庞世坤年小于庞世乾,可他的金枪功夫却远远在兄长之上。此时,面对横竖兄的“双龙探海”怪招,他不慌不忙,持金枪于右手身体突地一缩一蜷,向左边一滚,避开对方二人的攻势,就势一招“横扫千军”,扫向横三竖一的脚腕。
横三竖一一见自己的成名招数被对方轻轻化解,也是心里一慌,急忙一个“一跃十丈”跳出金枪攻势之外,与兄弟竖一横三一前一后夹击庞世坤……
啪!见此情形庞世乾心里着急,担心时间耽搁久了误了浪子先生的大事儿,便一钩拍向县丞的左肩,把他拍跪在地,依旧用钩架着他的脖子喝道:“快!命令他们停止抵抗,不然我杀了你!”
县丞更是吓得双腿哆嗦。口齿不清地说:“横竖双枪,不不不,不要再抵抗了!”
“哈哈……狗官,你说不抵抗就不抵抗啊!”横三竖一冷笑着:“本来我们兄弟打算事成之后再杀了你,没想到现在就有人替我们代劳,我们正求之不得呢!”
“慢!横三大侠说这话是何意呀?”庞世乾听横三竖一这么一说,心里起疑问道。
“不瞒二位说,我们是荆门武侠伉俪横三公和竖一妞的公子,横三竖一和竖一横三。因为我们兄弟擅长柳叶枪,所以江湖人称‘柳叶双枪’。”横三竖一说。
“这个我们知道。只是想问问你们刚才所说是什么意思?”庞世乾说。
“我们兄弟是受襄阳砚山武林泰斗庞忠刚大师所托,前来华阴寻找他的两个儿子的。”
“哦!阁下这话从何说起呀!”
“庞大师说他的两个儿子庞世乾、庞世坤,20天前来渭南帮助其姑父寻找失踪女儿郭怡婷,可一走半个多月毫无音信。其姑父郭庄主和其父亲庞大师甚是焦急。因庞大师最近又是杂事繁忙脱不开身,只好去信到荆门托我父亲帮忙,我们受父亲吩咐来到渭南的。”
“哦!原来是这样……”庞世乾豁然明白一抱拳道:“在下正是庞世乾,那是我弟弟庞世坤,刚才多有得罪,还请兄台多多担待!”
“俗话说:不知者不怪!我们兄弟也多有得罪,还请兄台原谅!”
“既是兄弟,我们就互不客气。只是在下不明白兄台怎么也到了这里。”
“我们兄弟从华阴到渭南,一路上常听有官府强掳女子,有很多良家女子失踪的消息。到了渭南郭庄主家问明情况后,也就一路打探你们兄弟的下落,跟踪询问失踪女子情况就跟踪到了这里。我们探听到最近一段时间常有武林人士来华阴县,解救那些被掳掠的女子。为了对付那些武林人士,华阴县在暗地里招揽武林高手,就想到那些武林人士中可能有你们兄弟在内。于是,就顺水推舟,以谋求官差为名进了县衙。在县衙,我们真的发现了官府强掳良家女子不耻勾当。我们本想找机会把这些女子救出来,可就是不知道官府把强掳来的女子藏在什么地方去了。正在我们着急的时候,碰上白天有人大闹县衙,华阴县又强掳了两个前来寻人的漂亮女子——诺,就是她们。”横三竖一说着话向木阳和雨在风中飘努了一下嘴接着说:“这也正好凑齐了第二批上面要的10个人数。华阴县怕夜长梦多向上峰交不了差,来不及细想,就让我们兄弟帮助押送她们两个去‘六层寨’。本来我们兄弟想借此机会打探清楚这‘六层寨’的内情,看看有没有机会可以救出这些女子,这不,在路上就遇上二位仁兄了。”
“其实,白天闹衙就是我们干的,具体情况等有时间我再慢慢告诉你,时间紧迫,我们得赶紧让这狗官领着我们兄弟去‘六层寨’一探究竟,好尽快解救出那些被困女子。”
“好!让我来跟这狗官说话吧。”横三竖一“噌”的一下跳跃到县丞的跟前:“狗官,你听着,你最好乖乖地带我们去‘六层寨’,仔仔细细的跟我们介绍清楚里面的情况,协助我们救出那些被你们抢来的良家女子,不然,你在商洛齐家镇齐家庄老家的爹娘,两个哥哥嫂子,四个侄儿侄女和你的妻子、儿子、女儿,包括你共一十四口,老的会死,其余的男人会成太监,女人会成娼妓!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知道不?”
“别,别!我求你了!我带你们去,我什么,什么都依你!”县丞知道横三竖一说的不是假话——因为人数和性别丝毫不差,只吓得魂不附体连连求饶。
“那好,我告诉你,现在你的家人都被那几个失踪女儿的大户人家所请的武林高手秘密控制着,若连续三天得不到我们兄弟安全的消息,他们就会按照我刚才说的去做,然后找机会杀了你!所以你最好别耍花招。”
“是是是!我一定照你们的要求去做,一定!”
“那好,现在你就带我们去‘六层寨’!”庞世乾接过话茬:“到了以后,你一定知道该怎么说怎么做,不然,我会让你第一个变成太监。”   
“是是,是……”县丞浑身直冒冷汗,只好在前面引路,带着他们六个直奔“六层寨”。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12-6 08:23 , Processed in 0.405601 second(s), 31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