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18|回复: 0

[长篇连载] 浪子门(36)

[复制链接]

196

主题

748

帖子

171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711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微信图片_20191023212322.jpg


第三十六回:藏私心县丞说机密  为公义侠士探乾坤


    这条秘密小路虽然是一段蒿草遍地,一段两旁荆棘丛生,一段陡峭,一段窄狭,甚是难走,但因它总共不足20里地,庞氏兄弟等人还是不足一个时辰就赶到了“六层寨”。
    来到寨门前县丞大声喊道:“我是县丞齐柏池,快放下吊桥。”
    “好的!请县丞大人稍等!”门楼上守候吊桥的喽啰吆喝着“嘎叽,嘎叽”地放下了吊桥。
    县丞领着横竖、庞氏兄弟和木阳、雨在风中飘六人过了吊桥,又假意大声喝喊道:“收起吊桥,机灵点,出了岔子,当心你们的脑袋!”
    “喳!”喽啰们又“嘎叽,嘎叽”地收起了吊桥。
    县丞引着六人依次从第一层参观到第五层,并依次介绍了各层所属人员:守卫、杂务、后勤、文案、来此临时参加护卫的官兵后说:“这五层没有任何机关消息,就跟普通的民宅住房一样。关键是第六层,因为它不在地上,在地下,还暗藏玄机:里面有密室,密室里既设有机关消息,可以攻击,制人丧命;又设有密封之门。这密封之门,需要从外面开启机关消息才可打开;不然,被关在密室的人时间长了会窒息而死。此外,六层内还设有秘密逃生通道,以供及时逃生之用。不过,这秘密通道也可以利用机关消息封闭,若是得不到外面开启机关消息的帮助,被封在里面的人也会窒息而死。”
“这狗官真是比蛇蝎还毒,等救出那些女子后,我一定杀了……”
“那好,快带我们进去看看这些机关消息!”横三竖一吼道。
“是是!”县丞哆嗦着说:“我先带你们去左边暗室,给你们引见知县大人请来的武林人士。”县丞说着话,把六人带到第五层后面靠左边山脊下的一个小平台上,伸手在一块布满青苔的石板裂纹上摁了一下,就听见“轰”的一声,旁边陡立着的一块石头开始向里打开,露出一个长方形门洞。进到里面,那真是别有洞天:不仅宽敞明亮,优雅别致,还有各种厅室,且各种设施一应俱全。
那些招揽来的武林人士,有的在客厅聊天,有的在自己房间休息,还有的在疗伤。他们一见县丞去了都纷纷起身打招呼,问跟着县丞的是何人。
县丞分别指着庞氏兄弟、横竖兄弟和木阳、雨在风中飘六个,向那些武林人士介绍说:“这两位是庞氏兄弟,这两位是横竖兄弟,他们都是中原顶尖的武侠高手,是知县大人新招募进来的县衙捕快,和护卫队的武功教头,属于官差。为了防止‘浪子门’的门徒和那些武林人士来这里捣乱,坏了知府大人的差事,知县大人特意让我送他们过来指导和加强这里的防卫。”于是,众人又纷纷抱拳和庞氏兄弟等四人见礼。最后县丞又指着木阳和雨在风中飘说:“这是木氏姐妹,是最后搜索来的两名女子。”
接着,县丞又一一向庞氏兄弟等六人介绍那些武林人士说:“‘骊山琴魔’修村先生。他擅长古琴,一曲《骊山相思曲》有万夫不当之功,上次在尹家镇,就是修村先生用此曲退敌的;华阳‘索命刀’熊雄:一把关公刀威震华阳无敌手;‘长白双猴’:老大勾连春,老二勾连秋:一套猴拳打遍长白无敌手;‘山东三丑’史氏三兄弟:老大‘胎里丑’史鲲:一柄铁锤抵万夫,暗器流星镖更是慑人魂魄;老二‘长得丑’史鹏:一把大刀扫千军; 老三‘不太丑’史雕,一根长棍打遍山东无人敌;‘西域二怪’中的老大阿旺流东:不仅会异域奇功,还会中原工夫—— 一把长尖刀威震西域。只可惜,其弟阿旺流西已被强敌所杀,他又在上次尹家镇的战斗中,被‘浪子门’弟子兰心蕙质断了右臂,至今还伤势未愈;‘西山三鬼’赖氏三兄弟:老三‘浪荡鬼’赖三,已经在以前战斗中殒命了。这是老大‘流氓鬼’赖一、老二‘地皮鬼’赖二。别看他们兄弟都是瘦高个,可功夫混杂,刁钻古怪,甚是难防;‘天山四杰’方氏四兄弟:老大方世文,老二方世武,老三方世双,老四方世全。他们都是牛南通的师弟,铁棍功夫甚是了得。”
介绍完这些武林人士,县丞便领着六人退了出来,一边走一边接着说:“还有几个知县请来协助训练那些被抢来女子的女性武林高手。她们在正堂守着训练,待会我再向你们介绍。现在我带你们去右边的暗室。”
来到右边的陡峭山脊下,县丞依旧如法炮制打开石门,领着六人走了进去。那里面的天地与左边一样,只不过住着的全是已经在官府谋了差事,成为名正言顺官差的武林人士。县丞依旧是先向众人介绍了与之随行的庞氏兄弟等六人之后,接着依次指着那些人介绍说:“冒名尹百川,真名殷洪才,现任尹家镇镇长,为华安府搜罗美女主要由他执行。他是‘浪子门’掌门无才浪子的师弟,功夫不在师兄之下,这次的防御他是总指挥;‘山西四雄’:黄脸黄天狮、红脸洪地狼、白脸白金虎、绿脸卢银豹。他们不仅中原功夫了得,还会异域功夫,双手长短刀,纵横千里无敌手,现效力于尹家镇,是尹家镇护卫教头;‘天山铁棍’牛南通:江湖人称“蛮牛”,一根铁棍威力无比;柳荫镇护卫队教头:兰州刀王,熊世凯。他的‘风雷刀法’威震武林;华阴县县衙捕头马驹黑:一对双锏使得神出鬼没,江湖人称“双锏黑”;副捕头吴二师:一把流金铛使得出神入化,且招数变化古怪,江湖人称“怪招捕头”;华阴县驻军左督统韩子书、左副督统张浩远:他们都是雁荡枪王铁世海的嫡传弟子:手中一把大枪震武林,打遍雁荡无人敌,江湖人称,‘大枪督统’;右督统牛沉醉、副督统雨无风:他们都是商洛剑道名家夏竹箫的得意弟子,手中双刃青锋剑,将夏家祖传剑法舞得炉火纯青,江湖人称‘督统剑’。”
出得暗室,县丞又先向庞氏兄弟等六人介绍说:“正堂又与左右两边设计不同,中间大堂宽场辉煌,可供那些达官贵人共同享受歌舞之用。两边设有休息室,也就是暗室,藏有暗道和机关。正堂后面是供歌舞妓休息的休息室,里面没有机关消息,第二批抢来的10名女子正在里面接受最后的训练。第三批抢来的8名女子也藏在里面进行初级训练。”
说话间,县丞开了机关,领着六人走了进去。一进正面大厅,木阳和雨在风中飘不禁双脸红到耳根。原来,大厅里摆放着几张小床,每一张床上都有一对赤身裸体的男女在一位凶神恶煞的男人或者女人的监督指导下,以不同的姿势在练习房事,行为不堪入目,声音不堪入耳。大厅靠右边的柱子上还似吊似捆的绑着一个女子,那女子披头散发,身上满是皮鞭或者棍条抽打的血痕,人已经奄奄一息。
“停下,停下!”县丞大声一喝,所有的人立即停止了动作。那些赤身裸体的女子赶紧并拢双腿掩住私处,用双手捂住胸部,耷拉着脑袋,浑身直打哆嗦。
“快让她们穿上衣服!”横三竖一大声吼道。
“快!快把衣服穿上!”县丞随声附和道。
那些赤身裸体男女一听,便呼呼的找来衣服,三下五去二地套在了身上。
等那些人穿上衣服后,县丞像在前面介绍一样,向这里所有管事的介绍了庞氏兄弟等六人后,又依次指着那些管事的向庞氏兄弟等六人介绍说:“总教习水扬花,不懂武功。她本是县城‘花月楼’的妓女教习,是知县大人专门请来教这些女子床上功夫的。安全总管单琪:他本是渭南采花贼,梁上和床上功夫都是了得,平常爱装斯文,手中折扇其实就兵器,扇边实乃软钢所制,锋利无比。他是知县特意请来对付和教导那些顽劣女子的。‘契丹鸾凤’烟水百媚、烟水千波:她们是契丹人,虽都是女子,可她们是同性夫妻,又都是武林高手。夫妻都是使刀名家,牛耳弯刀,双刀合璧,威震契丹。独行女侠’采花蝶:不仅武功高强——一对阴阳剑练就的‘阴阳剑法’绝世无双,而且她喜欢同性采花,擅长征服同性女子,被知县花重金特意请来驯服和教导那些特质女子的。”
介绍完正厅里的管事之后县丞对那些人一挥手:“你们休息去吧!”
那些被抢来的女子一听,都纷纷退向正厅后面卧室去了。
县丞又带着庞氏兄弟六人,分别观看了左右两边的暗室、暗室机关,以及暗室里的秘密通道和通道里的消息机关。
在观看中庞世乾轻轻拉了拉木阳和雨在风中飘的衣袖。她们两个立即会意的点点头,在心里一一记下这些机关消息的位置和开启方法。
庞氏兄弟听了县丞的介绍在心里暗叹:“幸好浪子先生有先见之明,派我等前来一探究竟,如若不然,到时候还真是要吃大亏,非但救不出那些被困女子,还不知要牺牲多少人性命。”
观看完所有的暗室暗道和所有的机关消息后,县丞又带着庞氏兄弟回到了正厅。庞世乾一看那柱子上被绑的女子还在那儿绑着,便大声说:“把那女子也放下来,让她穿上衣服。”
“不行!”总教习水扬花反对。
“为啥?”庞世乾问道。
“那女子死猪不怕开水烫,恁你是任何人,采用任何方法都制服不了她,誓死不愿接受训练!”
“那好!把她交给我,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女子,这等贞烈!”庞世乾说着话走到那女子跟前。
“还不听总教头的,赶紧把人放下来?”县丞不高兴的一拉脸对水扬花吼道。
水扬花吓得直哆嗦,忙上去解下了捆在那女子身上的绳子。
嗯!庞世乾向木阳和雨在风中飘偏偏头,木阳和雨在风中飘立即跑上前去扶着那女子,帮她穿上了衣服,把她带进左边的暗室帮她梳洗。
待那女子一切收拾停当之后,庞世乾才走了进去。他一看那女子正是表妹郭怡婷,心里直疼得撕心裂肺。但他强忍着,没有表现出来,急忙令县丞让人给弄稀饭和汤水。
喂了汤水之后,郭怡婷慢慢苏醒过来,一看蹲在面前的是庞世乾,便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声“表哥”,眼泪犹如断了线的珠子,顺着那对消瘦可又掩饰不住漂亮的脸颊直往下滚。
庞世乾赶紧安慰并说明来由,让她好好把稀饭吃了,尽快恢复体力,好有力气从这里逃出去。郭怡婷连连点头,一边吃稀饭一边说:“好,我听表哥的。”
一切弄个清楚明白之后,庞世乾悄悄令弟弟庞世坤把县丞带到左边暗室看押,然后把横竖兄弟和木阳、雨在风中飘请到暗室商量说:“现在,我们弄清楚了这里面的一切,当务之急是派人出去送个信,让外面的人尽快安排行动,救出这些被困女子……”
“我看,还是由你们兄弟出去送信,因为外面的人只有你们熟悉。”
“对,还是你们尽快出去报信!”
横竖兄弟一听忙插话说。
“既然这样,我们连夜回去,就有劳兄弟俩帮忙照顾好我的表妹,等待我们的消息。说罢,把自己随身带的一个包袱递给木阳说:‘你们弱女子又无缚鸡之力,暂且和那些被抢来的女子呆在一起,忍耐一时,等待我们回来救你们出去!’”
木阳立即点头会意,接过包袱(其实,那里面装的正是木阳的公主剑和雨在风中飘的箫剑),拉着雨在风中飘走进了后面左侧休息室,与县丞所说的第三批被抢来的女子混在了一起。
安排停当后,庞世乾、庞世坤兄弟俩,又让县丞以回去向知县汇报为名,把他们送了出“六层寨”。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12-6 09:25 , Processed in 0.124801 second(s), 31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