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43|回复: 4

[感悟生活] 【乔山人散文】彩云之南(五)玉龙第三国

[复制链接]

116

主题

475

帖子

169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693
发表于 2019-12-30 15:47: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乔山人 于 2019-12-30 16:17 编辑

彩云之南
引言
    彩云之南,我心的方向,孔雀飞去,回忆悠长;玉龙雪山,闪耀着银光,秀色丽江,人在路上。彩云之南,归去的地方,往事芬芳,随风飘扬;蝴蝶泉边,歌声在流淌,泸沽湖畔,心仍荡漾……
    这首悠扬动听的《彩云之南》,时时出现在我的梦乡,那是怎样一个美妙迷人的地方,从歌词里就能听到好多勾人魂魄的景色,玉龙雪山、秀色丽江、蝴蝶泉边、泸沽湖畔……从此,彩云之南就像梦中的情人,纷扰得我时刻在向往,心中一直在下决心,此生必去的地方,那就是彩云之南!

五、玉龙第三国

   “……我们就飞吧,我们就飘吧,我们在玉龙第三国。爱着你,爱到玉龙飞上天;爱着我,爱到丽水它断了流……”
    观赏了大型歌舞剧《丽江千古情》之后,深情而伤感的“玉龙第三国”主题曲便一直萦绕在我的耳边,使我对神奇的玉龙雪山充满了无限的向往,恨不能一步跨到这个被纳西人称为“欧鲁”的银色神山。
    白族姑娘小张开车准时来到束河古镇大门口,而我早已等得不耐烦了,迫切的心儿已经飞到玉龙雪山去了。
    白雪覆顶的雪山如一位霜染须眉的老者,岿然端坐在古镇的北面,俯瞰着脚下这块肥沃的土地和它勤劳的子民。白雪的下方是直立的灰色巨石如擎天的巨手,稳稳地托着晶莹的山顶。雪山距离丽江十五公里左右,车子很快就到了雪山的脚下。这时候,一团团云朵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将山顶裹了个严严实实,天空瞬间阴沉了下来。
   “哎呀,好像要下雨。”小张望着车窗外担忧地说,“玉龙雪山最美的风景必须天晴了看,你们可能上不到山顶了。”
    听小张这么一说,我激动地心情立刻沉甸甸起来。我们不远千里赶来,若不识雪山真面目,未免太过遗憾。更对不起我们六点就起床抢的大索道票了。
    玉龙雪山被纳西人尊奉为“圣山”,游客最多只能走到海拔4680米处的观景台,山顶的最后一千米被称为死亡地带,严禁跨越。他们认为,那一千米是神仙居住的地方,凡人不可攀越。而景区每天上山的大索道票限量一万张,多一张都不出售。主要原因是怕游客过多引起雪崩,而且人多了会对污染雪山的生态环境。因此,游客每天早起在网上实名制抢票,成了玉龙雪山的一大特点。
    汽车沿着公路,从雪山正面绕到了东侧,公路两边出现了用木栏杆围起来一望无垠的草甸子。清澈的流水玉带似的蜿蜒着穿过已经略显枯黄的草甸子,缓缓地流向远方。回过头再看雪山时,主峰的身后,十三座利剑似的雪峰连绵不绝,直刺青天,宛若一条巨龙腾跃飞舞。
   “快看,彩虹!”老孟惊喜地叫了起来。我们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一道弯弯的彩虹悬挂在半山腰上,如巨人的手插在了腰间。层云如纱,划过一座座山的顶峰四散飘动,与彩虹形成两道彩色与洁白的鲜明对比,为雪山增添一份神秘而浪漫的色彩。突然,天上的云朵如羊群,被一条无形的长鞭赶散了。太阳的金辉刺穿云层露出了可爱的笑脸,晴朗的天空毛蓝布似的湛蓝。路对面有几辆崭新的旅游大巴,在阳光里慢慢地驶过来,与蓝天、雪山、彩虹、草甸、清粼粼的流水构成一幅人间仙境图,如梦如幻,如痴如醉。
    玉龙雪山的正面是齐刷刷的悬崖绝壁,根本无法攀登,登山的大索道就在主峰扇子陡东麓的脚下。说是脚下,海拔已经到了3356米,我们明显的感觉呼吸急促起来,太阳穴也隐隐作痛。想起小张让我们在山下先吸氧,适应了环境再上山的嘱咐,我赶紧拿出氧气罐,深深地吸了几口,瞬间感觉轻松了许多。
   “大家往下看,那儿就是云杉坪,就是纳西人所说的‘殉情谷’。”一位导游四指并拢指着下方的一片林间草地给游客们讲着,“‘殉情谷’又名‘殉情第三国’,海拔3240米,是纳西族人心中的圣洁之地。相传从这里可通往‘玉龙第三国’。据东巴经记载,‘玉龙第三国’里有穿不完的绫罗绸缎,吃不完的鲜果珍品,喝不完的美酒甜奶,用不完的金沙银团,火红斑虎当乘骑,银角花鹿来耕耘,宽耳狐狸做猎犬,花尾锦鸡来报晓。传说青年男女为了争取自由的爱情,如果在玉龙雪山脚下的云杉坪殉情的话,他们的灵魂就会进入玉龙第三国,得到永生的幸福。”
   “有人试过吗?”一位游客调皮地问。
   “毕竟只是传说,建议大家还是不要尝试的好。好奇害死猫呀!”导游幽默地回答。
    说话间,太阳害羞似的躲进了云层,天空开始滴滴答答地落下了小雨滴,我们的心情又一下子跌入了低谷,万一山上下大雪可咋办?一辆辆景区摆渡车将满载的游客放到大索道门口呼啸而去,人山人海的游客熙熙攘攘,踵接肩摩。说好的淡季呢?现在都这样,旺季还不把人踩死?继而又一想,玉龙雪山是每天是限制游客数量的,我的想法纯属杞人忧天。拥挤的游客被曲曲折折的通道捋得顺顺溜溜,大家慢腾腾地向着索道乘坐点迂回着挪步前行。
   “快看,彩虹!”一位眼尖的游客发现半山腰的凹型地段升起了一段不长的彩虹,恰好在主峰扇子陡的怀抱里,犹如为游客敬献的五彩哈达,热情地欢迎四方来客似的。大家压抑的心情一下子开朗了许多,一丝惊喜漫过我的心田,看来天气不会差到哪儿去,彩虹过后是晴天呀!
    我们终于挪到了索道乘车点,我敏捷地钻进缆车坐好后,两只手紧紧地抓住里面的铁栏杆。据介绍,索道由此往上运行,直至雪山主峰正下方的上部站,那里海拔4506米。索道全长2914米,垂直高差1150米,是我国海拔最高的旅游客运索道之一。我的心再次忐忑起来,呼吸也变得急促,这缆车不会脱轨吧?
    我背对雪山,面向山下而坐,感觉好像是从地下几千米的深井慢慢上升,屁股下面老是觉得嗖嗖地,一种麻酥酥的感觉袭遍全身。刚开始,缆车高出乘车点的屋顶时,与对面逶迤不断的群山平行,渐渐地,缆车超越了对面的山顶,使人有一种俯瞰大地,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在缆车的下端,是一片茫茫的原始森林,高大的古松呈现在游客的脚下。可惜,不少拦腰粗的松树已经枯死,只剩下一枝枝瘦骨嶙峋的枝干一律向上,仿佛在质问苍天!其实,大家心知肚明,在海拔如此之高气候这么严寒的环境里生存了上千年的古松,竟然惨死在我们当代人的手里,这不用深层次的研究与解释,答案就是人为破坏自然环境所带来的恶果!
    不知什么时候,白云像小鸟似的在脚下飞翔,缆车外已经被茫茫的白雪所覆盖,再也看不到一棵树木了,使人一下子置身于童话般的冰雪世界里。
    我们迫不及待地走出缆车,长长的冰剑倒挂在房檐下,剑尖与地面上的白雪连接到了一起,不细看,还以为是冰柱支撑着房屋呢。屋外白茫茫一片如置身北极,这儿的海拔4506米,是冰雪主宰的世界,没给任何植物生存的机会,空中一只飞鸟都看不到。雪山主峰扇子陡就在眼前,雪白的山顶如一块巨大的白色翡翠,被怪石嶙峋的山石众星捧月似的捧着,造型玲珑,秀丽挺拔。欣喜若狂的游客们站立在索道旁边人工搭建的木质平台上,拿出各自的摄影器材,争相与雪山、与冰挂、与雪原、与脚下的群山合影。在这儿,即使你的心情再激动也不能大喊大叫,更不能欢腾跳跃,因为高原反应制约着你的激动,稍微的剧烈运动都会使你心跳加快,呼吸急促。大家尽可能地平复心情,所有的举动都不由自主地慢了半拍。
    挤出云层的太阳刚露出半张脸,便立刻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拽进了云层,雪花纷纷扬扬了起来。游客们再次按捺住兴奋,笑容满面地伸出双手迎接着这晶莹的小精灵。
    望着盘旋而上的木制栈道和上面稀稀拉拉的游客,我问老孟:“咋样,敢挑战吗?”
   “我血压有点高,恐怕不行。”正在吸氧的老孟对我说。
   “那好吧,你们三个在下面等,我上去。”不服输的念头直冲脑门,我冲动地说。
   “算了吧,你就是上去了也没人给你发奖牌,在这儿看看就得了。”旁边一位游客劝解我,“如果体力不支,再加上缺氧,身体会受不了的,甚至会发生意外,别冒险了。”
   “就是就是,咱不上去了。”已经开始吸第二罐氧气的老孟劝我。
    我试了试我的氧气罐的压力还很足,就信心百倍地说,“这样吧,我再带一罐氧气上去探探路,如果情况良好你们就上,如果不行我折回来找你们。”
    我在队友们崇拜又担忧的目光中,坚定地迈出了前进的步伐。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英雄气概让我有些飘飘然,我义无反顾地向上山的栈道走去,心里在不断地鼓励自己,一定要到达顶峰!
    走完一小段比较平坦的栈道,刚一拐弯就开始成了陡峭的楼梯状,没上几步呼吸就明显地急促起来。我吸了几口氧气,继续攀登。盘旋了两次后,腿越来越软,急促的呼吸将喉咙扯得拉丝般的痛。
   “歇歇再上。”栈道一边有供游人歇息的排椅,一位20岁左右的小伙子招呼着我。
   “大叔,您的身体好棒呀”小伙子对着我竖起了大拇指。
   “你不会是在奉承我吧?”我怀疑地问小伙子。
   “没有没有,大叔您看我的嘴唇都发紫了,您的嘴唇还好好地,说明您的体质好啊。”小伙子急忙分辩到。
    一看还真是,小伙子的嘴唇就像吃了桑葚似的成紫色,而我的嘴唇在手机的镜子里骄傲得猩红猩红的,一点都没变色。
   “我们家在河南南阳,常年生活在不到100米的海拔里,像这种高海拔还是第一次遇到。”小伙子对我解释道,一种自豪感从我的心底油然而生。想想我们家乡的海拔最高也就是700米左右,这种高海拔的雪山我也是第一次登攀。
    休息一会儿,我觉得双腿又有劲了,起身就走,而那小伙子还坐在排椅上喘息呢。
   “小伙子,走吧。坐的时间久了越发走不动了。”我回过头来大声地鼓励他。
    当我走到最后一段如天梯般须仰视才可见的台阶前时。两腿酥软得如灌满了铅似的提不起来了。看到最高峰上飘扬的五星红旗,我趴在栏杆边狠狠地吸了几口氧气,勇气再次回到我的心胸,我抬起脚,缓缓地、坚定地踏上了台阶。人只有身入绝境才可以历练心智。
    我终于攀上最后一级台阶,一眼看见观景台中央竖起一块大石头,上面镌刻着海拔4680的数字,石头的底座是黑色的大理石,刻着“玉龙雪山”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平台依然是木制的,平台的左侧是一溜木制的商铺。我只身一人没有任何负重累得都差点爬不上来,那些建设者是如何将这些材料运上山的呢?我自叹弗如。
    说是山顶,其实还是半山腰。真正的山顶依然高高在上,俯视着我们这些小如蝼蚁的人类。剩下最后一千米难以逾越,陡峭的山体多为岩壁,冰壁或冰岩石混合地形,攀登技术要求很高,难度极大。曾先后有五支国外登山队从三条路线(西南侧,南壁,东山脊)攀登,国内登山队八次从东南侧南山脊攀登,均告失败。据说曾有5名日本登山者,不顾阻拦,偷偷攀登玉龙雪山,不幸全部遇难,主峰扇子陡至今仍为处女峰。专业的登山队员都上不去,我们这些普通的游客只能望峰兴叹了。
    站在观景台向下看,对面的群山,翻腾的云海全在脚下,我突然有一种漫步云端的超然感觉,这感觉使我有点飘飘然了。
    看到招揽游客照相的人,我想都没想就决定在这儿留影,这毕竟是我此生攀登的最高峰纪念,而且下山后还可以在老孟他们面前炫耀。
   “老杨,我们也上来了。”我刚把相片拿到手,老孟他们三个竟然笑嘻嘻地站在了我的眼前。
   “你们?上来啦?”我大吃一惊,怎么也无法相信他们也上来了。
   “我们商量好一路远远地跟着你走,如果坚持不住就返回,没想到不知不觉就上来了,看来不怎么难嘛!”老孟一脸的骄傲。我突然感到很惭愧,血压高的老孟都能上来,身体没毛病的我竟然在半道上几次产生了返回的念头,比起老孟他们来,我根本没骄傲的资本啊!
    山上的雪花虽没有索道那儿大,风却更加凛冽了,刮得红旗猎猎作响,刮得游客有点站不住脚。凌厉的山风没让我们待多久,就逼着我们下了山。
    到了索道口才发现,老孟把三罐氧气全都吸完了,而我一罐都没用完,心里不免又沾沾自喜起来,原来老孟是靠三罐氧气送上去的。继而又一想,氧气再多,毅力难得呀,老孟明知道自己血压高却还坚持登上最高峰,这种坚强的意志和难得的勇气值得我学习。
    这时,空中又飘来那首悦耳动听的《玉龙第三国》,“我们就飞吧我们就飘吧,我们在玉龙第三国。爱着你,爱到玉龙飞上天;爱着我,爱到丽水它断了流……”
作者简介
乔山人.jpg
    乔山人,陕西宝鸡扶风人。中国西部散文协会会员,宝鸡市职工作家协会会员,扶风作家协会会员,扶风县诗词楹联协会会员,西部文学签约作家,《秦川》杂志签约作者,江山文学签约作者。2016年至今在《中国水泥》杂志、《宝鸡日报》、《西安日报》、江山文学网、盛京文学、陕西散文论坛、西部文学、宝鸡文学、水泥圈子、秦岭文学、秦川文学等文学杂志及网络先后发表小说、散文、诗歌等作品二百余篇。

杨文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402
发表于 2019-12-30 21:3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作,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5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131
发表于 2019-12-31 08:27:2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充沛,内容精彩;欣赏佳作,遥祝问好!
淡泊看人生,挥手谱华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6

主题

475

帖子

169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693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1 08:35:38 | 显示全部楼层
西部文学 发表于 2019-12-30 21:36
欣赏老师佳作,点个赞,问好!

感谢老师,元旦快乐!
杨文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6

主题

475

帖子

169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693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1 08:3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邓仲祥 发表于 2019-12-31 08:27
文字充沛,内容精彩;欣赏佳作,遥祝问好!

谢谢老师的鼓励,遥祝元旦快乐!
杨文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1-20 13:54 , Processed in 0.187201 second(s), 31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