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47|回复: 2

[长篇连载] 【无才浪子小说】浪子门(43--46)

[复制链接]

198

主题

745

帖子

171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718
发表于 2020-1-6 17:44: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微信图片_20191023212226.jpg
第四十三回:心忧伤大庄主离席  事紧急紫昙星传书

    独家庄庄主冷青山,为这次能够顺利救出被官府抢掳去的女子感到甚是高兴,令家人杀猪宰羊,大摆筵席庆贺。宴席上,那些被解救出来的女子,一个劲地向参加解救她们的众位英雄敬酒,表达感激之情;众英雄也是边喝酒,边相互诉说解救过程中发生的那些逸闻趣事;整个宴席充满着轻松活波、高兴愉悦的气氛。
    可是,独贤庄三位庄主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往日妹妹在自己面前调皮淘气的一幕幕又浮现在眼前。
    “哥哥,我要学习武功!你教不教我?不教,我找父亲去!”妹妹一边说,一边做着鬼脸,抓住自己胳臂使劲摇晃;
    “哥哥,这是嫂子教我绣的鸳鸯戏水枕套,你看,漂不漂亮!”妹妹一边说,一边把枕套递到自己眼前;
    “想亲亲,想亲亲,想的那个云儿轻;想哥哥,想哥哥,想得那个泪儿横……”每次外出回来,问妹妹在家想哥哥了没,她都会调皮的哼着她自己改了词儿民间小调《想亲亲》,以作回答,那声音亮亮的,脆脆的,甜美极了……
    想着,想着,独孤一秀不仅又想起了母亲临终前的嘱咐。三年前,那个冬季,连续的北风卷着满天的雪花,狂飞乱舞。积雪深过膝盖,掩盖了的所有的山,所有的川,还有村庄和河流,狂风将浓浓的寒气逼进屋里。母亲旧疾复发,躺在床上不住的咳嗽——尽管,用尽所有的办法帮她取暖,请了一拨又一拨的远近闻名民间名医为她治疗,可还是没有留住母亲的生命。母亲在弥留之际,拉着自己的手,几乎用尽所有的力气嘱咐道:“秀儿,你父亲走得早,母亲辛辛苦苦把你们兄妹俩拉扯成人,请名师教你识文断字,教你练武,强身健体,继承父亲衣钵,接管山庄。如今,你一文成武就,可以独自撑家立业,我放心。可你妹妹,虽说年方二九,可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人家,待嫁闺中,我不放心。我走后,你一定要好好待她,照顾她,给她找个好人家……”
“可如今……妹妹独孤青莲与丫环欧阳雪儿,不在这些被救出来的女子中,她们究竟身在何处呢?“”独孤一秀的心里满是忧伤。为了不扫众人的兴致,他强装笑颜与各位英雄把盏言欢,待酒过三巡之后,便独自一人悄悄离席,漫步到庄后林坡中想着心事:“既然妹妹不在这些被救出的女子之中,就说明她是第一批被掳掠来的,已经被送进了华安府。只是这华安府深宅大院戒备森严,我如何才能进去探查到准确消息……就是探查到了准确消息,我势单力薄,又怎样才能把妹妹救出来呢……”
时值初冬,山风掠过树梢,把片片寒意洒在山间。蒿草开始断裂,松针开始大批的脱落。空气开始变得干净;云朵更加轻盈。森森寒气逼人。独孤一秀不禁打了个寒颤,心里乱极了。
“真是对不起,大庄主!我们费了这么大的劲儿,还是没能救出令妹,实在抱歉!”无才浪子和师弟或跃在渊轻轻来到独孤一秀的身后,无才浪子抱歉地说。
“掌门不必挂怀!这是我们始料未及的。谁也不曾想到小妹她第一批被送走了。我只是为小妹的不幸感到伤怀,觉得对不起母亲临终的托付……”
“是呀,天意难料。不知庄主有什么打算。”为了避开大庄主独孤一秀的伤感话题,没等独孤一秀说完,或跃在渊就赶紧接过话茬问道。
“无论怎样,我都得找到小妹的下落,并设法把她救回来。只是我担心这华安府,深宅大院,戒备森严,打探不到准确消息……就是探查到了准确消息,我势单力薄,也未必能把妹妹救出来……”
“庄主不必担心!救令妹之事儿,我‘浪子门’责无旁贷!”无才浪子见独孤一秀担心,急忙表示愿意支持助力,并一拍独孤一秀的右肩说:“走!我们回到席间去,把令妹情况向众位英雄豪杰说说。我想,凭我浪子不才的薄面,众位英雄也一定愿意帮忙!”
“那我就替小妹谢谢掌门了!”独孤一秀抱拳谢过;接着又问或跃在渊道:“在小松林释放镇长女儿时,我曾对临渊先生要求过,待帮忙救出天涯兄弟和那些被强掳的女子后,请允许我们兄弟三人加入‘浪子门’,不知临渊先生向掌门提起过没有。”
“呵呵,提过,提过!我们一见面师弟就对我说过。只是,我开门受徒之时就已经立下规矩,此生只收10个门徒,今至江湖混混儿这儿,恰恰10人,并已经对外贴出了公告。故而,这事儿实在是难有另行举止,还望见谅!”无才浪子一听急忙解释道。
三人一边说一边走,不觉已经到了宴席厅。此时已经酒过五巡,无才浪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右手端起酒杯,左手招了招,示意众人安静下来。无才浪子就势说道:“这次因为有了各位英雄的全力帮助,‘浪子门’才得不没门声,顺利救出这些被官府抢掳来的女孩子,在此我借花献佛,敬各位英雄一杯酒,以表谢意!”说罢,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净。众人也跟着干了杯中酒说道:“我们武林人士,理当仗义助弱,掌门不必客气。”
“话虽如此说,但若没有众位鼎力,‘浪子门’定难以如愿。”无才浪子又接过众人话茬继续说:“俗话说,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现在,这些女孩子虽然被我们救了出来,但她们不懂武功,又离家甚远,如若没有人护送,恐怕也难以顺利回到家中与家人团聚,还需要众位护送至安全地段才好。”
“掌门不必客气,直接吩咐,我等定当尽心!”众人又纷纷表是愿意。
“那好,待会等我师弟或跃在渊弄清楚了这些女孩子的去路,再给各位商议。不过,在下还有一个不情之请,需要各位英雄鼎力……”
“叔父不必客气,如有需要尽管直言!”没等无才浪子说完,“庞氏双侠”呼地起身接过话题。
“自‘浪子门’揽上这件事起,独贤庄三位庄主就一直跟随鼎力相助,可以说,他们为这事儿立下首要功劳。可是,大庄主的令妹独孤青莲,和丫头欧阳雪儿,已经被第一批送进了华安府,下落不明。庄主决意继续寻找令妹下落,并救其脱离虎口。我想,如若三位庄主寻得令妹下落,还请各位出手相助。”无才浪子接过“庞氏双侠”话茬继续说道。
“好!只要你掌门有一个口信,我们一定及时赶到!”众位英雄一起允诺说。
“在下谢谢各位!谢谢各位!”独孤一秀一听,忙抱拳连连表示谢意。
“庄主不必如此,江湖正义,义不容辞!”众位英雄又连连还礼说。
“那好!浪子也谢过了。只是,在下还有一事儿需要向各位说明,就是当初三位庄主跟我师弟提出要求,说是帮助我‘浪子门’救出门徒天涯刀客和被强掳女子之后,收他们兄弟三人入‘浪子门’。但我当初开门受徒时立意只收10个门徒,早已关门。所以,只能有违他们的意愿。但我‘浪子门’愿意与独贤庄结为盟友。在此,我凭着众位英雄的面,授予独孤庄主本门‘浪子令’令牌一枚,今后各位若见到独孤庄主持令牌求助,还望各位切勿推脱。”无才浪子说罢,将随身携带的一枚令牌递给了独孤一秀。
独孤一秀接过令牌,连连道谢!
“掌门放心,今后只要独孤庄主持令牌相见,我等定当见令牌如见掌门,尽力而为之!”众人又纷纷表示应诺。
“浪子掌门,小女子唐突,也有一事相求,不知当讲不当讲!”待众人话音一落,桑氏姐妹中老大桑沐雨又呼地站起身来,抱拳向无才浪子问道。
“桑姑娘有话,但讲无妨!”无才浪子一伸右手回答道。
“昨日在路上,我问表姐当时被掳掠情景,表姐说是被一伙人贩子使用迷药迷晕,卖给官府的。这伙人贩子实在可恶!我们姐妹想找到他们,除掉他们,不知掌门是否愿意出手相助。”桑沐雨接着说。
“贩卖人口,毁人家庭,实属十恶不赦之罪,莫说我们江湖正义,就是官府也应严加法办。清除这些社会垃圾,‘浪子门’义不容辞。不过,桑姑娘,如何找到他们,弄清他们之间内幕,我们还得从长计议。等明日送走了这些女孩子,我们再商议,可好?”
“好!我们听从先生安排。”桑沐雨应诺。
于是众人饭后休息,准备次日再护送被解救出的女孩子离独家庄,回家而去。
众位英雄离开之后,无才浪子便把留下的独贤庄大庄主、桑沐雨及师弟或跃在渊、师妹张平阳召集在一起说:“现在我们来分析分析关于庄主令妹和桑姑娘所说“人贩子团伙”的情况,商量商量今后该如何行动……”
“师傅,四师姐飞鸽传书!”没等无才浪子的话说完,白草园急匆匆跑进来,把一个小纸筒递给他说。
无才浪子拆开纸筒一看,脸上立刻凝重起来说:“对不起各位,刚才四弟子紫昙星飞鸽传书,说本门门内出了点状况。本门弟子都得及时赶回去,否则将大祸临头。”
独孤一秀听后忙说:“先生本门有事,放心回去处理吧。我们兄弟继续打探小妹下落,一有消息就及通知您,再行烦请援助。”
“表姐听那伙人贩子头目命令手下说,拿钱后速速回鹤壁。想必那伙贼人的老窝就在河南鹤壁。我们姐妹今日动身去鹤壁探查,有了消息也及时告知先生,先生就放心地先回去处理帮内事务吧。”桑沐雨也紧接着说。
“那好,我们确定一个互信联络方式……我看就这样,庄主已经有了我的‘浪子令’,如若飞鸽传书或者快马急报,就用‘浪子令’的图样作信物;桑姑娘姓桑,名沐雨,就用桑木花的图样作信物。我们见到信物,一定给予回信。五位认为这样可好?”无才浪子说。
“好!待我们护送完这些那孩子之后就各行其是。”三位庄主和桑氏姐妹一致同意。
商定停当,无才浪子召集本门弟子说:“老家有事儿,我们得赶紧回去,大家快去收拾,准备动身。”
随后,无才浪子又召集众人于一起,向他们简要说明本门突发情况,把护送之事当即安排妥当,便请告辞。冷老庄主一听,当即令人备了干粮和饮水。
告别冷老庄主和众位英雄,无才浪子和师弟或跃在渊、师妹张平阳一道儿,领着本门弟子直奔来路,向东湖而去。


第四十四回:浪子门紫昙说原委  鸡公山玲珑废盗贼

    经过五天五夜的奔波,无才浪子带着众弟子赶回了浪子门。四弟子紫昙星一见无才浪子回来,急忙奔上前去抱主他委屈地大哭起来。无才浪子爱怜地扶着爱徒,一边用手抚摸着她的头一边说:“别急,有什么事慢慢说,一切有师傅咧!”
    “六天前的夜里,有人潜入东湖总部文案室,打伤文案管理员,拿走了3部精华作品集。临走的时候留下四句话……”
    “四句什么话?”无才浪子急着问。
    “给!就在这上面!”紫昙星把一张折叠着的白纸条,递给了无才浪子说:“总管黄谷子说是我们‘浪子门’惹的祸,限我们‘浪子门’在20天内,抓住打伤文案管理员的凶手,追回三部精华作品集。不然,将申请湖内稽查署,封闭我们‘浪子门’,追究所有门徒责任。”
    “今借精华文三部,实为浪子心不古,若要寻得文集归,就请浪子到秋湖。”无才浪子不禁念出声来。
    “秋湖?那个秋湖?”众弟子一听都是火急火燎地接连发问。
    “据师傅云游所知,全国还没有一个较大天然湖泊的名字叫‘秋湖’的。这‘秋湖’就是一个地名,在浙江的绍兴,叫秋湖镇。可那地方人心向善,民风淳朴;且师傅在那地方既没有亲戚,又没有同道朋友,更没有敌人,不可能有人与我‘浪子门’过不去,刁难我‘浪子门’。但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是得派人到哪里去打探一番。”无才浪子说:“再就是河南鹤壁。那里有一座人造湖泊,其实就是一座水库。十多年前,各地各级政府开始大力发展旅游经济,开辟旅游资源,因为这水库两岸青山突兀,山峰奇特秀美;水中百岛林立,各具姿态;水上烟波浩渺,曼妙如仙境;且有大量的仙鹤和其他鸟类四季于此聚住,更是美不胜收,所以,当地政府把它开辟成了一个风景旅游区,名曰‘仙鹤湖’。根据旅游发展需要,五年前,政府决定采取集体和个人投资相结合的方式,在上游水域主干道南北两岸,建设文化和商业两条街。信息一出,有一帮文人雅士合力出资,抢先收购了南岸的半壁江山,开办了一个文苑。他们没有用‘仙鹤湖’这个原名,而是将那湖改名曰‘秋水湖’,将那文苑取名曰‘秋水文澜’。两年前,师傅云游至此,还在那文澜里挂了一个名。自古同行是冤家,或许他们妒忌我们‘浪子门’在江湖上的名声,想以此挑战我们‘浪子门’,用以提高他们在江湖上的地位,也未尝可知。但,据我所知,‘秋水文澜’总管秋水易寒先生,不仅人生得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而且文武双全,品行高尚,受人爱戴,不可能以这种方式……”
“当今是个追名逐利的时代,或许是,他们急于追名逐利咧。所以‘螺丝嘴’也不得不防!”三弟子韩毅峰接过师傅无才浪子的话茬,俏皮的说。
“是啊,师傅,人总是在变化的……”大弟子兰心蕙质也支持韩毅峰。
“那我们就把‘秋水文澜’作为我们的探查重点。事不迟疑,现在大家都去洗洗身上的风尘,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就兵分两路,一定要在20天内抓住凶手,追回文集。”
“师兄不必心急!我也留下助你一臂之力。”等众弟子离开之后,张平阳跟着走进无才浪子的私人房间劝他说。
“谢谢师妹好意。但你离开本门时日已久,该回去看看了,不然,门内弟子会担心的。”
“师傅在世的时候一向低调,从不过问江湖之事,所以本门在江湖上默默无闻,就是我三年五载不回家,有大弟子韩湘子守着,就不会有事儿。不像你‘浪子门’,名声在外,遭人嫉妒,麻烦连连。”
“师妹还是先回本门吧,真的有事需要你帮忙,我会飞鸽传书相邀请。”
“既然这样,我明天就回去,有事你可一定要记得有这个师妹哟!嗯!”张平阳说完,用馒头似的拳头在无才浪子的胸前捶了一下。
通过这段时日的接触,无才浪子已略知道这个师妹的心思,他没有答话,只是苦涩的笑了笑。张平阳依依不舍的向门外走去,眼里有一颗珠子在滚动。
次日早饭后,无才浪子送走了师妹张平阳,集中门下弟子说:“为了本门安危,我们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抓住凶手,拿回文集。紫昙星、兮云飞扬,你们两个速去浙江绍兴秋湖镇探查,若果发现有情况,就飞鸽传书回东湖,告诉你们的在渊师叔,由在渊师叔据情安排处理,千万别自作主张多生事端。”
“是,师傅!”紫昙星和兮云飞扬答应一声,径自去了。
“雨在风中飘,你跟我一起去‘秋水文澜’,其他人和你们的在渊师叔一起在家留守,好生习文练功,没有你们的在渊师叔允许,任何人不得擅自离开。有急事儿,我会飞鸽传书召唤你们,都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师傅!”众人一起答道。
“好,各自去吧!”无才浪子一招手,众弟子径自去了。
“不!我也要跟你一起去鹤壁!”玲珑玉背着行李包,气呼呼地抢到无才浪子面前说。
“为啥?”无才浪子问道。
“你身体不好,又路途遥远,天气寒冷,没人照顾,我不放心。”
“我都这么大年纪了,还不会自己照顾自己?你瞎操什么心啊!”
“就因为你年纪大了,才要人照顾,我……”
“师兄,既然玲珑这丫头有这份心,我看你就让她一起去吧,万一有个什么急事儿,也好有个跑路的。”或跃在渊见玲珑玉态度坚决,怕师徒间闹出尴尬,急忙上前圆场。
“既然你师叔这样说,你就跟着去吧!”无才浪子见师弟或跃在渊打圆场,也就同意了。
“是!师傅!”玲珑玉见无才浪子同意了自己的请求,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
“你个小妮子,又让你有机会黏上师傅了!”兰心蕙质上前在玲珑玉的右臂上掐了一把说。
“耶耶耶……要你管!”玲珑玉做了一个鬼脸,紧跟在无才浪子的身后向门外走去。
为了节省时间,无才浪子令八弟子雨在风中飘速去集市上买了三匹快马,师徒三人一路疾奔,于当天晚上就赶到了河南信阳与湖北应山边界相接处鸡公山。
鸡公山虽早已名见经卷——北魏时期郦道元的《水经注》里就有文字记载,也不过是一座普通的山峰罢了。只是后来一则有众多的名人骚客、达官显贵、富商巨贾,闲暇无事儿来此游玩,留下了大量赞美的诗篇;二则有经济头脑活络者来此建房开店,以供那些前来此游玩者吃住玩乐,招致来此游玩、经营者络绎不绝,才使这山名声大噪,红火冲天。
无才浪子师徒三人,找了一家名曰“香满楼”的客栈住下。在后院,他们安顿好房间和马匹草料之后,来到前面饭厅,找了一个既靠窗户,又安静雅致的桌位坐下,开始点菜吃饭。
不想,无才浪子师徒三人刚刚坐下,就见一个身高不过五尺瘦精猴似的男子,吊儿郎当地走了进来,贼眉鼠眼的四周环顾一遍后,把目光定在无才浪子师徒三人身上注视一会,才又摇晃着身子走到吧台查看了一下客人登记,然后依旧吊儿郎当地向后院走去。
“嗯!”无才浪子久走江湖,阅人无数。见那瘦精猴看了他们,又查了登记走向后院,便向雨在风中飘和玲珑玉偏头示意。雨在风中飘和玲珑玉会意地点点头,立即起身悄悄地跟了过去。
那男子来到后院,径直上了二楼,走到203无才浪子师徒预定的套房门外,张开贼眼四下里看了一番,见无人注意,便从腰袋里掏出一把钥匙,快速的打开门锁溜了进去。
“师妹,嗯!”见此情形,雨在风中飘向玲珑玉打了一个手势,便一个“云雀飞天”上了二楼。玲珑玉点头后,一个“龙女戏水”绕到了楼后窗下。
雨在风中飘悄悄地来到自己预定的套房窗下向里查看。发现那瘦精猴正在房内搜查她们的包裹行李,便倏的一个“云雀钻林”,从窗户跃了进去。
“何方毛贼,竟敢私闯客人房间行窃!”雨在风中飘虽然语气严厉,但声音却是莺莺细语。
那贼本在房内搜东西,忽听有人发问,先是心里一惊,待回过身来一看,见来人是一名年轻女子,且这女子又生得:清丽秀雅俏容颜,苗条身姿赛貂蝉,柳眉杏眼鼻挺秀,樱桃小嘴露着甜,红蓝套装快蹬鞋,更富青春和性感,秀发披肩风姿美,胜似天仙下尘寰。他便起了淫心,嘿嘿一笑:“看来我‘罗山神偷’黄三彪今天运气不错,既能得到金银,又能得到美女,真的是艳福不浅。”那贼自称是“罗山神偷”黄三彪,顺手将从包裹里搜出的银子揣进胸前袋囊里,满脸淫荡的对雨在风中飘说道。
“艳福不浅,只怕你贱命不长!”雨在风中飘见那贼出言不逊随口骂道。
“嘿嘿!美女,只怕今天由不得你了。”
“你有那本事么?”
“有没有本事,待会我把你带到后面马棚,你就知道了,嘿嘿……”黄三彪说着话,呼的一个“腾空跃”,跳到雨在风中飘的面前,右手五指一伸成爪,嚯的一招“鹰抓手”抓向雨在风中飘的胸部。
雨在风中飘一见黄三彪如此下流无耻,气不打一处来,身子一则,呼的一招“顺水推舟”,右手抓住黄三彪伸来的右手腕,顺势向前一推,就见黄三彪“嘭”的一声向前一扑,撞在了桌子上,把鼻子撞得鲜血直流。
“哟呵,我还真没看出来,你这小女子人生得秀气,脾气还是‘菜园子的婆娘——母夜叉’咧!看来,我今天不给你来点硬劲儿,你还以为我是‘三十年的太监——下不了种’呢!”黄三彪见自己一招受辱,气得咬牙切齿,用手一抹鼻子里流出来的鼻血,使出自己成名功夫——鹰爪功,忽的一招“三指锁喉”,右手大拇指与十指、中指成钳口状,直取雨在风中飘的咽喉。
黄三彪这招来得迅猛暗藏力道,若如得手雨在风中飘必定受制于人。要是遇上武功平平者或者是一般高手,黄三彪或许就得手了。但今天也是合该他倒霉,因为他遇上的是“浪子门”“太极八卦掌”高手。雨在风中飘见黄三彪恼羞成怒使出狠招,脸上微微一笑,在心里暗自说道:“这种雕虫小技,也想制服于我?”她心里想着口里不说,不慌不忙脚踏太极,见黄三彪攻势将近,忽的一个闪身,躲过对方攻击;紧接着一招“野马分鬃”,随即用右手粘住黄三彪的双手,左手挒住黄三彪的右手腕,以右小臂猛地向黄三彪左胸一顶,黄三彪整个身子突地飞起,“嘭”的一声撞在墙壁上,又“咚”的一声摔在地上。
黄三彪突经一撞一摔,顿觉脑袋里嗡嗡作响,浑身刺痛。他自知遇上高手,不敢恋战,忍着疼痛,忽的一个“猛鹰出巢”,身体突地一跃,从后窗钻了出去。
“别动!再动姑奶奶割断你的喉咙!”黄三彪万万没有想到,刚一落地,就被玲珑玉的玉带剑一招“玉带缠枝”,蛇一样的缠住了脖子。只吓得他两股战战,浑身哆嗦,连连求饶。
“别啰嗦,废了他!”雨在风中飘觉得黄三彪实在是一大祸害,必须废了。
玲珑玉一听,把黄三彪拖出后门 “啪啪”两掌废了他的功夫,向地上一扔:“快滚!再做贼,当心你的狗命!”
回到座位上,雨在风中飘向无才浪子说那人是小偷,已被赶跑了。无才浪子一听嘱咐她们道:“自古是‘繁华之地盗贼多’,你们要多提防。”
雨在风中飘和玲珑玉点点头,开始吃饭。



第四十五回:郑州城瘦猴跟三客  平安店玲珑惩双雄

    次日,无才浪子早早地喊起两个弟子洗簌、吃早餐、备足了干粮和饮水后继续赶路。又是三天的长途奔波,于第四天晌午他们师徒三人赶到了郑州。为了让人和马都能够休息休息养养神,无才浪子决定在郑州住一宿。他们师徒找了一家名曰“平安旅店”的客栈走了进去。一问方知这旅店没有套房,他们只好在后院二楼的西偏房,要了两间相邻房间登记了下来。待店小二帮忙牵走马匹安排好草料,回转身来,引领无才浪子师徒三人去房间察看的时候,无才浪子无意中转身向后看了一眼,他发现有个身材瘦削,戴着礼帽的男子,装作闲来无事的样子,不远不近的跟在他们的后面,关注着他们。无才浪子装着不知,跟着店小二上了楼,进了房间。他一看那房间虽是偏房,却前面是旅店中院,后临僻静小巷,很满意地在左边那间安顿下来。雨在风中飘和玲珑玉则住进了右间。
    趁送店小二之机,无才浪子又看了一眼楼下。他发现那人依然站在楼下树影里,向他们的住处仰望。于是,他进屋对雨在风中飘和玲珑玉说:“我看,那案子与鹤壁秋水脱不了干系,不然,就不会我们一进郑州就会有人跟踪。”
    “啊!有人跟踪?”玲珑玉大吃一惊。
    “咻!别大惊小怪的,让对方发现我们已经知道他们在跟踪,有些事情就更难办了!”无才浪子赶紧阻止玲珑玉。玲珑玉一伸舌苔不做声。
    一切安顿停当,无才浪子师徒三人便下楼到前面餐厅准备点菜吃饭。来到餐厅,他们选了一个靠里面自在的桌位坐下,喊来店小二,点了菜,要了米饭,就坐在那里边说话边等待!不想,当店小二端着无才浪子三人点要的一道“红烧牛肉”,正要给他们送过来的时候,突然一个左肩扛着一把板门大刀的七尺汉子,和一个右肩扛着一根青铜棍的矮墩汉子闯了进来,那个戴着礼帽瘦精猴似的跟踪男子,装着若无其事地跟在他们的身后。无才浪子向雨在风中飘和玲珑玉略略偏了一下头,轻轻“嗯”了一声。雨在风中飘和玲珑玉立即会意,装着不经意的样子向那三人看过去。
见那扛着板门大刀的汉子右手一挥拦住店小二,打雷似的说:“这菜我要了,放在那儿!”说着话,用手一指旁边的一个空座。
“这,不行啊!这菜是那边三位客人要的咧!”店小二一个激灵哆嗦着说:“他们先来的,正等着呢!”说完又用手指了指无才浪子三人。
“去去去,让他们等着,不愿等,就让他们滚蛋!”
“这,这……”
“这什么这,当心老子砸了你的鸟店!”那汉子没等店小二把话说完又大声吼叫道,还顺势“啪”的一声,把板门大刀猛地拍在桌子上,几乎把在场所有食客都吓了一跳。
“嘭!哪里来的野狗,在这里乱叫唤,吵得九姑奶奶心里烦!”不想,玲珑玉一拍桌子骂了出来。
“是谁,谁在骂俺啦?给老子站出来,让俺……”
“我,你九姑奶奶!”玲珑玉没等那汉子说完,抢过了话茬。
“你一个小小丫头片子,竟敢骂我淇河大雄池楞横姑……”
“还有我,淇河二雄池楞竖……”没等那自称是‘淇河大雄’池楞横的汉子说完,那个扛青铜铁棍,自称是“淇河二雄”池楞竖的矮墩汉子抢着插话说道。
“对!你一个丫头片子,竟敢骂我们‘淇河双雄’姑奶奶,活得不耐烦了!”那自称是“淇河大雄”池楞横的汉子,又抢过话茬说着,忽的一个“腾空跃”,跳到无才浪子三人的桌子边,就要上前去拉玲珑玉。
“别,别!池大英雄,她就一个丫头片子,说话口无遮拦,你别跟他一般见识。那菜,我们不要了,送给你,算是给你赔不是了!”无才浪子一见那架势,赶紧起身连连劝解道。
“是啊,你是大英雄,我妹子是小丫头片子,你可千万别跟她置气,影响了食欲可就不划算啦。”雨在风中飘见势也赶紧起身劝说道。
“哟呵!两个小丫头片子,还怪漂亮的。只要你们两个陪我们哥俩玩一夜,我就饶了你们,咋样儿?”池楞横一见玲珑玉和雨在风中飘天生丽质,起了邪心。他一边用淫荡语气说道,一边就势用右手去摸雨在风中飘的脸蛋。
呼!玲珑玉随手抓起桌上的一双筷子,突地掷向池楞横的右手腕,逼得池楞横倏地缩回伸出的右手,接着说道:“想你九姑奶奶陪你玩儿?行!只要你胜了你九姑奶奶的手中剑,要怎么陪,随你便!”
“好!这可是你说的!”池楞横说着就要动手。
“慢!要打架,你们到外面去,别损坏了店家的家什!”雨在风中飘呼地上前拦住说。
“走!到外面去!”池楞横手一挥说。
无才浪子本想拦住弟子玲珑玉和雨在风中飘,但一见那汉子忒的猖狂,也就犹豫了一下,让她们势在骑虎,只好由了她们,自己也跟在那自称是“淇河双雄”池家兄弟和那戴礼帽瘦精猴的后面走出店门,在一旁静观事态。
“你们两个臭丫头,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的来?”池楞横吼叫道。
“对付你这种下三滥的东西,你九姑奶奶一个就足够了!”玲珑玉抢着答道。
“那好!看招!”池楞横说着话,手里板门大刀猛地一招:“力劈华山”,劈向玲珑玉的顶门。
池楞横本就身高七尺,身体壮如牯牛,气粗力大,此时面对玲珑玉又是居高临下,招中力道自是更加凶猛。玲珑玉顿感一股气浪袭来,不敢怠慢,忽的一招:“龙女戏水”,身体突地跃起,横里一绕,绕至池楞横身体左侧,倏的拔出玉带剑向怀中一抱,用讥讽的语气说:“孙儿这招虽有几分力道,可是速度实在是太慢了!”
池楞横一听玲珑玉在戏虐他,气得哇哇大叫,嘴里不答话,身体突地往下一蹲,一个大旋转至玲珑玉对面,手里板门刀忽的一招:“横扫千军”,直取玲珑玉下盘。
这招来得突然迅猛,玲珑玉不及回招,忽的一个“龙女出海”,身体向上一跃腾空,接着在空中一个后腾挪站在池楞横的背后,用不屑的语气说:“这招倒是有几分火候,可惜还是太慢了!”
池楞横一听更是气得脑门冒火,脚底生烟,身体猛地跃起,向着玲珑玉倏忽的一个大旋转,于旋转中突地使出成名绝招“旋风一刀”,右手猛地一挥,板门大刀便呼的有如脱弓之箭,直取玲珑玉的胸膛。
这招实在是太快,太刁钻,令玲珑玉万万没有想到。突见板门大刀飞来,玲珑玉大惊,背后沁出冷汗。只好使出下策,一个“龙女耍娇”,身子就地一滚滚出池楞横的攻势之外。可惜!他还是慢了瞬间,让池楞横的刀尖划破了后背衣服,伤了后背,渗出血来。
这下可真是惹恼了玲珑玉,她躺在地上见池楞横落地收回板门刀,复又上前意欲以脚踏向背脊,制服她的时候,突地一招“龙女绕柱”,身体平地跃起于两尺高许,绕着池楞横的下肢一转,于其背后,手中玉带剑倏的一招“龙女画弧”,剑尖呼地划向池楞横的一双小腿。
一则池楞横身高,且又是向前猛攻难以收势;二则玲珑玉使招迅疾且又在下盘近身,池楞横已是回招不及,只听“呲”的一声,池楞横的一双小腿,被玲珑玉的玉带剑“屠夫破边”似的,划出一道深深的口,子鲜血只往外流。池楞横双腿突地一软,险些瘫坐在地上。
“黄毛丫头,休得猖狂,吃俺一棍!”池楞竖一见玲珑玉伤了兄长,气得眼冒金星,大喝着一个“腾空跃”,跳到玲珑玉跟前,手中青铜棍嚯的一招“秋风落叶”扫向玲珑玉腰间。
这招速度之快,力道之猛,也令玲珑玉心里一颤。她不敢怠慢,忽的一个“龙女跳绳”,身子猛地向上一跃,让池楞竖的青铜棍从脚底下扫过;紧接着于身体腾起之时,手中玉带剑突地一招“龙女戏珠”,剑身快速扭动,犹如灵蛇疾驰,剑尖直刺池楞竖的左眼。
池楞竖一见这招不仅快如闪电,而且灵巧怪异,吓得大惊失色,背心冷汗直冒,只好一个“懒驴打滚”,滚出玲珑玉的剑锋之外,拉起受伤的池楞横,一连两个“一跃十丈”逃之夭夭。
无才浪子用右眼余光看了一眼那个戴礼帽的瘦精猴男子。见那男子一把将礼貌取下来,用右手扑在胸前,看了一眼玲珑玉,又瞅了一眼无才浪子和雨在风中飘,一个闪身,向着池家兄弟逃走的方向去了。
无才浪子见那池家兄弟逃走,赶紧招雨在风中飘和玲珑玉回屋吃饭。饭后,他又把两个弟子带到客房轻声对她们说:“刚才在玲珑和池家兄弟打斗的时候,我注意观察了那个戴礼帽瘦精猴似的跟踪男子。我发现那男子,在池家兄弟退去的时候也跟着去了。我想,那池家兄弟一定是那男子指使前来试探我们实力的。我两年前云游来鹤壁,在“秋水文澜”挂名,并在这里逗留了一段时间,见过不少文澜里的人物,可从来没有见过这三个人。所以,我有一个推断……”
“什么推断?”玲珑玉耐不住性子,抢着发问。
“是啊,师傅,什么推断?”雨在风中飘接过玲珑玉的话茬问道。
“在鹤壁,一定有人妒忌‘秋水文澜’,假借‘秋水文澜’名义作案,一则陷害‘秋水文澜’;二则借我们‘浪子门’与‘秋水文澜’争斗之际,渔翁得利。”无才浪子解释说。
“看来这帮人颇有心计,不可小觑!”雨在风中飘接过话茬说。
“是的。所以,我们千万不能草率行事,中了这些人的奸计;一定要谨慎,不可莽撞!”
“嗯!我们知道!再不会像今天这样了!”雨在风中飘和玲珑玉一听浪子的话,赶紧表态说。
“这样最好!还有,河南乃少林寺所在地,自古多高手,你们一定要多加小心!”
“是,师傅!”雨在风中飘和玲珑玉又一次表态说。
“好了,今天累了,去休息吧!”
于是,雨在风中飘和玲珑玉离开浪子的房间,回房去了。


第四十六回:降大雪浪子染风寒  忆往事玲珑问真相


    无才浪子自幼就多病,体质甚差。别看他外表清瘦干练,儒雅潇洒,其内在一直是陈疾未除,难堪寒冬,要不是坚持练功,就更加羸弱。节气已入仲冬。北方的天气不比南方,它更加寒冷。郑州的天气更是突变。北风狂呼着,带来大弧度降温。无才浪子不禁浑身有如坐在冰窖里,寒颤连连。支派走了雨在风中飘和玲珑玉之后,赶紧爬到床上,钻进被窝,把两床厚厚的被子都压在身上。或许是因为接连的操劳,让他疲惫不堪,不到半个时辰,他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北风虽然慢慢小了,可那阵阵北风中夹杂着的“嘁嘁”细切声,让玲珑玉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她倒不是因为心里想着捉拿凶手的事,而是想着师傅无才浪子的身体,在这寒冷的北风中是否吃得消,还有自己的心事。玲珑玉清楚地记得:她13岁时,母亲亲手把她拉到师傅无才浪子的身边,双膝一跪对师傅说:“浪子先生,你知道,玉儿她爹这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恐怕不久于人世。我也是百病缠身,大限不久。只是这玉儿才刚刚13岁,没了我们,真不知道她会怎么活下去……”
    “大婶,快快请起,快快请起!有什么话尽请直说。”师傅一把把母亲扶起来连连表态说:“大婶有什么需要晚辈帮忙的,但说无妨,晚辈义不容辞。”
“你比玉儿大20岁不到……”母亲接着说:“说你是她的长辈成,说你是她的大哥也成。不过,老身倒是希望你是她的大哥。今天,我把她托付给你,希望你好好照顾她一辈子。”
“这,这……”师傅显得有些为难,但他终究答应了母亲:“大婶,要不这样,浪子虽然无才,但这些年跟随师傅,也学了些文辞歌赋的常识,刀枪棍棒的功夫,教玉儿足够了。晚辈大言不惭,先收玉儿做个学徒吧。请大婶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
就是从那时起,我就一直跟着师傅学习文化、练习武功……玲珑玉在心里暗暗思量:“就是不知道为啥16岁那年,师祖又收我为义女,把我和师傅的关系变成师兄妹,而且在那一年,我的父母又都突然一起去世了。究竟是为什咧……”
玲珑玉思的去,想的来,就是想不明白。于是,她索性起身来到窗前,迎着店内高挂的灯笼之光向窗外望去。这一望不要紧,她心里大吃一惊:“外面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老天突降大雪了!天气突变,师傅的身体是否吃得消……”玲珑玉心里为师傅无才浪子担心着,就悄悄打开门,向隔壁无才浪子的房间走去。来到无才浪子的门前,用手推了推门,发现门是从里面拴着的,便以指关节轻轻敲了起来。
“谁!”刚敲了两遍,就听无才浪子轻声问道。
“是我,师傅!”玲珑玉一听师傅喝问,急忙小声回答道,生怕惊醒了师姐雨在风中飘。
“这么晚了不睡觉,跑这儿来干什么?”
“我有个事不明白,想来问问你!”
“有事明天再说,睡觉去吧!”
“不,我不弄明白就睡不着,今天我一定要问个清楚!”
无才浪子无奈,只好用力挣扎着起床开了门。玲珑玉一进门就发现无才浪子浑身颤抖,连忙上前扶住说:“我就知道,你体质不好,受不了这北方突变的天气,所以才来看看。这不……”玲珑玉说着,将右手手背伸到无才浪子的额头上去试了试:“发烧了,烧得烫手。咋一下这样咧!我去给你找大夫。”玲珑玉急得几乎要哭出声来。
“现在已经入夜,人都睡了,你到哪里去找。人吃五谷,孰能没有个大病小灾的,急什么,明天再说吧。”无才浪子见玲珑玉着急,轻轻一笑说。
“都病成这样了,还装没事,自欺欺人啊!”玲珑玉扶无才浪子上床靠着,把被子拉上,掩盖严实后,装着生气的说。
“真的没啥!这样的事儿师傅经历得多了,快回去睡觉吧,明天还要赶路咧。”无才浪子催促玲珑玉。
“不!我在这儿陪着你,还有话要问你!”玲珑玉说着话,呼的上床,靠在无才浪子的身边。
“那好,什么话?你就问吧。”
“为什么16岁那年,我的父母突然都去世了,而师祖又突然收我做义女咧?”
“好!现在,我可以告诉你实情了。其实,你们一家原本不是桐柏中段湖北人,而是从江西九江那边逃荒过来,至湖北随州的殷店镇;因为又饿又病,你的父母奄奄一息的倒在路边,被你云游至此的师祖看见,心怀不忍,将你们一家带回‘散真门’。为了不让你们全家再过流浪生活,你师祖让你父母在院外搭棚而住,和我们‘散真门’弟子一起,在山中开荒种地,自讨生活;就这样,你们成了我们‘散真门’唯一一家邻居。16岁那年,你就已经出落得像一支花了。你师叔殷洪才,早就对你起了淫心。一天夜里,趁你熟睡之际想强暴你,被你父母发现了。为了掩盖他的丑行,第二天傍晚,他趁你去练功未回之机,不惜用武去杀害你的父母。等我听到呼救声赶过去的时候,你父亲已经被杀害,母亲正和殷洪才搏斗。我奋身上去与殷洪才博打,救下你母亲,但终因你母亲柔弱之躯,已经中了殷洪才的虎拳,伤势太重,坚持着和我讲了事情的原委之后就去了。其实,你母亲之所以在你13岁那年就把你托付给我,就是因为她已经发现了,你师叔殷洪才对你有所企图的表现。”
“那后来咧?”
“我把殷洪才的罪恶报告给了你师祖。你师祖大发雷霆,决定以门规处置——废了他的武功再,逐出本门。”
“那咋又没有这样处置咧?”
“那是因为他知道你师祖要这样处置他,就连夜打伤师兄弟叛逃了出去。这才有你师祖临终托我代为清理门户这一曲。”
“哦……原来是这样,我亦说,为啥师傅要派二师兄和六师姐去华阴,追查这狗贼的行踪咧。”
“现在,这贼已经成了废人。你的父母之仇也算报了。再者,你也有自己的家庭了,就不必再追究此事,安心过好自己的生活——这是你父母最大的愿望。”
“这我知道,就是我不明白,既然我母亲把我托付给你,你又亲口答应了,为啥不娶我。是嫌我文采不及你,还是武功不及你,还是我人生得不漂亮,配不上你的潇洒倜傥,儒雅风流,不喜欢我。”
“瞎说什么咧。其实,你师祖收你为义女时,除了上次我给你说的原因外,也有这一层。只是,我认为你我年龄相差近20岁,悬殊太大,夫妻以后总有不和谐的一天,如其等到那时候别扭,还不如不有当初,就拒绝了这事儿。”
“这么说,你心里有我,就是想得太多太远,才拒绝了我。你个老糊涂!”玲珑玉听无才浪子一说,心里一阵甜蜜,耍娇的一下将头靠在了无才浪子的胸前,脸上满是幸福。
“现在你知道了你想知道的所有,快去睡吧,别让你师姐误会!”无才浪子用力一把推起玲珑玉催促道。
“外面在下雪,气温突降,你一个大老人了,别不知道自己照顾自己,总让人担心!叭!”玲珑玉起身后,一边说一边下床;下床后又忽地转身,在无才浪子的额头吻了一下,踮着脚跑向门口。
因为心里有事儿,睡不着,次日一大早玲珑玉就起床对雨在风中飘说道:“师姐,昨天天气突变,气温陡降,又下大雪,师傅身体吃不消,已经染上风寒,烧得厉害,你看这事该咋办。”
“啊!师傅病了?”雨在风中飘一听,心里焦急大声问道。
“是的,昨天晚上我睡不着,起床向外看,就已经是大雪茫茫,掩盖万物了。我担心师傅受不了,去看他,就见他浑身颤抖,烧得烫手。我说去找医生,他不让,说是等到天亮再看。现在天已亮了,你说咋办啦?”
“走,去看看!”雨在风中飘焦急地一挥手说。
师姐妹二人来到无才浪子的房间,看见无才浪子龟缩在被子里不住的颤抖,雨在风中飘一个大步上前喊道:“师傅!你咋一下子这样咧?”
无才浪子听得喊叫,勉强支撑着转身,将头露出被子说道:“没什么,就是觉得身上冷得厉害。不过,你们不用担心,师傅小时候经常这样,过几天就好了。”
雨在风中飘呼地上前,把右手手臂伸向无才浪子的额头,试了试说:“真的烧得烫手!不行,我得去给师傅找个大夫,你照顾好师傅。”
“嗯!”等玲珑玉答应后,雨在风中飘一个“云雀钻林”跃出窗户,奔向雪地去了。
雨在风中飘走后,玲珑玉将门和窗一关,呼地上床钻进无才浪子的被子,迅速解开自己外面上衣的扣子,露出胸膛,一下将无才浪子抱起,放在自己的胸前,用自己的身体,给他取暖。
玲珑玉的主动使得无才浪子大惊失色,急忙用力挣扎着要起身,无奈玲珑玉楼抱的太紧挣不脱,只好说:“你我师徒,长幼有序,理当尊重,你这是要干啥?”
“别跟我说这些!我只知道我爱你,你心里有我,现在,你有家,我有室,一个不用嫁,一个不用娶,只要续上前缘就成。”玲珑玉说着,又在无才浪子嘴上吻了一下。
无才浪子本就身材瘦削,此刻一夜高烧,更加显得清瘦,加上一夜的高烧真的是浑身无力,只好闭上眼睛,任由玲珑玉搂抱着,迷迷糊糊睡过去。
将近一个时辰,玲珑玉听见有人噔噔上楼的脚步声,呼地放下无才浪子下床扣好衣扣开了门,果见师姐雨在风中飘领着一个大夫匆匆上楼来了。大夫给无才浪子把了脉,看了表象,对雨在风中飘和玲珑玉说:“没啥,就是因为太劳累,又染上了重风寒,加上一夜高烧,使人浑身无力,疲惫不堪。我给开个方子,你们去抓几副药,煎了让他服下,休息几天就会没事儿了。”雨在风中飘和玲珑玉连连道谢。大夫开了方子,收了诊费就离开了。
“你在家照顾师傅,我去抓药!”大夫走后雨在风中飘又对玲珑玉说。
“好!师姐,你快去吧!我会照顾好师傅的!”玲珑催促说。
雨在风中飘挑了就进的药房,很快就把药抓了回来。第一副药煎好,让无才浪子喝了之后,就见无才浪子大汗淋漓。玲珑玉赶紧向店老板要了火炉、火盆,以及燃料,烧着了火炉和火盆,让房间里暖烘烘的;之后,她又烧了热水,帮无才浪子擦拭身子。煮了稀饭给无才浪子喝。
无才浪子顿觉身上轻松了许多,对雨在风中飘说:“师傅风寒尚未痊愈,不能骑马;你们赶紧去吃早饭;然后再去雇一辆有蓬的马车;今天我们必须出发,去鹤壁秋湖,不能耽搁。”
雨在风中飘本想阻拦,但看师傅态度坚决,只好答应一声去了。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392
发表于 2020-1-6 23:32:2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连载,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98

主题

745

帖子

171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718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 20: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西部文学 发表于 2020-1-6 23:32
欣赏老师精彩连载,点个赞,问好!

谢谢管理员老师鼓励!问好!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1-20 02:22 , Processed in 0.156001 second(s), 31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