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46|回复: 1

[长篇连载] 【清林边小说】南京大屠杀(68--73)

[复制链接]

53

主题

67

帖子

781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781
发表于 2020-1-9 10:57: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六十八


      胸部被刺伤的武建章倒在土坑里,他身边还有多个肚皮、胸部刺的鲜血肠流的同伴同样倒在土坑里,还有站在他们身边身旁近二十个人中有人看到前面有多个人急于上坑被刺下来,自己就没有再上的一些军民。伍建章看来已经知道:自己和这二十多个军人贫民被鬼子活埋了。当一个人,和军人在面临真正的死亡时,特别是,在被歹毒极度卑劣无耻的鬼子置于无存活希望的死亡时都会害怕,此时的平民男人武建章就是这样的心情。  
这下,自己真的要死了。哎,真没有想到是被鬼子埋了。自己才30岁的生命就即将完蛋。我真是不想死呀,我的妈妈和妻子、女儿还在镇江乡下,我还有做工去养她们。想到这里,伍建章被刺伤的胸部痛得他倒在后坑壁下,胸部又涌出血来,一股如有铁丝般在来自胸部里难忍的痛,使他闭了一下眼睛,他又想道:真的没有希望了,我是多么想活下去呀!哎,马上死亡就来了,自己还有多少的时间来看看这多好的世界?!  
此时,还有多个军人、平民男子因被鬼子刺伤,倒在潮润的土坑里。虽然有几个人被鬼子刺伤了,都马上明白,鬼子要埋了他们。他们都极力往土坑上爬,被鬼子用铲子打下去,一股强烈的渴望生存的愿望又促使有人不顾一切往上爬,是呀,只要上到土坑,他们就能活了,就像是只要垮过这道坎,就能过去再继续走。  
在坑里的军民还在极力往坑上像青蛙爬上去,有一个团脸军人快要爬上坑了,他好像不管自己被鬼子打多少次,也非上坑来。一个瘦脸鬼子看见了,就拿铁铲打已经爬上来的战俘的手,看来不行,他马上放下铁铲,拿来刺刀,一刀刺在战俘的脖子上,紧急着战俘啊地惨叫,也没有马上倒回土坑。这个鬼子看见他双手死死抠进土坑上的泥土里,这鬼子就用刺刀刺战俘的手,啊!啊!啊!把这个军人战俘的双手刺得血长流,还伸出脚猛踢战俘,战俘才倒下土坑。  
我们需要再说明一次:武建章是看到同伴挖好了坑,都往上爬,他刚上来,就看见一个鬼子如突然发疯般发出一尖又惊耳的喊声,还没有容武建章上坑,有一个健壮的、小脸鬼子的刺刀就刺进了他的胸部,武建章就被极度难忍的胸部刺痛,一下,落进还湿润润的坑壁上铁铁锹印纵横的深坑里。  
他痛的难受,他没有想到和同伴们以这样的一种意想不到的的方式,被刺倒在土坑里,他愤懑,他极度的无奈,但是,这又有什么用?,他捂住又痛又在冒血的胸部,一会,就有自己同胞被鬼子从上面推下来。他不能站  
起来,也不能有什么行动,先是几个战俘站在他的身旁,被一些在坑上的鬼子铲下来的纷乱的冷硬硬如雪崩般纷纷被急急捕下来的泥土打落在身上和脸上,渐渐地泥土不起眼如水往上涨。  
,(这一句话,借鉴苏联作家法捷耶夫的小说《青年近卫军》)  
尽管有泥土倒下来,有站在他身边同伴挡住些,但是还有一些散乱的泥土从他人身子缝隙里洒到他脸上,血糊糊的胸部上。他已经无力地做出反应,比如:把身子避开,或溜动,只好无奈地,已经在奄奄一息的本能地抬起手把脸上的泥土抹掉,马上就又有泥土被铲下来,他只好机械地用手挡住,或做出什么。武建章铁定自己即将要死了,哎,这是无可  
避免的,谁不知道被鬼子抓了就是死,只是时间是这样短暂。……  
,哎,我要死了。我打了鬼子,也打死多个,要死也死的了。在这样的思绪里,国军班长郑志祥渐渐地闭上眼睛,此时,泥土把站在土坑里的人和倒在土坑的国军战俘平民男子,渐渐埋住了他们的脚腿到腰间,直到他们的头,脸。土坎就填满了。然后多个站在坑上的鬼子一起努力把刚刚活埋好的中国国军战俘、平民男子的土坑踩踏紧,跟人的感觉这些鬼子也来帮助或忍不住也来做活埋中国军人、平民男人的收工这一道工序。  
随后,剩下的二百多么国军战俘,平民被毒蛇一样的鬼子机枪全部打死。  
今天是12月16日,中午。  
带着自己的16师团的全部官兵在一个上午在南京城,把那些看是没有人的房楼,抓出来的大量南京平民更多就地,打死的心情非常愉悦的中岛今朝吾,兴匆匆地回到朝香宫鸠彦那里,他知道每天朝香宫阁下都盼着他带回来弄死杀死南京平民、军人的消息。  
为了听到,或第一时间的知道自己的部下是怎样弄死中国军民的,朝香宫已经等得心慌慌。他一下,看到中岛像从远处急急忙忙归来的样子,就直接迎上去。  
中岛警备司令(中岛今朝吾在几天前,被非常荣光地任命为大日本南京警备司令。他本来不必要再去领导一万人的极度无耻的残暴的wob(英语暴徒),到南京城去,灭种中国人,但是,他绝对不能放过中国人,一个婴儿都不行。今天一早,他把事务交跟了副司令,自己再次带着部下去干掉在城里的南京军民)。  
“中岛君,你们干的怎么样了?”  
朝香宫非常赞赏中岛的对日本尽心尽责的举动,一张苹果形脸极为满足。  
一进来,中岛就对朝香宫充满了回忆地讲述道:  
  
  
阁下,我的部下在一处房楼里,你猜,你一定以为那些支那人被我们搜干净了,杀干净了,没有想到,这些下贱的劣等支那人居然躲在自家的地洞地窖)里,他们还想跟我们耍花招,他们不想想,他们的那一套,早就在我们的预料中,我们把他们搜出,我还在此前交代过吉田良雄(大佐)君喊他(中岛跟朝香宫学,不再喊自己部下的官衔),让他跟我留下四五个支那男人,我好亲自砍下他们的头,还必须为我留下一两个年轻的花姑娘和一个老妇人。我不能到支那来为天皇征战,仅仅获得些荣誉就回日本去算了,我不能跟自己留下任何缺憾,我要亲自弄死些支那男人,睡上一些支那女人,以免回到日本后,在老了,在回味在  
支那征战的历程中,不仅感到非常辉煌和征战的豪情,还砍了多个支那军人男人和睡了多个支那女人,这是何等的喜不自胜的事呀!他想到这,极度无耻地、把他厚脸皮对着朝香宫充满了极力在中国人的身上发挥他绝对占领者优势地说:“阁下,你不知道我擅长睡支那的老女人,比如:八十岁,九十岁,我还要享受少女,和青年姑娘,中年花姑娘要睡过一遍,才觉得此生没有白过!”说完,他呵呵地非常淫乱地笑笑。  
然后,中岛马上说……  
上午,中岛不愿意呆在他的南京警备司令部里,那怕在那里呆一分钟,都是一些令他感到打发时间的事,他想与其呆在那里签文件,还不如跑出来捕获在南京城里的中国军民,弄死几个有劲。于是,他让副警备司令大江三郎待在那里,自己带着部下,在南京往西南偏西一片烂房区里,从大量的房楼里,搜出三百个南京居民、军人……  
此时,中岛今朝吾正等着已经去搜了的部下的消息。二十多钟后,开始陆续有南京军民搜出来。身材如一个大桶,盘子脸,脸上肉嘟嘟的,两只如牛的眼睛圆得如黑弹珠的吉田良雄大佐匆匆地跑到中岛的面前:  
“报告中岛司令,我们已经搜出了三百个支那男女老少,还有支那军人。”  
中岛一听大喜!他马上想起要实现自己的愿望一一一在这三百个中国军民中拿些人来满足自己砍杀和强暴的心愿。就说:“吉田君,我要的人准备好没有?”好像他事先已经跟吉田良雄交了定金似的。  
“中岛司令,我已经跟你准备好了在那里:两个花姑娘,一老一少,我已经送到那间跟你收拾好的一间房里,还有四五个支那战俘,供你砍杀。”  
“哟西。”  
中岛今朝吾听到了,马上在他身上飞起了两股无法压制他淫欲烧心和砍死中国军人的巨大冲动。首先,他如一个战场老手,直接走过地坝,走向十六个中、青年军人平民男人被反绑手跪在地上,身边或身后站着多个拿刀的鬼子要动手杀南京军民的情景,快走过去。此时的中岛是那样满足,他想先强奸了那俩个女人,想极力舒服了都,才搞第二项事:砍死中国军人、平民男人。想到要强奸中国女人就强奸,要杀中国军人平民男人就杀,他感到豪情万丈,喜不自胜,辉煌永远。  
他被急想强暴女人的欲火撩得难以控制自己的身心,他如一个先干了一件事,又马上快干另一件大事般,走过这边有鬼子要砍死中国人的身边,很想快走到跟他指定的有两个女人供他强暴的那座房子。  

六十九


      “中岛司令,你不把这十个支那军民男人处死吗?”  
一个叫早川的略团的,在白光下非常肉嘌飘的,光润脸,是一个肥肚皮的中队长对走近的中岛说。他显得非常合适宜,讨好自己的师团长,他在拿受害国的军民的生死来取悦上司。  
中岛一听,想道:这也不错,先顺手把十多个支那人弄死了都,然后再去享受几个花姑娘,是呀,就跟吃了个酒足饭饱,再抱着女人睡觉。  
想到这里,他就站住。早川中队长马上非常乖巧地把他肚皮上紧系着宽皮带上的战刀,抽出来,非常恭谦地双手呈现在中岛的面前。  
中岛接住战刀,把他白白右手一伸开,真的劈柴般,举起战刀,猛发大力,一口气,把跪在他面前的十多个中国男人头砍下来,一点都不累,他感觉自己就如把十个木头砍烂般在做轻快运动。把中国军民的头砍下来后,他如一个主人把锋利的沾了一大半有温热血的刀交跟早川中队长,就积极地急跑到前面些的房子。  
他进去,看到两个鬼子站在门口。  
他把注意力放在房里的一个扫女,一个八十岁的老妇人身上,也马上紧紧瞅着在房里过来斜陡20岁的少女。他顿时,流出口水,就首先上去,一把抱住20岁的女少,往少女脸上亲。极度害怕的少女就发抖,挣扎几下,中岛把这个举止,看成是鼓励他更亲近对方的意思,就浑身欲火烧心。中岛两眼瞅着,看着少女害羞和在他怀里挣扎中在害怕的看着他,仿佛她面前是一只饿狼。  
中岛一下,把紧系在他肚皮上的宽皮带解开,在严寒的冷的冬天,露出他的有赘肉的肚皮,一上来,把少女衣服如一只发狂猴子几把扯开,然后,伸出手直接去摸少女下身,马上把她强暴了。二十分钟后,  
中岛在少女身上满足了他难熬的性欲。他马上把军裤穿起,把宽皮带先系紧在他光着有赘肉的肚皮上,把八十岁的老女人衣服裤子扯开,用双手直接摸老女人的下身,把她下身用双手弄松,也被这个老女人强奸……  
听到中岛的回忆,朝香宫倾情赞扬说:“中岛君,你不愧为是我们大日本帝国最神勇伟大的武士。”  
中岛马上得意,发出他在强奸两个女人后面那种舒服享受后的笑,还脸都显出光润的润亮。  
然后,朝香宫听到中岛说:“我听别的人说。城外还有几支部队,没有进来。”  
朝香宫听了大怒,他叫喊道:“我不是已经重新签署了军事命令吗?怎么还有个别部队呆在城外。”  
朝香宫对于有个别军队待在南京城外,没有进城来,参加对南京军民的屠杀,而怒不可遏。他气得,满脸发青,眯着他的黄鼠狼眼睛,想道:如果,少了这么多部队,就少了几千个帝国士兵对支那人的打死,这样,就少杀死几万多个支那军民。,嗯,绝对不能放过支那人,哪怕让他们存在几分钟,都是对天皇和大日本帝国的犯罪。想到这里,他马上采取措施,马上重新签署军令,让他们回城来加入到对南京军民的屠杀中来。  
想到这里,朝香宫马上回到红木制成的非常光滑发亮的办公桌坐下,拿出纸,写了让城外军队即刻到城里参加屠杀的军令,就喊道:“副官!”  
有一个矮个子的副官进来了。  
“你马上到城外去,把这道命令交跟城外的部队,要他们赶紧进城,参加杀掉支那军民的处理中。”  
“嗨,阁下!”  
然后,这个副官就即刻出去了。  
他马上听到身后的朝香宫喊道:“快,跑着去!”  
当朝香宫把这件事办好后,他才正直的踏实了。他想道:城外那几支部队,有近几千人,只要这几千人到了城里,就会弄死好几万个支那军民。  
……  
二十  
  
日军第六师团长谷寿夫,12月13日天不亮,带着自己部下进人南京城。早上,等大部分鬼子吃过早饭,他喊来了高级军官开会。  
就被喊来的高级日军军官有人在等着“攻高震主的师团长谷寿夫讲话。  
此时,在一边的一间房子里的谷寿夫,早就吃过饭,他坐在房里想道:支那军队撤走了,我们大日本皇军就可以把南京城握在手里,从今以后,我大日本皇军就永世统治南京城了,这是多么的惬意呀!想到这里,谷寿夫把他  
非常光润被门外照进来的灰白色天气的光线照到他长条形脸上还在发亮。他知道,南京被日军最轻松地占领的,这都是十分愚蠢的中国国民党在国军抗战的艰苦战事中,竟然在关键时刻,把自己军队撤走了的结果,那么留在南京城里的平民、没有过成长江的大量国军就成了让我皇军宰杀的绵羊、猎物。  
谷寿夫在年轻的时候,参加过日俄战争。他在战场上,对于被抓住的俄国战俘,一律无情杀死,没有一个能幸免的人。这个看上去,容貌显得温和、慈善而内心歹毒残暴的日军将领是一个城府很深的、擅长耍心计的日本高级军官。在侵华战争中,五十多岁的谷寿夫。每到一处,打一仗,和指挥一仗,他对被打败的中国军人战俘一律弄死。他在日本军界  
,是一个坚定,极力提倡日本侵略中国,霸占亚洲的狂热坚硬的军国主义分子,他对于日本天皇占领中国,以中国为战争策原地,向亚洲和世界扩展的侵略政策十分烂悉于心。他还在一次或多次对日本军人的讲课中说:“屠杀、抢劫、掠夺是提高士兵的打仗精神的必要手段。在自己对手成为战俘后,要毫不留情、残忍地把他们杀死,这样才能使你获得在战争中战胜对手的源泉和自豪感。……  
当谷寿夫沉湎在这样占领南京城的辉煌感中时,一个部下进来:“师团长,他们等你开会。”  
“哟西,我马上去。”  
然后,谷寿夫就站起来,身子非常舒爽地快出门,来到十多个军官的面前,他马上威严地用“温和的目光,带有城府的稳重心里发言:  
。  
“我们经过几天的奋战,我们的日本的勇士们,打败了战术素养差、白痴的支那军队,这是在天皇英明领导下获得的伟大战果。我在这里,首先要感谢天皇陛下,跟了我这样一个指挥我们骄傲的大日本军队的机会和权利,我很自豪有你们这样英勇优秀的士兵,有我感到非常觉得可爱效忠于我们慈祥的天皇的勇士,才是我们光荣地攻下支那首都南京城的完美保证。”  
“噢一一”下面的军官振臂喊起来。  
谷寿夫对这些自己部下的口是心非的欢呼,没有兴趣,他最感兴趣或最吸引他的是一一一弄死中国军民。他不想再讲下去了,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样没有意义的时间里,与其在这里白喊还不如即刻打死几个,一个中国军民是多么有意思的事。他极想把眼前这一批心胸歹毒的嗜血成性的、杀人不眨眼的军官的杀人欲望从他们心底里激发出来,好让他们对南京军民进行猛杀、狂杀、通杀。然后,他说:“我知道,你们中,有不少战友、同伴,为了大和民族,或天皇伟大宏伟蓝图来支那征战。我要在这里,对他们的战死默哀,为这些,勇于贡献自己生命的对天皇忠诚的士兵而赞赏!”说完,他马上把他光滑的长妖脸低下。三分钟后,他用眼睛看着部下,后,又发言:“这都是那些不肯低头,顽固的可恶的支那军队造成了。我知道你们和支那军队作战辛苦,真是太累了!太烦劳了!理解你们。你们放心,现在南京城在我们大日本的手里,你们可以随心所欲地,纵情放松身子身心,把南京城里的支那军人和那些男男女女杀光,把他们干干净净的,一个不剩地干掉!”  
在他的鼓励下,多个日军高级军官杀气熏熏……  
在十多分钟内,谷寿夫亲自向中华门的城内,也非常性急地想道:要快,不要迟了,迟了就会让更多的支那军人支那人跑了。要见一个打死一个,要抓住一个马上就弄死一个。  
对了,我怎么疏忽了,南京城里有几百万个军民,我们这点人怎么能弄死完全南京的支那人,至多就四五万个支那军民,还要把一些来不及,或没有投入在对支那人的屠杀中的师团,让他们赶快加入到打死支那军民的队列中来,这是多么伟大的斩杀运动。想到这里,他首先想到了:中岛今朝吾等几个师团长,都是和他非常好的将领。如果把他们加进来,一定会杀死更多的支那人。谷寿夫如加深印象般想道。他马上要催几个师团长。就立刻对电台员喊来;"普谷君!”  
一个背着电台的步行机员跑到他面前:“师团长!”  
“你马上跟18师团长、16师团长,114师团长发报。”  
“嗨!”  
然后他们在街边的一个土台上。普谷把电台放在上面,开通电台,刚要问,就看到前面匆匆跑来一个部下,“师团长!”  
“什么事?”谷寿夫问。  
“前面的大街上发现有许多支那军民往前面急跑。”  
谷寿夫听到这句话,一张看似温和的长条脸仿佛要浮起来,一双蛇眼发出冷血的杀光,他把他的大嘴往他高而窄窄的鼻子上,挤上去。想都不想,顿时咆哮起来:  
“快,杀支那人,快杀呀!”  
喊完后。他急得两只眼睛往后翻,两只眼珠跟猫头鹰的眼睛,鼓得如弹珠。他急的直跺脚,生害怕中国军民跑来没影子了……  


七十

他两只眼睛发出令人人心抖的或心惊肉跳的凶光。他不让发报,此时,疯杀中国人成了他弄死他人的更要的大事!他马上飞身上马带着部下,忙不迪失地向前面不远的一条大街上,正在十分惊慌不安的平民和一些换上老百姓的衣服,而依然从领袖子上,看到有显出一点浅黄色军衣的国军士兵。谷寿夫迫不及待地骑上马,他非常准确地,及时地朝向前面急跑去的中国军民捕过去,他恨不得像一只蝙蝠把积极逃离的中国军民笼罩在他打击范围内,全部干掉。过了四五分钟,这个擅长实打实的(有绝对把握)谷寿夫一拐过大街,就看到前面几乎挤满街上的、身着灰色棉衣,蓝灰色长衫等的中国军民,在非常急急而积极跑着,满街上的慌乱不安的人头和纷纷溜动的背影。看到这一大片的中国军民惊慌,绝望的身影,起码有一两千个人。在日本得势的时候,粗暴践踏弱势人们的谷寿夫心里飞窜起一股大杀他们的巨大冲动,他即刻声嘶力竭地猛叫,“快,向支那人开枪!用手榴弹!”  
马上,就有多个鬼子端着步枪向前面的中国军民开枪。谷寿夫马上嫌这一部下开枪的举动不足,不够刺激,他反应很快。  
“用机枪打死支那人!要快!要快!”他连续喊了两声,在心里想道:支那人,你们别想跑出我的手心。想到这里,他双手一捏紧,仿佛他手里逮住两只像鸡鸭的中国人的脖子,他要把他们的脖子拧断。  
马上就有多个鬼子,端着机枪急跑上去,如猎狗追着一大群鸡鸭。  
  
看到跑到后面的南京军民被纷纷打中,扑倒地上,谷寿夫十分的舒爽满意。他还是觉得缺少了什么,就喊道:"快,投手榴弹!”  
于是,有大量鬼子,拿出手榴弹,一个个狠命向不断被打死、不断在惊慌惨叫中的南京军民投去,于是,铺满天空、密密麻麻般的短条形手榴弹在人们头上飞旋着,落进人群;人们已经吓得脸青变色,极度惊恐可拍的人群里,往前面奔跑的人群,我可怜的同胞,在一大片和无数的手榴弹的爆炸中,死于热烈的烟火中……  
我们在小说的开头,已经分析了日本男人具有集体作恶的特性,而且非常歹毒无耻。他们不会,因这人无辜,而看着是不该杀的人,而是把自己上司的命令,绝对服从,跟着大家去作恶,干净罪恶。他们不管对方有无辜有没有,只有上司一句话,就全力通杀掉。现在的情势,不管是军政人物和凶的日本兵都具有这一特性,特别是,上司喊他们多杀中国人平民,谁杀得多就会升官,一时间,所有日本鬼子都极力杀中国平民、军人,不仅这样,心态邪恶的日军官兵把自己在战争中受到的惊吓,恼烦全部发泄在中国军民的身上。在日军的管理中,或以凶恶为主的日本军队里,必须要听上司军官的命令,他们代表着天皇的意志。  
二十章  
“太久保君,山田队长带着白石君他们搜支那人了,我们就搜别的支那人的家。“一个矮壮、有些善良看起来是方块脸的鬼子户田君说。他极为表现出了他很想去搜别的中国平民家的心情。  
“对呀,白石君他们是在二十多分钟前,把那家支那女人合伙轮奸了,还把她俩的男人几刺刀捅死了。”一边的一个脸有些胖的红红脸的鬼子似乎才想起说。  
“小木君,你怎么知道的?”一个像长桶脸的下巴的肉鼓鼓的矮肥鬼子问。  
“你们是去别的家,我听出来的安田君说的。”小木君回答,多想即刻闯进一个南京平民家,把里面的人拖出来打死,他在当时听了这话时,就按耐不住这样的威武冲动。  
“别说了!”太久保君说,“我也等不得了,快去找支那人,拖出来打死。”他像鸦片烟瘾顿时发了。  
在后边的、一个小的可能是从日本当兵到中国征战一年的石田太郎,看上去,就二十岁吧,他跟在他们后面,就如一个生手跟着一群熟手到树林里打猎。二十岁的石田太郎一直都没有伤害中国军民,他看到这多人都去平民家抢东西,杀人,他打定主意自己就是不做。  
正在往前面的房子走去的他们中的四个日本老兵说的起劲时,白石君把他一个老油子般兵痞的脸回过来说;“石田君,你表现的不好?”  
“哎,他还是一个新兵,对支那人下不了手,骂他也没有用。”太久保君说。  
“太久保哥,他们不是军人,是跟我们日本一样的老百姓。”石田太郎把他带娃气的红润的圆脸动了下说,一脸还是那样没有老兵的世面见得多,还有仁慈之心。  
“石田太郎,你想这么多干什么,喊你杀支那人,你就没有胆量,你管他的,先杀了那些下贱的支那人再说。”  
“支那人多得很呀,你尽管杀,又不要你负责的。现在是,我们大日本控制下的南京城,你杀个千八百的支那人,没有关系的,又不喊你偿命。”白石君把他脸回转来,鼓励地挑动石田杀中国军民。  
“我不。”  
“别说了,”小木君说,“你们看,前面不远就有一支那人家。”小木君说,好像他忽然观寻到。  
“吆西,走,我们去那家。”太久保君说。他们一行五个鬼子往前面不远的一家大踏步地高昂地开去。  
……  
“老婆,你不要动,下个月要生了。”南京平民黄天祥对自己妻子小华说,脸上是那样的幸福,因为,他妻子在下个月就要生孩子了,他就要当一个幸福的爸爸了。一个男人,在这一生最高兴的事是:做了爸爸。  
他还想生了第一个孩子后,今后还要生四五个孩子,所以最近几天国军和鬼子在打仗,黄天祥还是跑出去做工。现在拉车不行了,他就跟人下苦力搬东西。昨天,他听说日本鬼子进城了,还到处杀人,他的妻子害怕心好的丈夫遇到鬼子被杀,就喊他不要出去干活了。黄天祥只好听自己老婆的就待在家里。  
现在是中午11点,他妻子要做饭。  
“不,还是要活动一下,这样到时,好把孩子生出来。”他妻子小华说。  
“好吧,你要小心!”黄天祥对妻子说,然后,他就坐在桌旁抽烟。这时,小华就到门边去,她打算先在门边水釭里面舀水,把米洗干净,后,再把米倒在锅里。她刚走到门边就看到五个鬼子硬邦邦的踏进她的家。  
  
  
第一个鬼子就是最前面的太久保君。他一个方脸,黑里带红,他进门首先看见一个滚圆大肚子的怀有孩子的小华,就一下涌起他的淫欲。他看到小华,就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花姑娘!”  
就马上回脸来把手里步枪跟户田:“户田君,把枪跟我拿着。”  
然后,户田把他步枪拿着。马上,太久保回过脸来,把他充满野性和欲火的身子对着小华,一把把小华抱住,好像在抱他的女人。  
在房里的黄天祥看到鬼子欺辱自己老婆。就跑过来,要打太久保,  
被户田拦住,然后黄天祥看到:太久保,两眼充满淫笑地一边用嘴去亲自己的老婆,一边把双手往他老婆的下身摸下去,还不够,还把右手伸进他老婆裤子里去摸。  
黄天祥气得扑向日军太久保。  
户田和白石紧紧抱住黄天祥,这时,太九保喊道,“石田太郎,把那个支那男人打死。”他嫌黄天祥妨碍了他的好事似的。  
石田就干站在那里,吓的紧张又害怕!  
太久保喊道,“石田,你这样怎么能成大日本最优秀的士兵!来,我让你摸花姑娘。”  
“她怀有孩子了。”石田太郎说。他知道廉耻,就是不动。  
然后,老兵痞太久保伸出他的手往黄天祥老婆的胸部摸,还说:“你已经20岁,该感受一下花姑娘了。”  
石田太郎觉得太久保的举止非常恶心,回身去。  
“看来你需要多适应。”太久保就伸出双手在黄天祥的老婆一个大奶奶上摸;摸着摸着还把一只手抬起往黄天祥老婆的领口里伸进去,摸他老婆的净乳房。  
被强行拦住的黄天祥气得满脸绯红,要和鬼子拼了。  
太久保忽然回看见,好像黄天祥这一举止激怒了他,他马上放开在挣扎的惊慌的小华,回身来,一把把户田手里的上了刺刀的步枪,一把拿过来,朝着被两个鬼子用步枪在拦住、极力挣扎的黄天祥的肚皮猛刺进去,“啊一一”黄天祥惨叫一声。小华看见自己丈夫被刺杀,吓的尖叫一声,就倒在地上。谁会知道鬼子会这样凶坏呢!  
黄天祥倒在地上,他用双手捂住不断有温热的血从他疼得极度难受的肚皮里涌出来,仿佛是一柔软肉体上的窟窿里流出的温水的感觉。他看到自己老婆倒下去,这个温情的好汉,就用右手捂住急冒血的肚皮,沾满了血红红的鲜血的左手从不断冒血的肚皮上放开,一下就有一股血急流出来到地上,像从管子里奔出。黄天祥把一个左手是血的左手撑在地上的血里,他想起来,帮或尽力保护自己的妻子。这时,太久保看到他一脸的想保护自己女人的意愿,为了伤害黄天祥作为一个男人保护不了自己老婆的自尊心。他一下拿着刺刀(此前,他把在黄天祥肚皮里的刺刀拔出了),就几步走到倒在地下黄天祥的老婆身边,一刀刺进他老婆怀有孩子的身子里;黄天祥看到这样,惨叫一声,就昏死过去。太久保又转动刺刀,把黄天祥老婆身子里的孩子拖出他老婆的身子。……  
一切  
事情做完后,他们就出来。  
户田君说:“太久保君,你干的太好了!”  
太久保君把他显得“憨厚”的神情的脸自感光荣地笑笑说:“户田君,你可以在接下来的搜查支那人的行动中,也来摸摸一个支那花姑娘!”  
“我觉得,太吓人!”石田太郎说。  
“八嘎!”太久保马上怒喊道,一张开始是“厚道善良”的脸,马上侧过来,很凶地两只像猫头鹰眼睛瞪着显得紧张不自然的石田太郎,立刻用手指着石田太郎带有娃气的脸:“你敢违反山野大佐的命令,同情支那人!”  
“我没有。”  
“你就等着山野大佐来处罚你吧!”  
十多分钟后,他们回到光华门,马上长的一个肥方脸,肥肚皮的山野大佐听到太久保反应的事,  
一下,走到石田太郎面前,竟然不问是怎么回事,就一刀把石田的头当雪球砍下来,  
并对在场的日本士兵以高压的手段警告:谁要同情支那人,帮支那人就得死。谁要敢违反天皇的意志。我就会把他肠子拖出来。……  
谷寿夫在指挥部下,把在大街上跑的南京平民,把武器已经扔了的国军官兵全部打死。他本来在打他们之前,想通过电台去跟十六师团长中岛今朝吾,十八师团长,和114师团长,怂恿他们把南京城的所有军民杀干净,被出现眼前有南京军民在街上逃跑的事而耽搁了。现在,他要亲自挨个说。他和中岛谈的非常融洽。  
“中岛阁下,我首先恭喜你当上了大日本支那首都南京城的警备司令。”  
“太谢谢了。”  
“我来马上还有一一件事。”  
“什么?”  
“不能放过在南京城里的所有支那军民,要坚决地一个不留地干掉他们。”  
“我们的意见是一样的。”:  
“我在一天不到,还睡了十个支那女人”谷寿夫把他白净发红或光润脸对着中岛,他仿佛要用这件事来启发中岛。  
“我是不会对支那军民发出一点怜悯的。我要在支那的征战中,用下贱的支那人铺垫我光辉前程。”中岛也豪迈说。  
“我更是要把全部劣等的支那人弄死灭种,在支那,只佩我们日本的最优秀的民族的种。”  
在和中岛如谈商务的谈话中,谷寿夫就害怕别的师团长不肯灭杀中国人,他离开了中岛,以急迫心情,即刻跑到18师团、114师团那里,如苦心游说般要求他们通杀在南京城里的中国军人和平民……


七十一

军刀上的数字105  
     自从12月13日残暴的极度卑劣无耻的日本鬼子在南京城里,对中国平民,把枪丢弃的国军的军人进行狂杀以来,四天中,一个日军第36团的北村少将,38、9岁,在南京城亲自带着自己部下,对每一间房子和楼房,都要搜过干净。他在四天中把搜出来的南京平民和国军军人当场就打死;比如,如果他手上拿着手枪,他就当场,一抬枪以任意的打猎心态,打死一个军民;如果手里拿着一把军刀就猛捅一个军人的胸腹,他以这样的方式已经杀了九十个南京军民。今天是,12月17的下午,15点。  
北村少将,我们去哪里搜?”一个部下问,此时腰间皮带上挂着军刀手枪,的北村他两只小眼睛,在边走忙往前面走去,他看见前面有一些早已早搜干净的房楼。  
就径直走去。  
“北村少将,那里在今天上午都搜过了。“他部下说,希望去没有搜过的房楼区搜。  
“叶(日语,不),”北村好像对中国人颇有了解似的,他觉得,中国人有那种那里有危险那里就越要去躲的特性,他想道:也许那些虽然搜过、而再去搜很有可能再搜到再次躲在那里的支那军民,这样的话,就能完美地抓过干净。想到这里北村就非常自信地朝无人而清静的房楼走去。  
我一定要弄死更多的支那人还有那些军人,他们一定躲在这里,或别处,要大量把治支那军人,那些敢于打死我大日本帝国最优秀的士兵的支那军人,要坚决地干掉。上司喊要把南京城里的支那军民杀光吗,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想想自己在和支那军人的打仗,自己差点被一个支那军人打来的子弹打中脸,这简直是太狂妄了,这些没有规矩的支那军人,还有这几天因为打仗搞得我日夜难眠,眼睛都陷下了去了,我要在支那人的,军人身上找转来。对,我要继续放松自己,继续三天后马上在支那人的身上去去倒霉的晦气。我已经杀了九十个支那军人了,嗯,还不够,我还要扩大这个数字。想到这里,北村看到前面的房楼,就对手下喊道:“进去搜!”  
“嗨!”  
看到部下跑到空的无人房楼里去搜了,北村又想道:一定会有支那军民的。他想到这里,心里充满自信,他恨不得,马上就有中国军民从房子里,一脸绝望地被搜出来,他看到这样的情景,就心里非常快活起来!他希望,这样是,或他期盼着这样的事再次出现。”  
他双手叉在他紧系在腰间的宽皮带上,两脚像一个司令叉开,等待着部下富有成果的情况出现。  
过了十多分钟后,去房楼里的所有部下跑出来报告:没有看见一个中国军民。  
也许这里是没有支那人。他想道,只好说,“走,到城西去。”  
“嗨!”  
……  
近二十多分钟后,北村少将和他的部下,来到他们从未搜过的、城西边一大片居民的矮房子门前。他看到这些极有可能藏有不少的南京军人的房子,心里非常有数。这里是除城中心外的偏僻地带。他就一下恼怒起来,想道:这些房里居然藏有这些苟活的没有用的支那人,嗯,遇到我北村,我就要你们即刻死在我的面前,等着吧,我说干就做。想到这里,北村少将马上脸变得凶横起来,两只小眼睛不眨一下,发出令人心惊肉跳的杀气,眼光里,放出可拍的恶毒的光亮来。他要用自己的声音让此时躲在离他一墙之隔的房里的中国军民发抖。  
“你们进去搜,快!”他在喊出这句时,把他叉在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腰间上的右手朝房楼赶紧一挥,仿佛那里面有不少的中国军人、贫民等着他清除出来似的,  
好像他的部下迟了一步,那些南京军民就一眨眼跑没了。  
于是,一百多个鬼子手里端着,靠近他们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的尖长、锋利的步枪刺刀因其跑动而抖动时发出杂乱的零散白光,跑进了大量的房楼里。  
过了四五分钟,有十多个军人身上多脏的被搜了出来。有些穿着老百姓的衣服,有几个还是身着浅黄色军衣,他们都非常沮丧、绝望到极点地走过来。北村看到在自己下命令到现在才没多久,就搜到了多个军人,心里不禁涌起一股那种想抬手就开枪,举刀就砍的不受他人限制的痛快的杀人感觉。他即刻就干,没有一丝的迟疑。他走到这边有四五中国军人战俘面前,马上就把他右手伸向他腰间宽皮带上,从枪套里掏出手枪,走到两站在边上的军人战俘旁,当着很多的面,非常随意地对着一个军人战俘的后脑勺就开枪。砰的一声,枪声极为清脆,这个瘦脸的军人如一块木板扑倒在地,身子动了动,过一会就没气了,这一过程才一分多挣。接着,他又急切地马上把手枪放进枪套里,把左腰间上战刀抽出来,对又一个军人战俘,此时这个战俘极度恐慌。脸色吓得苍白。北村双手握着战刀朝着战俘的脖子,使出很大力气,朝这个战俘的脖子急砍去;只见这个战俘的头一下就砍飞出去,像雪球在地上滚了四五转,就不动了。然后,不遗漏地、北村马上把剩下的三个战俘分别对他们脸、胸部、肚皮如发疯般乱刺很撮,像一只又嚎叫又把猎物的肚肠血淋淋地扯出来的饿狼。他非常完美地发泄完他卑劣无耻的歹毒的性情。他又觉得不够,杀性又陡起,又亲自把另外十个中国军人活活劈死,才终于满足了他狂野的兽性。他非常豪迈地想道:我总共刚好杀了104个支那军人。哟西,剩下的让自己的部下去杀。  
然后,他忽然看到一个妇女抱着一个一岁的婴儿,好像他见不得似的,好像在他的视线里,不能容有中国人的存在。就马上几步蹿上去,伸出手,强制把这个女人怀里抱着的婴儿,一把夺过来,好像他把一节令他不愉悦的东西粗暴拿过来,马上往地上猛一摔,这个婴儿就哭叫起来,哭声惊心,此时,他的脸、嘴里、鼻子里都流出血来,  
北村一步上去,他还没有弄死这个婴儿,他的理念是:绝不放过一个中国人,婴儿也照杀不误。他马上举起战刀好像嫌吵,把这个婴儿的身子从头砍成两半,就如把一个西瓜切成两半;然后,看到这个孩子的妈妈哭喊着,极力要抢回自己孩子,北村马上不悦了,一刀如劈柴把这个女人的头砍下来……  
后来,他数了数,自己一共杀了105个中国军民,还非常自豪地把这个数字刻在他的战刀上。  
二十。  
1  
2月17日的下午,15点多钟的南京城。  
在一个此前被日军飞机炸烂的到处是瓦片,乌黑的房墙的断裂块的空地上,此时有从南京西城很多的房子里,搜出来几百个南京军人和平民,被几十个鬼子正缓缓往这里押来。有一个长得敦实,一个团圆脸,紧系着宽带的肚皮显得肥厚的,走路大步,有些微弯腰背走路的日军大佐伊吹高志,34岁。自从南京城被占领后,占领南京城的所有日本鬼子掀起了一股抢杀南京平民、军人的高潮。从13日到17日,在南京城里,出现了数十万的中国军民被极度歹毒,无耻的日本鬼子砍死、劈死、枪杀、火烧老人、强奸,剖腹挖心、集体枪杀等无数的由日本侵略者干净、干绝的巨大罪恶。占领南京城的全部鬼子都参与了。此时,34岁的伊吹大佐,已经带着自己部下,像山猫神出鬼没地、疯狂地连深夜都在南京城里反复如捞漏鱼般,把极力藏起来的中国军民一个个搜出来,先由自己亲自打死些,才容许部下去打死大量的中国军民。他对此,还乐此不疲,还又想不睡觉通夜搜查南京军民。他决心,或争先恐后抢杀南京军民,在煞费苦心地屠杀中国军民的举止里   
获得骄人的成绩,从一个大佐升为陆军少将。  
他走到一个国军面前,看起来是营长的,一个高大的军人面前,用一种不可一世的、别想违反他的意志口气说:  
”你想选择一个怎样的死法?”  
这个国军营长怒视着他,不理他他。伊吹大佐以为他不明白,他会说点中文。“是火烧、剖腹、挖心、点天灯。”  
这国军营长把脸侧过去。  
伊吹大佐感到自己受到了不尊重的对待。一下冒火了,一张又厚又大的嘴巴一张,像一个坏脾气的土匪厉声喊道:“把他绑在木桩上,.脱光衣服!”  
马上,几个凶悍的如大手般的鬼子把国军营长何光武一下,拉到那边烂房子下的一根木桩上,把何营长的军衣脱光,露出他强壮的胸部、肚皮。何营长知道自己非死不可。他没有想到自己被绑在木桩上,可能是被刺刀挑死,他知道日本鬼子一定会这样干的。他想道:死就死,落在鬼子的手里,有谁能存活下去。他这时,就看到伊吹大佐把武士刀已经拿在手里,并向他不动声色地,一张团脸,如石头般徐缓走来。此刻,伊吹大佐走近何营长,目不转睛盯着何营长,到了他面前,还有两步不到的距离,他双手拿起锋利的战刀,马上眼睛闪出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白光,白光一过,尖利的战刀就就极快桶向何营长的肚皮;和这样看到了走近自己的日军官伊吹。并在极短,可能是一两秒之内,就看到伊吹双手紧握战刀,眨眼间,刀尖朝着何营长的肚皮正中急近,刀尖由远而近,由小变大,看着看着,何营长看到:极快逼近自己肚皮的刀尖,一瞬间,已经抵刺在自己的肚皮上,顿时,刀一到,猛刺进何营长的肚皮里,一种带刺般的暴痛在自己肚皮里扩张。在剧痛里,何营长感到一道刺刀的冰冷刀尖如嵌进在自己的肚皮深处,紧接着,何营长惨叫“啊一一!”


七十二

来自肚皮里的剧痛,使得何营长脸往木桩上极力抬起,仿佛这样,能减少他肚皮里的剧痛感(这一句,借鉴苏联作家肖洛霍夫的小说《静静的顿河》,他的被插进一把刺刀的肚皮也痛得本能往上一挺,来自他肚皮里的剧痛,使得何营长脸在发抖,脖子上的青筋一根根脱露。然后,伊吹马上把刺刀从此时,有血从何营长的肚皮和刀口的细缝里流出处抽出来,此时,何营长的肚皮就如一个破裂的水釭,顿时一股鲜红的血,就从何营长的肚皮里喷涌出来,有些溅在伊吹大佐的军衣上。然后,意犹未尽的伊吹又拿起刺刀,朝把何营长的肚皮染红,也把他军裤上的宽皮带染红了的情景看了看,看到何营长的肚皮被血染红中,痛得难忍的在他军裤的紧系着宽皮带上的、不断有血从血窟窿里涌出的一起一伏肚皮上的伤口。伊吹大佐马上像一个嗜血暴徒(wob)两眼发亮,他还拿右手,在他小鼻子下的小胡子上摸了摸,好像在欣赏他的刚才非常安逸的举止。他右手单独拿刺刀,他举起,不是直接往何营长的肚皮里桶,而是往何营长在痛苦中,他因呼吸在沉浮的性感胸部下的像一个坛子的圆鼓鼓的肚皮上,斜斜地双手握紧刺刀狠插进何营长在起伏时,一下鼓起的圆鼓鼓的肚皮里。
“啊一一”
何营长再次发出令人心抖的惨叫声。
马上,伊吹把刺刀往下面的不断起伏的何营长的肚皮一拉,就像他在拉肉一样,又是何营长的叫声,过了几分钟,何营长死在木桩上,肚皮上有几条血沟,胸部上一处血糊糊的,他的心被伊吹挖出来了。……


二十。
做完了这一切,伊吹大佐非常舒心,他觉得自己干的酣畅淋漓!过一会,他走到一个军人战俘的身边,又继续,而把自己的无与伦比的对中国军人挑腹破肚的欢快享受对着中国军人来,他一口气,把八九个身强力壮的中国军人战俘的肚皮刺烂,把他们的肚肠扯出来,还不满足。此时已经获得满足感的伊吹大佐,走到一个军人的面前,非常无耻,卑劣地问:
“你选择怎样的死法?”
这个身子瘦的国军军人鼻子里哼了一声。
伊吹大佐听了,就脸色不好看,他如一个暴君绝不准许他人对他不礼貌、不尊重。非常气急败坏的伊吹大佐即刻叫嚷道:“烧死他!”
然后,在他身边的几个彪悍鬼子上来,抓住这个国军23岁的脸又瘦、发黄的身子有点薄的战士谢大海。看到几个鬼子上来抓他,谢大海也听不懂这个鬼子军官的日语,就看到两个鬼子上来抓住他,他知道他会被打,至于是怎样的,就不清楚。马上,还有一个鬼子不知从哪里拿来一个大麻布口袋过来,这个国军战士才意识到自己会被弄进去,不是一顿乱打就是什么?他更是一阵恐慌不安!几个鬼子把极力挣扎不想被弄在麻袋袋里的谢大海,在他的反抗中,就一会,他被套进口袋里,袋口被死死捆得又结实又牢。

被捆在里面面的国军战士谢大海,在极力挣扎着,他意识到,自己跟自己营长的死期即刻就到。他还是多么渴望美好的生活和幸福的生活呀!他还是青年军人,还有今后美好的甜美人生,他还没有结婚!还没有感受到有老婆有儿女的幸福生活。在他在麻袋里挣扎时,就在此时就有什么的冷水泼在他上面口袋上,他马上闻出来了,一股呛鼻子的煤油气味,直往他鼻子和肺里冲。他才感到,自己即刻会被烧死的。然后马上谢大海,在麻掉的如颗粒细点子般的缝隙里,看到:有一个矮壮的鬼子走到他身旁,马上,自己感到对方要点火。极度惶恐无奈的他知道自己即刻死了,仅在他有这个绝望的想法时,他看到:这个走近被麻袋严实把自己困在里面旁的鬼子,仿佛站在他的头上。这个光润长脸的鬼子从紧系着宽皮带腰间下的军衣包里,拿出火柴,如点火把眼前的一口袋烂衣服烧了;谢正海马上听到:自己如一个货物被包封的在里的麻袋上面,哄的一声,紧急着麻袋着火了。被鬼子故意点燃的火,一下,扩展开来,把整个麻袋烧起来。谢正海自己难受,马上就被火包围着他烧。他只感到自己被围在火里,他看到口袋的细小缝隙上外烟火熏熏,有四五个鬼子站在口袋边,他们看着他被烧而非常快活!看戏般哈哈哈大笑,还笑得前仰后合,一个健壮的鬼子笑得来,把他双手捂住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谢正海觉得自己全身、脸、身子都有滚热,烧烂他人身心的大火猛烧,围烧。他在生命里最后时刻,愤怒喊出一句: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抗战万岁!”

也许这是他能喊出具有反坑侵略者的话。在他被烧死后,被抓来的中国军人、平民全部被日本鬼子用机枪打死。


二十
12月12日,天要黑了。和日本鬼子的战斗已经停息。20岁的国军战士、山西左权县人皇甫泽生和自己的战友们再一次打退鬼子。国军战士皇甫非常累又身心俱疲,他们每一次把极度残暴的鬼子打下去,都要付出倾力的力量,就像把一群饿狼费尽心血赶出自己的家门边。在今天的,特别是在天黑前这一场打了近四五十分钟的战斗中,鬼子用木梯就要爬到城墙上,他的四排长一个国军老兵,是江苏无锡农村人,28岁的张大彪,本来在城垛那边。听到新兵喊道,鬼子上城来了,有几个新兵吓着了,张排长赶紧跑过来,用驳壳枪打中头一个鬼子,他以为,这个长脸发亮的鬼子从城墙上落下去,这样,他就好打下一个鬼子。然而,这个鬼子没有摔下墙去,他居然忍住痛,力图往城垛里扑进来,张排长紧急开枪,打中这个鬼子,他就倒下去了。马上后面的一个宽脸的老鬼子看到了张排长了,即刻开枪,就近打中张排长的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张排长心一横,干脆爬上城墙,把鬼子的木梯和他本人往空中猛一推,木梯凌空倒在地上决定和鬼子拼了的张排长马上拉燃一个鬼子腰间皮带上的手雷,和地上的鬼子一起死。
此时,皇甫坐在城墙的地上,看到天在暗黑了。他觉得,现在仅仅是今天的战斗,还有明天的。心里也觉得,要打就打,不管怎么说,一定要抵挡住鬼子的攻击。近三天了,是一个新兵的国军战士的皇甫,以为自己要不了一天或在开始的几场战斗中,就会被打死,真没有想到到现在自己还活着。他记得自己还是受到几个老兵的保护,还有刚和鬼子同为灰烬的四排长张大彪。
他坐在靠西的一道城门那边的墙下,近日来,他和自己的战友们,还有赵连长、吴排长等,以及杨营长和大家,每一个极力保卫南京城的中国军人一起,经历了鬼子飞机飞到他们头顶上,投下致命的炸弹,还有随时由鬼子打来的炮弹,多次把他们所坚守的城墙炸出多个洞,还令他伤悲的是,在一起的战友那容貌是那样坚定、诚实,非常英勇的国军官兵全力以赴,团结而坚定地打击着日本鬼子,还是有一二十个战士阵亡,他们的遗体已经抬到内城边的大房子里。
此时,看到在身边过在已经有暗影的城墙上的西边天空上,那在严寒冬天里的黄昏的灰白色天空,已经在他身边的城墙上,投下了暗影。国军战士皇甫就坐在上面,此时他感到自己如一个干一天一夜,没有休息的人,只感到自己身心十分疲惫无力。
他什么都不想,就想自己背靠着阴冷的城墙打一会盹。他身边的二班长杨志田看到比自己小的他把背靠在墙上。
就问;“皇甫,你怎么了?”
“班长,我想打一会盹。”
“小皇甫,在这里打盹会着凉的。走,到营房里去睡。”心肠好的杨班长说。是呀,明天还有战斗,他不想自己战士得病而不能打鬼子。
心好的杨班长把十分身心俱疲的皇甫背到内城墙下边近处的营房里,把铺盖盖在皇甫的身上说:“你睡吧。等一会,吃饭了,我跟你端来。”。
“谢谢班长。”
很想睡的他,看到自己班长跟自己亲人般的脸,他感动了,然后,他看见班长一点都不耽误自己打盹,就转身走开了;他看到自己班长在转身时,,看着营房外照进来的暗黑的白光照到自己班长紧系着宽皮带的皮带扣环亮了一下,自己班长就走出去了。很想睡的皇甫就一下进人了梦乡。
不知过了好久,他在梦里听到嚷嚷声和热闹声。过不久,在昏沉的睡意中,他感到
有人在摇自己手。他此时正睡的安逸,还要继续睡下去,不吃饭,睡到天亮才好。
“皇甫!皇甫!快起来了,团长下来命令,让我们撤走。”
眼睛几乎睁不开的皇甫,好像被人强行弄醒,他才睁开眼睛,看到是班长心急的脸,显然,班长是对这个命令是求之不得的,也还有不少的战士,因为,如果仗再打下去,还会死很多的战士。到这个时候·除了上面的指示和军人的责任,从个人的角度都希望脱离致命的战场,谁会想死呢?又有谁不想好好地生活下去?战士们听到命令当然高兴,希望马上离开这吓人的战场。睁开依旧发红眼睛的皇甫才听明白的是撤离这里。心里不知高兴还是是不高兴呢?他也说不出什么。这时,有很多的战士在他身边,开始收拾自己个人东西,以一种不同的心理离开部队,喊回家的一种脱离或高兴感。虽然,每一个中国军人都以城共存亡的决心和意志要和鬼子打到底,可是,来一道撤军的命令,就如把他们坚定保卫南京的意志瓦解了。国民党为了保存自己的实力,在战争最关键的时刻撤出南京,这一举止再次让残暴的鬼子轻松占领南京,并把大量的南京平民留跟极度歹毒杀人成性的日本鬼子。
“班长,我们就这样走了吗?”心底厚道。正直的还想打鬼子的皇甫说。
这是上边的命令,只好服从军令。”杨班长说。看来,不是所有的官兵都要脱离战场的,他还是要极力保卫苦难的中国的!
“快走,快走,去下关过江。”几个从他俩身边匆匆走过,拿着自己个人物品的布包的老兵对他俩说道。
班长说:“皇甫,走。”
“嗯,班长。”
国军战士皇甫在一种莫名的。突如其来的事情中,只得起来,就拿上自己个人东西,和自己班长跑到外面,他们离开了坚守近三天的城墙,此时,高高的城墙,已经被严寒冬日的夜晚隐深去了,渐渐地,所有的国军官兵往城北的长江边匆匆而去。
他们看到:此时的大街两边,已经拥挤着被街边的电线杆上的黄灯光,照到街上的看不清人群的身上,一片闹哄哄的而充满了人心惶惶的声响和大难临头的氛围。国军战士皇甫看到自己四周都是一张张慌乱脸和身影晃动的军民里似乎感觉到撤军后,会跟这个城里带来大难的感觉,他才第一次感到,危险在降临,不只是他,还有这些军民。他记得:他们部队离开战斗过的地方时,由于不打仗了,很多的官兵把枪都丢弃了。此时,他是看不清在光线里的人,密集的人们喊着招呼着,非常的恐慌而慌乱不安都前进。看来中国军队的仓促撤离。已经让人们感到:没有军队保卫的城市,是得不到任何生命保障的,是怎样的不幸!而愚蠢的国民党高层发出的这个指示,对于,在城边的极度歹毒的残暴,嗜血成性的日本鬼子是好消息。自从鬼子在中国征战以来,白痴一样的国民党让鬼子占了不少军事便宜。
国军战士皇甫和战友们在积极拥挤的街上,走了二十多分钟,到了位于南京城北的长江边,流水缓慢的长江边在20多点钟的带有寒气的冷冰冰的夜色里,令人看不清,仿佛更沉默地继续向东流淌而去。
皇甫来到夜里的长江边,此时,在黑糊糊的又非常冷冰冰的河边上,站满了心慌非常不安的超大量的军民,他们都想从这里渡河,到江北去,都争先恐后地脱离南京城,谁都意识到,留在城里,自己会没命的!
但是,长江上的渡船已经被战前南京警备最高司令唐生智勒令搜剿完了,据历史记载:当撤军令一下达,唐生智赶紧坐上一条为自己留的快船,赶快跑了,同时跑的,还有国民党那些擅长搞阴谋,贪生怕死的高级官员。心慌不安的军民,把离岸边一些人跑了空的房里的门板、木板扯下来,赶快往冰冷冷的在夜色里的默默流动的长江里进行匆匆过河,有些人就羡慕不已,就像是有人看见有人上了一条船,自己上不去,看到上去的人的船渐渐离去,而十分羡慕,是呀,谁不想及时脱离这个有鬼子如瘟疫般的城。国军战士是,山西左权县人的皇甫是十分想过河去长江以北,可是,他和战士们来到河边,就分散了,现在只有他一个人。这时,在他身边,不断有过来过往和抱着更早地离开这里的恐慌军民,以及有大量的军民拥挤在长边,无船过河,干着急,只好眼巴巴呆在那里,看有没有好运!此时,国军战士皇甫他听到一个两个声音:
“营长,我们找来几块门板。”
“就没有船吗!”
“营长,这哪里有船,你忘了吗,战有最高司令长管唐生智收缴完了。”
“几块门板是哪里拿来的?”
“从一些跑了一些人的家里拿来的。”


七十三

“这行吗?”  
“营长,你管他这么多,先过河再说。”  
“好吧。”  
r然后,有八九个军人仿佛获得了生的希望,都赶快抬走看不清的几块门板,往在站有一大片的军民的河边下河了。国军战士皇甫听到了他们的谈话,特别是听说城边的一些房子有门板、木板,就马上想去看看。他去了,结果那些门板等被抢完、拆完了。他只好返回。在极度绝望中,依然有超大量的军民站满了一横片热闹的寒冷的长江边,皇甫非常的绝望,他非常绝望地想道:我什么都不能得到,就过不了河了。看来,我和那些人永远注定过不了江了。我只有等着灾难的来临。想到这里,国军战士皇甫就一屁股坐下在发冷的河沙上,心里十分的绝望颓唐,就像一个人被堵进一个死胡同里,只能返回,不能通过,他深深地低垂着头,非常烦躁心情低沉地认为:自己只有等待危险的降临。  
过了好久,他感到一点微微的寒风吹来,这时,在他身边的军民同样处于十分无奈的情绪中,毫无疑问,随着时间的减少,一个漫长的夜晚,也不会太久的!时间在过去,呆在河边的被弄死的危险在增加。  
  
  
在这里的每一个人包括军人,平民都意识到继续呆下去,会更危险。可是,他们没有办法:回去只有等死;在江边也还有希望。这就是他们没有离开江边的缘故。但是,不愿意坐以待毙的军民担心、焦急。有人不甘心就这样束手就擒的。此时,情绪低沉的国军战士皇甫听到有人说;  
“我们不能老是这样等着。这样,我们顺着河边往西走,些许能脱离这里。”  
这句话,等于跟十分无望的军民注人了令人意向不到的希望!  
“对呀!”有人说道,恍然大悟。  
皇甫也听到了,对于目前他和很多军民来说,可能这是一种唯一的可以尝试的机会。他心里马上涌出生机,一种似乎能存活下去的新希望。  
他心里起想,把刚才还如石头压在他心坎上的绝望,都搬开了,他看到,马上有很多军民一个、几个,或多个跟着这几个发起般的要脱离这里的人往长江西部不加思索匆忙地跟上并前进,似乎这时,真的出现了一种脱离江边的希望。当一个人或多个人面临险境时,当所有的办法都用过都起不了作用时,此时,任何一个方法和想法就成了脱离险境的不可替代的良方。  
国军战士皇甫就处于这个情绪中,他毫不犹豫跟大家往西边走去,一时间,他心里真的涌起了希望。是呀,他想道:往别处走,总比待在这里等死强,万一真的或鬼使神差脱离了这里呢,他又心气涌起地想道。同时,他看到沿途的军民有很多的都跟着朝前走,他坚定地想道:也许这次是真正的机会呢?!  
二十多分钟后,国军战士皇甫和两百多个军民,走到长江西边的尽头,还继续往前走去,好远远脱离被死亡笼罩着的长江边,就忽地听到前面喊了一声:  
“不许动!“  
是鬼子的声音。马上,这两百多个中国军民被堵死往前面走的路。看来,鬼子在国军撤离时,做好了堵死南京军民逃生的要道,然后,他们就被鬼子押往一条往西去之路。感觉应该是:鬼子获得国军撤军后,派出很多的鬼子,把待在长江河边上的数万南京军民从东西河边堵住,好等着天亮了来收拾中国军民。  
国军战士皇甫和两百多个军民被鬼子抓起来,押到南京城外的板桥镇的一个山沟里,和另外被抓的近二百个南京军民一起,在深夜近两点多种,被日本鬼子用机枪全部打死。皇甫没有死,在天亮前脱离了黑乎乎的山沟……  
今天是12月18日,  
已经在日本侵略者攻打南京前:就是12月四、五号,南京三十岁的青年交通警察,正直、厚道、机灵的伍长德,就把自己的父母、妻子、大儿子送出了南京,回苏北老家,这里,就留下他看家。不愿意让自己亲人遭受战争侵害,提前把他们送出南京,这是非常有必要的。把自己亲人送走后,伍长德才踏实了。他想道:就是鬼子来了,家里死的就他一个,自己的儿子、父母妻子就存活下来了。到了12月13日,日本鬼子占领了南京城,伍长德即刻离开了家,一个人到受南京国际安全区保护的司法院难民收容所去了。三天来,就是12月15日伍长德住在收容所里,算是过上了安全的几天日子,没有凶残的鬼子来杀人。那里的收容所里,还有很多的如惊弓之鸟的中、青、老年男人和妇女,跟伍长德的思想一样一一一躲避极有可能被鬼子杀死的、在自己家里没有安全保障的处境,而到这里来,期望用外国人士来保护自己活下去或活过这场可怕的令人恐怖的来自鬼子的残杀。……  
请亲爱的读者原谅,让我们回到几天前,就是12月15日上午近十点的情景中来。  
……  
30岁的南京青年警察伍长福和房里的几个青年男人在聊天。虽然,这几天,伍长福过得心里踏实,毕竟他觉得这里还是安全的,因为,日本鬼子并没有到这里来抓人、杀人。  
这时,走进来一个圆脸27岁的青年,他对着坐在临时搭的、由木板做的床的床边上的伍长德和几个南京青年说:“我跟你们说。”  
这几天来,人们的话题只要集中在:日本鬼子在城里杀了多少人?捣毁了多少房屋等上。  
当这个叫杨富贵的青年一开口说,马上就引起了大家的特别注意。坐在伍长福身边的一个身子健壮的25岁的青年叫高正强,马上起身,他想跟这个青年杨富贵挪一个位置,然后,杨富贵就坐在他们中。  
“快说,杨富贵!”高正强催着道。  
“我刚才在关闭的大门边,听到一个刚回来的食物采购员说,他看到多个鬼子把几百个国军战俘押在靠近城南的水井街的一个广场上,打死了很多的军人。”他说他不敢看久了,因害怕被鬼子看见被杀死,就看了一眼,赶紧走了。  
听到这里,大家魂都一下没有了。  
一时都头皮发麻,呆愣在那里。  
幸好自己,早到了收容所,伍长德想道:避开了鬼子的抓捕,如果自己待在那个家里,也会遭到被鬼子打死的命运。想到这里,伍长德在心里为自己的明智决定而庆幸!  
过了一会,高正强仿佛从那种不关自己事里的消息中恢复了神态说:"太吓人了!”  
杨富贵感叹说:“那些军人太可伶了!”  
“哎,不说他们了,我们还是安全的。”坐在伍长福过去的一个瘦脸青年康万德说。他好像没有这样的反应,显得平静。  
。  
高正强说:“但愿我们平安无事度过鬼子的祸害。”  
  
“伍哥,鬼子这样凶,真是太吓人了!我真是后悔,没有早点离开南京。你看那些富人,早就离开南京去西南了,避战争了,这多好!”杨富贵说。  
“你怎么能跟那些有钱人比。人家有钱,当然会趁早远离南京城。你我这些平民只有挨砍头的命。”高正强说他。  
“哎,我要是一个有钱人就好了,再也不会呆在这里等着鬼子打死。”杨富贵又说,明显是受刚才那条消息的影响而心情坏透了。  
“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高正强马上打断他的话,嫌不吉利。  
伍长德听了他们的聊谈,没有说话。他就从铺(床)边上站起来,往白墙边的一个桌子上的竹子做的温水瓶拿起来,倒了一点水在粗碗里,端着一点一点地喝起来。又过十多分钟,他先喝完了水,站在桌边,也不想坐。他从他们刚聊得话里,感到了现在南京城可怕,鬼子的放肆杀人,看来,他想道:现在的南京城有了鬼子,他们会把南京城搜过遍的。哎,但愿有这些外国人的保护,能平安地过去。是呀,再怎样,这些外国人是德国、美国的人,鬼子敢杀中国人,一定不敢杀美国人德国人。想到这里,伍长德就把碗拿着,仿佛他还处于思索中。他走出房门口,就看到有四五个鬼子拿着枪,凶恶地要走近眼前了。他赶快退回房里。  
忽地非常短促地较大声说了一声:“鬼子!”  
“什么鬼子!“几个在房里的青年一起惊呼道,看来,他们以为的这里有外国人保障的安全区,已经被鬼子粗暴践踏了。  
马上,四五个鬼子很横地闯进到房里来。  
其中一个圆脸,可能是小队长模样的鬼子看到房里有四个中、青年男人,就喊道:“带走!”  
这是一句半生不熟的中文。  
几个人在一片十分意外而惊愕中,被鬼子押出房子。此时,房里一片空,刚才的人气,声音,人脸仿佛都不在了,不存在了。  
伍长德也太惊异了,头脑里一片发晕,而昏,他暂时想不了什么,就非常茫然地和四个同伴出来收容所,一出门,看见有八九十个南京军民被鬼子押着等在那里。  
和伍长德他们一起从收容所抓出来的还有一两百个老中青男人。  
看到从里面押出二百个南京男人。一个小队长对一个中队长说:“日向中队长,这些支那军民押往哪里?”  
“上面说了幕府山(它位于南京北城长江边的草鞋峡)。”  
“嗨!”  
然后,有三百多人的南京军民被押往幕府山,这里是国军的军事训练场。  
他(伍长德)心里一阵茫然。鬼子要做什么?“他跟着往前面缓慢走去的军民边走边想道:或在他们手里,应该不是好事。他想到这里,心里又烦躁,头脑因被鬼子抓住又惶恐又发晕,也想不了什么。他只好漫无目的跟着他们,被鬼子强制押性位于南京城北的幕府山去了。  
南京幕府山,那里原来是国军的老较场,有几十年时间,它有由竹子制成的近二十间大房子、墙,被一道铁丝网围在里面的篱笆墙。  
不久他和因被鬼子抓并转来的大量南京军民男女老少关在那里。……  
当伍长德和几百个军民被关在已经有几万个同样由鬼子抓来的南京军民囚禁在幕府山的多间房里,其中有一间靠近大门地坝的房里有一个国军战士唐广普,20岁。此前,他是国军教导总队四团二营的勤务战士。他已经在这里关了四天。他此时靠在由竹子制成的木墙上,带着低落总不踏实难安的心情,比如:他觉得,被鬼子抓到了,就一定活不了,不是被打死,就是,稍后被打死,结果一天又一天过去了,他在这样焦虑不安中度过三天了,他和很多的国军军人和一些平民被鬼子从城里押到这里,不再带有存活下去的念头,非常的无奈而绝望。主要是他感到,被日本鬼子抓住,就是死路了。他在这样的非常绝望的情绪里,再次回忆在12月12日天黑前国军大撤退那天的事。  
……  
就在南京保卫战的第三天,要天晚了。我们教导总队获得了上面的命令:撤出南京城。我们作为后勤的大部分的官兵都惊异和意外,不是说,我们全体国军都与城共存亡吗?怎么就撤离这里了?我感到非常迷惑!我身边的战友唐成,马上就对我说……  
“唐广普,别想这些了,快撤吧。到下关码头去渡河,往江北去。要快!”  
“嗯。”  
唐光普觉得再想那些,更觉得迷糊,已经没有用了。就和唐成还有多个战友,匆匆收拾了一下自己的私人东西离开了自己呆了二三年的教导总队的营房,来到此时,在暮色里的街边下的灰暗的街上。这时,已经有多个军民正往南京挹江门带着自己重要物品或有平民携家带眷急匆匆快走去,此刻,国军的大撤军如一重磅消息,已经搅得整个南京城的军民人心惶惶。为了保命,大量的军民紧急逃离急切地到长江渡河过到江北。国军要大撤军已经弄的全城军民人心惶惶。谁都知道:留在城里,会被鬼子打死,每一个人不管是平民和军人都不愿待在城里,被歹毒的鬼子弄死。当关乎到自己生命有关的事,谁都无一例外地想到了存活下去,活着是那样好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392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作,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1-20 02:22 , Processed in 0.218400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