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146|回复: 1

[长篇连载] 浪子门(51)

[复制链接]

214

主题

783

帖子

176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762
发表于 2020-1-19 13:57: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五十一回:生气愤姐妹用非刑  求保护兄弟说实情  


    无才浪子和秋水易寒没见杨柳飘飘三姐妹重新回到店里,便知她们已经得手。于是简单的吃了点,就赶紧奔向来路。
“哟,这不是浪子先生么?”不料,无才浪子四人刚出们,就见两个女子站在他们的前面,抱拳对无才浪子说。
    无才浪子一见是桑沐雨桑沐雪姐妹,高兴的一笑说:“呵呵,桑姑娘这么快就到了啊!”接着又把桑家姐妹俩向秋水易寒作了引见。
    相互见礼之后,秋水易寒高兴的说:“走!去我们‘秋水文澜’,我请二位小姐吃晚饭。”
    “那我们姐妹就打扰秋水先生了!”桑沐雨抱拳说。
    于是,桑沐雨和雨在风中飘合乘一骑,桑沐雪和玲珑玉合乘一骑,不到半个时辰就回到了“秋水文澜”。秋水易寒令杨柳飘飘先在客栈后面找一间黑暗的杂房,把池家兄弟关起来,然后,一边重新安排晚饭,一边商量往下的行动。无才浪子说:“为了做成只是我们‘浪子门’,要抓住在我们东湖作案伤人凶手,追回被盗文集的表象,池家兄弟就由我亲自审问,烦请桑姑娘姐妹女扮男装,从旁壮壮气势就行……”
“好!”桑沐雨赶紧表态。
“根据审问情况,我们再行商量对策。不知各位意下如何。”无才浪子接着说。
“这样最好。”杨柳飘飘回答说。
“我看也好。不过,掌门一定要审问仔细些,争取从他们兄弟的口中得到更多的线索。”秋水易寒补充道。
“嗯!我尽量问仔细些。”
晚饭后,无才浪子带着弟子雨在风中飘、玲珑玉和桑家姐妹来到关押池家兄弟的杂房,令雨在风中飘关严门窗,点亮油灯,再把池家兄弟弄醒了。然后,微笑着用亲切的语气向池家兄弟问道:“能不能麻烦二位公子去掉伪装,恢复本来面目啊?”
池家兄弟抬头瞅了一眼无才浪子,又低下头,装作没听见,不吭声。
“呵呵,可能是我说话的人声音小了,你们没听见……”无才浪子知道池家兄弟在装样,只当不知,把声音放大了一些问:“说说你们是谁,为什么要伪装跟踪我们?”
“嘭!”见池家兄弟装怂,玲珑玉气呼呼地,上前一脚踢在池楞横的屁股上:“我师父在问你话咧,哑巴啦!”只踢得池楞横疼得龇牙咧嘴。
“你,你们是谁呀?为什么把我们抓来呀?”池楞横继续装歪,想岔开话题。
“呵呵,你们跟踪我们几天了,还不知道我是谁?”无才浪子又是一笑问。
“谁,谁跟踪你了!”池楞竖抢着否认,显然说话没有底气。
“嗯!”无才浪子见池家兄弟抵赖,向玲珑玉偏偏头。玲珑玉立即会意,上前一把扯下粘在池家兄弟脸上的假胡须和裱膜,显出他们的真面目;接着又是“嘭”的一脚踢在池楞竖的屁股上,把他踢倒在地,喝道:“再不说实话,姑奶奶我废了你!”吓得池楞竖浑身颤抖,冷汗直冒。
“咋样?还不说实话?”无才浪子依旧微笑着问道。
“我,我们根本不知道你们说,说的什么,咋,咋回答呀!”池楞横继续装。
“小伙子,再不说实话,我可就把你们交给她们了。”无才浪子说着,指了指玲珑玉和雨在风中飘:“她们可没有我老人家这么好的耐心,有得苦吃咧!”
“师傅,别跟他们罗嗦,我让他们先尝尝‘割腿鼓气’的滋味儿!”玲珑玉抢着就要上前动手。
“听见没?我这徒儿很顽皮,她那独创的非刑‘割腿鼓气’,可是让你生不如死的难受噢!”
“啥,啥‘割腿鼓气’呀!”池楞横颤抖着问。
“你没见农村屠夫杀猪啊?”玲珑玉又抢着问。
“见,见了,咋,咋啦?”
“屠夫为了便于用刮刀刮净猪身上的绒绒细毛,把猪杀死之后,丢在澡盆里用开水一烫,先扒光猪身上的粗毛,然后在猪的一条后腿上割开一条口子,再顺着那口子向猪身体里鼓气,使得整个猪的身体像一个胀鼓的气球,那就叫‘割腿鼓气’,你们两个狗东西,要不要尝尝滋味?”
“那,那你们还是一刀杀了我们吧!”
“哈哈……说得轻巧,一刀杀了你!你问问天底下有这么好的事么?再不说实话,姑奶奶就让你生不如死!”
“我劝你们还是实话实说了吧,不然,我这小师妹可是说得出做得到,有你们受的!”雨在风中飘在一旁敲着边鼓。
“哼!大不了是个死,有什么可怕的?来吧!”池楞竖不服气发横地说。
“那好,我就成全你!”玲珑玉一听气得火冒三丈,呼地上前一把把池楞竖推倒在地,倏地从袖囊中拢出一柄袖剑,刷地一下,将他的左腿脚踝处隔开一个小口后,大声喊道:“师姐,快帮忙摁住!”
雨在风中飘虽然心里不忍小师妹这样做,但她一见这兄弟俩如此顽固,也是十分的生气。她听得玲珑玉呼喊,呼地上前一脚踩在池楞竖的后背上,喝道:“别动,动,我就踩断你的脊椎骨,废了你!”池楞竖一听只好一动不动。
玲珑玉从腰间口袋里拿出一把袖珍气筒,将气门芯向池楞竖腿上隔开的刀口里一插,“呿呿”地向里面充起气来。池楞竖的小腿立即胀鼓得发亮,疼得池楞竖哇哇大叫着求饶。
“到底是说,还是不说?”玲珑玉停手又厉声喝问道。
“我,我说……”
“弟弟……你!”池楞横一听池楞竖要说急忙阻止。
“哥,事到如今,我,我……”
“你傻呀,弟弟,说了,被庄主知道,也是一个死呀!”池楞横双手使劲捶胸,显出极度的恐慌和失望。
“呵呵,其实……”无才浪子一听,在心里更加确定,这池家兄弟是在给端木山庄卖力,便招手让玲珑玉和雨在风中飘放开池楞竖,继续说道:“其实,我知道你们是‘淇河双雄’池楞横、池楞竖两兄弟,是淇河南岸池家庄老庄主池千秋之子。只是,我没想到,池老庄主一生为人正直坦荡,疾恶如仇,江湖上受人敬重,二位公子咋会去做端木山庄东瀛浪人的帮凶,做出盗窃行凶,令江湖人不耻,令门楣蒙羞之事儿呢?”
“这,这……你们是咋知道的。”池楞竖一听心里更加慌张。
“说说吧!不说,你们会生不如死;说了,我可以保正你们不死!”
“唉!这事说来话长!”池楞横见无才浪子说出自己家事和端木山庄来,知道抵赖不过,长叹一声说道:“去年,听人家说,端木山庄是个好玩的地方:不仅可以吃喝玩乐,还有许多漂亮姑娘做服务,甚是逍遥。出于好奇,我们兄弟就去了。不想,在赌场我们输了许多钱,欠下赌场大把赌债。后来有人悄悄告诉我们,是赌场作假坑了我们。我们兄弟气愤不过,仗着有几分本事,就和赌场理论起来,不想,山庄负责赌场的是个功夫十分了得的人,不到几招就把我们制住了。逼着我们兄弟与他签了契约,给他们办事,用以抵消我们在赌场欠下的赌债。”
“嗯,原来是这样!你们都帮他们做些什么?”无才浪子又问。
“说的是当安全护卫,其实就是充当打手。端木山庄内除了设有专门的‘茶楼’,‘酒店’、‘赌场’之外,还私放‘高利贷’。我们主要是帮忙维持山庄赌场秩序,和强行索收一些欠债。”
“你们知道他们在暗地里干没干过拐卖人口的勾当?”桑沐雨一心想早点找到拐卖表姐的人贩子报仇,迫不及待的打断了池楞横的话问道。
“拐卖人口?不清楚。”
“我说的是,拐卖那些年轻漂亮的姑娘!”
“倒是经常有外地漂亮姑娘来山庄当服务员。至于是不是被拐卖来的,我们真的不知道。山庄管理很严,不该外人知道的,谁也不敢问。”
“不过,有一次,我到山庄内院账房去交从外面收回来的欠款。在后院账房那儿,隐约听见客房里有客人骂小姐说,再不听话,老子让你老板把你卖到山沟,给那些穷傻吊当老婆,被那些山沟穷傻吊折腾一辈子,生不如死。”池楞竖抢过哥哥的话说道:“不知道是客人故意用这话来吓唬小姐的,还是真有其事。”
“那,你们知道是谁负责把这些小姐带到山庄里来的吗?”桑沐雨又问。
“这事儿,估计是山庄总管端木十诫的大公子端木鹫,和他的老婆端木川子在干。我曾经两次看见他们两口子领着姑娘走进山庄……”池楞竖再一次抢过话头说。
“半月前,他们是不是在陕西华阴,拐卖了两名女子到当地官府?”桑沐雨打断池楞竖的话问道。
“前不久是有一阵子没看见他们,是不是出去了,或是去什么地方,做什么,就不知道了。你们只有抓住了那对夫妻才能问出来。”池楞横说。
“管家端木十诫和管家二公子端木枭,一准也知道。”池楞竖又插嘴补充道。
“哼!看我抓住他们,不要了他们的狗命!”桑沐雪一听气得咬牙切齿,抢过姐姐的话茬说。
“那好,我现在问你,半月前是你们兄弟到湖北东湖作案,打伤我们文案管理员,抢走三部精华文集的吗?”无才浪子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个结果来,赶紧拦住桑氏姐妹问道。
“是的,是管家端木十诫亲自带我们兄弟去的。”
“就你们三个?”
“还有庄主的千金,端木智子。就是这个端木智子,打伤管理员,抢了文集,留下字条的。”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个我们真的不知道。或许,你们只有问管家端木十诫,或者小姐端木智子,才能知道。”
“他们为什么要你们兄弟跟踪我们?”
“管家说,你们丢了文集,一定会找到这里来,要我们时刻注意你们的动向,向他们汇报,至于为什么他们没……”
“我想起来了。管家还让我们注意‘秋水文澜’里面的动静!”池楞竖没等哥哥说完,抢着补充了一句。
“你们知道他们把文集放在什么地方吗?”无才浪子追问道。
“我记得当时端木智子把书交给了管家端木十诫,至于端木十诫又藏在什么地方我们不知道。”
“还有咧?”
“其他的,我们真的不知道。”
“那好!飘儿,把记录让他们签字画押,摁手印。”无才浪子对雨在风中飘说。
“嗯!”雨在风中飘听得师傅吩咐,急忙答应着把所做记录拿过去,让池家兄弟签了字,画了押,摁了手印。
“你们兄弟的说辞,全都记录下来了。如果以后按照我说的去做,我保证你们的人身安全,等我们把‘端木山庄’的罪行全部收集起来上,告到上级官府或者端掉后,你们就彻底安全了。不然,我把你们的说辞交给‘端木山庄’,你们自会想到有什么后果。”
“是是是……我们一切听先生的!”池家兄弟连连下保证。
“实话告诉你,这里就是‘秋水文澜’。待会,我们安排你们吃饭离开,但你们出去后必须……”无才浪子和池家兄弟又交代一番后,让玲珑玉给池楞竖上了金疮药,打开门,一行人走了出去。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8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4548
发表于 2020-1-24 16:02:49 | 显示全部楼层
鼠年大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4-1 19:49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