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97|回复: 1

[长篇连载] 浪子门(54)

[复制链接]

214

主题

783

帖子

176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762
发表于 2020-1-19 14:05: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无才浪子 于 2020-1-19 14:06 编辑

第五十四回:服敌酋浪子授奇招  存幻想十诫用故伎


    秋水易寒把一切安排停当,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无才浪子轻轻喊住了他,说:“有劳总管到枫叶房间坐坐,枫叶有事请教。”
    “好!”秋水易寒答应一声,跟着无才浪子师徒及桑氏姐妹一起走了过去。
    来到无才浪子房间的会客室,各自坐下后,无才浪子向秋水易寒问道:“秋水总管,你审问端木十诫的时候,问了他为什么要到我们东湖抢文集,和是谁打伤我们文案的事吗?”
    “因为他一直在狡辩,还提出单个比武,我想,如果比武胜了他,就能拿到文集,先解你们‘浪子门’之危,剩下的就可以慢慢与他纠缠,也就没有问。”
    “这样最好了!”无才浪子听后说。
    “为啥这样说?”
    “你没问,他就会认为我们只是要文集,不会追究行凶者,也就不会让凶手跑了,或者做了严密防备,为我们抓住凶手制造麻烦。”
    “呵呵,没想到我一个‘偷懒’,却有益于先生下一步行动。”
“我想,端木十诫提出单个比武,不仅仅是试探我们的实力,他还有一个更如意的算盘……”
“什么算盘咧?”玲珑玉一向心快嘴快抢着问。
“是啊,先生,他还有什么算盘在打啊?”秋水易寒问道。
“他想利用比武的机会,抓住我们的人做人质,要挟你们放了他的人!”
“那他这个算盘就打错了!”
“在眼下情况下,打错了,他也得打;不然,就会永远受制于我们。”
“师傅,明天让我去对付他,把他打趴下!”玲珑玉抢过话头说。
“不!徒手,你也难以胜他。还是让你师姐去吧。我仔细看过他的拳法,他不是你师姐的对手。”无才浪子拦住玲珑玉后,又对秋水易寒说道:“秋水总管辛苦了!请歇息去吧。我还有点事儿要跟飘儿交代一下。”
于是,秋水易寒告辞去了。
秋水易寒走后,无才浪子又吩咐玲珑玉和桑氏姐妹休息去,留下雨在风中飘对她说:“这端木十诫,自幼就开始练习‘白猿掌法’,所以,他的手臂比常人要长一些,你只需如此……”祝福一番后问道:“知道了么?”
“知道了!”雨在风中飘答应道。
“那好,师傅陪你练习练习!”
“嗯!”
于是,无才浪子模仿端木十诫的拳法,与雨在风中飘反复练习后,又问道:“记熟了没有?”
“记熟了,师傅!”雨在风中飘答道。
“好好休息去吧,明天还要上阵咧!”
“师傅,晚安!”雨在风中飘给无才浪子道安后也自去了。
或许,注定这个晚上是个不眠之夜。北风微微,冰冻的寒气随着阵阵的更漏声钻进窗户,让人感觉微微的颤栗。
无才浪子虽然有信心,明天徒儿雨在风中飘能够打败端木十诫,拿回文集,以解门派之危。可他躺在床上还是难以入眠:明天是否可以顺利拿回文集?拿回文集后,派何人才能够把它安全送回东湖?怎样才能抓住凶手……他的心中的确须得好好思量思量。
因为腾出了一个铺位让给桑氏姐妹,所以,玲珑玉只好和师姐雨在风中飘合睡一床。此时,她躺在床上也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她倒不是担心如何拿回文集,如何送回去,如何抓凶手,而是在想师傅无才浪子:想他那清瘦干练的形象;想他那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到;想他那幽默风趣的音容笑貌;想他若是当初娶了她……的样子……她不敢大翻身,怕师姐窥知了她的心思。
雨在风中飘几乎和玲珑玉一样,心里想着心思。只是,她想的不是私事,而是明天怎样才能击败端木十诫拿回文集,怎样才能替师父分忧。
桑氏姐妹也没有入睡。她们姐妹通过这次和无才浪子及其门下弟子的接触,对“浪子门”有了了解,对无才浪子有了了解。她们在心里除了佩服之外,还有几分敬仰。她们愿意自此跟着无才浪子闯荡江湖,并幻想着跟无才浪子在一起的各种情景,心里不免有些好笑,又有些发慌……可她们又不愿意让雨在风中飘和玲珑玉知道她们在想心事,都是极力装出已经熟睡的样子。
秋水易寒和“三才女”也是躺在床上各怀心思,不能入眠。只是作为文澜总管,秋水易寒想的是,怎样才能弄清“端木山庄”企图霸占整个仙鹤湖背后的真正阴谋,怎样才能粉碎这个阴谋;“三才女”想的则是:怎样才能尽快帮助“浪子门”拿回文集,抓住凶手,不让“浪子门”小看她们文澜,小看她们“三剑客”……
总之,这个夜晚就是在他们的不眠中度过了。
翌日早饭后,为了保密,秋水易寒领着无才浪子众人,静静地从客栈后侧门出去向“议事处”走去。走到客栈后面院墙拐弯处时,无才浪子假装不经意,忽地回头向后侧望了一眼,便轻轻拉了一下桑沐雨,桑沐雨立即会意,后退半步紧紧地和无才浪子并着肩,并把头偏了过去。无才浪子悄悄和桑沐雨耳语几句后,桑沐雨又紧赶几步,追上妹妹桑沐雪,并轻轻拉了一下她的衣摆;桑沐雪也是会意的向旁边一让,跟姐姐一起退出了人群,故意落在后面,趁众人不注意时,使出桑家独特的轻功绝活,倏地一个“鹞子追雀”,便不见了踪影。
来到“议事处”,秋水易寒令人带来端木十诫,并和蔼地问道:“端木总管,早饭吃得可好?”
“感谢盛情,很好!”端木十诫答道。
“你可认得这位姑娘?”秋水易寒指着雨在风中飘问道。
“认得,她是浪子门弟子。昨天就是被她使用诡计,抓住犬子要挟我们,迫使我们就范的。”端木十诫说。
“今天就由她和你比试,怎样?”
“只要是‘浪子门’的人,谁都可以!”
“那好,你们开始吧!”秋水易寒一挥手,众人都退过一边。
“小姐,请!”端木十诫依旧用东瀛礼节,很绅士的弯腰90度,向雨在风中飘行了一个邀请礼。
“端木总管,请!”雨在风中飘依旧用中国的江湖礼节,抱拳还了一个礼。
端木十诫瞅了一眼雨在风中飘,心想:“这女子必定是‘浪子门’高手,无才浪子的爱徒;不然,他不会把她带在身边。若是能够抓住她,必能换回枭儿和自己的安全离开,还能保住端木山庄的威严。”不过,他又见过雨在风中飘的身手,他不敢怠慢。此时,他见雨在风中飘以一种泰然自若的姿势看着他,不禁心里一个激灵。他决定先发制人:忽的一个“白猿越涧”,身子突地飞起,直扑雨在风中飘;左手成掌,一招“白猿破瓜”,一掌拍向雨在风中飘的头顶;紧跟着右手成爪,呼地一招:“白猿抓猴”,抓向雨在风中飘的咽喉。
这招是“端木拳法”中较厉害的一招,也可以说是绝招之一:它不仅速度快,力量大,而且还变化多端。若是得手,对方必受控制。
雨在风中飘见这招数与昨日端木枭所用招数,既有所相同,又大相庭径,心里有些吃惊,但她不显慌张。只见她脚踏太极,双手手腕相互推转,身体倏地向右一个大旋转,转至端木十诫身体左侧,复又往下一沉,突地一招“双推手”:双掌击向端木十诫左腋下。
这招既快捷又有力道,要是一般高手或者功力尚浅者,中招后身体必然飞出数丈而摔伤。但这端木十诫自幼就练习“端木拳法”,而这“端木拳法”又是根据“白猿争王”时的打斗研习所得,所以,他的身体有着白猿的灵巧。他见雨在风中飘双手推来,有如飓风,自是感觉不妙,便迅疾随着掌风,复又一招“白猿越涧”,跳出三丈之外,稳稳的站立着,嘴角露出不屑地一笑说:“小丫头,你这太极动作虽然美妙,但用你们中国人的话说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说完,他又突地一个“白猿越涧”,跃到雨在风中飘的跟前,不等雨在风中飘答话,故伎重演“白猿摘桃”,右手成爪,直取雨在风中飘的面部;没等雨在风中飘还招,却又大拇指、无名指和小指一缩,食指与中指一并,变爪为剑,倏的戳向雨在风中飘的右眼;待雨在风中飘一招“玉女转身”,脚踏太极,欲转至其左侧,以太极“双推手”御之时,他却一个“猿猴转身”,将身子倏的转至雨在风中飘的左后侧,五指一伸一抓,变掌为爪,呼地一把抓向她的右锁骨。
端木十诫这招要是换做功夫平常的人或许就得手了。可他今天遇上的是雨在风中飘,那就和该他倒霉。雨在风中飘见第一招端木十诫的反应后,心里记着昨晚师傅无才浪子的嘱咐:“练习‘端木拳法’的人,身子灵巧有如猿猴,单纯太极很难制服于他。所以,你要废了他的长臂,让他失去攻击力……”此时,面对端木十诫伸来的长臂,雨在风中飘迅疾再一次脚踏太极,双臂交叉互推,绕过端木十诫的一抠,倏的一个大侧身,转到端木十诫右后侧,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呼地一把抓住端木十诫右手手腕,就势虎口成钳口状,将端木十诫的手腕侧着使劲一扣,只听见端木十诫的手腕骨“嘎嘣”一声,紧接着身体向下一缩,头上冷汗直冒不能动弹。雨在风中飘讥讽的一笑说:“这招中用么?它叫 ‘玉女扳腕’,是我师傅昨天教我的。”
“你这老东西,贼偏心,悄悄教她不教我,看我不找个机会……”玲珑玉听雨在风中飘这么一说,在心里暗暗嘀咕道。
“怎么样?端木总管,看来你想以单个比武的机会,抓住我们‘浪子门’的人,要挟秋水总管放你们离开,这个算盘又打错了吧。”无才浪子示意雨在风中飘放开端木十诫后对他说。
“既然,你知道我的意图,为什么还同意比?”端木十诫反问。
“因为,不让你心服口服,你是不会死心的。”
杨柳飘飘三姐妹一听,不禁在心里暗暗惊叹无才浪子的敏锐洞察力,和行事方式的缜密。
“好!我输了。”端木十诫垂下头。
“大丈夫一言九鼎!现在,是不是该把我们要的东西还给我们?你总不会让我们拿着你的供词,带着你到山庄找端木龙一庄主要吧!”无才浪子见端木十诫服输紧追着说。
“愿赌服输,就请你跟我去对岸‘温馨客栈’拿文集吧!”端木十诫回答说。
“不!你现在还不能回去!”秋水易寒抢着代答说。
“为什么?”端木十诫问。
“因为我们不知道你那客栈里有没有诈,所以,请你说出藏书的地方,我们派人去取。若我们拿到了文集,自然就送你回去;如若不然,我们就只好拿着你的供词,带着你到山庄找庄主要了。”
“也罢,请你们拿纸笔来,我给你画个图,你们按照图标去客栈取吧。”
“不行!我还有话要问这东瀛狗东西!”
不想,待秋水易寒令人拿来纸笔,让端木十诫画了图样后,正要令人把他带回密室关押时,桑沐雨突然拦住气呼呼地说道,并一剑架在端木十诫的脖子上。
“我,我已经按照你们的要求画了图样,按照此图,你们一定可以拿到文集。‘浪子门’一向以诚信取信于江湖,可不能不讲信用,坏了名声……”
“住嘴!我们不是‘浪子门’的人。我的一切行为均与‘浪子门’无关。”没等端木十诫说完,桑沐雨握剑的手用力一按拦住了:“我们是陕西临潼桑家庄的。我今天只问你一件事,你若实话实说,我定会饶了你,不然,我会废掉你家一条胳膊!”
“小,小姐,有什么,你问,问吧,我一定实话实说!”端木十诫一听桑沐雨不是“浪子门”的人,吓得浑身打哆嗦。
“你家大公子,是不是前不久去了一趟陕西,拐卖了两名女子到当地官府?”
“不!他们只负责为山庄酒店、茶楼招揽服务小姐,从不干买卖人口这事儿!”
“啪!”桑沐雨见端木十诫眼睛贼溜溜的转动,知道他没有说实话,便一剑拍在他的右肩上,吼道:“再不说实话,我现在就废了你!”
“是,有这么回事!不过,听说是地方官府也,也看上了那两个姑娘,不许带走,不得已,才卖了的。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十分清楚!”端木十诫肩膀骨一炸,疼得冷汗淋淋,哆嗦着说道。
“好!把你所说写下来,签上名,摁上手印。”
等桑沐雨问完,留下记录后,秋水易寒安排人依旧把端木十诫押到密室关押;把图纸和桑沐雨的询问记录一起递给无才浪子;接着带着众人回到正厅问道:“枫叶先生,你看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为了稳妥起见,我看这样……”无才浪子悄悄和秋水易寒耳语起来。
秋水易寒听后向杨柳飘飘姐妹三一招手:“你们三个跟我走吧。”
“嗯!”杨柳飘飘姐妹三个答应一声,立即跟着秋水易寒向门外走去。
无才浪子把雨在风中飘和玲珑玉招到跟前,轻轻交代一番后,便自己径自走了。雨在风中飘和玲珑玉则越强出了文澜,直奔北岸而去。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8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4542
发表于 2020-1-24 16:03:58 | 显示全部楼层

鼠年大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4-1 18:50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