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97|回复: 1

[长篇连载] 浪子门(55)

[复制链接]

214

主题

783

帖子

176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762
发表于 2020-1-19 14: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无才浪子 于 2020-1-19 14:08 编辑

第五十五回:显轻松老者聊闲话  施妙计侠女取文集  
   
    回到客栈,无才浪子见桑家姐妹已经坐在会客室里等他,便向桑沐雨问道:“看见了没有?”
    “我看见有一个人影一晃,越强进了左边那个院子。但因那人速度太快,距离又远,没看清那人的模样。”桑沐雪抢着回答说。
    “这倒没啥,只要证明我的感觉是对的就成。”无才浪子微笑着说:“辛苦你们姐妹了!”
    “不辛苦,能跟你在一起,帮你做点事儿,我们姐妹很荣幸!”桑沐雨赶紧接过话头说。
    “呵呵,浪子汗颜,谢谢小姐抬爱!”
    “先生不必客气!我姐说的是我们的真心话!”桑沐雪又抢着说,竟然还把称呼简略了。         
    无才浪子微笑着看了她们姐妹一眼,见桑沐雪说话后脸上露出粉红,桑沐雨的脸上也是羞里带笑,装作不知说:“呵呵,那我就倚老卖老,再烦劳沐雪小姐去帮我喊喊客栈老板松树墩先生,就说我有事儿找找他,不……”
    “行!我这就去!”桑沐雪没等无才浪子说完,就答应着起身出门去了。
    “沐雨小姐,待会儿若是松树墩老板把那老者找来了,麻烦你去文澜总管书房,找秋水易寒总管,对他说可以出发了。”
    “行!”桑沐雨答应后又请求说:“先生能不能以后不要叫我们姐妹小姐,小姐的,听起来别扭。你直接叫我沐雨,叫妹妹沐雪。这样听起来亲切。”
“好!就依你!”无才浪子嘴里说着,又看了一眼桑沐雨,只见她的脸上溢满了少女含羞的笑容。
“浪子先生,您找在下来有什么吩咐么?”没等桑沐雨接着回话,就见客栈老板松树人没进门话进门了。
“呵呵,麻烦松树老板了。”无才浪子笑着回道:“来这里几天,一直有两个徒儿在身边叽叽咕咕,静不下心来。现在她们都出去玩了;我听说那位‘听用’老者是地地道道的淇河人,想必对当地人文地理风俗习惯了解甚多,想利用这个机会找他聊聊,不知方便不方便。”
“方便,方便。我这就去喊他过来!”松树回答着匆匆去了。
“呆会儿,若是那老者来了,就请二位回避一下。”无才浪子等松树老板离开之后,对桑家姐妹说:“沐雨,别忘了我刚才的话。”
“嗯!”桑家姐妹点头表示明白。
说话间,松树领着那位“听用”老者走了进来:“浪子先生,‘听用’来了。你们聊吧。”
“呵呵,谢谢老板!有劳了!”无才浪子稍稍抱拳,表示谢意后,就开始和那“听用”老者打招呼。
“先生有客人,我们走吧!”桑沐雨见老者来了,也拉着妹妹桑沐雪一起告辞离开,直奔文澜总管书房而去。
听说“听用”老者是地道的淇河人?等其他人走后无才浪子问那“听用”老者道。
“是的,祖上淇河南岸武家庄的。”老者答道。
“难道老者现在,不在武家庄住?”
“说来惭愧!因为祖父经营不善,加上爱赌,祖上产业尽失,还欠下一屁股债。为了躲债,还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带着我们隐姓埋名,四处流浪,直到上世纪初,我才带着老伴又回到古灵山东侧,搭棚而住。”
“呵呵,看样子你要年长于我。咋这一把年纪,还要出来给人当下人,听人使唤咧!”
“这也是无奈之举!我老伴儿没有生养,前年下年她又突然去世了,剩下我一个人,呆在半山腰着实感到孤单,生活又苦,我就下山跟着那‘丐帮’四处行乞。上月初来到这文澜,见这客栈在招人,就求老板收留了我,给了我一个‘听用’的差事。”
“噢,原来老者也是命运乖张,一生坎坷。”
“我是无能之人,不像先生有才,受人敬重和敬仰!”
“哎!话不能这样说。我要是与你经历一样,一定比你更狼狈!”
“先生谦虚呗!”
“请问老者尊姓贵名啊?”
“他们都叫我‘听用’,先生叫我‘听用’就好!”
“那是差事的一个称呼,怎能代替姓名啊!”
“说来更惭愧,因为隐姓埋名流浪,我也不知道自己姓啥叫啥,小时候父亲叫我贱狗,后来成家了,老婆子说还叫贱狗不好,就喊我‘老当家’的,所以熟人都喊我‘老当家’。”
“嗯……‘老当家’,这就对了,‘老当家’……”
“先生,这称呼有什么不妥吗?”
“没有没有!我只是觉得你家老伴儿怪有水平的,这样称呼,又不失文雅,又切实际……”
“师傅,我们回来啦!”无才浪子和那“听用”聊了约莫个半时辰,突然间玲珑玉人没进门声音进门了。
“呵呵,我那爱呱噪的徒儿回来了,又不会让我们安静,打扰老者了,我们找机会再聊吧。”无才浪子假意显出无奈的表情,对那自称“老当家”的“听用”老者说。
“呵呵,有个徒儿在身边呱噪也热闹。我们再聊!”老者一边起身向外走,一边回话说。
“拿回来了?”等那老者走后,无才浪子问玲珑玉和雨在风中飘说。
“给!”玲珑玉调皮的一伸手,把一个包裹递给无才浪子:“您老自己看吧!”
无才浪子打开一看,正是那三本精华文集。高兴的说:“干得不错!她们人呢?”
“在这儿嘞!哈哈……”无才浪子的话音刚落,就听见门外才女三姐妹嬉笑着挤了进来,她们全都换了装束。
无才浪子迎上去笑着说:“呵呵,三位才女今日一换装扮,真是别具风采,令人眼前一亮啊。”
“那好,就请浪子掌门说说我们三姐妹‘亮’在何处?”老大杨柳飘飘听无才浪子一说,急忙上前出题目说道。
“是啊,浪子掌门,说说我们哪里‘亮’了。”老二夏雨蒙蒙和老三花间梦事赶紧在后面附和。
“那,那就别怪浪子轻佻了,我可真要说了哇!”
“不怪,掌门随便说,我们都当好话听着。”三姐妹又起哄。
“嗯……老大杨柳飘飘嘛:身材高挑体态丰,凸凹分明且适中。丹凤双眼柳叶眉,长发披肩秀耳蒙。蒜头鼻梁一字嘴,脸颊白净带粉红。一身戎装透英气,淑女做派侠女风,美得现代。”
“哈哈……这话我更爱听。”杨柳飘飘一听高兴地笑出声来:“再说说我两个妹妹,她们哪儿‘亮’了。”
“老三花间梦事嘛:长长脖颈粉如雪,脸若桃花眉似月,双眸明亮鼻挺秀,小嘴薄唇莺语切,身材窈窕赛西施,贤淑更比昭君绝,美的古典含蓄。”
“糟了,老大美,老三也美,就我不美了……唉!可怜我的爹妈也……”老二夏雨蒙蒙一听无才浪子跳过她夸老三花间梦事,故作羞愧逗趣的说道。
“哈哈……老二你丑女一个,哈哈……”杨柳飘飘和花间梦事知道无才浪子对夏雨蒙蒙另有说法,也故意跟着夏雨蒙蒙起哄讥笑起来。
“浪子掌门,你老人家就不能勉为其难,找点好听的说给她俩听听,别让她俩讥笑我么!”夏雨蒙蒙知道杨柳飘飘和花间梦事是在故意逗她玩,也顺势上前拉着无才浪子右臂,一边摇晃,一边小孩耍娇似的乞求道。
“呵呵,这可是你央求我说的,不好听,你可不许哭鼻子!”无才浪子本就性格开朗活泼,幽默风趣,年轻时还有些放荡不羁,只是收了弟子后收敛了一些。此时,夏雨蒙蒙这样一嬉闹,就又勾出了他的顽性。
“我不哭,保证不哭,你说嘛!”夏雨蒙蒙继续耍娇。
“咯!”无才浪子故意干咳一声说:“你看你:身材高挑蛮腰突,上下比例更显优,双腿修长如藕节,眼似丹凤眉似柳,唇如樱桃颚如月,脸蛋粉红白里透。与老大杨柳飘飘比起来略显隽韵,与老三花间梦事比起来又略显丰韵,美得古典与现代相结合。”
“哎呀,搞了半天,原来我们两个还没有她一个美!我伤心,呜呜……”杨柳飘飘一听,也故意逗趣,假意呜呜哭啼,逗得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一个个不仅有沉鱼落雁之貌,而且吟诗作赋,别具风格。作品在‘秋水文澜’堪称一流;武功也是出类拔萃的。一把淑女剑纵横秋水,令那些江湖败类闻风丧胆,江湖人称‘秋湖三女侠’,今日一见名不虚传。老朽就代表‘浪子门’谢谢三位女侠鼎力相助了。”无才浪子一抱拳说道。
“掌门先生,别听那些江湖上的瞎胡诌。无论是文,还是武,我们姐妹都是戳其皮毛。还望浪子掌门多多指点,多多赐教!”三位女侠忙答礼说。
“好了,我们就不相互恭维了。说说你们的精彩吧。”无才浪子拦住了话头说。
“按照掌门的吩咐,我易容成端木十诫,老三易容成端木枭,老二易容成山庄伙计,两个妹妹扮成旅客,一前一后进入‘温馨客栈’,那些下人还真没看出来我们是假的,一个个恭维有加。”杨柳飘飘回答道:“我们按照端木十诫所画图样,进到主事室,打开座椅下的机关,开启进入地下室的暗门,进到地下室;接着,又开启地下室墙上的暗仓机关,开了暗仓,取出文集。”
“三位辛苦……”
“枫叶先生,你看这是谁来了!”没等无才浪子的话说完,就听见文澜总管秋水易寒在门外大声招呼。
听得秋水易寒说话意思,无才浪子就知道是紫昙星、兮云飞扬、湖混混儿和白草园几个弟子来了。便急忙迎来出去。
“师傅,师傅……”无才浪子一出门就见江湖混混儿,紫昙星一边向他跑来一边嘴里喊着师傅。
“呵呵,你们来得正是时候,快,快进来……”无才浪子看着四个弟子奔波疲惫的样子,心里又是怜惜又是高兴。问道:“你们四个是咋碰到一起的?”
“是师叔让我们在鹤壁‘平阳客栈’汇合的。”兮云飞扬抢着说。
“嗯,还是你们的师叔想得周到……”
“枫叶先生,你们师徒先聊着。我去安排午饭,为他们四个接风洗尘。”秋水易寒见无才浪子师徒这般亲切,不便打扰,便借故拉着杨柳飘飘三姐妹一起离开了。
于是,留下无才浪子师徒七个在客室说话。
不一会功夫,说是饭菜可以上桌了。秋水易寒亲自来喊。临走的时候无才浪子悄悄向雨在风中飘递了一个眼色。雨在风中飘立即会意说:“师兄,师姐,你们先陪师傅去就餐吧,我身上有点不舒服,耽搁一下就来。”
“八师姐,咋我一来你就不舒服啊!”江湖混混儿很喜欢这个八师姐雨在风中飘,一听说不舒服,赶紧问道。
“走走走!你一个小毛孩,知道个啥呀,瞎鼓噪!”玲珑玉是过来人,知道雨在风中飘所说身上不舒服是啥意思,赶紧上去拦着江湖混混儿,拉着他往外走。
其他几个立即跟着一边讥笑说“一个小屁孩,知道个啥呀,瞎操心”,一边向饭厅走去。
无才浪子走后,雨在风中飘迅速将白草园和江湖混混带来的包裹,塞在无才浪子的床底下,做了固定形态,再把那三本文集塞在胸前,然后关好门窗,急匆匆向餐厅赶去。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8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4546
发表于 2020-1-24 16:04:14 | 显示全部楼层

鼠年大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4-1 19:33 , Processed in 0.140401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