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84|回复: 1

[长篇连载] 浪子门(57)

[复制链接]

212

主题

774

帖子

175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753
发表于 2020-1-19 14: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无才浪子 于 2020-1-19 14:14 编辑

第五十七回:求平安十诫索供词  保证据双凤战三田  
    无才浪子把来“秋水文澜”几天所发生的事情,向后来的四个弟子简明的作了介绍之后说:“时间已经过了大半。当今之计,就是赶紧把文集,和这几个到东湖作案人员的供词,安全地送回去;并向总管说明,凶手已经被我们锁定,正在想法追踪捉拿,不日就可带回东湖。”
    “师傅,把文集和供词交给我们吧!我们保证安全的把它们送回东湖!”无才浪子的话音一落,紫昙星和兮云飞扬就抢着说。
    “师傅,交个我和八师姐吧,我……”
    “别吵!还是听师傅安排吧。”没等江湖混混说完,雨在风中飘赶紧拦住了他。
    “此事不是那么简单。等我安排好了,再告诉你们。”无才浪子说完,又吩咐白草原道说:“草原,你去把桑氏姐妹请过来。”
    “好的,师傅。”白草园答应后匆匆去了。
    “昙星、兮云、玲珑,你们好好休息一晚。明天一早,你们就带着文集赶回东湖。玲珑,在路上你们要听紫昙星师姐的,不得胡闹。”白草园走后,无才浪子吩咐紫昙星、兮云飞扬、玲珑玉三个道。
“是,师傅。”紫昙星、兮云飞扬和玲珑玉三个答应后,各自准备去了。
说话间,桑氏姐妹随着白草园过来了。打过招呼之后,无才浪子把她们姐妹俩叫到自己的房间轻声交谈了一会,就见桑氏姐妹俩一起说:“先生放心!我们一定把事情办好。”说完匆匆出门去了。
最后,无才浪子又把弟子雨在风中飘叫到跟前,悄悄地对她说:“你去把客栈老板,松树墩先生请来,就说我有点事儿,请他帮帮忙。”
“是,师傅!”雨在风中飘答应着去了。
秋水易寒离开无才浪子的房间后,直接来到“议事处”。他令人把端木十诫父子和池家兄弟叫到正厅说:“端木总管,你信守诺言,让我们拿到了文集;我们也信守诺言,放你们回去。不过,有件事情我得跟你说清楚。你们的供词,我们都交给湖北东湖来的人了。他们要拿着你们的供词和文集一起回去,向上面交差。我想,你总不希望我拿着你们的供词,告到官府去,让官府追究你们端木山庄的责任吧。所以,希望你以后不要与我们文澜为难,不然,别怪我们不给你们山庄情面……”
“谢谢秋水总管!谢谢!我们以后一定与你们相安无事!”端木十诫一听,急忙表示听从道。
“这样最好!待会天就黑了,我们趁黑送你们出去,免得让你们庄主知道了,你不好交待!”
“谢谢,谢谢!”
于是,秋水易寒和看守端木十诫几人的人员,用耳语作了安排,就离开回自己的书屋去了。
松树老板跟随雨在风中飘来到无才浪子的套房,和无才浪子见礼、打过招呼之后问道:“不知掌门叫在下前来,有何吩咐。”
“呵呵,不好意思,又要麻烦你跟‘听用’老者打个招呼,就说我的主要事情已经办完了;徒儿们明天要各自出去玩玩,看看淇河两岸奇异风光;我想随时找他聊聊;请你别让他离开了,我找不到人。”无才浪子说。
“哦,这事好办!我现在就去通知他;让他明天在屋里等着,随时听候呼唤。”松树老板答应说。
“对不起!真是不好意思……”
“没啥!先生不必客气!”松树老板答应着告辞去了。
冬天,昼短夜长。待无才浪子和秋水易寒各自安排好了自己的手下之后,天色就已经暗了下来。因为第二天都有事,大家都是简单的吃了晚饭,便自休息,一夜无话。
翌日。吃把早饭。紫昙星、兮云飞扬和玲珑玉三个带着无才浪子给她们的文集和供词,与秋水易寒等文澜朋友一一告辞后,便策马离开,向来路奔去。
雪后初晴,虽然是阳光融合,北风微微,却也是寒气凝重。紫昙星师姐妹三个一路紧赶,不过一个时辰便来到了一段窄狭的山坡夹道。远远地,她们看见一个人站在路中央,挡住了她们的去路。
“前面有人挡路!师妹们小心!”紫昙星放慢速度,转身提醒后面的兮云飞扬和玲珑玉。
“看见了!师姐!”兮云飞扬回答说。
“师姐,让我前去看看究竟是什么人,竟敢拦我们的路!”玲珑玉气呼呼地说完,就要打马上前。
“师妹,不可!这地方我们人生地不熟,不能莽撞!”紫昙星拦住玲珑玉说:“你们在后面慢慢跟着,我去看看!”
“师姐当心点!”玲珑玉说。
“嗯!你们要随时注意后面,不可大意!”紫昙星嘱咐一声,便策马走上前去。近眼一看,原来那人:身骨瘦削显高挑,眼小鼻长薄唇翘。长衫合围腰带宽,透着阴险和钻刁。于是,她双手抱拳道:“请问先生,挡住我等去路,有何见教?”
“请问小姐,可是湖北东湖‘浪子门’的人?”那人没有正面回答紫昙星的问话,而是冷冷的反问道。
“小女子,正是湖北东湖‘浪子门’四弟子紫昙星。”
“那就对了。”
“请问,先生是……”
“四师姐,不用问。他就是端木山庄总管端木十诫。”玲珑玉跟上来,一见那人正是端木十诫,抢着说道:“上次被八师姐抓住,昨天才放回去;今天又来找麻烦,真是狗改不了……”
“哎!师妹不要出口伤人!”紫昙星见玲珑玉说话口无遮拦,赶紧拦住了。她继续对端木十诫道:“请问总管,有何见教?”
“我今天来,不是跟你们找麻烦,只是想向你们讨回一样东西,希望小姐能够成全。”端木十诫说。
“什么东西?”
“我们父子的供词。”
“这个,总管就有些为难我们了。你们的供词,我们要拿回去,作为我们‘浪子门’找到了到我们东湖社区行窃,并打伤文案主管的证据,结案的依据。退给你们,我们没法洗刷我们‘浪子门’的清白……”
“这,我也知道。但是,这事儿若是让我们庄主知道了,我们的姓命难保;所以,今天我必须要拿回来。”
“照总管的意思,本小姐要是不给,你就要硬抢哟!”
“我势在必得,只有对不知小姐了。”
“那好吧。你要是胜了我们,就还给你;你要是输了,那就怪不得我们了!”
“父亲,别跟她们啰嗦!她们是不会给的。我们只有靠实力,把它拿回来!”紫昙星正和端木十诫交涉。突然呼呼几声,从端木十诫后面的山坡树林里,飞出两男一女三个人,分左右站在端木十诫的身边。站在右边的那个女子,一字一蹦的说道。
紫昙星一看那女子:一袭黑衣罩全身,高挑身材曲线明。五官紧绷透杀气,背后双刀寒光生。正要问话,不料……
“哟呵,这是从哪儿蹦出来个丑八怪!”兮云飞扬却抢在了前面,讥讽道:“抢!‘癞蛤蟆打呵欠——好大的口气’。你抢的试试看。”
“试试就试试!”那女子说话间,忽地从背后取出双刀,就要上前。
“川子,你小心点!他们个个身怀绝技!”端木十诫提醒那女子道。
玲珑玉一听,急忙提醒兮云飞扬:“这女子是端木十诫的儿媳妇,端木川子,功夫了得,师姐多加小心。”
“少夫人,杀鸡焉用牛刀,让端木三田来会会他。”
“好!你小心点!”
“放心吧,少夫人!”端木三田说罢,忽的一个“白猿越涧”,越向兮云飞扬。
“倏!”兮云飞扬一见,“噌”的一声飞身下马,接着一招“柳絮飘飞”,于端木三田五尺之距站定道:“没想到,又冒出你这么个横经大于直径,腿粗头小的怪物来……”
“少废话!”端木三田见兮云飞扬讥讽他,气得眼珠只鼓,呼的一个“白猿前越”,跳到兮云飞扬跟前一拳之距离处,倏的一招“白猿击虎,右手成拳,直取兮云飞扬的胸前。
别看端木三田身形奇特,身体笨拙,可他也是自幼就开始练习“端木拳法”,身子却是十分敏捷。这一拳,不仅速度快如闪电,而且还力道十足。兮云飞扬顿觉一股劲风袭来,心里一惊,背脊渗汗。她不敢硬接,脚下向右后一个大旋转,绕至端木三田左侧,忽的一招“村姑推墙”,双手成掌一个旋转,积力于掌心,猛地推向端木三田的左腋下。
端木三田也是顿觉左腋下有一股冷风来袭,更是气得眼睛冒火。他不回身,不转身,待兮云飞扬的双掌临近身体时,倏地一招“白猿抓狐”,左手长臂一伸,五指成爪,一把抓住兮云飞扬的右手,将她的身体向跟前一拽,右手随即一招“三指锁喉”,大拇指、食指和中指成锁扣状,锁向兮云飞扬的咽喉。
兮云飞扬虽然很少跟随师傅闯荡江湖,江湖阅历甚少,但她的机灵善变,在浪子门也是可数的。此时见危险袭来,她并不慌张,也不顾少女的禁忌,身子顺势猛地向端木三田跟前一趋一仰,左脚嚯地一挥“村姑踢狗”,一脚踢向端木三田裆下。
兮云飞扬这一招虽说是急救,但也是速度快如闪电,力道使出七分,若是端木三田中招,那就只有做太监的份了。端木三田万万没想到,兮云飞扬一个俊俏女孩,也会使出这一招,也是大惊失色,呼的右手成掌一招“白猿拍腿”,一掌拍向兮云飞扬的左脚。
“倏!”玲珑玉一见这端木三田武功非凡,兮云飞扬应招吃力,一时难以取胜,也是气得脚底生烟,趁他们过招之际,呼的一招“龙女出海”,飞身来到端木三田的身后,手中玉带剑猛地一招“龙女刺绣”,刺向端木三田抓住兮云飞扬的左手腕。
与此同时,兮云飞扬见自己的招式,解了端木三田锁喉之危,便忽的左腿向下一沉,右腿呼的又是一招“村姑踢狗”,一脚踢向端木三田右脚脚腕。
端木三田顿觉手腕和脚踝刺痛。他呼地一下松开兮云飞扬,迅疾一招“白猿蹬岩”,身子向后一翻一滚,至玲珑玉前下方,双腿猛地蹬向其小腹。
这一招来的太突然,玲珑玉躲闪不及,只好使出下策,身子向后一仰倒地,右手玉带剑忽的一招“龙女断线”,一剑割向端木三田的双腿。
端木三田倏地一个后滚翻,突地滚到兮云飞扬的跟前,紧接着一招“白猿蹭裆”,直取兮云飞扬中盘。这是“端木拳法”中较为厉害的一招。它看似下流,其实阴毒。此一招两式:双脚同时伸入对方双腿间,猛的向两边一分,使得对方下门敞开,露出身体脆弱部位;紧接着,右脚突地向上一踢,击向对方脆弱部位,造成对方重伤;无论男女,若是被击中,轻则疼痛难忍,给敌人以可乘之机;重则失去抵抗力,完全受敌人控制。
兮云飞扬见端木三田,对自己使出这等下作招数,真是气得“脚下热气冒,发梢冷烟生”,呼的一个“柳絮飘飞”,身子跃起,绕着端木三田踢来的右腿,一绕至端木三田的左边,旋即又一招:“村姑踢狗”,右脚一脚踢向端木三田的腰间。
这一此,兮云飞扬使得既快又狠。端木三田也不愧武林高手,见兮云飞扬单腿提来,顺势一个“白猿打滚”,滚出腿势之外,呼地站起身体以一抵二,与兮云飞扬和玲珑玉大战起来。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8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4166
发表于 2020-1-24 16:05:58 | 显示全部楼层

鼠年大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2-28 11:01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