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45|回复: 1

[长篇连载] 浪子门(58)

[复制链接]

212

主题

774

帖子

175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753
发表于 2020-1-19 14: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五十八回:夺供词端木枭用力  服凶徒玲珑玉逞能  

    话说端木三田以一敌二,与兮云飞扬和玲珑玉大战几个回合不分胜负,端木十诫有些着急,悄悄对端木枭说:“枭儿,快去帮帮三田,争取活捉一个回来。”
    “是,父亲!”端木枭答应一声,呼的一招“白猿越涧”,猛地扑向兮云飞扬。
    紫昙星一见端木枭上前围攻兮云飞扬,倏地一个“仙子飞渡”,身子犹如仙子般腾空跃起,飞了过去,手中仙子剑向胸前一横,挡在端木枭的前面。
    端木枭不喜欢用兵器,一招“白猿掏心”,右手一拳攻向紫昙星的胸前。
    这招虽然是一个常用招式,但力道劲猛。紫昙星不敢怠慢,倏地身子向左一侧,右手仙子剑剑不出鞘,呼的一招“仙子指路”,以攻代守,直取端木枭的左眼。
    端木枭以为紫昙星在戏弄他,气得眼冒金星,倏地一个“白猿扑狼”,身子突地跃起,向紫昙星一扑,左手一招“白猿格臂”,挡开紫昙星的剑,紧跟着右手呼的一招“白猿摘桃”,一把抓向紫昙星那高耸的左胸。
    女人的胸部是女人的脆弱部位,若是被抓住,必定受制于人。所以,端木枭的这招,既显得有些下流,又有些阴险。紫昙星见端木枭对自己使出如此阴损下作之招,气真的是不打一处来。她倏地一个“仙女望月”,身子猛地向后一仰,双膝跪地,向着端木枭扑来的身体下一滑;于滑动之间,忽的挥剑出鞘,至端木枭的身体下时,倏地一招“仙女上香”,一剑刺向端木枭的小腹。
紫昙星虽然生得:体态窈窕模样精,双胸高耸露粉馨。眉如柳叶双眸黑,鼻儿小巧嘴若樱。火红套装绿裙短,犹如仙子下凡尘。但她在浪子门,也是出了名的古怪精灵。不仅文采飞扬,诗词歌赋,故事散章,样样都可信手拈来,而且武功也是一流,一套“仙女剑法”,练得炉火纯青;徒手擒拿,甚是刁钻古怪。此时一招,虽然她力道不是十分,却因为速度之快,也是令端木枭大惊失色,浑身冷汗直冒。在空中突地一招“白猿翻身”,身子向右边一个翻转,企图以此躲过紫昙星的剑峰,可惜晚了瞬间,紫昙星的剑刺破他的衣服,剑尖将其肚皮划了一条口子,鲜血渗出,浸透衣服。
端木枭忍着疼痛,一个“白猿打滚”,滚出圈外。他双手捂了一下肚子,复又转向紫昙星……
“枭儿,别急,父亲来帮你!”端木十诫一见端木枭那情形,便知儿子受了伤,呼的一招“白猿越涧”,越过端木枭的头顶,扑向紫昙星;紧接着一招“白猿碎石”,右掌一掌拍向紫昙星的头顶。
端木十诫和端木枭以二敌一,与紫昙星大战起来。
双方这一战也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只打得:山川尘烟起,江河波浪生。
端木川子站在一旁,冷眼观望好一阵子后,发现紫昙星一行就是三人,她心里落下阵来,心想:“公爹与小叔子以二敌一,凭公爹的功夫,纵然一时不能取胜,也不至于落败;我只要帮助端木三田,不然他就会有危险……”
“都给我住手!不然,我宰了他!”端木川子正准备上前帮助端木三田时,却听玲珑玉大声吼道。
端木川子一见,玲珑玉的玉带剑有如灵蛇一样,缠住了端木三田的脖子。她大惊失色,倏地使出轻功绝学“樱花追风”,闪电般一晃就到了玲珑玉的身侧,手中长刀一招“一刀断肢”,砍向玲珑玉握剑的右手手腕。她企图以此险招制住玲珑玉,就算牺牲端木三田,也要迫使紫昙星还回公爹和小叔子的供词,免除一家之灾。
这招极快又有力道!玲珑玉本没想置端木三田于死地,只好一个“龙女打旋”,身子沿着端木三田的身子一旋,右手一拉,收回玉带剑;复又一个“一跃十丈”跳出圈外。
不过,那玉带剑在一拉之间,剑峰依旧将端木三田的脖子划开一条深深的口子,疼的端木三田“啊”的一声尖叫。
“三田,你且退下,让我来收拾她们两个小贱人!”端木川子见端木三田脱离了危险,对他说。
“不,少夫人,我没事儿!我一定要亲手杀了这个贱人,报这一剑之仇!”端木三田不服气。
“好!我们一起上,抓住这两个小贱人,我任由你处……”端木川子恶狠狠的说。
“噹!” 端木川子的话音没落,却见一枚铁蒺藜呼的一下打在端木川子的刀身上,火花四溅,震得端木川子握刀的右手虎口发麻。端木川子大惊失色,忽的收回手中刀,一个转身,却见两位女子已经一左一右的站在离她两张开外的地方,怀抱玄女剑,瞅着她微笑着。
这两个女子不是别人!她们正是桑氏姐妹,桑沐雨和桑沐雪。老大桑沐雨等双方都停下来后,哈哈一笑说:“端木十诫,果然让浪子掌门说中了。你就是一个不守信用的小人。他算准你要追讨供词,所以,派我们姐妹暗中跟着,保护三个妹妹,咋样?是你们自己滚开呢?还是要我们赶你走!”
“桑姑娘,其实,我也不想做背信弃义的小人;只是那些供词,若是传到我们庄主那里去了,就会危及我们全家的性命。我想,你总也不想我们全家为此而丧命吧。你就行个方便,劝他们把供词还给我。我只要我们父子的供词,不要文集;我们也不是很懂你们中华文学之人,看了也看不懂,要这也没用。”
“我说端木十诫,你就那么自私啊!就为你们几个的性命,去祸害整个‘浪子门’的人的性命啊!要是没有你们的供词,‘浪子门’就交不了差,整个门派都要遭殃,你知道不知道啊!”桑沐雨说。
“父亲大人,这些人是不会同情我们东瀛人的。别跟她们说好话。她们今天要是不留下供词,儿媳妇让她们一个也别想离开这里!”端木川子依旧是一字一蹦的说。
“哎!川子,你不知道,中国是个礼仪之邦,最讲礼仪;只要我们给她们讲明了我们的难处,她们会帮助我们的。”端木十诫故意抬举桑氏姐妹,用以激将桑氏姐妹,帮助劝说紫昙星,还回他们父子的供词。
“哎呀,端木大总管,你抬举我也好,激将我也好,都没用。我受浪子掌门之托,是一定要保护她们三个,把文集和你们的供词送回湖北的;就请端木总管行个方便吧。”桑沐雨也装作很为难的说。
“姐姐,跟他啰嗦个啥,抓住她不就得了!”桑沐雪有些心急,催促说。
“那好!就让我见识见识你们中国功夫吧!”端木川子说着,呼的一个“樱花追风”,人影一晃就到了桑沐雨跟前。双手握刀,猛地一招“力劈天门”,一刀劈向桑沐雨的顶门。
桑沐雨顿觉一股杀气袭来,不敢怠慢,握剑的右手手腕一挽,手中玄女剑一招“玄女扫尘”,横里一挡,“噹”的一声,挡在端木川子的刀身上,火光一闪,把端木川子武士刀磕得偏向一边;接着呼的一招“玄女修枝”,一剑代刀削向端木川子握刀的双手手腕。
这一招看似轻巧,实则快捷有力,若是被削中,手腕不断即伤。
这端木川子也是“牛三锅点亮——不是省油的灯”,见桑沐雨玄女剑削来,嘴里一个讥笑:“哼!”手里不停,待桑沐雨的剑近手腕时,忽的双手手腕迅疾一个旋环,武士刀一挥“樱花粘枝”,武士刀一下子粘住桑沐雨的玄女剑,飞速绕环。这是东瀛刀法中最基本,也是最具功夫的一着。桑沐雨虽然“玄女剑法”娴熟,但此时,她的剑被端木川子粘着,转的飞速,也显得有些眼花头晕。
“呼!”正当桑沐雨感到有些吃力的时候,妹妹桑沐雪突然一招“玄女刺绣”,一剑刺向端木川子左眼。端木川子大骇,只好放弃桑沐雨,随手一招“迎风一刀,武士刀迎着桑沐雪的玄女剑横里一斩,格开桑沐雪的剑,迅疾一招“浪人飞镖”,右手一挥,手中武士刀脱手,流星似的直取桑沐雨胸前;左手倏忽从背后取出另一把武士刀,嚯的一招“挥刀如虹”,迎着桑沐雪面部,自左上至右下猛力一斩。
端木川子这虽然是两招,却如同一招同时,真个是疾如闪电,快似迅雷。令桑氏姐妹大吃一惊。不过这桑氏姐妹也非等闲之辈,虽然心里吃惊,但行为并不慌张。桑沐雨见端木川子武士刀如箭而来,手里将玄女剑一则一挥,“借物还物”,呼的一下,把飞来的武士刀反弹了回去,直取端木川子的右侧腰间。桑沐雪见端木川子武士刀攻来,倏地一招“玄女翻身”,身体猛地向左侧一翻,避过刀锋,握剑的右手随着身子的扭动,至端木川子的左侧,玄女剑复又一招“玄女刺绣”,刺向端木川子左腰间。姐妹俩可以说是配合默契,恰到好处。
端木川子也是艺高,人胆大。见自己的刀被对桑沐雨反弹回来,同时桑沐雪的剑刺来,依旧不慌不忙,右手顺势一伸接住挥回来的刀,左手武士刀绕着身体一旋,“噹”的一声挡开了桑沐雪的剑。
桑氏姐妹见端木川子破了自己的攻势,心里更是气得火冒三丈。姐妹俩同时大喊一声:“醍醐灌顶!”“玄女断机!”桑沐雨忽的一个腾空飞起,于端木川子头顶之上,双手握剑直伸,与身子呈直线,猛地刺向端木川子的头顶;桑沐雪则一个扑身,倏地向前一跃,整个身子有如箭一般射向端木川子,至端木川子跟前,右手玄女剑一侧,呼的一剑砍向端木川子的小腿。
端木川子顿感浑身寒气森森,冷汗直冒。但她毕竟是高手中的高手。她见桑沐雨姐妹来势凶猛,不敢硬接,忽的身子向旁边一偏,右手武士刀一招“一刀落英”,割向桑沐雨下落的手臂;左手武士刀复又一招“迎风一刀”,挡开桑沐雪的剑。端木川子的这招,也算得上刁钻古怪,灵敏快捷。
可她哪里知道,这桑氏姐妹“玄女剑法”的精妙;更没想到她们姐妹的那招“醍醐灌顶”和“玄女断机”,乃是“明修栈道”,真正厉害的是后面的“暗度陈仓”。桑氏姐妹见端木川子中了自己计谋,一个在空中迅疾一个“改竖为横”,身体倏忽一横,于端木川子的后侧;一个倏的蹲起身子;姐妹俩同时使出成名绝招——“玄女剑法”的第六招“玄女劈柴”,手中玄女剑一挥,以剑代刀,一个砍向端木川子握刀的右手手腕;一个砍向端木川子握刀的左手手腕。
这招真正的是速度快如闪电,力道大如雷霆。端木川子纵有千般本事万般能耐,此时,也无回天之力。只听“噹噹”两声,双手武士刀一起掉落在地上。
呼!呼!正当桑氏姐妹就要上前擒住端木川子的时候,突然从背后飞来两枚三角镖,分别攻取桑氏姐妹后心。
桑氏姐妹大惊,不及回招,只好出自下策,就地一个“玄女耍娇”,身子就地一滚,滚出镖锋之外。
接着就听见有人大喊:“快去帮助主人,拿回东西!”
“嗨!”只见五个全身黑衣黑帽的汉子,用东瀛话答应一声,其中三个,呼的一个“白猿越涧”,扑向玲珑玉跟兮云飞扬,另外两个扑向紫昙星。
刚才发镖之人,却呼的与端木川子靠拢说:“川子别慌,我来帮你!”
“夫君,你来得正好!快抓住她们!帮父亲拿回供词!”端木川子仍然是一字一蹦的说。
桑沐雨一听,知道这来人正是端木十诫的大公子端木鹫,心里暗暗一笑:“浪子掌门真是神算。他们全家都来了。看来掌门的‘假道分兵’之计已经凑效。我这戏也就没必要再演了。”于是大声喝道:“都住手!快给我住手!”
这一声大喝,来得既突然,又震慑心智。众人虽然都在打斗中,却也都是自然或不自然的虚晃一招,跳出圈外。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8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4166
发表于 2020-1-24 16:04:51 | 显示全部楼层

鼠年大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2-28 10:00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