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68|回复: 1

[长篇连载] 浪子门(59)

[复制链接]

212

主题

774

帖子

175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753
发表于 2020-1-19 14: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五十九回:峡谷间周之寒解围  卫辉道黑衣女打劫

    见大家都停下来了,桑沐雨又大声对端木十诫问道:“端木总管,你今天是执意要拿回供词了?”
    “事关全家安危,我必须要拿回!”端木十诫答道。
    “那好!紫昙妹妹,我临行前你师傅吩咐过,若是端木总管执意要拿回他的供词,让你给他。毕竟事关他们全家性命,给他吧!”
    “这,这……”紫昙星有些犹豫。
    “这是你师傅的吩咐,不得违抗!”
    “那,好吧!”紫昙星虽然心里有十二分的不愿意,但她听桑沐雨说是师傅吩咐,不敢违抗,只好拿下后背上的包袱,准备拿出供词……”
    “慢!我们还要拿回那包袱里所有的东西!”突然,端木鹫大声说道。
    “你们这帮狗东西!别得寸进尺,以为你们人多,我们就怕你们!”玲珑玉气呼呼地骂道。
    “不怕?你试试看!”端木鹫显得有些狂妄。
    “算了吧,好汉不吃眼前亏!紫昙妹子,把包袱给他们吧。我们回去找你师傅再另想他法。”桑沐雨又大声对紫昙星说。
听桑沐雨一说,紫昙星知道师傅必然另有安排,便气呼呼地一把将包袱扔了过去。
“我们快走!”桑沐雨见端木十诫接过包袱,喜盈盈地准备打开看,便大声吩咐紫昙星和兮云飞扬、玲珑玉说。
于是,一行人呼地就要上马……
“快!拦着他们!这东西是假的!”突然,端木十诫大声喊道。
“呼!呼!”端木鹫一听端木十诫吆喝,倏地一连两镖,直取桑沐雨和桑沐雪姐妹。端木三田也是一个“白猿腾空”,飞身拦住玲珑玉;端木十诫以手里的包袱作暗器,呼地掷向紫昙星,把她拦在马下。
于是,端木十诫以十对五,双方大战起来。
“贼徒,休得猖狂!”双方战得正酣,忽然,随着一声大喝,就听“啊,啊”两声,就有两个黑衣人长刀落地,左手捂着右手,哇哇大叫失去抵抗。
来人正是“秋水文澜”文案主管周之寒。只见他一连伤了两名黑衣人,解了玲珑玉和兮云飞扬之危之后,呼地一招“白条飞浪”,飞到端木枭的身子左侧,还没等端木枭反映过来,手中秀士剑嚯的一招“秀士削竹”,一剑削向他攻向紫昙星的右掌,端木枭发现后,已是收式不及。被周之寒一剑削伤两个指头,也是疼得哇哇大叫,跳出圈外。
端木鹫见此人如此厉害,瞬息间连伤三人。双方阵势,势均力敌;且那高手又在父亲身边,唯恐时间长了对父亲不利。便大声吆喝道:“父亲,我们走!”
端木十诫听到儿子呼喊,呼的一招“白猿越涧”,跳出圈外,带着手下匆匆去了。
桑沐雨快速跑到周之寒跟前,问道:“周大主管,你是咋的知道这事儿,及时赶来帮忙的?”
“这事说来话长,我们还是边走边说吧。我们得赶快回去!”周之寒回答说。
于是大家纷纷上马,疾奔秋水而去。
按照无才浪子和秋水易寒的计划,安排好一切事宜后,无才浪子又请客栈老板松树,找来了“听用”老者,接着上次没聊完的话题继续聊天。他们聊过鹤壁的人文地理后,又聊淇河两岸的秀美风光;聊古灵山的玲珑与灵气;聊河南武林界的逸闻趣事。
“师傅,我们的东西被人抢了……”不想,无才浪子和“听用”老者正聊得起劲的时候,玲珑玉突然闯了进来,一脸哭相说。
“玲珑,咋这样不懂礼貌哇!没见师傅有客人在吗?这么冒失!”无才浪子假意生气,拦住了玲珑玉:“有事,待会再说!”
“呵呵,既然掌门弟子回来了,有事!我就不打扰了,有空我们再聊吧!”“听用”老者笑着起身告辞,他说着话,看了一眼玲珑玉,接着道:“看把这小姑娘急的!”
无才浪子也是笑着站起身来,送“听用”老者出门。
“别急,别急!师傅告诉你们吧:他们抢走的都是假的,抢去了也没用!”无才浪子送走了“听用”老者,赶紧回身劝玲珑玉和紫昙星说。
“先生,我们回来了!”说话间,桑沐雨和众人一起走了进来对无才浪子说道。
“嗯,辛苦了!安全回来就好!”无才浪子微笑着回答道。忽然,他看见周之寒也在人群中,又问道:“之寒主管,你咋也和他们在一起了?”
周之寒回答说:“我这几天一直在对岸监视。今天五更,看见端木十诫的儿媳妇端木川子,带着一个男子突然悄悄来到客栈,与端木十诫及端木枭暗暗商量一阵后,就见四人鬼鬼祟祟的出门,向杨河方向奔去。于是,我就在后面跟着,想看个究竟。原来,他们是要在二夹沟这个地方,拦截人,抢东西。开始,我以为他们所抢劫的是别人——因为我不认识紫昙星和兮云飞扬二位;后来,我发现还有玲珑小姐也在,就知道必与你们‘浪子门’有关;就躲在暗处静观事态发展。却不料,又发现端木鹫带着五个黑衣男子赶了过来。最初,我见双方力量均衡,后来的六个人一参与,双方就优劣分明了。所以,我偷袭了端木十诫他们。伤了他们三个人,其中一个还是端木十诫的二公子端木枭,才逼退了他们。”
“哦,原来是这样啊!之寒,这回你可是救了她们了!”无才浪子微笑着说。
“嘿嘿,没啥,也就是投了个机,取了个巧而已!”周之寒笑着说。
“师傅,那真文集咧?”兮云飞扬着急的问。
“嗯,想必他们现在已经过了鹤壁,快到卫辉了!”无才浪子在心里算了算说。
“你们的师傅早就安排好了。你们就别瞎操心了!”桑沐雨也劝兮云飞扬几个说。
“你这老东西!安排好了,告诉外人,都不告诉我!”玲珑玉在心里咕噜着,白了桑沐雨一眼:“就感觉自己是主人似的。”
玲珑玉的表情变化没逃过桑沐雨的眼睛。他知道玲珑玉对无才浪子的心思;也明白她对自己的心思。她表面不说,在心里笑了笑:“看你师傅最后选择谁!”
“好了!你们也累了,都去休息吧!有事,我会叫你们的。”无才浪子催促了几个弟子之后,又对周之寒说:“之寒,回来了正好,暂时不用监视对岸了。秋水总管和‘三才女’都出去办事了,让你在家看着点,别出什么岔子。”
“是,浪子掌门!”周之寒答应以后也告辞去了。
众人走后,无才浪子微笑着把一个信封交给紫昙星说:“回去后,先把这信交给师叔,一切听他的安排。待紫昙星答应后,他又催促紫昙星、兮云飞扬和玲珑玉三个说:”快到我房间拿上干粮和水,速速奔大路,追上白草园他们,务必将人犯、文集和真证词送回东湖,不得有误。”
“是,师傅!”紫昙星、兮云飞扬答应一声转身去了,玲珑玉却站在原地没动。
“咋啦,师傅的话你没听见吗!那可是关系到浪子门整个门派的安危,不能有半点的闪失!”无才浪子见玲珑玉不走,知道她的心思,假意生气的说。
“是!知道了!”玲珑玉转身离开的时候,眼眶里含着泪水,嘴里嘟噜着:“不就是看上了桑家姐妹,赶我走么……”
按照无才浪子和秋水易寒的安排,白草园、江湖混混儿和雨在风中飘三个,带着真文集和端木十诫等人的供词,从一条小道,绕过市区直奔新乡。”
不料,过了鹤壁,快近卫辉的时候,在一个一边是小河,一边是陡峭的山坡树林的地方,呼地从树林中飞出三个身材高挑,曲线分明,却全是黑衣黑巾黑纱蒙面,背插双刀的女子,挡住了她们的去路。
“前面有人挡路,师妹师弟,小心点!”白草园回身提醒雨在风中飘和江湖混混说。
“知道,师姐,我已看见了!”雨在风中飘说。
“我也看见了!”江湖混混儿吆喝道。
师姐弟三个放慢速度来到三个女子前面,白草园双手抱拳说:“小女子湖北东湖‘浪子门’六弟子白草园,不知三位女侠拦住去路,有何见教!”
“既然你自己说是‘浪子门’弟子,就不用我多费口舌了。把你身上的包袱留下,我们就相安无事!”其中一个个子更显高挑,曲线更显分明的女子说。
“这包袱里,既不是金银,又不是贵重物品,就几本书,不知女侠要它何用?”
“这个你不用管,只顾留下便是!”
“我要是不留呢?”
“那就别怪我们,你们也得留在这儿!”
“师姐,他们是谁呀?吹这么大的牛皮!”没等白草园搭话,江湖混混儿抢着问道。
“师弟,别瞎说!”雨在风中飘赶紧拦住江湖混混儿道。
“你一个小屁孩,也敢这样对你慕容姑奶奶说话?”另一个自称慕容的黑衣女子抢着骂道。
“别多嘴!”高个黑衣女子拦住这个自称慕容的女子,接着又问白草园道:“你们到底留,是不留?”
“不留,你又怎的?”白草园语气强硬。
“你们两个上,把她们给我拿下!”高个女子一挥手,气呼呼地命令另外两个女子道。
听得吩咐,只见那个自称慕容的女子,和另外一个女子,同时呼的一个“羚羊飞渡”,飞向白草园,与身体腾空间忽的取出单刀,一招“仙姑指路”,以刀代剑,直刺白草园的前胸。
白草园虽然在“浪子门”弟子中排名第六,可她的精明沉着和功夫,却不在第六。一把月牙琴弹奏的《南乡勾魂曲》,可一曲勾魂;一把仙子剑能将师傅真传的“仙子剑法”,使得炉火纯青;“棋子暗器”,轻功“流水行云”, 在江湖上也是屈指可数的。此时,她见两个黑衣女同时攻来,不慌不忙,使出轻功绝活,一个“行云式”身子轻飘飘地离开马鞍,有如仙子一般腾于她二人之上,右手倏地从腰囊中掏出两枚棋子,呼的分别打向二人的背脊穴。
这两个黑衣女子真的也是“鲁智深倒拔垂杨柳——有硬功夫”的。听得背后响声,知道是暗器。她们人在空中呼的一个“鹞子翻身”,身上宽大披风一转,将棋子扫飞,人落在地上。稍稍调整一下呼吸,忽的又一起攻了上来。
雨在风中飘见师姐在空中破了二位黑衣女子的招数,人已经立地,复又受到对方夹攻,心中气恼。她倏地一个“云雀钻林”,飞身挡在那个自称慕容的黑衣女子前面;右手长箫迎着对方攻来的长刀,一招“收刀入鞘”,箫管套向刀尖,左手一招“单劈手”,嚯地劈向对方握刀的右手手腕。
雨在风中飘两招齐发,令对方心中大骇,呼的一个“落地旋风”,身子向下一沉,右手一缩,蹲身在雨在风中飘跟前,复又长刀一挥,变长刀为旋风刀,只攻雨在风中飘的下盘……
白草园见雨在风中飘挡住了那个慕容,便迎着另一个黑衣女子,手中仙子剑突地一招“仙子摆布”,剑如波浪,快速晃动着,直取对方面部。
那女子一见讥笑道:“雕虫小技,也敢拿出来献丑!”她嘴里说着,手里动着,右手手腕呼的向上一挽,长刀竖起,横里一挡一粘,企图用刀黏住白草园的剑。可她哪里知道白草园这“仙子剑法”的奥妙,只见她的长刀刚刚竖起,还没来得及横挡,白草园手腕往下一沉一挽,一招“仙子划弧”,仙子剑变刺为割,剑尖呼的割向她的手腕,只吓得她冷汗一冒,呼的一个“左腾挪”,跃出剑锋之外……
高个女子在一旁冷眼观看一阵,觉得双方暂时还是旗鼓相当。又没有看见对方有另外的人出来助阵,心想:“那娃娃既然被派来护送,要么是武功高强之人;要么是浪子的信任之人。若是抓住他,必能逼迫他们交出文集。”想到这儿,她便忽的一个“樱花追风”,身影一晃,便已飞到江湖混混儿对面,右手一招“白猿抓猴”,一把抓向江湖混混儿的胸前。
别看江湖混混儿年小,个子矮,像个娃娃,其实,很多地方他已经得到了浪子的真传,刁钻也与浪子当年相差无几。他虽然在看师姐们打斗,可心里从没有放下对那个高个女人的提防,早已悄悄把师傅传给他的一对“浪子枪”拢在袖中。此时,他见那女人一把抓来,不躲不闪,右手一抬,径直迎向那女人抓来的右手,待与之对掌时,袖中“浪子枪”枪尖呼的一招“浪子挑灯”,正好扎在那女人的掌心。
高个女人顿感一阵钻心的刺痛,呼的一下缩回右手,随即左手一招“白猿赶扇”,一掌拍向江湖混混儿的右肩。
这招既是自救,又是进攻。不仅速度快如闪电,而且还力道十足。江湖混混儿顿感一阵巨风袭来,不敢大意,呼的一招“泼皮耍赖”,身子滚到马的肚皮之下,躲过掌风……
“呼,呼!”正当白草园、雨在风中飘与黑衣女子大战十几个回合,难分胜负的时候,突然听见一阵风声响过,就见两个黑衣女子蒙面的黑纱飘落,露出真实面目。两个黑衣女子大吃一惊,呼的一招“一跃十丈”,跳出圈外大声喝道:“什么人?竟敢偷袭我们!”
“哦!蘅芜幽韵,富士酒店主管;慕容轩,富士酒店女招待总叫习。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当起拦路抢劫的女匪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带着几分讥讽的语气,反问那两个黑衣女子道。
“你,你是谁?”
“这个你们别管,等我揭开那个贱人的面纱,你就知道了。”来人没等那两个黑衣女子问完,便抢过话头,说着呼的一招“白条飞浪”,飞到江湖混混儿身边,嘴里不答话,一掌把江湖混混儿推向一边,手中淑女剑,一剑撩向那高个黑衣女子蒙面的黑纱。那女子一见来人大吃一惊,呼的一招“白猿腾空”,跳出圈子,大喊一声:“走!”复又一连几个“一跃十丈”,跳上山坡,逃进树林,不见踪影。另外两个听见喊声,也是:鳌鱼脱却金钩去,摇头摆尾不再来。
雨在风中飘一看这来人正是“秋水文澜”“三才女”的老大杨柳飘飘,不由喜出望外,正要上前打招呼时,却听杨柳飘飘说:“办正事要紧!你们赶紧赶路去吧。”声音没落,人已经在十丈之外。
白草园令雨在风中飘和江湖混混儿,重新整好行装,继续赶路去了。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8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4166
发表于 2020-1-24 16:05:17 | 显示全部楼层

鼠年大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2-28 11:10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