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77|回复: 1

[长篇连载] 浪子门(60)

[复制链接]

200

主题

754

帖子

172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729
发表于 2020-1-19 14: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六十回:捉人质智子使诡计  制元凶秋水用泥团


    杨柳飘飘解了白草园等人之危之后,迅速赶上秋水易寒和夏雨蒙蒙、花间梦事,并对他们说:“浪子掌门预料不错,果然是那贱人和蘅芜幽韵、慕容轩三个。估计那贱人也认出是我,就退去了。”
    “嗯!看来我们的一切主动都是她传递给端木山庄的。”秋水易寒听后说。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杨柳飘飘问道。
    “既然是她,我们就按照浪子掌门的安排,改装易容,依旧暗暗跟随白姑娘他们,到信阳与应山相交处的李家集去。浪子掌门估计‘端木山庄’会派高手在那里拦截。”
    “为什么?”花间梦事急忙问道。
    “一则,哪里是两省交界,人来人往,容易鱼目混珠,他们做了,也可以赖账;二则,他们估计,我们就是护送,也只会送过郑州,不会送到哪里,只要派出足够人手,取胜就有绝对把握。”
    “哦!原来会这样!这些家伙如意算盘打得够精的!”花间梦事豁然明白。
    雪后的河南,虽然冬日明艳,天明地净,气候湿润,但也不少冰裂的寒风和霜凝的寒气笼罩。
    白草园师姐弟三个不顾寒冷,一连五天的长途奔袭,赶到河南与湖北交界的繁华小镇李家集时,已是日落西山,天将近晚,街面上路冷人稀,店铺关门。
为了避免意外,白草园吩咐雨在风中飘叫开一家门缝里还亮着灯的路边小吃店,向店家买了几个剩余烧饼,要了一壶冷开水,作为充饥,便策马继续赶路。他们决定,赶到湖北与河南的分界岭,鸡公山前面应山境内的三潭山庄打尖休息。
不料,出了李家集,到达鸡公山北侧的时候,白草园瞭远看见几个黑影晃动。她转身提醒雨在风中飘和江湖混混道:“师妹,师弟小心!前面有异样。”说罢,复又转身策马前行。走近一看,原来是六个全身黑衣黑帽黑面罩,身背东瀛武士双刀的人,分两排站在路中央,挡住了他们的道路。于是,她双拳一抱说:“在下湖北东湖‘浪子门’弟子,有急事要赶回本门,不知阁下挡住我等去路,有何见教?”
前排中间的那黑衣人不动声色,沉声说道:“我等的就是你们!”
“为何?”
“一、想要你们身上的东西;二、想留下你们。”
“就凭你?”江湖混混初出江湖,不懂江湖之道,抢着师姐白草园的话头,不屑地反问道。
“师弟,别打岔!”雨在风中飘赶紧拦住江湖混混。
“阁下是……”
“其实,你也不用揣着明白装糊涂,不说,你们也知道我们是谁。”
“既然你们是‘端木山庄’的人,就没必要藏头露尾,示出你们的真面目,我们愿意与你们一决高下!”雨在风中飘右手一挥,拦住那人,语言严厉地说。
“好!”那男子一把扯下身上的夜行衣,露出满身东瀛和服装束。跟着,其余五人也呼地去了夜行衣,露出真实面目。那男子继续道:“我索性告诉你们吧:在下就是端木庄主的二公子端木武夫。”说着,他又用右手一指站在他左右的两个女子说:“这两位分别是我的妻子端木雅子;妹妹端木智子;后面的三位(站在他身后的两男一女)是我们山庄的家将,端木大郎、端木次郎两兄弟,和我妹妹的侍婢端木映月。”
“哥哥,少跟他们啰嗦,赶紧抓住他们带回去,让父亲用他们做筹码,拿到他想要的东西,莫延误了时间,又生变故。”端木武夫话音一落,端木智子抢着说。
“好!”端木武夫右手一挥,指着前面的白草园道:“前面这个交给我俩,大郎,你们兄弟去抓住后面那小子。智子,你们解决中间那个。”
“不!哥哥!”端木智子在端木家中,虽然是个女孩,且又最小,也正因为如此,庄主端木龙一对她最是疼爱。端木智子6岁时,端木龙一就把她送到嵩山少林寺脚下一个武术世家,学习中国文化和中国功夫。端木智子18岁时学成归来,端木龙一又亲自授她本门功夫,还把自己一生绝学都传给了她。因而,她的武功和心机,均在两个兄长之上。见端木武夫如此吩咐,急忙拦住,并轻轻和端木武夫耳语起来。
端木武夫听罢,对端木大郎、端木次郎兄弟一挥手:“上!”
端木大郎、端木次郎两兄弟听得吩咐,双双呼地一个“白猿越涧”,一个扑向白草园,一个扑向雨在风中飘。手里武士刀一挥与白草园和雨在风中飘打了起来。
端木智子见端木大郎、端木次郎兄弟在数招内不会落败,右手一挥:“上!”便和端木武夫夫妇、侍婢端木映月,分前后左右四个方位,一起扑向江湖混混。
江湖混混本来年少,没有多少江湖经验,且功力尚浅,此时又是专心看两位师姐与人打斗,突见四人同时向他扑来,只得慌忙笼出袖中师傅无才浪子为他定制的一对“浪子枪”,呼地右手一枪刺向对面攻来的端木武夫;一枪刺向从背后攻来的端木智子。不想,如此同时,端木映月霍地一个“白猿打滚”,滚到他的左侧,手中武士刀横里一扫,刀背正中他的左脚脚踝,使得他左腿本能的抬起,身子站立不住,仰面朝天倒在地上,被端木雅子嚯地一脚踏在胸前,手中武士刀抵着喉管动弹不得……
白草园见端木武夫耍伎俩抓了师弟江湖混混,自己施救不及,心中突生恶气。一招“仙子行云”,身子从马背上腾起,并于腾起之间,用手里早已暗暗准备好的棋子,嚯的一招“隔空订钉”,棋子直取端木大郎的脑门。
端木大郎兄弟也是山庄家将中少有的高手。他见白草园发暗器,忽的一个“白猿打滚”,滚到白草园马前,武士刀嚯地一招“樵夫砍柴”,砍向白草园的白马前蹄,迫使白马前蹄猛地竖起,把白草园从马上逼了下来。紧接着一招“白猿掏洞”, 武士刀平直一挥,变刀为剑,直刺白草园的心脏。。
白草园见状心里暗暗一笑:“雕虫小技,也敢拿来丢人现眼!”她不动声色,待端木大郎的刀近得身前,突地一个侧转,将身体转至端木大郎身体左前方,避过刀锋,手中仙子剑刷的一招“仙子断机”,砍向端木大郎握刀的双手手腕。此一招有如电光一闪,端木大郎不及反应,顿感右手腕一阵钻心的疼痛,手中武士刀“咣当”一声掉在地上。端木大郎浑身冒冷汗,左手捂着右手,一连两个“白猿越涧”,跳出圈外。
端木武夫见白草园伤了端木大郎,气得咬牙切齿,呼地一个“白猿越涧”,扑上前去,一挥武士刀,与白草园过起招来。
端木智子见哥哥已与白草园交上手,嘴里不答话,忽的一个“樱花追风”,身影一晃,绕到白草园身后,呼的一招“白猿击虎”,双掌击向其后心。此招看似轻飘飘,实则尽力十足,中招者,必定严重内伤,失去战斗力。
白草园突感后背有股巨浪袭来,本想使出轻功绝学一跃避开,可那巨浪来势凶猛迅疾,已是避之不及。她只好使出下策,双足往下一蹲一歪,用后背上包袱里的书籍和月牙琴去化解巨浪。虽然那巨浪得到削弱,可身体还是被猛地向前一推,踉跄几步方才站稳,接着,胸口一股血腥味涌出,吐出一口鲜血。白草园只好右手迅疾从腰囊中掏出两枚棋子,呼的直击端木智子的中脘和丹田二穴。逼得端木智子躲避自救,自己则忽的一个“仙子行云”,飞出圈外,稍作调息。
端木智子见自己的“各个击破”计谋得逞,心中大喜。她大声喝令已把江湖混混捆好的端木雅子和端木映月道:“快去帮助端木次郎,把那女子拿下!”
端木雅子和端木映月得到命令,呼的奔上前去,和端木次郎一起,围攻雨在风中飘。端木大郎得到端木武夫和端木智子的援救,迅速包扎好了右手手腕,复又参与到围攻白草园的战斗中。
雨在风中飘见这端木次郎的身手,便知其虽然是弟弟,但其轻功和功夫都在哥哥端木大郎之上。此时,又见有端木雅子和端木映月增援,自知自己擅长的是太极掌和太极剑,马术不精,若在马背上被对方缠住必处下风。便趁端木雅子、端木映月尚未近身之际,使出轻功绝学“云雀钻林”,身子向左一则,溜下马背;接着一个翻转,身子于端木次郎的后下侧,手中长箫一挥,一招“玉女打狗”,直取对方脚踝骨。
端木次郎见脚下有一道劲力袭来,心里一惊,霍地一招“白猿翻身”,身子在空中横着一翻,避开雨在风中飘的长箫,飞到雨在风中飘的近身,刀至左手,右手猛的一招“白猿摘桃”,五指抓向雨在风中飘高耸的右乳房。
这一招出于一躲一闪之间,真的是快如闪电,讯疾如风。如若得手,雨在风中飘要么受重伤,要么受制于人。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雨在风中飘是“浪子门”中太极高手,擅长的就是近身博弈。见端木次郎以此下作的招数攻来,不禁气涌心田。突地脚踏太极,身体倏的一个大回环,旋转至端木次郎的背后,呼地一招“双推手”,双掌猛地向端木次郎的后背一推——这一招真是风雷一闪,力拔千钧。只听“砰”地一声,端木次郎身体飞向三丈之外,好一会才“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来。
端木智子一见端木次郎受伤,气得眼冒金星,对端木武夫说道:“这女子刚才中了我一掌,必有内伤,坚持不了多久,交给你们了。我去帮次郎。”说罢,忽的一招“樱花追风”,身影一晃,到了雨在风中飘的对面。突地使出中国功夫,一个“飞鹰出巢”,身体腾起,鹰一般射向雨在风中飘,右手一招“鹰爪锁骨”,大拇指和食指中指成虎口状,直取雨在风中飘的咽喉,逼得雨在风中飘一个“顺水推舟”,进行自救,解了端木次郎被捉之危。
于是,端木智子四对一与雨在风中飘大战起来。
这一战真的是:天地混沌鬼神惊,山河一统少分明。人间飞禽寻归巢,地狱孤魂忙藏身。
可终因长途跋涉,人已疲惫,加之对方是以多胜少,战至数十个回火后,白草园和雨在风中飘明显有些体力不支,动作开始缓慢,尤其是白草园中掌,带有内伤,更是感觉浑身乏力。
“哪里冒出来的东瀛浪人,竟敢跑到我们泱泱大中华的土地上撒野,简直是不想活了!徒儿们,把他们给我拿下!”
正当白草园和雨在风中飘感到突围无望的时候,忽然听得左侧山脊上,有男子声如洪钟,斥责端木武夫一行。那威严使得端木武夫和白草园心里都是一震。
声音刚落,就见有三个穿着奇装异服的男子,一阵风似的飘了过来,其中两个冲入雨在风中飘的阵中,手中青铜剑一抖,一个刺向端木智子;一个刺向端木雅子。顿时解了雨在风中飘被困之危。另一个则冲入白草园的阵中,手中青铜剑一抖,直刺端木武夫,解了白草园之危。
其实,这四个男子乃是“秋水文澜”总管秋水易寒和秋水“三才女”杨柳飘飘、夏雨蒙蒙和花间梦事易容改扮的。解白草园之危的是老三花间梦事。解雨在风中飘之危的是老大杨柳飘飘、老二夏雨蒙蒙。
秋水易寒立在山坡,见双方又是大战几十个回火不分胜负,心里有些犯疑:若是拖延时间久了,“端木山庄”再来援军,就很难完成浪子掌门之托。必须擒贼先擒王。“端木山庄”这些人员中,端木智子不仅极具心机,而且武功最高,又是浪子掌门所要元凶,擒住她,就能震慑其他人就范。想到这儿,秋水易寒忽的使出独创轻功绝技“白条激浪”,身体向地面一伏,“呲”的一声,人已经到了端木智子的身后。他不等端木智子发现,便一脚踢起地上的一坨泥土,直击端木智子的后心。
此招来得既突然,又迅疾。端木智子反应不及,“嘭”的一声,泥土重重击在她的后心,使得她的身体失去重心,向前踉跄几步,正好到达夏雨蒙蒙一剑之内。夏雨蒙蒙抓住时机,手中青铜剑一抖,“啪”的一剑拍在她的左肩上,将她拍跪在地;紧接着,剑身呼地一仄,锁住她的咽喉,对正在酣战中的端木武夫和其他人厉声喝道:“你们都给我住手!不然,我一剑割断她的喉咙,让她血溅当场!”
端木武夫听见喝声心里一惊。他循声望去,见妹妹端木智子被制服了,吓得面如土色,不禁行动迟缓。花间梦事见机呼地一剑“淑女修枝”,削向他的右手腕。端木武夫顿感一阵钻心的疼痛,猛地一个“白猿打滚”,意欲滚出圈外。岂料,花间梦事比他的速度更快,倏地一个“一跃十丈”,拦在端木武夫的前面,一剑戳在他的胸前:“别动!再动,我戳你一个透心凉!”端木武夫只好四肢一摊,仰面在地,不敢动弹。
端木雅子见丈夫被制服,心中又怕又气,情急之间,一个“白猿越涧”,奔了过去。手中武士刀突地一挥:“流星追月”,直地向花间梦事当心掷去。她意在逼迫花间梦事起身自救,以解夫君之危。不料,刀刚出手,就被白草园“当”的一剑挡了回来。她只好呼地从背后取出另一把武士刀,拆招自救,动作明显有些慌乱。白草园见机,右手伸入腰囊中,取出三枚棋子,倏的虚放一招,退出一丈之外,右手一挥,手中棋子分上中下三路直取端木雅子的天突、膻中、丹田三大的穴位。
端木雅子心中大骇,只好就势身体向左一扭,避过棋子。可她哪里知道,这“百灵仙子”武功的精妙:于棋子飞出的同时,身子向下一沉,左手仙子剑倏的脱手,形成飞剑,直取端木雅子的下盘。可怜,这端木雅子躲过了初一,没躲过十五,被仙子剑一见刺中旋转中的左大腿,顿时身体一歪,险些倒在地上,腿肚子鲜血直流,被白草园赶上一步,一剑架在了脖子上。
端木大郎、端木次郎两兄弟和端木映月三个,见顷刻间三个主人被擒,不敢造次,一个个丢了兵器,束手就擒。
“白师姐,我们来了!”正在此时,白草园突然听见有人喊,回头一看,见是玲珑玉、紫昙星和兮云飞扬。正要上前答话,却见秋水易寒突地一个“一跃十丈”,奔到她的跟前,一把把她拉到一边轻轻耳语说:“那个端木智子,是你师父要的元凶,赶紧带着她回去。其他人交给我们处理。”
白草园一听语音,便知道这人就是“秋水文澜”总管秋水易寒,不便明说,点点头:“谢谢总管援手!”随即令雨在风中飘,解开被端木智子捆着的江湖混混;点了端木智子的昏睡穴,把她装进麻袋,放在马背上;然后,汇合紫昙星、兮云飞扬、玲珑玉三个,带着端木智子,越过鸡公山,直奔东湖而去。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8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4038
发表于 2020-1-24 16:05:39 | 显示全部楼层

鼠年大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2-21 04:18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