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81|回复: 2

[感悟生活] 【商山迪克散文随笔】父亲十周年祭

[复制链接]

116

主题

247

帖子

105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058
QQ
发表于 2020-2-2 19:43: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商山迪克 于 2020-2-2 19:53 编辑

父亲十周年祭

    今天算起来,父亲已离开我们十年了。老人家活着时让我敬畏的身躯,现在浮现眼前竟有了亲切感,活着时的话语曾不屑入耳,现在觉得越嚼越有滋味,父亲就像一本书,让我一页一页地去感悟。
                            28.jpg
    一生艰难不幸
    本来段氏家族是一个大户,村子有名的地主,可父亲出生时家族已衰败,大片田地被爷爷狂赌输完,最后竟将自己也输掉了,爷爷死时才36岁,父亲和伯父跟着奶奶在艰难中长大。
    为生计,父亲一生取了三任妻子。成家时娶的是村东5公里处的刘家女儿,谁知结婚不久就重病缠身,没过几年就被病魔夺走了性命,没有留下后人。无奈,父亲又娶了后山5公里处的柯家寡妇做二房,来时还带着一个女儿,后又生下一女两男--我的姐姐、哥哥和我。日子虽然清苦,但毕竟有老有小像一家人。好景不长,我的母亲患下了心脏病,多处求医,债台高筑,卧床4年之久后,撇下我们父子西去,时年才37岁,我只有9岁。父亲一夜间头发全白,第二年就几乎脱成了光头。父亲发誓,再不娶老婆了,他要好好照看几个孩子长大成人。父亲60岁时,女儿早已出嫁了,孩子都在外地工作成家了,几次病倒无人照看,使他深感体力不支和孤苦,我和哥哥再三请求他,托人给父亲找了个老伴,后来我们都叫他娘,两位老人相依过了7年,父亲突发恶疾先娘而走了,结束了他的人生。父亲一生亲自经手埋葬了8位亲人,爷爷奶奶、伯父伯母、大娘和母亲、堂哥和一位长工,父亲没有过过轻松的日子,一生伴随着艰难和不幸。
    一生行善助人
    父亲当了一辈子村干部。算起来有30多年,从组长到大队长、大队支书,还当了多年的乡综合厂厂长。其间也有好几次提干、当工人的机会,父亲都宽宏地让给他人了,用他的话说,“我在村子绝对能混好,他就不一定。”“我觉得当农民不丢人,而人家觉得吃不了那苦。”于是一直干到谢世。父亲只有小学四年级水平,我曾怀疑他当干部的水平,有次我问一位长者,长者一点也不含糊地说:“当得好,很会处理问题,人家讲话不用稿子,一讲就是半天。”“你父亲报纸看一遍就记在心里了,给群众讲八九不离十。他最爱用‘尤其’一词,一个农民竟然会用‘尤其’,你想他的水平有多高。”
    父亲说了一辈子的媒,无论是亲戚、邻居,还是组上的,村上的,只要求到门上的,他都答应。叫父亲做媒,一来父亲是村干部,有脸面,二来是父亲在家族中辈分高,威望高,再难缠的娘家人,只要父亲出面,几乎都解决了。
    父亲当了一辈子的大总管。不管穷家富家,不管婚丧嫁娶,出了事都是天大的事,一声“大大、爷”一叫,他跑得比谁都欢。儿女曾劝过他:年龄大了,太得罪人,叫人家年轻人干吧。父亲总是“好、好”答应着,可晚辈有事求到跟前,他还是没黑没明地张罗,事过了休息几天体力都缓不过来。儿女有意见,他就为自己开拓:给张家帮忙了,不给李家帮忙,那像话吗?
    一生开朗豪爽
    父亲把啥事都经历了,做人做得很硬气,见不得嘀嘀咕咕背后日弄人。生产队分地,他是队长,因此分得的地总是贫瘠和路远,有人找上门嫌自己地不好,父亲只一句话就顶回去了,“不行了咱俩换!”,论理的只得不吭声了。父亲和伯父分家,父亲一个人空手就出来了,一间老房也没有要,自己盖了三间大瓦房,用他的话说是“白手起家”。 因伯父早逝,家境贫寒,父亲主持给三个堂兄成了家,媳妇回家后都嫌家穷,时常闹矛盾,父亲主持正义,道理一讲就是半夜,不听劝导的,拿一根棍就去打,因此我们家族个个怕他。父亲坦荡,左邻右舍甚至全村人都很佩服他,没人敢顶撞。
    父亲喜好喝酒,远近闻名。他拳好,头脑聪明,“一子三猜”是他的拿手好戏,一般人赢不了,喝到最后他成了满桌人的对手,所以场场醉。伯父打击他“一边喝,一边瞅,生怕壶里没有酒”。我姊妹几个经常把父亲从酒场子上拉回来,有几次我们是拉着架子车把父亲从十几里路外拉回,看着他人把父亲当笑料,我们很没有面子,现在我终于理解了,现实太残酷了,也许在醉里父亲才能得到放松和安慰。
    作为农民,父亲是平凡和普通的,他和其他人一样,面朝黄土劳作,无声无息而去;作为村干部,父亲显示了他过人的能力,尽职尽责,成绩得到了百姓的肯定;作为父亲和长辈,他以自己的人品熏陶人,以自己的远见引导子女,以自己的坚强挑战命运,家族的命运发生了根本变化,晚辈很难企及。
    我没有想给父亲树碑立传的意思,只是每每想起他我就觉得惭愧,父亲的教诲我领会得太少,父亲的品行我得到的太少。长风吹过,父亲坟上的荒草摇曳,那清厉的风,将捎去我深深地追思,那沉重的跪拜,是我发自肺腑的敬意,父亲是我心中的神,一尊难以忘怀的,神圣的神。今天是二〇一一年八月十四日。



    商山迪克,真名:段开瑞,陕西省商洛市人。中共党员,大学学历,教育工作者,文学爱好者。先后有百余篇文章在《商洛日报》《商洛教育》《西部文学》发表,主持编写《商洛市中小学安全教育读本》系列丛书一套,被评为2016年《西部文学》十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8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4091
发表于 2020-2-3 17:32:41 | 显示全部楼层
  作为农民,父亲是平凡和普通的,他和其他人一样,面朝黄土劳作,无声无息而去;作为村干部,父亲显示了他过人的能力,尽职尽责,成绩得到了百姓的肯定;作为父亲和长辈,他以自己的人品熏陶人,以自己的远见引导子女,以自己的坚强挑战命运,家族的命运发生了根本变化,晚辈很难企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5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214
发表于 2020-2-4 00:40:1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充沛,内容精彩;欣赏佳作,遥祝问好!
淡泊看人生,挥手谱华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2-24 09:52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31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