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409|回复: 1

[长篇连载] 【清林边小说】南京大屠杀(74--80)

[复制链接]

61

主题

75

帖子

791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791
发表于 2020-2-19 17:44: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七十四


       国军战士唐广普和战士们匆匆来到位于南京城北的挹江门,下到下面已经天黑的被黑乎乎的又非常冷冰冰的夜晚刚来临不久的河边上。此时,河边上站满了看不清,闹哄哄的,聚集了数万南京军民,他们极想从这里过河,到江北去,逃离即将占领南京城的歹毒残暴鬼子的祸害。但是,在战前,被南京最高司令长官唐生智下令把长江上的所有船只收缴了。而此人早在今天下午15点,在获得了撤军命令的同时,马上坐着为自己留的一只快船跑了。此时,国军战士唐广普不由自主地把他脸往城边上看去:在夜晚刚降临不久的在城边的一些房楼,在12月严寒的冬日的夜景,以前灯火辉煌,繁华的首都气息不在了,被有些如星星般的点点黄灯光,看上去,比原来的灯光少了一大半,整个中国的首都南京,不再有以往日的繁华气势了,他感觉城里,似乎被冷清清的气息替代。  
他极想在日本侵略者占领南京城前,脱离这里,到一个没有生命危险的地方去,他极不想或不甘愿被日本鬼子打死,但是,平民和很多的军人不知道,在战前,来往与长江两边的船,被南京最高警备司令唐生智派人收缴完了,根本就没有船。于是不愿意或不甘愿就这样被鬼子弄死的军民,就到城边一些空了的跑了人家里,把门板,木板拆了下来,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把这些门、木板作为渡河工具,匆忙渡河,还是有少量的军民得成了,但是,有数万军民待在河边上,毫无办法。受到这一举止的启发,唐广普跑到城边的房里,也想试试,房子的一切都拿空了,就抱来一个圆罐罐,心里都有无限的希望!他跑到河里,一下,就进入冷冰冰的河水里,往河中心划去。他是那样的充满着希望,很久了,才发现自己并没有如愿离开,河边还在岸边,他感到,这个圆罐罐,你一往东,他就往内回转,注意到这个情况,他只好非常失望,而无可奈何回到岸边。他又想道:这里不行,我去燕子矶看看,也许能有别的办法。想到这里,他马上回到城里往燕子矶跑去,急忙中,唐广普错过了一些空的显得冷清街道,跑到燕子矶,看到那里也有很多的人,还没有到,他就听到了:一阵轻微的闹哄哄的声响。他还是下到在寒冷夜色里,燕子矶江边。就近看到,人挨人,人挤人的在夜色看不清的人,不知有好多!看来,这些军民都眼巴巴地等着船过河,可是,哪有船???  
国军战士唐广普再次非常的绝望,他深切地感到,自己再也没有到江北去逃命的机会了。就只好回到街上,由于太劳累,他睡在街边了。  
第二天,他迷迷糊糊中,或睡的非常安逸的梦中,被身边有人走过的脚步声和被人大声喊着什么,睡不着了。  
“快跑,日本鬼子来了!”  
一声来自近身边的街边有人非常意外的喊声,刚刚睁开眼的国军战士唐广普看到有八九个人从自己身边惊恐地赶紧急跑过去。仅一小会,就有四五个鬼子,从他前面的街上急跑来。还没有做出反应的唐广普看到:一个团脸的模样看起来多“仁厚”鬼子伸出手一把抓住他。  
“走!”  
“你们这……”非常感到唐突的,或还没有引起要跑的念头的唐广普被抓了。他实在没有想到自己被抓,他虽然已经身着老百姓的衣服,还是被这个鬼子抓住,强制把他带到一个宽的地上,那里已经有一大片国军军人都蹲在地上,四周有多个鬼子端着打到其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的方位的上了锋利刺刀的鬼子看守他们,谁也不能动弹!  
过了很久,有个鬼子用中文问:“谁知道幕府山的路?”  
有军人站起来说:“在城北。”  
还有人显得主动说:“我带你去。”  
于是,蹲在地上,大量的军人战俘被押往南京城北走去。  
唐光普跟着前面的军人战俘走着。他心里非常木然,想道:鬼子喊我们去那里做什么?要在那里把我们打死吗?为什么要去幕府山,难道要在那里处死。哎,真他妈倒霉!自己才20岁,就要被鬼子弄死了。哎!他想到这里,觉得自己当兵在教导总队后勤是幸运的:不上战场打仗,不跟鬼子拼刺刀,只要战争打完,自己还是能活着,过几年,跟着一个当官的,也许还有好的未来。现在,他没有想到战争到这个时候,自己被鬼子抓起来,那就别想活了。他几次都觉得自己这样的倒霉,没有运气,而后悔自己不该来当兵,在家乡该多好!所以,他此时的心情,又空乏又后海无奈,而心情糟透了!在他知道那里(幕府山),有很多的空的训练营房,除此外,什么都没有。鬼子要处绝我们吗!肯定是。想到这里,唐广普他看了看在自己前面后面是一大片脸低沉木然的、跟着前面两个鬼子军官走的一样的中国军人;又看了看身边押着他们的面无表情的鬼子,也看不出什么……  
国军战士唐光普在这样思绪下,心里不安和大量军民被鬼子押往城北边位于长江边的幕府山,被关进那些空的房子里,日夜都有鬼子守在被严实锁着的房门边。  
……  
四天过去了。鬼子在前几天,不跟关在这里的军民吃东西,有些孩子、大人被饿死了。  
此时是下午近  
16点。关在这里整天都忧心的军民,就无聊、沉闷和沉默着,等待着不知何时来自鬼子对他们的处死,可又没有出现。唐广普时不时看了看被关着的门,他透过眼前的、细细的门缝看到在门外面的由篱笆做成的围墙上,那映在严寒南京冬天的灰白色天空上的铁丝网。仿佛觉得这是把他们绝缘尘市外的看不见的高墙。  
这几天,他不时看着它,仿佛用它来打发那无聊而时间。他总有一种不想自己要和关在这里的军民过不了好久就会死的感觉,至于是好久,他也不清楚。他眨了眨。看到自己身边到暗淡房子里面坐满了的军民,都默默地无声地坐着,心情跟自己一样。但是,只要在这里的每一个人,看到了眼前的处境,再大的反抗精神,都会熄灭下去。  
哎,无法有希望了,只有等死了。唐广普想道,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就是有再大的跑出去的渴望之火,都会被一盆冰水浇灭。唐广普把脸埋在他曲起的双腿膝盖上,干脆不想了。过了多一会。  
在严实关着的门外,传来了喊声:  
“快跑呀!快跑呀!”  
七十五

然后,听到这喊声的唐广普马上从膝盖上抬起头来,这一喊声,马上激起了他渴望跑出去的意外希望,尽管目前,对着他们的门被严实锁着。他透过身旁门边细细的门缝,看到:外面有一处红红的火光,还有和他一样的人积极地朝一扇厚实的半旧的红色大门、以及大门边有铁丝网的篱笆围墙急急跑去,那种极力想跑出去的或不愿意死在鬼子手里的强力冲动,在激励人们不要命地乱跑。是呀,尽管四周有鬼子,万一跑掉了呢,就真的自由了!显然,每一个想跑出鬼子魔爪的军民带着这样的想法什么都顾不了了!  
然后,唐广普看到有鬼子跑上去,紧急开枪,马上,有大多数的青壮年男人、军人背身被打中,有的当场扑倒在地上,有一个淳朴青年背被打中后,叫了一声就扑倒在地上,一个充满生气活力的24,5岁的青年就这样被打死了,美好和最跳动的年轻生活命这样毫无意义地中断了。  
此时,还有多个人朝门和有铁丝网的篱笆墙跑去,仿佛把那里当着是另一条逃生之路,不顾一切跑上去,到了篱笆墙下,伸手就抓住篱笆,身子往上急盘蹬,或猛一往篱笆围墙上扑,被一直通电的铁丝网活活电死等等,这一出乎人意外的越狱般的举止,像一股风在几分钟内被鬼子解决了。而唐广普这间房由于被鬼子看守着,没有机会。  
二十  
12月18日晚上19点。从13日到15日起,日军第十三师团长狄州立宾命令部下,对南京城里的军民全部抓起来不是急于弄死,而是全部押往在南京城北边的幕府山,这里有近十九、八间宽大的,由竹子制成的墙,是茅草顶的军事训练营房。到18日晚上,狄州师团长的部下从南京城里抓来了军民一共一一一五万七千四百多人。这里紧靠南京城,幕府山的下面是冬日倦怠般缓慢向东流去的,闻名全世界从西南四川宜宾温情流来的长江。而此时的四川宜宾位于抗战大后方,而此时的南京落在歹毒的日本侵略者的手心里。那么,为什么狄州立宾师团长,要抓这么多人?他想在此时的在占领了南京城,并疯狂恶毒的狂杀南京军民的高潮中,在南京大屠杀的指挥者一一一朝香宫鸠彦的面前表现的最抢眼。为了表现出自己是最效忠于天皇裕仁的征服中国的决心,狄州师团长他今天下午,获得部下的报告;他当时就想都不想,断定这是极好的消息(这一句来自列夫托尔斯泰的小说《复活》)。  
“狄州师团长,我们到现在,一共抓了五万七千四百一八个支那军民。”他部下亲自来报告。  
听到这个消息,人长得脸上肉膘膘的,肥硕硕的40岁的狄州师团长听了大喜。他马上发出命令:  
“你们在今天晚上,把他们支那人全部处死。”下巴上一片光润的狄州把他黑红的嘴唇如鳄鱼嘴一张喊道,他不会因为他的部下,即将杀掉多个或更多的军民而觉得这是多残酷的事,而是在心里想道:才抓来了5万7多个支那军民,支那南京有一两百万支那军民,我一定要弄死一大半。看来,散乱抓来的支那人没有一个个打死,而是集中弄死几万,十多万不是更符合高层的心愿吗。他知道,目前的最高层就是朝香宫鸠彦。对呀,当他获知我要弄死五万个支那军民,一定非常高兴满意。我应该利用这一次机会,和这个天皇的皇叔见一见。哎,可惜我不认识。嗯,对了,我让中岛帮我引荐一下。想到这里,狄州对自己的主意非常满意。他觉得,马上去南京总统府见中岛今朝吾。狄州马上喊上一个部下,“中野副官!”  
“师团长。”  
“跟我去朝香宫那里。”  
“嗨!”  
然后,两人走出来在南京北面的把一个是早已经逃离的商人豪华宅子用做13师团的指挥部里,开着车,向位于南京总统府开去。  
近四十分钟后,  
在中岛带着显得非常卑躬屈膝的狄州来到了朝香宫鸠彦的非常舒适的房里  
朝香宫在南京警备司令中岛带着狄州师团长来见,首先,他不认识此人,见到中岛带身子魁梧,模样“淳朴厚道,内心十分恶毒卑劣的狄州师团长,看都不想看,对他来说,他一般不见身份低贱的高级军官。当他听中岛说:狄州有要事要见。才勉强把两颧骨突出的,在南京总统府养得非常光润的脸转过来。然后,他看到狄州师团长向自己敬一个军礼,说他抓了五千七千多个中国军民  
,一句话,如把一个要睡去的人的精神从极想睡的情景里,听了这个消息就睡意全无。  
“你说什么?”朝香宫鸠彦把他两个颧骨往天上凸起,脸颊白净的苹果脸一下回转来,非常惊异地注视着狄州师团长的方团脸问。  
“阁下,我的部下,抓到了五万七千多个支那军民。”  
这是从目前为止,朝香宫鸠彦听到的一个即将处死的中国军民的最多的数字。他即刻来了浓厚的兴趣,他的另个尖尖的颧骨一下又突出来些,他一双跟鲨鱼一样冷酷的眼睛边缘又发亮一下,如一只猫头鹰,两只眼珠一下,在眼眶里溜圆园几乎要挣破他的眼眶似的。  
他情不自禁把他在英国因车祸变得一拐一瘸的左腿,朝着小心地站在他面前,显得卑微的狄州迈近一步,身子还有些晃了一下,一张幸灾乐祸的脸显出生机。  
他无限振奋起来:  
"哟西,哟西。这样很好,这太及时了!“  
“阁下,这是天皇陛下和你领导的结果。”狄州非常敬畏,不忘奉承一下朝香宫地回答。他想借机或成为朝香宫的势力范围内的人。  
请阁下相信,我的部下,会充分地执行天皇和阁下的精神指令的。”狄州如表信心地满脸通红的用发誓的口吻说,他恨不得即刻为天皇剖腹自尽,这是那样的荣光一生的大事。  
试想一下,朝香宫听了这个令他大喜的消息,他还是把傲慢的苹果脸昂近狄州师团长,进一步说:“仅仅是抓了五万个支那军民是不够的,南京城里还有一百万军民。你要把你九千人的部下派出去,把城里的支那军民杀绝。到时,我会亲自跟你戴上一枚樱花勋章,还在裕仁天皇那里为你请功。”  
朝香宫口是心非地说。他在心里说:这个农夫也想见我。还想高攀,哼!  

七十六

不要想这些了,朝香宫想道。杀支那人要紧。  
他马上说;:“你马上回去,组织手下的人着手打死支那军民的工作。快去!”  
“部下谨遵阁下的教诲。把那些支那人一个不剩的弄死。”  
“快去!”朝香宫即刻催喊道。仿佛迟了,那些被关押在幕府山的中国军民就跑得来没影了。  
……  
狄州从朝香宫那里出来,对副官小林说,“你立刻通知安田大佐,处死支那军民的工作开始。”  
“嗨!”  
然后,小林副官就走开了……  
不久,安田良志大佐,接到了师团长的命令,处死在幕府山的中国军民。这个处理工作庞大,但是,其中一项是简单的:只要把人合拢来,一并打死就是了。而安田大佐要把工作做的完美。怎样处理这五万七千个中国军民,先是用机枪打死,然后补杀,在把没打死的中国军民焚尸灭迹。他喊来多个鬼子,从南京城里,装了几车的煤油,在幕府山下的长江边的河坎上架好了两个如大眼睛的探照灯,又加派了很多的鬼子,在幕府山下长江边的东西两边堵死了极有可能在处死中国军民时,中国军民想逃掉的道路等等,当这一相关的一切做的完美时。天已经黑了。事实上,安田大佐是狄州师团长让他主要负责对关在这里的中国军民执行处决的主要指挥官。  
安田大佐马上把几十军官叫来。  
“你们去牢房,把关在里面的支那军民,编成每一排,一排以100人为主,用铝丝把支那人的胳臂捆一在。”  
“嗨。”  
拜托了!”  
“海!”  
在他面前的几十个日军军官就如一个个心如蛇褐心狠手毒的土匪就马上从房子里散去传达命令下去了。  
……  
国军战士唐广普和一间房里的六天来都非常沮丧。情绪非常低沉的军民,依然在这里关了六天了。到了天黑,就是天黑在门外鬼子的看守下,到晚上就睡觉,第二天,他们就这样在极度恐慌心情中饿了六天。六天中,有人被饿死,有小孩。老人,还有被日军打死没有跑成的男军民,大部分,还是非常老实待在草房里,在恐慌不安中,他们没有被日军打死,心里就放松起来,  
此时,在国军战士唐广普所在的房里,在黑乎乎的房子里面,坐在阴冷地上的几个军民男人,在聊谈:  
“怎么样,关班长,你不是说日本人要打死我们吗?”  
“是呀。”  
“可是这几天过去了都没有发生!?”  
“哎。”  
“关班长,你说这鬼子是不是要我们去干什么事?”  
“我怎么知道?”  
“是呀,关班长,你说这日本人为什么不打死我们?”这又是一个49岁男人的问话,听得出是非常的不解和迷惑。而更多的是心坎放松的口气。  
“不清楚。”  
在黑糊糊的里房,有一个声音说:“这鬼子没有一个是好的!我看还是我们想办法,打死一个鬼子跑出去,总比在这里,等着被打死好。”  
“老周呀,你就知道跑出这里,你没有看到,前两天,有这么多个军民被鬼子打死电死吗,他们就想跑,结果怎样,不都被鬼子打死了吗?”关班长说。  
“哼,老是待在这里心里不踏实。”  
“也许,时间过久了,事情发生了变化。”  
“什么变化,能有什么情况?”那个被叫着老周的声音口气大起来,仿佛别人说的什么话,都是能越狱的逃生的好话。  
几个军人和平民男人都在那里聊谈这些内容,唐广普没有仔细听他们的话,的确从今天算起,六天了,鬼子把他们抓来关起,都没有要马上打死他们的预兆,是让人费解!  
‘’  
国军战士唐广普没在想什么逃生的事,也觉得,再想也没有用,觉得,只有以后才知道。他依旧坐在发冷的门旁墙下,就把头往黑乎乎的木墙上靠,此时,只听到沉默的军民的喘息声,大多都不再言语,仿佛一切都听天由命了。房里除了一钟惯常的寂静,就是令人心里烦躁的  
沉闷。  
过了半小时,坐在门边的唐广普似乎听到了房子外面有响动声。他听到,由于极想外面出现什么情况,这应该是关在里面的每一个军民都十分关心的事一一一有人出面来解救他们。  
有人就在黑乎乎的房里,走到关着的门边,通过门缝,看到:外面有白亮亮而晃眼的电筒灯光,还有几个日军军官大声说什么的声音和身影,不知在干什么,因为他们这面看不全。  
十多分钟后,唐广普听到那边的有人的十分惊讶的喊声:“你们把我们的手捆起来干什么?”  
二十。  
马上就听到一两个鬼子的夹声的中文的撕喊声:“不听话,就死啦死啦的!!”这几声喊叫,让人听起来惊心,马上就没人敢开口了。后,只听到在那边的草房里,一下出现被放出来人的喧嚣声。似乎在几个日军的如凶神般叫喊下,出来的这些人跟刚才或二十分钟前那些人不一样,沉默了,看到眼前的,被电筒那白亮的照在多个鬼子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的皮带扣环发亮和他们的冷如铁石的脸,更是令人心抖!之后,这些军民的声音就没有了,训练场的大地坝重归半小时前的安静:他们被鬼子押出去,到长边了。大约过了十七八分钟,在幕府山下面的长江边上,传来了一阵紧似乎一阵的多声猛烈的枪声,又凄厉有沉闷,还有更多军民的惨叫声,只是比先前要大声些,越往后,就更小声,,看来只有人被打死完了,才是处理完了第一批。在包括有唐光普在内的军民听到这吓人的枪声惨叫声,都吓得脸青变色,有几个瘫倒在地上。  
“关班长,你看,河边上传来的枪声。”是在刚才,就是半小时前总是希望有人解救他们的那个老周。  
这时,那个男人老周和国军关班长走到唐广普的身边,都把眼睛通过门缝隙往外面看,什么都看不见。  
“鬼子在杀人了!”关班长在看的同时,嘴巴咕噜一句。  
“啊,不会吧!”老周说,好像不相信这事是真的。可是,口气里显得十分的惊异而意外。  
“不是杀人又是什么:这几天日本鬼子不是在城里杀人吗?”关班长肯定说,他和鬼子打过多次仗了,是了解鬼子的。  
啊!房里的军民听了枪声害怕极了,当一个人面临即将来临的真正死亡时,会是怎样的心境呢?是军人的要好些,因为他们和鬼子打过仗了,算是死过一次或几次了,而对于一个平民来说,那就是极度的惊恐难安。  
真的要死了,唐广普想道,他还是感到昏了,觉得自己马上往地底下沉下去,一切幸福和自己将来都一同和自己沉到地底下去。


七十七

然后关班长把他看不清外面的脸侧回来不说了,这一刻,一切都对他宣判了死亡的刑期。他站在唐广普身边,心情还是不好过。老周和身边的人,主要是平民,都更加难受。  
“我的妈呀!,就要死了!”  
唐广普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他听出来了,是和关班长老周涌到他身边的门缝看外面情况的四五个男人中的一人。  
然后这个30多岁的男人仿佛如被什么重击了似的。一下就瘫倒在地上,还有几个男人也是一样,身子摊倒在地上,恐怖可拍的死亡如一只看不到影子的黑手在渐渐把他们捏在手掌里即将被鬼子捏碎。  
……  
十多分钟过去了。唐广普看见:黑乎乎的外面电筒的耀眼的白光又亮了,仿佛这白光是从黑暗里冒出来似的。唐广普再次听到了几个日军官喊什么,他们手下边的鬼子马上就去干什么。过了四五分钟,他看见又有人被放出来,然后他们胳臂被什么捆住,一长排的人往大门口步伐别扭地,被鬼子的电筒光把门口地上映亮的情景往江边出去了。根据刚才从下面江边上传来的一片惨叫声,虽然传到这里,已经小了仿佛被空间隐去了。看到又有一批同胞被押出去打死,关班长也心抖,他身子仿佛一口气回落了似的。  
啊,又要杀人了!满房的军民都受不了了。如果说先前他们也为,担心自己被处死,那还只是自己的猜想,这下,日本鬼子要打死他们了,那么这事就是真的了。多个平民,觉得自己不愿死,什么也没有干,就要被打死了,而觉得冤枉。而人家国军人打死了日本鬼子,就是死了,也值得。关班长有这样的想法:老子已经打死了十多个鬼子,落在他们手里面被打死了也无所谓,也算没有白死。  
那个平民男人一下就身子软了,一下,身子坐在地上。什么,他想道,自己就要死了,自己的乡下的老家两个儿子,自己妈妈,老婆,就再也见不到了,想到这里,他非常的不平!看到自己和身边的军人和这些人一起死,哎,他心情坏透了,又想:自己怎么这样倒霉。怎么什么都碰上,这样一个首都南京,要是自己生活在没有鬼子西部,那该多好!他想到这里,心里多么想,自己能生出一双翅膀,赶紧飞到,没有日本鬼子的西南:  
s大后  
四川、云南、贵州,那该多好!自己就不会死了。当他这样想时,就听到房子前面的地坝上,有多个鬼子的喊叫声,好像多急的,到了院子边那几排房子去了。大家都听到了喊声,这声音和举止直接透露出一种鬼子急忙杀人的气势感。  
唐广普听到,他明白这时鬼子是把他们前面侧关押军民喊出来,要准备把们押到河边上去,显然,接着杀光(killup)中国军民。  
也许,他们被带去河边打死,再过一会,就几十分钟吧,就该轮到我们了。他想道,心里不禁一心慌,可怕的死亡在不久,或许是十分钟、二十分钟后,就到他们的身边。唐广普只感到脑袋茫然,一股死亡的阴影已经布满了自己浑身,他心跳一直在跳,还觉得这时身子微微抖着。……  
二十多分种后,唐广普和在房里的人都听到:被鬼子从这里押到河边的军民被打死后,又迫不及待地急匆匆返回来的声音,日本鬼子已经把打死中国军民看作是一件愉快的事。  
'“大佐,第二批支那军民已经打死了。”一个鬼子中队长对站在大门边的安田大佐报告。  
“哟西。”  
然后,安田大佐马上说,这声音听起来是那样硬邦邦的。  
“继续进行。”  
“嗨!”  
“哟西。”  
唐广谱听到是日语,他是听不懂的,但是,他不知道这些话里,是否与他们这间房子的军民有联系。但是,他心里依然不平静,他还是习惯性或依然关切一切与自己有关的事的心情,把自己眼睛凑近黑蝴蝶如一条细线的门缝,极力想知道,在几个鬼子军官在说话后,出现的相应的举止。就听到话  
在他身边还有国军关班长,就是男人等多个,都极力看着门缝外的情况,此刻对于他们来说,只要鬼子靠近或走近他们房子的举止,那就是死神的光临。  
过了十多分钟,就有多个(四五个)鬼子拿着电筒,三四束在匆匆的鬼子走来的脚步声中,随着鬼子步子较快走来时,有三四道又细长的又白得晃眼的晃动的电筒光直接往他们这面过来,而他们过去是连着的四间房子。这时,在他们隔壁(就是前面)的几间房子,已经有鬼子打开门,对着里面的军民叫喊:“出来!”  
这时所有的在多间房里关着的中国军民都马上意识到,死亡到了,死神已经降临了。  
关班长想道:该我们了,该自己了。  
七十八

那个老周一直都站在关班长身旁,自己自言自语咕噜道:完了,完了,这次死了,在一没有什么来拯救我们了。他像一个木头干站在那里,一个嘴巴机械地咕哝这几句,绝望透了!  
整个房里的军民慌了昏了,全身被一股可拍死亡之手捏住了,从头凉到了脚,就如有多双无形的手,把他们的心子捏住不放。  
死就死,老子反正打死了不只一个鬼子,死了也划算了(值得了。)关班长在心里想道,当初在太平门打鬼子的时候自己也不是死个几次吗,老子不活回来了吗,想到这里,国军关班长,心里沉静下来,就在心里想默默地等死。,  
自己被抓到这里来,以为鬼子会打死自己,都六天过去了,没有,自己就多活了六天。哎,自己还是非死不可,真是老天不开眼,哎一一,唐广普想道。也非常的心慌。此时,有四五个鬼子的电筒耀眼而明显光亮,往他们的房子匆匆移动过来,马上,他们门外的锁被打开。  
二十。  
已经一切都尽了,不再有生的可能了。关班长想道。尽管离死很近了,他是想活。活着是多么好呀!他又想道。那个姓周的男人想道;我已经完了,我,他刚要想下去,  
门被打开了。有两鬼子打着电筒,耀眼白亮刺眼的光把房里发抖的军民晃了一下,这些中国军民是齐的,有站着,有刚起来。  
然后,一个鬼子用中文喊道:“出来!”  
于是,这句话像一道电流从所有的房里的军民头上惊恐地流过去,听得人发硬,身子发软。于是,中国军民就出来了。  
唐广普也出来了。他们和前两间的中国军民都走到了非常宽平的、被多把电筒光照得黑亮亮的地坝上。  
在大家都心情十分压抑,心里烦躁。内心无法难安时,几十个鬼子子走过来,刚好把包括唐广普,国军关班长,那个周姓男人在一起的一百个中国军民分开。这就是说,包括唐广普,国军关班长,周姓男子在内的一百个中国军民,已经被列入着手处死的开始的集体射杀行动中。马上,还有十多个鬼子拿着铝丝走过来,挨个地把中国军民的一色左胳臂捆起来连在一起,就像一根长藤上的瓜一样。  
这一时间用了近二十多分钟。一起按照日军所进行的要求屠杀做成后,包括唐广普在内的100个中国军民被分批押出幕府山,向黑乎乎的高坎下的长江河边下去,这里被称为下关草鞋峡。  
二十分钟不到,日军把他们押到在又冷在二十分钟前打死了的前一批中国军民后,明显的非常静黑而空黑的长江河边上,即刻在两盏雪亮的探照灯的晃动下,有二十多挺架在河坎上的轻重机枪等在十多分钟内,打死了这批中国军民。国军战士唐广普从死人里逃掉。  
当有三四批的中国军民被分批拉出去打死后,这种过了半个小时不到,鬼子马上回来把关在幕府山的中国军民再用铝丝缠在左胳臂上,把另一批100个中国军民押出去到长江边再次打死的举止还在凶毒地进行。如一道一道催命的符,令已经精神崩溃到极点的关在多房里的军民极度的心惊肉跳,吓得四魂少了三魂。在被六批100个中国军民被押出到河边后,是南京警察的伍长德似乎没有这样惶恐。我们已经在前面的一章里讲到他,他的家人,父母,妻子,大儿子已经在日军占领南京城之前,被他送到了苏北,就留他一个看家。当日本鬼子在13日占领南京城,伍长德只好去外国人办的国际安全区的一个司法院里,三天后,被来搜查的十分残暴、歹毒,极度卑劣无耻的鬼子带走被关在幕府山的茅草房。今天有六天了。三天后,伍长德和这里军民过上,没有日本人送吃的,就是送,也就是一点点,也不跟水喝。看到身边军民都不安心的神情,作为年轻的警察的他尽管也不安,也忧心自己的生命,担心不已,但是他毕竟是警察,他是不会让鬼子把子弹打向自己的,他决定用一种方式,他觉得到时再说。  
此时,关在靠后的茅草房里的伍长德,已经听到在他们房子前面的多间房子已经有人被押出去了的声响,这里看不清,只有一过道出去,还要转一个房子拐角。他在随后的近二十分钟里,听到从河边传来的、时而沉闷时而凄厉的哒哒哒的枪声,及其别的声响,他已经不在想自己即将会死,或即将死的无望心虚的心理了。再想再苦恼,有什么用,鬼子就不打死你了吗,鬼子就会发善心,伍长德在心里想道:就能挽回自己不被日军打死的厄运吗?不,这样是没有用的,越是这样就越死的快。伍长德想道,在心里,又想道:自己一定  
到时看情况,嗯,绝对不能拿跟日本人打死……  
。  
伍长德,在心里再次涌起了这个主意,因为在此前,刚打死了100个中国军民的鬼子已经急匆匆地回到院子里,正向他们的房子走来,还有,在前面的九、到十间房里的人已经处理完了。伍长德看到:鬼子已经走近他们的牢门,一种即将死亡的不安感觉激起了他强烈的生存下去的渴望。此前,他还没有这样震动,心里有了到时设法逃脱鬼子魔爪的方式,还没有到时间;现在看到鬼子来了,要拿他们动手了,就抑制不住内心里激动:心马上在胸部里急跳起来。不要那样绝望,伍长德,伍长德想道:自己才30岁,自己的日子还长,我要看到自己儿子长大,我还没有好好孝敬自己的妈妈,跟妻子还要过下去。在这样思绪下,他决定或已经感到:也许逃离的时机就在接下来的行动里。他想道。此时,伍长福才没有这样激动。心跳放缓了。听到急匆匆的鬼子脚步声,和看到门缝外,几束发亮的耀眼的电筒光往他们房门在照射。伍长德已经平静了:该是他们被鬼子打死了的时候了。他有了先前的主意,就心里不慌了。他看见门被打开。“出来一一”  
一个鬼子在门边的叫喊声,又凶又好像没有把中国军民全部打死完而显得更加的恶毒口气。  
然后,耀眼的电筒光在门口往,一房子里的军民晃动,跟人的感觉。好像是几只凶神的眼睛对着里面的人在盯着似的,而令人不寒而栗。  
已经站起来的伍长德马上就看到,一束刺眼的白光,在往自己这个方向照来,他被前面的一个军人,挡住大部分光亮,他把眼睛眨了眨,以免把自己眼睛晃的看不见。  
此时,他再次听到了一个鬼子的喊声:“快出来!”这一句是日语,他听不懂,马上就是一个翻译喊道:’  
“喊你们出来!听到没有,干站着干什么,快!”这是那个翻译的话。大家就不情愿出去,因为,都明白,前一批被押出去的人已经死了,该轮到他们了。  
就有个男人喊着:“我不去!我不走!”  
伍长德听了,看到那个男人喊道,声音不大,他感到这声音仿佛跟人一样,在挣脱着,绝不出去被打死。

七十九

他马上就听到惨叫声:“啊!”同时。听到刺刀插进肉体的刷的一声,这男人的惨叫声,如紧跟着一叫,跟条件反射似的。  
伍长德被前面几个高的男人挡住了,至于出现了有人被打的情景,他看不见。他心里非常惶惶。落在鬼子的手里,任何时候,任何的不理智都会被鬼子打的。  
他跟着前面的人走到门口,他才看到,就是说到门边,在四五个鬼子站在门边的几个拿着电筒的明晃晃的光线下面显得黑明明的地上,有一个男人仰躺在地上,他的胸部在流血;他仰倒在地上略发亮的鼻孔,出现小声急促的呼吸声,看来刚才有鬼子用刺刀刺了他胸部,快要死了。走过他身边时,伍长德站住,想看一下,尽管他不认识,但是毕竟是自己同胞,可是,他被一个站在门口、在黑亮亮的电筒光线下,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正中的皮带扣环白亮亮的鬼子喊道:  
“快走!”  
伍长德就走出门去,他知道再过一会,这个不肯出去的同胞即将死去。  
当一个国家和他的人民都被侵略者剥夺了生存权的时候,一条人命能算了的什么!(这一句话,来自捷克斯洛伐克作家伏契克的小说《绞刑架下的报告》)  
到了宽大的地坝上,伍长德和一个百个军民,首先被从几个百人里分开,马上在前面的伍长德,和多个需要被处理掉的军民被鬼子用铝丝开始捆他们的左胳臂。此时,他才看到站在院子里,多个鬼子在电筒光下,他也看到在大门口被光亮映的,多个端着刺刀把守在那里显得严酷的鬼子,一副不容许有违反他们意志的情形发生。伍长福想道:哎,在这样严格的把守下,没有人能跑的出去,等待的就是死。他看到:大门外黑凝凝的,让人觉得,是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无边的黑洞。  
近二十分钟后,一百个中国军民左手被捆着铝丝,伍长德心里有了主意,就不慌。只是他明显感到在自己身边的多个男人、军人颓废,绝望的气息神情,都默默地听天由命等着被鬼子打死。  
在这一情景后,他看到一个大佐(是安田大佐)用手一辉:“带走!”  
这次没有听到翻译说话。几个鬼子硬端着刺刀往门外示意,“往外走。”  
伍长德明白了这个话的意思,还有几个,他们就跟着前面几个鬼子军官等,往大门口外走去……  
二十  
本来自己已经想好了,到时鬼子一开始,就用自己方法避开。现在好了,被鬼子把左手捆住了,这怎么办呢?出了幕府山的大门,伍长德心情有些负面地想道,此时,他没有办法,心情糟透了!跟着前面的几个军人和一些男人往斜斜的河坎下步子较快的走下去。此时,他知道下面就是草鞋峡的长江边。也看到有两盏光亮刺眼的探照灯,在一大片江边上,他由于被侧西边的黑黑突出去的高高河坎遮住些,他看不全面,此时,他正前面下去的河边还是黑糊糊的。眼前河坎上夜色充满了又寒气又冷非常空寂。十二月中旬的严寒的中国南京冬天的江边的夜风,时不时微微吹来,吹在了他脸上,使他再次感到冷冰冰的、身子瑟瑟发抖,他本来就穿一灰蓝棉衣。当就要走下河边上时,他感到背后的黑黑的高坎在隐隐地跟自己盖来似的  
马上好就要到河边上;看到,前面往西过去的一横长的河边,还有两个架在极为高的黑乎乎的河坎上的探照灯,如两只大眼睛,雪亮的灯光照在前面多远处,已经有不少被打死的军民或扑、或仰倒在河边上一一一夹在着凌乱发亮光的血像一大片的垃圾的情景。自己马上要死了,对呀,还没有想出怎么做,想到这里,伍长德觉得,要在鬼子动手之前,把自己左胳臂上的铝丝割断,他觉得自己系着裤子上的皮带上的水果刀,想到这个办法,伍长德心里平静了多。渐渐地,他和身边的军民下到河边,往西边河边上走去,他看到一一一  
在河边往西过去的一横长的河坝上,在极为高的河坎上,有两盏如狼眼睛般大的探照灯,发出了两道又长又粗宽的雪亮光,斜斜地照在河边上。已经在先前每各半个小时,被分批有六百多个中国军民相继被比毒蛇还恶毒的鬼子用轻重机枪打死在河边上,伍长德看见站在探照灯光后面的黑阴阴里的高高的河岸上的鬼子有好多人,仿佛这些鬼子藏在光的黑暗里。  
此时,对于每一个中国军民来说,不管你怎样沮丧,低沉心情,都不会改变和直接被打死的境况了。  
此时,伍长福和后面的军民走近了被打死在强光照射的被打死的军民边在往前走着,他看到身下边的亮光里有,扑在地上,或仰倒在地上,  
身上,身体上,头脸上有不同程度的血迹,同时,伍长德非常明显闻到了一大股血腥气味,和已经散去的一股半浓半淡的呛人的火药味硝烟味。  
“中野大队长,第七批支那军民押到。”一个部下快步走到站在一盏探照灯边的中野大队长的身边来报告。  
站在灯光后面的中野大队长听了,他马上看到下面的中国军民已经到他们轻重机枪的范围内又看一下,人已经到齐了,可以处死他们了。他想道。然后,中野大队长立刻说:  
“立刻执行。”  
“嗨!”  
这个部下走开去,即刻执行中野大队长的命令。  
此时,伍长德和最前就四五个军民走到最前河边最西的位置,他明白到了该是自己保卫自己举止的时候。他马上右手拿出他棉衣内,裤子上的皮带上吊着的一把水果刀,把绑在自己左胳臂上的铝丝一下割断,扑在下面的已经发冷的尸体上。这里离河边近。。  
当伍长德扑倒在身下边的同胞的鲜血淋漓的尸体上时,他顿时听到河坎上有一个日军军官的日语喊声:  
“射击!快打死支那人!海牙鼓!(日语:快)!这是胖的日军大队长中野的叫喊道:  

八十

他的喊声刚过,在他身两边在黑暗高坎上很多鬼子把中国军民当着如众矢之敌般积极地开枪。他们不会认为这是人,也不会认为自己干了多么罪恶的事,这一群残暴歹毒的暴徒是不会因为自己打死了中国军民而愧疚后悔的。更不会因对方是没有武器而手发抖心软。我们已经说了:日本男人有集体作恶的习惯和特征,事实是:在日本国内,从它的古代历史到现在都是邪恶势力当道,没有正义抬头的时候。此刻,这一群在世界人类史上,极度歹毒,毫无良知的,道德有问题的,心态  
邪恶的跳梁小丑的人渣,尽然下作到这样的卑劣凶残的地步(鲁迅语)  
顿时,大量子弹在两道荀白耀眼,在众多的如吼叫般的枪声中,来回匆匆的晃动再转过来的探照灯,朝着,一会黑一会亮的河边上站着的中国军民恶毒猛射。  
,站在河边上的多个中国军民被连续打中倒地,顿时,形成了从外到里,一片片一批批,如泥沙般垮落下的情景。  
……  
此时,  
探照灯那非常白亮灯光再次过来,  
一个国军老战士听到了枪声,他正要或似乎躲开,但是他一动,他意识到自己的左胳臂被捆,十分心急而无奈!他马上听到身边一个用右手抱着自己一岁儿子的女人,此时她孩子被枪声吓哭起来。这个有良心的中国军人只好本能地把身体挡往这个女人,想保护这一对可怜的母子。近一秒,这女人被一两颗越过军人的侧头打来的子弹打中头,她叫了一声,就倒下。这个军人想扶女人;他身边的几个军人是他部下,其中有一个团脸,身强力壮的战士也试图来帮这对母子,他一走近一步,要把身子弯下,即刻被从黑黑的高坎上,很多如厉鬼般鬼子打出无数子弹中的几颗打中他胸部,一下倒下,把几个包括他指挥官在内的军人连带扯倒在地上。  
这个老国军战士倒在女人的身旁,此时,女人由于头中弹,已经死了,她一岁的儿子在哇哇大哭,还是婴儿的他,不知道妈妈就躺在他身旁了。  
鬼子发出的子弹打中了他们,站在外面的军民被打倒,里面的人就凸显出来。紧急着,急急捕来的,如大雨般的子弹几乎都打死了倒在地上的军民。那个国军指挥官侧头被打中四五颗子弹,倒在女人的右肩膀的地上,  
几股细细血从他的左侧头流出来在先前被打死的同胞冷却的或、渐渐僵硬的尸体上,致此,这面的多个军民全部被打死,就只有那个婴儿没有死,坐在他妈妈旁哭,  
二十  
……  
耀眼雪白的灯光又匆匆地转过去了。仅在五六分钟前,有些军民被打中,有些没有被打死。但是,被绑着相连的多个军民倒下,被打中的人如一起拉倒在河沙地上,有些正好倒在早此前被打死的军民的、有仰倒的柔柔的肚皮和脖子脸上,随着灯光的匆匆移动过去,借助还有些微黑亮亮的视线,能看到了近在眼前被打死的一个军人的流血肚皮,和很不甘愿死的神情,还看见一个26、7岁的平民青年额头上、胸部、肚皮都被打中子弹,血流到他脸、鼻子上,肚皮显得血糊糊的。这个无辜的平民青年一脸惊慌的神情,仿佛在表明,突然在匆忙中死于凶恶鬼子之手。  
在往东的那边,当灯光不再这里,而这里显得一片黑明明时,站在这边多久的军民,被看不见的子弹打中,马上就想起似的,叫喊道:  
“啊!”  
“我的妈呀!”  
“杀人了!”  
“啊一一”  
“啊一一”多声男女的惊动而意外的惨叫声,闷哼声,呻吟声次第起伏地连在一起。一切已经不在意外,鬼子已经把中国军民定在他们所掌握的手心里。  
很快,一些可伶的我的同胞各样喊声,就出现几秒,就全部被打中一排一拨的仰倒,扑倒在显得充满寒气而冰冷冷的河沙地上。看来一个人被打死和中止生命至多是一分钟不到的事。此前,他们一度是那样渴望生存,活下去的愿望,到此被残忍的鬼子掐灭了。  
当亮晃的灯光又一次转回来时,就是刚转回去的时间,一分钟不到,刚才没有被打倒的极力想跑动而被铝丝捆牢的多个军民被打倒,但是,此时,捆着左胳臂的四五个军人和贫民男子,仿佛感到了自己有自由逃跑的机会。  
“班长,快跑!”一个军人喊道。他身边的国军班长由于同伴都惊慌,就没有来不及细想什么,在浑浑噩噩中,看不见高坎上黑影里的鬼子,只有枪声;有些军人(可能是胳臂上的铝丝被意外打断等原因)往西跑,还有人往坎上跑,我们需要说一下:在鬼子的射击中,有军人可能是拿出匕首,把捆在自己胳臂上铝丝割断或被飞来的子弹打断。,  
此时,只要有机会,哪怕危险都要冒。几个国军一慌不择路地乱跑,无疑在为自己争取活着的机会。两个战士,往灯光后的黑黑高坎跑上去,也许他们感觉这里,不一定是死亡的范围。刚跑上些,班长肚皮被打中一梭子弹,他啊的惨叫一声,双手捂住肚皮,从高坎上来些,滚落下去,  
另外一边的俩个战士,如挣脱的兔子般乱跑,被无一例外地打中脸,胸部,身体倒在地上,也滚下灯光过去这面显得黑明明的斜斜的河坎去,  
四五个自己左手被铝丝捆住的军人和另几个平民男人,正往东跑,生存下去的强烈念头已经促使他们没命的往东那一片黑糊糊安静的河岸急跑,似乎只要跑过那里就会安全,美好生活在那里等他们似的,  
“中野大队长,你看东边有四五个支那人跑!”一个鬼子对自己军官如揭发中国人地说。  
“快打死支那人,快,绝对不能让他们跑掉一个,快!”中野大喊道,他一下急躁起来,如果这些中国人军民跑掉,这是本次枪杀的人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9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308
发表于 2020-2-21 19:06:15 |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7-11 06:46 , Processed in 0.202801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