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102|回复: 1

[长篇连载] 南京大屠杀(八十)

[复制链接]

60

主题

74

帖子

788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788
发表于 2020-2-19 17:55: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他的喊声刚过,在他身两边在黑暗高坎上很多鬼子把中国军民当着如众矢之敌般积极地开枪。他们不会认为这是人,也不会认为自己干了多么罪恶的事,这一群残暴歹毒的暴徒是不会因为自己打死了中国军民而愧疚后悔的。更不会因对方是没有武器而手发抖心软。我们已经说了:日本男人有集体作恶的习惯和特征,事实是:在日本国内,从它的古代历史到现在都是邪恶势力当道,没有正义抬头的时候。此刻,这一群在世界人类史上,极度歹毒,毫无良知的,道德有问题的,心态  
邪恶的跳梁小丑的人渣,尽然下作到这样的卑劣凶残的地步(鲁迅语)  
顿时,大量子弹在两道荀白耀眼,在众多的如吼叫般的枪声中,来回匆匆的晃动再转过来的探照灯,朝着,一会黑一会亮的河边上站着的中国军民恶毒猛射。  
,站在河边上的多个中国军民被连续打中倒地,顿时,形成了从外到里,一片片一批批,如泥沙般垮落下的情景。  
……  
此时,  
探照灯那非常白亮灯光再次过来,  
一个国军老战士听到了枪声,他正要或似乎躲开,但是他一动,他意识到自己的左胳臂被捆,十分心急而无奈!他马上听到身边一个用右手抱着自己一岁儿子的女人,此时她孩子被枪声吓哭起来。这个有良心的中国军人只好本能地把身体挡往这个女人,想保护这一对可怜的母子。近一秒,这女人被一两颗越过军人的侧头打来的子弹打中头,她叫了一声,就倒下。这个军人想扶女人;他身边的几个军人是他部下,其中有一个团脸,身强力壮的战士也试图来帮这对母子,他一走近一步,要把身子弯下,即刻被从黑黑的高坎上,很多如厉鬼般鬼子打出无数子弹中的几颗打中他胸部,一下倒下,把几个包括他指挥官在内的军人连带扯倒在地上。  
这个老国军战士倒在女人的身旁,此时,女人由于头中弹,已经死了,她一岁的儿子在哇哇大哭,还是婴儿的他,不知道妈妈就躺在他身旁了。  
鬼子发出的子弹打中了他们,站在外面的军民被打倒,里面的人就凸显出来。紧急着,急急捕来的,如大雨般的子弹几乎都打死了倒在地上的军民。那个国军指挥官侧头被打中四五颗子弹,倒在女人的右肩膀的地上,  
几股细细血从他的左侧头流出来在先前被打死的同胞冷却的或、渐渐僵硬的尸体上,致此,这面的多个军民全部被打死,就只有那个婴儿没有死,坐在他妈妈旁哭,  
二十  
……  
耀眼雪白的灯光又匆匆地转过去了。仅在五六分钟前,有些军民被打中,有些没有被打死。但是,被绑着相连的多个军民倒下,被打中的人如一起拉倒在河沙地上,有些正好倒在早此前被打死的军民的、有仰倒的柔柔的肚皮和脖子脸上,随着灯光的匆匆移动过去,借助还有些微黑亮亮的视线,能看到了近在眼前被打死的一个军人的流血肚皮,和很不甘愿死的神情,还看见一个26、7岁的平民青年额头上、胸部、肚皮都被打中子弹,血流到他脸、鼻子上,肚皮显得血糊糊的。这个无辜的平民青年一脸惊慌的神情,仿佛在表明,突然在匆忙中死于凶恶鬼子之手。  
在往东的那边,当灯光不再这里,而这里显得一片黑明明时,站在这边多久的军民,被看不见的子弹打中,马上就想起似的,叫喊道:  
“啊!”  
“我的妈呀!”  
“杀人了!”  
“啊一一”  
“啊一一”多声男女的惊动而意外的惨叫声,闷哼声,呻吟声次第起伏地连在一起。一切已经不在意外,鬼子已经把中国军民定在他们所掌握的手心里。  
很快,一些可伶的我的同胞各样喊声,就出现几秒,就全部被打中一排一拨的仰倒,扑倒在显得充满寒气而冰冷冷的河沙地上。看来一个人被打死和中止生命至多是一分钟不到的事。此前,他们一度是那样渴望生存,活下去的愿望,到此被残忍的鬼子掐灭了。  
当亮晃的灯光又一次转回来时,就是刚转回去的时间,一分钟不到,刚才没有被打倒的极力想跑动而被铝丝捆牢的多个军民被打倒,但是,此时,捆着左胳臂的四五个军人和贫民男子,仿佛感到了自己有自由逃跑的机会。  
“班长,快跑!”一个军人喊道。他身边的国军班长由于同伴都惊慌,就没有来不及细想什么,在浑浑噩噩中,看不见高坎上黑影里的鬼子,只有枪声;有些军人(可能是胳臂上的铝丝被意外打断等原因)往西跑,还有人往坎上跑,我们需要说一下:在鬼子的射击中,有军人可能是拿出匕首,把捆在自己胳臂上铝丝割断或被飞来的子弹打断。,  
此时,只要有机会,哪怕危险都要冒。几个国军一慌不择路地乱跑,无疑在为自己争取活着的机会。两个战士,往灯光后的黑黑高坎跑上去,也许他们感觉这里,不一定是死亡的范围。刚跑上些,班长肚皮被打中一梭子弹,他啊的惨叫一声,双手捂住肚皮,从高坎上来些,滚落下去,  
另外一边的俩个战士,如挣脱的兔子般乱跑,被无一例外地打中脸,胸部,身体倒在地上,也滚下灯光过去这面显得黑明明的斜斜的河坎去,  
四五个自己左手被铝丝捆住的军人和另几个平民男人,正往东跑,生存下去的强烈念头已经促使他们没命的往东那一片黑糊糊安静的河岸急跑,似乎只要跑过那里就会安全,美好生活在那里等他们似的,  
“中野大队长,你看东边有四五个支那人跑!”一个鬼子对自己军官如揭发中国人地说。  
“快打死支那人,快,绝对不能让他们跑掉一个,快!”中野大喊道,他一下急躁起来,如果这些中国人军民跑掉,这是本次枪杀的人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8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4533
发表于 2020-2-21 19: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3-30 15:51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