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105|回复: 1

[长篇连载] 浪子门(65)

[复制链接]

214

主题

783

帖子

176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762
发表于 2020-2-23 19:4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无才浪子 于 2020-2-23 19:50 编辑


微信图片_20191023212240.jpg

第六十五回:擒元凶张平阳助拳   泄怒气桑沐雨废贼


    话说,客栈吃饭的客人们,见桑沐雨与端木鹫打起来的时候,本地人都怕惹祸上身,纷纷离开了,只有几个外地和住店的没走,跟着看热闹。张平阳对天涯刀客向外招了招手。天涯刀客立即会意的退到前厅,把大门关了,并守在门后,不让人进出。
    韩毅峰见端木鹫边打,边有意识的将桑沐雨姐妹向后院引导,心中起疑,便紧跟了进去。果然,他见管事室设有机关,桑沐雨姐妹被擒。正在为找不到理由出师解救的时候,却见坐在管事椅坐着的一个:“身骨瘦削显高挑,眼小鼻长薄唇翘。长衫合围腰带宽,透着阴险和钻刁”的东瀛老者, “啪”的一声猛拍桌子,对正拉着网,将桑沐雨姐妹吊起的两个年轻男子说道:“把她们两个女人,放下来捆了!我要好好跟她们算算账!”
    韩毅峰不知道这老者就是管家端木十诫;两个年轻人,一个是管家二公子端木枭;一个是家将端木三田。但因他一向机制多变。此时突,他听端木十诫说要跟桑氏姐妹好好算算账,头脑里突然灵光一闪,呼地一个“一跃十丈”,跳到端木十诫五步之外,与之对立,将手中折扇一挥吼道:“慢着!要算账,也得我们先算清楚了!你才能再算她们的!”
端木十诫从没见过韩毅峰。此时,韩毅峰又打扮得花里胡哨,且行为又有几分浪里浪气的。端木十诫猛然听他一吼,不免心里一惊;但他毕竟是久走江湖,阅历丰富。片刻迟疑,他便立刻镇定下来,用一种轻微,而又不失威严的语气反问道:“不知这位公子,与我老人家,有什么账要算啦!”
    “昨天,有一男一女抢了我的钱包,躲进你们客栈,被你们藏匿了!你说,这账该不该算呀?”韩毅峰依旧以一种不屑的语气反问道。
    “呵呵,是这样啊!但能不能请公子退到外面去,容我们把这两个女子的账算清楚了,再给你一个交代,好不好?”
    “不好!”
    “为啥?”
    “一则,我与你们的账发生在前;二则,我也想听听,你们东瀛人与这两位小姐究竟有什么账要算!”
    “这是我们与她们之间的事,我劝公子还是不要管得好!”
    “除非你有不用我管的足够理由,不然,我还非管不可了!”
“既然这样,我看公子也是一个明白事理的人,不妨说给你听听,也请公子做个公正。”
“说罢,本公子听着呢!”
“她们不是湖北东湖‘浪子门’的人,却帮着‘浪子门’,陷我们全家于危险中,你说这账该不该算?”
“该算!还有呢?”
“她们无凭无据,却要诬陷我们拐卖人口,毁坏我们的名誉,你说这账该不该算?”
“嗯—— 也该算!还有呢?”
“她们无理取闹,赶跑了我的客人,影响了我们的生意,使我们蒙受经济损失,你说这账该不该算?”
“这个么……也该算!就这些?”
“难道这些还不够算的吗?”
“是!是该算。不过,你要是这样说的话,我倒觉得我应该替‘浪子门’和她们姐妹俩,跟你们算几笔账!”
“啊!替他们跟我们算账?”
“是啊!”
“什么账?”
“我听说,是你们先跑到湖北东湖社区,抢了人家三部精华文集,嫁祸于‘浪子门’,使‘浪子门’陷于灭门之灾中,你说这笔账该不该算?”
“这,我们后来又有把文集还给他们了!”
“你们抢了人家的文集,也就算了,还打伤了人家的文案主管,做下不仁之事,这笔账该不该算?”
“这,我们当时留下药费的!”
“还有,你们还了人家文集,却半路上又去抢,你说你们这种不义之账,该不该算?”
“可我们并没有真正的去抢,不然,咋没抢回来咧。”
“别说的那么好听,那是你们技不如人!还有,你们到陕西用迷药,迷晕这两个姑娘的表姐和丫头,并把她们卖到了尹家镇官堂,有人家在镇官堂救出来的人证,和官堂的供词,你们还有什么可抵赖的呀?这账不该算呀?啊!”
“你,你是谁呀,咋知道这些的啊?”
“别管我是谁,你们若把这些账跟我算清了,我就让你跟这二位小姐算账,不然……”
“不然怎样,难道我们害怕你不成!”没等韩毅峰说完,端木枭便忍耐不住,呼地上前抢过话茬,大声道。
“不怕?你试试?”
“试试就试试!走!外面去!”端木枭一个“白猿越涧”,呼地一跃,到了院子中央。韩毅峰见时机已到,也就跟着一个“一跃无影”,人已经站到了端木枭对面五尺之外,折扇向怀里一抱,不屑的微笑着,看着端木枭,双腿还有意识的闪动着,更加显出他对端木枭的不屑。
端木枭知道那是韩毅峰在藐视他。他真的是“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嘴里不答话,呼的一招“白猿掏心”,右手一拳攻向韩毅峰的胸前。这一招速度之快,力量之大,令韩毅峰心里一惊。他不敢怠慢,呼地一个“一跃绕梁”,身体轻轻跃起,绕过端木枭攻来的右拳,随之,手中折扇一收,呼地一招“公子敲钟”,扇骨一下敲向端木枭的右手手腕。因为,韩毅峰的折扇,使用的冷钢片做的扇骨,虽然力道不是十足,但若端木枭被敲中,手腕必定受伤,战斗力会大大减弱,难免被抓厄运。
端木枭虽然年轻浪荡,但终究出入东瀛武术世家,自幼也是受到严格的武术训练,“端木拳法”,不说是炉火纯青,那也是相当精练。见韩毅峰的折扇敲来,他不慌不忙,呼地一个“白猿转身”,身体猛地向右一个旋转;紧接着一个“白猿扑虎”,身体突地跃起,向韩毅峰左侧扑去;于腾起间,一招““白猿抓猴”,右手成爪,呼地抓向韩毅峰的咽喉。见韩毅峰头向后仰,意欲避过咽喉一抓时 ,他倏的抓势一变,快如闪电般,猛地抓向韩毅峰露出的右锁骨。此一招三式,真的是快如闪电。韩毅峰顿感整个身体寒意森森。但韩毅峰这“韩大公子”的名号,也不是浪得虚名。他在“浪子门”弟子中,是出了名的机敏乖张,武功上乘。此时,他虽然感觉不妙,但却不自乱阵脚。他见端木枭变化的招式攻势凌厉,也是气闷胸怀:“看来,我不给点苦头你尝尝,你还真以为‘老虎不发威,是病猫呢!’”他心里这样想着,嘴里不说,呼地一个“一跃飞天”,身体猛地一个腾空,于端木枭的头顶之上,“啪”的折扇一展,一招“刺猬下树”:一个跟斗倒转,头朝下,脚朝上,呈直线俯冲直下,至端木枭的头顶之时,双脚与身子一曲成环,手中扇剑抱于胸前,作圆环之齿,用力沿着端木枭后背一滚,端木枭后背衣服破裂,整个颈椎和后脊椎上的表皮被划开,伤及骨头,鲜血流出,染透衣服。端木枭大惊失色,只好出自下策,一个“白猿打滚”:忍着疼痛,身体就地一滚,滚出圈外,躲过一劫。
端木鹫原本站在一旁,冷眼观看弟弟与韩毅峰争斗。开始他见弟弟端木枭略占上风,心里暗自得意,以为不需要自己帮忙,弟弟也能把韩毅峰拿下。可一见刚才韩毅峰突发奇招,他们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心中大骇,不由他多想,呼的一个“白猿越涧”,奔上前去,挡住正要擒拿弟弟的韩毅峰。
韩毅峰一见端木鹫上来拦住自己,后退一步,依旧抱剑于怀,不屑的一笑说道:“咋啦?车轮战!弟弟不行,哥哥上!不过,大爷今日个可没兴趣陪你们一个一个的玩儿,干脆把屋里的两个叫出来,你们一起上!”
“既然这小东西不知死活,三田,你也上,把这个不知死活的小东西,给我拿下!”没等端木鹫开口,就听端木十诫对站在管事室门槛上的,那个横经大于直径,中间粗,两头细的年轻男子吩咐道。
“是,老爷!”端木三田答应一声,也是一个“白猿越涧”,身体腾起一跃,冲上前去和端木鹫、端木枭两兄弟一起,呈三角形把韩毅峰围在中间。
“哈哈……你们这些东瀛人鸟浪人,就知道群殴,以多胜少。如若任由你们发飙,岂不大大辱没我泱泱中华的名声!”不料,正当端木鹫、端木枭和端木三田三个,企图以三对一,拿下韩毅峰的时候,突然在观阵的人群里,有一个身材高挑的中年男子大声讥笑着,一个飞身挡住了端木鹫。紧接着又一个身材高挑的男子,一个飞身挡住了端木三田,不让他们两个参战。
其实,这两个不明男子,正是“秋水文澜”“三才女”中的老大杨柳飘飘,和老三花间梦事易容改扮的。因为张平阳、天涯刀客、韩毅峰三个,都不认识端木十诫他们,所以,经过秋水易寒和无才浪子商量,决定让“三才女”易容改扮,暗暗的跟随保护韩毅峰和桑氏姐妹,并适时帮助拿下端木十诫及其家将,达成“分段进击,各个击破”计划的第一阶段任务。
韩毅峰见有人帮忙拦住了端木鹫和端木三田,不再和端木枭戏耍逗乐,误了师傅大事。决定尽快挟制端木枭,解决战斗。想到此处,他不动声色,折扇一收,模仿师傅无才浪子,扇骨虚晃一招“浪子出门”,身体醉酒似的一歪一扭,直取端木枭的眉心。端木枭以为韩毅峰是在戏弄他,心里大喜,觉得时机到了,不躲不闪,呼的一招“白猿抓猴”,双手同时使出,左手胳膊向上一挽,横里一挡,磕偏韩毅峰的扇剑;右手成爪,霍地抓向韩毅峰的咽喉。双手配合,不仅天衣无缝,且速度快如时光电火,力量大如雷霆万钧;若是得手,韩毅峰的脖子必被拧断,命丧黄泉。
可他哪里知道韩毅峰计谋诡诈,那一招“浪子出门”乃是“诱敌入彀”,真正的杀手锏,是后面的“奇招制敌”。他见端木枭双手同出,胸门大开,呼地一个“公子耍娇”:身体向下一缩,向前一跃,至端木枭胸下,背对其面;紧接着,身子从端木枭张开的双臂间,猛地站起,一个“公子望月”,头向后一仰,右手折扇“啪”的展开:“一剑锁喉”,折扇越过头顶,扇边上锋利的刀片,霍地抵住端木枭的咽喉,厉声喝道:“别动!再动,我隔断你的咽喉,让你命丧当场!”整套动作一气呵成,快如闪电,真正的是“迅雷不及掩耳”。可怜,端木枭年少轻狂,只落得双目紧闭,四肢瘫软,浑身有如棉条一般。
“现在,你们可以把那两个姑娘放下来,跟她们慢慢算账了!”韩毅峰虽然语气轻飘,却透着威严。端木十诫不敢违逆,只好吩咐端木三田道:“去,把她们放下来!”
“是!老爷!”端木三田答应一声进到屋里。不到片刻,就见桑沐雨、桑沐雪两姐妹呼地从屋里奔出来,桑沐雨一剑架在端木三田的脖子上,桑沐雪在其背上“啪啪”两掌,就听得端木三田“啊”的一声嚎叫,人便瘫倒在地上,形同废人。
端木鹫一见端木三田的武功被桑沐雨废了,心中大骇,自知如若不走,也难免被废的下场。于是,他大喊一声:“父亲,快走!”不等端木十诫答应,便呼地一个“白猿越涧”,跳出圈子向前厅奔去。不想,他的人还在腾空的时候,却被张平阳暗地里用一枚松果,呼的击中背脊穴,身子一晃,扑倒在地,被桑沐雨赶上前去,一剑戳在胸口动弹不得。桑沐雪跑上前去,就要如法炮制,废去其武功,被韩毅峰制止了。
韩毅峰令桑氏姐妹,把客栈所有工作人员都集中起来,以查找抢了他的钱包的一男一女为名,挨个分辨清楚东瀛人和中国人以后,悄悄对桑沐雨说:“你看这里没有端木鹫的妻子,端木川子;要想问出真实情况,只有靠他(指端木鹫)了!”
“好!我们就把他带走”
于是,桑氏姐妹先让那些中国人离开后院,把包括端木十诫、端木鹫、端木枭、端木三田在内的7个东瀛人打晕,拖进管事室,悄悄给他们喂下了,张平阳“无尘门”的独门化功药物“静心散”后,扔下另外6个人,只将端木鹫塞进麻袋,趁着黄昏,直奔池家庄而去。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8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4533
发表于 2020-2-24 21:48:23 |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3-30 15:04 , Processed in 0.156000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