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40|回复: 1

[长篇连载] 浪子门(66)

[复制链接]

215

主题

785

帖子

176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764
发表于 2020-2-27 11:08: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无才浪子 于 2020-2-27 11:10 编辑

微信图片_20191023212208.jpg
第六十六回:求解药木鹫卖同伙   造恐慌浪子困武夫


    韩毅峰和桑氏姐妹带着端木鹫走后,张平阳指导客栈里的中国员工,用凉水把端木十诫几个东瀛人弄醒后,对端木十诫说:“你们客栈不太平,我们要退房,去市里大客栈。”秋水“三才女”一听也跟着要退房。端木十诫深感无奈,只好令端木青夫给他们办了退房手续,让他们离开了。
    韩毅峰、桑氏姐妹和张平阳、天涯刀客及“三才女”,几乎是前后跟回到池家庄的。无才浪子一见抓到了端木鹫,心里大喜,对池老庄主说:“把端木武夫留下,其他的4个可以秘密地放他们离开了。”
    “好!我这就去安排。”
    “不!为了不给你们池家庄制造麻烦,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还是交给她们去办比较妥帖。”无才浪子拦住池老庄主,指了指杨柳飘飘三姐妹说。
    “对!还是交给我们姐妹吧!我们易了容!他们认不出来!”杨柳飘飘说。
    “那就有劳三位了!”池老庄主抱拳感谢道。
    “好!我们先休息一会儿。四更时分,我们就把他们送走!”杨柳飘飘说完,拉着夏雨蒙蒙和花间梦事休息去了。
    “师妹,天涯、毅峰,为了便于以后的行动,你们还是暂时不要暴露身份的好。去休息吧!”
    “好!”张平阳和天涯刀客、韩毅峰答应一声,也是各自休息去了。
待张平阳三个走后,无才浪子对池老庄主说:“我和桑姑娘姐妹俩,现在就去审问那个端木鹫,弄清桑姑娘表姐和丫鬟被拐卖的具体情况,好确定下一步行动。请庄主给安排一个秘密的暗室。”
“知道掌门要用,已经给安排好了!这就带你过去。”池老庄主“呵呵”一笑道。
月之下旬,冬季的阴天夜晚,更是一团漆黑。无才浪子令桑氏姐妹,将端木鹫带到池老庄主亲自安排的,一间堆放杂物的地下室里。弄醒后,强行喂他吃了一粒无才浪子自制的药丸。
过了片刻,无才浪子见端木鹫双手搓揉腹部,“呵呵”一笑问端木鹫道:“大公子,还认识我们吗?”
端木鹫迎着微弱的灯光,瞅了瞅无才浪子和桑氏姐妹说:“不认识你,只认识她们。”
“睁开你的狗眼,好好看看,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湖北东湖‘浪子门’掌门无才浪子先生!”没等无才浪子回答,桑沐雨气呼呼地抢着介绍说。
“在下和浪子掌门一向没打交道,不知今天掌门先生,把在下叫来有何见教!”端木鹫装斯文,文绉绉地反问道。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不过,我得先告诉公子一下,刚才桑家姐妹喂你吃下的,是本门独创的剧毒药物‘逍遥散’(其实是一种用俗名叫做辣料花的植物花汁,和着熟面粉‘秘密独制’的一种貌似药丸,既能提神,又能充饥的一种豆粒状小零食,没任何毒性。只是刚吞食时,因辣料花汁分解,让人有种清凉刺辣的感觉,由于是’秘密独制’,外人不知,故而,无才浪子行走江湖时,常用它吓唬那些作恶之徒,令他们说出实情)。如果在24个时辰内,不开始服用本门特制解药,5天后,吃药之人将在毫无知觉中死去。”
“啊!你,你们‘浪子门’也这般恶毒!你,你们真是浪得江湖正派名声!”端木鹫一听,大惊失色,脸上冷汗直冒,突地站起来,歇斯底里的大声吆喝道。
“现在,你是不是开始感觉胃里有些刺辣刺辣的,不舒服哇?那就是药物在蔓延。不过,不要紧!这一阵刺辣过去了,你就什么感觉也没有了,等待的就是死亡!”无才浪子依旧不紧不慢的说。
“好,好!你们想知道什么,我全都告诉你!你,你快问吧。问完了,给我解药!”端木鹫的面部表情难堪极了。
“说说,你们是不是在干拐卖人口的不法勾当?”无才浪子微笑着瞅了一眼端木鹫,依旧用不温不火的语气问道。
“掌门是问,你们是不是在拐卖年轻漂亮的姑娘?”桑沐雨怕无才浪子不温不火的语音,端木鹫听不清楚,又抢着大声补充道。
“我,我只负责为山庄招揽服务小姐,不拐卖人口!”端木鹫说。
“还不说实话?上上个月,你们两口子还在陕西华阴,用下三滥的手段,拐了两名女子卖到了当地官府。”桑沐雨又抢着抢白道。“嘭!”说完,气愤地一剑拍在端木鹫的后背上。给了端木鹫一个猝不及防,端木鹫险些被拍倒在地;接着,桑沐雨又吼道:“再不说是实话,我一剑宰了你!”
“哎!桑姑娘,不要急!让他再想想。反正他已经吃‘逍遥散’了,没有解药,也是死。你何必要枉费那个气力呢!”无才浪子假装阻止桑沐雨,却是威胁端木鹫道。
“我们从不拐骗姑娘,只是从人贩子手里买……”
“从人贩子手里买?哪里人贩子?快说!”桑沐雨又吼道。
“为了保证我们山庄服务小姐的数量和质量,我们和一个人贩子团伙约定,只要我们需要小姐,就提前跟他们联系预定。他们则按照我们的要求,在规定的时间里准备好,然后再在约定的地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9月(农历)下旬,你们是不是在陕西华阴,拐卖了两个女子到当地官府?”
“是的!那两个女子相当的不错!我们交钱后,本是要把她们带回的,不想,被当地官府的人遇上了,强行要我们把那两个女子留下;人贩子没办法,只好退了我们的钱,把她们卖给了官府。”
“就算你说的是实话。快告诉我,人贩子是哪里人?住在哪里?”
“其实不远。离仙鹤湖北岸10地的山群里,有个小青山。山中有个独户人家的小村落。户主养有两男一女。他们原本是靠自耕自种维持生活的。后来女儿大了,嫁到了山外;两个儿子发现政府政策变了,很多人都到外地赚钱谋生,也就跟着那些人一起,去了南方的大城市。果然,他们兄弟在大城市里挣了钱,又赶上政府开发仙鹤湖,于是,他们在湖北岸买了地基,盖了房子,安了家。只有这老夫妇俩,怕这老屋无人住居,倒塌了可惜,不愿意离开。7年前,有三个结义兄弟——后来听说他们都是越狱逃跑出来的逃犯,具体是从哪个监狱逃出来的,我不知道,也没问。我也是那次去找他们联系要人,在门外无意间听他们在屋里喝酒时说的。他们鬼使神差地逃到这里,发现了这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小村子。经过与老夫妇俩攀谈,了解清楚其家庭情况后,他们对这对老夫妇说,愿意出令老夫妇俩满意的价格,买下他们的老屋。老夫妇俩自然很高兴的把房子卖给了他们。为了逃避官府追缉,他们隐姓埋名,以亲兄弟相称。老大叫李世龙;老二叫李世虎;老三叫李世豹。因为他们都会些功夫,来到这里后,他们又笼络了3个当地青年流痞,集聚而住。他们对外美其名曰是种植药材,其实是在干拐卖妇女的买卖。”
“你是怎么知道的?”
“有一次,他们兄弟三个到我们山庄赌场来赌博,输了很多钱,欠下我们赌场一大笔债务,无力偿还。庄主二公子向他们催讨。他们仗着有几分本事,竟和二公子耍起横来,被二公子制服了。二公子吓唬他们说,若是不还钱,就卸掉他们的一只胳膊。他们没办法,私下告诉二公子说,现在的山庄、农家乐什么的,仅仅靠做正经的买卖,是赚不了大钱的。还说,现在的人,口袋里有了几个钱,就想怎样怎样的逍遥快活。山庄若能有小姐做怎样怎样的服务,一定会生意大发,赚取大钱。还表示说,他们可以为我们提供服务的小姐。后来,山庄就跟他们签了契约,大公子令我们负责和他们联络……”
“呵呵,照这样说,你们山庄还在干逼良为娼的事!”无才浪子抓住时机,厉声问道。
“这,这,我真的不清楚!因为,我只负责在外围招揽小姐,其他的事,若没有庄主及大公子的吩咐,我都不得过问!”端木鹫解释说,一脸可怜相。
“嗯!那好,请你在你的供词上签名、画押、摁手印吧。”无才浪子想起池家兄弟所说:“山庄管理很严格,不该管的不管,不该问的不问”。他认为端木鹫可能没有说谎,就结束了审问。
“你知道,那三个家伙现在在家吗?”桑沐雨见无才浪子问完,又赶紧问道。
“应该还在!最近风声比较紧,他们不敢贸然行动。因为,他们弄到的‘货物’,要是不能及时出手,就会出问题。”端木鹫回答说。
“那好,明天你带我们去找他们。如若证明你所说属实,我们掌门自然会给你解药;不然,不用等到药性发作,我会一剑先宰了你,再宰了你的家人,包括你的老婆,一个也别想逃掉!”
“是是,我一定带你去!”
“很好!我先给你吃一粒解药,可延迟你48小时毒性发作;等我们抓住那几个歹徒后,再给你两粒,彻底除毒。”无才浪子说完,头向桑沐雨偏了偏。桑沐雨气呼呼地走上前去,心不甘,情不愿的喂了端木鹫一粒药丸。端木鹫连连道谢。
之后,依旧把端木鹫关在了地下室里。无才浪子领着桑氏姐妹来到自己的会客室,对桑氏姐妹说:“夜已深了。你们去休息。其他的事,明天再作打算。”
“那好!我帮先生弄水洗洗吧!”桑沐雨抢着说。
桑沐雪自从那次被姐姐抢先说伺候无才浪子后,就知道自己抢不过姐姐,也就默默地承受内心的痛苦。此时,见姐姐又抢先说出了,自己也只好知趣的离开。
无才浪子知道拦不住桑沐雨,只好由她去了。一切安顿停当之后,无才浪子对桑沐雨说:“累了一天,去休息吧,明天还有事儿呢!”
“不!今夜,我想留下来陪你!”桑沐雨边帮浪子铺床被边说。
“不行!”无才浪子语气坚决的拒绝。
“为啥?”桑沐雨语气中带着委屈。
“一、你还没有考察我老家究竟有没有妻子;二、我还不能给你承诺,我一定能够娶你;三、自古儿女婚事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是我没有妻子,能够娶你,不经你父母同意,也是万万不能的。更何况……”
“我不管,我愿意!”桑沐雨呼地跑过去,双手从后面搂在无才浪子的胸前,把下颚搁在他的头顶边耍娇边说。
“你可以愿意,你可以不管。但我不可以……”无才浪子一边掰着桑沐雨的搂着自己的手,一边说。
“为什么?是嫌我没有玲珑年轻、漂亮、大方,还是……”
“瞎说什么咧,妄自菲薄!”
“那究竟为啥?你快说嘛,都急死人家啦!”桑沐雨继续耍娇。
“假若,我不能娶你,我就不能自私的只顾自己图一时之快,留给你一辈子痛苦。那样的话,我还是无才浪子嘛?”
“我知道,你总是有理由,我说不过你。但,你得答应我,只要我的父母同意,你就得带我走,不许反悔!”
“那得等证实了一切,咱们再商量!睡去吧,女孩子睡眠不足,衰老得快哟!”
“是!叭!”桑沐雨突然在无才浪子的右脸上吻了一口,微笑着离开了。
第二天一大早,端木山庄庄主端木龙一,见已经6天过去了,仍不见二儿子端木武夫,及儿媳妇端木雅子5个回来,心里急得热锅上蚂蚁似的,正要派女儿端木智子再去沿途寻找,却见端木雅子领着端木大郎、端木次郎和端木映雪回来。
端木智子赶紧跑上去,拉着端木雅子问道:“嫂子,你们咋现在才回来,真是急死我和父亲了。我二哥呢?”
端木雅子一个劲地摇头说不知道是咋回事。并说,只知道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路边一间无人住居的茅草屋里,趁着天蒙蒙亮才找到回家的路,回来了。
因为,端木智子已经向端木龙一介绍了那次拦截全军覆没的经过。端木龙一一拍桌子说:“不用问,肯定是被那几个帮忙的人困住了,直到‘浪子门’的人,全部安全回到湖北,才放他们回来的。”
“就算是这样,那我二哥呢?”端木智子急得要哭起来。
“是啊,你二哥,武夫哪儿去了?莫非已经被……”端木龙一心里极度恐慌起来。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8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4595
发表于 2020-3-3 15:35:20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4-7 12:28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32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