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165|回复: 1

[长篇连载] 浪子门(68)

[复制链接]

214

主题

783

帖子

176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762
发表于 2020-2-27 11:14: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无才浪子 于 2020-2-27 11:15 编辑

微信图片_20191023212259.jpg
第六十八回:保性命二公子招供  惩贼人桑沐雨刺字


    杨柳飘飘一行六人走后,无才浪子对桑沐雨姐妹一挥手说:“走,我们去会会那个‘端木山庄’的二公子吧!”
    “好!”桑沐雨姐妹答应一声,跟着无才浪子,在池老庄主的引导下,走向后院密室。
    来到密室,无才浪子如法炮制,让桑沐雨掰开端木武夫的嘴,强行给他喂了一粒药丸后,微微一笑对他说:“二公子,别来无恙啊!”
    “你,你是谁?我根本不认识你,你为何要把我抓来?”端木武夫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无才浪子和桑家姐妹,装傻问道。
    “呵呵,不认识我们?不要紧!你只要知道,你刚才吃下的是我们‘浪子门’的独创毒药——‘逍遥散’,如果没有我们的秘制解药,你24小时之后,就会在不知不觉中死去就行。”无才浪子依旧微笑说。
    “你,你,‘浪子门’也用这等狠毒之招制人,真是枉称名门正派!”端木武夫一听自己吃下毒药,心中大骇,说话打着哆嗦。
    “呸!你们东瀛狗东西,也配说这话?你们啥时候有过正派?哼!没一剑劈了你,就已经够正派的了!”桑沐雨气呼呼地抢过话头,一挥手中玄女剑,吼道。
端木武夫吓得浑身筛糠一般,只是颤抖。
“呵呵,你还有24小时时间。如果你能如实回答我的几个问题,我会给你解药,留下你的性命,放你回去。如若不然,就是放你回去,你也活不过24小时。你现在是不是感觉胸口有些轻微的刺辣?这就是药物在扩散。呆会,你就什么感觉也没有了。过了24小时,你就会慢慢地停止呼吸,毫无痛苦的症状,很安宁!”无才浪子见状,进一步用微笑的语气,威胁端木武夫道。
端木武夫心里一下子变得灰暗,浑身拔凉拔凉的。颤抖着语气说:“你,你们,想知道,啥,就,就问吧!”
“呵呵,这态度很好!就问你三个问题。不过,你一定得如实回答,如若不然,你知道是什么后果!”
“知道,你就快问吧!”
“好!第一个问题:你们‘端木山庄’里的酒店,是不是在逼良为娼?”
“这,这……”端木武夫一听,心里更是打颤……
“咋啦?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
“不,不!是有这回事。不过,那些小姐都是开始不愿意,后来,因为好挣钱,也就自愿的了。”
“你们山庄,是谁在负责逼迫这些姑娘上道的?”
“是酒店招待‘总教习’ 慕容轩和酒店主管蘅芜幽韵。不过,她们都是你们中华人。”
“就她们两个么?”
“还有男子教习,是我的家将,叫端木熊浩。”
“为什还要用他?”
“他,主要负责,给,给那些不愿意的女子‘破,破身’,再逼她们就,就范。另外,还教她们一些,应,应付男子要求的技巧。”
“嘭!”桑沐雨一听,恨得咬牙切齿!忽地一脚踢在端木武夫的臀部上,骂道:“你们这些东瀛畜生,简直猪狗不如!”
端木武夫吓得七魂丢了三魂,浑身哆嗦,不敢犟嘴。
“桑姑娘,别急,让我继续问他。”无才浪子拦住桑沐雨后,又问端木武夫道:“你们山庄茶楼,是不是在贩卖毒品?”
“这,这,你们是咋知道的?”
“别管我们是咋知道的,你只需要回答是,还是不是。”
“是,是!”
“这事,主要是谁在负责?”
“是,是,父亲所收义子,端木英杰,端木英娘夫妇。他们都是中国孤儿。”
“嗯!很好!你们这些非法行为,官府知道么?”
“知道!”
“官府为什么不管?是不是有政府官员勾连在内?”
“是!我们买通了主管旅游业的副知府魏前来,和总捕头钱尽忠。有他们两个罩着,没人敢管。”
“好吧,我的三个问题问完了。等我想起什么来,再来找你。如果证实,你说的是实话,我自会给你解药,饶你性命,放你回去!”无才浪子说完,又对一直在旁边默默做记录的桑沐雪道:“二小姐,让他在供词上签字、画押、摁手印吧!”
“是,掌门!”桑沐雪自知,自己对无才浪子的那份感情,注定没有结果,只好又改了称呼,依旧称无才浪子为掌门。
一切停当,无才浪子和桑家姐妹出了密室。无才浪子见星辰漫天,远处传来阵阵雄鸡的啼鸣声,不禁随口吟道:“冬夜无耐寒气侵,苍穹悠悠缀繁星。雄鸡不用听更鼓,报时啼鸣一声声。”
桑沐雪听罢,心潮又是一阵涌动,莺莺细语道:“浪子掌门,真不愧文武双修……”
“这个,还用你个小妮子说么?江湖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桑沐雪知道妹妹的心思,赶紧打断桑沐雪的话。上前一拉无才浪子的右臂说:“走!你辛苦了大半夜,我帮你烧点水洗洗,休息吧!”
无才浪子自是明白桑沐雨姐妹的心思,微微一笑说:“你们姐妹也辛苦了!天快四更了,赶快去休息吧!明天或许还要劳累!”
“行!我帮你把水烧好,你自己洗!”桑沐雨一听,又是抢先一边说话,一边拉着无才浪子,去了他的房间。桑沐雪只好默默地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心里满是凄凉。
桑沐雨刚刚帮无才浪子把水烧好,向洗脸盆里倒,就听见门外响起了“咚咚咚咚”的轻轻敲门声。无才浪子赶紧去开了门。张平阳微笑着一闪进得门来,看见桑沐雨的主动,心里一酸,可便面装作平静,打趣道:“师兄,看来你的福泽不浅啦,有桑家姑娘,亲自给你烧好了水,要不要师妹,我,亲自帮你洗啊!”
“好!师妹若是有这份雅兴,师兄,我是求之不得咧!”无才浪子不知道师妹张平阳说得看似玩笑,其实也是真心话,打趣道。
“听见没?桑姑娘,我师兄,要我给他洗呢!麻烦你回避一下吧!”张平阳虽然知道师兄无才浪子是在开玩笑,只是装作不知,对桑沐雨道。
“我,我……”这话来得突然,桑沐雨一时不知如何应对。
“走走走,走吧!我要给师兄宽衣洗澡了!你一个姑娘家,在此不方便,赶紧走吧!”张平阳拉着桑沐雨就往外推。
“好了,师妹,别开玩笑了;让人家桑姑娘,不知所以了!”无才浪子赶紧拦住张平阳。
“开玩笑?师兄,以为我是在开玩笑?”张平阳满脸认真。
“好了,好了!我知道师妹,一向关心师兄!我谢谢你了!快说,事情办的怎么样,人都带回来了没有?”无才浪子知道这个师妹性格开朗,不拘小节,怕她又说出让他难以收场的话来,赶紧拦住,岔开了话题。
其实,张平阳早就明白师兄无才浪子的心思,故而,也就在在心里放下了自己对师兄的那份感情。只是看见桑沐雨当着自己的面,与师兄无才浪子缠绵,心里突生醋意,自觉不自觉的释放出,自己内心的真情。此时,听无才浪子一说,又猛然醒悟,脸上一红,顺势道:“全都带回来了,一个不少,就在后面密室。这不,正来请师兄过去看看,如何处置呢!”
“好,好!师妹辛苦了!之前,我答应过桑家姐妹,说是把人带回来后,交由她们姐妹处置。”无才浪子说罢,又对桑沐雨道:“桑大小姐,你看是不是把你妹妹桑二小姐喊来,我们一起去看看,怎么处置那几个狗贼呀?”为了避免让师妹张平阳难看,无才浪子没有直呼桑家姐妹的名字,秀亲切。
桑沐雨本是一个玲珑聪慧的姑娘,知道无才浪子如此称呼的用心,微微一笑:“你们先过去,我去喊沐雪,随后就到!”
“走吧!调皮鬼!”无才浪子听了桑沐雨的话,一拉张平阳就往外走。
无才浪子和张平阳来到后面密室,刚和杨柳飘飘三姐妹打过招呼,就见桑家姐妹赶到了。桑沐雨一见那几个被困着的贼人,大声吼道:“谁是李世龙、李世虎、李世豹?”
李氏三兄弟见桑沐雨那个气愤的样子,知道有得苦吃,一个个都吓得浑身颤抖,三魂去了二魂,不敢吭声。
“这三个,就是所谓的李氏三兄弟。他是老大李世龙;他是老二李世虎;他是老三李世豹!”韩毅峰也是气愤地上前指着李氏三兄弟,向桑沐雨介绍说。
“好!浪子掌门,你是不是说过,逮住这些个贼人之后,交由我们姐妹处置?”
“是!我说过!”无才浪子答道。
“既然,交由我们姐妹处置,是不是由我们想咋处置就咋处置?”
“那是自然!”
“那好,沐雪,把‘刺簪’(一种用来防身的桑家独门袖珍兵器,也可用来刺青)拿出来!”桑沐雨得到无才浪子的首肯后,对妹妹桑沐雪大声命令道。
桑沐雨听见姐姐吩咐,急忙从袖笼里,笼出一支簪子状的物件,递了过去。桑沐雨接过,在老大李世龙眼前一晃,那“刺簪”上的寒光在李世龙眼前一闪,道:“我只问你一件事,若是回答是实话,我可以饶你们一条狗命;如若有半点假话,我现在就要了你们的狗命,知道么?”
李世龙更是吓得两股战战,嘴里哆嗦道:“是,是,我一定说实话”
“说!前不久,你们是不是在陕西用迷药,迷倒了两位姑娘,原本打算卖给‘端木山庄’,后来被当地官府发现了,又卖没给了当地官府?”
“是,是!那两个姑娘先是被‘端木山庄’看中的,可是当地官府也看中了,强行要留下,我们也是没办法,只好退了‘端木山庄’的钱,又把那两个姑娘就地卖给了官府。”
“你们是不是越狱逃犯?是从哪个监狱里逃跑出来的?”
“这,这……”
“这什么这,不想活了!”
“从,从湖北襄北监狱逃出来的。”
“说!你们的真实姓名叫什么?”
“我叫李世雄。老二本姓黎,叫黎三囧。老三姓厉,叫厉四孔。因为三姓谐音,越狱后,他们就都改成李姓,以亲兄弟之名作掩护。”
“很好!既然你们既是人贩子,又是越狱犯,今天姑奶奶我只惩罚,不杀伐,然后把你们交给官府,官府自然会要了你们的狗命,免得你们说姑奶奶我,心狠手辣。”
“啊——啊——”随着桑沐雨话音落下,就听见“刷刷刷”的刺青声和嚎叫声,李世龙的左脸上很明显的凸显出“人贩子”三个字,右脸上凸显出“越狱犯”三个字。接着她又如法炮制,将李世虎,李世豹的脸上刺下六字。对妹妹桑沐雨道:“沐雪,让他们在供词上签字、画押、摁手印!”
桑沐雪没有答话,默默起身走上前去,把供词递向李氏三兄弟。
因为这李氏三兄弟和三个跟他们一起混的小混混儿,都只是略懂皮毛功夫,无需喂给他们化功药丸,所以,事情完结之后,只是把他们捆着,关在了密室。
出得密室,无才浪子对几个本门弟子说:“雄鸡早已啼过五更,天快亮了,你们都辛苦了一天一夜,累了,赶快回去休息吧!我去送送三位‘情妹子’,她们还要连夜赶回秋水咧!”
张平阳看了一眼“三女侠”,嫣然一笑:“用点定力,别让你的情妹子把魂勾走了,荒了桑家姑娘哟!”
“你是掌门呀,咋能这样说话呀!”桑沐雨一听,赶紧一拉张平阳的右臂,一边摇晃,一边撒娇,心里却是甜滋滋的。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8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4587
发表于 2020-3-3 15:3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4-4 05:09 , Processed in 0.202801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