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128|回复: 2

[长篇连载] 浪子门(70)【大结局】

[复制链接]

214

主题

783

帖子

176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762
发表于 2020-2-27 11:19: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无才浪子 于 2020-2-27 11:21 编辑

微信图片_20191023212259.jpg
第七十回   池家庄玲珑玉圆梦  东湖边浪子门散席


    玲珑玉在路上听了杨柳飘飘三个给他讲了,她离开秋水以后所发生的事情后,一心想早点回到师傅无才浪子身边。秋水易寒只好依她,亲自把她带到了池家庄。他们赶到池家庄的时候,已经是天边暮落,鸟雀归巢,万家炊烟了。池老庄主见无才浪子又有弟子到来,甚是高兴,急忙令人安排晚餐。
    晚餐后,无才浪子说是和秋水总管、池老庄主有事商量,请管家先安排玲珑玉歇息去。管家正愁桑家姐妹走了之后,没有人照顾无才浪子的生活,见玲珑玉来了,心里自然知道该怎么安排。他没等玲珑玉开口,便说把她安排在无才浪子套房的左边,桑沐雨住过的房间。玲珑玉一听,甚是高兴,嘴里哼哼唧唧地跟着去了。
玲珑玉走后,无才浪子对秋水易寒和池老庄主说:“我和弟子来‘秋水文澜’及贵庄打搅,已经有两个多月了,在下甚是过意不去,在此我谢……”
    “哎!浪子掌门,不必客气!你我同是江湖人,又意气相投,没什么打搅不打搅的!”
    “是啊,浪子掌门!我们可是几年的老朋友了……”池老庄主和秋水易寒一听无才浪子说客气话,急忙一前一后的拦住了。
“既然二位这样说,那我就不客气了。我有个想法,需要和二位商量一下,不知二位意下如何!”无才浪子接着说。
“我们之间,肝胆相照,没有那么多顾及,有话但讲无妨。”池老庄主急忙回答说。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
“浪子掌门有什么话,还请直讲!”秋水易寒接过无才浪子的话头道。
“眼下,还有半个多月就要过春节了。我们想了想,纵是我们聚集所有的江湖正义,也不可能除尽天下龌龊,保证天下清明。许多事还是要依靠官府的。眼下,虽然有些官员腐败,但他们毕竟占少数,大多数官员还是好的。我们应该相信官府有能力,也能够自惩腐败,逐步做到做官为民,清正廉洁。所以,我打算把处理‘端木山庄’以后的事情,交给官府;至于官府怎么做,官府自有官府法度,我们就不用管了。反正我们要惩治的元凶之恶人,都已经惩治了。再者,我想早点回湖北,安排弟子们回家过节,与家人团聚。待我走后,请二位设个法子,把现有的罪犯,连同他们及同伙的供词,交到鹤壁府正堂,至于鹤壁府正堂怎么处置,就只有随他们的态度了。”
“这样也好!反正‘端木山庄’已经知道,我们弄清楚了他们的阴谋和野心。时间长一点,也必然知道他们的力量也已经大大削弱了;再要耍横,就是有那几个官府走狗照顾,也需要掂量掂量自己的轻重了。更何况,我们还可以随时联合收拾他。”秋水易寒说。
“我认为也行!浪子掌门放心回去过节。如果官府处置不力,我和秋水总管,还可依然按照我们商量好的计划,在春节后进行第二阶段的行动——设法把那个什么酒店主管蘅芜幽韵、什么酒店招待总教习慕容轩、山庄大公子夫妻等,分别诱出,一一直接废掉;让他们知难而退,老实安分。”池老庄主接着说。
“好!就这样,如果需要帮助,二位给我飞鸽传书,我会亲自赶来,助上一臂之力。”无才浪子表态。
所有细节商量好后,看看天色,已经进入初更。无才浪子说:“既然商量定了,我明天就启程,不再到秋水那里去告别了,还请秋水总管代我向三位侠女、之寒主管和文澜里所有朋友转达我的谢意,提前祝他们新春快乐,万事如意!”
“好!我一定转达到!”秋水易寒也是急忙应答,连夜动身回文澜。
无才浪子原想,天都这么晚了,玲珑玉一路奔波,必定劳累,应是睡了。哪知,待他回到套房的时候,却见玲珑玉把水烧好,床铺铺好,坐在火盆边,一边烤火,一边等他。于是,他顺嘴问道:“天这么晚了,又赶了几天的路,不累吗,不去休息,坐在这儿干嘛?”
“干嘛!你不知道哇!”玲珑玉一听,急得带着哭腔说:“还不是不放心你,才赶来的!”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我既不是三岁小孩子,自己不会照顾自己;又不是七老八十岁,自己照顾不了自己?啥不放心啊!再说了,我也没让你瞎操心啊!”无才浪子心里自然知道玲珑玉这鬼丫头的心思,不好明说,装作不知,假意生气道。
“好!我不放心你被别的女子勾引,不放心你生病,不放心你在外面死了,没人知道,总行了吧!”玲珑玉一听,心里起急,竟然口无遮拦。
“咋跟师傅说话咧?没高没低,没大没小,越来越不像话。是不是要我把你赶出‘浪子门’呀!”无才浪子知道玲珑玉心急,没顾细想心口而出,顺势用严肃的语气说。
“我知道,你早就想把我赶出,好去……想都别想,赶我走!”玲珑玉本想说“好去勾引别的女人”,可一看无才浪子,好像是真的在生气,又急忙把语气缓和了下来,跑上前去拉着无才浪子的右臂,半是撒娇半是抢白道:“好了,好了!人家为了照顾你,那远来了,就别再生气了!谁让你答应我妈,照顾我的……”
“哦!又拿你妈说事!我就不敢赶你走啦!好好好,我照顾你!谁让我答应你妈的!快去睡吧,明天我们还要赶路回东湖……”
“啊!明天就回去啊!”玲珑玉一听大吃一惊。但她的脑子聪明,心眼活络,在‘浪子门’弟子中也是屈指一数的。两颗黑亮亮的眼珠子一转,就知道无才浪子要急着赶回去的真正意图,就是不想和她单独在一起,免得纠缠。于是,她在心里偷偷一笑,说道:“那好,今天晚上,让我陪你!”
“啥?你胡说啥?”无才浪子一听,急忙拦住:“一个有家有室的女孩子,知不知道羞耻啊!啊?”
“羞耻就羞耻,我不怕!反正今天晚上我不走,你要是强行赶我走,或是你自己走,我就吆喝,让这庄上的人都知道,看你以后在江湖上还咋混!”玲珑玉说着又上去拉着无才浪子的右臂:“你知道我的性格,天不怕,地不怕,说得到,做得到!快点,我帮你洗洗,好休息!”
“你,你!”无才浪子无言以对,只好任由玲珑玉把自己摁在沙发上,脱鞋子、袜子、衣服……
玲珑玉终于圆了自己的一个梦——与无才浪子续上前缘。此刻,他趴在无才浪子的胸前,见无才浪子闷闷不乐,便把头轻轻埋下去说:“别这样好不好。这不是我自己送上门,自己愿意的嘛,又没有谁怪你,赖着你,要你付什么责任!还有,十年前我就该是你的了,只是你自己迂腐,想得太多……”
“玲珑,别说了!快睡吧,明天还要赶路呢!”无才浪子拦住了玲珑玉的话头,在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睡下了。
那一夜,对于无才浪子和玲珑玉来说,自然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只是,他们的内心各自有着不同的感受而已。一个满是既有今日,何必当初的伤感;一个满是千思万想,终于如愿的幸福!
翌日,无才浪子早早的起了床洗嗽完毕,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早餐后就动身。玲珑玉见无才浪子郁郁不快,自然知道其心事儿,不好,也不敢多说多问,只是默默地帮助他收拾。
早餐后,无才浪子带着玲珑玉告别迟老庄主,决定从小道抄近路到李家集,过三潭,回湖北。临走的时候,无才浪子突然想起来,要告诉池老庄主,让二位公子从“端木山庄”撤回来,免得横生枝节,造成伤害。于是,他对池老庄主说:“既然我们决定,把那些贼人交给官府处置,就没有必要,再把两位公子留在‘端木山庄’了。庄主赶紧让他们回来,免得横生枝节。”
“谢谢掌门提醒!一早我就派人前去通知了。”池老庄主忙道谢。
有了与无才浪子的那一夜之缘,一路上,玲珑玉更是对无才浪子照顾有加。5天后的下午,他们顺利的回到了东湖浪子门。弟子们见师父无才浪子回来,一个个兴高采烈,缠着说这说那,问这问那,乐得不亦说乎。
无才浪子算了算日子,已经是腊月19了。他拦住众人说:“明天就是腊月20,离春节不足10天;大家赶紧去吃晚饭休息;明天好好安排后天吃团年饭;大后天就各自赶回去过年,与家人团聚。
听无才浪子一说,众弟子又是高兴的跳起来,纷纷去了。待弟子们走后,无才浪子把师弟或跃在渊和大弟子兰心蕙质留下,和他们互通了近期家里和外面的情况后说:“我打算解散浪子门……”
“师傅,为啥?为啥要解散?”兰心蕙质一听急忙问道。
“是啊,师兄,好好的,为啥要解散啊?”或跃在渊也紧跟着问道。
无才浪子不想说出其中真实原因,就编造了一个让大家无可辩驳,却又合情合理的理由。他说:“你们可能不知道,我的父亲于15年前已经去世,家中老母尚在,如今已经年近八旬,生活起居都是困难。母亲十月怀胎,辛苦把我生下,养大;迄今,为人子的我,尚未在母亲面前近半点孝心,心中惭愧,所以,我决定退出江湖,回家好好侍奉老母;如若不然,不仅要落下不孝骂名,恐怕还要为之为遗憾终生。”
“这……这……”
“兰心,还是遵从你师傅的意愿吧!这是为子之道的根本所在。就是师叔,也会这样做的。”或跃在渊拦住兰心蕙质说。
“那,我们有事情,要求教师傅怎么办?”兰心蕙质又轻轻地问。
“跟以前一样,发帖子给师傅。师傅定会尽力帮助你们的。放心吧,解散,又不是不认你们!”无才浪子说。
“那……想你老人家了,怎么办?”兰心蕙质眼睛里有泪珠在转动。
“有时间,你们可以来看师傅呀!师傅又不是不欢迎你们!这么大个人了,还哭鼻子,亏你还是大师姐咧!嗯!”无才浪子说着,伸出右手刮了一下兰心蕙质的鼻子。逗得兰心蕙质噗的一笑
腊月22中午,“浪子门”在东湖边上的“映月亭”中,摆上7桌丰盛酒席,把社区总管谷子黄,文坛主管孟竹新及文坛各大文学版块的版主,还有一直支持“浪子门”的新老朋友们,都请来了,共计60多人。他们在酒席上喝酒猜令,吟诗作画,赋词作联,好一片翻江倒海的景象。
等待酒就过8巡,菜上10道,主客都一个个红光满面,意欲作罢的时候,无才浪子突然举起酒杯说:“各位领导,各位朋友,我最后再敬大家一杯酒,顺便给大家说个事情,还请各位领导,各位朋友体谅!”
“哎!浪子掌门,你我之间还需要那些俗礼,那些俗套吗?有什么话直接说!”社区总管谷子黄不明白其中原委,以为又是有什么小小要求要提,赶紧拦住了无才浪子的话头说。
“是啊,浪子掌门,有话直说……”其他人也跟着起哄。
“既然这样,那我就直说了!承蒙各位领导容忍,各位朋友支持,让咱,一个无才的浪子,在这社区开创‘浪子门’,开门受徒,至今已经五年有余。一则、因我已是黔驴技穷,再没什么教徒儿们的;二则、父亲过世已经15年有余,家中老母已近8旬,生活起居都要人照顾。所以,我决定退出江湖,解散‘浪子门’,回到老家,在母亲面前尽点孝心,以免落下养子不孝千古骂名。还望各位领导,各位朋友,能够体谅浪子不才的一片苦心!”
虽然朋友们都感到突然,可惜!但这终究是浪子自己的事,也不好说什么,都是罢席后,与浪子依依惜别离开了……
客人们走后,无才浪子又召集本门弟子,向他们做了进一步解释之后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师徒,也总有分手的一天;希望你们相互留下联系地址和方式;如有急事,需要相互帮助时,互通信息,相互帮助,别忘了同门师兄弟姐妹的情谊。还有,惩恶除邪,匡扶正义,永远是我‘浪子门’的宗旨,决不允许任何人,有任何罔顾正义,为非作歹,助纣为虐的行为;如有违犯者,别怪师傅不讲情面,不遗余力清理门户!”
“师傅,放心吧!我们绝不给‘浪子门’抹黑,给师傅丢脸!”三弟子韩毅峰带头表决心。
“是的,师傅放心吧!我们绝不给‘浪子门’抹黑,给师傅丢脸!”弟子们纷纷表态。
“师兄放心!师侄们不会给你丢脸,抹黑的!”或跃在渊见师兄不放心,又赶紧打圆场。
“这样最好!不过,还有一件事,我必须和你们说清楚,就是你们的小师弟江湖混混,自小就是孤儿,没家没室的,又入门最晚,生活没人照顾,我不放心。我决定把他带在身边,和我一起,也好有个照应。你们都是有家有室的,别说我偏心。”
“师兄,这个不需多说!师侄们会理解的。”或跃在渊又赶紧拦住,怕其他师侄也提出同样的要求,不好收场。
“好!都去休息、收拾去吧!明天就可以离开了!”无才浪子虽然这样说,可心里也甚是难受。其实,没什么教,要回家尽孝,都不是主要原因。他是想到自己以前的一切行事,虽都是惩奸除恶,伸张正义,却都牵涉到官府里面的那些腐败官员。他担心,倘若官府不能及时抑制和惩治腐败,让这些腐败官员勾连起来,以莫须有的罪名加罪“浪子门”,连累这些有家有室,有德有才,前途无量的弟子……只是这些原因,他不敢跟弟子们说,害怕弟子们生性直率,不愿离开。
弟子们离开之后,无才浪子对师弟或跃在渊说道:“烦劳师弟把‘浪子门‘的牌匾摘下来吧!”
翌日,“浪子门”弟子都相互间依依惜别去了,只有那座“映月亭”依然立在湖边。这真是:
往日红火“浪子门”,江湖正义扬美名。一朝席罢人散去,只为楼阁留旧痕。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

主题

295

帖子

102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023
发表于 2020-2-28 10: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的佳作!整整70集,厉害!问好!
热爱生活,用心感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4

主题

783

帖子

176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762
 楼主| 发表于 2020-2-28 17:16:28 | 显示全部楼层
wwq528 发表于 2020-2-28 10:09
欣赏老师的佳作!整整70集,厉害!问好!

谢谢老师鼓励!文字粗糙,还请多多赐教!  问好!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4-4 03:59 , Processed in 0.187200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