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96|回复: 1

[微型小说] 【陇上人小说】归来

[复制链接]

176

主题

246

帖子

973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973
发表于 2020-3-17 21: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归来


      阴云密布,北风料峭,稀稀啦啦地飘起了雪花.
      杏树坡村口,一根两丈多长的木椽,一头挷在路这边歪脖子柳树上,一头挷在路那边的箭杆杨上,封住了通往村子的大路。上面还扯有一道条幅,歪歪扭扭地写着一行字:
      带病回村,不肖子孙。带病回家,害死爹妈。     
      路边,撘有一顶帆布帐篷。门口一桌两凳 ,老村长贵叔和胖会计正在烤火。
      阡陌纵横的田野,寂寥空旷,乡村大道,冷冷清清,无车无人,偶而几只寒鸦飞过,几声凄厉 ……


      "娘一一我回来了‥‥‥"
      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叫,划破长空。一个垢实头蓬面、衣衫不整的汉子"通"地一声倒在了村口。
      村长吃了一惊,本能地站了起来,伸手去扶那人。胖会计警惕地拉住了他,说:"小心,小心,保持两米距离。"
       村长似乎猛然醒悟,停住脚步,狐疑地问:"你是谁?咱弄成这样子?从哪儿来?到哪儿去?"
       "我是虎子,贵叔,你认不得我了?"
      来人抬起头,嗬,还戴着一个脏兮兮的口罩。
      "你是虎子?取下口罩我认认。"
      虎子取下口罩,眨了眨充满血丝的眼睛,连忙又戴上口罩。
      村长连忙去拉虎子:"快过来烤烤火,你咋才回来?你娘天天唸叨你,天天往村口跑几回‥‥‥"
      虎子却摇摇手,连连后退:"別,别碰我,我是从武汉回来的。''
      胖会计把火盆端到虎子跟前,拿来一个凳子。虎子烤烤火,身子顿时暖和起来。
      "听说你和秋生在重庆打工,咋又到了武汉?"
     "哎,一言难尽‥‥‥"
     村长吩咐胖会计:"快去叫虎子他爹他娘。"
      不一会,虎子他爹和他娘,慌里慌张地赶来了,显得又惊又喜,他娘还拿了件厚厚的棉衣。她见到日思夜想的儿子,立马就要扑了过去:"儿子,你咋才回来?我娃受苦了,赶紧回家吧,外面这么冷‥‥‥"
       胖会计连忙挡住了虎子他娘:"好我的三姨,离远点,虎子是从武汉来的,小心传染。"
       "我才不管他武汉不武汉,四川不四川,要活一起活,要死一块死!"她又一次发疯似地扑向儿子。
       "娘,你别过来,还是小心点好。"虎子躲着娘,眼泪汪汪的。
       虎子他爹也拦住了老伴:"娃没事,别怕,你就不要添乱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老村长看到这一幕,心里也酸酸的,他从桌子上拿来两个口罩,让这老两口戴上:"现在疫情风声很紧,咱们还是听政府的话,谨慎小心。你娘母俩说说话,等会儿还是去县里隔离隔离。"
       胖会计拿着测温计,在虎子额头上测了一下说:"37度,好着哩!三姨,你就放心吧。"
      虎子他娘也是通情达理、心底豁亮之人,这些日子闭门宅家,天天泡电视,危疫的厉害也知道个七七八八。刚才听儿子没发燒,一颗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她给儿子披上带来的棉衣,看着儿子乱蓬蓬的头发和瘦了一圈的脸,如万箭穿心,哽咽地泣不成声。她转过身来,对老伴吼道:"你站着木头人似的,还不回去给娃拿点吃的?"
       村头有间小卖部,店主旺旺泡了一大碗热腾腾酸辣方便面,端给虎子:"先吃碗泡面,暖暖身子。"
       虎子好象几天没吃饭,唏哩扑腾,一阵狼吞虎咽。旺旺连忙进店,又泡了一大碗。
       "慢些吃,小心噎着。"虎子他爹袖着手,在旁边转圈圈:"回来就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在家千般好,出门万事难啊。"
        吃过饭,烤着火,虎子眼也亮了,气也壮了,一五一十地说起了这半年打工的根根筋筋……


        我和秋生是去年夏收后,出去打工的。先到重庆干了一月,那家老板钱不干脆,又到了武汉。我在一家建筑工地搬砖筛沙当小工,秋生因脚有点跛,在一家菜市场帮人看摊卖菜。临过年,武汉冠疫爆发,人心惶惶,几十万人逃出了武汉。我干活的那个老板是安康人,心肠好,给我结了工钱,顺便还把我捎到安康。还给了我十个烤饼,让我自行回家。秋生那边,风声一紧,老板脚上抹油,早就溜之大吉。秋生没领到工钱,还满大街寻找老板。可能封在武汉,出不来了。
        我在安康乘火车到了西安,长途班车停运,买火车票查身份证。非西安本地人要隔离十四天,住酒店每天二百元,国家补助五十元,吃饭自付。不住,哪里来回哪里去。无奈,只好坐十一号汽车往回走。沿途封村封路,正道不敢走,我只好绕着走斜门歪道。商店关门,买不到吃的,就是有商店,我也不敢进去,怕把病带给别人,咱不知书也不达理,但害人的事绝不能干。要不是那十个烤饼吊命,我……
        "我娃受苦了,"虎子娘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眼睛又红又肿。又要扑了过来,虎子忙后退两步:"娘,别过来,别过来,这病毒厉害的很,看不见,摸不着,杀人不见血。"
       虎子从破蛇皮袋里掏出了一个小包,说:"这是一万元,是我半年打工挣的,我想了想,还是拿给秋生家,就说是秋生托我捎回来的。秋生他娘病了几年,家里的钱都让药锅熬光了。千难万难,咱人总算回来了。可怜的秋生,身无分文,困在武汉,在哪住?在哪吃?"
       "好。"村长给虎子竖了个大拇指:"还是虎子通情达理,这小子江湖上闯了几年,还真出息不少。咱庄家汉,做事也要讲个义字吗。秋生他娘若问,就说秋生过年加班,想多挣几个钱。"
        虎子他爹接过钱,胖会计眼尖手快,连忙用消毒液把钱包喷了几下。还不放心,干脆撕掉包皮,另找了一张报纸包了起来。
        "村长,能不能行个方便,让虎子回家自行隔离?你看娃这些日子遭的罪。要不,你给我家大门上贴个封条,我保证连一个人影儿也不出来。"
        "母子连心,这我知道,这次疫情来势迅猛。国家有严格规定,外地来人,尤其是从武汉来的,一律集中隔离观察十四天。你放心,虎子一不发烧,二不咳嗽,没多大问题。还是隔离隔离安全,国家管吃管住,房子还有暧气。别看这小子楞头楞脑的,能逃出武汉,必有后福。"
        虎子:"娘,我贵叔说的对,万一我带病传给村子乡亲,我就成了罪人,成了毒王,十恶不赦。众人的唾沫星子也会淹死我,我就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村长拨开手机,就要报警。
        "让我來打。"虎子接过手机:
       "我是虎子,我在杏树坡,我从武汉回来,我要求隔离,我要求隔离!"




        2020,3,1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8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4595
发表于 2020-3-18 22:03:3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4-7 12:21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