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335|回复: 1

[微型小说] 长篇系列小小说《荆峪沟》35-----柜中缘瘦猴偷情

[复制链接]

136

主题

234

帖子

121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18
发表于 2020-4-1 17:4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长篇系列小小说《荆峪沟》35-----柜中缘瘦猴偷情


    妖精婆怎能撵上腿脚麻利的娃们的,二怪们跑到路西大人跟前,她再也不好意思撵了。返身向下走来,看见男人狼狈的样子自己也忍俊不禁。
    疙瘩sa的眼睛睁不开,看不见路,妖精婆只得拉着手向坡下走来。身后传来妇女们清脆的笑声。
    夫妻俩下了坡过了学校,妖精婆一想不能回去,还是在涝库洗,可是,没有啥舀水。
    疙瘩sa站在路上,正好学校下课了,学生纷纷跑出校门,看见一个人头上身上到处是血,围拢着来看热闹。涝库沿子一下围得水泄不通,有个娃在地上看不见就上了低矮的塔顶,坐在上边。
    妖精婆到学校寻盆子,在院子转来转去,就转到后院去,哈,正好有一个盆子,拿起来就走。
    疙瘩sa圪蹴在路上,妖精婆舀来一盆水,朝头上倒,他自己洗,可是那里洗得净,平时爱好留着长分头,这时却成了麻烦事,血粘在上头洗不掉。
    老曹有事寻他,来到涝库沿子,到跟前一看笑了,“老贺你这是咋咧?”又一看,妖精婆拿着的盆子。“你咋拿我的尿盆子洗头”妖精婆和疙瘩sa实际上都听见了,装聋卖傻。
    老曹以为两人耳背提高了声音问道:“老贺,你这是咋咧,满头的血。”
    疙瘩一看不答话不行了,才说:“你有事。”想到洗头用的是臭烘烘的尿盆子,飞起一脚就踢到涝库去了。
    老曹紧喊叫都没来及:“哎、哎我还用呢。”
    盆子已在涝库中心漂移。
    头上的血实在是洗不净,妖精婆就用脱下来的衫子擦净了水,把衣裳扔到河渠去了,三人才向家里走来。

    老曹走进门也不用招呼就自己坐在太师椅上,疙瘩sa的头没办法洗净,还得想办法。
    妖精婆取来剪刀,剪下的头发堆积在地上血红红一堆,看得老曹哑然失笑
    妖精婆剪发速度还是可以的,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只是头上一道一道的就像是刚犁过的地一岭一洼,难看极了。
    妖精婆看着自己的作品笑的前仰后合的指着说:“你看,这像个啥东西。”
    疙瘩sa来到镜子跟前一看:“这不行,把人能难看死。”
    妖精婆掩口止笑,取来一个帽子给他戴在头上,才遮住了丑。
    疙瘩sa坐在另一个太师椅上,向着还在笑的老曹说:“你有啥事?”
   “村上的补订地主工作已经告一段落,准备马上分财产。”老曹笑的话都说不出,自觉失礼。
    ......

    三队的大场上场就像是举办家具博览会,摆满了各式家具。有大板柜,面柜,立柜,板凳,太师椅,圈椅,好家伙摆得满满的。无事忙带领青年们从新划的地主家往出抬、拉、推、掐、拿。村上村下大路上你来我往,热闹极了。
    疙瘩sa戴着帽子也加入了分配工作,地主家的金银首饰放在一个专门的柜子里,新接任的会计正在忙着统计分配,疙瘩sa乘人不注意,抓了一把,装进口袋。
    妖精婆走出门向大场走来,疙瘩sa迎了上去,将刚才偷的东西转交给夫人,又折身进了场子。
    然后在场子寻瘦猴,寻遍了场子也没见,问遍了人也没问着。
   “这东西跑哪里去了。”


    昨天在学校门召开了批斗大会,新划的地主在民兵的押解下走进会场,站在长板凳上,两手垂直着低着头。贺德全俩口也站在上边。他们身后是用桌子搭建起来的简易台子,老曹、老余和工作组成员、赵应田、无事忙几个大队干部都坐在台上的长桌子后的板凳上。
    无事忙主持大会,第一个上去发言的是陈老三,当他走上台时老曹几个人的目光全集中在他身上。老汉指着一个地主说:“他当啥地主,狗日的见我就愣了,说的好了不说,要是一时敬不端,看我不敢收拾他着。”
    老曹一听,这楞怂咋说这话,看着无事忙,意思是你是咋样交代的。无事忙上前拉着陈老三叫他下去,老汉闹不清咋回事:“我说的都是实话,我说的都是实话。”
    又上来了几个,说的大同小异,老曹很沮丧,这次会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就草草结束了。

    家具抬来,编成号,搭配均匀,然后各家各户抓号,再按号寻家具。
    贺积德拿着号在满场的家具中寻找着属于自家的东西,他的儿子贺黑蛋紧跟在父亲身后,杨正刚,王雪红,赵爱玲一帮青年在家具间给大家帮忙。贺积德不识字,转来转去也没寻见。
    正刚来到身边,:“正刚,你看我的在那里,”他把条子交给了正刚,正刚拿着条子一看,是一个大板柜,就在家具间寻起来:“叔,这是,就是这个大黑柜,”他围住圆圈一看成色不错:“回去能放粮食。”
    贺积德一听喜上眉梢,也看了一圆圈,还踢了两脚,嘿,成色确实不错,他猫下腰跟黑蛋试着一抬,“啊吆妈呀,咋这沉的,黑蛋快回去叫你哥。”
    不一时大蛋来了,父子二人很吃力地抬着,怪了,不就是一个板柜,莫比里头有啥怪物。两人吃力地抬进了门,大蛋着气地说比抬棺材都沉,难道说里边放着死人。
    贺积德着气地说:“你咋样说话,年轻轻的要学着说话,咱刚分了一个大板柜,多好的事,你看你说的啥话吗。”
    大蛋父子已经是满头大汗,黑蛋跟在后头看稀奇,柜刚放好下边就淌出水来,黑蛋喊叫起来:“爸你看柜尿呢。”
    积德伸长手臂要教训儿子:“今个怪了,你弟兄两胡说病犯了。”
   “爸俺没胡说,是真的,你看。”黑蛋吓得跑向一边。
    老汉向柜下一看,水“滴答滴答”都流了一滩,柜里边怎么能有水,老汉感觉奇怪,实在是想不通。

    快嘴嫂和新闻嫂嘻嘻哈哈说说笑笑地来了,她俩听人说,积德家分了个大板柜,可能是楠木的,分量重的很,就跑来看。
    柜里边的水“滴滴哒哒”地向外流,快嘴嫂一看就有了好奇心,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大场宣扬,好奇的人们纷纷跑来看究竟,相互好奇地猜测。有人说,可能是妖怪,反正不是东西,东西那里来的水。有人说不是妖怪,也说不出到底是啥东西。有人告诉了杨正刚,杨正刚忘了给钥匙就拿来了连看看到底是咋回事。
    打开一看傻了眼,吓得他一连退了好几步。
    从柜里出来一个人,大家都惊呆了,原来是瘦猴。
    怪了,瘦猴咋能锁到柜里去了。在瘦猴的身上集中了所有的目光。
    人越围越多,七嘴八舌的说啥的都有:“瘦猴,人看的瘦,精神还大的很,成天寻女人,自己的女人都嫌腻了。”
   “别看喔人瘦,把吃的饭都变成怂了。”人们越说越难听。
   “烧纸的胡转,把偾都忘了。”
   “你看你看,瘦猴的裆里还正流水呢。”
   “这是谁家的柜,”
   “我看咋像是贺满堂家的,”
   “对,就是喔家的,哎,对,满堂家不是才从山里引了一个媳妇。”
   “就是嘛,碎怂长得白嫩白嫩的。”
    说到这,大家全明白了事情的发端,这家伙肯定是......
    也有人羡慕起来,瘦猴就是有本事,才引回来没几天就挂上了,咋不是,专家呢。

    瘦猴的婆娘来了,挤进人群,看见男人丢人的样子,加之人们的议论,脸上火辣辣的烧。人们的目光转移到她的身上,只见她中等身材,颜值也不算低,羞红的脸颇有几分姿色。
    恼羞成怒的她走上前去,把恨和偾集中在一起,一把一把抠在瘦猴的脸上,一道道血印丰富了瘦猴的脸庞。
    控制不住情感的快嘴嫂冒出了一句:“瘦猴真有本事,还会变脸。”
    一句话引发出大家一片笑声,她自己也笑了,声音最高“咵咵咵”像黄河决堤。

    贺满堂有两个儿子,老大结了婚都有了孩子,老二却一直订不下,成了大人的一块心病。一次去陈志清家串门,提起了这事,陈志清说:“你去寻王老三,他过去给鹿走镇的李家跑过生意,往返凤凰镇,对山里特别熟悉。”一句好话值千金。
    他拿了点礼物就去寻王老三,正好他有事准备进山一趟,就答应了。

    峰回路转,山清水秀。
    王老三身背捎马,头上裹着毛巾,身着粗布白衫,腰缠白布带子,别着一根长杆烟袋,下穿黑色粗布裤子,脚蹬一双敞口布鞋,扎着展子。走惯山路的他,气不喘身不乏大步流星。山花野草摇摆身枝,流水潺潺奏着乐曲,好久没进山了心情异常开朗,百十里山路多半天就走到了。
    山坡上走下一位老人,身背一捆硬柴,艰难地走在山间的羊肠小道上。他住了步,看着这熟悉的身影,到了近前才招呼道:“老哥,你砍柴去了。”
    老人家抬起昏花的眼睛看着,看着,半会才认出:“嗷,你是老王,回来了。”山里人把客人进山叫回来。
   “我回来有些事。”王老三上前要替老汉背柴火,老汉不让:“能背动,走到屋坐。”
    王老三跟着老汉来到山坡下临河的一块平地上盖着的三间草房,他知道不远处就是住着十几户的大村子。十几户人家在山里就是不小的村子了,有时一家过事,一个村子的人来帮忙得走大半天,这里一家那坨一户,山里人厚道,这家拿面那家出油,不像山外人虚情假意的礼行薄。
    老汉把柴放在门口廊檐子下,招呼王老三进屋,一个坐在炕边,一个坐在脚地的凳子上。老汉坐稳后才说:“老王你多少年都没回来了,今个回来有啥事?”
   “受人之托,给娃寻媳妇。”老王从腰间取出烟袋在老汉的旱烟包子装了一袋,两人放平烟袋点着火。
   “给自家娃还是给人家娃?”老汉布满沧桑的脸上好像寄托着啥希望。
   “给人家娃。”王老三也看见老汉的表情。
   “咱就有一个。”老汉说。
   “你家的女子不是还小吗?”王老三那多年出山的时候女子还穿烂裆裤。
   “你也没想,一转眼都多少年了,早已出脱成一个大姑娘了。”不过老汉说话时没有高兴的表情。
   “那就好,那就好,我以为孩子还小,省得多说话多跑路。”王老三纳闷,说亲是好事老汉面带难色。
   “老哥,你是不是有啥难言之事。”老王问道。
   “哎。没有呀,只是。”老汉说了半截就不说了。
   “咱弟兄俩谁跟谁,有话尽管说。”老王鼓励他。
    老汉“嗨”一声:“实话给你说吧,我在你跟前也不怕丢人,咱这个女子把人能偾死,年纪轻轻的就勾引人,弄的名声倒地,山里人没有不知道的,一天到晚,哎。”老汉说不下去了。
    王老三听明白了:“老哥说不出口就不说了。”
    算说着从门外风风火火地跑进一个女子,老王看去,个头不高,乌黑飘逸的头发,冰清玉洁的容颜,顾盼神飞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机灵,伶牙俐齿的红唇。白里透红的脸蛋,谁见谁爱的神态。
    王老三心想几天没见出脱的如花似玉,天生丽质啊 。别说是小伙就是我老汉,哎,你看可想到阿达去了。
    女子见了生人没有半点生疏害羞,顾盼生春的眼睛直愣愣地盯着他,好像是一种习惯。暗送秋波的神态看得他都不好意思。
    老汉一看女子回来了就介绍说:“这是山外你叔,还不招呼。”
    姑娘好像有些记忆,向前走了几步:“叔,你回来了。”说话的声音就像是铃声,娇滴滴的好听。那勾魂落魄的眼神看得王老三浑身都不舒服。没想到这姑娘有着莫大的诱惑力,别怪......。
    王老三看了几眼,那眉眼,那碎嘴一看就是个灵性娃,闷娃可干不了这种事,不会卖弄风情,可是他往下看,这娃不周正,罗圈腿。
   “咱娃叫啥来着。”王老三一时半会想不起来。
    老汉磕掉烟灰,放下烟袋说:“叫银凤。”
   “嗷,记起来了,记起来了,你看这记性,那时不是叫凤儿。”他用拳头捶着自己的头。
   “老哥,财礼你看得多少?”王老三试探着问。
   “你看着办吧,咱弟兄俩谁跟谁。”老汉说。
   “我这次回来,没带钱,想回来看看,没想到就给办成了。你看?”王老三不好意思起来,他是想下次来一手交钱一手引娃。
   “快引走,快引走,下次你回来了带上就行了。”老汉像是急于出手似的。
   “行。”

    王老三从山里回来了,引回来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白嫩得像雪团,兴的贺积德一家嘴都合不拢。谁知道这娘们却是个蚤货,在山里很有名声,上小学时每次都要经过一家看公猪的人家,就看见公猪母猪那事,好奇心驱使他和男同学躺草窝,睡草坪,滚山坡,钻山洞,一次两次诱发得她不可收拾,学也不上了就四处勾引男人。在山里嫁不出去,父母正发愁,正好王老三一说和,就答应了。

    这姑娘一进村就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前来看稀奇的男男女女出出进进的就像是到焦岱赶集,热闹极了。
    妖精婆知道后,几天都没出门。她的美貌虽说十里八村绝无仅有,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怎能和这个出水芙蓉,情犊初开的少女相比呢?
    贺满堂一家兴的,脸上就像是开不败的花,整天挂着笑容。

    银凤就像是抽大烟的上了瘾,一发作就不能控制自己。
    今早上站在门口张望。顾盼生姿的神态更是迷人。正好瘦猴从门口经过,被姑娘的几个媚眼就勾去了魂,瘦猴也是有着丰富经验的嫖客,啥货寻啥货,一来二往就勾搭上了。二人在屋里正如鱼得水寻欢作乐之时,抬家具的来了,姑娘的脸比城墙还厚,从不把这事当一回事,
    瘦猴一怕人说二怕妻子,没办法往那里藏,着急之时姑娘打开放在一边的板柜,让瘦猴钻进去,从外边上了锁,就演出了刚才那一幕,柜被人抬着走,他在里边却享受了一种难以消失的快感,久久地回旋着,品味着,沉浸其中难以自拔。内急了,坚持着,再坚持着,实在是不行了,就尿了出来。

   妻子拧着耳朵往回拉,平时也听到一些风声,还有些不信,没想到今天证明了人们的传言,越想越着气,拧耳朵的手越重,瘦猴疼得呲牙咧嘴的。
   身后跟着一帮娃们的,拍着小手:“羞、羞、羞,抠成萝卜丝丝种豌豆”。
  “羞、羞、羞,抠成萝卜丝丝种豌豆”


   作于2020年3月1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9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061
发表于 2020-4-2 20:32:18 |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6-3 14:18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