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410|回复: 2

[微型小说] 长篇系列小小说《荆峪沟》37----杨正刚组织清粮仓

[复制链接]

136

主题

234

帖子

121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18
发表于 2020-4-1 17:46: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长篇系列小小说《荆峪沟》37----杨正刚组织清粮仓

    瘦猴被妻子拧着耳朵拉回家去,心里是又偾又气。偾的是今天这事丢尽了脸面,气的是疙瘩sa这个东西,成也萧何败萧何,现在事情败露全推到自己身上,他却脱得一干二净。想要我退钱,没门。崩下豆大家吃,砸了锅成了我一个人的。
    瘦猴气得肚子一鼓一收,张着嘴巴喘粗气,妻子还不断地挖苦送气。越听越气越难受:“你甭言传行不行。”
   “我甭言传,你个闷怂净吃哑巴亏,人还说你是小诸葛,我看你连三岁娃都不如。”妻子大发雷霆,指着瘦猴说:“你说,你有啥本事,有个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本事。人家的女人身上扎花着。不知你是瓜怂还是闷怂,连咱女子给我买的耳坠你也拿去送人?”
    实际上瘦猴的脸是橡皮的,锥子一戳是窟窿,锥子一拔又严了。捂住耳朵说:“甭说了行不行,我给你要回来。”
   “好,相信你一回,要不回来咱可没个完。”妻子把瘦猴掀出了门。“要不回来,你就甭回来。”

    杨正刚从仓库门回来,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赵爱玲看着他心事重重地坐在炕边,就倒了一碗水端到跟前亲切地说:“你有啥事,去跟咱爸商量商量。”
    杨正刚接住水放在笨栏子上,爱玲也坐在炕沿子上。妻子的温纯使他心里暖烘烘的。抬起头看着妻子,乌黑的柳叶眉下一对忽灵灵闪动的大眼睛充满了智慧,圆圆的红润的脸蛋焕发着青春的活力,一看小嘴就知道是一张伶牙俐齿能说会道的人。就是一点没有文化。在一些事务上她可是他的参谋。妻子靠近他,她那浓黑的长发飘到了他的脸上。
    正刚仍然没有信心地说:“寻咱爸也不顶啥,你不是不知道,他一辈子胆小如鼠,这事他是出不了头的。”
    爱玲用手抚摸着正刚的肩头说:“咱爸胆小属实,过的桥比咱走的路都多,商量事情出出主意想想办法总是可以的。”
    正刚一听有道理,水也不喝饭也不吃,就溜下炕向赵应田家走来。

    瘦猴离了家门,一股怒气直冲脑灵盖,失去理智的波浪冲开了控制的闸门,两眼射出愤怒的光芒。跨进了疙瘩sa家门,疙瘩sa俩口一看瘦猴的样子,不由自主地向后靠了靠身子。
    瘦猴走路都带着劲,走进门“嗵”地一拳砸在桌子上,震得桌子上的茶具“轱辘辘”滚到地上,“嘌”地一声打了。瘦猴发怒地大吼一声:“这件事你说咋办?”连“大”字也省略了。
   “你说啥事?”疙瘩sa大惊失色,恐惧地颤声问道。
    瘦猴本身就怒气填胸,一听更是火冒三丈。就没好气地说:“你说啥事?”
    疙瘩sa看着瘦猴的样子一想还是不能来硬的,就换了副笑模样说:“好说好说,你跟大,还能有啥事?就是天大的事都好商量。”
    疙瘩sa给妖精婆使了个眼色,妖精婆扭动着腰姿来到瘦猴身边,伸出纤手在瘦猴身上连拉带拍打地柔声说道:“哪来的这么大的气,有话坐下慢慢说。”
    瘦猴这次却不吃这一套,一把摔掉妖精婆的手,横眉冷对:“你也没打听我是谁,你俩人把我当猴耍,今个要是不把话说清楚,我就把知道的全向外说,到那时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疙瘩sa连最拿手的一招都不灵了,只有亲自上前赔着笑脸说:“大总不能叫俺娃吃亏,坐下好好说,好好说。”瘦猴被连压带拉坐在了椅子上。
   人常说:“有理不打笑脸人。”他再也不能火冒三丈了,放缓了语气:“你说这事咋办?”
  “你说具体些,到底是啥事?是卖粮的事还是?”疙瘩sa仍然陪着笑脸说。
  “除了卖粮的事还能有啥事?”他嗯嗯唧唧地只说了一件,不好当着疙瘩sa的面把妖精婆戴耳坠的事说出。他逼视着妖精婆,疙瘩sa不明白但妖精婆却想到了是啥事。妖精婆毕竟有过人之处,要是其他女人绝对办不到的,她为了顾全大局,就从耳朵上取下交给了瘦猴。疙瘩sa看得清楚想得明白。只怪你瓜怂贪色,能怪谁呢?不过他还是觉得妖精婆是明智的。卖弄风情的女人必有聪敏的心眼。他看重的不光是她的美貌还有一点通的灵犀。
    眼看着妖精婆把耳坠给了瘦猴,疙瘩sa才张口说:“贤侄,公粮的事既然已经败露咱就把钱给人家,以后再想办法可弄,权利在咱手中还怕什么?”
    瘦猴一听有些茫然,刚要发话只见疙瘩sa示意妻子取钱。他才明白并不是让他掰份。
    妖精婆打开柜子,从一个老布包袱里取出一沓子钱交给丈夫,疙瘩sa接过手也不数就直接交给了瘦猴。
    瘦猴接住钱心中明白这是疙瘩sa的惯用手法,多给钱来拉拢腐蚀。高兴的心情换发了脸上的怒气,拿着钱走出门去。


    杨正刚走进门,赵应田坐在炕边正端着碗吃饭,母亲也端着碗坐在灶火的麦草墩子上。看见女婿进来,丈母娘放下手中的饭碗,起身迎了上来:“爱玲给你还没做饭,妈做得多些,给俺娃舀一碗。”说毕,就捞起饭勺在锅里舀着,把勺放倒篦出汤,舀满才端来递给女婿。
    赵应田笑着说:“你来得正好,我正批评你妈,饭做得多。”
    正刚也正好饿了,就不客气地双手接住母亲递来的饭碗,坐在了赵应田的身边:“爸,我有事跟你商量。”
   “啥事?”赵应田瞪大眼睛。
   “就是清仓的事。”正刚呼噜呼噜给嘴里拨了几口说。
   “哎,这事?”赵应田有些为难地说。
   “爸,这仓一定要清,决不能让他们这样继续下去。你看自从疙瘩sa当了队长后,庄稼荒芜,牲口掉膘,群众的积极性也低落了。”杨正刚给父亲鼓气地说。
    赵应田心中也明白,事情是应该这样做,但是,他又不敢领这个头,只好无奈地说:“那你就清吧,去寻你姑父,你大爷,刘秃叔商量吧。”


    瘦猴如释重负地回到家里,把耳坠撂在妻子面前,妻子拾起“呸、呸、呸”咜了几口。从此后她再也不戴了。
    瘦猴走到锅头跟前,揭开锅一看是空的:“你咋不做饭,我都饿了。”
    妻子没好气地说:“你还知道饿,吃屎还没给你ba下呢。”
    瘦猴讨了个没趣,从馍笼馍了个馍走出门去。

    杨正刚从丈家出来直接就朝李新志家走来,跨进门就直接开了口:“姑父,我想组织几个人清理粮仓。”
    正在编笼的新志停住手慷慨地说:“行么。”
   “你看都把谁叫上?”正刚摸来一个小板凳坐在新志身边商讨地说。
   “哎,我看就把你大爷、你秃叔叫上,还有你丈爸,还得有个算账的。”新志思虑地说。
   “我看还得叫上几个青年人,抬秤过粮食。”正刚也在吃谋着叫谁。
    新志站起来说:“你去寻几个青年,我去寻老会计。”
   “行。”两人分了工。

    无事忙失机慌忙的向疙瘩sa家走来,还没进门就喊叫起来:“大,不好了,不好了,杨正刚组织人要清仓了。”
    疙瘩sa一听心中一怔也紧张起来,心里明白,要是清仓他们倒卖的几千斤粮食就要露马脚。不光是退钱的事,还要进监牢。
    无事忙看着先人忧愁的样子,走进身边问道:“大,你快想想办法,要是清出来可咋办呀。”
    疙瘩sa思虑半会才说:“你还是叫几个人来商量商量。”
    无事忙对疙瘩sa是言听计从,拧身出门,四处寻人。不一时,就传齐了拐包锤、弯弯转、瘦猴、崽娃子几个人。

    陈志清来到老会计贺集贤家,贺集贤坐在炕边一只手伸进裤子在里边抠着,看见志清进来,取出手问道:“大叔,有事吗?”
    陈志清开门见山地说:“问得对,就是有事寻你来了。”
   “给咱叔取个凳子坐下。”他向着妻子说。
    妻子拿来一只小板凳递给陈志清,他接住放在脚地:“老二,你是咱队多年的老会计,硬是叫疙瘩sa一伙把你给踢腾下来了。”
    贺集贤一直注视着陈志清,想听他把话说明白,他今天寻自己是想清过去的帐,还是像疙瘩sa说的那样正给他做材料。
   “杨正刚寻了几个人想清仓,可是没有人会算账,想请你出来算一算。你看。”
   “不行,不行,你快寻别人去。”贺集贤赶紧摇头摆手拒绝。
    这时李新志一步跨进了门:“二哥,你怕什么,有啥事有我承担。”
    贺集贤嗯嗯唧唧地不表态,新志接住二嫂取来的板凳坐在大叔身边,志清说:“老二呀,你到底有啥事,不敢算账,你和我们都一样,都是受苦人出身,不就是当了两天娃甲长,还有啥耽心的。”
    陈志清无意的一句话正好击中了贺集贤的心病,他担心的就是那段历史。
    杨正刚也跨进了门,在门外就听到了屋里的说话声,刚进门就答了言:“二叔,你别担心,好好给咱算账,”
    贺集贤还是不言传,一只手又伸进裤子里去了。
    杨正刚走上前说:“二叔,是不是疙瘩sa几个可给你胡说啥来?有啥话你给我说,村上的事我还知道些。”
    贺集贤还是不肯开口,赵应田也来了,听见说话也答了言:“老二,你千万甭含糊,村上开会我每次都参加,没见说牵扯到你的啥事。”
    贺集贤一听,问道:“真的。”
    “不是真的还能哄你不成。”赵应田说的真切。
    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贺集贤表情稍有放松,扬起头,抽出手,看着三个人。新志鼓励地说:“你就放心大胆地说吧,到底有啥事?我们可都是你的阶级兄弟呀。”
    赵应田的话打消了贺集贤的顾虑,李新志的话是他得到了温暖。“好我就说,疙瘩sa说大队正在给我整材料,我说,我只是当过几天甲长,又没干过啥坏事,他说,只要你有这个事,材料就可捏造。”
    三个人笑了,赵应田说:“是不是那次选队长时吓唬你说的。”
    贺集贤说:“是的。”
   “根本没有的事,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吧。”
    贺集贤也笑了:“怪只怪我过于相信那货的话了,这些天一直放心不下。行,我算,这账我一定要算。”


   作于2020年3月18日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2 收起 理由
罗凤霜 + 2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9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061
发表于 2020-4-2 20:32:46 |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51

主题

7282

帖子

908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085
发表于 2020-4-16 19:5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的精彩佳作,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6-3 14:27 , Processed in 0.156000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