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177|回复: 1

[长篇连载] 南京大屠杀(八十一)

[复制链接]

75

主题

89

帖子

805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805
发表于 2020-4-21 10:4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在他身边的多个鬼子把机枪、步枪转过来,赶紧对极力逃命而急跑不止的中国军民急射。
    此时,急跑的五个军人和跟在后面的两个平民青年都往东急跑,同时,雪亮的探照灯光马上转过来,如贴上了他们般跟照着他们,仅几秒不到,三个军人被打死,
    还有两个军人和贫民青年还极力往前跑,此前国军战士小姚感到自己在一道亮光里似的没怎么跑出去,还有国军战士跑到他前面去了,小姚马上看到身后面光亮亮的,他还感到,跟着自己飞来的子弹往自己的身子身边急打来,他即刻听到身后的战士小李,嗯地闷哼一声,他知道战士小李被打中;他没有往回看,就想极力跑,好像哪怕多跑一步,都是获得存活下去的希望。他就往前急跑,灯光就跟着他动,他什么都不顾了,只要跑出鬼子的控制范围就行,但是在他这样想法后,他被二、三颗子弹击中后背,扑倒在冷软软的河沙地上,一会就死了。在他们身边跑的两个平民青年,在他之前的一两秒内,先被打死,到此五个军民还是没有跑出鬼子的手心。
    此时在河的西面,有多个军民看到灯光移往东面去了,趁这面黑下去时,意识到这是逃跑的机会。马上把捆住他们左胳臂上的铝丝用一个军人的刀相互割断,就马上往长江西河岸急跑去,或许这极有可能是逃命的希望。当一个人极力想存活时,是什么都顾不了的。
    多个军民依然极度恐慌地把死在地上,或死去军民的与连在他们
    左胳臂上的铝丝用小刀割断。就没命的朝西河边急跑去。
    “陈连长,我们能跑脱吗?”一个平民男子边跑边拥抱着希望的问。
    “小吴,不要想这些。管它的,只管跑,就看这一会了。”陈连长边跑边说,此时,什么都难说,只要没有跑出鬼子的控制范围。
    “但愿上天有眼,但愿有运气,”
    “排长,等一会灯光过来我们怎么办?”一个战士边急跑边转脸对在他身旁同样急跑的排长问。
    “我们要在灯光回来一分钟内,跑过鬼子的控制范围。”此时,在黑明明的河边上跑着的他排长的一个黑微微的方脸也略侧过来说。
    “排长,这么说,这样我们才能跑掉。”
    没有回答。此时,这个士兵听到了跑在他四周的,每一个军民的积极喘息声,非常粗重!(这一句借鉴苏联作家法捷耶夫的小说《青年近卫军》)
    十多个军民在渴望存活下去的意念的鼓励下,跑的十分快,仿佛只要跑过鬼子的控制范围,就会真的自由,就跑脱了鬼子手心。
    “北村队长,你看,前面有人向河西边跑去。”一个鬼子看到了,对身边的小队长说。
    “在长江西边的河边布满了一百帝国的士兵,小林大队长这样做的目的是:堵死支那军民在被屠杀中逃跑的通道,”北村小队长漫不经心地说,他还幸灾乐祸地知道,中国军民跑到哪里,就会被全打死。
    顿时,堵在那里的百个鬼子看到:此时,探照灯在渐渐往河西边转动过来的,还有渐渐要跑近的中国军民背后的亮明明的灯光,和能看到几个中国军民显得微亮的极力着急猛跑的发汗亮的脸,就一起开枪了。此时,陈连长看到,前面的黑乎乎河西边离他们有十米多点,就听到了一个鬼子军官喊了一声,
    离鬼子只有十米距离的中国军民被鬼子突然开枪了。就像伏在他们脚下的伏兵,见人就打的十分意外的情景!
    跑在最前面的陈连长胸部,肚皮中弹,他一下,倒下了。就看到:在黑黑的前面,多道闪烁的像星点的火星。只看到星点在急急如吼叫的枪声中,看不见的纷乱的子弹,把跑上前,或跑过他的身子的十多个军民全部打死……
    二十。
    伍长德一直扑在位于河边只有几米的一片军民的僵硬的尸体上。在他后,又有多批中国军民从幕府山押下来,无一例外地都被打死。显然,此刻对他来说:不是要跑的时刻,因为鬼子在高坎上,还有灯光照着你追。
    大约是四五个小时后,头脑非常清醒的伍长德意识到,现在鬼子就在河坎上面,还有两个如大眼睛的雪亮的探照灯在不时来回盯照在无数被打死的军民的河边上,也许自己一动,或起身跑,就会被看见打死。为了能存活下去,我一定要忍着。伍长得在心里想道。他扑在两个一个肚皮。胸部被打中几颗子的遗体已经冷却发硬的两军人中的一个的胸腹上,一直就这样扑着,完全以一个死人的能准许的方式扑倒在尸体上(这句借鉴捷克斯洛伐克作家伏契克小说《绞刑架下的报告》)
    不知是长时间了,再一没有看见鬼子从幕府山押下中国军民来(并不是鬼子已经杀完了中国军民,而是有一定的计划)。在几分钟前,当惊心令人可拍的密集枪声一过。
    “海牙鼓(日语:快)!海牙鼓!,到下面去,检查有没有活口!”中野大队长叫喊道。富有枪杀中国军民经验的日军大队长中野,知道仅仅靠这样枪杀是不可能把中国军民一个个打死的,一定还有不少的中国军民没有完全被打死。
    在他的喊声下站在河坎上在黑暗的如见不的人的鬼子都跑下去,仿佛把没有打死的中国军民当着成了他们需要补杀的一件愉快的差事。
    “千野君,走,我俩也下去。”一个叫三船志郎的23岁的鬼子说,此时,他俩站在黑暗里,两人和身边的鬼子在听到了自己军官的命令后,心驰神往般非常积极地抱起上了刺刀的步枪向河边上走去,因为,没有全部打死,还在痛苦中惨叫的中国军民。
    “嗨。”
    然后,两个鬼子就心情舒畅积极走下去。
    ……
    “千野君,你对杀死支那人怎样看?”同伴三船君问。
    “真好呀!”
    “我们就是要再利用我大日本皇军控制的南京,在支那的首都杀足支那人。”三船说,非常充满野性。
    没有回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9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061
发表于 2020-4-23 07: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6-3 13:35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