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139|回复: 1

[短篇小说] 志愿军连长张国福(上)

[复制链接]

75

主题

89

帖子

805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805
发表于 2020-4-25 18:01: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志愿军短篇小说(三)


       一

     1948年9月12日辽沈战役开始了。解放军和国民党都用上了自己最好的兵力来力图打好这次战役。由林彪、罗荣桓带领的解放军连续占领了多个城镇,比如:有昌黎、兴城等。国民党马上调集军队增援。在黑山、大虎山一带,被守在这里

的解放军部队拦击,多场战斗在同一地势、不同的战场,由解放军和反动军队进行的大小战斗开始了。

其中有一次是解放军对胡家窝棚的战斗。

这天下午,解放军最年轻的战士出生于1931年的吉林榆树县立新镇人的17岁的,长脸、模样憨厚,俊朗,充满了青春活力的带有稚气脸的张国福,他正在和战士们听自己连长,一个非常英勇坚定的非常严肃身子魁梧、团脸,一部黑黝黝

的络耳胡子,30岁的任俊凯连长说:

“同志们,二十多分钟后,我们五连将对胡家窝棚的敌军和那里的国军指挥部发起战斗。”说到这里,任连长停了下,他习惯性看了看站在自己眼前三长排的五连战士。他看到他们非常的神情凝重和严肃,主要是在即将进行的战斗中,我人民解放军将会面临着敌人的阻击在手段使用上的不可预知性而觉得战斗更难打,还不知道,在这些即将进行冲锋的战士们中,有多少人活过这场战斗。毫无疑问,在他们前面离他们有近两百米距离的敌人的工事上,明显看到:敌人有多挺轻重机枪和非常先进的来自美国的杀伤力大的卡宾枪。

“我希望,”任连长又说,显然,对于即将开始的战斗是非常感到难打的。“大家一定要勇敢冲锋,不惜一切代价,不怕牺牲,攻下敌人的阵地。”

“是,连长。”战士们非常坚定地回答。

1

17岁的张国福听到了在自己身边比他大的战士们的回答,心情也澎湃!他决心和战友们一起进攻,不管是进攻中是死还是牺牲,他已经不想这个问题了,就想和自己战友一一一那些老兵,老大哥快些发动进攻。对于他来说,打仗是早晚的事,他希望尽快打,如他希望把这一件事马上达成。

战士们正在向前面工事上的敌人进攻。在他张国福的前边有一百多米距离的敌人的工事上,此时,有一长排趴在工事上的敌人朝着解放军在开枪;有一排排的黑乌乌的令人不寒而栗的枪管,在开了枪后,不时就往上耸跳一下,同样,一排的子弹迸出开始在发热的枪管,向非常无畏的解放军战士射来,特别是位于工事正面的四五挺轻重机枪,如吼叫般,向积极进攻的人民解放军战士

凶恶地如暴雨捕来。

一开始,就是从解放军进攻起,就有战士还没有跑出去多远就被打中,不时战死或受伤失去还击能力的情境再次出现。在敌人身后的近处,是高级指挥所。

17岁的张国福,他坚定地跟着前面跑动的老兵前进。他注意到:在自己前面的是班长金志强,一个非常坚定、毫不畏惧死或牺牲的25岁的老班长。他是河北农村人,身材宽大,一张土红色的团脸;特别是:班长的眼睛在冲锋中,发出无

比坚毅的非要拿下敌人工事的逼人的光芒来。据说,金班长19岁就参加打鬼子,打仗非攻在前面,至多受点伤,没有被打死过。此时,张国福就看到他紧系着宽皮带的硕壮的腰身,还有端着冲锋枪边打边冲极力往前攻的非常积极的精神

。17岁的张国福就更受鼓舞。

这时,他刚打了一枪,就看到班长身子突然刹住,如开动的车突然刹车

他看到班长站住了;

,握着冲锋枪的右手落下,冲锋枪也滑落在地,他看到:自己班长双手捂住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他知道:自己的金班长肚皮被打中,就一阵悲愤!就马上跑过自己的班长,想攻近敌人。

就听到自己班长喊了一声:“小张!”

张国福以为班长有什么话要说,就回转身来,到双手捂住有血从自己班长的肚皮里流过他双手手指缝隙,又流下到他捂住肚皮的双手下的皮带扣环下的小肚皮上。

“班长!”

“别上去。有刘大哥他们!”班长说。

“我……”

这时,有几颗子弹从不断进攻的战士们跑动的身子空隙处急急打来。金志强班长看见,赶快把张国福推倒自己的胸部就被打中。金班长一下,倒在地上牺牲了。

毫无疑问,在这样的残酷战斗中,金班长看到小张还小,才17岁,被打死太可惜了。看到自己班长为了帮自己而中弹,张国福明白自己班长是爱惜自己。

17岁的张国福看到班长牺牲了,心里更为难过。

虽然,解放军战士张国福才17岁,他并不害怕,他看到:班里的很多老兵并没有敌人的火力猛而退却,而是向着敌人的工事毫不畏惧地冲锋去,他也要这样做,他觉得自己也是一个人民解放军战士,不能落后那些老兵。也看到或不时看到:在我军积极进攻中、多个往前跑动的战士们的大小不一的身子与身子的空隙间,在敌人的工事上,由轻重机枪和别的枪支在不断地向跑近的解放军战士进行着猛烈的喷射。从张国福这里看去:只看到敌人的工事上那不断打出的子弹如闪烁的光点和火星。马上,就有多个解放军被打中,当场扑倒或仰倒在地上,但是,还有多个解放军战士继续勇猛地往前冲去。



当看到中弹倒在地上的老战士,张国福想起他当解放军战士的第一天,他的金志强班长对他说革命战士是不怕牺牲的,他一直是这样做的,这时,他就听到,后面的连长大喊道“撤!”显然,解放军的进攻伤亡大,才喊撤的。

现在,有不少战士死了,又听到自己连长喊紧急撤,如果再向前,那就有更多战士被打死。张国福认为是。

当解放军年轻战士张国福看到在前面的很多战士其中有几个跑回过他身边时,他马上在心里涌起了一个主意:我不回去、装死,也许这样能跟敌人以突击。他想到这里,就一下扑在两个牺牲的老战士的身旁装死。

已经跑回来的战士,到连长面前。看到这一次冲锋又少了二十多个老兵和部分新兵。解放军连长任俊凯心里非常难过。他在心里追悔自己不应该让自己的战士去这样白白地被打死。在后悔后,他决定等一会,再组织下一次的进攻。

然后,任连长对战士们说:“同志们,休息一会。”

“是,连长。”

然后,

他和一排长在一边商量去了。

“一排长,这一次又没有拿下来,还死了不少的战士。”任连长非常心疼地说。他主要是对牺牲了这么多的战士而十分愧疚。说完,他把他厚道的方脸慢慢低下。

“嗯,我们的战士越来越少了。要抓住机会,把敌人打下来,不然就只有等援军。”一排长说。

“也许这样下去,更不利。就算敌人再强硬,我也要拿下来。”

看来,任连长决定强攻。

一排长觉得,当前,只有这样了。我们解放军遇到再强大的敌人,最困难的战斗,也必须坚决拿下来。

然后他俩在那里聊了一会,决定过十多分钟继续进攻。

这次,任连长决心坚决拿下敌人,减少战士们的伤亡。

,在十分钟后,解放军连长任俊凯把怀里的宽皮带里的驳壳枪抽出来,大喊道:“同志,跟我冲!”

这个解放军非常英勇刚强的连长,就带着战士们发起冲锋,仿佛这是一次最后的冲锋。

敌人的机枪,等各种枪在向进攻的解放军猛烈扫射。冲在最前面的任连长顿时被猛射来的子弹击中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顿时,鲜血涌出来。他双手捂住肚皮,忍住痛,极力不让自己倒下,继续往前。跑了几步,他肩膀被打中,任连长如一个消耗了能量的人才仰倒地上。

17岁的年轻的解放军战士张国福又看到:跑在自己前面的战友们被敌人的火力打倒牺牲,他心里十分的难过而揪心!在他处于这样的情绪中,他一下,看到一个老战士宋富贵跑到自己前面去了,看来只要往前进攻就会早点攻破敌人的工

事,减少更多战士的伤亡。包括张国福和每一个战士带着这样的坚定信心,在这样的情景的鼓舞下,就还有战士往前进。顿时,张国福又看到:几个老战士在极力攻近敌人的工事了,要接近了,被正面的重机枪打出的子弹打中,几个身

材强壮的老战士当场倒在此时淡蓝色的烟子略遮住敌人工事的前边的地上。看看看着又死了几个人,仿佛眼前出现的好兆头被敌人轻易化解了,看来,要拿下工事,更困难了。张国福心里想。

一身充满胆量的张国福一直是扑在地上的。

在开枪的敌人马上被这一种难以想象的情景惊呆了、发愣了一一一一在他们看来被打死的解放军的尸体中,有一个如大孩子的解放军战士突然,从他们的眼前,爬起来向敌人的工事边急跑去。

浑身充满胆量和无比坚定力量的张国福,在一会的急跑中,仿佛在眨眼间,一下跑过敌人的机枪边,跑到工事后近处有十多米的敌人指挥所。

看到里面有一两个当官的。就从自己紧系着宽皮带的腰后摸出一枚手榴弹,在一个当官面前举起喊道:“不许动!快喊你的人投降,不然,我和你们一起死!”

这个高级指挥官又惊异有无奈,又怕死。

“说话!”张国福喊道,眼睛里闪动着十分坚定无畏的光芒,一个颧骨突出的长脸红得发烫并汗亮亮的,一双眼睛发出威严无比的寒光,仿佛站在他俩面前的不是大孩子而是一个坚强成熟的战士。

怕死的高级指挥官,看见一个跟大孩子般的解放军战士的一脸的果敢,两只眼珠发出坚毅的、不怕死的眼光,只好说:“我们投降。”他停了一下,又说:“何副官,你喊他们不要打了,向共军投降。”

然后,这个何副官出去了。

过一会,枪声停止了

一排长带着战士们进到敌人的指挥所里来,看到张国福举起手榴弹在敌人大官的眼前,知道由于张国福这样的举止,解放军获得了胜利。……



后来,作战极度英勇的张国福随着部队南下。他参加了不少的战斗,依然英勇坚毅,作战勇猛。在三年的解放战争中,当上了班长、排长,副连长。这时,张国福19岁了。后来,他和部队到了四川剿匪、

……

这是一九四九年五月的一天上午。也是他参加了无数次战斗或剿匪中的一次。

……

“副连长,土匪躲在山上的洞里。”一个战士到只有19岁的解放军副连长张国福身边,报告说。

打仗非常机智、一身是胆量的张国福马上就决定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一定要消灭这一股顽固凶残的土匪。他就立刻下令:

“四连,跟我上!”

”是,副连长。”战士们回答。

19岁的解放军年轻副连长张国福,自从那次胡家窝棚战斗后,打了很多次仗了;他作战勇猛,不怕死,冲到敌人的面前,消灭敌人;他极力以一个解放军战士的责任完成每一次的作战任务,他因为英勇坚毅多次立功。

此时,只有一米七多点的张副连长带着战士们接近洞口,他以为会有土匪在洞边阻击他们,结果一个人都没有看见,就是眼下这个洞。

有丰富作战经验的张副连长看到眼前一个黑乎乎的大洞,他意识到土匪应该在里面,想利用这一天然洞穴的有利条件,对付不熟悉洞里情况的解放军。他想道,不管遇到什么,一定要消灭土匪。

19岁的他张副连长极为果断对战士们说:"跟在我后面。”

说完,张副连长把右手抬起往怀里的、斜插在他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肚皮上的驳壳枪,同时,左手抬起把他肚皮上的皮带扣环拔松,抽出驳壳枪并紧紧握着驳壳枪挨着显得阴凉而暗黑的洞壁往里面走。

解放军年轻副连长张国福一进洞里,极度的警惕,他知道:土匪就在里面,是不会轻易开枪的。三年多来的战斗经历把他磨炼成为一个真正的解放军指挥官,尽管他才19岁。他带着战士们极为小心地进去。他看到:里面的两个小洞黑乎乎的。就侧脸对比他大几岁的一排长胡文彬说:“一排长,你带着一部分人去这个洞,我带着其他人去右边的洞。”

“是,副连长。”

然后,两人各带十多个战士分开了。

一排长胡文彬,24岁,是一个河南农村来的身材非常壮实,眼光显得发亮而富有打仗经验的,有一米八的、非常好的指挥官。此时,他带着多个战士往阴影重叠的乱石纵横的阴暗里洞走去。

在深洞里,在暗乎乎的石头后面有土匪。

有两个战士刚走过自己排长,就有子弹冷不丁地的打出来,还有几道子弹光一闪,就回归黑暗。

“啊一一”在前面的两个战士惨叫一声,一个马上倒地;一个手里步枪因肚皮剧痛落地,用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踉跄了几步,就仰倒在地上。胡排长马上喊道:“快,散开!”战士们有的散开,有的卧倒在地上。

这时,土匪没有开枪了。

对于刚才的子弹,胡排长没有看清来自洞里的哪里,他只好趴下,用自己的身体把肚皮受伤的老战士挡住,以免他再受伤。过了一会,他看见没有什么动静,对受伤的老兵说:“你呆在这里。”

于是,他也不知道怎么做,就只好对身边的战士喊了一声:“跟着我!”

他马上带着多个战士向前面更加警觉地而去。两三个在多块非常暗黑的石头后的土匪看见解放军先趴下,也不再开抢了,显然是担心被解放军搞清火力点,这样,他们就没命了;而最好的办法是:来一个东一枪,西一枪更好。于是,几

个土匪就在那里等着解放军过去,好从后面打黑枪,企图把多个解放军打死。

解放军一排长胡文彬,还是和战士们往暗黑的里洞十分警觉而去。尽管他非常小心,顿时,枪响了(可能是三个中的一个土匪等不得,先开枪),在令人惊恐而眼前一片的模糊的视线里,子弹打中了他紧系着宽皮带上些的肚皮。

“嗯!”

一排长闷哼一声,在他后面的战士都惊呆了。

胡排长用握着驳壳枪的右手和左手紧紧地捂住如有尖刺般的子弹打进自己的十分疼痛难忍的肚皮,倒在地上。然后,又是土匪一枪,把在胡排长身边的一个战士的胸部打中,这个端着枪的战士就倒在地上。可能是在那边的洞里,听到了

枪声,就跑来了四五个战士;马上,又出现枪声,把弄不清子弹飞来的方向的解放军中的两个战士从侧后打中他俩的背和后脑勺,两个战士倒在地上。三个土匪,可能看见又有解放军跑来,在打死了解放军后,就溜走了。

在另一边的洞里。

张国福副连长带着其他十多个战士,在往里走就越来越黑的洞里乱石中间的过道走来。此时,张副连长感到:只要进了里面,就随时被躲在黑暗的乱石后的土匪打死,包括自己和战士们都有被藏在乱石后面的土匪伤害。他感到一种无助

和无奈,情势或主动权被土匪掌握着。

不管这么多了,自己一定要更警觉注意。他想道。于是,他紧紧闭着嘴,一双激灵的眼睛在黑暗里,一动不动的睁着,生害怕一眨眼,就有危险的事被错过。此时,空气更加沉闷,情势更加的令人压抑!张副连长感到跟在自己身边,或后面的战士更紧张,他能非常明显的听(感)到战士们的发抖的呼吸声;紧握着驳壳枪的张副连长刚一到另一个洞就一下听到枪声“啪啪”两声响了;看不清子弹,只感到有致命危险的张副连长本能地回身把身边的两个战士扑倒但是,当他这样做,或和扑倒的战士倒地时,他听到一个战士“啊”的叫了一声,马上,这个战士倒在他的腰间旁的黑乎乎的发冷的地上。

有子弹从黑隐隐的洞壁处打来,反应非常快的张国福,赶紧把身边的几个战士飞快扑倒,子弹就打在刚才他们走过的地上。

张副连长感到:他们多个战士已经危险被动了。就紧急开枪并喊道:“快,散开!”显然,多个战士聚在一起,会被打死的更多。

张副连长这样做或紧急开枪,至少把土匪限制在这一方向。

说完,张副连长马上跑到东边的乱石下,这样做,使的土匪不好打,从而让土匪现身;此时,也有四个战士也跑到他的身边,其他的闪开了。

“副连长,土匪在哪里?”在他身边的一个战士问。

“别说话。”

张副连长打断他的话,此时,他也不清楚土匪在上面哪块石头的后面。

此时,不是说废话的时候,不能让躲在上面的土匪知道解放军在他们下面的某个地势。

在上面的土匪,看见有解放军跑到洞壁石头的下边,就显得大胆,因为,他们是非常熟悉的。就有另一个土匪抱着步枪,从腰后上取下一把锋利的匕首,就悄悄下来。

张副连长听到:上面的黑乎乎的乱石上,有个把人下来的小声脚步声,他意识到:有土匪。他故意不做声,让土匪以为没有解放军的防范。过了一会,他听到:自己的头上面的人要近了;张国福立刻把身子往外闪开,马上回身来,紧急开枪,就是说他要抢在这个土匪之前,他开枪了,子弹打中了那个土匪;这个有黑毛的胸部的土匪,啊一一惨叫一声;手里的枪落下在上面的石头上,他双手捂住流血的胸部,就倒在石头上。另外一个狡猾的土匪看到有我解放军防备,马上改变主意,从石头后面跑了,后张副连长跑去,没有影子了。后来,在张副连长和战士们的努力下,他们打败了洞里的土匪。后来,张国福副连长和他的部队解放了四川这一个山村。……



由于19岁的年轻副连长张国福在解放战争中的突出战绩,他成为解放军78名勇敢的英雄。在全国解放后,到了北京受到毛主席的接见。后来,张国福回到了部队里。

他被毛主席接见的事在全国出名,在部队上,大家都知道,有一天,有两个军区记者来采访他,

一个战士带着记者来到连部。“副连长,这两个记者要采访你,”

非常机灵的记者说:“你好。张副连长,听说你代表解放军的78个中的战斗英雄1.到北京受到了毛主席的接见?”

看到记者来采访自己,心底厚道的、觉得自己做的事,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这一句话,源自法国作家福楼拜的小说《淳朴的心》),脸薄的张副连长,觉得这些事是自己一个战士的起码的责任,也没有什么好拿出来声张的。就走开了。

张副连长一走开,两个记者就跟上去。

“你能说说你的感受吗?张副连长。”

“我没有什么要说的,你还是去采访那些牺牲的战士吧。”

说完,非常朴实而简单的张副连长就走开了、

过了没几天,部队首长要开一场战斗报告会。营长要张国福上台去做战斗报告,因为他是全军出了名的战斗英雄。

张副连长脸薄,非常觉得别扭,实在不肯上,但是,这是营长的命令,就上去了。看到台下面的坐的满满一地的战士、指挥员,张国福就紧张的不得了,一个长脸绯红,脑袋都是空的,迷茫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只知道,或下意识地用

手或双手摸摸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无所适从!

看到他实在发不出言,心好的营长就走上台来,对站在讲台后的一脸发窘的张国福说:“张副连长,你下去吧。”

从脸红到脖子的张副连长就侧身走了,连敬军礼都忘了。

“回来!”营长说。

张副连长就站住。他不知道营长为何说这话,就木讷地看着营长。

营长知道他紧张,就提醒他:“敬过军礼再走。”

张副连长才恍然大悟,就回到讲台,向台下的人民解放军的战士、指挥官敬了一个非常有力的军礼就走下台子。

然后,营长说:

“这样,同志们。既然,张副连长不适应这样的场合,那我们就清四连的指导员雷少成上来,讲讲张副连长的战斗事迹。大家欢迎!”

说完,营长就首先鼓掌,下面的战士们也热烈拍起掌来,

然后,指导员上来,跟台下的战士们讲述张国福在四川剿匪,在沈阳的一个逼国民党当官的投降的等故事。……

尽管自己已经是副连长,在生活方面,近20岁的张副连长沉默寡言,独来独往。过了两天,这时,他走回连部;前面走来两战士,看见脸红的张副连长,就向他敬军礼:“副连长!”

厚道的、善良的张副连长也向自己战士回敬军礼,他没有一点指挥官架子也从不因为有战功或受到毛主席的接见而不得了;他还是,非常的和善。平易近人。他回到连部,看到连长说一个战士:

“周大富,你怎么不好好训练?”

“我们郑班长,要找我的不是。”

“什么不是?”

“他老说我做不好,当了几年的解放军了,打枪也打不准。”

“他说得不对吗?”连长说。

周大富没有说话。

看到张国福副连长走进来,连长说:“副连长,你来看看,这个周大富,班长说他,还不接受。”

张副连长没有说话。

“你怎么老是不发言?”连长说,兵看着张国富。



然后,张副连长说:"我来训练他们。”

“好的。”

然后,战士周大富和张国福就走出连部。

几个战士在训练。张国福看到周大富历来是训练不好,就走近周大富说:;”枪要抬稳,要瞄准,知道吗?”

“嗯,副连长。”

“不要慌,要做好。”;张国福副连长说的非常清楚,他没有走开,极有耐心,继续看着战士周大富训练。直到周大富令他满意了,才走开,

……

在后来的半年里,张副连长和战士们过着在和平年代的、解放军的平常的军事训练的部队生活,这是一段愉快、繁忙、官兵友爱的,解放军的部队生活。

……

一九五0年十月,美国发动了对朝鲜的进攻,

在张国福身边的战士,都要求上朝鲜战场,打击美军,性情正直的张国福也极想马上飞到朝鲜去打美军,保卫朝鲜的人民和那里的国土,但是,他没有声张出来,而是在心里。

几天来张国富副连长看到有很多战士向他交来了请战书。他就和连长交到营部。他听营长说要不了好久,他们的部队就改为志愿军,他知道,要不了多久,他们就去朝鲜朝线了。这个心底厚道、实诚的好汉副连长心里就踏实了,只要能到朝鲜战场,他就要把凶恶的美帝国鬼子痛打。他没有别的想法,就说要对美帝国鬼子痛击。’

几个月后。这天,上级发出了要在第二天北上上东北吉林。

他心里是那么激动,他知道,东北吉林那里是他的家乡,自从他16岁出来参加了解放军,近四年,就没有回去过。

这天早上,近20岁的志愿军年轻连长张国福在七点和战士,上了开往东北的火车。他非常兴奋,脸红红的,就盼着赶快到朝鲜战场,打击凶恶的美帝国鬼子!

他看到火车里,坐在自己身旁,过道前后的到那边的,都坐满着志愿军战士和指挥官。他们一个个头戴浅黄色军帽,没有帽徽、领章,腰间紧系一根酱色的宽皮带而非常英武!在他们左胸前的军衣上有一小快标示:中国人民志愿军。

已经是志愿军连长的张国福(在军队改编后,成为了连长),看到:车窗外面不是有山地,就是村庄,或是一大片河山,一些城镇,以及,从上车来到现在都是志愿军战士们的情绪高昂的脸,自己心里也处于兴奋的状态;虽然张连长近20岁了,已经打了无数次解放全中国的仗了,但是,此次是出国到朝鲜打仗,跟国内是不一样的。非常正直的张连长想到此时的朝鲜人民被美帝国鬼子侵略残害,心里就气愤不已!这样的情绪和状态一直到六七天后,到吉林集安,过河

到朝鲜战场更强烈了!……



来到朝鲜,是志愿军连长20岁的张国福打了点仗。

几个月后的一天下午。是志愿军连长的张国福和一个战士去营部开完会回来。

他俩走在回部队的朝鲜山路上。

年轻的志愿军连长张国福还是往前走,性情内向的他话少,一路都没有听他说过几句话。

跟在他身旁的18岁的志愿军战士小于,非常关心自己连长开会的内容。他问:

“连长,我们吴营长在会上说了什么?”

张连长还是要回答自己战士关心的事。

“营长要我们在即将到来的第二次战役中,密切注意美军的动向,把握机会,狠狠地痛击美军和南朝鲜军的进攻。”

“这样,太好了!”

停了一下,小于把他大孩子的圆脸侧过来问:

“连长,这二次战役好久开始?”

“下个月中旬。”

小于听了,也非常兴奋!好像这战斗要在明天、后天开始似的,就又在自己连长耳朵边如说不停似的。“连长,我一定要参加这样难得的战斗。我好不容易参加了志愿军,不能因为我小,就为了照顾我,不让我参加。连长,我希望你让

我参加,我18岁了,听说,你才20岁,也不大了我几岁,……”

张连长没有回答。他们所在的朝鲜十月末,显得发冷,带有秋末冬来的气息。现在已经树草枯黄,山地显得萧瑟。此时,张连长步伐缓慢地走着。

“连长,你怎么不说话?”小于没有听到自己连长回脸回答,他又问。

张连长还是往前走去。

就这样,他俩走了一个多小时,到了前面的土坎下,上面有一家朝鲜平民的非常简陋的茅草房,就是一间。小于觉得自己走了一个下午,口渴了,就对走在前面的自己连长说:

“连长,你看,前面有一户朝鲜老乡的房子。”

张国福一看,果然是。

“连长,”小于又说,”我口渴了。我们到朝鲜老乡家里要点水喝。”

“好的。”性情果断的张连长说。他觉得,自己和战士们来到了朝鲜,这么久了,还从未去朝鲜老乡家里。就想去看看朝鲜老乡。

,然后,张连长带着小于走上了土坎,来到了朝鲜老乡的家门口。看到发黄的门开着,里面坐着一个老大娘,她旁边还有一个三岁的儿童在玩。

“老乡!”张连长主动招呼。

这个朝鲜老大娘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志愿军指挥官,戴着浅黄色的军帽,军帽下,一张厚道、温和的长脸,胸部上有一小块标志:中国人民志愿军。这个年轻的志愿军指挥官腰间紧系着一根酱色宽皮带,人看上去:非常的温厚英武十足!在他身旁些的一个小的志愿军战士看上去,几乎是一个大孩子;一个白净的圆脸上,显出稚气。老大娘听说过中国人民志愿军到朝鲜来,要和人民军一起打击美帝国鬼子的事,所以,一看到志愿军就非常热情!

老大娘也站起来。

张连长主动又说:“我们是志愿军。”

“志愿军同志,来坐。”

“谢谢大娘。你有水吗?我们想喝口水。”

,“有。你们等一下,我马上去拿来。”

然后,大娘就到自己暗淡的灶房去了,一会,就端来了两碗水。

张连长和小于就喝了。他俩就一再感谢朝鲜老大娘,然后就走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9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046
发表于 2020-5-14 19:29:24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国福以为班长有什么话要说,就回转身来,到双手捂住有血从自己班长的肚皮里流过他双手手指缝隙,又流下到他捂住肚皮的双手下的皮带扣环下的小肚皮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5-30 20:53 , Processed in 0.156001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