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161|回复: 1

[短篇小说] 志愿军连长张国福(下)

[复制链接]

75

主题

89

帖子

805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805
发表于 2020-4-25 18:05: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
    张连长和小于离开了热情的朝鲜老大娘往前面的山路,继续走去,想尽早回到部队。
    他俩走了不久,就拐过了一道山脚,
    刚过来
    ,就听到:自己背后往东的方向,有飞机的嗡嗡声。他俩都知道:这是美军的飞机,经常来炸这里朝鲜平民。
    “连长,你听,有飞机。”小于说。
    警觉的张连长也听到了。他就回脸来,看到远处东面的山顶上空,飞来一架飞机。
    就马上说;:“快,隐蔽起来。”
    “是,连长。”
    ,马上,张连长和小于在一块坡坎下,趴下。
    他俩同时看到:美军的飞机,好像是发现了老乡的房子,就往这个朝鲜老大娘的房子飞下来。
    “连长,你看,朝鲜老乡的房子要遭殃了。“战士说。
    “嗯。”
    张国福连长说、他两只眼睛看得心疼,想到那个老大娘和他的孙子要被美军炸死,就无法平静!他想道:那个朝鲜大娘不就是跟我们妈妈一样吗?。不,快去救朝鲜老乡!张连长想到这里,马上喊道,
    “连长,美军的飞机会向我们飞来的?”
    “不管了。”
    张连长说,就从坡坎下,爬起来,向较远的老乡房子跑去。
    战士小于也跟着自己连长朝朝朝鲜老乡的房子跑去。
    美军的飞机很快就从房子上空飞过,丢下炸掉。
    顿时,朝鲜老乡房子起了火。
    美军的飞机往北面的山飞去了。没有发现有两个志愿军跑向房子。
    张连长跑的非常快,还没有到,就听到房里有小孩哭声,就不顾或已经从房顶上冒起的大火被烧死的危险,就冲进房子里去。一会,把老大娘的一个孙子抱出来。“小于,把小孩接着。”
    “是,连长。”
    张连长把孩子抱跟小于,就马上回身,往此时是烟火相混,火光闪闪的,能感受到非常滚热的温度的房里去了。一会,张连长把大娘背了出来,近一会,房子就被大火覆盖了。
    看到把朝鲜老乡从火里救出来了,没有生命危险。张连长和小于就走了。
    后来他俩回到连队。志愿军战士们看到两人军衣特别是张连长的被烧黑(烂)点。战士小郑问:
    “连长,你们衣服怎么了?”
    张国福连长没有说话,就走开了,他不是那种爱表白自己干了什么,做了什么的志愿军连长,就走到树子下,拿了水就喝了一口,然后,把水跟了小于。
    “来,小于,把水喝了。”
    “是,连长。”
    然后,张连长就走到那边去了。
    等自己的憨厚的连长走开了,小于才对战士们
    说;'“我和连长在回来时,看到美军的飞机把一个朝鲜老乡的房子炸烂起火了。就跑去把朝鲜儿童和他的奶奶救出来。其实,都是连长进去救的,我就在门边接应。”
    大家听到这事是这样的,在心里,更服敬仰自己的连长。
    ……
    一九五一年的一天,志愿军连长张国福根据军首长的指示,带着一个连的战士向235.6高地去了。……
    此时,张连长多早就带着战士们到了高地,并让战士们马上挖战壕的张国福,和战士们一挖战壕。他从不待在一边干看着战士动手,而是和自己战士们一起挖战壕。
    张连长挖了很久,后实太累了,就把铁锹放在一边地上。抬起他沾有泥土的左手,擦了擦自己的发红的长脸上的汗,又看了看战士,再看了看战壕下面一片陡斜空旷的山坡。他把双手叉在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腰间上,想道:
    战士们的情绪高涨。嗯,即将进行的战斗,一定不好打。是呀,不管怎么说,自己一定要带着战士打下去,哪怕再难,甚至去死,也要和美军打到底。想到这里,志愿军20岁的年轻连长张国福又看了看下面,才回脸,看见:战士们非常积极地站在自己身子两边,在纷纷举起铁锹在非常努力地挖着战壕。
    心肠好、憨厚的、正直的张连长刚歇了一会,又继续挖战壕;他不想再歇久了,自己一个连长尽管可以不挖,但是,他不能看见战士们挖战壕,而自己在那里无所事事,这是不可以的。
    战士们挖战壕的情绪依旧高,有很多力气都用不完。
    中午了,张连长和他战士们挖好战壕。
    张连长看了了看下面的空无一人的山坡,没有美军的影子,他就把他左手抬起看手表,已经是11点50了,他想道:现在美军还没有进攻,让战士们把午饭吃了。
    想到这里,张国福连长喊道:“同志们,要到中午了,大家吃饭吧!”
    尽管张连长才20岁,但是,他已经具有三年的打仗的经验,也获得了丰富的战场经验。
    然后他看见战士们有的坐在战壕里;有的或坐在战壕边上,就从自己紧系着宽皮带腰间的布包里,拿出压塑饼干吃了起来,也有些战士边吃边喝水。
    看到战士吃了,张连长才把他手抬起在他非常英气的眉毛上的汗擦了一下,也坐在战壕上,又拿出压塑饼干吃。他知道:只有这时才是属于他们的时间。这样的时间是不多的,因为,只要战斗一开始,包括自己和战士们中就有人看不到下一场或过不了即将开始的战斗,他们中,就有战士不是战死就是受伤,而受伤还是幸运的!他自己就是在这几年的战斗中,不知有过多少次这样的感受和磨砺。现在,他感到压抑,他主要是关爱自己连里的多个新战士,老兵他不担心。
    三四分钟后,在他身边的一个身子高大老兵,一下把饼干吃完,肚皮没有吃饱,
    在那里说:"这饼干吃了,肚皮没有影响。”他说着用自己的土红色大的左手,习惯性摸了摸他紧系着宽皮带的有些股圆的肚皮。知道老战士宋一山没有吃饱。
    张连长就拿出自己布包里的饼干说;:"宋一山,来,拿着。”
    “连长,这。”
    “吃吧。”
    张连长又把水壶拿跟老兵,过一会,老兵喝了几口水。
    张连长又说:“跟你倒些水。”
    “连长,你就不够了。”
    然后,说话不啰嗦的张连长把老兵的水壶倒了些水,拿跟他。
    之后,张连长就走到那边去,对几个志愿军新老战士说;:“同志们,我们二连从现在起,就要和美军打仗了。大家要好好干,要坚决完成团长交跟我们二连的光荣任务。”
    虽然,张国福20岁多点,他在打仗前,从实际出发,他从不想打仗以后的事,就想一步一步实施他的战斗计划;他从不想自己牺牲的事,就要一心把仗打下去,直到胜利,哪怕自己牺牲了,他也要极力达成一点一一一坚决完城任务。
    在他跟战士说这些后,30分钟内,美军朝志愿军的阵地攻击。这个时间是下午13点不到,……
    五
    美军向志愿军的阵地开始攻击。战斗在如烈火般令人压抑、窒息中往下进行着。志愿军开始有人受伤。……
    “连长,周大哥受伤了!“
    “连长,张林山的肚皮被打伤了。”
    在向美军开枪的张连长听到身边过去的两个战士喊道。他马上喊道;"卫生员!卫生员!”张连长知道这仅仅是开始。
    “连长,我在这里。”一个女卫生员在那边回答。
    “有两个战士受伤了,快去跟他们处理!”
    ”是,连长。”
    听到了一个女卫生员的回答,张连长就放心了。他继续战斗。
    尽管张国福连长才二十岁,但是,他拥有一个连长那种在战场上对战场情势变化的指挥能力,他还是显得老气而沉着;当他在用手里的驳壳枪向山下在攻击志愿军的多个美军开枪时,他是那样的灵活:一会起身,一会马上趴下,他已经打死了多个美军;
    当他已经打了一会,就又听到那边有一个老战士嗯了一声,就回脸,看到一个志愿军25.6岁的老战士头被打伤,血从他军帽下的额头上流下到他脖子下的军衣上。马上,张连长又听到:又一个老兵,啊的叫了一声,一双手紧紧地捂住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被打中的肚皮,非常痛苦!
    张连长知道:一定是这个老志愿军战士,急于起身力图打死多个美军,而肚皮被打中受伤。
    张连长马上到喊道:“刘副班长(一班的副班长),你帮着处理一下。”
    “连长。”
    张连长知道这个时候只有一个卫生员是忙不过来的。
    然后,张连长继续战斗。
    过了一会,在向美军射击的张连长觉得卫生员该来了,毕竟刘副班长是处理不了伤员的情况,
    他知道,卫生员还在为那边别的受伤战士包扎,就催喊道:“卫生员!”他知道或主要担心前一个战士额头被打中,已经生命有危险了,但他还是要让卫生员看看,他想让卫生员救活每一个伤员。
    这个额头打伤的老战士看着看着,渐渐脸开始白如纸
    仅一会,就右脸一侧,没有气息了。
    仅一小会,女卫生员积极的跑来,看到连长悲痛地低下脸去,马上说:“连长,我刚为一个伤员包扎好。”
    张连长没有责备她,马上说:“快跟老黄包扎肚皮。”
    “是,连长。”
    然后;卫生员去包扎老战士老黄的肚皮;张连长继续打美军。
    回身的张连长右手握着驳壳枪向美军开枪。他此时,发出的子弹打中一个美军的肚皮,这个美军就把卡宾枪一丢,双手捂住他的肚皮,渐渐地无力倒下。他后面的美军继续向前往上攻击。张连长接着开枪,他打中一个美军的肩膀,这个美军身子一晃,就往侧边趴下,他居然在痛苦中,趴在地上,向上面的志愿开枪,打中一个趴在张连长过来些的战士的脖子。这个战士叫了一声,
    张连长看到是老战士就说:;老何,你下去治伤。”
    老何痛的脸难受而红,喊嚷道:"这点伤算不了什么。老子要多打死几个美帝国鬼子。”说完,志愿军老战士老何用左手把在出血的脖子摸了一下,好像这样,就没有事了。
    “下去吧,“停了一下,张连长喊道:“卫生员,快来跟老何包扎!”
    然后,张连长把他脸对着山下的美军,看到美军更多。
    就把他手里的驳壳枪插进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把放在阵地上的四个手榴弹一下,或一口气都拿起,拉燃往山下面的美军猛投下去,炸死了不少的美军。
    这时,他觉得自己没有听到身边的机枪声,才想起似的,
    才回脸来看到在自己旁边的响着的机枪声没有了,他看到:机枪手老范扑倒在机枪上。老范的血从他趴在机枪的胸部上,沿着机枪流到了非常干燥的阵地上。
    张连长看到这里,马上身子直了一下,这太令他惊愕了!他马上回身过来,把老范抱在一边的战壕里,他才看清:志愿军老战士老范已经牺牲了。他非常宽厚的胸部,有几个小孔,血还在往外流,其中有一两道流到他紧系着宽皮带的鼓胀肚皮上。张连长十分悲愤!他马上放好已经牺牲的老范在战壕里,立刻起身伸出双手握住机枪向下面的敌人猛烈射击。飞出去的子弹夹着燥热的烟子,打在积极攻击的多个美军的身上。有些美军中弹倒下,有些赶紧往后跑了,真是太痛快了!
    张连长终于为默默牺牲的老范报了仇。张连长还马上起身,抱着机枪向阵地下面的更多美军射击,富有战场经验的他看到:此时美军被他和战士们的一阵猛打,已经非常狼狈不堪!
    ……
    一天下来,大家都打了一天的仗,也把美军的攻击打退了七八次了。在一天中,整个阵地都枪声不断,令人烦躁而压抑,现在终于安静了下来了,仿佛回归到了它的本来面目一一一安静。
    看到战士们实在太累,只有20岁的张连长也太累!他休息了多久,才站起来,看了下天黑尽了阵地下的非常空黑黑的山坡,什么都看不不清。一种朝鲜夜晚特有的一片清黑的夜的凉气息,使得年轻的志愿军连长张国福感到了心的沉静。看了眼前的山下后,他在心里想道:今天是第一天,还有明天,后天,还有,哎,不要想这些了。想到这里,他就到阵地侧后的在为战士们做饭的炊事班长那里去。“老向,饭做得这么样了?”
    “连长,还有二十多分钟,就好了。”
    “同志们打了一天了,一定肚皮饿了。“
    ‘嗯,连长。”
    然后,张连长回到战壕里来,看看他的战士。
    夜晚来临的山上,四周一片黑乎乎的。过了半个小时,炊事班长把饭做好了。张连长又回来,就帮炊事班长把饭抬到了黑乎乎的、有些在聊谈的战士们的战壕里,先喊战士们吃,
    “连长,,你吃饭吧。“战士们中的一个战士,端着饭吃了起来,对自己年轻连长说。
    “我肚皮不饿,等一会吃。”
    “打了一天的仗,中午大家吃了些压塑饼干,晚上,已经肚皮额空了,连长,你不饿……”
    “快吃饭吧。“张连长说。过了二十多分钟,等战士们要吃过了,张连长的肚皮饿得咕咕叫,他才开始吃饭。心底厚道的他想让战士们多吃点,因为,干粮不多了。
    晚上了,他
    看望了一些战士,并说;“同志们,好好休息,明天还要打仗。”
    “是,连长。”
    “一定要好好睡一觉,到了明天有一副好精神打美帝国鬼子。”
    说完后,张连长不多话了,就让战士们早点睡。过了很久,看望了战士后,张连长才回到正面阵地,也睡了。
    ……
    二十
    第二天起,到接下来的七天,在张国福连长的带领下,他们四连已经和美军打了七天八夜,到这天中午,他的一个连一百二十多人几乎都战死了,只有二十几个:除了一排长,二班长,刘副连长,还有近十八个战士。直到现在,几乎没有增援,上面不清楚这里的情况。而美军总是有增援,在这样情况下,张连长和大家面临着全部死去的境地。
    年轻的志愿军连长张国福,没有一丝受到这样的思绪影响,他就想道:,哪怕没有人了,就是说战斗打到只剩他一人,自己也要坚守住阵地,直到死。
    “同志们,我们尽管人少,美军人多,但是。我们也不能失去信心,一定要坚守阵地,绝对不能让美军攻上来,占领了。”张连长说。
    “你烦心吧,连长,我们坚决听你的命令。”
    战士们回答。张连长看到他们是那样坚定、忠诚,以自己军人的责任来保存阵地的存在而感动。
    ……
    话少的张连长在战壕里,对身边只有二十岁的多个志愿军新战士鼓励道:“我们志愿军或革命军人都是人在阵地在,人亡阵地亡的。”
    “你放心吧,连长。我们一定听你的话,坚守阵地。我们不怕死!”新战士们回答。
    “感谢同志们了。”
    说完后,张连长马上说;:“大家各就各位,过不了多久,敌人要进攻了。”
    “是。连长。”
    然后,战士们散开在他的两边。
    此刻,尽管张连长看到了战士们在做好准备,阵地下面的山坡上还没有敌人,但是,他看到呈土灰色的非常荒凉几乎少有点草的斜陡的山坡,依旧非常的空旷,要不是现在在战争时期,会让人感到:此时的朝鲜山地是那样的空旷迷人!张连长感到了下一次战斗会定期到来,他的二十多个战士一定不会战斗的太长的,看来,他情不自禁又想道:也许这已经是不多的一场战斗了,说不定自己会先被打死了呢。想到这里,他把他发干的嘴唇蠕动了一下:管它的,打好久算好久,被打死了就算了。
    后,在半小时不到,战斗开始了。
    十分坚毅无比的张连长依然用一个军衣袖卷到他有力的手肘上的右手紧紧握着驳壳枪狠力向敌人射击,他两眼闪出机敏而正义的光芒。他打到打死一个又一个美军,
    他的这一举动,被一个美军注意到并打来子弹,打中了他肩膀。张连长身子抖了下,他不官伤痛,竟然抬起身子,打山坡下的美军,他开枪,打中一个大鼻子的美军,这美军就在他们的进攻人里,滚下山去。
    但是,张连长没有马上把身子低下,此时,正是居高临下好打美军的时候,也是令自己最容易被打死的致命时刻。
    不要命的张连长满脸绯红,一双眼睛鼓的乌亮,鼻孔在极力地扩张,黑乎乎的胡子下的嘴唇紧紧地抿着,好像连张嘴说一句话,都会浪费他打美军的时间。他继续开枪,为了打死美军,不管自己被马上打死的危险了。顿时,没有子弹或打不出子弹了。张连长马上把左手抬起,把紧系在自己肚皮上的宽皮带拔松,把驳壳枪插进他怀里的肚皮上的宽皮带里。他马上伸出手抱起石头,举起来向山坡上的离他们有近一百米不到的美军砸下去,好像是那种抓到什么就打什么的感觉。司马的感觉。
    在近处有二十米多距离的在积极进攻的美军有多个人被打着。一个美军的头被打到,就叫了一声,马上落下山去。
    还有一个两个美军胸部、脸被打到,惨叫一声,倒下斜的山坡上等等。
    把阵地上的多块大小不一的石头用完了,没有了,张连长把他怀里的皮带里的驳壳枪换抽出来,换上弹夹继续向美军开枪。
    这时,他注意到阵地边一个突出去的山石。他马上就跳出阵地,跑到山石后,想更近地打死更多的美军。他极度英勇地跑到这块山石后,就向下面的美军开枪,仿佛是站在高处向下面的美军开枪似的。
    “连长,危险!”
    他听到身后战壕里的战士小赵喊。
    没有回答,张连长就下到阵地出来些的石头后趴下,就用驳壳枪向下面的美连续续开枪,感到要打完子弹了,他马上起来极快跑毁阵地。
    回来后的张连长继续和战士们打击美国鬼子。二十多分钟后,
    挡他正在向美军射击时,一个身边的战士忽然喊道:“连长,二班长,他牺牲了!还有老高他们!”
    ,美军要攻近了。
    听到战士的喊声,张连长知道二班长和几个老战士被打死了,这一处就更弱了,就不会对美军形成一种压力。然后,他急跑过去,看到美国鬼子往上攻到离阵地只有四五米距离了,这!一种阵地被对手攻破的临界点。
    张连长马上喊了一声:“把机枪跟我!”
    喊完,把手里的驳壳枪插进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抱起机枪无比坚定毫不畏惧死亡地站起来,对着跑近了的美军猛射。
    把多个即将跑上阵地的美军打死打倒。而滚下坡去。
    看到美军被打倒,张连长又看到:被打倒的美军后面的美军,接着攻上来,就向美军继续开枪;他依旧站在阵地上,被他打中的美军赶紧回身后跑,这个时候谁都不想送命!
    看到美军后跑了,张连长心里的压力减轻。但是,由于他的目标要突出,被两个回跑的美军盯住。其中一个向张连长开枪,子弹,顿时打中张连长的胸部。他身子抖了几下,手里的机枪落在阵地上,用双手捂住马上出血的厚实胸部,仰倒在战壕里。
    看见自己连长受伤,战士们继续和美军战斗,不久,美军被打退了。此时,阵地上二十多个战士都伤亡殆尽,只剩下:副连长和张国福。
    副连长说:'连长,你受重伤了。你回去吧。”
    胸部非常疼痛的张连长说;:“不,我不能回去,就是死也要死在阵地上。”
    “有我在,我还能和敌人战斗。连长,你就走吧!”
    在副连长的恳求下,想到自己已经受了重伤已经没有力量来和美军战斗。张连长就只好同意说:“好吧,我走。”
    “连长,我看了一下,小赵受了重伤,你也把他带走吧。'
    ”行。”
    然后,张连长用另外一个牺牲战士的皮带捆着受了重伤的战士小赵。爬出阵地,往山侧后方往北志愿军部队非常痛苦地爬回去。他知道,阵地上的副连长一定或与再次进攻的美军同为灰烬的。
    后来,张连长带着战士小赵,回到部队。他马上被送到国内长春被救活,一段时间后恢复了健康出了医院。后,被安排在军校学习。学了一个时期后,他自己坚决回到了吉林老家的农村里。村里非常欢迎这个从抗美援朝下来的英雄,还有不少姑娘想和他结婚。
    张国福和本村的一个姑娘结婚,有了自己儿女。张国福从来不在自己儿女面前说他是在抗美援朝中打过美军,是立了功的。他长期在县的火药厂工作,长期吸进灰尘,到了一九九七年因为肺癌离开人世。张国福生于一九三一年,死于一九九七年,六十六岁。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2 收起 理由
罗凤霜 + 2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51

主题

7282

帖子

908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085
发表于 2020-4-25 23:2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的精彩佳作,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6-3 14:06 , Processed in 0.140401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