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634|回复: 2

[中篇小说] 【谭奇勇小说】《大江滔滔》连载之 契 子

[复制链接]

149

主题

478

帖子

129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98
发表于 2020-6-13 06:46: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篇励志小说《大江滔滔》连载之

                                契

3234_1439449114i919.jpg
(网络图片)

      宋代.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诗曰:“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它犹如一匹日行千里的骏马急速地向前奔跑,跨越万水千山,穿过五湖四海,披荆斩棘,前无阻挡,一往无前。将时间,带到了新世纪的二0一八年的腊月末。
       在三峡库区的上游,尽管蓄水后的长江江面,静如平湖,好似一面大大的镜子。也不见往年江水滔滔凶涌澎湃滩多水流湍急的样子,倒像是一条被训服了的威猛的巨龙式的,静静地躺在那里。
       虽然,这一天,大江的江面上,已是雨霏霏,雾蒙蒙,烟云沧沧,汪洋一片。但仍隐隐看见宽广无际的江面上,来往穿梭的各种船只,像端午节划龙船竟赛一般,在你追我赶地急速地向前行驶。
      有吨位近万吨级的豪华游轮,也有数千吨级装满了集中箱的货船,还有几十吨位级的机动船,轮机轰轰地喘息声,与汽笛声交集在一起。纷纷由上游重庆方向开来,向万州下游急驶而去,或由下而上向忠州方向开去,显示出了长江江运兴兴向荣一派繁忙的景象!
    唯独不见,历史上的大江江面上,往常那一幕幕千帆争流,万舸搏浪,水手们撑着溯江而上的木板船,纤夫们在岸上奋力拉着长长的纤绳,淌着汗水四脚爬地,在劳累中声嘶力竭地吼着“川江号子”的悲壮情景......
       而此时,一位中等身材,五观端庄,面部和善,满头华发,眉宇间透露出睿智的目光。全身上下穿着青色防寒服,脖子上围着一条浅灰色的围巾,脚上穿着冬季保暖旅游鞋,全身上下散发着儒雅气息。看上去,还颇有些神韵的老者,久久地佇立在南岸江岸边。
      在一群男女老幼的陪伴下,正炯炯有神的注视着江面,不时,还向身边已二十三岁,正在西南民族大学读书的大孫子唐钦宇,边说着话,边用手比划着什么。
       而此时,老者内心显然泛起了阵阵涟猗,波涛汹涌,思绪涌出,感慨不巳,诗兴大发。竟然情不不禁地独自轻吟起了,明代杨慎的那首著名的临江仙《廿一史弹词》的诗句来: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似乎,唯有如此,才能透彻地抒发出,他在此时此刻内心的真实情感。
       这时,站在老者身旁,约有四十岁年纪的大女儿唐英,则关切地说道:“老爸,天气寒冷了,江面雾水又这么大,小心着凉啊,还是站过来,和妈妈我们在一起吧!”
       她的话音刚落,站在一旁的大儿子唐凌与小儿子唐杰,不约而同地向前迈了几步,伸出手去护着老者的身子,一同走向了显然还尚存些丰韵的老夫人喻秋韵的身边。
     这时,站在一旁观赏大江风景的大儿媳秦莉,与小儿媳何虹、外孫文博、小孫子唐渝昕。则一同围了过来,异口同声地说:“看您刚才的那神情神态,面对浩浩荡荡如虹似蛟的大江。一定又引发了您的思绪,勾勒起了您那些历史过往的沉思,又要熬三更守五寒地去创作您的宏篇大作吧?”
    随之,老者应答道:“是啦,孩子们,此时此刻,面对如此壮观而美好的景色,又怎能不触景生情,引发我的情感和思绪呢?我可是生于斯,长于斯,而且也是从这里走出去的啊。”
    随后,这位老者停顿了一下,似乎是若有所思地说:“孩子们,我们这个家族能有今天,全靠祖国的繁荣富强,没有国哪有家啊。你们一定要记住,不可只坐享其成而忘记了过去,忘记了继续艰苦奋斗拼搏向前啦!”
      恰巧这时,从江岸上方的半山上--河嘴院子,传来了老者的堂兄唐新河略带沙哑,但却宏亮的喊叫声:“唐华老弟,你还不带你那一大家子人回上湾院子了,你二哥唐其权来电话,喊你们快些回去吃饭,吃了晩饭后,还要尽快赶回南宾县城,县作协常军主席,邀请你明天上午出席县作协会议哟。”
     随后又说:“老弟呀,你真是个大作家大名人啦,我们南溪乡党委、政府的潘书记、黎乡长,他们正在村上检查工作。听说你回到故里要特意拜望你,他们现在正好在我家等候。你回上湾时,请先到我这里与他们见一面吧,好不好?”
       老者见此,才回过头,低声与身旁的老夫人喻秋韵,以商量地口气说道:“老婆子,我们还是都回去吧,二哥二嫂都年近九十岁的人了,我们不能让他们过久地等待。何况要与乡里领导们见个面,然后,吃了饭还要赶回县城,参加明天上午县作协的会议啦。”
    喻秋韵微微地点了下头,表示赞同。随即,她就招呼大家,先后上了两辆停在江边的越野车。全家人沿着盘山的移民公路,驱车而上,来到了一个名叫河嘴院子的院坝里。
       只见,用石板舗就的不足300平米的院坝,早已聚集了男女老幼三、四十人,他们见老者一家人到来,都热情地围向前来问寒问暖。
       而此时,其堂兄唐新河则挤开人群,走向前来拉着唐华的手,向跨向前来的俩位中年干部介绍道:“老弟,这俩位就是乡里的潘书记和黎乡长,他们在村里检查扶贫工作,听说你回来了,非要拜望你。”唐华见状,双手抱拳说道:“啊,好,好,幸会,幸会,多承乡领导的挂怀哟。”
      这时,潘书记、黎乡长,不约而同地伸出双手,紧紧地握住唐华抱拳的双手,犹如像是见到鸿儒大师巨匠一般,态度格外地虔诚。
    潘书记则连忙说:“不敢,不敢,久闻您的大名,您是全国知名作家、文化名人,又是南宾土家族自治县的开创人,为国家的文学事业和地方社会经济和民族事业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也给我们乡增添了不少的光彩,是全乡父老乡亲仰慕敬重的知名人士,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我们早就想拜谒您,只是没有机会而巳。”
      “恰好,这次我和黎乡长一道,下到村里检查扶贫工作,听说您老回来了,我们借此代表全乡一万七千余名父老乡亲,看望老先生您,并向您老表达我们深深地敬意!”
       此时的唐华,他见潘书记说出这样一番热情洋溢的话语,内心非常地激动,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尽管如此,但他仍不失儒雅风度谦和地说道:“潘书记、黎乡长,你们过誉了,过誉了。我作为乡人,又受党多年培养的一名干部,只是尽了自已一份本分和责任而已,没有你们说的那么优秀。”
随即,堂兄唐新河端出几根木制长条櫈子,大家坐下后,又与乡领导和众乡亲们拉起了家常。原本,堂兄唐新河要留他们一家子,在他家吃饭的。但他二哥唐其权又来电话催促,唐华才起身一一与大家一一告别,一大家子人又才乘车,向上湾院子行驶而去。
       唐华他们的车子,沿着山岰崎岖而硬化了的乡间道路,行驶不到二十分钟,就来到了一座呈u字型的小山的拐湾处。只见此地:三面环山,一面临水,溪流的湍湍声不时传入人们的耳畔。而左右两边与后山均不高,大约只有三百米的样子,中间突出一片稍带斜度的平地,自然形成了酷似座椅的自然型态。
        一个偌大的院落,就座落在这个座椅环境之中,也掩盖在一遍遍竹木树林之中。枭枭的炊烟,随风飘荡,一直在院落的上空盘旋不肯散去,好像是一批天兵天将,在护卫着这座土家院落似的。
       院落的后方,是一层层的坡地,它的左右及下方,则是层层叠叠的梯田。尽管是冬季了,仍见收获后的谷荘,遍布在一层层的田间,而那一湾湾的水稻良田,恰似一泓泓的钩月散落在那里似的,由此,也显现出了,渝东土家山寨独特而美好的民族风情。
      这,就是远近颇有些名气的上湾院子。难怪人们常常无不赞许地说:“上湾,是个人杰地灵,物华天宝的好地方,也是人才倍出的一方宝地啊!”
       它不仅土地广褒,水源充沛,气候适宜,盛产水稻,而且也出了不少的人才。民清时期,就涌现过多名“秀才”、县长、参议长、区长、营长之类官吏。尤其是解放后,各类人才更是层出不穷,仅一九六一年间,就有三位青年同时考入了大专院校,在那个时代,这可算是天之骄子凤毛麟角了。
       然而,之后这几十年,则是青出于蓝而盛于蓝,更是不胜枚举。先后又涌现出了几十名大学毕业生,也有十多位县、厅、师级干部,更有近百人走出了这个院落。奔赴在祖国的大汇南北各条战线上,参与了新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建设。
而唐华,虽出生地属河嘴院子,但他从解放后的一九五二年“土地改革”时,就搬到了上湾院子,直至一九六五年光荣参军,他在这座院落,前后生活了近三十年之久。所以,人们称赞它,并非只是一句恭维话。
       话说,唐华一行人的两辆车子,已来到了他二哥二嫂居住的小院子,“庙南”的丘陵脚下。二哥二嫂虽年事已高,但仍神铄地站立在门前地坝边,与其女唐忠兰、大侄儿侄女唐和祥、唐银兰,大侄媳妇宋建华等十数人,正笑逐颜开地迎接着唐华一家子的到来。
       这时,真是热闹非凡啊,毕竟是一个大家族的人,又多年未见,就显得格外地亲热。有喊老幺的,有喊幺叔的,也有喊幺爹爹、幺奶奶的。他们按在这个大家族所排序的辈分,呼喊出各自对唐华的爱名和尊称。
      在二哥二嫂热情地招呼下,一大家族人近三十个男女老幼,纷纷簇拥进了堂屋,按辈分自觉坐入摆放在堂屋的三张席桌。这时,二哥二嫂的女婿何群,早已从厨房端出了大钵大碗的:豆丝炒回锅肉、大白云豆炖腊猪蹄、都芭块、蛋条、油炸豆腐、腊香肠、腊舌、腊肚、青椒肉丝等,土家族独特的饭菜,一下子就摆满了三大桌子。
       随后,二哥又拎出装满了十斤酒的瓦罆子,斟上满满地一小碗 “包谷烧”。随即他端起酒碗,操起他那曾在一个区,担任过乡镇企业办公室主任的官腔来。
    说道:“今天是腊月二十七日,是我们土家族‘过赶年’的节日,恰逢老幺一家人回来祭祖,又与我们团聚。趁这个大好日子,我们共祝祖国繁荣昌盛,也祝老幺一家人和我们这个大家族祥和幸福。”
       他的话音刚落,大家纷纷站立起来,端起酒碗,相互碰碗敬酒。随后,唐华夫妇又端起酒杯,向二哥二嫂敬酒,祝他们老夫妻健康长寿。在座的晚辈们,也纷纷向唐华夫妇祝酒,由此,而开始了推盏把杯的团圆家宴。待酒足饭饱后,唐华见天色已晚,只好与二哥二嫂及族人的后辈们,依依不舍地道别。
       随即,唐华带领着一家子人,驱车连夜赶往南宾县县城。车子,沿着方斗山陡峭盘山的公路行驶,来到了历史上“巴盐大道”的岩口幺店子处时,唐华则触景生情,感概万千,思绪顿生,迫使他又勾勒起了,他那一段段不寻常地人生过往地记忆。
      这位几乎与新中国同时诞生的人,他对他那苦难凄惨的童年,与他那一生寻求发展与勤奋进取拼搏奋斗的足迹,跌宕起伏波澜壮阔传奇的人生,像放电影式地在他的脑海中,又一幕幕地浮现了出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0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625
发表于 2020-6-16 18: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9

主题

478

帖子

129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98
 楼主| 发表于 2020-6-17 06:26: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文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9-19 10:51 , Processed in 0.140401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